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非典型离婚 > 第十章

非典型离婚 第十章 作者 : 季可蔷

    一局空弹跳。要他答应离婚,只有一个条件,就是要她从北横公路上的大汉桥跳下去。他不相信她敢跳。柯牧宇冷硬地勾唇,领着妻子来到这座鲜红色的铁桥上,俯望着深翠绿的山谷,他可以感觉到她全身颤抖,当教练分别为两人绑上弹跳绳时,他确定她的双腿踉跄好几次,差点软跪在地。

    她很怕吧?怕得要死吧?他还记得上次她光只是搭直升机,就恐惧得几乎崩溃,这回要她跃下深谷,惊吓指数可是比之前还高上几倍。

    她做不到的,不可能做到……

    “怎样?要跳吗?”他挑衅地问。

    她仿佛也听出他是在挑衅,转过惨白的容颜,明眸隐隐跃动着愤恨的火苗。他暗暗描握掌心一下,没关系,就让她恨他吧!他宁愿她恨他,也不许她离开自己,她不能走,她是只属于他的玫瑰,他绝不放手!

    “不想跳的话,我们就回去吧,以后别再提起了。”

    “我要跳!”她打断他。

    他骇然变色。“你说什么?”

    “我要跳。”她嗓音颤抖,神情却坚毅,她像朵开在悬崖峰顶的玫瑰,高傲地不对世俗低头。

    他倏地咬牙,眸刃狠厉地射向她,为什么她就是不肯乖乖听话?为何就是不愿臣服于他?

    “牧宇。”她沙哑地唤他的名。

    他不争气地震颤,绷紧脸部肌肉,不许自己流露一丝感情。

    “我承认自己输了,可不是输给你,是输给爱情。”

    这什么意思?他郁恼地拧眉,而她安静地凝视着他,他看不出那迷离如水的眼神是藏蕴着爱或恨,或者两者兼具。

    “我假装失明整你,拖延离婚的时间,我以为自己会因此快乐,可那天你送我去医院,体贴地照顾我、陪伴我,忽然让我好愧疚,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欺骗你。后来,我又因为听你跟宋绮红的谈话,恨你把我当成惩罚她的工具,决定把‘恩宇集团’并购‘星光科技’的情报告诉学长,让学长去跟‘星光’接触,迫使‘恩宇’不得不提高收购价格……”

    她苦涩地弯唇,泪眼盈盈。“我以为我做得很好,我赢了,照理说应该很开心,可我一点都不开心,我觉得难受,听见你因此被爸爸责备,我更难过。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现在才明白我是自作自受!我早就对你心动了,早就偷偷喜欢上你,所以每一次对你使坏,痛的其实是我自己,然后现在我终于受到最大的报应了!我跟你说爱你,你却不肯相信我。”

    一颗剔透的泪珠坠落,烧灼他的心,他喉头紧缩,压抑着胸口莫名的疼痛。

    真该死!明明是想惩罚她的,为何痛的却是自己?为何一颗心会痛得失去方向,六神无主?

    “……我输了,可我不是输给你,是输给爱情,因为爱上你,我才会输得这么彻底。”

    因为爱上你,我才会输得这么彻底。

    柯牧宇悚然怔立,一股难言的酸楚噙在喉间,他不哭的,已经很久很久不曾尝过泪水的咸味,可现在,他的眼却微微泛红。

    “牧宇,你可以懂吗?就因为我真的很爱你,所以我要离开你。”不,他不懂!这太没道理,如果她真的爱他,又怎能舍得离开?她不能走!“艺安,你……”他颤着手,试着伸往她的方向,可她却瞧也不瞧,忽略他难以启齿的挽留,把手给教练,在两名教练的扶持下,站上护栏,背对数十尺高的深渊。

    他不敢相信地瞪她,她全身惊颤,脸色苍白似雪,但仍勇敢地站在护栏上,双臂展成一道柔韧的羽翼,随时就要飞跃。

    她真的要跳吗?宁愿挑战自己的极限也不愿留在他身边吗?他真的令她如此痛苦吗?

