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狂恋甜心 > 第一章

狂恋甜心 第一章 作者 : 季荭

    圣诞假期又快到了,天空已经开始飘雪。

    一身帅气打扮的安亚洛,推开了门,踏进公司里。

    “嗨!基莎,今年的假期有计划吗?准备去哪玩啊!”他愉悦地向同事打招呼。

    基莎从报纸后抬头。“哪有什么假期啊!那个该死的经纪人竟然安排我走秀,我今年的年假泡汤了。”她甩下报纸,对安亚洛抱怨。

    “这样啊!那真是可惜,我今年准备到台湾度假,本来想邀你同行的。”安亚洛帅气地笑着,他脱下外套把它搁在沙发上,然后迈步朝着里头的经纪人卡贝儿的办公室走去。

    “你真好,有了名气,连经纪人都要看你的脸色做事。”基莎重新坐回沙发,摊开报纸无奈又欣羡地咕哝。

    安亚洛当然听到了,但他只是抿唇耸耸肩,然后推开门,走进经纪人卡贝儿的私人办公室里。

    “嗨!亲爱的,你听到了基莎的抱怨了吗?”进到办公室,安亚洛迎上前,把忙碌的卡贝儿抱进怀里,亲昵地献上热情的吻。他和卡贝儿是好朋友,无所不谈的好朋友。这个热吻纯粹是属于朋友之间的情谊。

    “别理她,她最爱抱怨了。”卡贝儿被安亚洛的热吻搞乱了气息。“你什么时候启程去台湾?”她把安亚洛的工作挪到年后,就为了让忙碌的他有个轻松的假期。

    “你可以陪我去吗?”他提出邀请。

    “你知道我没空的,这个时候有太多秀约要接。”卡贝儿推诿着。

    “少来,我看你是放不下你心爱的亚杰吧!是他霸着你不放,对不?”

    闻言,卡贝儿的俏脸微微发红。“你别提他,不关他的事。”

    安亚洛了然地笑着。“我后天启程,今天来是想麻烦你帮我在当地订个房间,我打算在台湾停留十天。”

    “好的,等我手上的事忙完,就帮你安排。”低垂下螓首,她羞赧地说。

    ☆☆☆

    台北原来台北圣诞节的气息也非常的浓厚。

    安亚洛在十分钟前才抵达台北,他下榻在市区某家五星级酒店里的总统套房,才把行李交给服务生,他连回房休息都没有,就兴致高昂地跑到热闹的市区闲逛,看看这个对他而言,既陌生却又有着密不可分关系的大城市。

    他的父亲是台湾人,在年轻时移民到意大利,然后在当地结识了一位美丽女郎,也就是他的母亲,他在他两人婚后一年出生了,他还有一个双胞胎哥哥叫做安亚杰。

    从出生至今二十五年,他从没回来过父亲的出生地——台湾。这一次是特意安排的,他一直想回到这儿看看,看看父亲出生的地方。

    四处张望的安亚洛,挺直的鼻梁上戴着一副非常流线型的墨镜,他高大健壮的身躯穿着一件圆领黑色棉衫,结实修长的双腿裹在一条洗白的牛仔裤里。

    这样的打扮既简单又朴实,但却无损于他的魅力,因为他那浑然天成的男性魅力,不需经过刻意的华服,他就能吸引任何人的目光,就能让每个人都臣服在他的牛仔裤下。

    此刻,安亚洛短短的褐发被霓虹灯照得闪闪发亮,在热闹拥挤的人潮中,他显得十分的特别,他自然散发出的活力和魅力,引来无数行人的注目——不管是男是女,他们都露出好奇、诧异,惊艳还有爱慕崇拜的眼光。

