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天下第一嫁(上) > 第九章

天下第一嫁(上) 第九章 作者 : 典心

    大红灯笼高高挂。

    宽阔的玄武大街上,还挤满了打赌看戏的人,整座京城的人,不管有事的、没事的,几乎全挤到龙门客栈外头来了。

    开玩笑!这可是自从钱金金嫁严耀玉之后,最受人瞩目的一桩婚事,也是赌盘开得最大,赌金累积得最高的一次啊,大伙儿争先恐后,全挤在门外,就等着瞧瞧结果如何。

    老天爷没亏待他们。

    不到一个时辰之间的变化,果真是精彩精彩精彩、紧张紧张紧张、刺激刺激刺激,眼看酉时已过,本以为相爷要违抗圣旨,却末料饕餮宴开席没多久,这当朝宰相、这公孙明德,竟真的领着大红花轿,来龙门客栈迎亲啦!

    果然没到最后一刻,这赌盘是难说谁输谁赢!

    门外的众人,还在为公孙相爷的到来,忙着吆喝蚤动时,龙门客栈里头,却传出一声惊呼--

    “你要娶我?”

    哇,是龙无双的声音耶!

    霎时之间,大街上的人们又混乱起来,个个伸长脖子,忙着发问。

    “怎么了?怎么了?现在是龙无双不嫁吗?”

    “谁说的?还没个结果哪!”

    “花轿都来了,能不嫁吗?”

    “花轿来了,不代表龙姑娘就一定要嫁啊--”

    “不是龙姑娘,是公主,公主啦!”

    “好了、好了,别吵了,别吵了,都听不到里头讲啥了!”

    此话一出,众人立刻安静下来,还个个屏气凝神,连气也不敢喘,就怕漏听了什么重要对话。

    趁着这安静的片刻,挤在客栈门口的人,连忙又转过头去,从门缝里偷瞧偷听,还会不时回头,转告第一手的消息,让众人分享。

    宫灯照耀下,龙门客栈的大厅里,气氛凝重。却见一整桌的名人贵客们,没一个起身,更没人打算离席,反倒是个个兴味盎然,看着僵持不下的两人。

    原本意气风发的龙无双,这会儿脸色变得难看极了,明亮的眸子,直瞪着公孙明德。

    “妳不嫁?妳想抗旨?”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泰然自若的提醒。“抗旨是要杀头的。”

    龙无双嘴儿半张,却吐不出半句话。一旁的罗梦,听到这句话,却忍不住抬袖,遮掩嘴角的笑。

    哼,遮什么遮啊,就算遮了起来,她也知道,罗梦是在偷笑!

    龙无双握紧粉拳,心里满是恼怒,比有人抢了她的美食还要愤怒。

    该死,这是她的计谋啊!懊临场退却、该抗旨、该被全京城的人嘲笑的,该是公孙明德啊!

    她怎么也没想到,公孙明德会真的登门迎娶,还拿着圣旨来压她,事到如今,进退不得的人,竟是她自己。

    她设下的陷阱,成了她自己的牢笼。

    现在,她该怎么做?

    抗旨?

    还是真嫁给这个--这个--

    她抬起头来,看着站在一旁,穿着大红喜袍的公孙明德。他神色自若,双眼笔直的望着她,眸光中饱含着讥诮,摆明就是赌她不敢上花轿--

    可恶,这个男人,竟把烫手山芋丢回给她,逼她做选择--

    两人僵持不下,大眼瞪着小眼,谁都不吭声。倒是一旁的贵客说话了。

    “无双,妳嫁是不嫁?”钱金金打破沈寂,开口问道。“若是要嫁,那可得快点,别误了时辰,若是不嫁嘛--”

    一口气咽不下去,龙无双冲动的脱口而出。

    “谁说我不嫁?”她咬着牙,皮笑肉不笑的坐回椅子上。“只是,今日贵客临门,我这个作主人的,怎好意思中途离席?就算要嫁,也得陪各位用完宴席,才不显得失礼。”

    钱金金可不吃这一套。

    “等用完宴席,怕会误了良辰吉时。妳出阁呢,又是皇上赐的婚,大伙儿不会介意的。”她盈盈一笑,轻拍夫婿的手,眸光扫过座上几位贵客。“各位说是吧?”

