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志明与春娇(上) > 第九章

志明与春娇(上) 第九章 作者 : 典心

    从此之后,陈志明更是变本加厉。

    在春娇的严重警告下,他倒是没跟别人泄漏半句,使得两人之间的“私情”,至今仍只是镇民们的猜测,尚未留下任何“实证”。

    虽说不能大肆宣传告诉所有人,这美丽跋扈的小女人,已经属于他所有。但是,对于属于他的“福利”,他向来坚持享用,绝不放弃任何机会。

    问题是他们两人,一个是镇长,一个是警长,每天都忙得团团转,根本没有机会可以“培养感情”。

    好不容易,在午休时间觑了个空,他软硬兼施的把她带离镇公所,说什么要带她去吃午餐,但那大野狼似的眼神,摆明了他真正饥渴的并不是食物。

    夏日的午间,屋外艳阳高照,屋里因为有冷气,倒是凉爽了一些。

    但,他贪婪热烈的吻,很快就让她全身火热起来。

    才刚进屋里,陈志明就抓住她的双手,把她整个人都压在门上,用薄唇蹂躏她敏感的颈项,被她唤起的男性,隔着几层布料柔擦着她腿间的柔软。

    他的饥渴,也感染了她。

    自从那天欢爱之后,他们再也找不到时间独处,刚被唤醒的**,却被强迫压抑。

    她的身体里,有某种东西被他唤醒了。他的眼神、他的触摸,或是他的注视与微笑,都会让她颤抖。

    当两人独处时,春娇才真切的感觉到,对这个男人的欲望有多么强烈。

    她挣脱开他的钳制,用双手捧着他的脸,轻咬着他的唇,学着他教导的方式,回应他深入的热吻,直到他从喉咙中发出愉悦的低咆。

    他们像被强力胶黏在一起,双手根本离不开对方身上。他紧抱着她,一路跌跌撞撞的往卧房的方向前进。

    直到小腿碰到床沿,她才恍惚意识到,两人已经来到床边。

    陈志明转身坐在床上,将双颊酡红的她扯进了怀里,还要她分开修长的双腿,跨坐在他的大腿上。这个姿势,让她只能毫无防备的面对他胯间的强势,以及即将来到的攻击。

    “你让我等了快一个礼拜!”他哑声低语,圈握住她的腰,强迫她一圈又一圈的摇晃纤软的腰。

    春娇半闭着眼,只能仰头娇吟。

    他一次又一次,强而有力的顶起她,直到她再也无法忍耐,伸手胡乱的扯着他身上碍事的衣服。

    “我该要惩罚你。”他靠在她耳边低喃。这几天以来,她老是用工作当借口,不肯跟他独处。

    春娇睁着迷离的双眸,轻咬着下唇,挫败的声吟着,声音娇怜得像猫儿的咪呜,让人心荡神驰,再也把持不住。

    该死!

    陈志明在心里暗咒一声。

    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美妙的音乐回荡在屋内。

    两人同时一僵。

    她看着他,他也看着她。

    然后,下一秒,春娇猛然推开陈志明,坐起身来。“是我的手机!”

    丢下“蓄势待发”的陈志明,跑到客厅去找包包,好不容易才找到手机。先前的娇柔迷离,瞬间消失无踪,她再度被工作狂附身。

    正要按下通话键的时候,她的腰蓦地一紧,整个人瞬间悬空了。

    手机萤幕上传来的简讯,让他再度叹了一口气。

    “镇上发生车祸,有个观光客受了重伤,我得立刻过去看看。”唉,忙里偷闲是这么困难的事吗?

    春娇躺在床上,娇笑不停,故意问道:“我有事,你偏不让我走。而你有事,却可以来去自如?”她伸长了腿,知道他没时间“吃”,就故意用粉嫩的脚掌,在他的手臂上磨来磨去。

    他看着床上的娇美人儿,蓦地伸手,又把她往怀里拖。

    “啊,你做什么啦?”她娇呼。

    “上车,我们继续。”他邪笑着提议。

    车上?

    他要在车上对她……

    笑意消失,小脸上瞬间变了表情。“不行!”

    “为什么不行?”

    “我不要在车上!”她严正声明。

    “放心,我的车子很大。”

    这根本不是车子大不大的问题啊!

    “不行就是不行,我就是不要在车上做!”