    ☆☆☆

    八月,亏损二十三万五仟四佰元。

    九月,亏损二十万七仟元。

    十月,负债十九万五仟元。

    这个月……还是负……十八万九仟九佰零九元。

    连续四个月,全部赤字——满江红。

    “哇……惨了、惨了,再这样亏损下去,恐怕连我自己都要拿去当铺里当掉还债了。”田馨垮着脸,圆圆的杏眸看着帐簿上用红笔写的数目字,一脸的慌张、无奈,不知该如何是好。

    彩虹剧团已经连续四个月亏损,所有的团员,连她这个团长兼场务在内,全部都勒紧腰带,每天吃泡面配白开水过日子。

    这样贫寒的日子再继续下去,所有的团员大概会因为营养失调造成体力不支而昏倒在表演舞台上。

    唉!这可怎么办?身为团长的她,有责任背负起剧团的经济大计啊。

    拿着笔,烦躁地用笔端敲着桌面,她在脑海里思索着解决的办法……

    借钱!这是唯一可行,也是最快速解决剧团经济拮据的好方法。

    对!借钱,现在唯一可行的办法,除了借钱还是借钱。拿起话筒,她飞快地拨着一组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

    “喂……萧敏,是我啦!”田馨找上了最要好的朋友——萧敏。她和萧敏是莫逆之交,每当她有困难,头一个一定找上萧敏帮忙。“你猜猜我找你有什么好康的代志?”

    “你、你……找我干么?”电话彼端的萧敏,接到好友田馨打来的电话,口气显得有点惶恐。“你——又缺钱了吗?”

    “呵呵!”田馨干笑两声。“你好聪明哦!一猜就对。”

    “还猜不到吗!每逢初一、十五,你只要打电话来,除了借钱,还是借钱,谁不知道啊!”萧敏没好气的抱怨。

    “真是知我者——美丽又聪颖的萧敏啊!我能交上你这个朋友,真是三生有幸。”田馨好谄媚,为了借钱嘛,没办法喽!

    “别尽说些吹捧的话,我现在不吃这一套了。你别以为夸我几句,我就会把钱乖乖地双手奉上给你,我明白、清楚地告诉你,这次我不借你了。”她已经看清了田馨的伎俩,这几个月来,她的存款已经快要被她给掏空了。

    “为什么……不把钱借给我呢?”田馨反问,她认为有着大慈大悲胸怀的萧敏,只是开开玩笑而已。

    “我亲爱的朋友,请你别搞错了,我是在银行上班,不是开银行的,我没那么多闲钱借给你补救那个‘前途无亮’的剧团。”

    “唉、唉。”田馨叹息。“你不要这么绝情嘛!好歹咱们也是患难与共的好朋友,你忍心见我这个朋友潦倒,却见死不救吗?”

    还救得了吗?她自己都快变成穷光蛋了!

    “田馨小姐,我几十万元的存款已经快被你给榨光了,我这样还不够有良心吗?”

    “不会吧!你是一个小盎婆耶!这是众所皆知的事啊!”萧敏真是爱开玩笑,以田馨的估量,萧敏最少还有一百万的存款没有拿出来贡献。

    “我告诉你,我的钱全落到你的口袋里去了,我现在比你还穷,所有存款凑起来还不到一千元。”萧敏还在抓狂当中。“我告诉你,我这会儿正急着等领这个月的薪俸,再不领薪,我也快没钱吃饭、没钱缴房租、没钱缴水电费、没钱缴信用卡费,没钱买卫生棉了啦!”不顾同事好奇的目光,她激动而无奈地对着话筒大吼。

    交上田馨这个朋友真是她这辈子最大的错误,萧敏真后悔啊!

    萧敏悲切的语气让田馨汗颜,田馨歉然地说道:“呃……这笔钱我会想办法还给你。”她忙不迭地翻开帐册算了算,她欠萧敏的债务总共是六十万元。

    “还钱?你拿什么还我,拿你们剧团那些破破烂烂的道具吗?还是那一叠卖不出去的门票?”

    “呃……我……我……如果下一场剧卖座的话,我可以先还你一部分现金。”借钱不成反被冷言冷语地削了一顿,田馨好尴尬啊!