    “是,严夫人说得是!”唐十九第一个出声应和,只差没有用力鼓掌了。“无双,我绝对不会介意妳现在中途离席去嫁人的。”

    妳不介意,我介意啊!

    龙无双看着唐十九,差点没气得一魂升天、二魂出窍。她深吸一口气,还在做最后挣扎。

    “可是,就算我要嫁,眼前也没有凤冠霞帔啊!”

    金金又是一笑,笑得龙无双心里发毛。

    “妳师傅说,为了以防万一,早就为妳备妥了。”金金一弹手指,身后严家下人,立刻打开携来的衣箱,一人捧着凤冠,一人捧着霞帔,走到龙无双面前,垂首以双手奉上。

    嫁裳精致华美,用的是大红真丝,上头绣着翱翔九天的彩凤;凤冠则是金雕玉琢,手艺巧夺天工,连垂帘也以上好的南海珍珠串成,每颗珍珠大小一致,圆润讨喜,最难得的是,挑选出的珍珠,还是极为稀少的粉色珍珠。不论是嫁裳还是凤冠,都堪称是无价之宝。

    这下子,嫁裳有了、凤冠有了,花轿也等在外头,更别提这新郎倌,早就老神在在的杵在大厅里了。

    这龙无双到底嫁是不嫁呢?

    客栈里头安静,客栈外头却又喧闹起来。人们的讨论声,大得连客栈里头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是要嫁了没?公主要不要嫁啊?”

    “唉啊,看这样子,龙无双是输了这场吧?”

    “我看,她是不会上轿的!”

    “不是不会,恐怕是不敢--”

    门外的每一字每一句,龙无双都听得一清二楚,僵硬的笑容再也挂不住,俏脸气得微微泛红。

    她输了?!

    她不敢?!

    每句话、每个字,都像是针一样,猛戳着她的自尊。

    听着门外的蚤动,整个京城里,起码有半数以上的人,全都竖直耳朵、张大眼睛,等着看她有没有胆子上花轿。

    她要是不嫁,就是输了、就是抗旨、就是没胆!接下来半年--不,接下来半辈子,她都得听着旁人,在她背后窃窃私语,说她是公孙明德的手下败将--

    不!她绝不认输!

    龙无双猛地一拍桌,站了起来,明亮的眸子,瞪着那气定神闲的公孙明德。她咬着牙,开口宣布。

    “好,我嫁!”

    客栈里头,龙无双才刚开口,答应要嫁。

    这消息有如一枚石子,让屋外人潮起了阵阵蚤动,大伙儿口耳相传,急着把治息告诉旁人,没一会儿的功夫,这消息已经传遍全京城的大街小巷。

    只是,龙无双虽然答应了,却还没上花轿啊!那些赌她不嫁的人,可不愿意轻易认赔。

    于是乎,所有人还是全挤在玄武大街上,没一个人愿意离开。毕竟,不到最后一刻,谁都难以保证,这场赌局不会翻盘。

    离龙无双开口应允到这会儿,都有两刻钟了。屋外不见人潮散去,屋内也不见有人出来,随相爷而来的那顶花轿,还空荡荡的晾在那儿呢!

    客栈后方,精致的莲花阁,内外灯火通明。

    龙无双回到莲花阁里梳妆,一干女眷们,也全数离席而来,为地妆点打扮。

    严府的少夫人钱金金,亲自替她点唇画眉;罗梦则是指挥着丫鬟,替她更换嫁裳,再亲手为她结上嫁裳的衣带;唐十九做不来细活儿,只是捧着那顶重逾数斤的凤冠,在一旁等着。

    屠婆婆年纪大了,只是坐在一旁观看,没有插手。至于南宫家的夫人,则是躺在贵妃椅上,早早就去找周公下棋了。

    龙无双坐在铜镜前,思潮起伏不定。

    她要嫁人了。

    她要嫁给那个--那个--那个--

    粉嫩的小手,揪紧真丝喜裙。

    不对,她还不认输!一定还有办法,就算不能让她反败为胜,至少也能让她拖延一些时间。

    她瞪着铜镜,微瞇了瞇眼,镜里头的小女人,也跟着瞇了瞇眼,各种鬼主意,就在她脑子里转啊转。

    就在她忙着思考的时候,那些女眷们,已经替她穿好嫁衣,戴上凤冠与喜帕,再披上霞帔,把满心不悦的她,像是赶鸭子上架似的,半推半拉的领出闺房。

    踏出房门,她瞧见站在一旁的宫清扬,眼儿陡然一亮。

    “宫清扬--”她唤道,也不管旁人用拉的,还是用推,硬是停在原地不动,不肯往前再走一步。

    宫清扬恭敬垂首,一如往昔。

    “请问无双姑娘,有何吩咐?”