    不要这样,艺安,不要这样……

    他蓦地胆寒,比她更害怕,怕她真的跳下去,怕她熬不过那惊险的过程,她会吓破胆的,说不定还会晕过去,他不要她承受那些,她受不了的……

    仿佛看透了他的思绪,她幽幽扬嗓。“没错,我很怕高,怕得不得了,要是从这里跳下去,我说不定会吓死,但我还是要跳,因为留在你身边,你却不相信我,对我来说,会更痛一百倍,我想我没办法熬过那种痛苦。”

    “艺安……”他暗哑地唤。不要跳,我相信你,你说什么我都相信,所以不要跳……她决绝地闭眸,墨发飘飘,容姿凄美,他震撼地望着,不知所措。一声呜咽隐约由她紧咬的唇瓣逸出,他胸口一震,知道她就要跳了……

    “不要!”他撕心裂肺地喊,不及思索,抢在她翩然落下前,敏捷地跃上桥,将她柔软的娇躯捞进怀里,两人重心不稳,一起往桥下坠落。

    她持续地尖叫,每一声惊惧的哭喊都狠狠撕裂他,是他的错,是他不好,是他逼迫她承受这些,是他害她流眼泪。

    “对不起,艺安,对不起!”他慌乱地道歉,紧紧地圈拥她,不管绳索如何来回摆荡,他都不让任何力量将他们分开,“别哭,别怕,我抱着你,你在我怀里,我不会让你受伤的,一定会保护你……别哭了,不要哭了,对不起,不要哭了……”

    他声声道歉,她也不知是否听见了,停止了凄厉的呼号,脸蛋埋进他怀里,嘤嘤啜泣。

    “我讨厌你,讨厌你……你好可恶,好过分,你是坏蛋……”她歇斯底里地埋怨,双手抱紧他,指尖激动地陷进他肉里。

    他默默忍受着,不管她在他身上留下多少印记,都比不上他给的伤害。他输了,输给她,输给爱情,他曾经妄想着驯养她,直到现今才恍然大悟,原来当爱一个人的时候,即使是对她的小小惩罚,都会令自己觉得好愧疚,只要她有一点点痛,他就会心软不舍。

    爱情,是不能驯养的,它横扫千军地征服一切,从来不跟谁站在同一边,任何人都只能孤苦地与它奋战。

    而从古至今,究竟有谁曾战赢过爱情?

    他输了,输了……

    “对不起,艺安。”他低下唇,怜爱地吻了吻娇妻的发。“我不会再逼你了,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如果她坚持离婚,他可以忍痛放手,因为爱她,他会将珍贵的自由还给她。

    两年前,他们因一纸契约而结婚,如今他愿意,为爱离婚!

    “……所以他就答应和你离婚了。”莫传雅优雅地端起瓷杯,浅啜一口花茶,故事听到这儿,她已约莫猜到接下来的进展。

    果然简艺安巧笑倩兮地点了头。

    “那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去办手续?”

    “谁跟你说我们要离婚的?”简艺安一声轻嗤,樱唇淘气地撅起。“我才不答应和他离婚呢!”

    “什么?”这倒出乎莫传雅意料之外,秀眉讶异地挑起。“这不是你自己提出来的要求吗?”

    “是我提出来的没错。”简艺安捧着茶杯,闲闲地转着杯身。“可既然我已经确定他是爱我的,就没必要坚持离婚了吧?”她微笑地抿口茶,眼波盈盈。“当我准备要跳下,他赶着来抱住我的那一刻,我就知道他爱我了。”

    “这么说这是你对他设下的考验?”莫传雅惊异地凝望好友,有股冲动想为她拍拍手。“你早就料到他的反应了吗?”

