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卖萌可耻但好用 > 第八章

卖萌可耻但好用 第八章 作者 : 金吉

    在等待莫竞被送来的期间,是三人这段行程以来最轻松,也最无聊的时候——虽然对不起仍被下药囚在牢里的莫竞,不过他们真的需要时间储备体力。

    琥珀又想带凌云四处逛逛,凌云不反对,不过她不打算带上另外两人,于是凌云把湛非的法器全留给他们。

    “这整座山都是她的地盘,你们若嫌闷可以四处走走。”

    整个月都在爬山,坦白说就是嫌无聊也激不起多大兴致,庆幸的是后来他们在琥珀那堆祭品里,发现棋盘和完整的棋子,莫武和向导就这么厮杀起来了

    琥珀则带着凌云又飞过了一座山。

    这里有温泉,我很喜欢,所以把本来占山为王的灵虎打……请他让给我。她匆忙改口,语气笑嘻嘻地道。

    其实她不用解释,凌云也能猜到这小霸王的外交手段只有一千零一招。

    凌云生性好洁,尽避在外头条件不比在家里,只要有机会他仍是会想法子把自己打理得一尘不染,所以出门两三个月,他看起来依旧一副不沾人间烟火的俊美绝尘。

    琥珀看上的这座温泉不仅水质清澈,而且隐密。也许在千万年前因为两座山推挤在一块儿,此处却因为有两道泉水冲刷而成了两座山之间的地堑,形成了温泉湖,除了头顶的天空,唯一的出入口是后头一线河谷,河谷最窄处连成人都无法穿越,尽头处便是绝跋山壁,不是生了翅膀根本上不来。

    翠山深处也有温泉,他们还在其中几处泉眼盖了别苑,这里虽然没有翠山的温泉别苑舒适,但用来沐浴却十分方便。

    有温泉,他自然是心动的,但是……

    “你想洗的话,我在外头等你。”她会带他来,应该是她自己想沐浴,他总不能和一个小丫头共浴吧?

    琥珀摇了摇头,我昨天洗过了。她才懒得天天沐浴,尽避有这么方便的地方,但几天没洗也不会少块肉,她干嘛给自己找麻烦?你昨天问我洞府附近有没有干净的水源。她问他想做什么,他没说,可是她发现他一直对自己身上那些根本不算什么的小脏污皱眉头。

    我猜你是想沐浴吧?见他还有犹豫,她立刻又道,我会在上面替你把风,别担心!洗好了叫我一声!她表现得体贴入微,心细如发,好像昨天那个把人当麻袋拖的家伙是夺舍来的。接着她轻轻跃起,足尖点在野草的叶尖上时,野草仅仅是轻轻一颤。

    是她细心地察觉他心中所想,还是他身上发出了异味?凌云皱着眉往身上闻了闻,没有犹豫太久便开始宽衣。

    琥珀来到狭长的山壁外头,才想起她干嘛离开?这座温泉湖不只不会有外人,连动物也不会有,凡人是因为攀不上这绝壁,动物则是能嗅出灵虎的气味,所以就算是山里的野猴子,多半也只敢在下游处享受温泉。

    当然,以媳妇儿的矜持,恐怕不肯在她面前宽衣解带。

    但是,她知道一处视野良好而且隐蔽的观察处。

    嘿嘿嘿……小丫头脸上露出了鬼灵精的笑,换作了成年人,那或许会是一个下流的笑。但不仅因为她的模样是个孩子,更因为对她来说,偷窥这回事,无关任何yin邪的欲望,只是平日她闲着无聊,躲起来准备伺机恶作剧罢了。

    她当然舍不得对媳妇儿恶作剧,但是,她现在闲着无聊。

    琥珀所谓的偷窥地点,在河谷上方,片岩参差不齐的某一处。寻常人难以攀爬甚至立足,对她来说却是轻而易举。

    做为山中来去自如的小霸王,她并不觉得男人的身体有啥好看,男的女的老的少的胖的瘦的,她看多了还嫌伤眼。

    可眼前这池中美人完全不一样!

