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惹火淑女 > 第九章

惹火淑女 第九章 作者 : 典心

    结果,雷霆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寻找蜜儿的行动才稍稍有了一点眉目。就像是所有人都联手起来,决定好要惩罚他先前对待蜜儿的残忍似的,他费尽所有心神,都找寻不到蜜儿的消息。

    沈红长年经营酒廊,有着惊人的人脉关系,基于对蜜儿的歉意以及一份怜惜,她动用关系替蜜儿安排了栖身的地方,也因为那些关系的重重阻隔,使得雷霆的寻找工作变得格外困难。

    他曾经威胁过沈红,逼她说出蜜儿的下落,但是沈红是吃了秤铊铁了心,半句话都不肯透露。

    她亲眼见识过,雷霆是多么残忍地对待蜜儿。刚开始她根本不愿意再让雷霆靠近蜜儿半步,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她也逐渐看出,雷霆是真的在为蜜儿焦急着,对雷霆的眼光从厌恶逐渐转变成同情。

    只是,沈红不确定蜜儿是否愿意再见到雷霆,毕竟他是那么残忍地对待过她。

    雷霆独自调查着,在思念与罪恶感中备受煎熬,终于得到关于冷萼儿的消息。冷萼儿从夜校休学,开始在一间国际快餐店中打工。

    他跟踪着她回家,看见她骑着摩托车一路骑出了市区,然后转入郊区的道路,许久之后,摩托车才停在一栋乡间小屋的门前。小屋十分雅致,门前种满了缘树,庭院里有一个陈旧的秋千,宁静的感觉弥漫四周。

    冷萼儿跳下摩托车,大老远就喊道:“姊,我回来了,有没有吃的?我肚子饿死了。”她一边喊着,一边甩着钥匙走进屋子里。

    雷霆站在篱笆之外,高大的身影完美地隐藏在树影之中。他一双如火的眼眸饥渴地寻找着,在看见玻璃窗上秀丽而熟悉的侧影时,他必须紧握双拳,才能克制着不冲上前去,将她拥入怀中。

    几个月没有见到蜜儿,他几乎要被脑海中的影像逼疯,他在夜里常常会惊醒,仿佛又看到她一脸哀伤的站在他面前,而在梦里他依旧愚蠢而残忍,拿着空白支票往她身上砸去,眼睁睁看着她眼中最后的希望之火全然熄灭……

    他被痛苦啃噬着,几乎愿意奉上全身的鲜血,只求蜜儿能够原谅他!如果她恨他、气他,拿着刀子出来砍他,他也能甘之如饴地承受,只要让他看她一眼,知道她是好好的,他就已经心满意足。毕竟他先前的行为,实在可恶到极点。

    中午的阳光十分毒辣,他却浑然不觉。在原地站了快一小时后,雷霆终于鼓起勇气走上前去,这一生从来不曾这么紧张过,他脑海中闪过各种可能性,揣揣难安地想着,见到她时该怎么开口?

    他按下老旧的电铃,之后听见脚步声响起,温柔的声音从门后传来。

    “来了,来了。”蜜儿小心翼翼地走着,以为是邮差来送信。她脸上有着温和的微笑,熟练地打开门。在看清门前高大的身影时,她的笑容徒然凝结,一瞬间几乎连心跳都停止。

    雷霆的心跳也几乎停了,他原先想的所有话语,在此刻全被忘得一干二净。他饥渴的视线在她脸上搜寻,重温着她精致美丽的五官,之后缓慢下移到胸前的完美丰盈,以及微微隆起的小肮……

    他的视线不能再移动,仿佛整个地球在这一刻停止转动。

    “蜜儿。”他困难地开口,低沉的声音因为震惊而暗哑。他完全没有想到蜜儿会怀孕,其实如今回想起来,似乎又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

    蜜儿与他缠绵之时,根本还是个处子,当然没有采取任何避孕措施,而他那晚又太渴望她,根本也来不及准备与预防。在他强迫蜜儿协助调查的那段期间里,她不时的反胃与没有食欲,原来都是害喜的征兆。

    蜜儿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身体开始剧烈地颤抖,双腿无法支撑体重,陡然一阵发软,她低呼一声,以为会摔倒在坚硬的地板上,没想到他却迅速地伸出手,将她揽入怀中,让她免去摔跤的疼痛。

