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结婚不说爱 > 第十章

结婚不说爱 第十章 作者 : 季可蔷

    鸟儿在枝头婉转脆鸣,阳光灿烂,透过窗帘洒进一室天光。

    今日是个好天气,对比於前两天的陰霾,耀眼得像一场梦。楚怀天眨眨眼,怔然的神情彷佛不敢相信雨真的停了。

    但雨,是真的停了。

    这也表示,一切是真的结束了吧?

    他叹气,忽地感觉四肢无力,疲倦地垂下眼。

    “楚大哥,你醒了吧?”娇美的嗓音在床畔轻轻唤他,“吃点东西好吗?”

    他扬眸,意外地望见一张带笑的甜颜。“可儿?你怎麽在这里?”

    “我来看你,楚大哥。”路可儿略带担忧地看著从少女时代便认识的大哥哥,“你烧了两天,怀风很担心你呢。”

    “怀风?”那个小时候曾趁夜带著玩具刀杀进他房里的么弟?他会担心他?楚怀天微笑了,淡勾嘴角。“这小子没有趁机恶整我吧?”

    “相信我,其实他真的很想。”路可儿轻笑,“只不过楚二哥不许他恶搞。”

    “怀宇也来了?”楚家三兄弟全员到齐?

    “嗯,昨晚大家都睡在这里。”

    齐聚一堂为他担心?楚怀天蹙眉,胸膛漫过某种难以形容的滋味。他动了动,试图撑起上半身。

    “我帮你。”路可儿急忙扶他。

    “不必了,可儿,我只是发烧,又不是得了绝症。”

    “可你烧才刚退……”

    “我很好。”他坐直上半身,“老爸他们呢?”

    “楚伯伯去公司了,楚二哥跟怀风还没起床,他们俩凌晨才睡的。”

    因为看顾了他一整晚吗?楚怀天不知该说些什麽,只能默然接过路可儿递给他的温开水,缓缓啜饮。

    她瞥了他一眼,接著转身,端起一盅方才搁在桌上的广东粥。“吃一点东西吧?楚大哥,你一定饿了。”

    说著,她掀起盅盖,一阵熟悉的食物芳香袭来。

    他愕然望著盅里的冬菇碎肉粥,煮得烂白的粥上,还洒了一层半熟的蛋黄。

    “吃吃看,楚大哥,我熬了一个多小时呢。”路可儿拿起汤匙舀了一口,娇娇地献宝。

    他尝了一口,才咀嚼两下,便怔愣当场。

    “怎麽样?不错吃吧?”

    是很……不错。事实上,简直跟他从前喝的一模一样!

    “再吃一口。”

    他又尝了一口,这一回,更加确定了。

    “可儿,这粥——”

    “是初云教我的。”看出他的疑问,路可儿乾脆老实应道。

    “她教你的?”

    “嗯,上礼拜六她把我叫去她家,一步步教我的。除了这个,我还学了皮蛋瘦肉粥、金针鲍鱼粥哦,以後有机会做给你们尝尝。”

    上礼拜六教她的?这麽说,是他们去六福村的前一天了。

    为什麽心血来潮教可儿熬粥?他迷惘地猜测。

    “因为她知道我常来这里吧。”而且说不定很快就要成为楚家媳妇。路可儿芳颊染霞,神情有些尴尬,星眸却是璀璨明亮。她直直凝睇楚怀天,“我想她是希望我以後经常做给你吃。”

    “为……什麽?”她为什麽还要这麽为他著想?

    “还用问吗?当然是因为大嫂爱你啊!”粗鲁不耐的嗓音忽地自卧房门扉处传来。

    房内两人同时调转眸光。

    是楚怀风,他穿著睡衣,头发凌乱,一副刚睡醒的模样。在他身後的是楚怀宇,虽然眼下一片灰黑,可一身休闲服仍是整齐,丝毫不乱。

    “老大,你是存心要把我们吓出心脏病是不是?没事淋什麽雨?”楚怀风一面大踏步走近床畔,一面高声抱怨。

    “听说你居然没有趁我发烧时恶整我,真是感谢。”楚怀天回以讽刺。

    “哼!要不是老二阻止我,我就在你脸上画乌龟,然後拍照存证。”

    “谢谢你啦,老二。”楚怀天望向静静倚著门扉的楚怀宇,戏谑地一挥手。

    楚怀宇酷酷地伸指一推镜架,算是回应。

    “粥好喝吧?老大。”楚怀风询问的语气别具深意。

    楚怀天挑眉,“不错。”

    “是大嫂特地教可儿的。”

    “我知道。”

    “她还告诉可儿,想跟你到游乐园玩。礼拜天你们一起去的吧?”楚怀风挑眉问。

    “嗯。”

    “你知道大嫂为什麽突然想跟你去那种地方?”

