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蜜宠小青梅 > 第二章 身分非凡的转学生

蜜宠小青梅 第二章 身分非凡的转学生 作者 : 千寻

    吃过饭,沈青拿起书到外头消食加默书。

    才两堂课,陆学睿已经和大家打成一片,他指指沈青背影问:“班上怎么会有个孩子?”

    被问到的学子撇撇嘴道:“他是个怪物。”

    “怎么个怪物法?”

    他讲话很莫名其妙,他骂不还口、打不还手,老是笑得没心没肺,没人喜欢跟他打交道,就算暗地对他动手,他吃闷亏也不发一语……

    没多久功夫,沈青的形象就被清清楚楚摊在新同学眼前。

    连半个朋友都没有啊,穆颖辛又觉得她可怜了,他总是……觉得她可怜。

    “那小子连毛都没长吶,念书能跟得上吗?”陆学睿乐呵呵问道。

    但陆学睿这话,同学们接不来,一张张脸憋得死紧,看得他满头雾水。

    “你们这是啥表情啊?难不成一个连话都说不清楚的小屁孩,还能赢过你们?”

    从第一被挤到第二的薛齐指指后面。“墙上贴了考试成绩。”

    陆学睿也不起身,头转开,眼睛快速飞掠,咦?“你们班邵青很厉害哦,每次都拿第一。他是哪个?”

    薛齐指指在树下消食的沈青说:“没长毛的那个。”

    轰!陆学睿双目大瞠,不会吧……爹要是知道他连个八岁小童都比不上,家法会不会从长鞭换成刀剑?

    站在远处,殷宸静静看着沈青,他终于又朝她走近一步……

    她坐在大树下,仰头、把书盖在脸上,睡得很熟,殷宸不掩饰脚步声,直到站在她身旁她也没发现,是心宽还是太疲惫?

    想了想,他伸脚踢她,沈青拿开册子、揉揉眼睛,看着高大的殷宸。

    柳眉微蹙,沈青问:“做什么?”

    “上课了。”

    这么快?这身子太小,很需要睡眠的啊!她伸懒腰,笑咪咪说:“谢啦。”

    才要撑地起身,一只大掌进入视线,犹豫片刻,她又一笑,再次说声,“谢啦。”

    但,她没有借他的力站起来。

    防备心这么重?殷宸脸部线条又硬三分。

    “为什么在这里读书?”殷宸问。

    他问的是“在这里”,从京城到晋县,再到青山书院。

    但青青错解他的意思,以为他问的是—— 八岁孩童的教室不在这里。

    她扬眉,笑得可爱可亲、讨人喜欢到不行。“因为我是天才,我很厉害啊!”

    挺直背脊,大步走开,天晓得为了在他面前摆出骄傲样,她的脚得分得多开、拉出多大的脚步,才能让他吸几口自己身后的潇洒尘土。

    黑线横过他额际,他神色阴沉了……

    她跑着上学,也跑着回家。

    教习刚喊下课,她一溜烟跑得没影,害陆学睿想跟怪物聊两句也没机会。

    这次她只停下来喘两次就到家里了,马步没白蹲,师父那阵摔打也没白挨,在风雨中长大的树,果然不轻易夭折。

    “青青回来啦,快快,快看外婆给妳买了什么?”

    外婆守在门边,看见青青,立刻把她拉进屋里,桌上摆着几件新衣,粉的、红的、黄的……都是京城时兴的,外婆拿起来往她身上比划。

    她却笑咪咪地举起手。“外婆,帮我裁几件男装吧,手肘都磨破了。”

    沈青没明着反驳,但外婆心知肚明,她猜出是沈节送来的,还在同她爹发脾气呵,外婆无奈苦笑,这孩子太倔了。

    外婆转开话题,没逼迫她。“又破了?妳是穿衣服还是撑衣服啊。”

    “没法,男孩子就是这个样儿。”

    “还真当自己是男孩?”外婆瞅她。

    “我不是吗?”她笑着反问。

    外婆接不了话,唯有心疼,重男轻女呵,沈家把青青的心伤透了。

    揽过外婆肩膀,她笑道:“走,去书房,让我看看外婆今天练的大字。”

    “我、我……”

    “厚,外婆偷懒了,对吧?”

    “写了、写了,写一大张呢。”是一大张纸上头只写两个字。“我今儿个很忙的。”

    “忙什么?”