    她的双手平摆在胸前,感受到他炙热的体温透过衣服传来,强而有力的心跳证明他是真的存在的,而不是她因为过度思念而产生的幻觉。她软弱地咬着唇,眼里不争气地布满泪水;就算是他先前对她那么无情,在他前来找她的这一刻,她还是想依靠在他胸前哭泣。

    “老天,蜜儿,别哭!”他感觉到她双肩的颤抖,一双手落在她因怀孕而略显丰腴的娇躯上,她的眼泪一颗颗地落下,像是要把他的心给滴穿。“蜜儿……”他心疼地一再重复她的名字,缓慢地扶起她小巧的下颚,望进她泪眼胧朦的眼里。

    她摇摇头,就是无法不哭泣,他先前的残忍,以及他此刻的温柔,都让她止不住眼泪。她紧闭上眼睛,泪水还是纷纷落下,像是要哭出心中堆积了数个月的所有委屈。

    “蜜儿,我求你,别哭了,你要打我、骂我,甚至杀我都行,就是别再哭了!”雷霆心如刀割地说道,抱着她的身子不知该怎么办?她是那么地娇小,又怀着他的孩子,他小心翼翼地呵护着,像是捧着最易碎的宝物。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蜜儿哭了几分钟后终于找到了声音,勉强开口询问,她仰起哭泣后被泪水湿润的脸庞瞧着他。在每晚的梦里,她曾经无数次梦见他的到来,但是当他真的出现时,她反而有些不知所措;除了哭泣,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方法来宣泄这段日子来的思念。

    雷霆深吸一口气。“我是来找你的。蜜儿,我知道一切的真相了,包括那些媚药、你妹妹被绑架的事,以及唐心受伤的那一晚所发生的种种。”他困难地承认,头一次对人如此低声下气,但是对方是蜜儿,是他最心爱的女人,为了得到她的原谅,他甚至可以不要自尊。

    蜜儿还来不及开口,门再度被打开,萼儿端着汤碗走出来。“姊,汤都凉了,你来喝一点吧。”在看见雷霆时,萼儿震惊地松开手,汤碗在地上摔了个粉碎。“你是那个男人!”她指控地喊道,眼里充满了愤怒。

    萼儿怎么也没想到,竟会看见姊姊和雷霆在庭院里拥抱。“你这个男人竟然还敢找上门来?难道几个月前伤我姊姊伤得不够重,现在还想要再回头羞辱她?你知不知道,她三个月而被你羞辱回来后,整个人像是死去了一半,我好不容易才把她从鬼门关救回来,绝对不会再容许你欺负她!”萼儿凶恶地说完,拉起蜜儿就往屋子里走,之后俐落地将门反锁。

    “萼儿,别这样,雷霆他……”蜜儿焦急地看着窗外,看见他高大的身影仍旧站在门前不肯离去。

    “姊,你别替他说话,这么快就忘了他先前是怎么伤害你的吗?”萼儿在屋子里绕圈子,一边在喃喃自语。“难怪我刚刚发现后门的门锁被弄坏了,正在担心呢,原来是这个家伙存心不良地想要闯进我们屋子里来。”

    “雷霆不是这种人。”蜜儿摇摇头,心思全挂记在雷霆身上。

    透过玻璃窗,雷霆瞧见了她的视线,他缓慢地伸出手,黝黑的男性手掌覆在玻璃上,他的视线专注地看着她,眼里有着未说出口的承诺。

    蜜儿眨眨眼睛,又想要哭泣了。她伸出颤抖的手,谨慎地将手学着他放置在玻璃上,两人的手掌隔着玻璃相贴着,在视线交流时就已经诉说太多了。

    萼儿没有注意到,自己成了棒打鸳鸯里的那枝棒子。她皱着眉头,想着要拿条绳索去把后门绑上,免得雷霆从后门溜进来。只是才刚走进厨房,她就陡然发出一声尖叫。

    一个狼狈且脏乱不堪的男人站在那里,身上穿着不知道几个月没洗的衣服,一双眼睛里充满了血丝,看来已经接近疯狂。他颤抖的手上,拿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尖刀。