    楚怀天蹙眉,摇头。

    “因为她从老爸那里听说了你八岁那年被老妈放鸽子的事。”

    他闻言,神色一沉,“是吗?”

    “你知道她什麽时候听说的吗?”楚怀风的口气更加咄咄逼人。

    “……不知道。”

    “你前年生日那天!记得吗?就是大嫂特地办了个Party,你却跟别的女人幽会那天!”

    楚怀天一震。是……那天吗?她送他亲手织就的毛衣,他却朝她怒吼,说他不想要孩子那天?

    念及此,他掌心开始不由自主地冒汗。

    她满怀爱意欲给他惊喜,他却以一瓣烙在衣领的唇印回应。那天,她的心碎了吧……

    “大嫂真的很爱你,你签了离婚协议书,跟别的女人公然出双入对,她还一心一意记著要弥补你小时候的遗憾,还念著你喜欢喝她煮的粥。”

    怕他不懂得照顾自己,她甚至还打电话亲自叮咛。

    是的,她是很爱他,他一直就知道她爱他!可他,承受不起那样的爱……

    “你不觉得自己对不起她吗?”

    “我是……对不起她。”楚怀天闭了闭眸,“可你们放心吧。她已经……决定跟叶圣恩交往了。”她已经决定……不再继续爱他了。

    “什麽?!”房内其他三人闻言一怔。

    “你们不也说过吗?叶圣恩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家里又有钱,一定能给她幸福的。”

    三人面面相觑,一时间不知该说什麽,最後是楚怀宇慢悠悠开了口,“老大,难道你就这麽放弃吗?”

    “比起我这种乱七八糟的男人,叶圣恩强多了。”他自嘲。

    “乱七八糟?你哪里乱七八糟了?”楚怀风首先抗议,“从小你就是我们三个中最优秀的,功课、运动样样好得让人生气。”

    “家族事业也是你一肩挑起。”楚怀宇淡声接口,“我们两个能各自发展个人兴趣,都该感谢你。”

    “是啊,楚大哥,”路可儿也加入,“比起某个成天只会拿相机四处晃荡的家伙,你有责任感多了。”

    “对啊,对啊。”楚怀风频频点头,可不及数秒,忽然发现不对劲,狠狠瞪了总爱跟他作对的女人一眼。

    路可儿只是耸耸肩,继续说服楚怀天,“而且重点不是谁的条件好,而是爱。”

    “对啊!爱才是重点,大嫂爱你!”

    “问题是你爱大嫂吗?”

    他爱初云吗?楚怀天敛下眸,掩住惆怅的眼。

    经过这段时日,他终於懂了,懂得自己对她的爱,懂得自己爱极了她。

    他的确爱她,可这样的他能给她幸福吗?

    “总之你们都别罗唆了!”不敢正视自己的心情,楚怀天粗鲁地拒绝这场恍若永无休止的三堂会审。

    “你知道你的问题在哪里吗?老大。”楚怀宇似笑非笑,“你太爱把所有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

    “对啊,给自己太多压力。”楚怀风表示赞成。

    “英华的事也一样。为什麽不让我们知道现在财务有困难?”

    “好歹我们两个也算大股东吧。”

    “不信任我们吗?”楚怀宇双臂环胸。

    “我看是瞧不起吧!”

    “说够了没?”楚怀天一声低吼,截断两个弟弟一搭一唱。他拧紧眉,忽地翻身下床。

    “老大,你去哪里?”

    “换衣服。”他简短回答。

    “换衣服?你要出门吗?你的烧才刚退耶。”楚怀风怪叫。

    “我去公司。”

    “去公司干嘛?”

    “解决问题。”楚怀天冷声回道,打开衣柜,翻出衬衫及西装裤,又随手抓了一条领带。

    不会吧?真打算去上班?

    楚怀宇与楚怀风极有默契地互瞥一眼,两人同时纵身一闪,一左一右架住他。

    “不许你去!”

    “对,好好在家养病!”