    “隔壁张大婶同我说话,客人上门总不能晾着吧。”

    沈青望着笑逐颜开的外婆,在心底轻声道:“亲爱外婆啊,您可得活的久一点啊,亲眼看我为邵家争光……”

    “漂亮姊姊,今儿个穿新衣啦,这衣服真衬妳的白皮肤。”接过烧鸡,沈青又小跑步起来。

    楚大姊看着她的背影,这孩子,怎就这么讨人喜欢?她新衣服才上身就发现了,家里那个呆子,就算从早看到晚怕也不会发现吧。

    楚大姊进屋,拿起食盒,剁了两只烧鸡,扬声道:“当家的,把这鸡给爷送去。”

    昨夜无人入梦,沈青一觉到天明,精神好、气色更好,外婆让下人用热水冲了鸡蛋汤,加上麻油、香菜,喝一口全身发暖。

    阳春三月,清晨还有些微凉,以往这时候,娘都要备着给她裁新衣。

    她总拿着剪刀,心满意足说道:“我们家青青又长个头了。”

    爹便接话,“长个头好,要不这么小的孩子,聪明成这副样儿,旁人要说咱们家出妖怪了。”

    娘常让她装傻,老说真正聪明的人,懂得木秀于林的道理。

    可是难啊,她总在不知不觉间露出本性,她本来就不是孩子呀。

    如今她终于学会装傻,成天乐呵呵地说着傻话,阻却许多想探究小神童的好奇心,但希望看她装傻的娘已经不在……

    抱着烧鸡跑过街道,直奔书院大门,书院里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她跑到草庐前,又准备好一脚踹开大门,但腿还没伸呢,门就从里头打开了。

    “天下红雨了,师父竟然舍得下床?”沈青扬声道。

    话说完抬眼,才发现开门的不是师父。探头往里看,师父果然躺在大床上,只是师父看见她怀里的油纸包,突然着恼。

    “又是烧鸡,妳跟鸡有仇吗?”师父没好气问。

    “这不是师父的最爱?”沈青挠头不解,师父这生的是什么气,生理期来了吗?师父也是女扮男装?可女人长成这模样……太委屈……

    师父狠瞪殷宸两眼,就说呢,人还没走近就急吼吼跑去开门,那副急色样……有奸情吗?他咬牙切齿,肯定有!

    他生气啊,四十几岁的老男人,居然被小伙子摆了一道,青出于蓝也不是这种青法,小小年纪,一副花花肠子,谁摊上谁倒霉。

    师父审视一脸迷糊的青青,半晌,火气渐消,还好,丫头不是共犯。有人同自己一起被骗,感觉好过些。他闷声道:“腻啦,明儿个换新菜。”

    “喂,我才刚付完下个月的烧鸡钱吶。”沈青嘴上应着,却没为这话生气,细观师父,他的口水已经在嘴角蔓延,摆明很爱的呀,所以这话……肯定是在跟谁置气。

    谁呢?师父可是书院里“神圣的存在”,教习们三令五申,禁止学生们进入此地,既然如此,谁能让他发脾气?

    是……她抬头看着很阴沉的殷宸?

    眉梢微勾、嘴角轻扬,没错,是他!他设计师父,也设计沈青。

    他把楚大姊、青青、“楚家烧鸡”和缺乏控制力的师父串在一块儿,串出他要的发展,只是精明的师父一眼看穿,沈青却满头雾水。

    一瞬不瞬看着殷宸,她琢磨着,他在这里做什么?

    有背景的插班生,清晨出现在草庐里,那么她家师父……不会刚好也背景雄厚吧?这是否意谓……不经意间,她用几只烧鸡抱上一条大腿?

    沈青一双眼睛直勾勾盯着殷宸,那副蠢样儿太伤师尊英名。伸手,师父往她脑袋敲一记。“怎么,看见男人就犯傻?叫师兄!”

    沈青回神道:“不公平,入门有先有后,就算他比我老很多,可我先来,他后到,论理,他该喊我一声师兄。”

    想当他的师兄?殷宸失笑,有胆色!

    “谁说妳先来?人家十年前就到了。”师父又朝她后脑巴一下。

    抚抚后脑,拿她的头当沙包啊?鼓起腮帮子,她道:“那就没办法可想啦,师兄就师兄呗。”

    “妳还要想办法?蹲马步去。”师父斥喝一声。

    “是,师父。”她乖乖到平日蹲马步的地方站定,脚刚屈下腿,想到什么似的,扬声问:“呃、那个……师父,可不可以请教您尊姓大名?”

