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娘子好威 > 第五章 哪来底气命令她

娘子好威 第五章 哪来底气命令她 作者 : 简薰

    二月,天气转暖,万物复趋,下了一个多月的雪,总算停了,池塘边杨柳依依,正是,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虽然下个月就要成亲,但邵怡然很闲,听说池塘冰融,就出来看鱼。

    黎宗三是被逐出家门的人,所以黎子蔚只能算亲戚,邵怡然是客居,相较嫡子嫡孙的黎子衿,他们的亲事反倒安静得很,整个黎家最兴奋的应该是黎老子,孙子跟故人之女,怎么看怎么合适,对他来说,只有邵怡然嫁了人,他对故友才算有所交代。

    黎家也还有一桩好逍息,那就是倪氏给黎翠雨选了李四爷。

    消息出来那天,邵怡然过去芳苓阁贺喜,黎翠雨又欣喜,又害羞,拉着她的手说,当日谢谢她也替自己说话。

    邵怡然太替她髙兴了,来到黎家,是黎翠雨主动跟她接近,又带她打入京城的姑娘圈,丝毫不吝啬善意,她很感谢她。

    既然婚事定了,黎翠雨也开始忙碌起来,她想自己绣嫁衣,邵怡然却不这样想,她是会刺绣没错,但绣整件衣服太费工了,直接花钱请绣娘做,又快又好,而且只一次而已,不必那样讲究。

    她跟黎子蔚说过了,黎子蔚也同意,不过,跟庄氏说的理由是,时间太紧了,来不及。

    庄氏知道定下亲事后,儿子有几个官老爷举荐才顺利能进入钦天监,这些都是邵家的关系,因此对这准媳妇很是敬畏,自然不会有太大意见。

    老实说吧,寄人篱下,银子不多,又没官衔,庄氏自己都觉得儿子要过二十才会娶妻了,没想到十七岁就能娶,想着二房那边的潘氏进门两个月就怀孕,说不定邵氏也能这样争气,哎哟,真想抱孙,小婴儿软绵绵的,多可爱啊。

    不是邵怡然自己在臭美,她怎么看都觉得男生中黎子蔚生得最好,女生中自己长相最佳,如果宝宝能快点来,那就太赞啦!

    想到宝宝,邵怡然又觉得黎子蔚真可爱,居然会想到分房睡,呵呵呵,她这么想要孩子的人,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她一边喂着池中的鱼,一边想,等宝宝大一点,她就带孩子来喂鱼,这么有趣的活动,小孩子肯定会疯狂。

    “邵姑娘。”一个小丫头急匆匆的,看来是寻了她一阵子,“老太太请您到大厅上,二太太来了,说想跟您道谢。”

    邵怡然没问谢什么,这丫头一看就是二等丫鬟,不在跟前服侍,怎么会知道,想想自己今天的打扮还行,便直接往大厅过去。

    大厅中,有小婴儿的嘤嘤声,厅上有倪氏、姜宁儿,黎家几个小姐,吴氏带着潘氏,庄氏也在。

    各自见礼坐下后,黎翠雨小声跟她说:“是堂嫂生的,祖母很开心。”

    吴氏把潘氏生的小娃带来了。

    也是,就没见过哪个曾祖母可以抵抗曾孙的魅力?一看到曾孙,黎老太太绝对双手投降,然后一大包银子让吴氏带回去。

    一见邵怡然,吴氏便满脸堆笑地迎上前来,“今日除了带壮哥儿给老太太看,也是来谢谢邵姑娘的。”

    “道谢不敢,只不知自己帮了二太太什么?”