    “卖座?”萧敏仿佛听了一则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语,这大概是公元两千年来最大的笑话了。

    “亲爱的田大团长,你的白日梦还没清醒吗?凭你那个小小小、小到连蚂蚁都瞧不起的小剧团能赚什么钱,即使贵剧团赚了钱,也不过刚好足够无能为力付舞台的租金和团员们的薪水而已,哪儿来的闲钱还给我?”

    “萧敏,别这么悲观嘛!我……终有一天会成功的。”田馨满怀雄心壮志的安慰着她最大的债主萧敏。

    “哈!我看我是全天下最乐观的人了,所以才会把钱借给你这个注定一辈子潦倒的穷光蛋。

    “萧敏幸幸然地说道。

    “上天是公平的,我的努力它应该都看到了,它绝对不会让我永远这么潦倒下去,我只要坚持下去,我们‘彩虹剧团’总有一天会绽露光芒,崭露头角。”

    她对未来充满美好的憧憬,是一个充满高昂斗志的人。然而萧敏却不以为然。

    “田馨,我实在很不想泼你冷水。但是我却又必须告诉你,贵剧团如果想要成名的话,除非找位名人来帮衬演出,要不然你再努力一辈子都没有用。”萧敏用手撑着下巴,表情懒懒地,还对着电话翻白眼。

    “你这个建议很好,我也曾经想过,不过……”

    “不过名人的演出费用太高了,对不对?”萧敏的话切中要点。

    “没错!以本剧团现在拮据的财务状况来看,连个打杂的都请不起,哪来的钱邀请名人参加演出哩!”田馨无奈地承认。

    “没钱搞剧团,就收啊!再继续下去,你连自己都会赔进去。”萧敏以好朋友的立场劝她。

    “不行,这个剧团是我父母亲留给我唯一的遗物,我不能随便把它给结束掉,那样做太对不起我的父母亲了。”这是田馨坚持把剧团留住的原因,她不能让在九泉之下的父母亲失望。

    “等你穷困潦倒到路边去要饭,那才是大大的对不起你的母亲。”萧敏对她的固执感到头痛。

    “不会有那么一天的!”田馨在电话彼端大叫。

    “好好!我知道,你别这么大声嚷嚷嘛!我的耳膜快要被你震破了。”萧敏赶紧把话筒拿开。

    “小姐,我现在正在上班,没办法跟你闲聊太久,我得挂电话了。”再次把话筒凑进耳旁,她对田馨这么说。

    闻言,田馨急忙地喊着。“喂!先别挂掉,我需要钱哪!”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自个儿看着办吧!”萧敏撂下话,便毫不留情地挂掉了电话。

    “呜……”借不到钱的田馨对着话筒哭泣。

    ☆☆☆

    十分钟后,挫败中的田馨再度振作起来。翻找着电话簿,一个名字落入她眼中,试试骆美薇吧!或许她手上正好有闲钱没处花。

    “嗨!田馨,好久不见!”一接到田馨的电话,骆美薇立即热络地问好。

    “嗨!你近来好吗?”

    “还算不错啦!我升职了,待遇比以前高了。”

    “哇!升职啦,恭喜恭喜!”她加薪了!这么看来她的经济应该不错,手头还算宽裕吧!田馨对骆美薇满怀希望。“那你现在的职位是什么?”要向她借钱,得先探听一下她现在的行情。

    “我现在是客服部的副理,这个职位算满高的哦!?骆美薇很自豪,田馨也替她感到高兴。“你在客服部,那应该常遇见很多前来住宿的名人吧!”她很客套地先拉拢一下感情,然后再伺机……

    “有很多名人啊!像港星刘德华、郭富城,还有……我告诉你,我手上还有他们的亲笔签名呢!”

    “哇!真羡慕你耶。”田馨终于打算要开口了。“美薇,你手头上……”

    但她的话被骆美薇给截断了。“田馨,我告诉你一个天大的秘密!”