    “才没有,我哪那么厉害啊?”简艺安轻叹,似嗔似喜。“我那时候真的很难过,如果他没赶过来抱住我,不跟我道歉,那我可能就真的要心碎而死了。”

    “瞧你说得这么夸张!”莫传雅笑着揶揄。“有那么严重吗?”

    “是真的!”简艺安强调。“当我站在桥上,准备往下跳那时候,心都死了一半了!你想想看,你爱着一个男人,却不确定他爱不爱你,然后他又怀疑你对他的爱,你不觉得很痛苦吗?”

    那倒是。莫传雅不得不承认,这样惶惶不安地爱着一个人,确实很苦,她感同身受。

    “然后呢?”她追问好友。“你该不会就因为他跟你一起跳下去,马上就原谅他了吧?”

    “我有那么好说话吗?”简艺安凛然瞠眸,装出一副备受冒犯的申请,但不过两秒,便噗哧一笑,破了功。“我啊,是在医院里原谅他的。”

    “医院?”莫传雅不解。“怎么场景会忽然跳到医院去了”

    “因为我公公忽然病发,送医急救,而我就在那时候,发现他当初跟我结婚的真相。”

    那天,在结束高空弹跳,回家的路上,他接到了来自医院的紧急通知,夫妻俩心急如焚地赶到医院。抵达时,柯承恩已然脱离险境,躺在加护病房里,安详地沉睡着。而他倚在门口,默默注视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眉宇沉郁,隐隐纠葛着某种复杂的情感,似怨,似恼,但也蕴着几分关怀,还有难以言喻的爱。

    她看着,蓦地懂了,他其实是爱着父亲的,虽然也夹杂着怨恼,他总是与父亲针锋相对,却从不曾真正弃这位老人不顾,他不情愿,还是按时回家聚餐,不甘心,仍抑制不住必切。

    就如同现在,他一听见父亲病发的消息,便焦慌地前来探视,怔立在门前,百般苦恼。

    这一幕似曾相识,她恍然忆起,两年前,当他们第三次约会的时候,也是乍然接到他父亲送医急救的消息,他们也是像这样一起赶来医院。

    那时,他也是这般五味杂陈地望着自己的父亲,轻轻为父亲盖拢被单,而她旁观他温柔的举动,心弦难以自禁地牵紧。

    之后,他便对她提出契约婚姻的建议,而她也慨然应允。

    原来是因为这样啊……她终于想起自己对他初次心动的时刻,也明白了他藏得最深的温情。

    “牧宇。”她心疼地轻唤,不禁飞奔向他,翩然投入他怀里,紧紧地、不舍地,圈抱他的腰。他吓了一跳,以为她是忧虑父亲的病情,连忙安慰。“放心吧,医生也是说了,我爸没事的,你不用紧张。”

    “我知道,我知道爸没事……”她最挂念的不是公公,是他!

    他怜惜地拍了拍她,眉苇一拧,“我想爸说不定是看到周刊上的报道,才会气到发病的……艺安,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她扬起脸蛋,此刻要她许下百件千件的承诺,她都愿意。

    “我们要……离婚的事,能不能先瞒着我爸?”他忧郁地低语。“我怕他一时受不了刺激。”

    “谁说我要跟你离婚的?”她水眸婉媚流喷。“我不要离婚。”

    “什么?”他愣住。

    她抬起手,温柔地**他刚毅凛锐的下巴。“牧宇,你当初之所以跟我结婚,真的是为了爸爸吧?你很担心他的病情,希望让他快乐一些,才会想遵照他的心愿,把我娶回家,你才不是为了惩罚宋绮红,是真的想安慰爸爸,对吧?”

    他怔望她,墨眸闪着异光,似是惊讶她能看透自己,好片刻,才不情不愿地点头。她嫣然一笑。“你知道吗?我才是因为这样才答应嫁给你的。那天,我在医院看见你关心爸爸的表情,那是我第一次为你心动,我想,你应该是个很不错的男人……”她倾吐心声,一面懊恼地咬唇,为何她会淡忘了那么关键的瞬间呢?