    蜜儿本能地转头,在认出那人的身分时,身体袭过一阵激烈的颤抖。

    是陈经理,只是他此刻的模样与蜜儿记忆中相去十万八千里,原本考究的衣服早就不翼而飞,他看来就像是路边的流浪汉,根本看不出他曾是一个跨国集团的经理级人物。

    “嘿,冷蜜儿,我终于找到你了。”他不怀好意地看着蜜儿,根本不将萼儿看在眼里。“我找了你好久啊,是你毁掉一切,是你偷走了那些资料,让张伟彦入狱,而我多年的经营,全都被你毁了,你要付出代价的,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他不知所云地低喃,拿着尖刀缓慢接近。

    雷霆在门外看见陈经理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三个月前关于“太伟集团”内部的贿赂案爆发,牵连的人十分广泛,甚至还造成国家政府机关的一度危机,而唯一的漏网之鱼就是陈经理。在唐心受伤的那一晚,陈经理就失去了踪影,之后一直被通缉到现在。

    他为蜜儿担忧到心肺俱焚,转身就往大门撞去,只想早一秒进入屋内,好从陈经理的手上拯救蜜儿。他才刚刚找到她,怎么能够接受她在他眼前受伤或死去?

    陈经理睁大眼睛,看看震动的大门,他刚开嘴笑着。“真巧呢!原来我跟姓雷的那家伙在同一时间找到你。这样也好,他是那么的在乎你,要是能在他眼前杀了你,一定能让他痛苦。”他像是在谈论天气,一边摸着手中的尖刀。

    萼儿顺手抄起桌上的抬灯,奋力地朝陈经理丢过去,却被轻易地躲开。她张大嘴,感觉冷汗不停地往下流,眼看偷袭不成,她只能将希望全放在雷霆的身上,一脸期待地看着震动的大门,希望雷霆快些把大门撞破。

    “臭娘们,别来烦我!我要找的只有冷蜜儿。”陈经理的注意力只落在蜜儿身上,他的视线往下溜,看见蜜儿的小肮。“啊,你怀了他的孩子?这孩子该不是在我下药的那次有的吧?如果真的是这样,你们可要谢谢我啊!”他带着笑容说,猛然却往蜜儿的方向挥刀过去。

    蜜儿惊呼一声,匆忙地避开,绕着桌子躲到另一边去。她没有办法与一个疯子以及一把刀子为敌,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雷霆进屋来。

    只是陈经理却没有什么耐心,他绕过桌子,伸手就要来抓蜜儿。“因为你,我什么都没有了,这三个月来我四处流浪,比一头狗还不如,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你只是个酒家女啊,竟然敢毁掉我的生活,让我下半辈子全完了。我发誓,一定要你付出代价!”他拿着刀子比划,疯狂地大笑着。“是要先毁掉你这张脸,还是先挖出你肚子里的孩子,让雷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女人跟小孩死在我的手上?”

    蜜儿因为他所形容的画面而作呕,颤抖地往后退去。“你疯了,这一切不是我的错,全是你自己的野心造成如今的结果。甚至连我部曾经是你野心下的牺牲者,所有的错误都是你自己造成的。”她喊着,执意要拖延时间。

    但是陈经理已经没有耐心了,他期待要亲手杀掉蜜儿,已经期待了漫长的三个月,如今蜜儿已经在眼前,他无法克制心中那股接近兴奋喜悦的杀意。

    “是谁的错都一样,反正你今天就要去跟我那些拿不回来的退休金当陪葬。”陈经理踢翻桌子,脸色十分凶残。他平日的笑脸只是虚假的手段,他实际上是自私而残酷的,却很少有人看出他的本性。

    蜜儿惊骇地转身想逃,但是长发却被他拉住,在那一瞬间,她能够感觉到死神凉凉的呼吸。她紧闭上眼睛,发出骇然的尖叫声。因此她没有听见并看见,在她尖叫的同时,大门被撞得四分五裂,雷霆高大的身影窜入室内。

    “冷蜜儿,死吧!”陈经理举高刀子,奋力地往蜜儿的小肮戳去,想一刀让她们母子毙命。

    倏地,一道黑影扑向蜜儿,硬生生为她挡下那锐利而致命的一刀。刀子划过他的衣服,刺穿他的血肉,鲜血开始涌出。

    蜜儿感受到男性炙热的体温,以及似曾相识的淡淡麝香,她睁开眼睛,发现雷霆已经赶到她的身边,在保护她的同时,也细心地护住她的身子,不让她摔着。

    “雷霆。”她软弱地呼唤他的名字,身体因为松懈而没有力气。

    “嘘,别怕,没事了。”他低声安抚着,用受伤的那只手蒙上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到即将到来的场面,以免吓坏她。