    “就是大少爷成亲那日,你给翠依悉心打扮了,没想到让郝家公子一看就上了心,只是那日客人多,接下来又过年没空,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我们家。”吴氏笑咪咪的,“郝家门户高,我们本来也不敢想,但他们有诚意,翠依也不在意是当续弦,婚事说得很顺利,郝家的老祖宗今日寿辰,翠依去那里磕头了,这才没过来。”

    邵怡然懂,古人很迷信,出门要看日子,不是说“今天没空,那改天”,改天可能要半个月后,但二房经济真的太紧,吴氏得赶快过来跟黎老太太要钱,因此等不及半个月,才会变成黎翠依这个当事人无法出现道谢的状况。

    “只是举手之劳,二太太不用客气。”

    “要的,婶子这一两年都在烦恼那丫头的婚事,现在能嫁入郝家,郝五爷又只有一个女儿,我是不用愁了。”

    两人又说了一阵,吴氏这才回到座位上。

    黎翠雨在一旁小声说:“郝五爷虽然已经二十五岁,不过夫人过世后都没再续娶,可见也是挑人的,翠依只要能好好侍奉,日子不会难过。”

    听闻这话,邵怡然淡然一笑,心中也替黎翠依高兴,然后想了想,又给自己按个赞。

    堂上一团和乐,旁边的池姨娘却一脸哀怨,一样是十六发,黎翠雨订亲了,黎翠依订亲了,可是自己的黎翠陶呢?老太太怎么好像不记得她几岁。

    “哎哟。”黎老太太忽然笑了出来,“壮哥儿刚刚啵了一下。”

    潘氏连忙说:“壮哥儿开心才啵呢,在家里时,逗半天才啵一声,没想到一回家不用逗就发出声音,肯定知道这是自己曾祖母,在跟您亲热呢。”

    吴氏补充,“是啊,人家说血浓于水,壮哥儿肯定知道的,不然怎么都不哭不闹哦。”

    “我想也是。”老太太看曾孙,越看越爱,只觉得壮哥儿长得真像子松小时候。

    唉,她都好几年没看到子松了,宗二也是,最后一次看到,就是分家那天,那倔孩子怎么这么想不开,那时子松才刚会走路,可现在,他的孩子都生出来了……

    想到过往,黎老太太擦了擦眼角,拭去泪珠,问,“那爷俩最近可好?”

    吴氏敛眉,“就是想家,想老爷子,想老太太。”

    黎老太太闻言,长叹一声,如果这个家是她作主,她定然会把宗二一家叫回来,黎家这么大,多一口人算什么,可是想起丈夫,小事情她敢闹,大事她不敢。

    “老太太,您能不能再劝劝老爷子。”吴氏苦苦哀求,“媳妇也知道是二爷错了,他是真心想跟老子认错的,我们真的想回家,想一家人在一起,老太太,壮哥这么可爱,您不想天天看到他吗?”

    一旁,黎翠雨小声对邵怡然说:“二叔那边听说又遣了一批工人,现在整个宅子只有四个婆子跟一个厨娘,堂嫂生了,可连医娘都请不起,是婶娘亲自坐的月子,当然也没奶娘,你还没来时,壮哥儿饿过一回,祖母看到堂嫂自己抱孩子进去里面喂,人都傻了。

    “要我说,就换小一点的宅子,但二叔偏偏不肯,说那是面子,可谁不知道黎家二房早就山穷水尽,要不然翠依也用不着耽误到现在。”

    邵怡然听着,那是挺惨的,但那也是黎宗二自己做的选择,她都不知道黎宗二当年是哪来的勇气分家,就算跟大哥不和,气爹娘偏心,也不是这种蠢法。

    但好笑的是,现在没钱,想回黎家靠大树,偏偏死要面子,只会叫老婆跟媳妇回来求情,自己还在家里当大老爷。

    要她说啊,真想回来,黎宗二就得跪在大门前认错,而不是要老婆传达,否则,想回来……他想得美!