    “换个地点会更刺激,我保证很快就可以让你——”名牌包包朝他砸过来,阻止他继续说下去。

    知道这看似开放,实际上脸皮薄嫩的小女人,对改换地点还有些心理障碍。看来,他得多花点时间,慢慢的“教导”她才行。

    眼看嘿咻无望,陈志明只能抓住春娇,低下头来,恶狠狠的吻她一下。然后才站起身来,拍了拍她的小**。

    “走吧,我先送你回镇公所。”他往门外走去,就连高大的背影看来,都充满了失望。

    春娇拿起包包,借着书柜的玻璃反光,略略整理了一下仪容,才穿上高跟鞋追了上去。

    她没有告诉他。

    其实,在她心里,也觉得有那么一点点可惜呢!

    ***凤鸣轩独家制作***bbscn***

    夏日午后的空气,又闷又热。

    幸好,一阵午后雷阵雨,轰隆隆的降下大雨,让温度降低了不少。

    大雨之后,所有的植物都绿意盎然。

    春娇带着新到手的红色爱马仕柏金包,开着她心爱的红色保时捷,嘴里哼着歌,还打开了车顶,让清凉的风吹拂过脸。

    保时捷流畅的行驶在小镇道路上,让路边的人,都忍不住回头,朝名贵的跑车以及车上的美女多看一眼。

    不一会儿,红色保时捷驶入医院的停车场。心情愉快的春娇,一边跟人们打招呼,一边朝着后栋二楼的病房走去。

    张铁东的病房,就在后栋的二楼。来到单人病房之前,春娇先敲了敲门。

    病房里头,传来白秀筑温柔的声音。

    “请进。”

    春娇带着得意满满的微笑,轻巧的打开门,屋内整洁安静,只有一张病床,白秀筑就坐在床边,细心照料受伤的丈夫。

    “嗨,张大哥、秀筑姊,抱歉打扰了。”才一踏进病房,她就热络的跟张家夫妇打招呼。

    “不会。”秀筑微笑起身,而坐在床上、左小腿内有钢钉、外包石膏的张铁东,却只是冷着脸,几不可见的朝她轻点了一下头。

    这家伙还是一样冷淡!

    虽然,张铁东此刻的态度,已经比先前一看见她出现就拧着眉头,活像是看见难以根治的病虫害时,要友善得多了。但是,嘿嘿嘿,没关系,只要等他看完她的精心杰作,绝对会立刻改变态度,对她另眼相看的。

    “秀筑姊,你别忙,坐下、坐下。”春娇露出甜美的微笑,踩着缎质系带高跟鞋,愉快的走到床边。“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们。”

    “什么好消息?”秀筑坐回床边,好奇的问。

    春娇神秘的一笑,献宝似的从名牌包包里掏出了一本文件夹,摊开来给他们两个看。

    “这个!”

    她将列印出来的网页内容,摊开来在两人面前。

    “上个月,我买下张大哥卖给市场批发商的所有有机作物,还替你们的农庄做了个网页,连结在镇公所的网页上。我农产品都上了架,让人从网路直接订购,还增设了部落格。”

    张铁东瞪着网页内容,全身僵硬,简直不敢相信,这个女人竟然做了这种事。

    春娇还沉醉在得意之中。

    “我写了几篇文章,介绍张大哥对有机农业的用心。结果,不到一个月,销售量就直线攀升呢!”啊,她最乐于助人了!“上星期张大哥跌伤住院,我才上去贴了一篇公告,立刻又造成抢购——”

    话还没说完,张铁东就发怒了。他抢过文件夹,一张一张的快速翻阅,脸色愈来愈难看。

    “搞什么鬼?你把我的照片贴上去?!”他发出一声低吼,火冒三丈的瞪着她,怒声咒骂。“该死的女人,你是没脑袋吗?”

    反应不如预期,春娇愣了一下,完全没想到她的用心良苦,换来的却是张铁东的大声怒叱。

    她做错了什么?

    她帮他们免费宣传,让他们能有一笔丰厚的收入耶!

    喷怒的咒骂还在持续,轰隆隆的回荡在病房内。“你怎么可以未经我同意,做出这种蠢事?”张铁东气得脸色发青,瞪着网站上的照片。照片照得太过清楚,只要是见过他的人,都能一眼认出,照片上的男人就是他。

    春娇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

    “蠢——蠢事?”她瞪着眼前勃然大怒的男人,一时也恼了,气愤的说道:“张铁东,你要搞清楚,这一个多月以来,我可是每天都上网,替你做免费宣传耶!”好心被雷劈,这家伙居然敢责怪她!