    “你也来了,你是打算跟她一起死吗?堂堂的‘太伟集团’安全负责人,跟一个酒家女死在一起,这不是太不光荣了吗?”陈经理已经没有昔日卑躬屈膝的样子,只有一脸的疯狂。

    “侮辱她,是你最不智的行为。”雷霆淡淡地说,冷不防一脚凌厉地踢出,正中陈经理的面门,轻易地踢断对方的鼻梁。

    陈经理拿刀想要抵挡,没想到雷霆的脚换了个方向,从刀柄处踢下,锐利的刀刃当场不留情地贯穿陈经理的手臂。尖锐的疼痛让陈经理发出杀猪似的哀嚎声,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因为痛苦而昏倒。

    蜜儿忐忑地拉下雷霆的手,从他怀里爬起身来,身躯还在不由自主地颤抖着。整个客厅变得一团乱,地上都是血迹。她顺着血迹的流向看去,愕然发现雷霆也受伤了。

    “天啊,他刺伤你了!”她低叫一声,知道他是为了保护她才会受伤,她心中充满着复杂的情绪。是因为他知道了真相,小有愧疚才对她温柔,还是他真的有一点在乎她呢?

    不论真相如何,在得到了他的温柔之后,她就再地无法自拔。先前被伤害的痛苦在此刻都被遗忘;她像是扑火的蛾,而他就是吸引着她奋不顾身的那把火焰。

    好不容易进到屋内,再度见到蜜儿,雷霆心中满是焦急,连陈经理的“打扰”他都不看在眼里,他现在所在乎的,只有眼前这个女子。

    “蜜儿,你会原谅我吗?原谅我先前愚蠢地对你所做的一切?”他丝毫不顾手臂上鲜血直冒的伤口,只是握住她的手低声询问。就连性命都可以不在乎,但是他在乎她的一个答案。

    蜜儿看见他受伤时,一颗心都乱了,泪水不听话地滴落。她的双手按住他手臂上的伤口,却还是止不了血。“你别说这些。”她哭喊着,已经慌得忘记要叫救护车了。

    在一旁观看的冷萼儿叹了一口气,悄悄地退开。看来就算是她说破嘴皮子,也不能阻止姊姊再回到雷霆的怀抱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男人似乎也没当初她想的那么坏,光看他奋不顾身为姊姊挡去那刀,萼儿原先对他的厌恶就少了大半。

    萼儿思索着,还分神踹踹昏迷在地上的陈经理泄愤,一面退到另一个房间,打电话通知警方,以及要医院派救护车过来。

    凌乱的客厅里,蜜儿仍旧哭成了泪人儿,泪眼汪汪地想为雷霆止血。

    他勉强举起没有受伤的手,将她乌黑的发撩开。“你要恨我也行,不论你怎么做,我都没有怨言。只是,蜜儿,不要躲避着我,如果你不愿意看见我,我会躲在角落,绝对不打扰你,只要让我知道你是安好的。”他痛苦地说出最艰难的决定,这一生不曾这么慎重过。

    在认清事实后,他才看清楚自己有多么爱蜜儿,然而他已经失去了机会,丧失了留下她的权力,如今决定权并不是在他身上。

    雷霆的额上有着汗水,并不是因为伤口的疼痛,而是因为害怕失去蜜儿。他紧握住她的手,鲜血沾污了她的衣服。被外界传说得有如鬼神的男人,竟会在这个娇弱的小女人面前感到彻底地无助!

