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早叫老婆 > 第十章

早叫老婆 第十章 作者 : 简璎

    日子默默滑过半个月,雪漪兴奋的发现自己再度怀孕了。既然她可以偷偷复制第一个夏允傲,那么她也可以再偷偷复制第二个夏允傲,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生下他的孩子,而且这次恐怕真的要只属于她了,她把自己伤的可真重啊。

    事实上,夏允傲越来越不对劲,常蹙着眉心看着她,否则就是若有所思。

    一定是在想白咏嘉吧!她努力装作没看见,只要他不主动找她摊牌,那么她也不会主动。

    腹中的孩子给了她力量,也给了她勇气,柏崴她大概是带不走了,以后就和肚子里的孩子相依为命吧。这次她希望是个女儿,一个像她的女儿,这样多少可以让她平衡一点。

    “雪漪姊!”小若敲了敲她办公室的门,探头进来。“外面有位白小姐找你。”

    白小姐?

    难道是白咏嘉来找她?!

    她压制住狂跳的心。“你请她进来。”

    很少人知道她在元薇的服装公司里工作,白咏嘉竟然可以找到这里,也算是神通广大了。

    叩叩两声优雅的轻敲,一名艳光四射的女子开门进来了。

    雪漪迎视着白咏嘉。

    果然还是一样漂亮,但岁月还是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大学时期的俏丽风采不见踪影,取而代之的是熟龄女子的妩媚。

    她露出一记来者是客的笑容。“好久不见了,学姊,请坐。”

    很奇怪,以前在学校或学校附近遇到白咏嘉,她老是没自信,总想躲起来,但今天完全没有了那种不如人的感觉。

    “很漂亮的办公室。”白咏嘉坐了下来,打量着眼前的兰雪漪。蔺雪漪变了,以前这个丫头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但现在自己竟有种矮她一截的感觉。

    她本来期望看见一个黄脸婆,但看看她―

    及肩秀发随意垂在肩上,简单的象白色上衣和丝质短裙却在她凹凸有致的身材上显出惊人的效果,亮紫色的高跟鞋则让她充满了女人味。

    “学姊今天来有事吗?”雪漪在白咏嘉对面的沙发坐下。

    以前她一直理解夏允傲为何会迷恋白咏嘉,因为她也觉得白咏嘉美得让人不敢逼视。

    但是,今天她却突然觉得白咏嘉好像也没那么迷人,大概是初恋吧,所以夏允傲一直放不开。

    “这里没有别人,我们就干脆一点吧。”白咏嘉高贵文雅的看着她。“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允傲?”

    雪漪镇定的回视着她。“不知道。”

    她终于觉得自己可怜了,老公的情人来找她摊牌,她的心在痛,她的怒火在烧,但她不要在白咏嘉面前显露出来。

    “允傲没有爱过你,他一直爱着我,直到现在都没变过。”白咏嘉挑衅地说。

    雪漪啜了口茶。“是吗?那恭喜你了,被他爱着很幸福。”

    白咏嘉蹙起了眉心。

    这不对,反应怎么会这么平淡?

    “我们已经谈过了,他要我回到他身边。”她故作姿态的叹道:“他对我真的很痴心,我再也找不到一个这样爱我的男人了。”

    “你应该不是来征求我同意的吧?”雪漪吸了口气,努力维持着语气的平稳,努力不被她的一言一语给击倒。

    白咏嘉微笑起来。“你虽然是允傲的合法老婆,但你没资格同意或不同意,我们的心一直在一起,你只是我不在台湾时,填补他空虚的一个女人罢了。”

    “如果说完,那你可以走了。”雪漪站了起来,摆出送客状。她可以确定白咏嘉并没有什么事,只是来向她炫耀夏允傲对她始终如一的爱情。她能怪他们吗?他爱白咏嘉,根本毋需多言。

    “允傲说,虽然他要我,但他不忍遗弃你和孩子,如果你能带着孩子主动离开他……”

    白咏嘉虽然也站了起来,但她看着雪漪,迟迟不肯走。

    “这次,我们决定双宿双飞,不再管外界的眼光,成全我们的爱情。”

    “你们的爱情?”雪漪好笑的看着她,既然叫她走,她不走,那就吓吓她好了。“你确定你们的爱情有那么伟大?你确定你也像他爱你一样的只爱他?”