    要比脾气倔,黎老爷子绝对是第一名,老爷子可不缺儿子孙子,是他黎宗二缺个爹,自己缺爹还要爹先说“儿子回来吧”,绝对是想太多。

    黎老太太看着壮哥儿白嫩的脸孔,怎么看怎么喜欢,想到只能抱一会,又万分舍不得,“我再跟老爷子提一提,不过也不用太抱希望,我都没什么把握。”

    吴氏感恩地道:“老太太肯提,那就是恩典,媳妇感激都来不及,哪会要求什么。”

    “好了,时间不早,你们也回去吧,再晚天都要黑了,熊嬷嬷,送二太太跟奶奶出去。”

    人人都看到熊嬷嬷手上那一包银子,但那是黎老太太的私房,她愿意,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就是倪氏一脸不屑,活该。

    黎老太太一脸舍不得孩子,但场面话还是得说:“没什么事情的话,就各自散了。”她话音刚落,就见池姨娘突然往前一扑,“求老太太一件事。”

    虽然主母倪氏的脸色不太好看,但为了女儿,池姨娘还是豁出去了,“奴婢想求老太太,今年赏春宴的时候,让邵小姐替二姑娘打扮打扮。”

    邵怡然心想,这哪招?

    气得要死,邵怡然在房中走来走去,走来走去。

    木樨急忙走进来,“蔚爷回来了。”

    今天是吉日,也适合出门访友,既然春天就要进入钦天监,现在监正万大人请他喝早春酒,他自然要去。

    邵怡然立刻下令,“去看看,如果醉了就算,如果清醒,就跟他说到桃林等。”

    木樨迅速岀门,不一会便小跑回来,“蔚爷清醒着,说会准备好茶水在桃林等姑娘。”

    邵怡然直接迈开大步往外面走,她太生气了,需要发泄一下,而同温层的穿越小伙伴是最好的人选。

    春日风光好,枝上鸟鸣啼,园子欣欣向荣,绿意盎然,不过邵怡然无心欣赏,她现在只想把老太太、池姨娘、黎翠陶都揍一顿。

    桃林中,黎子蔚已经在了,桔梗正在烧水,看样子预备煮茶。

    黎子蔚仍是那个黎子蔚,一脸惬意。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他那样悠闲平静,岁月静好的样子,邵怡然气得快爆炸的内心突然也宁静不少,如果刚刚她是想把人爆打一顿,现在只要小揍一顿就能出气。

    黎子蔚一见她就笑,“怎么了,这么生气?”

    邵怡然摸摸脸,“看得出来?”

    “都要杀人了。”

    邵怡然“噗”的一笑,把刚才大厅上的事说了,从池姨娘那惊天一跪开始。

    回忆方才,又气不打一处来,“你说好不好笑,我又不是丫头,凭什么替黎翠陶梳妆打扮,她嫁不出去关我什么事情,她又不是我生的,偏偏池姨娘还一脸理所当然,觉得老太太发话,我就要照办。

    “我是寄居没错,但我不是奴婢,老爷子都没命令我做过事情,一个姨娘也想命令我,而黎翠陶居然还觉得是个好方法,翠依都这样嫁出去了,她也一定可以,她都忘了,她对我一直很不友善耶,从我到黎家第一天开,她就各种讽刺,现在发现我眼光不错,做的衣服首饰都好看,就觉得我应该要帮她了,帮忙?行啊,给我五百两金子,我考虑考虑。”

    黎子蔚觉得好笑,安慰道:“不过一个姨娘而已,没什么见识,何必跟她计较。”

    “对池姨娘我是觉得好笑,对老太太我真是生气了,池姨娘说:『邵姑娘替翠依小姐打扮打扮,翠依小姐就嫁入郝家了,要是也给二小姐打扮打扮,那二小姐婚事也不用愁』,老太太居然点头说:『那怡然,下次春宴,翠陶就交给你了。』笑死人,黎翠陶就算到三十岁还嫁不出去,我都不会替她打扮的。”

    拿起茶坏,一口气咕噜噜把茶水饮完,邵怡然还是觉得很不爽,不是对池姨娘,而是对老太太,到底凭什么啊,她邵怡然是寄居在黎家没错,但她不是黎家的下人,居然连商量都免了,直接命令她。

    “那你怎么说?”