    “什么秘密?”她中彩券的头奖了吗?田馨把到口的话吞进肚子里。

    “你猜我今天接待了哪位超级大帅哥?”她提示着,想让田馨猜。“是国外来的哦!”

    啥?秘密还要自己猜哦!

    真伤脑筋!她不太认识外国明星耶!

    “玛丽亚凯莉!”她好不容易从空白的脑海里挤出一个名字来。

    “不是!”骆美薇斩钉截铁地说。“他是个男的!”

    “麦可杰克森!”田馨再一次胡乱猜道。

    “不是!他很年轻,只有二十来岁。”

    年轻?田馨搔搔头。“木村拓哉,还是反町隆史。”天晓得这些明星实际年龄是几岁。

    “不是日本人,是意大利人……”

    “瑞奇马汀。”田馨毫不犹豫地说道,事实上,她爱死他那装了马达的结实电动婰。

    “不对、不对,他是意大利籍,但也算是半个中国人。”

    混血的……这好难猜哦!

    她根本想不起来是哪号人物!“美薇,我猜不到耶!”田馨举白旗投降。

    “唉呀!我都提示得这么清楚了,你竟然还猜不到!”骆美薇真的觉得田馨很逊。

    田馨对着话筒露出苦笑。“我看你就直接告诉我算了。”她打电话来不是要玩猜谜游戏,她的目的是借钱哪!哪有这个命闲嗑牙?

    骆美薇也正有此意。

    “我告诉你哦!是超级大帅哥安亚洛耶!他这次秘密来台度假,都没有记者知道,只有我和几个同事知道哦。”她的语气是那么神秘,还刻意压低音量说话,免得被其他人听见。可是听在田馨耳里全然不是那么一回事。

    安亚洛?超级大帅哥?

    “他是谁啊?”田馨在脑海里拼命地回想着这号人物,但是绞尽脑汁,她只记得一种提神醒脑的饮料叫“安赐百乐”,却没听过什么“安亚洛”。

    “我的老天啊!你竟然不知道安亚洛!你、你、你——真是井底之蛙呀!连现在全球最红的男模都不晓得!”骆美薇对着话筒夸张地尖叫。“田馨!你都不看报章杂志,不看流行资讯,不注意世界脉动的吗?”

    超级“喃摩”……我还“观世音菩萨”哩!田馨婉转地说:“我比较少去注意流行的讯息,所以……”她可是不信怪力乱神的。

    “唉!这也不怪你啦!你每天守着你那个老剧团,当然没机会接触外面的花花世界喽!你啊,虽然才二十六岁,可是却已经有六十二岁的老思想、老头脑喽!”骆美薇语重心长地道。

    瞧她如此讥讽的语气,难不成不认识这位“喃摩”也算是个罪过吗?

    算了,不和她多计较,今日有求于她,还是和颜悦色点。

    “美薇,我今天打电话给你是有件事要麻烦你……”把话题一转,田馨导入正题。

    “有什么事?是不是你的剧团缺演员,要拜托我去递补?”骆美薇乱掰着。

    “不是,我是想向你……”

    “啊!田馨你稍等一下,那位超级大帅哥回来了,我去向他问候一下。”

    骆美薇语气兴奋地一扬,便突兀地打断了田馨,然后毅然地抛下电话,像只花蝴蝶,咻地——飞到超级大帅哥安亚洛的身旁。

    “喂!我话还没说完哪!”田馨对着话筒大吼,既无奈又焦急。

    过了几分钟,在田馨的殷殷期盼下,骆美薇终于回到了电话旁,再度拿起了话筒。

    “田馨,你还在吗?”她问。

    “我在!”田馨很无力地应了一声。“你的大帅哥给你热吻了吗?”她调侃着骆美薇。

    “唉呀!人家只是向他打个招呼而已,哪来的热吻?”骆美薇蓦然脸红,柔美的声音显得娇羞。

    “打招呼需要那么久的时间啊!”

