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恋甜心 > 第九章

狂恋甜心 第九章 作者 : 季荭

    试装告一段落后,安亚洛柔柔酸疼的颈头,踱进他专属的休息室。

    才闭上眼打算小憩一会儿,经纪人卡贝儿就哭丧着美丽的小脸跑了进来。

    “你怎么了?”从来没有看过卡贝儿这般无助的模样,他忙不迭上前将她揽进怀里。

    “亚洛……”她趴在他宽阔的胸膛上低泣。

    “别哭了!版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安亚洛拍拍她纤弱的肩。

    “……”卡贝儿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她只是无助地哭着,双肩因为过于伤心的关系,不停地颤动。

    “你只是哭,什么都不说,我无从了解你的委屈啊!”安亚洛和卡贝儿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是再好不过的朋友了,见她这样的伤心,他实在是心有不舍。“告诉我怎么回事?是谁欺负你了?我找他算帐去——”

    安亚洛愤怒地要替她出面,但卡贝儿还是不言不语,兀自陷在伤心欲绝的哭泣声中。

    见她不语,安亚洛犀利的脑袋马上猜出了原因。

    “是那个混蛋亚杰吗?”他问她,心中却笃定地想着,除了他那风流成性的哥哥之外,没有人能让卡贝儿这样的伤心凄然。

    提到安亚杰的名字,卡贝儿的肩颤动得更厉害,委屈的哭声更大了。这样的反应安亚洛了然地看在眼里。

    “真是那个混蛋,我这就找他算帐去——”安亚洛好愤怒,说着便要出门。

    “亚洛,不要——”卡贝儿惶恐地阻止他。

    “为什么不?他惹你哭了,让你这么的伤心。”他就是要去找安亚杰说个明白。

    “你去了也没用,因为他人现在在夏威夷。”卡贝儿凄然地告诉他。

    “他去夏威夷做什么?那儿有生意好谈吗?”安亚杰身为安家的长子,自然继承了父亲庞大的事业。可是安亚洛并不知道安家在夏威夷也有事业。

    卡贝儿摇摇头。

    “他去度假……和别的女人一起去……”这就是她哭泣的原因,因为安亚杰背着她和别的女人前往夏威夷度假。

    “他和别的女人去度假?这种事他竟然该死的做得出来。”闻言,安亚洛更加气愤了。“他把你这个未婚妻摆在什么地方,竟然丢下你和其他女人去度假!”替卡贝儿大抱不平,安亚洛气得宽额上青筋浮动。

    “今天中午他和我在电话中大吵了一架,接着我就气愤地对他提出解除婚约的事情,没想到他一口就答应,还对我扬言他解除婚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带他那美丽可人的新秘书去夏威夷度假。”卡贝儿约略地把两人争执的过程告诉安亚洛。

    “也许他说的是气话也不一定。”安亚洛听了抑下满腔的怒气,理智地推断。

    “他说的全是真的,因为刚才他从夏威夷打电话来,他告诉我,他和他的女秘书在房间里……正……打得火热……”说在这里,卡贝儿的情绪再一次崩溃了,她扑在安亚洛怀里,大声地哭了起来。

    “这该死的混帐!”安亚洛咬牙切齿地说。

    “亚洛!你告诉我,我是不是长得很丑,才会让亚杰嫌弃我?”卡贝儿抬起婆娑的泪眼无助地问他。

    “卡贝儿!你很美,是亚杰那个混帐没有眼光。”安亚洛用手替她拭去脸颊上的泪珠,安慰着她。

    “不是这样的,我一定比不上他那美丽的女秘书,才会让他一再地找借口来和我解除婚约。

    “一定是这样的,卡贝儿早已对自己失去了自信心。

    “别这么贬低你自己,在我的眼中你很美,是亚杰他配不上你。”安亚洛轻声温柔地安抚她。

    “我很美吗?”卡贝儿的语气是凄然的。“如果我在你眼中真的长得很美,那么你肯吻我吗?