    很阴沉的殷宸,瞬地阴沉不起来,噗哧大笑出声,不是已经拜师月余?

    只他这一笑,原本无比聪慧的沈青秒变傻。

    哇哇哇……怎么会……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他笑起来,“影星”必须靠边站,陆学睿的颜值排行榜要一路排到天涯海角,她强烈恍神。

    又发呆?有奸情……绝对有奸情!师父不满,长腿打横一扫扫向她的小短腿。

    正在恍神中的沈青,理所当然该跌个狗吃屎,没想到第六感抢先反应,她身子一弹、一个后空翻,稳稳站在地面上。

    这反应,殷宸吃惊,而师父……摸摸胡须、点头微哂,他果然没看错人。

    沈青满脸懊恼,怎一个不小心就被人给试出深浅了?

    摇头苦笑,她无奈问:“师父,律法规定,谋杀徒弟得判几年刑?”

    “放心,师要徒死、徒不敢不死,律法不管这种事。”

    “万恶的独裁社会啊。”她叹息,继续蹲马步……

    师父觑她,问:“说说,妳之前拜谁为师?”

    她再叹。“可不可以不说?徒弟天性低调。”

    “可以,那就马步蹲到死。”

    这是虐待无罪,屠杀有理的概念吗?她道:“既然师父执意……好吧,我认过五位师父。”

    “哪五位?”

    “东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东邪上通天文、下知地理,自创兰花拂穴手,西毒是西域白驼山人士,善用毒、正在练九阴真经,南帝精通一阳指,北丐的打狗棒法举世无双,降龙十八掌连真龙都会怕,而当中武功最高强的是中神通王重阳。”她胡扯一通。

    师父:“……”

    沈青眉开眼笑问:“吓到了厚?就说我想低调的嘛。”

    师父深吸气问:“他们是不是都死透啦。”

    “吭?”沈青没听懂。

    “被妳活活气死的,要不,妳怎么会拜我为师?”

    哈哈哈……沈青捧腹大笑。“没错,他们都成仙成龙啦,谁让我有扶龙格呢,凡当过我师父的,死后都变成举世无双的大人物,师父,您得好好珍惜我,您未来的造化,全落在我身上了。”

    听两人一搭一唱,殷宸垂眉浅笑,这还是那个半年三个月都不说一句话的师父?

    通常下课后,她跑得比谁都快,赶着早点回家见外婆,但今天她另有打算。

    书院外头开了一家新饭馆,去过的人都说物廉价美味道啵儿棒,因此夫子才刚喊下课,她一溜烟跑得比谁都快。

    果然,飞得快的鸟儿有虫吃,铺子里十几张桌椅几乎都是空的。

    选一张靠墙的小桌子坐下来,连点几道菜,她下意识摸摸书袋里头的食单,对,她想赚点小钱。

    前世的她是政治系学霸,刚踏入社会就成为立委助理,找资料、写报告、提策略样样难不倒,她身强体健武功好,当助理还兼任保镳,专挡狗仔摄影机,另外她还有一手好厨艺,能煮菜做点心,为自己打理各路人脉与关系。

    待菜端上来时,其他桌子陆续有人入座,几乎全是书院里的学生。

    老板有远见,通常做学生生意的店家都开得不大,多数还是流动摊贩,就怕学生休假、喜新厌旧、口袋不充裕……不敢把生意做大。

    可青山书院不同吶,这里是晋县好人家小孩的第一志愿,话说得夸张点,此处可以被认证为未来菁英的集散地,不管是在书院念书的优秀青年,或向往能进书院念书的上进青年,来来往往,生意差不到哪儿去的。

    “看起来不错,进去坐坐吧。”陆学睿的大嗓门出现在铺子门口。

    刷地,众人目光全朝同一方向转去。

    八、九月微凉的天儿,穆颖辛还拿着扇子故作潇洒,有一下没一下地搧着,在沈青看来做作得很,偏他这一搧,还真搧出书院的扇子风潮,这段期间,日日都有卖扇子的摊贩在书院附近叫卖。

    哪天他兴之所至学起白素贞,会不会所有人走来走去都拿着把雨伞?