    “我和他闲聊了几句,他好亲切,声音低沉又富有磁性,好好听哦!”

    “是哦!真羡慕你,能和‘宇宙世界第一无敌超级大帅哥’聊天。”田馨毫不感兴趣地说。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有机会的话,她也想和这世界超级“喃摩”攀谈几句——她想问他,肯不肯借钱给她应急。

    “我是很幸运,像你,就没我如此的好运了。”骆美薇好得意地说。

    田馨翻着白眼。“我这阵子运势不太好,剧团连连亏损。”田馨很巧妙地再度把话题转回来。

    “超损,那真是太不幸了!”骆美薇闻言,颇为同情。“我看你那老剧团是赚不了什么钱,你何不干脆将它结束掉呢?”

    又来了!为何大家都劝她把剧团结束掉呢?“只要我活在世上一天,这个剧团就不会结束。”

    田馨好坚持。

    “可是你不是说剧团连连亏损吗?如果再这样下去,就算你有理想,也撑不过经济的压力,结束是迟早的事吧!”骆美薇一针见血地说着。

    闻言,田馨垮下双肩,她就怕剧团真会走到这般凄惨的田地。

    “就是经济的压力压得我快撑不下去,所以我才打电话向你求救啊!”她难过地说。

    “向我求救?”

    “是啊!我想向你周转一下现金啦!”终于有机会开口了,田馨满怀期待着,希望骆美薇念在旧日情谊能应允。

    原来如此,田馨找她是有目的的!“现金哦!我是有啦!”

    “呀!真的吗?那你可不可以先借我。”田馨高兴得想哭,她好想立刻飞奔到骆美薇的身边,给她一个热情的大拥抱。

    “你需要多少?”骆美薇问道。

    “你手头上有多少?”田馨不敢直接开口,她让骆美薇自己打算。不过,当然是愈多愈好啦!

    “我有一仟九佰元。”

    一仟九?我咧……

    ☆☆☆

    打了十几通电话,田馨竟然找不到一个有良心的朋友!

    田馨放弃了!她趴在桌上,无奈地唉声叹气。

    世态炎凉啊!

    “老板,剧团下个月的公演会如期演出吗?”剧团的一员丁伟达来到办公室,他关心地问道。

    田馨无奈地趴着,连头都没有抬起。“我现在根本没有钱付舞台的租金,所以能不能公演还不知道。”

    “哦!”他的声音十足失望。

    听他那沮丧的声音,田馨觉得好愧对他们这群敬业的团员。

    “伟达,你能不能给我一些意见,你认为我们剧团该如何做,才能突破现在的困境。”在丁伟达离开前,她唤住了他。

    “我……”丁伟达停下了脚步,返回身来。

    “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所以很需要你的意见。”

    “我认为剧团应该邀请一些知名度高的明星来参加演出,这样就能受到瞩目,来看演出的人就多了,门票的销售量自然也会大大地提升。”

    “这办法我也想过,可是……那些明星的演出费用很贵。”她实在无能为力去负担如此庞大的支出。

    “我们可以试着说服他们免费演出啊!”丁伟达很天真的认为这办法行得通。

    “谁肯这么做?他们又不是吃饱撑着没事干。”

    “老板,你不应该预设立场,也许就有人乐意也说不定啊!”

    是吗?她可不这么乐观。“算了,你去排练吧!我再来想办法好了。”田馨挥挥手。

    丁伟达走后,她又趴回桌面。

    说服明星来参加演出……也许有人乐意也说不定啊!

    丁伟达的话在她的脑海萦绕了好久,或许……这个办法还真行得通哦!

    不过,要找谁来参加演出呢?得找个正好有空,又名气超级响亮的名人才行!

    嗯……那个“喃摩”!

    他的名气轰动楼上,惊动楼下,不……是惊动全球,而且现在正好“闲闲没代志”地来台湾度假。

    好!就找他啦!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狂恋甜心最新章节 | 狂恋甜心全文阅读 | 狂恋甜心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