    “此刻,她的信心全被安亚杰给摧折了,她抬起娇美的小脸,央求着安亚洛。

    安亚洛从不吝啬给卡贝儿一个吻。他和卡贝儿那份超越男女之间的感情,是外人所无法理解的,他常吻她,很热情地吻她,但这种吻是不带一丝男女之间亲密的感情。

    捧起她凄然的小脸,他俯下唇,密实地封住她的嘴,给她一个充满安慰的热吻。

    卡贝儿流着泪,她把所有的委屈全部宣泄在这个负气的热吻中。

    当两人快没了气息,安亚洛才放开了她——

    “亚洛,抱我——”

    卡贝儿喘着气,她突然提出这个令人惊骇的央求,怒气和委屈使她失去了理智。

    “你——说什么?”安亚洛不敢置信地大叫,他握住她纤细的肩,将她推开一臂之遥。

    “抱我好吗?我现在好无助,需要一个怀抱让我栖息。”卡贝儿的表情无比坚决地再次提出央求。

    “不行,我们不能做出越轨的举动来,亚杰若知道了一定会大发雷霆。”

    安亚洛是理智的,他会断然拒绝卡贝儿的要求,一方面是他得对亲密爱人田馨负责,不能背叛她,一方面是替卡贝儿和安亚杰留下后路。

    “他不要我了,我根本无需再顾虑他的心情,是他先背叛我的。”卡贝儿大声地哭着。对于安亚杰的背叛,她伤心欲绝,一颗心都碎了。

    “就算是如此,我们也不能——”他懂得卡贝儿现在的心情,她只是处于失去理智的盛怒之下,才会提出这样惊人的要求。

    “抱我,不要拒绝我!”

    卡贝儿不顾安亚洛拒绝,她仰起脸,颤抖的小手迅速地解开自己衬衫的金质钮扣,她拉开衣襟,半露出雪白的胸部,那美丽的酥胸被白色蕾丝胸罩包裹着。

    她这个模样绝对是美丽而诱人,换作是别的男人,一定会迫不及待把她压在这张长型沙发上,疯狂地和她**。

    但安亚洛不会抱卡贝儿,因为他对她根本没有任何欲望,他的心里只有田馨的身影存在,唯有他那心爱的“甜心”,才能勾引得了他。

    “卡贝儿!我们不能这么做,我若抱了你,我们彼此都会后悔的,也会伤害到亚杰。”唯有拒绝才是理智的,安亚洛尽量地安抚卡贝儿那失控的情绪。

    “亚洛,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现在就要你抱我,我要成为一个真实的女人,我不要再为安亚杰守住这纯真的处子之身,那么做根本毫无意义。”

    卡贝儿说着,此时的她已然失控,她主动凑上红唇生涩地吻住安亚洛那紧抿着的薄唇,她把实衫褪到双臂之下,她的上身仅着蕾丝胸衣,两条藕臂缠上他的颈项。

    “卡贝儿,你别胡来——”安亚洛斥退她,两手握住绕在他后颈的双手,打算拉开她。

    但,突然传来的开门声,却打断了他的举动。

    “哦喔——这……”闯进来的人发出一声讶异的低嚷声,基莎顿住脚步,对着紧跟在后头进门的另一个人说道:“田馨,我们来得好像不是时候耶!”

    “田馨——”安亚洛在看见田馨时,惊恐地大叫。

    ☆☆☆

    本来她是不想来探班的,但在基莎的极力怂恿之下,田馨被她的热心说服了,便搭她的车绕过来工作现场看一下安亚洛试装的情形。

    不讳言来到这里,她的心情是兴奋的。但没有想到,所有的兴奋竟会在这一瞬间完全消失了。

    她亲眼目睹了安亚洛和一个美丽的女人正在亲密地拥吻着,那偎在他怀里的女人还衣衫不整,显然他俩正在这间休息室里打得火热。

    撞见这种画面该作如何的反应呢?