    白咏嘉脸色一变。“你这是什么意思?”

    雪漪淡淡说道:“夏允傲对你很盲目,除了死心塌地的爱着你,他什么都看不见,但每个人都知道,你还有其它男人。”

    白咏嘉瞪着她。“既然知道他对我的爱很盲目就好,就算我承认,他也不会相信。”

    “所以我什么也没讲。”她淡笑一记。“你说怀了他的孩子,逼他陪你去拿掉,据我所知,那个孩子并不是……”

    白咏嘉打断了她,怒气腾腾地说:“没错!不是他的,那又怎么样?你现在想用这些来威胁我吗?你大可以去告诉他,看他会相信我还是你!”

    雪漪看着气急败坏的白咏嘉,她的内心无比震撼。

    她只是猜测,只是试探,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他真傻啊,为了白咏嘉跟别人怀的孩子而恐惧了孩子那么久,背负了罪恶感那么久,现在又甘心掉进这女入的情网里……

    “蔺雪漪!你听好!”白咏嘉气势汹汹地说:“夏允傲是我的裙下之臣,他是我的!饼去你在暗恋他,我都知道,这些年来,我对你们的关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现在我回来了,他就要回到我身边来!”

    夜里,躺在床上,雪漪脑海里还回荡着白天白咏嘉离去前摇的狠话。如果她是男人,她就绝不会爱上白咏嘉那种女人。那种女人,根本就不懂得爱人,一切都以她自己为中心在运转。可惜她不是男人,她也不是夏允傲,她不能把他摇醒,告诉他,不要再爱白咏嘉了,那种女人眼里只有她自己,她是不会跟他到终老的……

    他们都已经决定不管外界的眼光如何,这次他们一定要在一起,要成全他们的爱情了,想必他也不会在乎双方父母亲人的看法和孩子将来的感受了……

    就算他是因为双方父母而勉强留在她身边,心却不在,她又怎么能好好的生活?怎么继续爱他?

    她拥被蜷曲起身子,咸觉到心脏阵阵痉孪,强忍的泪水也掉了下来。

    好痛,心好痛,他非要这样狠狠的伤她才行吗?他跟白咏嘉瞒着她来往不行吗?他就那么想离开她,一定要离开她?

    对他来说,她到底算什么?连一点情份也不留,一定要把她赶进地狱里。

    至少,知道她爱他多年,他也该在乎一下她的咸受,不要让白咏嘉来找她谈判闹门……

    “你怎么了?”睡在她身边的夏允傲蓦然从身后把她拥住。“你在发抖。”

    她吸了吸鼻子。“没什么,有点冷而已。”

    “冷怎么不到我怀里来?”他吻她的后颈,双手在她身上移动。

    她战栗了一下。

    这算什么,最后的温存吗?

    明明要离开她了,他怎么可以表现的这么自然?

    “我会让你不再感觉到冷……”他柔情的在她耳边低语。

    她苦涩的任由他压在身下,看到他的黑眸燃起熊熊烈火。

    她不相信白咏嘉没有满足他,他为什么还会要她?

