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天生女主命 > 第三章 凝聚一家人

天生女主命 第三章 凝聚一家人 作者 : 风光

    上回慕容宁宁被烫伤,衣晚香几次亲自前来欲替她换药,但因为慕容宁宁对亲生母亲的惧怕,几次哭叫到昏过去,令衣晚香很气馁,便让奶娘或春花替慕容宁宁换药,她则是站得远远地看。

    不过这一招并不是完全没效,慕容宁宁彷佛渐渐习惯了衣晚香的存在,只要她不太靠近,慕容宁宁就不会再哭闹,只是回复那个沉默的小可怜,乖乖的让大人摆弄。

    不过现在她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衣晚香决定亲自接手照护她的烫伤,不管用骗的用拐的,都一定要让这个小女孩屈服。

    先前她已经让奶娘及春花替慕容宁宁湿敷,就是怕她留下疤痕,长大了一定会对身上的疤痕产生遗憾。

    春花一直待在衣晚香身边,而且她的烫伤没有慕容宁宁严重,所以衣晚香可以保证春花在她的护理下,身上几乎不会留下疤痕,现在她来就是要亲自看着慕容宁宁的伤口,对症下药,不过依慕容宁宁对她的排斥,衣晚香知道,这次只怕还是一场硬仗。

    早膳用毕后,她带着自备的材料,来到了慕容宁宁的房间,慕容宁宁一看到她,小身躯抖了一下,但并没有尖叫或逃跑,只是一直回避着她的目光。

    这样已经算很有进步了,衣晚香在心里叹息,明明是个可爱乖巧的小女孩,究竟是遭受了什么对待,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以前她会选择当护理师,虽不敢说自己有什么济世救人的伟大志向,但对于帮助病人的确是真的有热忱,而慕容宁宁更是她现在这个身体的亲生女儿,那种怀胎十月骨肉相连她无法感受,怜爱及疼惜的感情却是真真实实的。

    所以无论如何,她都要让慕容宁宁成为一个正常的孩子,有着跟其他孩子一样的笑容及快乐,甚至让她可以正常说话。

    没错,依衣晚香的判断,慕容宁宁应该是可以说话的,因为她可以发出声音,可以尖叫,也听得懂大人在说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是因为父母及亲人的忽略,让她错失了语言学习的黄金时期,以现代的医学术语来说,就是发展迟缓。

    发展迟缓并不是没有救,只是比人家慢而已,现在有了她这个专业人士,她一定要将她落后的那一段补足。

    抱着这种期许,她朝着奶娘摆了摆手,让她无声的离开了房间,接着自己一步一步慢慢靠近慕容宁宁,发现慕容宁宁不安时,她就停一下,然后再前进,就这样走了快一刻钟,终于来到慕容宁宁触手可及的地方。

    春花在后头看着,她知道衣晚香想做什么,这种试探如履薄冰,让她也忍不住紧张起来。

    衣晚香没有立刻触碰慕容宁宁,只是拉起了自己的袖子,用胭脂将手前臂涂得红了一片,然后指着自己的手臂,再指了指慕容宁宁的手臂,柔声说道:“我跟妳一样了,我们的手都红红的。”

    一个四岁多的孩子,虽然无法说,但已经可以听懂她的话了,慕容宁宁一下子被她吸引住,一时忘了害怕,只是睁大了眼有些无助地望着她。

    “妳喜欢手红红的吗?”她轻声问。

    慕容宁宁大眼觑了她半晌,似是确定她不会突然变得很凶,才默默的摇摇头。

    “妳不喜欢红红的,我也不喜欢。”衣晚香知道现在的慕容宁宁受不得一点惊吓,所以她动作十分轻巧,拿起一块湿布,轻轻的在自己的手臂上擦了一下。

    “妳看,擦掉了。”她微微一笑,拿布指了指慕容宁宁烫伤的地方,“我也帮妳擦掉妳的红红,好不好?”

    快答应啊!快答应啊!春花不是当事人,可是她拳头都握紧了,不断吞咽着口水,彷佛想用念力督促慕容宁宁接受衣晚香的好意。

    她的直觉告诉她,只要慕容宁宁愿意踏出这一步,那么以后母女相处只会越来越好。衣晚香接近孩子的方式,简直让她大开眼界,她真的相信衣晚香是真心的,她真心要去爱慕容宁宁了。

    要知道这个孩子从出生苦到现在,只要有人愿意爱她,就算是一点点,都能把她从孤独的深渊拉上来啊!