    金金瞧见她停步不走,红唇带笑,轻声催促着:“无双,可别误了时辰。”

    “师娘别担心。”她掀起喜帕,硬挤出笑容来。“我要嫁人了,总得交代掌柜的几句,马上就好,妳先请,无双立刻就来。”

    “妳出阁呢,怎么能让妳一人自行到前厅。”金金瞧她一眼,再看看宫清扬,“妳要交代,就快些交代,也下差这一点儿时间。”

    唐十九也不耐的插嘴。

    “是啊,别拖拖拉拉的,有话就快点说一说。”

    龙无双瞪了好友一眼,知道这票人,除非看她上了花嫁、拜了堂,否则是不会离开。无奈之下,她只能压低声音,匆匆交代宫清扬。

    “弄一份饕餮宴给我送来,记住,每道菜都不可缺。另外,把药准备好,要无色无味的。”

    说完,她没等宫清扬回答,便快步走到金金身边。

    大红喜帕,再度盖住了凤冠,她的眼前再度变得一片嫣红。她低着头,在女眷们的引导下,慢慢走到前厅,视线所及,能瞧见的就是自个儿的绣鞋,跟鞋旁那一丁点的地。

    才刚走进前厅,就听见玄武大街上,又是一阵蚤动。紧接着而来的,就是金金的喝止声。

    “相爷,这喜帕是不能现在掀的,于礼不合呢。”

    这男人想掀喜帕?!

    龙无双怒火咕噜噜的往上涌,还未来得及发火,却听到公孙明德冷冷的开了口。

    “我必须验明正身。”

    龙无双气坏了。

    她一伸手,猛地一怞,自个儿把喜帕扯了下来,花容月貌就在宫灯照耀下一览无遗。她抬高了下巴,冷冷瞪着公孙明德。

    “我说要嫁,当然就会嫁,不会玩那狸猫换太子的把戏,你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大街上,哗然声再起,厅堂内却陷入沈寂。再过不久,即将拜堂成亲的新郎倌与新嫁娘,脸色都难看极了。

    僵持了一会儿,公孙明德微瞇着眼,朝她伸出手。

    她瞪着那只宽厚有力的掌,虽然心里万分不悦,却还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交出了自个儿的手。

    从头到尾,两人之间,不见半丝新人间该有的浓情蜜意,反倒像是较劲似的,始终用最凌厉的目光,互瞪着对方。

    漫长的沈默后,公孙明德终于转身、抬脚,走出龙门客栈,握着她的那只大手,却没有用上几分力,只要她轻轻一甩,就能够挣脱。

    这样的手劲,根本就是一种严重的挑衅,彷佛在告诉她:妳想逃走的话,随时请便!

    外头人山人海,比起当年严耀玉沿街插旗,当众娶回钱金金那次,可说是毫不逊色。

    龙无双揪紧了喜帕,不肯在这个时候低头,反倒挺直了纤细的肩,亦步亦趋的跟上,当着所有人的面,在公孙明德的引领下,坐上花轿。

    花轿外头,人声鼎沸,没有一个人想离开,全都跟着花轿走,就这么吵吵闹闹,大批人马就这么一路跟着,从龙门客栈,穿过几条大街,跟回了相爷府。

    向来朴素无华的相爷府,今夜也张灯结彩,屋内屋外灯火通明,装饰得喜气洋洋,就连奴仆们,也换上大红衣裳,沾沾喜气。

    大红花轿被抬进相爷府,看热闹的人们,却还是不肯死心,全挤在门口或墙边,个个伸长了脖子,努力往里头瞄。先前,下注赌龙无双会嫁的,个个喜上眉梢,而赌她不嫁的,则是愁眉苦脸,心里巴望着,等会儿说不定会出什么乱子,捣乱这场婚事才好。

    只可惜,希望落空,什么乱子都没出,相爷府里,婚事持续进行着。

    大厅里布置着简单的礼堂,龙凤高烛烧着,礼堂正中央,还贴了个大大的喜字。而饕餮宴的贵客们,速度可比慢吞吞的花轿快得多,原班人马,一个都不少,全都移驾到相爷府了。

    公孙明德虽无长上,但龙无双却有。只不过,她的“长上”,早在下达圣旨之后,就躲到夏宫去避难了!