    “放开我。”楚怀天格开两个弟弟的臂膀,陰郁的眸盯了两人强硬却难掩担忧的脸庞好一会儿,心念一动,“好吧,你们也一起来吧。”

    “嗄?”

    “你们不是说我把太多责任揽在自己身上吗?”他眉一挑。

    “是没错……”

    “觉得我瞧不起你们?”

    “对啊。”

    “那就来吧。”他命令,“一起来帮我解决财务问题。”

    “嗄?”片刻怔愣後,两兄弟又是互视一眼,嘴角缓缓扬起笑弧。

    ☆☆☆

    晴空朗朗,万里无云。

    已经连续好几日都是这般阳光明媚的好天气了,照理说,应该会让人心情舒爽、神采奕奕才是。

    可为什麽,她胸口总有些奇怪的窒闷感呢?

    深吸一口气,骆初云强迫自己振作起来,不该辜负这秋高气爽的好天气。

    “在想什麽?”男人的声音蓦地在她身後扬起。

    她吓一跳,差点握不稳手中的咖啡杯,回眸睨上司一眼,“别这麽突然冒出来好吗?圣恩。”

    对她的抱怨,叶圣恩只是淡淡地笑,他伸出手,接过她为他煮的咖啡,浅啜一口。

    “听说了吗?英华拒绝了煜丰的贷款。”

    “什麽?”她睁大眸,“可是……他们的资金不是有困难吗?”

    “他们决定明天召开股东大会,发起股东现金增资。”

    “现增?”

    “嗯。”叶圣恩点头,“其实英华有将近百分之四十的股权是楚家人持有,发起股东增资,等於楚家人自掏腰包,怪不得最近楚家三兄弟都忙著处理名下产业。”

    他们打算卖掉名下资产,将资金挹注集团吧?骆初云心想,禁不住微微一笑。虽然这三兄弟平常老爱针锋相对,扯彼此後腿,可真发生了什麽事,还是挺够义气的。

    见她浅笑盈盈的神情,叶圣恩瞳眸掠过一丝异采。“听说楚家自愿认购大部分的股份,所以其他几个大股东也很愿意支持增资案,这次集资应该没问题。”他顿了顿,“你可以不用担心了。”

    “我——”被人看透心事,她有些狼狈,连忙旋身。“我回去做事了。”

    他拉住她,“等等,初云。”

    “什麽事?”

    他凝望她,许久才道,“我有件事想徵求你的同意。”

    “你说。”

    “煜丰打算跟港商合作成立证券公司,父亲想派我长驻香港负责这块业务。”黑眸定定锁住她,“我希望你跟我一块去。”

    她、心跳一停,“嗄?”

    “除了香港,我们可能也要经常来往上海、北京等地,拓展业务、拜访客户、成立办事处等等。”他继续说,“不是个容易的任务。”

    “哦。”她微微发怔。

    “可能不太有机会回台湾。”

    “嗯。”

    “你……愿意吗?”他问,看著自窗扉透进的阳光吻上她乌黑发梢。

    他看著,几乎有些嫉妒,嫉妒阳光能这样光明正大地亲近她。

    “这个嘛——”察觉他眼神异样,她不自觉别过脸。

    “公司当然会帮你加薪,也会有额外的津贴跟红利。”

    “那很好。”

    “这麽说,你同意了?”

    她没说话,凝望窗外无一丝云影的蓝天。天气真的很好,好得让人舍不得辜负。唇角一弯,明眸重新落定眼前的男人身上,“可以给我几天时间考虑吗?”

    “当然。”

    ☆☆☆

    这里,是他向她求婚的地方。

    嫁给我!

    在这片微微倾斜的草地上,在满天星斗见证下,他曾经这麽对她说。

    嫁给我。

    那充满命令意味的三个字,听起来为什麽那麽让人心旌动摇呢?她又为什麽答应那样毫无理由的求婚呢?

    引擎声呼啸,一架飞机低低飞过。

    骆初云仰起头,跟著周遭众人仰望正朝松山机场降落的飞机。彼此依偎的情侣,在每架飞机经过时总会发出一阵赞叹。

    “是华航的飞机!”