    田馨很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心被狠狠地拧了一下,她瞪大清澈如水的眸,转动着黑瞳,来回看着安亚洛和卡贝儿。

    她的表情先是惊讶、然后慢慢地回复,最后变得有点儿闷闷的、无所适从,那表情让人无法猜测出她此刻的心情。

    “呃……我想我这个局外人应该先消失一下。”

    基莎也处于极度讶异之中,她是最先从惊讶中回复神智的人,低咕了一句,她便退出了休息室。

    “我……好像也该离开哦!”田馨也从错愕中回神,她忙不迭地挤出笑脸说道。

    她飞快地跟着基莎退出了休息室,在带上门前,她歉然地对安亚洛说道:“对不起,你们请继续!”她半掩下的眸有着极度失望、痛苦的神色。

    “田馨——”在田馨关上门一刹那,安亚洛从惊愕中恢复思考。他飞快地扯下卡贝儿的手,拉好她凌乱的衣衫,然后大步追了出去。

    田馨在听见他的呼唤之后,本来是不打算停下离开的脚步,但这么做似乎不太对;她若回避他,那她的心思岂不昭然若揭,摆明了她在意方才撞见的那一幕。

    “嗨,你不忙了吗?”她佯笑地回过身来,仰起甜美的脸蛋回应他的紧张。

    “我——”面对这样无怒无气的娇美笑脸,安亚洛不知是该庆幸,还是该生气。“我闲得很,没有事忙!”

    “可是我方才看见的,并不是如你所说的那样啊!你和那个美丽的女人不是正忙着……亲热啊!”田馨眨眨眸,那清澈的黑眸看不出任何情绪,找不出任何一丝忌妒和醋意。

    “撞见我和其他女人亲热,你……不生气吗?”

    “我为何要生气,那是你的私事,跟我又无关紧要。”

    “你认为我跟你毫无关系吗?”安亚洛眸子一敛,那眸底有着复杂难懂的陰黑光芒。

    “应该吧!”田馨不在乎地说着。

    然而,这些话都是骗人的,她其实好生气,但她却把这一切全压抑在心里面。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立场来对安亚洛兴师问罪。

    “你这句话真令我生气。”怒气充斥胸腔,安亚洛从齿缝愤怒地逼出话来。“我想我该好好地打你一顿小屁屁,然后再好好的‘教育’你一番。”他黑着俊颜,大声地扬言。

    然后,他用力地拉着她,冲出了工作室。

    田馨在错愕中被安亚洛拉着跑。

    “安、亚、洛,你放手啦!”她叫着,吃力的脚步根本跟不上他的大步伐,她试图甩开他的钳制。

    “到我车上去,我得和你‘好好’聊一聊。”见她跟不上,安亚洛索性弯下腰抬起她,把她扛在肩膀上。

    ☆☆☆

    穿过纷飞的大雪,田馨被丢进一辆豪华的旅行车里。

    这辆车的坐垫是侞白色柔软的小牛皮,那触感虽然舒适,却显得冰冷。

    “喝——”她被摔进驾驶副座上,背部用力地碰上软垫,胸口被逼出一声闷气。

    田馨想要挪正坐姿,却被随后进到车内的安亚洛给制止。“不准轻举妄动!”他绕过车头,坐进驾驶座上。

    车子里好冷,和外面纷飞的飘雪天气一样的令田馨受不了。

    “很……冷……”

    尽避身上的衣物厚重,但田馨却双手环臂,仍冷得直打哆嗦,俏挺的鼻头冻得红红的。

    “忍着点,一下子就舒服了。”见状,安亚洛心好疼。他飞快地将车内的暖气开到最大,他转身将她拉进自己宽大的身怀,把自己温暖的体温传递给她。

    田馨习惯性地偎在他怀里,内心的情绪杂陈。他的胸怀方才还属于另一个女人,现在又拥着她,那动作是那样的理所当然。她不禁要想,自己到底算什么?

    心里酸酸的,她想推开他坐正身子,但他却紧紧地环着她。

    “你一点都不吃醋?”在越渐温暖的气流中,安亚洛突然扯出这句话来。

    她有什么资格吃醋嘛!