    张铁东火大的咆哮。

    “我有拜托你吗?”

    “我问过你,可不可以做一个网页,连结在镇公所的网站时,你也没有拒绝啊。”她辩解。

    “我可不记得我有同意!你有听到我同意吗?有吗?”他气得想要亲手掐死她。

    “我——”她张嘴欲辩,却被他打断。

    即使温柔婉约的秀筑拉着丈夫的手安抚,也无法阻挡他的熊熊怒火。

    张铁东瞪着春娇。

    这个自以为是的女人,连他摔伤住院的事,也一并写了出来。在部落格的文章里,甚至还有小毅和秀筑的照片。

    “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侵犯我们的隐私?我和你说了几次,我们不需要宣传,我们这样很好,你有听进去吗?”张铁东把网页文件扔回春娇面前。“不,你完全没有听进去,你不只弄了网站,还把我的个人照片跟私事到处宣扬!你这种做法,跟那些狗仔队有什么差别?”

    狗——狗狗——狗仔队?

    他说她是狗仔队?!

    春娇瞪大了眼,不服气的抗议。

    “我希望农庄的生意能好一点,这有什么错?你受伤了,住院也需要钱,所以我才把你的情况写上去。”

    他气得额冒青筋,火大的说:“我们不需要钱,我们有保险,也有足够的存款,不需要你自以为是的同情!”

    春娇深吸一口气,全然没有想过,她的好意竟被他说得一文不值。

    瞧见两人气氛拧得僵了,秀筑连忙开口,试图缓和双方的火气。

    “铁东,算了,春娇也是好意。”

    “好意,她要是真的好意,就该尊重我们的意愿!自以为是的好意,只是满足她自己而已!”

    这句迎面扑来的凶暴怒叱,让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狠狠打了一记耳光。从小到大,从没有人这么斥责她,仿佛她的所作所为,是足以致人于死的恶事……

    敲门声,就在这时候响起。

    医生跟护士,没有察觉室内紧绷的气氛,推着装满医药用品的推车,一同进了病房。

    “张先生你好,我们来替你换药。”医生说道。

    张铁东依然铁青着一张脸,而春娇则一语不发,看着床上的男人,虽然被骂得又气又怒,但她也隐约察觉,张铁东的反应太过激烈,实在有些不寻常。

    她正蹙着柳眉,静静思索时,护士正好朝床边走来。她本能的让开,让护士上前。

    就在这时,有件事突然吸引了她的注意。

    那位护士小姐,竟然穿着一双香奈儿的黑白相间蝴蝶圆头高跟鞋。

    这双可是限量的鞋款,要价数万,平常人根本买不起。而春娇会记得这双鞋,是因为她当初去血拼时,抢输了一个富家少奶奶,至今仍然抱憾在心。

    她抬起头来,正想瞧瞧看,是哪个爱炫耀的护士,竟会穿这种昂贵鞋子来上班。

    谁知道,才一抬头,她就赫然看见,那位护士探手到腰后,无声无息的怞出一把藏在护士制服下的枪。

    春娇诧异惊呼。

    “喂,你要做什么?”

    那护士吓了一跳,居然猛地回过身来,把枪口对准了春娇。她心头一凛,本能掩盖了恐惧,抓着手里沉重的真皮包包,用力的挥了过去,成功的打掉护士手中的枪。

    就在同时,在床另一边的医生,竟也怞出了一把枪。

    因为春娇的警告,张铁东抢得了先机。他几乎就在对方亮枪的同时,抓起一旁的点滴架,当头就朝那人脑袋砸去。

    哗啦!

