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改造前夫 > 第十章

改造前夫 第十章 作者 : 简薰

    张可栗走出大楼,伸了个懒腰——居然为了这种芭乐事下班后被急召回公司,看看手表,都九点多了大家都因为想知道凶手是谁而假装有事留在十七楼。真是一群精力旺盛的好奇宝宝看明天谁没来不就知道了,干么浪费时间在那边等。

    走了几步,后头有人跟了上来,“你还跑得真快。”是朱天郡的声音。

    张可栗原想加快脚步,可转念一想等她辞职就要滚回老家,命运如果有点神经,应该不会再安排他们相遇,所以她放慢了脚步,等他跟上,而后并行。

    “你不用跟总裁还有陈经理开会吗?”

    “他们又不可能看不出画面上的人是谁,有什么好开的,证据会说话,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今天的事……谢谢。”虽说不是她做的就不是她做的,事情终究会水落石出,但在真相大白之前要忍受大家异样的眼光,光想就受不了。

    “你总算讲了一句人话。”他五点多看到杂志就知道出事,开始不断的打电话,找人,询问,终于让他调到监视画面,“不想知道是谁?”

    “这种手段太激烈了,不只是看我不顺眼而已,而是想把我弄走,不管是谁,我都会觉得很伤心,所以晚点知道比较好,比起来,我还比较想知道那封乱七八糟的自荐函是谁写的?”

    “你猜猜。”

    “向宁真?”

    “佑梅。”

    “佑梅,那女人,吼,她是脑袋进水吗,居然做这种事情。”张可栗立刻停住脚步,目露凶光的往公司走,“她还在公司对不对,我要回去找她算帐。”

    “她是好心。”朱天郡拉住她的手臂。

    “好心?违规的日期,违规的字数,狗屁不通的用语……”

    “她想帮你争取机会。”

    刚开始,他也以为是什么陷害信件,工程师对出IP后,他打电话给庄佑梅,她才说出是她写的,原因也很简单——

    “我觉得朱经理好像对可栗有意思,但朱经理那么高傲,可栗又很被动,所以我想说如果你们一起去巴黎,说不定会迸出什么火花……过了截止时间?我是真的没有注意到日期啦,因为星期一下午才要宣布嘛,我以为之前都还可以寄……”

    “那她那天还跟我说有人在查电脑,还说怎么看都是向宁真……她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是不是觉得我们是好朋友,就算揭穿,我也不会对她怎么样。”

    “大概是觉得不可能查到,所以当趣事讲吧,我打给她的时候,她吓了很大一跳,一直问我,真的是工程师查出来的吗。”

    “笨蛋梅子,她以为工程师是吃素的吗。”

    原来是想帮她争取机会,难怪那天朱天郡宣布是她的时候,梅子那么开心,真是……

    算了,她今天已经够累了,先放过她。

    张可栗转了个身,继续朝宿舍走,看朱天郡似乎还有继续要跟她走下去的样子,顺口问,“你不回家啊。”

    “你那天挂我电话是什么意思?”

    他居然还记得这件事,“手滑了一下。”

    “手滑一下可以挂掉电话还顺便关机,你手机是什么牌子的?”

    “就滑了一下啊。”

    “那答案呢?先跟你说,如果你再继续装蒜,我就捏死你。”

    “我们不可能啦。”

    “我都这么坦白了,就算你不接受,至少给我一个原因。”

    “我……”

    她多希望他们有可能啊,可惜就是不能。

    其实当检查报告出来时,她真的很感谢朱夫人——因为她脑海中所能想到最糟糕的情况是,朱氏给了弟弟,然后她生不出小孩,结果她这辈子最爱的男人就因为这样,失去了家族企业,也失去当父亲的机会,没有开画展,从一个不可一世的少爷变成小白领。