    师兄还是一贯的阴沉,那张脸像是债权人,活像书院上下全欠他银子了。

    三人才加入没多久,已然成为书院的风云人物,虽然没亮出身分,可那身气度,再加上与众不同的态度,再没眼色的人也晓得如果有机会就得努力往他们身上攀。

    因此殷宸前脚刚踏进饭馆,立刻有人起身,自动把位置让出来。

    看着同侪们的良好表现,很会做人的陆学睿拍拍对方肩膀,喊一声,“兄弟,谢啦!”

    被拍肩的那人竟然乐傻了……兄弟欸,他变成大人物的兄弟了!

    陆学睿长腿一跨,开始点菜,一道接一道,吃免费似的。

    沈青撇撇嘴,不关她的事,尽快吃完,找个机会和老板接头,希望这单生意能够顺利。

    目前她虽然不缺钱,但一个人想要独立自主,首先得让经济独立。

    感觉一个黑影站到自己桌边,她仰头,撞上殷宸似笑非笑的阴沉脸。“做啥?”

    他没响应,往她右手边位置坐下,拿起筷子,掠夺起她的菜。

    “我有说要请客吗?”她指指鼻子,用瞠大双倍的眼睛对他发出质疑。

    殷宸依然沉默,自顾自吃着,此行为不可取,没想穆颖辛有样学样,坐到她左手边,也拿起筷子自行取用。

    她指指陆学睿所在地,说:“你们的桌子比较大。”

    “是。”殷宸咬一口她最爱的糖醋鱼后,很奢侈地回应一个字。

    不理解殷宸和穆颖辛举动的,不光沈青,连陆学睿也一脸的不明白。“对啊,快过来,咱们的菜很快就上了。”

    陆学睿嗓门大,满屋子人全听见,独独殷宸和穆颖辛听而不闻,继续进攻沈青的菜。陆学睿看看两人,摸摸鼻子、顺着兄弟们的意思,往沈青对面坐下,也拿起筷子。

    所有人都盯上沈青,尤其把桌位让出来的“兄弟”,好像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似的。

    在沈青二度抗议前,陆学睿点的新菜送上来,她泄愤似的举箸狂吃。

    啥?这叫一报还一报?不是啦,这叫礼尚往来,是做人的基本礼貌。

    然后他们吃饱,然后她没付账,然后脸很冰的那位挥挥手,老板就恭恭敬敬把他们送出门。

    咬咬唇,她压低声音问:“师兄,这馆子是你家开的?”

    “是。”他又很奢侈地应她一个字。

    唉……赚钱大事铩羽而归,赚自家师兄银子,做这种事会良心不安,为抚平良知,只能对不起贪婪欲望。沈青垂眉垮肩,今天诸事不顺。

    “今天妳和薛齐吵嘴了?”殷宸问。

    “没事儿,不过是失败者的逆袭,不招人妒是庸材嘛。”经历得太多,她不当一回事。

    “妳被关在茅厕,是他做的。”

    “不是门卡住?不对啊,我多撞两下门就开啦。”

    “我打开的。”

    唉,小手段越来越多,神童不好当吶。“天才的道路注定寂寞。”

    “还天才咧?臭美!”陆学睿轻嗤。

    挥手道别,沈青没与陆学睿争辩,走出饭馆准备回家,可高大的黑影又走到她右手边。

    “做啥?”沈青斜眼问。

    “送妳回去。”殷宸简约回答。

    “我又不是孩子,迷不了路的。”

    她真不懂啊,什么时候得他青睐?因为师兄爱护师妹?因为令狐冲岳灵珊情结?还是因为师父有交代,师妹是他毕生最重要的责任?

    师父?沈青直觉摇头,不可能,比起她的安危,师父肯定更在乎烧鸡安危。

    “对啊,他又不是孩子,干么送?”陆学睿不满,挡在前头,不让殷宸走,没想殷宸竟一手将他拨开,继续同沈青并肩。

    噘嘴,陆学睿觉得自己被背叛了,但一个殷宸已经够过分,没想穆颖辛竟也快步跟上?

    “薛齐买通人,要在路上伏击妳。”殷宸寒声道。

    “就因为我考赢他?不会吧,考试有输有赢,请详阅入学说明,哪有人这么输不起?”

    “放心,从明天起,妳不会再看见他。”他不在乎薛齐的动机是妒忌或其他,他只想确保沈青平安顺遂。

    不会再看见薛齐?有这么严重吗?是她不清楚帝国主义的游戏规则,还是男人之间的游戏都很暴力?