    衣晚香表面上笑容可掬,其实内心比春花更紧张。慕容宁宁对母亲的防备心太重了,要卸下这层防备,需要更多的努力及爱心,直到这一刻,她切切实实感受到自己真的愿意为这个孩子付出所有的母爱。

    时间像是凝结在这一刻,慕容宁宁垂下了眼,本以为她又缩回自己的壳里了,衣晚香与春花同时垂下了肩,感到无比气馁,想不到慕容宁宁突然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像是点亮了这世界上最美好的烟花。

    衣晚香眼睛都亮了,真心的笑了开来,而春花甚至在眼中凝结了雾气,不断地在心中说着:孩子,妳选择了幸福的一条路妳知道吗……

    慕容宁宁仍不敢看衣晚香,她不知道自己这一点头,换来的会不会是跟以前一样的痛骂或责打,可是一种莫名的渴望令她接受了,年纪小小的她连头都不敢抬,默默的等着后果。

    然而,她感受到的是一双温柔的手,轻柔地为她红红的地方擦了凉凉的药,她意外地抬起头,看到的是温暖且慈爱的目光。

    小小的心灵暖暖的、痒痒的,在这一刻,慕容宁宁觉得自己好像不那么怕娘了,可爱的脸蛋上终于焕发了一点光采。

    衣晚香心里一酸,这不过是一般孩子都该受到的呵护照顾啊,对慕容宁宁来说却是如此得来不易,她忍不住轻轻的将慕容宁宁搂在怀中,好心疼好心疼她。

    春花已经看得泪流满面,眼前的画面美好得不像是真的,她多希望夫人永远是那么好,永远不要再亏待小姐了……

    此时,慕容宁宁的房门被推了开来,慕容秋那吊儿郎当的声音传了过来。

    “宁宁,叔叔给妳买糖了……”无礼闯进门的慕容秋,看到的就是衣晚香抓着慕容宁宁不知道在干什么,忍不住脸色大变,大喝一声,“衣晚香!妳在做什么?”

    这声呼喝显然吓到了慕容宁宁,她小小的身子狠狠一抖,又从衣晚香的怀中缩回自己的壳中,躲到了床角,怯怯地看着慕容秋,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了。

    衣晚香当下简直火冒三丈,但仍是先安抚着慕容宁宁。“别怕别怕,妳很乖,宁宁最乖了,没事,没事。”

    慕容宁宁狂抖着的身躯好不容易较为平静了下来,不过也不敢再接近任何人,衣晚香只能无奈地将她暂时交给了春花,接着走到表情惊疑不定的慕容秋面前。

    “你给我出来。”她面带笑容,话声轻柔,但却说得咬牙切齿。

    慕容秋顿时觉得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但他绝对不会承认,何况他不认为衣晚香对慕容宁宁会有什么好意。

    然而一走到门外,还不待他质问,衣晚香已经先开骂了。

    “你搞什么东西?你知不知道我花了多久时间、多大力气才能接近宁宁?就被你这么一嗓子毁了,你是见不得人家好吗?”

    慕容秋被骂得莫名其妙,也跟着不爽起来。“妳明明从来没对宁宁好过,谁知道妳是不是又在计划怎么欺负宁宁?”

    “我说过我变了,你信也罢,不信也罢,但你们不给我机会,也要给宁宁机会。”衣晚香肃着脸,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她娘,我能给她的爱,你们都不能给!”

    “妳什么时候尽饼当娘的责任了?”慕容秋反驳道。

    如果是慕容汐来责问这句话,衣晚香可能还会有些心虚,但慕容秋这个纨裤子弟也想来骂她,先闪边凉快去。

    “你有什么立场来责问我?”衣晚香同样毫不客气地呛回去,要骂人她从没输过。“你就尽饼当二爷的责任了?我丈夫在外努力工作赚钱,一手包揽了府里所有的花销,而你在干么?成天在外头花天酒地,当你的浪荡公子?而公公一世英豪,杀敌无数立下赫赫功名,你又在干么?一招半式都不会,只怕连把剑都拿不起来,肚子里没料的绣花枕头,谁都有资格来骂我,就是你没有!”

    慕容秋被她骂得脸色铁青,却回不了嘴。“妳这女人……”

    “我或许也没有做好一个妻子,没有做好一个媳妇,更没有做好一个母亲,但是我有一点一定赢你,我知错能改,我愿意从现在开始努力,去做到以前没有做好的事。你呢?你做了什么?”

    她一边指着他一边破口大骂,逼得慕容秋不断后退,冷汗直流。

    “外面的人在恭维你的时候,你有没有想过别人心里在笑你?你哥哥是铸造大师,你爹是大将军,我不相信你没有你的梦想,可是你没有追逐过就放弃了,你有什么立场来指责我?”

    这一席话,像是当头棒喝般敲醒了慕容秋。他今日在赌坊输了上百两,还不知道怎么和父兄交代,就怕他们知道了会骂他,偏他又没有钱可以还,只能低下头来去求,连他自己都觉得无比窝囊,她的话简直正中红心的击中了他最不想面对的那一块。

    他比不上父亲,更比不上哥哥,自我放逐的结果,就是越混越糟。

    这种日子,他其实也受够了,可是他又能做什么?