    “哇!快闪,万一摔下来砸到我们就惨了。”

    不远处,一对情侣开著玩笑。

    她听著,却没有像其他人一样露出会心的微笑,因为她耳边只听到那夜他沙哑的嗓音——

    嫁给我。

    她应该拒绝的。为什麽那夜她会那样傻傻地说好呢?简直莫名其妙呵。

    捧住胸口,她尝试对浮在半空中的俊容说出拒绝言语,“我……不。”

    不答应嫁给他,不想与他有所牵扯,不想让自己像个傻瓜般绕著他转。

    “不。”她对夜空皱眉,“我说不,你听到了吗?”

    她该说“不”的,这个关键字,早该在四年多前说出口——

    “不!”她用尽力气喊。

    她要忘了他!她要跟圣恩一起去香港!她不要再牵挂他……

    “你在做什麽?”紧绷的嗓音忽而在她身後扬起。

    她吓一跳,愕然回眸,意外落入眼底的脸庞令她心跳加速。“你怎麽……来了?”为什麽在她想忘了他的时候,他偏偏出现了?

    “……你呢?”

    “我只是来……透透气。”她急忙解释。

    “我……也是。”他低声道,朝她摇了摇手中的半打啤酒,“要不要来一罐?”

    “哦,好。”

    “恭喜你。”他拉开拉环,高举啤酒敬她。

    她一愣,“恭喜我什麽?”

    “听说你加薪了。”他凝视她,瞳眸深不见底,“恭喜。”

    “啊,嗯。”这麽说,他知道圣恩邀她一同前去香港的事罗?“我也恭喜你,听说英华这次增资十分顺利。”

    “还好吧。”他撇撇唇,仰头饮一大口啤酒,接著率性地以衣袖抹唇。“要感谢怀宇跟怀风,是他们点醒了我。”

    “点醒你?”

    不要一个人承担所有的一切。他想,胸膛仍因弟弟们藏在责备下的亲情而感到温暖。“总之,资金问题算是解决了。”

    “恭喜。”她浅浅地笑。

    他意味深远地瞥她一眼,很快便调转视线,仰首望天。“你以後跟著叶圣恩东奔西跑的,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心一扯,“你才……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吧?你每次一忙起来就忘了吃饭,别搞坏身体了。”

    他没说话,脱下西装外套铺在草地上,仰躺下去。“知道吗?初云,有时候你真像个管家婆。”

    “不好意思哦。”他似嘲非嘲的语气惹恼了她,俏颜一时间宛如霜染枫红。

    “老是这麽罗哩罗唆的,小心你下一任老公受不了你。”

    “如果他像个大男人一样懂得照顾自己,我当然就不会多话了。”她狠狠灌了一大口啤酒。

    “你的意思是……我像个孩子吗?”

    “你说呢?”她一面喝酒一面数落,“超级挑食,脾气又坏,怪癖一堆,要不是我,你不知要气跑多少秘书。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在办公室,你的隐形眼镜掉了,秘书好不容易找来一副替代的眼镜,居然被你骂得当场哭著回家。”

    “……因为我不喜欢在办公室戴眼镜。”

    “还有咖啡。为了咖啡口味不对而在会议室发飙的老板,你大概是有史以来第一个吧。”

    “我承认自己挑剔。”他耸耸肩。

    “饭店换主厨,你居然也能批评人家没眼光,找错人!”

    “那个法国人烹饪技术确实不怎麽样。”

    “那也用不著让经理请出老板来抗议吧。”她摇摇头。

    “我只是想给他们一个忠告而已。”

    “像你这样的男人能在商场生存真是奇迹了。”她语气悻悻然。

    “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他却是漫不在乎的回应。

    “楚怀天!”她扭头瞪他。

    他只是撑起上半身,再为自己开了一罐新啤酒。

    这时,又一架飞机呼啸而过,两人同时抬起眸。

    “……你究竟为什麽会爱上我这种男人?”他忽地问。

    “什麽?”飞机声音太吵,她没听清楚。

    “没什麽。”他转头看她,深不可测的表情箝制了她的呼吸。“压花书签还留著吗?”

    “嗄?”

    “你用白玫瑰花瓣做成的书签。”他提醒。

    “啊,那个。”她脸颊发烫,“那种东西……当然早就丢了。”事实上,她的确还留著,但她不想承认。

    “我想也是。”他微笑,笑容背後却藏著某种难以言喻的情绪。

    彷佛是……惆怅……

    她不觉咬唇。

    他再度高举啤酒朝她一敬,“你是个很了不起的女人,初云,这次跟叶圣恩去香港,我相信你一定会有一番成就的。”

    她瞪大眸,没料到他会对她说这些。“你的意思是——”

    “当个女强人也许比当个妻子更适合你,不必照顾像我这种难以伺候的男人。”他自嘲。

    这是什麽意思?

