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那一夜 > 第八章

那一夜 第八章 作者 : 橙心

    闹钟响起,方洁恩头痛欲裂的从床上坐起。

    “这个该死的谈闵。”她低咒了几声,骂起他的名字来还挺顺。“没事撂下那什么话,害我一晚上睡不好。”

    想起昨晚,她一颗心小鹿乱撞,不知道信他好,还是不信他好。

    好不容易睡着了,直梦见那一夜的火热缠绵,他吻着自己的模样,又蓦地给热醒,好像他的吻就烙在身上一样。

    “醒醒、醒醒了!”她拍拍自己的脸,试图让自己振作。

    突地,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

    “这么早,是谁啊?”她用手揽了揽长发,起身到了门前,想也不想的拉开门。

    门外不是别人,正是一脸精神奕奕,笑容满面的谈闵。

    他把吓怔了的她看了一遍,点点头。

    “很好,一早的突袭,一没梳妆,二没衣装的,还是这么清新美丽……”他真是太满意了。

    “喂!”方洁恩这才回神,倏地就想关门。

    不过,他的动作更快,伸脚卡住门,下一秒就进了客厅。

    “快去梳洗,我们去吃早餐了。”好像他才是主人一样。

    方洁恩懒得再跟他争辩,也不想问他怎么知道她住在哪里,只想着自己一副刚睡醒的模样,赶紧往里头冲去,进浴室把门一关,胡乱的刷了刷牙,洗了把脸。

    “早餐想吃什么?”谈闵隔着浴室门笑问。“我带你去。”

    简单盥洗之后,她拉开门,看着他一脸的神清气爽,不像她没睡好的模样。

    “说得好像自己开车一样……”方洁恩横他一眼。“如果我要吃豆浆油条,难不成你还知道路。”

    “知道!”他拿起手中的资料,在她的面前晃了晃。“昨晩在饭店没事,我上网找了些资料,查了附近好吃的,网友推荐的不可不吃美食,中西式都有,包君满意。”

    她闻言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用心。

    “别怔着,快去换衣服!你不是想吃豆浆油条吗?我带路,你开车。”谈闵握住她的手,再自然不过的往前走,在她的房前门停住。

    方洁恩开口想说什么,却被他丢过来的一笑给闪了神,把要说出口的话,全给吞回肚子里。

    “你是不想换衣服?还是想邀我一起进房间?”看着她迟迟不关门,谈闵好奇的问,对她挑了挑眉。

    被这话问醒,她火速关上门,不让他也不让自己有胡思乱想的机会。快速整理好自己的仪容。

    抱着疑惑的心思跟他出了门。

    才坐进车内,谈闵随即朝她倾过身来,想起昨天的暧昧,方洁恩赶忙拉好安全带,自己系好。

    “你真不够意思,怎么不给人一点儿机会呢?”谈闵的脸停在她面前不到两寸的地方,一脸可惜的模样。

    “就想吃豆腐。”方洁恩伸手推开他,这太近的距离会让人无法呼吸。

    谈闵不逼她,坐回自己的位置,朝她看了一眼。

    “不然你帮我系安全带好了,我的豆腐就让你吃吧,爱怎么吃怎么吃,我绝对不会抗议。”他故意闹她。

    方洁恩只是瞪他一眼,懒得搭理他。“不是要带路,现在往哪开?”

    “你真是……好好,先直走,要转弯我告诉你……”谈闵只得客主便了,谁叫他没车呢。

    没车这事儿,还真不方便,他得想个办法才行。

    吃完早餐,她仍旧带着他去看房子。

    “这房子坪数大,楼层高,晚上夜景很好,白天也很安静,你可以先看看。”方洁恩之前已经询问过他的预算,所以带看的对象都算上级。

    “夜景吗?听起来不错。”谈闵点点头。

    “是啊,而且这一片落地窗,视野没有遮掩,很舒服……”方洁恩带着他来到落地窗前,果然将台北市尽收眼底。

    “挺好,挺好。”站在她的身后,纤细的背影,有精神的声音,跟初遇时的她,给他的印象完全不同,却同样让他移不开眼。

    “你喜欢吗?”她转过身,露出一个甜美的微笑。“这房子还有别的,我带你再看看别的地方……”