    瞧见主位上空荡荡的,扯下喜帕的龙无双,柳眉一挑。

    “没有长上证婚?”

    “有。”

    “谁?”

    “八王爷。”

    大厅内所有人,同时望向八王爷。原本轻摇折扇的他,微微一愣,有些措手不及。

    虽说,论起辈分,龙无双还得喊他一声八叔。但是,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妮子,从小离经叛道,向来鬼主意奇多,他要是“冒险”当这个主婚人,难保她往后不会记仇--

    正在为难之际,公孙明德开口了。

    “八王爷,请。”沈静的语气,不卑不亢,却包藏着铁般的意志。

    “好、好好好好--”八王爷像是被针刺着,火速点头,撩袍就往主婚人的位子上坐。

    连皇上都对公孙明德言听计从,他这个作王爷的,虽然不想惹怒龙无双,却更不想得罪当朝宰相。

    眼看八王爷坐定,龙无双咬着唇,狠狠瞪了他一眼。他却故意摇着折扇,转过头去,假装没瞧见。

    眼见大势底定,等在一旁的司仪,连忙唱名喊着。

    “公孙相爷到。护国公主到。”

    啥?

    护、国、公、主?

    “这是什么烂名衔?我不要!”龙无双的脸色比先前更难看,小脑袋卯起来用力摇,心里恼火得几乎想掐死皇甫仲。

    公孙明德闻言,冷冷的瞧着她,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笑。“那么,妳是要抗旨喽?”

    抗旨?

    哈,原来这男人打着这个主意,想要她自个儿打退堂鼓是吧?

    他想得美!

    她绝不能让他赢!

    龙无双瞪着他,皮笑肉不笑,甜甜的回答:“抗旨?无双怎敢?”

    “咳嗯,既没要抗旨,那就继续吧,免得误了时辰。”严惧玉轻咳两声,出言提醒道。

    司仪闻言,急忙点头,扬声开口。

    “今选定良辰吉时,公孙相爷与护国公主,奉皇上御旨大婚。”

    站在礼堂前的两人,脸色同样难看。

    司仪高喊。

    “一拜天地!”

    坐在四周的宾客,瞧见两人的脸色,都觉得骨子里一阵冷。

    “二拜高堂!”

    八王爷笑容僵硬,握紧了椅背,克制着想逃走的冲动。

    “夫妻交拜!”

    两人互瞪的表情,像是随时都会从怀里怞出预藏的刀子,互砍对方一百几十刀。

    就连一旁的司仪,也感觉到气氛不对,为了避免惨遭池鱼之殃,急忙深吸一口气,用最大的声量宣布。

    “送入洞房!”

    新房,座落在相爷府后园的西边。

    这一处院落,跟府里的其他屋子一比,显得崭新异常。

    这栋院落,所用的木头、青石以及桌案上、床榻上所用绫罗绸缎,都是最好的材料。红绸丝被上的鸳鸯戏水,也是用最好的绣工,最近才绣上的。

    新鲜的木头香味,还飘散在四周中。除了巧夺天工的房舍楼阁,这一处院落的庭园造景,也和相爷府里他处不同。

    这全新的楼阁,倒还算舒适,就不知道何时建造的,她上回被软禁时,这处地方还是个空地呢!

    屋内只剩她一个人,陪伴在侧的,只有烛光灿烂的龙凤双烛,跟窗上大大的喜字。

    公孙明德带她回到这儿,就扔下她,转身回到前厅去了。

    他前脚才走,她也不甘示弱,后脚跟着,就要溜出门去。

    想不到,她才刚推开门,就瞧见银花捧着茶水,就在门旁等着,身后还跟着那尊惹人厌的门神。

    “唉啊,夫人,您不能出来。”瞧见龙无双,银花大惊失色,连忙说道。“快些儿进门去,新娘出新房,可是犯忌的。”

    “胡说些什么!我出房是犯忌,那公孙明德为什么就可以出去?”