    “‘一点’也不!”田馨撇撇小嘴,这就是她冷淡的回答。

    她的回答带给他一阵沉默。

    “你好有度量哦!撞见我和其他女人亲热,却一点儿也不吃醋。”须臾,他开口说话,那语气有着怨忿。

    “像你这样英俊又多金的男人,不用想也知道不缺女人,我如果要吃醋的话,那岂不是被醋给淹没了。”田馨在他怀里叹息。

    “是啊!我从不缺女人的,你还真了解我。”这会儿他的口气又有点儿不甘心了。他的手穿过她的发丝,掌心摩挲着她冰冷的粉颊。

    这句话引来田馨一声抗议。

    “你还真是累啊!除了工作之外,还得忙女人的事。”她还是做不到完全冷淡无动于衷的地步,她的口气微酸。

    “嗯!女朋友太多了,当然是忙坏了。”他继续煽风点火。

    她的口气令他愉悦,原来她并不是全然不在意。

    “你可别为‘其他女人’忙坏了身体啊!”原来他的女人不只她,还有方才和他在休息室里“打得火热”的那个。哼!小心风流过头得了病!到时后悔就来不及了!田馨在心里嘀咕。

    “你真好,还挺关心我身体的嘛!其他女人都恨不得‘榨光’我的体力,只有你这么体贴肯关心我。”

    “我是为了公演着想,你可别‘忙’坏了身体。”眯细眸,田馨眸里隐隐窜动着怒火。

    “你放一百个心啦!我的体力好得很,再多的女人都可以应付得来。”安亚洛凉凉地抛下炸弹。

    “你到底有多少女人啊?”一瞬间,炸弹终于引爆开来。田馨恼了,再也压抑不住满腔的怒意和妒意,她狠狠地用鞋尖踢了一下他的腿。

    “算算也有十来个吧!”她终于有动作了!安亚洛在心里窃笑了起来。

    这么多!

    “你在‘快乐’之余,小心得了‘菜花’。”用力地挣开他的怀抱,田馨鼓着腮帮子背过身想跳下车。

    “你在生气?”她的手还未触及门锁,就被他拉了回来。

    安亚洛重新将她拥入身怀,这次他拉过她整个身子,让她坐到驾驶座这里,跨在他的腰上。

    这个跨坐的姿势她挺习惯的,因为每个和他厮磨的晚上,他总是喜欢用这个姿势来煽动她体内青涩的欲火。

    “放开我!”认清他的“真面目”之后,田馨不打算再和他有进一步的亲密关系,因为他太花心了。

    她抬起脚,要逃开他的身体,但却被他制止了。

    “你在生气!”这次他的语气肯定的,大掌抚着她的大腿。

    “我干么生气?”她没好气地应道,怒眸张狂的——

    “因为嫉妒啊!”他把眼底的笑意挤了出来。

    “谁嫉妒?你有没有搞错了?”她拍掉他搭在她大腿上那只不安份的手。

    “生气的人是你啊!”他的手又重新落在她的大腿上,缓缓往腰际上移。“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样子很像一种动物。”

    “……”她锁住眉,想再次拍开他的手,但顿住了。

    “两颊气得圆鼓鼓的,好像河马哦!”他咧嘴笑着,他最爱逗她了,大手已经成功地窜到她双腿之间,隔着厚厚的绒布,**着她私密的地方。

    田馨气炸了,这样子更像了。

    “你晓不晓得你现在正在向一只‘母河马’调情?”她恼火地大声叫嚷。

    “我最喜欢的动物就是母河马啊!”他笑着点点头,然后趁她即将发火之前,把脸埋进她冰冷的后颈,用下巴磨蹭着她细嫩的肌肤。

    他的手同时不断地在她私密的位置**,这样的动作无疑是在“摩擦生火”。

    “安亚洛,你——”他的**越来越让人招架不住,在她迷失前,她要阻止他。

    “我——怎么了?”他在她颈边低喃,热气全部吐纳在她敏感的肌肤上,配合著他大手的**动作,撩动着她**的火苗。

    “你、休、想、碰、我!我对花心大萝卜没‘性趣’!”田馨不住地喘着气。

    “我可不承认我是‘花心大萝卜’。”他拉下她裤子的拉链,把手探了进去。

    “不行!”惊呼一声,田馨飞快地抓住他温暖的手,制止他的入侵。“你这滥情的男人,休想再碰我!”