    “我不喜欢别的。”他大脚一迈,她下意识的往后退,被他抵在落地窗前,两人距离几近于零。“这样看风景,感觉很不错。”

    方洁恩不安的眨了眨眼。

    他靠得很近、很近,就在她身前一寸的地方,完全没有碰触到她,却带给她极大的压迫感,让人无法喘息。

    他并没有“壁咚”她,只是很近的站在她的身前,从她的肩膀上看风景,口气很自然,态度也很从容。

    显然的,自己倒是尴尬许多,于是,她缓缓的往右边移了一点点。

    “我挡着你了,我让开点路,你比较方便。”她没话找话讲。

    “不。”他伸手,挡住她的去路。“我喜欢这样看风景。”

    好,没关系,右边没路,左边总行吧。

    她才打算要移动时,他显然已经洞悉她的意图,另一只手再度伸出,将她困在双臂之间。

    方洁恩叹了一口气,如果这不叫壁咚,那什么叫壁咚呢?

    “谈先生,我不是小女生,别来这一套好吗?”她强自镇定,仰起头面对这尴尬的场面,她很希望自己不是手忙脚乱的那一个。

    “没用吗?我觉得效果不错。”谈闵再从容不过,喜欢她在面前呼吸加速的模样,热热的气息拂在他的唇边,很舒服。

    四目交视,方洁恩觉得自己很快就败下阵来,她垂眸、伸手推他,想逃出这令人窘迫的气氛。

    “我看来这一套挺有用。”他擒住她的手贴在他的胸口,笑得很满意。

    “你别……喂!你放手啦。”方洁恩难得这么手足无措。

    “你怎么跟之前那么不一样,那时你一开始就要求我吻你。”谈闵想起她那时灿亮亮的眼神,心都要融了。

    “我没有要求你!”她强烈抗议。

    “是,你只是用一双眼睛勾引我,不吻你还不行,你还嫌我是个好男人,要拒我于千里……”像是怕她记性不好似的,谈闵鉅细靡遗的讲清楚。

    “别说了。”天啊,这话真是越听脸越红。

    “所以这次我就想当个坏男人好了,你应该会比较能接受一点,毕竟因为我太好,所以你就从我身边逃走,这一次,我看你怎么跑。”谈闵对于被突然丢下这件事,仍然记恨在心。

    方洁恩看着他,一阵沉默。

    那时会逃走,的确是因为他看起来像是个太好的男人,而那时的她身上还有着伤口,还没准备好要接纳另一个男人。

    更别说,他突然的说了一句,不想让她走,那句话确实吓到她了,这才坚定她不留下姓名离开的决定。

    却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追来了,用这种让人无法拒绝的方式,又一次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过去的一个月里,她常常想起他。

    常言道,治疗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谈恋爱,而她,虽然没真的谈上恋爱,但不可讳言,他的确转移了她的注意力,让她不再一直想着林存圣。

    在一个人孤独的晚上,她总是想到他,想着谈闵在沙滩上温柔的抱着她、安慰她的画面,心情就会温暖许多。

    能让一个人感觉到温暖的男人,的确是让人记挂,而他现在说要当个坏男人,又是怎么样的一个坏法?

    “想什么?这么入神。”谈闵倾身,浓眉微微的皱起,不喜欢她在眼前出神的模样。

    想着谁呢?

    还是那个男人吗?

    她始终没忘记他吗?

    “反正不是想你。”方洁恩把头一撇,想也不想的回答,这事关女人的自尊,得维持一下。

    这话刺中谈闵的痛处。

    从来不曾在意过哪个女人,而她突然出现在他的生命里,又蓦地消失,让他感受到这辈子从没有过的想念,教人魂不守舍的过日子。

    挣扎许久的时间,他才下定决心,用这辈子从没用过的心神把她找出来。

    他必须弄清楚自己的心意,当然,也包括她的。

    必须。

    “所以,还想着林存圣?”这名字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不想记住,却像是扎在身上的刺一样,时不时的痛一下。

    “不是叫你别提他。”方洁恩许久没想起这可恶的男人了。

    “是不敢提吗?”还会心痛吗?