    沈青缩缩脖子问:“所以,他的下场……”

    “很惨。”穆颖辛说完,再补一句。“凡阿宸经手,没有不惨的。”

    “别听穆七胡说,顶多一手一脚,养几个月就能下床。”殷宸替自己辩解,他哪有那么残暴,不过是给点小教训。

    一手一脚还不惨?那是青春少年家啊,年纪轻轻就让薛齐体验中风的痛苦,太惨了。

    沈青干笑几声。“其实我可以自己处理,你知道的,我师父是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外加中神通。”

    “对啊,他可以自己来,你们干么插手?”陆学睿忿忿不平道。

    可惜没人把他的话听进去,仍然一左一右护着她。

    陆学睿的不满迅速膨胀,加快脚步追上前,不断唠叨碎念。“你们干么对他这么好?同情弱小吗?书院里又不是没有更弱小的……”

    他的嗓门很大,他的碎念功夫不同凡响,沈青不晓得殷宸和穆颖辛怎么能够忍受,但她无法。

    倏地停下脚步,害跟在后头的陆学睿差点儿撞上,她利落转身、双手环胸,问道:“你知道喜欢是怎么一回事吗?”

    “不知道?”陆学睿微怔,刚刚他们有讨论到这种事?

    “喜欢就是明明知道是多此一举的事,也想要跟着你一起做。”

    “听不懂。”陆学睿瞪大眼睛,危机感上升,他肯定、肯定、肯定有阴谋。

    他说喜欢,天……会不会……他喜欢上自己了?阿宸、穆七一左一右跟着,不是保护,而是挟持,他们担心自己被他染指?他的想象力迅速扩张。

    “比方你可以自己吃饭,我却想要陪着你一起吃,比方你可以自己回家,我却想要陪你走这段路,纵然车马急、风雨阻,纵使冰雪封路、路途险阻,为能见你一面,再多的崎岖也都是坦途。懂吗?

    “这世上每个人都很忙,但对喜欢的那个人,永远有空,因为于我而言,除了你之外,其余皆是小事,倘若你也喜欢我,我便会与你真心相守,便愿意陪你细水长流。”

    终于,陆学睿膨胀的想象力被戳破,听懂了!

    猛然倒抽气,他指指殷宸再指指穆颖辛。“你是说,他们……喜欢上你?不可能!臭美、臭美,你太臭美啦!”

    噗!一个没忍住,穆颖辛喷笑。

    殷宸没这么大反应,但嘴角上扬,他喜欢她一本正经地说着废话。

    不过……

    对喜欢的那个人,永远有空,因为于我而言,除了你之外,其余皆是小事。

    如果这是“喜欢”的规则,那么……笑容扩展,心舒泰,殷宸的眉目间染上几分温暖。

    沈青笑弯眉毛,双手一摊,道:“不是臭美,不然你说说,他们干么非要陪我吃饭回家?”

    “可、可……你是男的呀。”

    “这就是让人最苦恼的地方啊,我是男人都这个样子了,要我是女的,他们肯定要排队匍伏在我的石榴裙下。”

    忍不住了,穆颖辛哈哈大笑,而殷宸摸摸她的头发,满眼宠溺,只有陆学睿还在那边满口的臭美臭美说不停。

    远方打斗声起,隔得远了,正在说笑的他们没听见,时间不长,好像才刚开始就已经结束,不过殷宸没妄言,过完今天,她再没见过薛齐。

    这社会的不公不义,不仅仅表现在师徒关系上,也在身分背景上展露无遗。

    学期第三次小考开始,沈青和往常一样勤学精进。

    考试后,同学们讨论答案时,她竖起耳朵认真听过一轮后,有十成把握自己能再度夺冠。

    没想到成绩出炉,她竟然只拿第三!

    第一、第二被分别被穆颖辛和殷宸拿走,连那个考卷拿去喂狗,狗都不屑一顾的陆学睿,成绩竟也在中间?这是什么世界?