    “我是因为心动,才决定跟你结婚。”她慎重地表白,凝睇他的眸,谴卷着难以言喻的柔情蜜意。

    他震颤地不能言语,从不轻弹的男儿泪,此刻竟明白地在眼里闪烁。

    “你该不会又不相信我了吧?”她试探。

    他闻言,急切地摇头,仿佛很怕她因此又伤心。“我相信你,艺安,其实我……早就相信你了,只是一直不服气。”

    “不服气?”她不解。“为什么?”

    “因为……”他赫然别过眸,不敢看她。“我喜爱那个驯服的你,却好像总是办不到,反而是我常常被你弄得七上八下的。夏语默的事让我很生气,我吃醋,又讨厌自己这样吃醋,我觉得自己……拿你一点办法也没有,控制不了你,真的很气。”

    “因为你觉得自己驯服不了我,就惩罚我出气?”她觉得好笑,却故意装出委屈的表情。他固然惊慌失措。

    “对不起,艺安,我知道是我不对,我错了,你原谅我。”他用力拥抱她,好似要将她柔进骨血里,俊颊埋进她芳香的肩颈。“我爱你……”她偷笑,静静地依偎着他,尽情享受这甜蜜的一刻。他却因她的沉默而惊惶,稍稍推开她,神情忐忑。“你不相信吗?”

    这回,换他忧心自己的示爱得不到对方的信赖了。

    她芳心一动,不觉灿烂地笑开了,他痴傻地望她。

    “我当然相信!你以为我是笨蛋吗?”纤指娇喷地点他额头。“我啊,才不像你这个大男人,那么别扭又死脑筋。”

    “老婆!”他激动地唤,孩子气地将她搂得更紧、更紧!

    “恭喜、恭喜!”听到这儿,莫传雅坦率地鼓掌,为好友的幸福喝彩。“这真是我听过最动人的爱情故事了。”

    “你这是嘲笑我吗?”简艺安浅笑含羞,微嗔地横了好友一眼,却是藏不住满腔欢喜。

    “喂,你这没良心的女人!”莫传雅轻颦翠眉,假作不悦。“我可是真心为你高兴耶。”

    “对不起嘛,谢谢你。”简艺安淘气地比了个手势,像抬起两只前腿的小狈,撒娇地求饶。莫传雅轻嗤,懒得跟沉醉在幸福里的女人计较。“话说回来,其实你跟他提离婚的时候,也是算到他后来的反应,才会那么义无反顾吧?”

    “什么嘛!被你说得我好像很有心机的样子。”简艺安不满地抗议。“人家那时候是真的很心碎,万一他执意折磨我,该怎么办?”

    “可事实证明他就是舍不得折磨你啊。”莫传雅似笑非笑。“这些你都算到了吧?”

    简艺安呵呵轻笑,端起花茶,浅抿一口。“我只能说,我赌赢了。”她低语,眉眼弯弯,调皮可人。

    “你这坏蛋!”莫传雅忍不住伸手捏她丰润的脸颊。“你真是坏透了。”

    “嘻。”简艺安俏眸戏谵地一眨,顿了顿,端正容颜。“传雅,说真的,到现在我才真正明白,爱情是不能驯养的,它如果要来招惹你,你反抗它或跟它耍小聪明都没用。”

    “所以呢?你想说什么?”

    “我是说,你也别这么倔强吧?”她苦口婆心地劝。“那个男人已经回来了,不是吗?你就别再死撑,跟他和好吧!”