    “谈闵!”她喊了他的名字,用很生气的语气。

    不过,谈闵没生气,反而笑了。

    “非常好,叫了我的名字就好。”

    谈闵还想说些什么时,突然一阵天摇地动。

    “地震!”方洁恩一慌,这二十七楼的晃度可不是开玩笑,她一阵脚软。

    “别怕!”谈闵赶忙伸手将她环住,远离危险的落地窗,到较安全的梁柱下靠着,一边注意着熟悉的、温暖的、安全的胸膛,又一次贴在她的颊上。

    这一次,她没有推开他。

    或许是因为地震,因为害怕,有更多的原因,却单纯的只是因为喜欢。

    她喜欢……被他抱在胸前的感觉。

    方洁恩在心里叹了一口长气,这一次,好像真的逃不掉了。

    一天,一天,又一天。

    他还真是说到做到,陪着她吃早餐,喝咖啡,聊天聊地、聊工作聊家人,说的话比之前都多,好像要把之前没讲到的话都补足一样。

    这样还不够,藉着看房子之名,带着她乱晃,虽然都是在带客看屋,但她怎么想,都觉得像是在摸鱼。

    看完房子吃晚餐,吃完晚餐看电影,看完电影再送她回家,然后自己搭计程车离开。

    难处理的客人是很多,但是这两三个礼拜,密集的带房看屋,却没有半间满意的,就算谈闵是再大的客户,都开始有人七嘴八舌的嚼舌根看不过去。

    “拜托,我还有其他客户要处理,该看的,能看的物件我都带你看过一次,没一间你满意的,就算你是什么大富豪介绍来的客人,我也无能为力了。”被这么百般宠爱,她虽然有些晕晕然,但也知道一切必须有个限度。

    这么几个礼拜下来,他追求的态度,大家都在耳传着。

    彼此都有着好感,她开始敞开胸怀,不再执意推拒他的邀约,一切似乎都很顺利,幸福的有些不真实。

    “好吧,那就第二天看的那间吧,离你最近,三分钟就能到。”谈闵也不啰嗦,知道该喊停。

    “你……”方洁恩瞪了他一眼,害她花了好几个礼拜的时间。

    “名正言顺的带着你逛街吃饭,你还吃亏了吗?”谈闵以私代公,光明正大的跟她约会。“这些日子以来,我可是仔细评估、推敲,很认真的想想,我们俩是不是真的适合。”

    相处的日子里,他发现真的很喜欢跟她相处的时刻,很轻松、很自在、很愉快,偶尔的四目相视,偶尔的搭肩牵手,但是他把亲吻这事儿刻意的忍住,只是想确定,他的注意力无法移开的原因,单纯的只是因为她这个人。

    但越是压抑,他越是在夜里想到那一夜的缠绵,然后隔天又是一个难忍的循环,压抑着想靠近,又不能靠近的矛盾渴望。

    他想,他应该让自己有个喘息的机会,好好的冷静一下,看看如果几天没见到她,又会是怎么样的情况。

    方洁恩微微眯上眼,怎么觉得他这话,越听越不是滋味?

    回想起他一开始说过,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要弄清楚,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这个人。

    这话初初听来十分迷人,但几天的迷乱期过后,她却开始发现其中不对劲的地方了。

    他说,这些日子里,他满心都在“评估”着,他是不是真的喜欢她。

    那……她的意愿就不重要了吗?

    如果他喜欢她,就喜欢她;如果他不喜欢她……代表什么?

    敢情她从头到尾都是被选择的命运,对于这段感情,她全然都没有主导权吗?