    银练般的瀑布宛如九霄直下,天顶的赤乌亦降下虹桥,仿佛瀑布下的美男子真是天上谪仙。

    两个多月的奔波似乎没在凌云身上留下多少痕迹,因湿淋淋而更显光亮的黑发一半被拨到胸前,在金阳的拂照下,肤色更显白玉无瑕,肌肉线条优美有力,流水从宽阔的肩膀,遍洒形状完美的肩胛骨,让琥珀看得目不转睛,还偷偷咽了口唾沫。

    她从来不曾因为偷看别人而紧张过,此刻心跳却重重撞击胸口,连脸上都一片臊。

    她甚至在他就要转身时心虚又羞臊地跑开了,一直跑到河谷外,吹了好半晌的山风,才冷静下来。

    她其实很想再多看几眼,就这么退出来心里未免觉得可惜。

    不过她已经耳尖地听见凌云喊她的声音。

    反正以后一定还有机会。这么想着,琥珀露出一个藏不住的窃笑,当然等回到穿好衣服的凌云身边时,可是板着脸,正经得不得了。

    当被下了迷药的莫竞终于让山神族战士扛进山谷时,已经过了三天,这三天足够他们充分休息,在琥珀的查看下,莫竞无甚大碍,因此四人加上琥珀便要动身出发。

    凌云让琥珀整理一些她喜爱的小对象带走,小丫头挑了几样,全都是玩具,让他有些无言。虽所有的东西他都能买给她,但鉴于这一趟下山到第一个市集需要个把月,因此凌云打算从那些被琥珀遗忘的祭品中,找出她能做为行李用的。

    山神族的祭品中果然少不了姑娘家的贴身用物。

    衣服我可以用法术幻化,不用带。琥珀看着他挑出那些她不怎么穿的衣裳,在一旁道。

    原来如此。

    “你幻化的衣裳足够保暖吗?”话落他又觉得有些多此问。

    入夜后的深山草木都结了霜,几天下来他何曾见过这丫头有一丝受冻的模样?

    媳妇儿在担心我吗?小丫头笑嘻嘻地,凌云没有纠正她。

    最后他仍挑岀一个让她装私人用品的丝织布囊、一个可以盛水的水袋、和一只可以装碎银子的小香囊,并且从自己腰间掏出几文钱和碎银子放进去,想了想,又拿出翡翠山庄的玉牌放在里面。

    在金陵,进城与使用大驿道、运河,都需要路引,那是一种身分证明。这制度本是为了防止逃兵与奴隶流窜,如今要求并不严格,偶有天灾发生时官府甚至会放宽规定,方便百姓各处依亲。

    翡翠山庄有皇亲国戚当靠山,祁枫当年甚至和先帝有过约定,他们翡翠山庄的玉牌可以直接代替路引,今上宠信凌曦,凌阵又护国有功,这约定自然仍作数,因此这玉牌不只官府礼遇,连黑白两道都会买帐。

    接着他还拣了几条可以让她擦手洗脸用的布巾,和一把梳子,几支簪子,然后替她装在一块儿让她可以随身背着。

    出发那天,凌云用那把梳子替她将披散在肩上的长发梳理整齐。祭品里有一些女孩家的头饰,只可惜他一个大男人也没学过姑娘家盘头发的活儿,因此直接以少年束发的方式替她把长发簪成了一束。