    她不解,却感觉到他那股惊人的爱意与需要,她的唇瓣在他唇下轻颤,她的眼眸心碎又迷醉的半睁,迷离的凝望进他的眼底。

    她抬起手来轻抚他的俊颜。

    这或许是最后一次了。

    她的呼吸急促,小手轻滑过他的胸膛,双峰随着急促的呼吸快速起伏。他低下了头,唇舌热烫的在她的胸部流连,强壮的身躯猛地和她结合。她紧紧攀附着他,喃喃地说着一些只有她自己才听得懂的话。一股热浪袭来,他们本能的响应着对方的需要,她突然疯狂的吻着他的唇,他

    就在这时候释放了欲望。

    高潮过后,夏允傲搂着她侧身而眠,轻轻在她发际低语,“雪漪,我要告诉你一件事,你先做好心理准备会比较好……”

    终于来了……她的心紧紧一缩,瘠痉地说道:“不要说,我都知道。”

    他讶异的把她转过身,梭巡着她的双眸,看到她长睫上颤动的泪水。“你都知道?真的都知道了?怎么会?是谁告诉你的?还是你自己察觉到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我自己察觉到的。”

    他叹息。“你一定很难过,很伤心。”

    她直视着他,觉得他的话很刺耳。“我是很难过,很伤心,但你会在乎吗?”

    他微微一愣,然后才肯定地道:“我当然会在乎,不然我怎么会迟迟不告诉你,就是怕你承受不了打击。”

    她凄楚一笑。“我还是受到打击了。”

    “那是当然的。”他把她拥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前,轻轻拍抚着她的背,问道:“你打算怎么做?”

    她的泪水又滑了下来。“不要问了,不会让你为难就是了。”

    就要离婚了,他为什么还要对她这么温柔?她不懂,真的不懂。

    “我怎么会为难?”他好气又好笑的责备道:“不要说得这么见外,你可是我老婆,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避告诉我,我会尽力帮忙。”

    她的心紧紧一怞,泪水又滑了下来。

    尽力帮忙?

    好一个尽力帮忙。

    夫妻一场,他就只能“尽力帮忙”她而已吗?为什么他不遵守结婚时的承诺,好好爱护她、疼惜她一辈子呢?

    真是该死!

    雪漪给夏允傲留下一张具名的离婚协议书,祝他得偿所愿、爱他所爱,也给他的父母一封信。

    给他父母的信里写道自己厌倦了当豪门媳妇,不想再当了,柏崴她无条件交给夏家抚养,自己只要能探视就行了。

    她走了,没有连络任何人,连元薇都没透露半句。

    她带着行李先在一间饭店过了一夜,努力思索着接下来自己要去哪里。

    她的出走势必会引起一阵风波,夏允傲的父母应该会对她这种不负责任的态度很生气。

    她想逃避,逃得远远的,最好是一个听不见任何风声的地方……

    她想到梦幻湖,她度蜜月的地方。

    这个主意立即掳获了她的心。

    别人是怕触景伤情,她则希望可以睹物思人。

    第二天,她请旅行社买机票、订房间,很快带着腹中胎儿一起飞到了兰卡威。现在不是旅游旺季,所以游客没那么多,刚好可以让她慢慢的把他们去过的地方看个够。然而,越看心情就越低落,别人都是双双对对,只有她形单影只,活该她找了一间号称是蜜月天堂的饭店来疗情伤,她大概是不正常了。

    第三天,她竟莫名其妙的开始孕吐,连喝水都有困难,只好一直待在房间里。什么叫无聊,她终于体会到了,电视,看不懂,很难看。

    网络,没有。

    这是饭店的贴心之处,避免度蜜月的夫妻有一方沉溺在网络里,害得夫妻失和,所以他们不架设网络。

    书,没带。

    一整天,从早到晚,她就只能躺在床上或者推开窗户看海。

    真不知道上次她为什么会觉得这里是人间仙境,根本很无趣的一个地方啊。

    她大手笔的订了十天,可是第四天就想打道回台湾了。她想柏崴,不知道柏崴怎么样了?他从来没有跟妈妈分开四天过,如果他一直吵着要见妈妈怎么办?她不该担心柏崴的,柏崴已经不属于她了,既然她同意让夏家来扶养,她就要学着放开手,不要不干不脆的。

    所以,把心狠下吧!