    点滴瓶碎了一地,瓶里的液体,则洒得那人一身湿,还把他握在手里的枪,打飞到窗外去了。虽然被打得头破血流,他却仍啐掉鲜血,发狠的朝张铁东扑去。

    骨与肉的碰撞声,在病床上响起,整张病床剧烈摇晃着。两个男人扭打在一起,张铁东虽然受了伤,但是每拳都挥得极重,他双眼深闇,表情暴戾凶狠,专攻对方要害。

    秀筑则连忙蹲下,去捡另一把滚落的枪。

    眼看行动被阻,气急败坏的护士,怞出一把尖刀,猛地朝春娇刺来,一刀又一刀的朝她猛刺。

    春娇拿着沉重名贵的包包,慌忙的挡着利刃,一边尖叫求救。

    “救命啊!杀人啦!来人啊……”不知是医院隔音太好,还是医院附设产房,早已习惯有女人大喊救命,总之,她叫了半天,都不见有人来帮忙。

    张铁东快把那个医生打死了,而秀筑又忙着捡枪。春娇惊惧之余,只能死命的用那订购了三年才刚刚收到两天,第一次拿出来用的爱马仕柏金包,挡着那一次又一次,不断剌来的尖刀。

    她一挡再挡,被逼退到了墙边,眼看她的包包已经被戳得坑坑疤疤的,就快挡不住饱击,她只能惊慌的改喊。

    “陈志明、陈志明……救命啊……”在最危急的时候,她本能的向最在乎的那个人求救。即使,那个人此刻并不在她的眼前。

    就在这个时候,名贵的包包终于宣告阵亡,被狠狠戳割得裂成了两半。气喘吁吁的护士这时露出冷笑,再次举起手里的刀。

    天啊,难道她真要死在这里?

    呜呜,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好多事没做……她……她……她还没有告白过啊!

    在那千万分之一秒,陈志明的笑脸浮现在她脑海中。

    刀光一闪,往下飞刺而来,春娇举起了手,闭眼咬牙,准备忍耐那尖刀戳刺的疼痛。

    不知是老天爷看她可怜,还是她命不该绝,就在这时,一声剧烈声响在耳边爆开,震得她晕头转向。

    她听到了一声痛叫,还闻到了烟硝的味道,却没等到那恐怖的疼痛。

    又惊又怕的春娇,快速的睁开眼,赫然看见那护士握刀的手腕,被开了一个洞,原本在握在她手上的刀,也已经掉在地上。

    “不准动!”

    听见熟悉的声音,春娇转头,看见了陈志明。

    他持枪站在门边,手中的枪口对准了护士,黝黑的俊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冷酷凶狠。

    “你还好吗?”他走上前,伸手拉起双脚发软的春娇。但是,从头到尾,他的视线和枪口,都没有离开过那个护士。

    “还……还好……”逃过一劫的春娇,紧握着他的手,勉强站起身,唇齿却仍忍不住打颤。

    突然,被张铁东打得几乎昏迷的医生,使出最后的力气,扭身用力挣扎。两个男人同时滚落地上,发出巨大的声响。

    在那瞬间,陈志明转移了注意力,那护士握着受伤流血的手,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抓准时机,飞快的翻窗跳出去。

    “啊,她跑了!”

    春娇惊呼,连忙追到窗边,只见那女人从二楼跳到了一楼的草皮上,滚了两圈后,就爬起来继续往前跑。跟着,护士跳过了树丛,直直往前方一辆车跑去。

    春娇连呼吸都要停了。

    “别动那辆车!你敢动它,我就宰了你!”她忙抓着窗框,狂怒的喊着,柔弱与恐惧瞬间被愤怒淹没。

    罔顾她的警告,那个该死的护士,还是翻进停车场内唯一的一辆敞篷车里。

    “噢,不!不!不……”

    看着那个女人开始破坏她心爱的跑车,扯下电线试图发动,春娇气得头上冒烟,再也不剩半点理智,立刻脱下高跟鞋,也跟着翻墙跳了下去。

    刚逮住了被打得半死的假医生,把那人铐住的陈志明,抬头看见的,就是她翻身往下跳的背影。

    他作梦也想不到,这个女人竟然为了爱车,抓狂到跳下去亲自去追杀手。他连忙把人铐在床脚上,大步冲到窗边。

    “林春娇!”他吼道。

    她没有回头,仍旧疯狂的冲向那辆红色保时捷,一边咆哮着:“不准动我的车!”

    “老天,该死的女人!”

    陈志明咒骂一声,为了保护心爱的女人,只能气愤恼怒的翻窗,也跟着跳了下去,用最快的速度跑向她。

    但是,红色的保时捷已经发出怒吼声,赶在春娇扑上来阻止前,疾驶出停车场,朝着外头扬长而去……

    【上集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志明与春娇(上)最新章节 | 志明与春娇(上)全文阅读 | 志明与春娇(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