    “该不会因为不想妨碍我的前途,所以你才答应跟我离婚吧?”她讽刺。

    他却默然不语。

    心跳蓦地加速,她不可思议地瞪著他。该不会……真的是这样吧?他同意跟她离婚是为了想放她自由?

    手一软,啤酒罐落下,淡黄色液体迅速渗入草地。“怀天,难道你……真的不是为了朱依茗才跟我离婚的吗?不是为了想跟她在一起?”

    “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根本无意娶她。”

    是,他是说过,但她难以置信……“可你不是爱她吗?”

    “谁说我爱她?”他语气清淡。

    她圆睁双眸,“可是我们离婚前,你不是经常跟她幽会吗?杂志上那张相片……”

    “我只是跟她吃饭而已。那天晚上开完会,她正好来找我,所以才一起吃晚餐。”

    “那……两年前呢?你生日那晚不也是跟她一起过的吗?她还在你衬衫上留下唇印!”

    “因为她一见面就抱住我,我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是……这什麽意思?你的意思是你跟朱依茗根本没什麽?”那她究竟是为了什麽才跟他离婚的?“我以为你还爱著她,我以为七年前你是因为撞到我才错失挽回她的机会|”

    “我说过了,我那天是为了赶去客户那里。”

    “可是——”

    “我从没想过要追回依依。”他起身仰头灌酒,湛眸深沉,“我无法忍受她想干涉我的生活。”

    “干涉?”

    “我不喜欢别人插手我的生活,对我管东管西的。”

    那不是……她一向对他所做的吗?自从他俩认识後,她不是一直在照料他所有的一切吗?难道他是因为受不了这样才同意离婚的?

    她颤声开口,“告诉我,你究竟为什麽跟我离婚?”

    他凝望她,眼眸深邃,“因为我不想依赖你,也不想束缚你。”

    怕依赖她,所以推她离开;怕束缚她,所以放她自由。

    “你——”

    “我不想你的人生毁在我手上。”

    她一震,眯起眸,惊异地望著他。原来他是为了让她自由才答应跟她离婚;原来他不是想摆脱她,而是不忍束缚她的自由。

    多冠冕堂皇的理由啊!这男人!就连分手也要说这麽漂亮的藉口。

    她蒙胧了眼,忽然觉得忿忿不平,重新开了一罐啤酒,仰头畅饮,“你是个自私的男人,楚怀天,真的很自私。”她斥责他,心在怞痛。

    “……我知道。”他也喝著酒。

    “我真恨你。”

    “我知道。”

    “我要去香港,离你远远地,最好不要再见到你。”

    他闭了闭眸,“我明白。”

    “你可能一辈子再也找不到像我这样的女人了。”

    “嗯。”

    “这麽了解你、这麽关心你、这麽用心记下你一切喜恶的女人,你永远也找不到了。”她甩甩头发。

    “……我想也是。”

    “放过我,你会後悔。”她紧紧咬牙,拚命忍住欲决堤的泪水,“一辈子後悔。”

    而他现在已经後悔了。

    他定定看著她,看著她强忍著泪的倔强容颜,看著她柔润的菱唇傲气地抿起,看著她一口又一口地喝酒。

    是的,他现在就後悔了。想著过几天她就要和叶圣恩远走香港,他心痛得无以复加。

    飞机来了又走,四周一下嘈杂,一下静谧。而他们俩只是不停地喝酒,藉著冰凉的酒精镇定炽热难安的情绪。

    夜深了,星光朦胧,半月自云朵後探出头,洒落美丽清辉。

    骆初云不胜酒力,俏颜染得像一朵红蔷薇。

    “你喝醉了。”他睇她。

    “我才没有。”

    “你醉了。”他抢过她手中最後半罐啤酒,一口仰尽。

    “干嘛……跟我抢?”

    “我不想你喝醉。”

    “我才不会!”她娇瞠,眨了眨酸涩的眸,站起身。“我要回家了。”

    “我送你。”

    “不……不用。”纤弱的身躯微微颤动。

    他跟著起身,稳住她。“还好吧?”