    她不想看他蒙尘,所以才演了那场大戏。

    没人知道当他说想重新开始的时候,她有多高兴——他那样的个性,居然会说要重新追求因为外遇而离婚的前妻,想必是很爱她的了,所以,她也要回报等量的爱才行。

    面对朱天郡的疑问,张可栗低头笑了笑,不接受的原因就是我爱你啊。

    因为爱你,所以什么都不会说。

    既然决定不跟他在一起,就没必要说出实情让母子产生隔阂,说到底,她们这两个女人都是因为爱他。

    “原因就是你现在很好,我现在也很好,所以我们要继续维持现状,这样我们两个就都会一直很好。”

    朱天郡笑了,“狗屁不通。”

    她也知道狗屁不通,但他问得这么突然,她根本来不及练习,有什么办法,能讲出话来就不错了。

    “这次回华盛顿原本是为了收购股份,不过我有一个意外的收获。”

    嗯,少爷这种说法就是要人搭话,于是张可栗很识相的接口,“什么收获?”

    “我跟我妈谈了一些话。”

    “那……很好。”他跟他妈这几年感情不好吗?为什么母子间的谈话会用“收获”来形容?

    “我妈要我代她向你道歉。”

    “我不介意啦,十个好野人有九个会希望有个门当户对的媳妇,这是富贵人家的常态,我觉得没什么。”

    男人叹了一口气,拉住她的手臂,两人一起停住脚步。

    他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听不懂?我妈说,她很抱歉。”

    张可栗看着他那几乎是严肃的脸,内心突然有种不安的感觉,他娘该不会把那件事情告诉他了吧?

    这……这实在是……

    “我……我……嗯……”词穷。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才离开的。”他道出她说不出口的真相。

    嗷……

    “你这个……这个,”男人想了想,吐出了两个字,“笨蛋。”

    啥?笨蛋?居然说她是笨蛋?她是圣妻好不好?

    他应该痛哭流涕才对,怎么可以用那么严肃的脸说她是笨蛋,也不想想她是为了哪个大少爷才变成笨蛋的啊。

    “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

    “……”

    “不讲话?我现在已经全部都知道了……可栗,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我也是当事人,我总有权利知道真相。”

    “你妈……她来找我的那天,我特别绕去平价市场买现成的熟食,你只吃了几口就说不吃,要去外面餐厅……我内心想,如果你继续跟我在一起,迟早有一天,朱氏会是你弟弟的,迟早有一天,你父母会断了你的经济来源,我一个人的薪水根本无法负担两人优渥的日子,何况当初为了留学,我欠了银行一笔贷款,薪水的三分之一要固定还款。”

    “你该告诉我,我们可以好好的讨论。”

    “朱天郡,如果是现在的你,我觉得还有讨论的可能性,可是当时,我很难跟你讨论那些,我不想你为了柴米油盐烦心。”

    “我是不烦没错,但是我那时很伤心。”

    “会过去的……都过去了不是吗,看你现在多闪亮,如果你现在开放相亲饭局,限额十名,相信我,会有一堆女生为你抢破头。”张可栗笑笑,向前附在他耳边小声说,“偷偷告诉你,每次看到你,我内心都会想,看,是我把那个大少爷改造成现在这个有肩膀的男人。”

    “这样就高兴了?”

    “还有一种变态的成就感。”张可栗拍拍他的肩膀,“其实还有一点,我不想你为现实妥协,也害怕到头来,你会怪我,会跟我说,要不是你我早就……巴拉巴拉那一堆的。”

    “张可栗……”

    “说真的,我还是有点高兴啦,关于你说想重新开始这件事情,只是我不能答应你,因为,就像我说的,我还是不希望有一天你会怪我“要不是因为你我早就……”,不希望你人生中的不完美是因为我,以前怕耽误你接班朱氏,现在怕耽误你当爸爸的梦想……朱天郡,我知道你爱小孩,可是我生不出来。”

    朱天郡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就是你抗拒我的原因?”

    “这还不够吗?”

    “我刚刚不该说你是笨蛋的,因为你是个超级笨蛋。”男人抱住她,“居然是因为这样……”

    张可栗推开他,“什么叫“居然”,是谁一直说喜欢孩子的,是谁?”

