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嫡女贵妾 > 第二章 这妾纳得还不错

嫡女贵妾 第二章 这妾纳得还不错 作者 : 风光

    宋知剑才刚下朝,回到府中朝服都还没换下,就看到自家宝贝侄子急匆匆地找了来。

    如果要说这勇国公府里还有一个人不怕他的,大概就是宋英杰了。虽然宋知剑因性格稳重,故表情并不慈蔼,甚至还能称得上冷漠,偏偏这宋英杰就是不怕他,天生就对他这三叔有种亲近感。

    而宋知剑也当真打从内心疼爱这个内侄,便不拒绝宋英杰的亲近。从小到大,这小顽皮可不止一次闯了祸就躲到宋知剑这里来,但是只要无伤大雅,宋知剑往往护着他,让府里的人也是无可奈何。

    便如今日,这小家伙的样子一看就是又来逃难的,待到他气喘吁吁地穿过了庭院跨进大门,停在了自己身前,宋知剑面无表情地盯着他问:“宝儿,你又闯了什么祸?”

    “三叔,这回宝儿没闯祸。”宋英杰可不服了,忍不住嘀咕了起来。“何况我有那么常闯祸吗?”

    “噢,是吗?但那李夫子可不是这么说的。”宋知剑依旧是那么淡淡的。“一旬内的课你可以逃掉三次,能学到什么道理,这不叫闯祸吗?”

    他虽然没有直接插手宋英杰的教育,但对这孩子在李夫子那儿的学习情况可是了如指掌,免得这鬼灵精怪的孩子仗着他的宠爱,哪天就糊弄起他来。

    “三叔啊,你千万不能被李夫子给迷惑了,他上课令人昏昏欲睡,不知所云,宝儿要继续跟着他上课,才是蹉跎时光呢!旧时燕国有个大将军乐毅,他打下了齐国所有的城池,偏偏莒城与即墨他不打下来,引人非议,但后世的〈乐毅论〉就替他平反啦!说他不攻那两城是眼光长远,推行仁政呢!所以事情不能只看表面,也不能人云亦云,啧啧啧……三叔,不能李夫子说什么你就听啊,你要有自己的见解才行!其实宝儿也没有那么不听话,偶尔也是很乖巧的。”宋英杰居然挺起了胸,煞有其事地评论起来。

    这小子年纪轻轻,倒教训起大人来了?宋知剑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但表面上仍不着痕迹地道:“你又知道乐毅了?那不就是夫子那里学来的学问?既然如此,你如何说跟着夫子蹉跎时光?”

    “当然不是夫子教的啊!”宋英杰眼睛一亮,终于可以带到正题,他将手上的字帖呈给了宋知剑。“三叔三叔你先看看这个!”

    宋知剑接过字帖一看,难得地露出了一丝意外的神情,但也只有一丝。“好字!李夫子果然不同凡响。”

    “那也不是李夫子写的。”宋英杰瘪了瘪嘴,“是甄姨娘写的。”

    “甄姨娘?”他隔壁院子那个?宋知剑虽有些讶异,但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毕竟甄平是江宁一带名士,教出来的女儿精通书法也在情理之中。

    “是啊!”宋英杰这下真要开始诉苦了。“三叔,宝儿就是因为这事来找你的!甄姨娘会帮宝儿写这字帖,就是因为上次宝儿污了夫子写的字帖,只好去找甄姨娘帮忙……”

    于是他从自己常去找甄姨娘听故事学读经,请她帮忙写字帖,边写还边和他说乐毅的故事,一直说到徐氏不准他去找甄姨娘,说得是万分委屈,灵动的大眼都像有眼泪要滴出来。

    “这倒是出乎我意料。”宋知剑定定地望着宋英杰,突然说道:“你既学经,就应知道『他山之石,可以为错,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是什么意思?”