    “我说我姓邵,老太太地位再高也轮不到她命令我,你是没看到,她气得脸都歪了,我觉得好愉快。”

    发泄完了,心情真舒爽。这真的只有黎子蔚能懂,因为他是现代人,了解她。

    古代很尊重长幼,不要说她寄居黎家,一个长辈发话,晩辈也不好推辞,可惜她不是古代人,以德报怨这种事情她也做不来,她很了解黎翠陶那样的人,就算自己替她梳妆打扮找到了好亲事,她也不会感激的,反而会觉得这是应该的,是你欠我们黎家的。

    笑话,她可不欠黎家,真要说,她只欠黎老爷子一个人而已。

    也许是心情转好,邵怡然突然想起一件事情,自己发泄完了,也该关心关心他,于是问道:“今天去万大人府上,还好吗?”

    “万大人一家都挺热情的,除了我,还有几个万大人的门生,没涉及权力中心,说话倒是轻松不少。”

    邵怡然懂,朝堂上,太后党跟皇后党斗得凶,大官都要选边站,皇上头很痛,可是拿这两大外戚没办法。

    钦天监是一个很奇妙的单位,没人会来拉拢钦天监的,毕竟,皇上想起时才召见,有什么好拉拢的。

    夏官正监侯这官位看似不高,可无论如何,都是个官位,东瑞国一品到七品可以替母亲妻子请封,等成亲后,她就能享有诰命,以后,她是黎夫人不是黎奶奶。

    夫人,丈夫为官者才能称为夫人,她会是黎家第一个夫人。

    婚事定下后,者爷子开始整修腾语院,腾文院太小了,不过两间大屋,黎子蔚自己是够住了,但加上她,以后还会有孩子,那肯定是不够的,所以开了腾语院的锁。

    腾语院两进,一进四大屋,共八间大房,还有个小跨院,她去看过一次,挺好的,只可惜不能比黎子衿的屋子好,不然黎老太太会闹,但以七品的官来说,住处也不能不好,所以开了腾语院,很恰当了。

    要说黎老太太真是奇葩,自从黎子蔚官衔决定后,连黎子矜都来跟他走动了,就只有黎老太太还把他当成讨饭的。

    “有件事情,我想托你。”

    “行。”邵怡然答应得爽快。

    “我都还没说,你就答应,万一做不到怎么办?”

    邵怡然一笑,“那就耍赖啊。”

    黎子蔚一怔,他前世是公务人员,这辈子又只专注读书,四周的人说话都是正正经经,没想到会遇到个小赖皮……跟自己个性很不一样,可是,也不讨厌。

    “我这边有点银子,想请你置办几间铺子收租,就写在你名下。”

    银子?哪来的?老爷子给的吗?怎么不直接给铺子?

    彷佛看岀她的疑问,黎子笑说:“是我自己的钱,但买铺子会有税收问题,到时候老太太依然会知道,要是她甚至几个黎家少爷以为祖父偏心,那岂不是害了祖父?所以我才一直放的现银。”

    “银子……哪来的?”

    看她一脸好奇心旺盛,黎子蔚也不隐瞒,压低声音,“我卖了好多曲子跟段子给酒楼跟花楼,爱黛儿的『哈啰』就卖了一百两。”

    邵怡然眼睛圆睁,居然还有这招!爱黛儿唱过四十首歌吧,卖完了,他还可以卖玛丹娜、碧昂丝,故事自然也多着,他可以卖楚留香的故事,也可以卖杨过小龙女的爱情故事,这这这,简直是聚宝盆啊,取之不尽,用之不竭。

    能想到这样赚钱,真是大师,同为穿越人,她可从来没想过要卖周杰伦的歌。

    想着想着,她突然问,“既然都能买铺子了,怎么不搬出去?”她是女子,不好自立,可是他不同,完全可以搬出去,不用看黎老太太每天发神经,不是很好吗?