    “相爷是新郎倌,得回前厅去敬酒啊!”银花耐心十足,好声好气劝着。“夫人,您肯定饿了吧?新房里,相爷特地让人备着一桌好酒好菜呢!”

    龙无双一愣,双眼立刻亮了起来,转身就往屋里走。

    唉啊,太好了太好了,肯定就是她那桌饕餮宴!

    她三步并做两步,喜孜孜的冲到桌旁,预备大快朵颐一番,却在瞧见桌上的食物后,瞬间垮下了脸,整个人瞬间石化,僵硬得一动也不动。

    半晌之后,她好不容易才能开口,声音却异常沙哑。

    “这是什么?”她瞪着那桌菜。

    “这啊?这道是醋溜黄鱼啊!”不知事态严重的银花,笑着介绍着:“这道则是玫瑰油鸡,还有这道是,是银瓜蛤蜊,这一道则是--”

    龙无双的眼前,一阵一阵的发黑,几乎要气昏过去了。

    桌上这些菜,的确是上好没错!可是,她所准备的饕餮宴,可不只是上好的等级,是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上好的等级啊!

    她的饕餮宴呢?

    她的菜呢?

    原本以为,宫清扬会照着她的交代,把菜送到新房里来。谁知道,那家伙竟然没有照着做,连一道菜都没送进来!

    该死,她非剥了宫清扬的皮不可!

    正当龙无双气得想翻桌时,一个娇美绝轮的女子,盈盈走进新房。

    “啊,罗姑娘。”银花连忙弯身行礼。

    罗梦粉唇微弯,细声细气的说道:“妳们先下去吧,我有事要和无双说说。”

    她抬手一挥,让随身丫鬟,跟着银花一起退下。

    银花跟在龙无双身边,也有好一阵子了,自然晓得,这两人是闺中密友。银花没敢再多说什么,乖巧的退了出去,还顺手合上了门。

    一瞧见好友,龙无双小嘴一张,正要抱怨,顺便要罗梦传话,要办事不力的宫清扬自个儿捧着脑袋来请罪,就见罗梦嫣然浅笑,伸出掌心。

    “别气、别气。瞧,这是妳家掌柜的,要我转交妳的。”

    白嫩的掌心间,搁着一方红纸药包,龙无双咬着唇,立刻抢了过来,心里却还惦记着,那桌辛苦搜罗多年的美食。

    “还有呢?我的菜呢?我的饕餮宴呢?宫清扬有让人送过来吗?”她急切的追问道。

    罗梦点头,慢条斯理的吐出一个字。

    “有。”

    语音未落,就见龙无双动作奇快,呼地冲到门口,一把拉开大门,往外头张望着。

    只是,新房外头,不见饕餮宴,依然只有罗家的丫鬟,外加银花,以及那尊哑巴门神。

    “没有啊,我的菜呢?”龙无双砰的一声,关上大门,略咚咚的又回到好友身旁。

    罗梦略略歪头,一笑。

    “菜,在前厅呢。”她笑意更深。“我猜,已用得差不多了吧!”

    “什么?那我的分呢?那是我的饕餮宴啊!”

    晴天霹雳啊!

    残酷的事实,重重敲击着龙无双的心,她大受打击,双手抚着心口,整个人摇摇欲坠,脸色白得有如初雪。

    不行!她不能待在这儿,必须出去、必须去吃饕餮宴,那可是她的心血结晶啊!

    心念一动,她撩起裙襬,顾不得什么禁忌不禁忌,就要往外头冲去时,罗梦却又轻轻开口了。

    “无双,我方才进来时,瞧见相爷似乎也准备回新房了。妳手中的东西,现在不准备成吗?”

    预备奔跑的动作,蓦地停住,龙无双抓紧手心里的药包,柳眉紧紧的拧了起来,小脑袋里迅速思考着。

    这会儿,就算赶去前厅,只怕满桌的饕餮宴,也老早被吃得只剩下残羹剩肴,她要是亲眼看见,只怕会当场气昏;再说,要是不先解决公孙明德,她根本也出不去啊!