    “甄姨娘教过我,这句话是要我们广纳善言,习他人之长,改自己之短,这是大臣写来劝诫周宣王的句子。”宋英杰很快就想了起来。

    “所以你不断批评李夫子,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吗?”宋知剑好整以暇地道。

    宋英杰愣着,皱起小脸儿思索了一番,突然沮丧地低下头来。“宝儿知道了。宝儿没有看到李夫子的好处,一味的排斥他,也没有把他的教诲听进去,根本没有意会到他山之石,可以为错的道理。”

    这孩子果真聪明至极,宋知剑轻嗯了一声。

    宋英杰本以为他这番教训是为了逼退自己,没想到他接着又道:“你既然明白这个道理,以后可以继续去找甄姨娘了,有人阻你,就说我同意的。至于李夫子的课你仍要继续上,他虽然迂腐了点,教学方式也古板,肚子里却是真有学问的,至于要怎么挖出来,就靠你的本事了。”

    听到宋知剑的话,宋英杰的小脸儿都亮了起来,马上扬起了笑容。“谢谢三叔!那宝儿去找甄姨娘了!”

    接着这孩子便一溜烟不见了人影,倒让宋知剑好气又好笑。

    宋英杰走后,宋知剑眼中难得露出的一点情感也收敛了起来,对着身边的随从慎悟淡淡说道:“我不在的时候,甄妍倒是做了不少事,竟连宝儿也收服了。”

    慎悟跟在宋知剑身边久了,知道主子其实是个明理的人,不若外界所想那般阴沉易怒,所以说话也比较大胆,甚至面对宋知剑如此冷淡的语气,他也能笑吟地回答,“不是奴才要说,甄姨娘生得美若天仙,能让一个七岁娃儿亲近,也是理所当然的。”

    在替宋知剑更换朝服时,慎悟还特地让他仔细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饰物,“三爷既然不见甄姨娘,那么她自得其乐也没什么不好,关在府里横竖只能闲着,能做的事可比三爷想象得多了。”

    宋知剑看着原本挂在自己身上的金鱼袋,什么时候竟换了绳结都不知道,而且这编法显然比原本那个更复杂更华美,却也适切地搭配着他的朝服,不显得小气。

    “还有这个,这些个剑套、剑穗、鞋套、钱囊……”

    慎悟又取出了宋知剑没有佩带的长剑,已换了新的剑套,剑把上还装了剑穗,装饰性更强;还有雨日用的鞋套,平时装银两的钱囊……不知不觉地放满了他的眼前。这些琳琅满目的小饰品绣功一流,针脚细密,没有一定的功夫及美感是做不出来的。

    最后慎悟指向宋知剑的头顶。“连三爷头上的玉环都换了一个,三爷没注意吗?这些玩意儿,府里那些大手大脚的婆娘们,哪有那样细心注意着帮您换。”

    宋知剑取下了束发的玉环,却是发现原本普通的碧玉被换成了黄龙玉,触感柔和色调温润,更衬他身上紫色的朝服。

    那女人,倒是用了心啊……

    目光微沉,他突然想到一件事,又问慎悟道:“自伤愈后,我每日下朝倒是都有补汤可喝,日日变着花样,想必也是甄妍的杰作?”

    慎悟认真说道:“确实是如此呢!三爷也知道,咱们国公府的厨子、绣娘还有下人什么的,很多都是以前军中阵亡弟兄的遗眷,国公见其孤苦无依,才收入府中做事,他们做出来的食物只求填饱肚子,遑论美味;做出来衣服只求能穿得上,细微处是没法儿讲究的,更别说是绣花了。如今来了个甄姨娘倒是个好的,绣功厨艺都出众,光是三爷那补汤,香得奴才都想偷喝呢!三爷虽没见她,却也没说她送的东西要拒绝,属下见东西好,便都收了。”

    这已经不是慎悟第一次强调他不见她了,宋知剑想也知道八成又是一个以貌取人的结果。不过他必须承认,在第一次见到甄妍时,他的惊艳也是扎扎实实的。

    虽然那光景,着实香艳了点……

    宋知剑微微失了神,虽然很快就恢复过来,却是从来没有过的情况,不由没好气地朝着慎悟说道:“我不是不见她,而是不必特别见。我答应她父亲照顾她一生,如今带她进府,给她一个归宿,这也够了。”