    “我提过,可是祖父说我年纪还小,让我安心准备考试,搬家的事情等成亲后再说。”

    原来是黎老爷子舍不得,懂了,聪明的孙子谁不喜欢,若说黎子衿是黎老爷子的心头肉,那黎子蔚就是黎老爷子的眼珠子。

    “行,苏嬷嬷就是负责帮我把银子换成铺子的,我让她出门几天,替你在闹区找个好地方,放心吧,交给我。”

    见邵怡然脸豪气万千,黎子蔚调笑道:“那就托付女侠了。”

    邵怡然揽住他的肩膀,“好说好说。”

    黎子蔚见她心情转好,便跟她说起万大人府上的花园,那是历代钦天监的监正居所,古木参天,花树环绕,黎家的桃花还在含苞,万家的老桃花却已经花满枝头,春风一吹,便有几瓣飘落,说不出的诗情画意,在桃花树下赏花饮酒,听琴取乐,惬意万分。

    邵怡然听得心生向往,“等明年春天,我一定要上门拜访万夫人。”

    “明年春天,我自然带你同去。”

    万大人几个门生都年纪不小,也都娶妻生子,今天都是带着妻子去的,女眷由万夫人招待,就在桃花林的另一侧设宴。

    黎子蔚看到邵怡然一脸期盼的样子,突然高兴起来,觉得老天爷对他着实不错,虽然有个不靠谱的爹,但有个慈蔼的娘,现在也要成亲了,娶的女子还跟自样是穿越人,脾气不错,个性可爱,有着恰到好处的侠女心肠,她不会强出头,不过真的需要帮忙,也不会装作不知道,就像黎翠雨的婚事,她也不管黎老太太本就对她不满,还是跟着开口了。

    更别说她是书香之后,对他的仕途大有帮助。

    他并不迂腐,不会觉得这叫靠女人,他们是互相帮助的关系,在黎家,只有彼此帮助,才能一起站立起来。

    当下,他对婚事隐隐期待了起来。

    喜服已经送来了,凤凰栩栩如生,针脚细密,邵怡然仔细看了又看,非常满意,对嘛,给绣娘做多好,自己绣这些,感觉脖子的骨刺都要长出来了。

    苏嬷嬷把喜服架好,她原想着可以自己绣,但她也知道姑娘不耐烦这些,她一个下人又怎好说姑娘不是,可现在看到喜服华贵,突然觉得给绣娘做也不错,姑娘肯定没这手艺。

    邵怡然低头看着手中的铺子契约,这是苏嬷嬷跑了十八天张罗好的,不禁想,这黎子蔚可以啊,靠着卖现代歌曲跟故事,居然赚了七千多两,置办了十间铺子,月租约莫可以收八十两,当个大爷的应酬花销都够了,而契约上写她的名字,朝廷查税便查不到黎家来。

    她名下的财产,是祖父留下的忠心大掌柜打理,黎家不可能知道,黎子蔚居然想得到这招,还真聪明。

    把契约装进大信封,邵怡然道:“鸢萝,你跑一趟腾文院,要亲手交给蔚爷。”

    鸢萝接过信封,称是,随即退了出去,去寻黎子蔚。

    不一会,有丫头进来禀告说,大小姐来了。

    邵怡然一听,连忙让丫头去烧水,准备点心。

    黎翠雨因为婚事已定,对方又是她中意的李四爷,因此订婚后一直是神采飞扬的,但今天却脸色灰败,不用开口,邵怡然就知道有事。

    邵怡然挥挥手,让丫头嬷嬷都下去,亲自给她沏茶。

    黎翠雨拿起茶盏,半晌又放下,邵怡然也耐着性子,静静陪她。

    过了许久,黎翠雨这才开口,低声说:“佩兰有了。”

    邵怡然一怔,“那嫂子怎么说?”