    她正在思索着,门外却有了动静,穿着新郎倌衣裳的公孙明德,已经回到新房,正撩袍举步,跨过门槛。

    “相爷。”罗梦盈盈一福,处变不惊的微笑,维持着轻柔的语调。“恭贺相爷大喜,罗梦这就告退,不打扰二位了。”

    公孙明德点头示意,目送着罗梦离去,之后才走到门前,朝门外的银花与吴汉挥了挥手,要他们退下歇息。

    闲杂人等尽皆离去,新房内只剩下他与她。

    龙无双紧握着手里的药包,脸上硬挤出微笑,可眼儿里的火气,压根儿藏不住,红嫩的樱桃小口,酸溜溜的问了一句。

    “相爷,前厅的宴席可好?”

    公孙明德解下胸前可笑的大红花,淡然回道:“不错。”

    不错?!

    只是不错?

    她眼里冒的火更旺了。

    那些佳肴珍馑,可是她从十二岁起,就到处拜访名人、寻访美食,费时数年岁月,耗心劳力,不畏万难,才筹备出来的饕餮宴啊!

    这么多年来,她费尽千辛万苦,就只为了将这些绝顶美味,汇集于一桌之上。谁知事到如今,她这个正主儿,却从头到尾只吃到了一碗,就那么一碗,就只有那么一小碗的素面啊--

    她深吸一口气,不死心的再问。

    “相爷觉得,那道龙井水晶虾仁,滋味如何?”

    “不错。”

    “那道糟切鸭肝,蒸的火候可是恰到好处?”

    “不错。”

    “那道红椒蹄花,是否炖得软糯入味?”

    “不错。”

    从头到尾,公孙明德始终轻描淡写,答案次次不变,彷佛她细心筹备的一桌好菜,跟最普通的清粥小菜相差无几!

    龙无双瞇起眼儿,硬挤出来的笑容,终于再也维持不住了。她一拍桌子,伪装出来的好脾气,咻的一声,全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什么『不错』?!你是没生舌头吗?还是尝不出好滋味?一桌难能可贵的好菜,被你连声『不错不错』就打发了!”她又气又怒,恨自己没吃着,却让这个不知美味为何的男人尝去了。“你要知道,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桌饕餮宴,就像是,这世上不会再有第二个龙无双啊!”

    他停下解衣带的动作,终于抬头看向她,用最冷静的声音,认真的回答。

    “这是国家之幸。”要是多几个龙无双,天下非要大乱不可!

    公孙明德心里清楚,这桌饕餮宴,对她而言有多重要,更晓得她愿意用金山银山去交换,只求能换得机会,逐一品尝那桌得来不易的好菜。他偏偏不让她称心如意,刻意没让人把她那一份送进新房里来。

    几年来数桩抢案,就算有证据,也全被刻意销毁,甚至连人证都被收买了。

    对,他是没办法关她、没办法治她的罪。但是,吃不着饕餮宴,就已是对她最大的惩罚!

    “你--”她气得头昏眼花,交握在身前的小手,因熊熊的怒火,不断的颤抖着。“你知不知道,为了今天,我费了多少心力,花了多少时间?”

    他一声不吭,径自褪去外衣。

    “你晓不晓得,我为了这回宴席,走过多少穷乡僻壤,爬过多少山,涉过多少水?”

    他仍旧不言不语,慢条斯理的宽衣解带。

    “你究竟知不知道,这一餐有多么--”

    话说到一半,龙无双陡然闭了嘴,一双眼儿瞪得圆圆的。

    咦,这个男人是在什么时候,脱到只剩身上那件单衣的?!

    她回过神来,也忘了要兴师问罪,脑子里立刻改了主意。不行不行,方才公孙明德回来得太快,她才刚拿到迷药,还没机会下药呢--

    眼看有重大危机,需要即刻处理,她立刻住了口,反倒趁着他回身挂衣裳时,动作迅速的打开药包,把药粉撤进酒菜里。

    药粉极细,撒入饭菜中,随即化为无形,就连嗅觉灵敏的她,也闻不出任何差异。她稍稍松了一口气,却赫然发现,酒里的药粉溶解得较慢,连忙伸出食指,在那杯掺了药粉的酒里,用力而迅速的搅拌。

    虽然说,她遵照圣旨,乖乖成了相爷夫人。但是,谁也没规定,她非要跟公孙明德同床共枕吧!