    多待几天再回去,忍耐着多待几天,至少在这里,她什么都听不到,除了不安与牵挂之外,心情的起伏不会那么大。

    晚餐之后,有人敲门。

    这间饭店不装设门铃,一律用敲门的,理由是门铃会吵到某些敏感和害怕躁音的客人,所以不装。

    大概是打扫的服务生来了,是她叫来的,她希望睡前再换一次床单,因为下午她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看窗外时,一个出神,竟然不小心把柳橙汁整杯打翻在床上了。

    她心不在焉的打开门。

    “马马!”一个小男生冲进她怀里,她一惊,本能抱住了小男生。

    “马马……”小男生哭了。

    柏崴!

    真的是柏崴!

    发现那真是柏崴之后,她激动的抱住他。“柏崴!你怎么会在这里?”

    “当然是我带来的。”

    一个冷冷的声音传来,一个修挺的男人现身了,不是夏允傲是谁?

    虽然料到了,但不知道怎么搞的,她脑门还是轰然一响,全身的血液都凝结了,一颗心狂跳不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他紧皱着眉头。“不会很难。查到你失踪那晚住的饭店,你的房间有一通拨到旅行社的电话,从旅行社那里查到你的行踪。”

    他走进房间,看到凌乱的行李之后,他冷不防转身看着她,双眉俱扬!

    “这就是你要的生活?厌倦了当豪门媳妇,要自由自在的自己过,连柏崴也不要了,就为了来这里,所以要离婚?”

    “你不懂吗?那只是给你爸妈的理由!”她不懂他为什么要跟她打迷糊仗?都已经这样了,为什么要装傻?

    “那么真正的理由呢?”他看着她,抬高了下颚。“真正的理由是什么?”

    她被惹毛了。“真正的理由你不知道吗?还需要特地带着柏崴来问我?”

    “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他的声音极其不耐烦。

    雪漪瞪着他。“你真可恶!真莫名其妙!你不是无论如何都要跟白咏嘉双宿双飞吗?离婚我同意了,也躲到这里来了,你到底还要我怎么样?”

    他冒火的瞪着她。“你该死的又莫名其妙提起那个女人做什么?”

    雪漪涨红了脸。“那你又该死的莫名其妙跟我结了婚又想跟她再续前缘是在做什么?”

    “再续前缘?”他怒气腾腾的扣住了她的手,粗暴的把她拉到胸前,“我哪里想跟那个女人再续什么前缘了?你认为我脑袋有问题吗?”

    雪漪在他面前重重点头!“我不止认为你的脑袋有问题,你们两个都有问题!一个死命迷恋,一个要抢我老公还理直气壮找上门,你们真是天生一对!”

    什么潇洒退出、什么看破成全都是假的!

    她就是恨他、气他,就是想骂他,破口大骂的骂,痛痛快快的骂!把她的难过都骂出来,把她的心碎都骂出来!

    “你说那女人找过你?”他的眼光瞬问变得陰鸶。

    “别说你不知道她回来了,别说你们没有见过面,没有一起吃饭!”她怒火冲天,简直快爆炸。

    “你误会了!”他深深的注视着她,斩钉截铁地说:“我是知道那女人回来了,那是因为她主动打电话给我,但我没答应见她,我也没有跟她一起吃饭,我跟朋友在用餐,朋友去洗手间,她出现在那问餐厅里,不请自来,在我对面坐下来,就只是这样!”

    她的眼睛里闪着一抹倔强。“骗人!她要跟你复合,为什么你没说?”

    “她要,但我不要,这样还有什么好说的吗?一切只是她单方面在运作,我根本没理过她。”

    “你没理她?你没理她?”她的心中一阵酸楚,泪水一下子涌进了她眼眶里,她激动的握起了拳头。“我看过她传给你的短讯,你的嘉自由了,为了你,她离婚了……”

    “不是为了我。”他的语气骤冷。“她偷情被丈夫抓到,所以逼她离婚,她一毛赡养费都没拿到,在美国待不下去,只好回到台湾。”

    “是她告诉你的?”她不信白咏嘉会把自己败德之事告诉他,在他面前,白咏嘉一直维持女神般的完美形象。

    “不必她说,自然会有多事之人告诉我。”他死盯着她,一个字一个字慢慢地说。

    “而你相信那些多事之人,不相信白咏嘉?”她想白咏嘉一定对他编了一套很美的谎话,她奇怪这次他怎么没有陷进去?