    “我很好。”她拒绝他的扶持,凝望他数秒,星眸染上淡淡苦涩,“我要走了。再见。”

    “再见。”他的嗓音同样苦涩。

    “你保重。”

    “你也是。”

    “放心,我会的,我一定会过得很好。”她郑重地、彷佛立誓般地宣称,然後她转过身,淡粉色的倩影在月光下美得像一幅画。

    她要走了,真的要离开了,从此後,他的生活不再有她了……

    他忽然无法呼吸,“初云?”

    “嗯?”她回眸。

    “你要……”他说不出口,在喉头翻滚的言语怎样也说不出口。“你一定会很幸福的。”

    她一震,明眸直直瞪他。

    这一刻,她真的恨他,好恨好恨他。

    她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转回头,继续前进。

    他紧握双拳,“初云?”

    别回头。她命令自己。

    “初云。”

    别回头!她咬住牙,可身体却背叛了她。“怎样?”

    “你……我——”他眉宇纠结,呼吸急促。

    他想说什麽?

    她屏住气息,好不容易等到他再度开口时,一架飞机飞掠而过。

    她只看到他嘴唇在动,却听不到他说什麽。他究竟说了什麽?为什麽那张好看的脸看来如此伤感、如此绝望?

    “你说什麽?”在一片吵嚷中,她使尽力气扬声问。

    “我……你——”

    她听不清他究竟说了些什麽?心韵宛如擂鼓咚咚作响,因酒精而升高的体温彷佛也融化了她神志。

    她伸展双臂,盲目地往前摸索著,却不知自己想抓住什麽。

    曳过夜空的机影终於逸去了,周遭短暂地静谧下来。於是她听见了,听懂了他心痛的呐喊——

    “……留下来!”

    她全身虚软。“你说、什麽?”

    楚怀天走向她,总是自信的步履第一次显得踉跄不安。他走到她面前,紧紧地拽住她纤细的臂膀,凝望她的黑眸蕴著千言万语,唇瓣却吐逸不出一句。

    她怔然睇他,在他眼中看见蒙蒙闪光。

    那是……泪吗?是眼泪吗?

    “怀天?”

    他仍然不说话,只是用力抓著她,像迷路的孩子抓著某个能拯救他的人。他期盼地望她,伤感地望她,也……绝望地望她。

    他的眼神让她心痛,让她鼻间一酸,瞳眸蒙上泪雾。

    认出她的泪,他忽地惊慌了,连忙松开她。“对不起,初云,我不是有意……为难你,对不起。”他仓皇道歉,苍白的面容就像他做了某种十恶不赦的事。

    她喉头哽咽。

    “我是不是……是不是一个很糟的男人?”他白著脸,自责地问,“我只会让你哭,却又自私地想留下你,我太过分了!”

    她摇头,说不出话来。

    看著自她眼角滑下的两行清泪,他震撼更甚,踉跄侧过身,右手重击一旁挺立的树干。“叶圣恩说得对,像我这样的男人根本没资格留下你,我根本不能……给你幸福。”

    “怀天——”

    “我太任性,脾气又怪,像个孩子一样别扭。我比不上叶圣恩,不像他是个翩翩君子,也不像他那样能照顾你。”他急促地道,一字一句都像烧红的铁板,狠狠烙上自己的心。“我真的很痛恨依赖你,痛恨自己什麽都要你来照料。从小我就被送到英国念书,老爸、老妈天天吵架,从不关心我,他们要我学会独立自主,要我自己照顾自己。可你……却把我当个孩子一样照顾,无微不至地关心我。

    “我真的很害怕,你那麽快就掌控了我的一切,那麽理所当然地侵入我的生活,可我偏偏……拒绝不了你。”沉痛的黑眸转向她,“我能拒绝依依,能拒绝其他女人,偏偏无法阻止你接近我的生活,我真的……你知道吗?有时候我真的很怕你。”

    怕她像个母亲一样照顾自己,怕她比他亲生母亲还温柔体贴,怕自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一样依赖她。

    “……在你面前,我觉得自己像个孩子,觉得自己好软弱。所以我决定同意离婚,好证明自己即使没有你在身边,也可以应付一切。可我……”他顿了顿,总是傲气的眸此刻看来无助而迷惘,“可我真的不能没有你,真的不行,真的……不行……”

    “怀天!”她震撼了,珠泪在听见他伤痛的告白後纷纷坠落,她展开双臂,不顾一切地拥抱这个在她面前无助不安的男人,拥抱这个她爱到无可自拔的男人。

    他需要她,却痛恨依赖她;想留下她,又怕自己太过软弱。

    真是个别扭的男人呵!