    她虽然行径大胆,但是多年来,始终洁身自爱,对男女之事,虽然略知一二,却是十足十的嫩瓜儿,连红润的唇,都不曾有男人一亲芳泽。

    她作梦都不曾想象过,会跟哪个男人翻云覆雨、交颈而眠,尤其是跟公孙明德他--他--

    珍贵而少见的羞涩,霎时间浮上心头,龙无双粉嫩的脸儿,竟莫名的嫣红起来。

    蓦地,身后传来动静,她用最快的速度,怞回食指,再用微微颤抖的小手,端起桌上的交杯酒。

    不知怎么的,她的从容与大胆,竟消失了大半。突然之间,她急切的想逃出去,逃离公孙明德,逃离这个--这个--这个男人--

    该死,在这紧要关头,她必须镇定下来。

    龙无双咬了咬下唇,努力装作若无其事,把交杯酒递到公孙明德面前,口气刻意放软。

    “算了,我也有错,不该把饕餮宴订在今日。既然,你我已奉旨成婚,这杯交杯酒就不能不喝,免得师娘知道后,又要对我啰唆。”她直视着他的眼,表面上看来平静,其实心跳老早乱了谱,怦怦怦怦乱跳个不停。

    深不见底的黑瞳,先是望着她的脸,接着缓缓下挪,游走到她手中的酒。

    公孙明德只是看着,却不伸手去接。

    她抬起头来,一脸无辜,乌黑大眼中水波盈盈,如此娇艳的美色,远比手里那杯酒更醉人。“相爷,您该不会是反悔了吧?”她问。

    公孙明德瞇起眼,又看了她一会儿,才伸出手来,接过她递来的酒,勾着她柔弱无骨的手,将交杯酒一饮而尽。

    直到亲眼看见,他喝下那杯被她下了药的酒。压在心头的大石头,这才终于落了地,她收回手,弯着红唇,浅浅一笑,故意说道。

    “将来,还请相爷多加包涵无双了。”

    他没有回话,只是放下酒杯,微瞇的黑眸里,泄漏些许怀疑,似乎从她乍然转变的态度中,看出什么端倪来。

    龙无双心虚,就怕被他看出有啥不对劲,连忙坐到桌边,把新婚娇妻的戏演足了,殷勤的亲手为他布菜。

    “相爷,这桌好菜,该是夏姨的心意,要是搁凉了,岂不可惜?”为了取信于他,她也挟了几口菜,搁进自己的碗里。

    长长的眼睫,遮住了乌黑大眼里的眸光,她端起碗筷,低垂着头,假装正在进食,其实只是把菜肴拨到碗边,唇儿却紧闭着,连条缝儿都不敢张开,就怕吃进了刚被下药的菜。

    同时间,她也悄悄的,不动声色的偷瞄公孙明德,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她屏气凝神,看着他走到桌边、看着他坐下、看着他端起碗筷、看着他把她刚刚挟进他碗中的菜肴,逐一吃进嘴里--

    然后,她看见他,陡然间变了脸色。

    公孙明德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通红无比。她暗暗咋舌,猜测那药性肯定极强极快,加上混了酒,药力只怕又强了几倍,才会让内功深厚的他,转眼间神色大变。

    眼看药效发作,龙无双这才松了一口气。等不及他因药性发作而倒下,她已经撩起裙子,三步并作两步,预备往门外冲。

    只是,她的粉婰儿,才刚离开椅子,黑眸亮得惊人的公孙明德,却迅速伸手,一把抓住她,再反手一抓,将她转了个半圈,整个人拉入怀中。

    火热的温度,转眼笼罩了她的周身。紊乱的鼻息,呼在她颈间,而他的双臂,更是牢牢的圈住她不放,彷佛要以他的胸膛,作为她的牢笼。

    “妳下了药?”他质问着,黑眸灼热,跳燃着火焰,声音也异常的沙哑。

    那些酒菜,他只吃了几口,就察觉状况有异。浑身的气血,莫名的如潮翻涌,他即刻运气试探,发现功力未消,但一股股难止的热潮,却随着他的运气,迅速蔓延到他的四肢百骸。

    那股热力,宛如烈火,在他的腰腹间聚集,转化成某种饥渴。

    “是又如何?”龙无双一边嚷着,一边在他的怀里努力挣扎,心里还在疑惑,他怎么还没被迷昏,丝毫没有发现,这样的肌肤厮磨,无异是火上加油。

    强健的双臂,环抱得极紧,像是想把她嵌入怀中。她双腿踢啊踢,不知大难即将临头,还在放话威胁。

    “你就别硬撑了,要倒就快倒,我在酒菜里下的药,可是无色无味,最上等的迷--”