    对于这个结果,班上同学很满意,让背景雄厚的人踩在脚下,总比被一个小表压在头上来得光采。

    “穆颖辛考第一,得请客。”

    八面玲珑的穆颖辛被众人一拱,笑眼瞇瞇道:“行,后天放假到杜康楼,全班都去。”

    杜康楼?他不光背景雄厚,连荷包也雄厚得紧,那里一桌酒席至少得十两银子起跳。

    陆学睿对自己的成绩也无比满意,大声吆喝。“杜康楼吃完饭再去百燕楼,一人挑两个姑娘作陪,爷请客。”

    他这一嗓子喊得众人兴奋起来。

    这年纪进百燕楼能做啥的不过寥寥数人,多数人只能在姑娘身上摸两把、香几个,过过干瘾,满足一下虚荣心。

    “去去去,穆颖辛、陆学睿这么大气,大家都得赏光。”

    “邵青也去吗?”带着恶意口气,说话的是年纪仅次于沈青的阮苳斯。

    他今年十二岁,晨昏颠倒的卯足劲,好不容易拿到甲班的入门票。

    他得意洋洋骄傲不已,家人到处宣告他家儿子多能耐、多本事,没想乐不了几天,八岁的邵青也进了甲班,他的面子直接被丢进垃圾桶啦。

    这还不是教他最恨的,他最恨的是,初来乍到,在一群学长跟前,就算排名最末也理所当然,之前他自我安慰没关系,至少考试有邵青垫底,没想他居然拿第一,这是欺负谁吶?

    他的嫉恨水涨船高,好不容易有人考在邵青前头,真是大快人心啊,这会儿不修理他更待何时?

    阮苳斯开口,众人哄笑起来。

    他又道:“邵青去的话,是去找姑娘还是找奶娘啊?”

    “软东西,我找奶娘你找啥?亲娘吗?”

    娇娇嫩嫩的声音一出,哄堂大笑。

    阮苳斯、软东西……这年纪那话儿肯定是软的,笑话邵青?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啊!一屋子少年笑得前俯后仰。

    陈立走过来,揽住沈青肩膀,趁机重重往她后背一拍,拍得她气不顺,咳过几声。

    他和阮苳斯有拐弯儿的亲戚关系,平日里情谊好,怎看得惯好友被欺?

    殷宸目光微凛,抓起准备二度往沈青后背拍去的大手,陈立讶异,转头对上一双阴沉眼睛,只好吶吶收手。

    他的动作尽落入穆颖辛眼中,他对陈立摇摇手指。“欺负同学,可不行吶。”

    “我没有!”陈力反驳。

    穆颖辛没再争辩,心中却道:可怜,认个错得了,干么非要讨皮肉痛?

    两天后,陈立打人的手上了夹板。

    据说是天外飞来一根树枝,他用手去挡,结果骨头粉碎啦,小小树枝怎会造就大大伤害?他没想通,大夫也没想通,家里长辈认定他犯了鬼神,逼他斋戒沐浴、连续作法十天,才饶过他。

    没错,这是殷宸的作法,简单粗暴,却效果显著。

    不过当下陆学睿没发现陈立打人,只看见陈立的手靠近沈青后背,他笑道:“青子个头小,再让你拍出内伤,日后让他怎么找媳妇?”

    话出口,全班又是一阵和乐融融的笑声。

    趁着旁人没注意,殷宸一把将沈青拉到身旁,掌心贴在她后背,一股暖流传入。

    真舒服……这是传言中的内功?沈青扬扬眉头,她知道自己被维护了。

    她问:“这是身为师弟的福利?”

    他没回答,只是掐了掐她的脸,问:“妳确定是师弟?”

    沈青心头一悚,他……他在说什么?

    下学后,学生迫不及待冲出教室,好像里头有鬼似的。

    沈青一反常态没跑在第一个,反而慢吞吞地收拾书本笔墨,直到连走廊都听不见学子的喧哗声,才起身走到邻座,悄悄地搜起三位有力人士的抽屉。

    她翻翻找找,终于找出刚发回来的考卷。

    读完穆颖辛的,不算差,但默写部分输她一点,读完殷宸的,也不坏,但解释部分没有她精辟。

    由此可证,他们的背景不是总统级就是部长级。

    最后,她找出陆学睿的卷子。

    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一揉,把卷子前后翻两遍,她不相信,再往抽屉里寻找……没错,就它啊!

    这是什么?是空白试卷,呃,她错了,不完全空白,因为中间还画上一只乌龟。这种考卷竟能拿到中段成绩?

    果然,不管在哪个时空,特权都是最好用的东西。

    她想把这张卷子送到“软东西”手中,他该挞伐的对象是陆学睿,不是自己。

    “这么较真?”