    莫传雅早料到好友想说什么,低伏羽睫,藏去眼底情绪。“他是回来了,不过身边还跟着一个女人。”

    “啊?”简艺安惊愕。

    “是个女医生,他们好像是在南美行医时认识的。”莫传雅自嘲地抿唇。“两个人有相同的理想,我看他们挺相配的。”

    “什么相配?你到底在想什么啊?”简艺安焦急地反驳,她这个好姊妹,该不会像玩潇洒退出那一招吧?“我警告你,你不准!”

    一声短促的铃声响起,震回她未及吐落的言语,她怔了怔,拾起搁在桌上的手机。“是我老公传来的简讯。”

    “他说什么?”

    她点阅简讯,胸口一融。“他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莫传雅观察她甜蜜满点的表情,悄悄叹息。“你快回去吧!免得你那个幼稚老公又要怪我拐走你了。”

    “老婆,你总算记得要回来了,你老公我肚子都快饿扁了!”她刚踏进屋,她那个痴心守候的丈夫便迫不及待地一把从她身后揽住她细腰,鼻尖在她颈窝赖皮地拿摩。

    简艺安又好笑又无奈,几乎要以为他是只饿坏的小猫,可怜兮兮地盼着主人回家,喵呜着乞讨食物。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今天跟传雅约了吃晚饭吗?而且你晚上不是要参加一场酒会吗?难道在那里没吃东西?”

    “酒会提供的食物能吃吗?”柯牧宇鄙夷地撇唇。“哪里比得上我老婆煮的美味可口?我要吃面,煮面给我吃。”他不客气地点菜。

    她轻拍他一下。“拜托!连碗面自己都不会下吗?你是哪里来的大少爷啊?”

    “柯家出品的大少爷。”他完全不以为耻。“老婆,我要吃泡面,还要加蛋,蛋要半熟的,这样才好吃。”

    特意等她回来,就是为了吃一碗加了半熟蛋的泡面啊?简艺安奉送老公一记白眼,真不知该感谢他要求这么低,亦或该感慨他连这点小事都耍赖着不肯自己动手?

    “知道了,你在客厅乖乖坐好,面马上就来。”

    “OK!”柯牧宇轻快地响应,到客厅沙发上落坐,笔记型计算机搁在膝上,一面看报告,一面等老婆的爱心泡面。不一会儿,面香便挑逗他感官。

    “面来了!”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面搁到他面前,附上一双筷子跟一把汤匙。

    他食指大动,急忙把笔电甩到一边,呼噜噜地吃面。

    简艺安坐在老公身畔,看他满足地享受一碗简单的汤面,不觉有些心疼,看来他今晚参加的酒会,真的是一场无聊又令人不快的应酬。

    “我亲爱的老公,”她伸手轻揽他的腰,脸颊慰贴在他伟岸的背。“你工作真的好辛苦喔。”

    “你现在才知道。”他吃完面,随手拿纸巾抹了抹嘴角,回头向她讨赏。“所以啦,还不快给你辛苦的老公马杀鸡一下,慰劳慰劳我?”

    “是……”她笑着拉长尾音,跪坐在沙发上,转过他肩膀,手劲恰好地柔捏,为他松弛紧绷的肌肉。“老公,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他以一种恩准的口气反问。

    “这次爸爸出院后,我们接他过来一起住吧!我想过了,你既然不想搬回去,那我们就接他来,这里离公司也比较近。”她顿了顿。“你觉得这样好吗?”

    他沉默两秒,才别扭地点头。“随便你,反正我没差,多一个人在家陪你也好。”

    明明也担心爸爸的!简艺安暗笑,体贴地忍住吐槽的冲动。这阵子,经由她努力穿针引线,父子俩的关系已和缓许多,至少不像从前,一见面就对呛。

    “还有一个问题。”

    “说,”简洁的命令。

    她偷偷扮了个鬼脸。“就是啊……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柯牧宇很不给老婆面子地冷嗤一声。女人!就爱问这种很不具意义的问题,就连他最心爱的玫瑰也不例外。

    “你怯什么怯啊?”她恼得掐他肩膀。“是回答不出来吗?我就知道,你说爱我都是哄我的。”

    现在是怎样?想跟他装可怜吗?以为他会因此心软吗?哼哼,他……果然有点心软。

    “这种问题真的很难回答。”他窘迫地蹙眉。“勉强要说,应该是……自从知道你假装失明那时候吧?”