    其实衣晚香说这些话,虽是不吐不快,但大多是气愤之余脱口而出,心里倒没有特别想刺激或贬低慕容秋,不过她说出来的,也的确是恨其不争的肺腑之言,别人来说可能只会被慕容秋认为是训话,而从他一直瞧不起的她口中说出来,杀伤力特别大,对慕容秋的打击也更深。

    她看得出来慕容秋被她的话影响了,那一脸茫然无措之色令她念头一动,顺水推舟地说道:“我都能从犯错中再站起来,难道你要输给我?要向下沉沦还是向上提升,完全看你自己,如果你觉得你比不上我,大可继续鬼混度日,那丢的也是你慕容家的脸,不干我的事。”

    点到这里就可以了,衣晚香不再和他多说,又转回了慕容宁宁的房间,留下慕容秋在微凉的晨风中颤栗着。

    “哦?她真的这么和慕容秋说?”

    临出门去铸造坊前,慕容汐牵马站在院子里整装待发,饶有兴味地听着春花禀报慕容秋与衣晚香的对话。

    “是的,二爷似乎受了不小的打击呢!”春花想到慕容秋那呆滞的模样,不知是同情还是好笑。

    慕容汐一边整理着马鞍,一边思忖道:“这对慕容秋倒是一个教训,看他会不会因此振作起来。他也安逸太久了,是该受一些刺激,想不到衣晚香说几句,胜过我和爹说了几百句。就是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

    他的思绪在此处停顿了一下,仔细回想着方才春花转述的对话,衣晚香最后还特地告诉慕容秋—— 要向下沉沦还是向上提升,完全看他自己的努力,难道他要输给她衣晚香?

    就靠这句话,慕容汐几乎确定衣晚香是刻意这么说的。

    如果恶意攻诘慕容秋是不可能这么说的,要是真能让慕容秋振奋起来,她的功劳可远远大过于她以前做过的错事。

    而她,也并没有来邀功。

    慕容汐越来越看不清楚她了,那日她伤愈后他初见她的惊艳,好像又浮现脑海。他感受着心中的悸动,又问春花道:“她昨天也去找了宁宁,宁宁还是那么怕她吗?”

    说到这个,春花眼睛都亮起来。“庄主,昨天夫人成功帮小姐换药了,而且是小姐自己同意的,我真的没看过对孩子这么有一手的人,夫人甚至还抱了小姐,我从来没看过小姐那么亲近人的时候,看得我都哭了,要不是那时二爷突然闯进来吼了夫人,我相信小姐还能更进步的……”

    衣晚香真能改变宁宁?他是不是该完全放手让她去试试,不抱任何成见?慕容汐有些犹豫又有些期待,转念一想她先前说要管束下人,后来不也真的成功改变了整个山庄的懒散风气?

    慕容汐几乎快按捺不住心头的悸动了,饶是他心性一向沉稳,告诉自己不要被情绪左右了判断,但他还是想当面看看她,厘清自己那种怪异的感觉,是出自于对美好人性的想象,还是单纯因为是她。

    就像是听到了他心中的呼唤,衣晚香突然出现在了院子,小跑步地奔了过来,直到来到他面前,她还微喘着,额间冒着香汗。

    “幸好你还没走。”她浅笑着,将手上的披风举了起来。“把你身上的披风换下来吧!都烧破几个洞了,我看不顺眼已经好久了,你是慕容山庄的门面,太邋遢了可不行!”

    这个笑容,纯净而无伪,慕容汐从来没看过她这么笑,几乎要击破了他所有心防。可是他不断的提醒自己,美丽的花朵茎上可能是无数的刺,他不能只被当前的活色生香迷惑了双眼。

    即使有这样的觉悟,他仍是不由自主地举起了手,像是想摸摸她娇美脸蛋,又像是想替她将颊上那缕顽皮的发丝撩到耳后。只是他伸长了的手停留在半空许久,在两人四目交会的那一剎那,他又缩了回去。

    他这是在干什么呢……慕容汐莫名地对自己有些恼火。

    所以,他并没有接过她手上的披风,只是站在原地内心挣扎不休,想不到这时候,衣晚香竟出人意表的伸手主动替他解下了原来的披风,再帮他将新的披风披上。

    不用说慕容汐整个人呆怔在原地,连一旁的奉朝刚与春花都看傻了眼。

    对于衣晚香的殷勤,慕容汐并没有拒绝,也没有反抗,反而默默体会着这种被妻子关怀的感觉。他这才意识到原来夫妻之间该是这样的情感交流,她的小手在他胸口系着带子,带动了他心头的蠢动,而他居然会被这种小动作影响了。

    幸好他的自制力不允许他沉浸在这样的温柔乡里,在她替他系好披风、退一步欣赏他的英姿时,他二话不说立即跨上了马,就要出门。

    “再等一下!”衣晚香急忙说道:“你今晚记得回来吃晚膳!”

    慕容汐沉默地看了她一眼,虽不明白她的要求用意为何,却是几不可见地点了点头,接着转身策马扬长而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天生女主命最新章节 | 天生女主命全文阅读 | 天生女主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