    话还没说完,下一瞬间,火热的薄唇,已经封住她嚷个不停的小嘴。

    她完全措手不及。

    热烫的薄唇,辗压着她软嫩的唇瓣,罔顾她生涩的挣扎,他的舌灵活的喂入她的口中,纠缠着她的舌,探索她口中的柔嫩。

    一股酒味,伴随着他的唇舌袭来,她想推开他,却只觉得一阵慵懒的热意,如暖火滚过经脉,这才想到大事不妙。

    糟了,他嘴里的酒,是下了药的!

    她的功力,远不及公孙明德高强,虽然她所尝到的,只有他嘴里的那么一点儿,但是,几乎是转瞬之间,药力便发作起来了。

    强烈的药力,让她气血上涌,整个人犹如掉进火堆里,热得直冒汗。

    她吓得心神大乱,却还没忘记挣扎,急着要挣脱他的怀抱,小脑袋也努力闪躲,想避开他的吻。

    他却不放过她。

    宽厚的掌心,带有相同的热度,所经之处,就像在她身上抹了一层火。他大胆而霸道的扯下她的腰带,探入她的衣襟,而里头的白绸单衣,却护卫着她的颈项,阻碍了他的探索。

    抵着她的薄唇,吐出一声低吼。

    接着,嘶的一声,白绸单衣在他的手下,轻而易举就成了碎布。

    她不敢相信,会从这个一板一眼的男人嘴里,听见那种类似兽般的低咆;更不敢相信,他会动手撕她的衣裳,还探手向上,掬握住她胸前的雪嫩。

    她最不敢相信的,是她竟无法反抗!

    热。

    好热。

    她热得双颊嫣红,在他的进袭下,无助的娇声低吟。

    不对劲,她也尝了迷药,该是想睡才对。可她这会儿却没半点睡意,反倒周身火烫,娇躯不由自主的战栗着,只觉得他大手抚过之处,稍微纡解了什么,却又彷佛更挑起了什么。

    她声吟着,眼睫轻颤,甚至没有察觉,两人已经躺在新床上。

    某种饥渴掌握了她,她拱起身子,贴近公孙明德的怀中,无助的厮磨着,任凭他吻得她双唇红润,再沿着她雪白的颈项,一吻一啃,沿着曼妙的曲线,逐一拓展即将属于他的领土。

    聪明的小脑袋,如今也不管用了。她攀着他宽阔的肩,急急娇喘着,残余的理智在呼喊着,该要推开他,但她的双手,却压根儿无法从他身上挪开。

    莫非,是药出了问题?

    疑问一闪而逝,当他的啃吻来到她的胸前,她低喊一声,双手将他的肩攀得更紧更牢。

    可恶--药不对--一定是药出了问题--

    她迷迷糊糊的想着,双眼蒙眬,盈盈恍若带泪。陌生的块感,如闪电般流窜全身,她无助的娇吟着。

    终于,公孙明德的克制力,也到达临界点。

    “啊!”

    瞬间的疼痛,让她尖叫出声,但随即而来的火热、饱满,以及难以餍足的空虚,却让她立刻遗忘了疼痛。

    无尽的狂喜,从两人接触的那一点,如浪般蔓延。

    过多的狂喜,累积得逐渐近似折磨。她娇小的身躯,回应着他的每次冲刺,急切的想到达某个她从未知晓的终点。

    软软的娇吟,回荡在屋内,甚至流窜进她的耳。

    床畔的芙蓉帐,在爱欲情浓时,被她扯下,轻飘飘的覆盖住交缠着的两人。

    黑夜里,秋意正浓,而芙蓉帐里,却春意满满,男子的低吼,以及女子的娇呼,持续了整夜未停。

    【上集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下第一嫁(上)最新章节 | 天下第一嫁(上)全文阅读 | 天下第一嫁(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