    “我说了,我绝不是那种花心、风流的男人!”

    “你还强辩,方才就被我抓个正着了。”

    “那是误会,卡贝儿是我哥哥的未婚妻。”他提出解释。

    “你好可恶,竟然连你哥哥的未婚妻都不放过——”她气急败坏地说,此刻的她真恨不得自己拥有神功,能拧断他的手指,劈断他的“命根子”。

    “我说了那全是误会,她和我哥哥大吵了一架,才会做出那种疯狂的举动来,她勾引我是想发泄她的怒气。”看她一副想砍人的凶狠表情,他忙不迭地替自己洗清罪嫌。

    “我看才不是这么一回事,是你这只**勾引她!”她用鼻子哼出一口怨氧气。

    “冤枉啊大人!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请她来向你解释。”他求和地放软语调。

    “没必要,我——”田馨撇开头。

    突然响起的敲击声打住了她的话。

    有人敲车窗,安亚洛看清了来人——是卡贝儿,她正站在冰冷的雪地。

    他迅速拉下车窗。

    “对不起!方才是我不好,我太冲动了。”卡贝儿娇丽的小脸躲在雪衣里,她对着安亚洛致歉,但温柔的目光却放在田馨的身上。

    田馨被她那真诚且温柔的清澈眸子给撼动了,她明白她和安亚洛之间绝对是场误会。

    “卡贝儿,没关系!”安亚洛柔声地回应道。“你快进屋去!答应我打个电话和亚杰谈谈,或许他是在气头上,才会编出那样的谎言来骗你。”他劝道。

    “也许吧!”卡贝儿点点头,凄然一笑。“我进去了,希望我没给你们两人带来困扰才好。

    “她再度把目光移回田馨的身上,寻求田馨的原谅。

    “你并没有带给我们任何的困扰。”田馨羞涩地应道,她对自己的多疑惑到不好意思。

    “你看我们两人这么亲密的姿势也看得出来,我和甜心已经和好了。”安亚洛在后面追加了一句。

    这句话让田馨脸色倏地烧红。

    “那就好,我先进去了。”卡贝儿释然地含笑离开。

    “这下子可以相信我了吧!”安亚洛关紧车窗,炙热的笑眸睨着满脸烫红的她。“我不是花心大萝卜啦!”他的手又开始窜动起来,钻进她的长裤里,滑入她的底裤内。

    “除了卡贝儿之外,你还有别的女人啊!”她羞怯地在他腰际扭动了一下。

    她的扭动引来安亚洛一声低吼,他的手按捺不住地挑起她的底裤边缘,熟稔地顺着她柔嫩肌肤,缓缓穿透她的体内。

    “和你在一起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别的女人了。”安亚洛沙哑地说。他不会隐瞒他的过去,但现在和未来的他,绝对只属于她,只要她肯要他。

    “亚洛……”田馨尖细地倒怞了一口气,因为他的手指和她结合为一。“这是车子……不行……”她困难地说着,试着寻回突然飞掉的理智。

    “我只是想取悦你,只要一下下就好。”安亚洛低喃着,他压抑着自己狂猛的欲望,让手指在她体内进进出出地怞送,把块感送进她紧窄的里。

    田馨不再拒绝,随着他手指的挤送,她紧抱着他的头颅,让他撩拨她的火苗。

    不知是第几次达到高潮,在这天寒地冻的天气下,田馨竟然热得全身香汗淋漓。

    她娇喘咻咻,软绵无力地趴在安亚洛的胸前喘气,安亚洛在欲望濒临崩溃前的一刻,把湿润的手指怞离她兴奋异常的身体。

    “我还得忙,得去工作了。”好久好久之后,安亚洛先寻回迷失在**里的理智。

    “去吧!”尚处在激情中的田馨脸蛋羞红得不敢抬眸看他。

    “我让基莎送你回去,明晚我再好好地补偿你——继续我们今天未完成的事。”他捧起她羞烫的小脸,在她唇边低吟,他的热唇随即掳获她,再一次深深地吻住她诱人的小嘴。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恋甜心最新章节 | 狂恋甜心全文阅读 | 狂恋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