    “她说,因为当年为我堕胎的事,不久之后就被她丈夫知道了,所以她一直过得很不幸,直到她丈夫有了情妇才逼她离婚,而她为了回来见我,无条件答应离婚,连赡养费也不要,所以她只剩下我了。”

    雪漪凝视着他,长长的睫毛在微微的颤动。“为什么你不相信她了?你不是一直都相信她吗?”

    好一篇合理的谎言,如果他相信了,那么白咏嘉就可以永远奴役他了,他一辈子都会感到亏欠白咏嘉。

    “因为叶均。”他的语气出奇的冷静。

    “叶均?”她被弄胡涂了,这又关叶均什么事了?

    “我在一个社交场合遇到他,他带着一名男模特儿,我认出那名男模特儿,就是我退伍那年,我们在饭店遇到跟白咏嘉在一起的那个年轻男孩。”

    雪漪张大了眼睛,心脏好像快要跳出胸口了。

    “他说了很多白咏嘉的事,说她不管婚前或婚后,都和他们那个圈子很多人在交往,她有特殊癖好,喜欢未成年男孩,不喜欢避孕,还曾为了一个十五岁的美少年堕胎。”

    他凝视着她,嘲弄的扬起了嘴角。“很巧,时间和她为我堕胎刚好吻合。”

    雪漪看着他,感觉浑身的力气都被怞光了。任何男人知道这种事,都不会再爱那个女人了。

    他当然也不会例外,爱情没有那么伟大,伟大到可以和别人分享自己心爱的女人。

    要命……是她误会他了。

    “那么,这阵子你为什么老是对我欲言又止?”她满眼的狐疑与不解。

    他蹙起了眉峰。“你不是说你都知道了?”

    “我以为你要跟我摊牌白咏嘉的事,所以一直不想面对你。”

    他审视着她的双眸,沉吟地问:“所以!你什么都不知道?”

    雪漪有些急了。“到底是什么事?”

    他握住她的双肩,看着她的双眸。“你不要太激动,也不要太难过,因为情况已经好转了,已经找到骨髓相符的捐赠者了……”

    雪漪瞪大了眼睛。“到底是什么事?谁生病了?”

    “是你父亲,是血癌。”夏允傲看着妻子,沉稳地说道:“一开始情况很糟,也找不到捐赠者,所以不敢告诉你,但现在已经稳定了,目前在医院接受治疗,五月初就可以进行骨髓移植,你不要担心,我会动员所有的资源救岳父……”

    “……我爸得了血癌……”雪漪深吸了一口气,她蓦然弯下腰去。

    “老婆!”夏允傲紧张的搂住她。

    “肚子……忽然一阵痛……”她在他怀里,慢慢的吐出一口气来。“可能是情绪太激动了,宝宝在抗议……”

    “宝宝?”他的眼眸一亮。“你怀孕了?”

    雪漪气虚的点了点头。“但愿……这件喜事能为我爸带来好运,把病魔赶走。”

    “你说的对。”

    夏允傲瞬了瞬眼眸,有抹火光在他瞳仁里跳动。

    他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问道!

    “但是,你倒是说说看,你怀孕了,却要跟我离婚,难道你又要故计重施,偷偷再复制一个我吗?”

    全书完!

    欲知其它甜蜜复制情事,请看——

    *花园系列1230偷偷复制你之一《晚到新婚》

    *花园系列1248偷偷复制你之二《早到宝贝》

    *花园系列1262偷偷复制你之三《晚叫老公》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早叫老婆最新章节 | 早叫老婆全文阅读 | 早叫老婆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