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回到古代当吃货 > 第一章 楚姑娘的菜单

回到古代当吃货 第一章 楚姑娘的菜单 作者 : 艾佟

    “这一道称为爊鸭—— 首先将鸭子洗净,麻油入锅烧热。下鸭子煎至两面呈黄色,下酒、醋、水,以浸没鸭子为度。加细料物—— 安息茴香、甘草、白芷、姜、花椒、砂仁等细末,还有葱、酱,用小火煨熟,熟透之后仍浸在卤汁中,食用时再取出,切块、装盘即可。”楚妘静对着围观的三位人—— 何掌柜和两位主厨解说一遍之后,便亲自示范一遍。

    满室生香,不过此香挑起的是人的食欲,真想立即尝上一口,可惜,他们只能捡主子剩下的,不过,只要能尝上一口,他们就满足了,因为他们早见识过这位楚姑娘的厨艺了得,同一道菜色,经她之手,就是能给人一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好了,待会儿要送给贵客食用时再取出切块装盘。”楚妘静相当佩服馔仙楼的东家,试菜同时推广新菜色,因此,每逢馔仙楼推出新菜色,不到一个月,不仅仅是纕州官宦富户,就是附近各州来此的商旅也都会特地点这道新菜色。

    何掌柜交代厨子一盏茶之后送到竹苑,便对着楚妘静拱手道:“东家在东三房等候楚姑娘,请楚姑娘随小人上楼。”

    楚妘静点点头,解下围裙收入布背袋,随着何掌柜出了厨房,进入二楼的东三房。

    “楚姑娘来了。”陆柏峻起身相迎,邀请楚妘静坐下。

    回以一礼,楚妘静便在陆柏峻对面坐下,在这同时,陆柏峻将合约书和两张五十两的银票推过来。

    “楚姑娘以一百两将方子卖给我,不觉得可惜吗?”陆柏峻自认为眼睛犀利,三两下就可以将一个人看穿,可是两人打交道有一年了,她给他的感觉依然蒙着一层纱,只知道她并非外表一般地娇弱可欺。

    楚妘静不以为然,“若是这个方子不卖给陆公子,将来也许有人研发出这样的方子,我的方子就没什么意义。”

    “我还是很佩服姑娘,姑娘豁达。”

    楚妘静不好多做解释,其实她也只是用了别人的方子,只道:“我还要谢谢陆公子给了机会。”

    “我是个实际的商人,若非楚姑娘做出来的糕点尝过的都说好吃,教我见到商机,而楚姑娘又真有本事,我也不会跟楚姑娘合作。”陆柏峻还记得一年前初次见到她的情景,她推着摊子在馔仙楼对面卖糕点,卖的还是馔仙楼最有名的栗子糕。

    当时,人人看她是个傻子,她却挑起他的好奇心,他认为她此举必有目的,果然,没几日答案就揭晓了,她是利用馔仙楼来打响自个儿的栗子糕名号,她的栗子糕不但比馔仙楼好吃,且更为便宜。

    由此可知,她很聪明,但也太冒险了,若不是遇上他,她必然惹祸上身。这一点她很清楚,因为后来他找她买方子,她提出合作方案,也向他道歉,若非无奈,她不会冒险利用馔仙楼。

    无论如何,单从此事来看,她绝对是个聪明有胆量的姑娘,可是接下来两人打交道,她总是中规中矩,教人摸不透她真正的性情。

    “如此说来,我们是互蒙其利,犯不着觉得谁亏待谁。”

    “虽是如此,爊鸭若是大卖,下次姑娘的方子我愿意出两倍的价钱。”

    略微一顿,楚妘静没有拒绝的点头接受了,他是要防止她将手上的方子卖给其他酒楼,他们合作有一年了,馔仙楼的迅速崛起以及菜色上的创新势力引来同行注意,即便馔仙楼三缄其口,只要花点心思还是可以得知馔仙楼的方子出自何处。

    “对了,听说楚姑娘在寻城里的房子,需要我帮忙吗?”

    “谢谢陆公子,暂时不需要。”虽然向何掌柜打探城里买卖房子的事,就意味她无意隐瞒此事,但这不表示她想跟东家扯上关系。

    “若有用到我的地方,楚姑娘不必客气。”

    “我记住了。”

    “还有一事,贵客来访,不知能否请楚姑娘亲自为我备一桌宴席?”