    穆颖辛的声音让沈青吓一跳,手上卷子差点掉下去。

    抬眼,不光穆颖辛,殷宸和陆学睿也在,桃园三结义似的杵在教室门口。

    “不服输?”陆学睿朝她挑眉,笑得一脸春暖花开。

    她把三张卷子往桌上一压,取出自己的,在他们眼前晃两下。“我写的更好。”

    “臭美!”陆学睿呸一声。

    “没错,可惜命不好。”穆颖辛刺她一句。

    “无妨,努力可以改变一切。”她握紧小小拳头,表现出大大志气。

    “是吗?要不要打个赌,明年二月的县试。”旁的不敢说,运气这种东西,穆颖辛从来都是好到不行,要不哪能轻轻松松就坐到旁人想都不敢想的位置?

    “案首吗?”

    “好啦,赌了,你输就宴请咱们去百燕楼大醉三日。”陆学睿怕没热闹看,忙起哄。

    沈青大翻白眼。“你拿什么赌?画一排乌龟家族吗?乌龟哥哥!”

    噗,穆颖辛放声大笑,这家伙嘴巴这么坏?

    背上书袋,沈青朝教室外走去。

    殷宸不苟同地看好友一眼。“跟个孩子较真?长进了!”说完,他也大步走出教室。

    望着两人背影,穆颖辛皱眉自语。“我就是喜欢看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啊。”

    青青脚步小,殷宸脚步大,没多久他便追上她。

    “骄傲。”随声音出现的,是压在她头顶的大掌心,她转身,抬头望他。“人在屋檐下,得学会低头。”殷宸又说。

    像他,低头再低头,终有一日蓄足力气、一飞冲天,好教那些人措手不及。

    “若屋檐高度不符合我的需求,那就拆掉重盖。”她说得无比霸气。

    “妳的血很廉价吗,非要撞得头破血流?”

    “我的血不廉价,但我的骄傲更昂贵。”

    倔!没见过这样的女子,但……算了,那屋檐要是她拆不了,他来帮一把。为啥待她这么好?因为……她曾是他生命中的一抹温暖。

    “后天一起杜康楼去吗?”殷宸问。

    “去,有好吃的为什么不去。”第一名被偷,总得捞点好处回来。

    “那百燕楼别去了,我带妳到千雪山走走。”

    沈青一愣,突然发现,他对她的好,好到……找不到理由解释?怀疑啊,真是师妹优惠条款?古时候的师兄、师妹都是这样一路发展的?

    可……还是不对啊,她明明是师弟。“不,我得去找找。”

    “找啥?”

    “奶娘啊!”她抬起下巴,抛出一句。

    殷宸失笑,这丫头还真是说不得。

    不久,穆颖辛和陆学睿快步跟上,沈青向他们投去白眼,想欺负她?甭想!

    她踮起脚尖在殷宸耳畔问:“我是你师弟,对不?”

    “有疑惑吗?”

    “不疑惑。”确定了他承认这门关系,沈青便热情地勾起他的手臂,朝穆颖辛、陆学睿抛去一个很示威的下巴。“说,是咱们关系特殊还是你们关系更好?”

    竟是……殷宸不想笑的,但用种方法破坏他们感情?她幼稚得很好笑……抿着唇,强压胸口,他打死不让笑容逸出。

    “快回答我啊。”大声说完,沈青小声在他耳边行使贿赂权。“烧鸡一只。”

    可殷宸是有品格、有道德的有为青年,怎能为一只烧鸡毁十几年交情?

    “都很好。”他回答得很官方。

    “不行,非得二选一。要不,我换个方法问,如果我和他们同时掉进河里,你救谁?”

    “妳。”阿宸想也不想就答。

    “哈哈,听见了吼。”她得意洋洋地指指自己。“他会救我,我们的关系远比你们要好很多、很多很多……”

    她骄傲的炫耀还没结束呢,就听他解释——

    “阿睿和穆七都会泅水。”

    这句描补让穆颖辛和陆学睿爆出大笑,沈青却闷透了。

    沈青翻脸,手指戳上他的胸口,唉哟……夭寿硬,她瞪他,手狠甩两下。

    “算了,我们关系很普通,不要跟来,以后我往东、你朝西,我过阳关道、你走独木桥,道不同不相为谋!”头一甩,抬高骄傲的下巴,她转身就走。

    穆颖辛大笑。“她敢甩给你脸子欸,你真是把她给宠坏。”

    殷宸不介意把她宠坏,对两人摆摆手道:“别跟来,她正在气头上。”说完朝她跑去。

    “不会吧,他要去哄青子?”陆学睿不敢置信地看着殷宸,他家阿宸只有被哄,哪有哄人的分?