    蜜儿的眼里始终有着泪水,在听见他的低语后,泪落得更急了。与先前他残忍地伤害她时,所落的泪并不相同;此刻的泪水是因为知悉了他的深情、他的在乎。

    她投入他的怀里,用双手拥抱着他,将泪水抹在他的衣服上。“如果你不赶我走,我就留在你身边,哪里都不去。”她的手抚摸着他的脸,泪流满面却绽放出一朵温柔而颤抖的笑容。“我爱你,几乎从第一次见到你时就爱上你了!”她终于能够告诉他,告诉这个高大而性烈如火的男人,她是多么地变他。

    “蜜儿……”他说不出话来,头一次感到哽咽。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是最幸运的男人,蜜儿愿意原谅他,甚至愿意回到他身边。一天一点改变,但是他真的愿意为了她而改变,自从遇见她后,他就褪去了原有的冷静,所有的情绪都随着她起伏。

    她牵着他的手,轻按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肮。“你愿意照顾我跟这孩子一辈子吗?”她轻声问道,倚靠在他的胸膛上,知道已经找到了今生最牢固的港湾。

    “我愿意。”雷霆低语着,吻住她花瓣似的唇,慎重而温柔地吞入她的气息。

    在他的掌下,突然感觉到一阵轻微的震动,他震惊地抬起头来,张大了嘴不知该说什么。

    蜜儿淡然一笑,看着他甚少流露的呆滞表情。这个令各界闻风丧胆的男人,居然也会有这种表情!原本的黑暗气质消褪了,他此刻看来竟有几分孩子气。

    “是宝宝在踢呢,他也知道爸爸来看我们了。”她微笑着。

    阳光洒落,他们沐浴在和煦的阳光下,感受着彼此的爱情,知道一生再也别无所求。

    虽然有许多风风雨雨,但是有情人终究还是成为眷属。

    在围墙之外,头发花白的莫管家站在一旁,认命地让唐心踩在他的肩头。唐心看起来气色不错,先前的伤已经好了大半,只是还不能剧烈运动。

    偏偏她听到雷霆找到了蜜儿的下落,就非要跑来凑热闹不可,而莫管家也是有偷听癖好的人,怎么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两个人有相同的共识与默契,一起瞒着唐霸宇,溜出唐家跟在雷霆身后,果然没有失望的,看到最美好的结局。

    “真好!”唐心愉快地喃喃说道,很高兴蜜儿终于证实了自身的无辜,而且也愿意原谅雷叔叔,看来一场婚礼大概会往近期举行。

    “小姐也该看够了,天气这么热,你不该晒太多太阳的,我们还是回家去吧!别让夫人担心。”莫管家建议道,放下唐心后就往回头路走去。

    天气真的是太热了些,他老人家可受不了。唐心大概也看到他汗流浃背,刚刚竟然还体贴地买了罐饮料给他喝?大概三个月前脑子真的给撞坏了什么,否则小恶魔怎么会良心发现,懂得敬老尊贤呢?

    “管家,我心里一直有一个疑问,你知道我的,有了疑问就会好想、好想弄清楚。”唐心若有所思地说。

    “小姐有什么疑问?”

    “我一直在想,那个用在女人身上有效的媚药,要是用在男人身上,不知道效果如何?”

    “应该没有什么效果吧!”莫管家恭敬地回答,已经习惯了唐心不时冒出的惊人之语。

    “应该?难道没有确定的答案吗?我看了书,做了一些研究,真想找个人来试试。”唐心一脸渴望地说,小小的双手紧握成拳头,脸上散发着求知的光芒。

    两人彼此沉默地前进了十多公尺,莫管家缓缓皱起眉头,长年被唐心培养出来的敏锐直觉,让他本能地感觉到不安。

    “小姐想找谁试?”活到五十多岁,莫管家很少有这么忐忑不安的时候。

    唐心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掩饰眼睛里的光芒。“唔,你知道的,我能遇上的人不多,当然能选择的实验对象也就不多。”半晌后她一脸期待地抬起头来,仔细地观察着老管家。“刚刚那罐运动饮料好喝吗?你喝了之后觉得怎么样?”

    听出唐心话中的含意,莫管家的脸色突然变得苍白,陡然握住自己的脖子,像是想把先前喝下的液体全都吐出来。

    “你……你……”莫管家再也忍不住,连忙冲进最近的一户人家,急忙借厕所催吐去了,他可不愿意自己“晚节不保”。

    他完全确定唐心已经恢复健康,她又再度恢复成无恶不作的小恶魔!

    被独自抛弃在乡间道路旁的唐心则是拿出随身笔记,匆匆地记录着。

    “媚药会使得男人想吐吗?”她一脸的困惑,继续往前走去,小小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乡间小路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惹火淑女最新章节 | 惹火淑女全文阅读 | 惹火淑女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