    男人很诚实的承认了,“我。“

    “那不就对了——我爸妈结婚三十年,从我有印象以来,我爸就一直在抱怨我妈,说要不是她阻止,说不定他早就是个知名的摄影师了,哪用得着天天朝九晚五还要看老板脸色,只要白天有什么不如意,我爸晚上回到家就会把不如意归咎在我妈身上……”

    “你怕我们将来会那样?”

    “当然会怕。”

    因为她就在那样的环境中过了二十几年,岁月会把人磨成什么样子,张可栗比谁都还清楚。

    只要生活有一点点不顺心,就难免会想“如果当初”。

    爸爸抱怨妈妈阻止他的摄影梦抱怨了二十几年,结果就是妈妈受不了离婚了,连弟弟结婚时两人都一前一后错开,不愿见面。她怕自己会走上一样的路……明明是很相爱的人,最后却变成相看两相厌,甚至不愿相见,那样很可悲。

    婚姻不保证白头偕老,但至少分开时是彼此祝福,而非彼此怨慰。

    “你没想过人会改变吗?就像我从少爷变成男人,也许我对婚姻的想法也会跟以前不同。”

    “那你想不想要小孩?”

    想。

    “所以啦,我才说我们不可能嘛。”张可栗叹了一口气。“今天很谢谢你,可是,这话题就到此为止好不好,你看我们讲来讲去根本就是在绕圈圈,浪费时间,明天还要上班呢。”

    “我再说几句话就放你走。”张可栗点点头,再几句,最多一分钟,她能忍耐。

    男人靠过去,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比起当朱晴天的爸爸,我更想当张可栗的丈夫——我要跟你在一起,这句话,我比当时更认真。”

    朱天郡把张可栗的辞呈挡下来了——虽然在美国出生长大,但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个道理他还是懂的。

    至于这个神奇女人的执拗,他想,时间是最好的证明。

    虽然在别人眼中她的顾虑有点莫名其妙,但是朱天郡能够理解,如果从小到大总是看着父亲因为年轻时的一个决定而埋怨母亲,甚至离婚反目,对可栗来说,当然会造成影响。

    她不想左右他的人生,但却已经左右他的人生了。

    她不想更改他的想望,但却已经更改他的想望了。

    没有孩子的话,那就养几只狗,不要买那么大的房子就好了,可是错过这个那么爱他的女人,他就不知道该去哪里找下一个。

    那天晚上在书房,母亲跟他娓娓道来事情经过时,他内心当然是无比震惊。

    原来,那就是真相。

    洛娜,摩莉,表演艺术家……一切都有了答案。

    母亲一直跟他道歉,但是他却没办法责怪她,如果他成熟一点,如果他懂事一点,母亲就不用出此下策。

    有个女人年轻时曾经一度跟她分享丈夫的爱,她怎么能接受二十几年后,那女人的孩子回来分享儿子本应该独占的一切。

    听了母亲的话后,想起那个离婚的前妻……

    离开华盛顿的前一晚,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细细的从两人第一次见面回想起,他怎么没发现她有多爱自己。

    想责怪她怎么能就这样自作主张,但他内心却很明白,她之所以自己做了决定,仍旧是因为他的不够成熟。

    原本他就想要抛掉过去,重新追求她,现在知道真相,更不可能放开她。

    没有孩子是有些遗憾,但是没有她,他会更遗憾。

    也许过个几年,他就会觉得小毛头很可怕,也许过个几年,医学就能彻底的治疗她,也许再过几年,他就习惯了两人世界的自由与安静,而且完全不想要有第三个人来打扰。

    他不在意可栗的拒绝,因为那些拒绝的理由归咎到底,都还是因为她爱他,这种情形下,他不可能放开她。

    四年前他自以为成熟,什么都没问的放她走。

    这一次,他确定自己已经完全不一样,他会在问一清二楚后,慢慢填补她内心的不确定跟不安。

    可栗是爱他的,只要给他时间,她会知道,她的离去将他塑造得多彻底,不只是学会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也学会了这世界上没有理想中的完美。