    穆颖辛耸耸肩,一手搭上他,说:“走吧,逛逛去!”

    “漂亮姊姊,妳昨儿个吃了什么?怎么皮肤嫩得像豆腐?”

    楚大姊一笑,乐得眉眼开花,这小子就是眼尖,不过哪是她吃什么,分明是她被人……吃了。“小青子,我照你的办法用茶叶焗了蛋,我放两颗在油纸袋里头,记得吃。”

    “谢谢漂亮姊姊。”收下油纸包,继续往前跑,一路飞奔,像前头有什么东西吸引她似的。

    看着她像小鹿般的背影,殷宸不自觉皱眉,她的武功是从哪里学来的?

    楚大姊发现他,拿起扫帚到门外扫地,殷宸从她身边经过时,低声道:“让他们回京,好好护着长公主。”

    “是。”

    错身,殷宸在进书院之前,追上沈青。

    “师兄早啊。”

    他向她伸手。

    “做啥?”

    “烧鸡。”

    哦哦,她是有说过要请他吃烧鸡,但他的回答没让她满意啊,不过……谁让她天性大方,性格宽厚呢。打开油纸包,她把两枚焗蛋取出来。

    “烧鸡……蛋?”

    “蛋破壳了,会变什么?”

    “鸡。”

    “那就对啰。”

    “我没看见鸡。”

    “把它们吃进肚子里,慢慢孵。”她拍拍他的肩膀、无比认真说:“我相信师兄有足够能力,把它们变成你想要的样子,一定可以!”说完,她小跳步往草庐跑去。

    殷宸握着微温的鸡蛋,复习记忆中那一抹温暖,半晌、笑了。

    在他的人生中,“笑”是种稀有而陌生的经验,但是在她身边,这经验就会突然地迅速增加。

    她跑得欢快,好像很高兴似的,不过乐及生悲,她踩上一颗滚石,差点儿跌个狗吃屎。

    忍不住,他又笑了。

    沈青跑进师父草庐,把烧鸡往桌上一搁,摩拳擦掌,眉开眼笑道:“师父,我准备好了。”

    师父抓起烧鸡,纳闷问:“准备好什么?”

    “你说今天要教我轻功的。”

    所有武功当中,她对这个项目最为向往,前世练国术、跆拳道、柔道,再厉害,两条腿也只能短暂离开地面,若是轻功练成……楚留香舍她其谁?

    “这倒是,把箱子里两个沙袋拿出来。”他撕下一只鸡腿,往嘴巴塞,这“楚家烧鸡”就是百吃不腻。

    沈青拿出两个约十来斤重的沙袋,问:“拿出来了,做啥?”

    师父看一眼随后进来的殷宸,道:“给她绑上。”

    殷宸点头,拿起沙袋往她小腿处绑,只是两坨重物上身,怎么走路?

    “师父,你这是整我还是教我?”

    “妳不是要练轻功?”

    “是啊,可我没要练负重啊。”

    “妳长期绑着沙袋,慢慢习惯它的重量之后,一朝取下沙袋,自然会觉得身轻如燕。”

    啥?这样也算?沈青抗议。“我要练的不是低级轻功,是那种能够飞檐走壁、高来高去,能踏水千里的高级轻功。”

    “爬都没学会就想飞?务实点,先绑着,低级的练成再考虑高级的。”

    “那得绑多久啊?”她苦了脸。

    “先这样绑个半年,再慢慢增加到三十来斤,以妳的资质,五年、八年应该就够了。”

    这么久?从计算机科技时代来的人,没耐心等待。“师父,有没有那种三、五个月就可以速成的武功?”

    “有!”师父把另一只鸡腿,塞进嘴巴。

    “什么功夫?”

    “马屁功。”

    “……”她看见乌鸦群飞。

    “阿宸,把她拉出去蹲马步。”

    “绑这个还蹲马步?师父不是想谋财害命吧!”

    “谋财害命?首先,妳得拿得出财。”师父脸上笑容不褪,指挥殷宸把她往屋外带去,免得打扰他吃烧鸡。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蜜宠小青梅最新章节 | 蜜宠小青梅全文阅读 | 蜜宠小青梅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