    “嫂子怎么会想留,可是大哥很高兴,她是高嫁,不敢拂逆大哥,只能向我娘跟祖母禀告,希望长辈发话说不留,可是……”

    可是太天真了,黎老太太跟倪氏本就盼着孩子,加上那日潘氏的壮哥儿多可爱,刚刚抱过孩子,怎会舍得不要孩子?

    黎子衿可是长子嫡孙,集三千宠爱在一身长大的,他的孩子,哪怕是个从丫头肚子出来的庶子,长辈都是殷殷企助着的。

    “大哥说佩兰有孩子,功劳很大,要提她为贵妾,娘说这是他房中的事情,自己作主就好,不打算管。大嫂很慌,找我哭诉了一下午,问我该怎么办,她自己都还没孩子,就提了个贵妾,那以后日子要怎么过?

    “虽然我觉得她配不上大哥,可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同为女子,我能了解她的不安,如果我嫁给李四爷不到三个月,他就要提贵妾,我也会受不了的。”说到这,黎翠雨顿了顿,“大嫂让我替她想想办法,可我能有什么办法?”

    “你大哥对你大嫂无意,她也是知道的,可当时她觉得只要能嫁给大少爷,就什么都好了,佩兰是没良心,但姜宁儿也怪不得别人,都是自己选的。”邵怡然实话实说。

    “我也是这么跟她说,大哥对她无意,整个黎家都知道,她又怎会不知道?撇除佩兰的关系,在说亲的那个当头,大哥不愿意就是不孝。

    “既然成了婚,当了主母,就得下得了手,通房都该喝药,偏偏她想要贤慧名声,愿意让通房碰运气,看吧,运气来了,现在又到处哭诉,好像我大哥多对不起她一样。”

    想了想,黎翠雨又补一句,“虽然大哥的确不好,但她自己也不是无辜的。”

    邵怡然也叹道:“她求得大少爷,大少爷求得佩兰,佩兰求得贵妾名分,都是自己求的,高嫁本来就需要冒险,谁都怪不得谁。”

    老实说,其实佩兰也赌很大,万一黎子衿只是贪鲜玩玩呢,那她将来要怎么办?只能说她运气好,赌赢了。

    姜宁儿脑子简单,觉得嫁给意中人就幸福了,却没想过齐大非偶,一个没有嫁妆的奶奶,大少爷又不爱,要怎么镇住下人。

    “我现在都不知道该气谁,是该气大哥跟佩兰,还是该气大嫂自己不争气。”

    “你别想这么多了,你大哥对佩兰上心,她一定会成为贵妾,这不会改变,至于你大嫂,你身为小泵不好说她,但你母亲听到了,自然会开口教训。”

    邵怡然知道黎翠雨现在心情肯定很复杂,才成亲三个多月,就要把丫头提为贵妾,这真的很乱来,她气自己大哥没出息,被一个丫头迷得晕头转向,又气大嫂到处哭,败坏大哥名声,同时,也是在担忧自己。

    毕竟风度翩翩的黎子衿都在假山跟丫头野合了,谁知道李四爷的端正是不是虚有其表?万一婚后,丫头也比自己先有了,留?让庶生嫡前,实在不甘愿,不留?那可是一条命。

    邵怡然拉起她的手,“你大哥大嫂的事情,你爹你娘会出手管教的,你呢,现在好好绣嫁衣就好,不要让其他的事情影响你,现在已经二月底,离六月不过三个多月,可得睡好吃好,出嫁时才会漂漂亮亮。”

    “我担心李四爷……”

    “大太太可是千打听万打听,这才打听到李四爷好人品,你看李家从上到下,都规规矩矩的,没有哪个爷宠妾灭妻,也没有谁庶生嫡前,家风如此严谨,李四爷总不可能一个人长歪,不用担心的。”