    可她,真的好爱好爱他啊!

    “……我不想让你走,想到你要跟叶圣恩离开,我就心慌得不知如何是好……”

    “我不走,我从来就不想走,从来就不想离开你。”她哽咽地说著。

    他咬牙,“因为放心不下我吗?”

    “因为我爱你!”她哭喊,“因为我好爱好爱你,因为离开你後,我好难过好难过,因为我无法想像没有你的日子。”

    “初云——”

    “你好坏!你只知道自己不能没有我,难道你没想过我也不能没有你吗?你知道我每天一个人在床上醒来,看不到你在身边,有多麽害怕吗?知道我生理痛时,多希望你能抱著我哄我吗?知道每天见不到你,我连饭也吃不好吗?”她捶打著他胸膛,“我也很痛苦啊!我也……不能没有你。”

    “……对不起。”

    “怀天,你知道一个女人为什麽会为一个男人哭吗?因为她爱他。如果一个男人只能让一个女人笑,却不能让她哭,那表示她不爱他。”扬起泪眼,她定定睇他,“爱一个人难道不是这样吗?很甜蜜,却也很痛苦,会因为他笑,也会为他哭,你懂吗?”

    他无法回答,只能用力抱住她,将濡湿的脸庞埋入她发际。

    “爱情,不是只有甜蜜与欢笑的。”她梗著嗓音。

    “可我……不想让你哭。”他闷闷地说。

    她笑著流泪。“我不是也让你哭了吗?”

    他不语,大概是觉得这样有失一个男人的气概。

    微笑加深。“你爱我吗?怀天。”

    他绷紧身子,良久,黯声开口,“我一直就爱你,只是……不敢承认。”

    紧贴他胸膛的笑容更甜。

    “你真过分,这麽多年来对我忽冷忽热的,现在却随便几句话就要人家留下来。”她故意逗他。

    “你不肯原谅我吗?”他嗓音微颤。

    “要我原谅你也行,除非你答应一件事。”她伸指用力点他胸膛。

    “什麽事?”他捧起她清丽泪颜,认真地问。

    她只是甜甜地笑。

    终斗凶“老大发疯了。”楚怀宇震惊地直推眼镜。

    “完了!一定是跟大嫂离婚刺激太大,所以脑子糊涂了。”楚怀风放下刚买的骨董相机,哇哇叫著。

    “看什麽看?”察觉两个弟弟异样的眼光,楚怀天横眉竖目。

    可两人仍是转不开视线,呆呆瞧著。

    “别看了!”楚怀天怒吼,站起身,推回餐桌椅。

    “老大,你真打算穿那样出去?”楚怀风不敢相信。

    “今天三十一度哦。”楚怀宇补充一句。

    “我知道。”楚怀天悻悻甩头,“我要穿什麽出门,你们管不著。”

    是管不著。

    两兄弟面面相觑。可是,若事关楚家男人的面子,他们就不能不管了。如果放任这家伙穿这样出门,一定会笑掉全世界的人大牙,然後所有人都会怀疑他们楚家人的遗传基因。

    “我先走了,再见。”

    “再见。”

    两兄弟怔怔目送大哥的背影,挺拔、修长,穿著帅气的衬衫,加上……黑色毛衣的身影。

    “那件毛衣很好看。”楚怀风评论。

    “满有品味的。”楚怀宇接口。

    “可是这种天气穿出门——”两人互望对方一眼,忧心忡忡。

    没错,虽已是初秋,但艳阳高照的今日可是高达三十一度,街上每一个人都还穿著短袖,楚怀天却套上毛衣——任谁看到都会怀疑他的感温能力!

    “他疯了!”两兄弟异口同声下了结论,接著同时冲出餐厅,意欲抓住那个即将出门让他们丢脸的家伙。

    他们不知道,他们的大哥其实并不真的对温度那麽迟钝的,也不是神经有问题,只因为他答应了某个女人接受考验。

    而这还只是那位聪慧灵巧的女子出给他的第一道难题呢。

    所以,要说楚怀天疯了,也只能说他是——为-爱-发-疯。

    没办法罗。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结婚不说爱最新章节 | 结婚不说爱全文阅读 | 结婚不说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