    “是那时候吗?”娇颜从他颈后探出,明眸鬼灵精地啾着他。“因为我对你使坏,所以你才对我心动吗?”

    “非要这么说的话……也是可以啦。”他很不甘愿地认为可爱妻的推论。她却好似不怎么高兴。“原来我对你好,你都不欣赏,非要使坏,你才会把我放在心上。”

    “也不能这么说。”他急忙辩解,要是让爱妻误会他不值得她温柔相待,那可就糟糕了。“其实之前也是对你有过几次心动,只是不像那次那么强烈而已。”

    “以前也有过?”她惊喜。“什么时候?你快说啊!”

    “这个……”柯牧宇超为难,要一个大男人细细说明这种事,简直是折磨男性尊严的酷刑。“就比如你妈去世那天晚上吧,你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怎么可能忘?那夜他们先是激烈地争吵,之后又狂野地**,这种颜色鲜明的画面,怕是不容易在记忆力褪色。

    “可是你那天有对我心动吗?”她狐疑。“我根本没感觉,而且你隔天早上就出差了,一去就两、三个礼拜,回来对我还是一样冷淡,一点都没改变。”

    “你很笨耶。”他没好气地横她一眼。“我匆匆忙忙跑到国外躲那么久,你还不明白为什么吗?”

    “喔。”她惊异,霎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原来他当时的短暂离开不是对她毫不所觉,就因为不争气地动了心,怕自己深陷,才尴尬地逃难。“你真的……很没胆耶!”她嗔怨。

    “不是没胆,而是那时候我还没打算对一个人动情,而且我想我们是契约结婚,两年一到你就会离开了,我不想自己到时候放不了手。”

    每个人都会离开,而他不能纵容自己依赖上一个会离开的人。

    “你这笨蛋!”她又心疼又懊恼地敲他额头。“笨蛋笨蛋笨蛋……”

    “好了,别打了!”他笑着护住自己的头。“万一真把你老公给敲傻了,怎么办?”

    “好吧,暂且绕过你。”她施恩似地收回手,转念一想,得知心爱的人原来对自己也早就动心,不觉又羞又喜。

    或许每个人在真正爱上一个人以前,都曾有过数次小小的心动,那就像一颗颗海沙,风吹过,浪卷了,便消融不见,直到关键的那一次,才犹如陨石撞击心壳,撞凹一枚爱恋的记号,从此对方的一颦一笑,便深深地烙印在心版!

    “老公,我爱你。”她动情地亲了亲他。

    他震动了下,咳两声,脸颊可疑地漫上一股窘热。“知道了啦,不必每天强调。哪,才按摩到一半呢,继续按!”果然是小猫。简艺安若有所思地打量眼前的这男人,他像一只小猫,有时淘气,有时赖皮,有时爱撒娇,有时又会刻意摆一副傲慢的酷样。

    真是可爱的小猫!

    她笑吟吟地扳过老公脸庞,落下一个个宠爱的啄吻。“小猫小猫小猫……”

    “你在做什么啊?”他左闪右躲,就像冷不防被主人擒抱在怀里的猫咪,狼狈地想逃。“我又不是猫!”

    “你就是,你就是我可爱的小猫咪。”她坚持地宣称,继续轻薄地落吻。“小猫小猫小猫……”

    “你饶了我吧!”

    春风微微,拂过挂在烟台窗檐的风铃,叮铃叮铃,这回,是玫瑰坏心眼地调戏无辜的小猫。

    —全文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非典型离婚最新章节 | 非典型离婚全文阅读 | 非典型离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