    真正的完美只会出现在成熟的人的生命中,懂得珍惜,懂得感谢,那就是真正的完美。

    整个东仕的人都知道,朱经理开始追求同部门的张可栗。

    他会去宿舍楼下等她一起上班,中午理所当然跟她共用一张桌子,弄得到那种场次有限的艺术电影门票,引她跟他一起去看电影。

    然后顺便吃晚饭,顺便散散步,顺便的送她回家,想尽办法顺便留宿,很自然的,每次多留一点东西,衣服,拖鞋,杯子,刮胡刀……

    毛毛从一开始不喜欢他,到现在看到他时已经会主动靠过来,尾巴摇动幅度比照看到可栗的时候。

    看到毛毛翻着肚子跟他撒娇,对狗并没有什么好感的他居然也慢慢觉得颇可爱的。

    男人一手翻阅空运来的设计杂志。一手跟毛毛玩——

    张可栗从厨房出来,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张毛毛,你居然又这样掀着肚子,有没有一点尊严啊。”

    毛毛嗷的一声,翻起身子,开始在她脚边打转,毛茸茸的尾巴摇来摇去。

    张可栗把咖啡放在桌子上,“新的豆子。”

    “谢谢。”朱天郡拿起杯子喝了一口,味道很不错——这个对咖啡并不挑剔的女人又为了他买了一磅三千多块的豆子。

    她嘴巴上拒绝得很果断,什么当朋友就好,我们都已经分开这么久了,应该各自寻找各自的幸福,我觉得现在的关系就是最好的关系,如此如此,说是这样说,却默许他的东西在她家越积越多,标准的口是心非。

    明明就很爱他。

    因为不想毁了他的宝宝梦,所以始终不愿意跟他真正的重新开始,也不能说不感动,但是,这不是他要的。

    “张可栗,有件事情想问问你韵意见。”

    正在跟毛毛抢袜子的张可栗嗯的一声,“什么?”

    “你是不是该回答我了,关于结婚的事?”

    “不要。”

    果然,男人一点都不意外。

    不过朱天郡也准备好了——为了这个,他还特别去请教了专业人士,专业人士的建议是,既然此路不通,那就转个弯,绕点远路也无妨,仔细想一想,一定还是有抵达的路径,只是这一次要他不要那样直接,记得用她想要的方式达到他想要的结果。

    “不结婚,那如果我们这样下去,假设有一天,我对别的女生动心了,你不会为难我吧。”

    “当然不会。”低八度的声音回覆。

    “如果你有了喜欢的男生,一个不会让你说出“我不想剥夺他当父亲的权利”的男生,我也不会为难你。”

    “你到底想讲什么?”

    “因为你不想结婚,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约法三章,确保彼此的权利。”朱天郡对她笑笑,“你不觉得这样很好吗?两人就维持现况,直到其中一方想结婚为止,你觉得呢?应该可以吧。”

    张可栗想了想,问,“不结婚?”

    “不结婚。”

    “如果有合适的人出现,各自追求幸福?”

    “没错,不要想太多我们现在在一起,将来的事情留给将来去决定,我不耽误你,你也不耽误我。”

    张可栗想了想,“好。”

    朱天郡笑了。

    他想要她在身边,她却害怕结婚会毁了他的爸爸梦,那很简单,他留她在身边,不结婚。

    告诉她,将来谁有想婚嫁的对象,那就分开,减轻她心里的负担。

    可栗这么爱他,当然不会主动离开他,而他这样需要她,当然也不会主动放开她。

    不结婚又没什么大不了,真正在一起比较重要。

    而且,要说结婚,他们也早结过了,有过婚礼,有过祝福。有过蜜月,有过我愿意。

    她怕束缚他,那简单,不结婚就好。

    两人能在一起生活才是最实际的,称呼也只是个名词而已,根本不重要,只要能跟这女人走下去,他不介意继续扮演她的前夫——一个被她改造成功的完美前夫。

    《本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改造前夫最新章节 | 改造前夫全文阅读 | 改造前夫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