    琥珀坐在床下任他摆弄,从头到尾眯起眼,身后的凌云只看见她粉红色的耳朵,以为她怕疼却没喊出来,动作很轻柔。

    原本披头散发像个小野人,打理整齐后露出明亮的瓜子脸,显得又俊又有精神。

    媳妇儿手真巧,以后他天天替她梳头发就好了。

    小丫头半点也没表现出对自己将要离开成长地的依依不舍,凌云不知道她是不是以为自己想回家随时都能走?看着她的神情多了若有所思。

    琥珀在洞府里里外外布下结界,把整个洞府都给藏了起来,除了大白哥,谁也找不着,所以她在洞内给大白哥留了回音术——本来是该到大白哥家去留回音术,但是她懒得跑这一趟。

    我可以载你们下山。见四个男人打算用走的下山,她对凌云道。

    “慢慢走吧。”凌云却道。

    她化成的巨虎,或许真的能背上四个大男人,但不知为何,凌云一点都不想让她这么做。

    向导和莫竞走在最前方,莫武垫后。她走过去牵住凌云的手,凌云只低头看了她一眼,以为小丫头对未知的目的地感到忐忑,于是安抚地反握住她的手。

    琥珀却在心里窃笑,小手在他手心蹭了又蹭。

    总算牵到媳妇儿的手了,虽然长了茧,可是干燥温暖而且修长有力,握了都不想放开了。

    “下山后,在外人面前,最好别化为灵虎。”凌云道。

    所以才用走的?小丫头拧起眉。

    靠术法能顷刻解决的事,因为这原因得走上个把月,琥珀虽然觉得和大美人在一起,荒山野岭走上一年半载她也乐意之至,不过她更想快点和大美人拜堂啊。

    我还有别的法子。

    这会儿一行人正好在一片密林之中,前方得穿越一棵倾倒的大树,小丫头一弹指,看似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当所有人都矮着身子爬过那株大树后,最前方的向导却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了?”走在向导身边的莫竞察觉他神情茫然。

    “怪了!”向导加快脚步,后面的人很快地跟上,不一会儿所有人都眀白向导为何有那样的反应。

    本以为应该得走上数天的密林转眼来到了尽头,尽头处分明是一个多月前,他们进入这片山区时的坡地,因为他们很快就看见那栋他们曾去打听过消息的木屋,里头住的是靠山吃饭的猎户。

    向导和莫竞有些惊疑不定,上前去敲猎户的门。琥珀却是得意洋洋地冲着凌云邀功。

    不用载你们也有不用载的法子,这样可省去再翻几座山的工夫!

    原来她方才一弹指,把空间对调,顷刻便穿越那片来时把他们折腾得死去活来的山林。

    凌云垂下眼看她讨赏的模样。虽然不希望她太过招摇地使用能力,可这一着确实帮了大忙。虽然他还不知道小丫头心里的期待,却微笑着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头。

    再一次被拍头,小丫头打心里升起一股酥软的满足与愉悦,当下有些莽撞地一把抱住凌云的腰。

    “在外人面前,要矜持一点。”他干咳了一声,柔声道。

    矜持是什么东东?没听过!

    向导和猎户打过招呼,语无伦次地走来,“我听过鬼打墙走不出山里的……”他们却是完全相反!向导接着想起他们长安区确实有些地方传说,比方老婆婆失踪了几天,个把月后好端端回到家,还拿着深山里才有的土产当纪念;或者是小孩儿被山神抓到山里玩耍了几天,又被完整地送回家,还让山神给养胖了一圈……这么一想,向导立刻朝他们身后山林的方向跪了下来,用老祖宗流传下来的顶礼膜拜方式,朝山林伏拜。

    “怎么了?”这看在从小生长在城里的莫氏兄弟眼里,只觉得他行为诡异,不会是突然间魔怔了吧?

    “这一切只有一种解释——山神大人显灵啊!还不快跪下来拜!”向导头也没抬地催道。

    虽然认为这是迷信,可转眼就越过了那么大片的山头实在太邪门……山神是把他们平安送出来,肯定不是邪的!当下两兄弟也跪下来,双手合十拜了拜。

    请大神保佑小人今后赌桌上所向无敌。莫竞心里道。

    至于莫武则想着,他也该讨个媳妇了。

    两个二百五和行五体投地之礼的向导压根儿不知道,他们该拜的大神此刻正抱住凌云的腰,冲着她认定的美男媳妇儿,笑得像个小痴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卖萌可耻但好用最新章节 | 卖萌可耻但好用全文阅读 | 卖萌可耻但好用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