    “是奴才僭越。”慎悟心一惊,连忙告罪。他身为宋知剑亲随,怎么也不该站在别人那边,尤其宋知剑似乎对甄妍不太上心,他再多嘴就失了本分了。

    “无妨。反正我平时也不太在乎这院子里的小事,如今有个女人来打理,似乎还打理得不错……”纳这个妾,不仅没有他想象中烦人,被他冷落迄今也不哭不闹,里里外外皆没有可挑剔之处,周全得令他无话可说。

    “三爷的意思是……”慎悟眼睛一亮。

    宋知剑拿起那黄龙玉的玉环,在手上磨蹭了几下,缓缓说道:“就由着她折腾吧!”

    “今晚的鲜鱼汤,大人喝了吗?”

    “喝了喝了,而且喝得一滴不剩呢!”

    “那就好,夏日炎炎,我特地加了冬瓜与莲子清火,炖了三个时辰呢,幸好他喜欢。”

    “姨娘,慎悟还说,姨娘送去大人房里的东西他都不排斥,以后按着妳的心意做就好,大人不会拒绝。”

    春草一从宋知剑那儿回来,甄妍连忙打听他的情况,如今一听这般喜人的结果,她竟是坐在原地呆呆地傻笑,姣美的脸蛋儿也出现了红晕,心里头一阵阵奔腾的欣然。

    “姨娘?”春草用手在甄妍面前挥了挥,却没得到反应,不由吃吃笑了起来。“姨娘,春天已经过了啊,现在都入夏了……”

    “什么春天过了?”甄妍一愣,随即不依地将手上的帕子朝着春草扔过去,笑骂道:“臭丫头居然调侃起我了!妳才思春呢!”

    “想自己夫婿有什么好害羞的?”春草瞧甄妍双颊飞红的娇俏模样,都忍不住怦然心动,“要我是大人,看到姨娘妳现在的样子都会被迷昏了!”

    “我不想迷昏他啊,我只是……”希望他能来看自己一眼而已。甄妍并未把话说完,只是按下心头闪过的那一丝压抑,抿着唇笑道:“听起来大人并不讨厌我做的东西,那我们是不是能放开手来做了呢?”

    平时她只敢绣点小东西,或是做些绳结什么的送到他房里,怕做得太过会引他反感。即使如此,那些小东西也是寄托着她的心意,希望他随身携带时能想起还有她这个人。

    不管是不是奏效,至少他想起她来了不是?甄妍带着笑意,旋身便来到衣箱前翻找,“上次收起了一件藏青色的绸布,可以替大人做一件缀锦圆领袍衫,下面加上秋香色的镶边如何?”

    在春草的帮忙下,布料很快找了出来,她们甚至还翻出了一些绫罗还有织锦什么的,就这么将布摊开,带着雀跃地对着布料指指点点。

    “大人该有这么高吧?”春草将绸布举起,想象了下宋知剑的身高。

    “不不不,大人还要再高一些,我站在他身边,也才到他的肩膀而已。”想到自己曾经与他极为亲近,在赶着马车回京城那一个月,她几乎是贴身照顾他,直到他清醒,即使两人言语交流不多,对她而言都是美好回忆。

    “那得裁多大?这么宽够吗?”春草又偏着头想,比了一个大小。

    “大人哪里有这么瘦?再宽一些……”甄妍回想着当初替行动不便的宋知剑更衣,虽然只是替他穿上外衣,不过也足够让她洞悉他的身形了。“大人身材看起来瘦,事实上很是精壮,必须得做得刚好,穿起来才挺拔……等等,这阵子他天天喝咱们的补汤,应当是长些肉了,还是再放宽一点点……”

    见她举棋不定,春草贼兮兮地看着她。“要不要我带姨娘去偷瞧一眼?”