    突地,她发现她需要改变一下他们之间相处的方式。

    “明天星期六,我不工作,你别再找我。”她有些故意的白他一眼,料想他应该会急得直跳脚。

    听到她这么说,谈闵露出笑脸,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他刚好有这个打算,暂时不见个几天。

    “好啊,没问题,我也有事要忙。”谈闵豪爽答应,他也该去跟厂商接洽一些细节。

    像是被榔头敲到,方洁恩有好几秒是怔愣住的,完全没有反应。

    他还、他还真是毫不在意啊?!不但没有急得跳脚,还开心的说他有事要忙。

    方洁恩一把怒火直烧上心口,本来想摆摆高姿态,没想到被他狠狠打脸了。

    “好,那就这样。”她结束话题,转身进公司,把他一个人丢在门外。

    谈闵见状笑了笑,没说什么,转身拿起手机,开始联络重要事宜,像是丝毫不在意她的情绪。

    回到位子上坐下,方洁恩心里满是说不出的滋味。

    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啦?

    他要来就来,要走就走,好像这样也没关系,那样也没关系似的。

    “不想了不想了!”她有些生气的把文件夹丢在桌上,小脸臭得一句话都不想说。

    被人捧在手心上这么多天,突地就被丢在地上踩,任谁都不是滋味。

    脑海里,出现他故意逗着她笑的模样,惹她生气的邪气笑容,偶尔揽揽她肩,牵牵她的手,却没再有逾矩的小动作,竟突然觉得有些委屈了。

    到底是怎么搞的?

    说是不想了,整个心里翻来覆去都是他的模样。

    方洁恩捂住脸趴到桌上,在心里长长的叹了口气。

    就在他还在衡量对她是肉体上,还是精神上的喜欢时,她莫名其妙的在乎起他来了。

    察觉到自己的患得患失,方洁恩的心情变得很差。

    死定了!真的死定了。

    她喜欢上谈闵了!

    看他连挽回的动作都没有,就直接帅气的离去,看来这几天的时间,已经让他弄清楚,他喜欢上的,应该是那个在床上火热的自己。

    是这样的吗?

    天啊!

    虽然说,火热的那一面也是她,生活一面的样子也是她,但是……他显然想要的是一个能在床上满足他的女人而已。

    如果真要这样,也不是不行,要她把他扑到床上,好好表现一番,或许……

    “啊……”她突地大叫,觉得自己快疯了,竟然想到这里来了。

    她抬起头,还好同事们都已经外出,要不然见到她这副傻样,还不更加议论纷纷了。

    满肚子的怒气在瞬间转为委屈,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傻蛋,不过是一段日子的示好,她就整个心偏过去,跌进深坑里,爬不出来了。

    “不想了不想了!”她再次对自己重申。

    “哪有人这样就陷下去的?绝对不行,我得跟他保持距离才行,一定得这样,让自己冷静一下才行……对,就这么办,就冷静一下、冷静一下好了。”

    她自言自语的说个不停,在脑海里已经想好接下来的应对方式,只因为她无法接受再一次在爱情里跌跤。

    想到与林存圣的过去,她输得不明不白,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哪里错了,就这么被三振出局。

    那时,他常常突然的失去联络,突然的取消早定好的约会,到最后,突然的告诉她,他有了另一个女人。

    那样的心痛,那样的无解心情,她不要再感受一次。

    这些日子,她过得有些太幸福。

    而这幸福,如此的不真实,像是建筑在空中的城堡,随时都可能消失不见。

    她喜欢谈闵的陪伴,很喜欢,但或许就是因为太喜欢了,如果他突然收手,或是……发生什么其他的变化,她想,这一次的伤不会比之前的轻。

    这感情来得突然,而她……似乎陷得太快,让她有些措手不及,慌乱的发现这情形。

    她总是……莫名的就爱上。

    爱上林存圣,是因为他对自己很好,总是带着她这个初入房仲界的新人到处跑,教导她许多销售技巧,日久生情,再正常不过。

    而谈闵……是对自己很好。

    同样带着她到处跑,虽然是为了要找他要的房子,但是他仍旧照顾着她、呵护着她,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笑咪咪的。

    太密集的见面,完全没让自己有冷静的机会,这应该是她陷入太快的原因。

    方洁恩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疑惑着自己为什么总是学不会?

    想起上一次分手时的心痛,全因她在爱情里的被动。

    如果一段感情要喊停,她希望这一次,是她开口。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那一夜最新章节 | 那一夜全文阅读 | 那一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