    黎翠雨想想也是,脸上变明亮起来,“也是,你别笑我担心这么多。”

    “女人成亲是一辈子的事情,不担心才奇怪呢。”

    像她自己即将要嫁给黎子蔚,庄氏现在看起来是好好的,但谁也不知道成亲后会不会因为变成了婆婆,就觉得可以正大光明的挑剔找麻烦。

    她还真知道有这种人,就是她朋友的婆婆,大学交往四年都是个好伯母,热情大方,一结婚就变成了另一个人,因为小泵初二要回家,家里要人所以不准她初二回娘家,理由也很荒谬——你已经结婚了,就是我们金家的人,凡事要以金家为优先。

    不过她朋友也很猛,完全不甩人,什么年代了,又不是吃你金家的米长大的,还金家的人呢,笑话!

    邵怡然会尊敬庄氏,但心里也不是不担心,可担心又有什么用,等遇上了再来说吧,现在想太多,只是自己吓自己。

    老实说,她已经算不错了,庄氏就算再怎么不好也不能拿她怎么样,一来不住一个院子,二来这个家不是庄氏当家,就算有问题也不会是大问题。

    两人说了一会儿,黎翠雨又叹了一口气,“我既气大哥,又见不得大嫂说大哥,我是不是很矛盾?”

    “你很正常。”

    “正常?”

    “气大哥不够厚道,可再怎么样,那也是亲大哥,疼了你十六年,他就算对你大嫂有亏欠,但不妨碍他疼爱你。”

    黎翠雨眼圈一红,就是这样,她才不知道要怎么办,身为女子,她想帮大嫂,可是大哥是她亲大哥,自己怎么能不站在他那边?

    她真想把那佩兰丢去乡下,都是她害的。

    怡然继续劝她,“夫妻之事得自己解决,你救得了她一次,救不了第二次,挡了佩兰,可是你大哥身边还有半夏跟紫苑,那也是万中挑一的美人,你出嫁在即,难不成以后有事情,她都找你哭诉,你都要帮她解决吗?嫁入李家后,你得以夫家为重,不然就算李四爷脾气再好,恐怕你们夫妻也会所争执。”

    黎翠雨想想也是,爹娘还在,大哥房中的事情,自己的确不好插手,万一大嫂嘴巴太大传了出去,李家知道后也不会高兴。

    邵怡然宽慰灺,“你大嫂若是委屈了,就听她说说话、让她抒发一下就是了,千万别想要伸手去管,你大嫂总把事情想得很简单,你若帮她解决,会害到自己的。”

    姜宁儿脑子不好,黎翠雨能帮她搞定一次,再来第二次时,她还是会想着找小泵,小泵嫁入李家?没关系,上门找。

    姜宁儿从来不会去管别人的处境,只会想着自己需要帮忙,万一到时候姜宁儿真找上李家,李家人会怎么看?只会觉得黎家真是乱七八糟,大嫂房中事务居然要小泵出面,丢的可是翠雨的脸,她回来解决,是没规矩,她不回来解决,是无情,两面不是人。

    黎翠雨显然也想到这点了,苦笑,“是我太慌了,没顾虑到这个。”

    邵怡然又劝了一阵,黎翠雨逐渐想通,脸色这才好上一些。

    这时小丫头来说,池姨娘来了,想见邵姑娘。

    邵怡然摇摇头,不见。

    黎翠雨一脸不解,“池姨娘来这做什么,她不过一个下人,也想来见你,为了翠陶吗?她还没放弃啊?”

    这回换邵怡然苦笑了,池姨娘当年以楚楚可怜之姿迷惑了黎宗壹,从此过上姨娘好生涯,如今大概是想用同一招求她吧,可她是女的又不是男的,女人看到女人楚楚可怜只会觉得对方装绿茶,只会想打她而已。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娘子好威最新章节 | 娘子好威全文阅读 | 娘子好威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