    一时间,甄妍还真有点心动,然而转念一想,如此巴巴的去偷瞧,还不被人看扁了去,“不成不成,反正只是外袍,抓个大概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啐了一声微恼地觑了春草一眼,甄妍继续将注意力摆在眼前的衣服。“要不要顺便做一条腰带呢,才好搭配新的衣服?”

    “姨娘,大人应该有不少腰带了……”

    “我做的不一样。”以甄妍的绣功,勇国公府的成衣不过尔尔。她随口应了声,只顾着对眼前布料左看右看,忽又觉得颜色太深,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花蝴蝶似地转到柜前,甄妍取出了一些金线银线。“还是再绣点花样?可是这样会不会太突兀?藏青色的底布,用青灰色的绣线就好,他的性子内敛,应该适合……”不待春草响应,她又自顾自地说着,“绣些什么好呢?松柏太老气,祥云也平淡无奇,不如绣些竹子,也能衬托他的风雅。”

    春草看她走来走去,一下找柜子,翻个身又来到妆奁前,取出了小橱子里的剪刀,看得她眼睛都花了。

    她家娇滴滴的小姐啊,绣花一向是随着性子,反正绣什么都出色,在江宁一带可是抢手货,何曾像现在这样一般瞻前顾后的?

    看来,小姐是真的很喜欢很喜欢大人了……怀着这种感慨,春草的笑容也柔和起来,小姐的前半生不知发生了什么惨事,十二岁以前的事情都不记得了,希望她此后真的能得到幸福啊!

    “哎,看我找到了什么!”甄妍突然一脸喜色,由衣箱子的最底层翻出了一匹天净纱。

    天净纱轻薄透气,最适合做里衣。春草一看竟是这东西引得甄妍大喜,不由好笑道:“姨娘可是想替大人做件穿在里头的里衣?”

    “是啊!最近天气渐热,用这料子做出来的里衣比较能穿得住。”甄妍轻摸着纱布细滑的质感,越看越满意,伸手就要去拿剪子裁布。“这么多布料,应该可以连亵裤一起做了?”

    春草一呆,差点没大笑出来。甄妍老说她傻,但遇到了大人,小姐的傻也不输给她嘛!

    “要做里衣和亵裤,这大小可就不能将就了。”春草提醒着她。

    “是啊,”甄妍像被泼了盆冷水,也跟着苦恼起来。“穿在外头的我们还可以抓个大概的大小,但我们要怎么知道大人穿在里头的衣物大小?”

    “不如我去偷一套大人的里衣和亵裤?从洗衣妇那里顺手牵羊,不会很难的。”春草异想天开地道。

    “不行!”甄妍心头一颤,光想象就羞人,右手上的剪子竟是不小心往左手一划,随即便见了血。

    “唉呀!姨娘妳受伤了!”

    春草马上忘了调侃甄妍,急急忙忙抓了布就想盖在甄妍手上,但顺手一抓,竟是甄妍方才翻出来的天净纱,又慌张扔在一边,跟着随便往旁边一抽,却又是那要做成袍衫的绸布,也不能用,一下子主仆都乱了起来。

    就在这一片混乱之中,外头突然跑进来了宋英杰,他原是喜气洋洋的要来找甄妍,而且还来得光明正大,毕竟他现在有宋知剑在后头撑腰,可是他一进门就看到甄妍满手的血,春草像只无头苍蝇般窜来窜去,吓得整个人都呆了,最后忍不住放声大叫。

    “快来人啊!甄姨娘要死掉啦—— ”

    这下,换成屋子里的两个女人傻眼了,她们很快听到几道仓促的脚步声,朝着院子里奔跑而来,似乎被惊动的人还不止一两个。

    “春……春草,妳看我要不要先昏倒一下,免得宝儿失望?”甄妍有些尴尬地道。

    若是可以,她真想一翻眼人事不知的昏过去,被宋英杰这么嚎一嗓子,还让人以为她故意闹事呢!

    春草听着外头的动静,也只能傻傻地点头。“姨娘昏了也好,孙少爷搞出的这阵仗,好像有些大啊……”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嫡女贵妾最新章节 | 嫡女贵妾全文阅读 | 嫡女贵妾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