    “抱歉,我不为不相干的人下厨。”对楚妘静来说,下厨一直是一种生活乐趣,如今为了养家,她不得不卖方子,不得不亲自下厨示范,除此之外,她可不愿意让下厨变成索然无味的公事,甚至是一种痛苦。

    “此位贵客关系着我的将来,我才会如此慎重请楚姑娘为他准备宴席,不必昂贵的食材,只要楚姑娘的拿手菜,六菜一汤一甜品,五百两。”

    这比卖食谱赚得还快,不过,楚妘静还是毫不迟疑的摇头婉谢,“馔仙楼的厨子又不比我差,陆公子何必舍近求远?”

    “楚姑娘太看得起他们了,他们比不上楚姑娘。”

    “谢谢陆公子如此看得起我,不过,这是我的规矩,还望陆公子见谅。”

    陆柏峻理解的点点头,也不再强求,楚妘静赶紧起身告辞离开。

    “爊鸭送去竹苑了吗?”陆柏峻看着何掌柜问。

    “是,萧公子已经在用膳了。”

    “我去竹苑,你请厨房送一份爊鸭过来。”陆柏峻随即悠闲的步出东三房,下楼走向位于酒楼后方的竹苑。

    竹苑位于馔仙楼后方,是陆柏峻的住处,有独立进出的门户,不过,要绕上一大圈。在外人看来,这是两个毫不相关的门户。

    萧毓喜欢美食,但旁边有人,他的胃口就不好了,就是珍馐摆在他面前,他也尝不出味道,因此待他吃饱了,陆柏峻方才不疾不徐的走过来。

    陆柏峻见了石桌上剩下的菜色,就知道好友的评价,不过还是要问:“如何?”

    “爊鸭不错,你捡到宝了。”萧毓是一个吝于言词的人,能从他口中得一句“不错”的评价已是不易。

    陆柏峻同意的点点头,在对面的石椅坐下,“我也觉得自个儿挖到宝了,一百两银子买了这道方子,实在过意不去。”

    “过意不去就追加一倍。”

    “我也认为如此,免得其他酒楼将我手上的宝挖走了。”

    闻言,萧毓戏谑的挑起眉,“你不会真的以为自个儿是被家人赶出来,准备在这儿落地生根吧。”

    “我确实是被家人赶出来的。”虽然是刻意安排的。

    “你忘了自个儿为何来纕州吗?”

    “如何敢忘了?不过,明面上是跟家人闹不和才来纕州,我不能一点作为都没有。”

    “这倒也是,不过没想到你的馔仙楼如此有模有样。”

    “这是当然,回到京城,我可不想人家笑我一事无成。”

    “皇上不会怪你一事无成,倒是龙门卫,至今还没有线索吗?”

    点了点头,陆柏峻苦恼的搔了搔头,反过来问:“皇上为何如此确定四年前在纕州看到的海盗非真正的海盗,而是龙门卫假扮的?”

    “你对龙门卫了解多少?”

    “我知道这是齐王训练的一支水师。”齐王乃太祖皇帝的弟弟,兄弟两人在天下大乱时携手逐鹿中原,兄弟两人一个擅长陆战,一个擅长水战,而正是因为齐王训练的这支水师可以越过各方势力潜入京城,跟太祖皇帝来个里应外合,为大周的军队打开京城的城门。

    大周的建立,龙门卫厥功甚伟,可是太祖皇帝建国之后,第一件事便是废了龙门卫。太祖皇帝认为水师的存在已无意义,大周的敌人是西北的凉国,北边的燕国,还有南边的越国,可是在齐王看来,太祖皇帝是借机夺他手上兵权。兄弟两人从此有了嫌隙,后来齐王诈死带着妻儿离开大周,随之消失的还有龙门卫。

    “太祖皇帝想废了龙门卫确实有私心,但是大周刚刚立国,百废待兴,没有银子养一支无用武之地的水师,这也是事实。虽然海盗一直都存在,但他们并没有组织,不过是流落海上的游民,不足以构成威胁,太祖皇帝当然认为水师没有存在的意义。”萧毓觉得太祖皇帝和齐王皆有勇无谋,水师绝不能废掉,可是养一支水师确实花银子,所以,最好利用水师的本事自给自足,而这一点当今皇上就想到了。

    “因为龙门卫是水师,皇上才会怀疑四年前偷袭纕州的海盗是龙门卫?”

    “皇上亲眼见识这批海盗的实力,他们并非没有组织,我爹当时也在场,听他提及那批海盗,他们各个身经百战。”

    略微一想,陆柏峻就明白了,“若是真正的海盗,他们不可能在纕州引起那么大的混乱。不过,既然皇上怀疑那批海盗是龙门卫,为何没有将此事禀报先皇?”

    “当时江南水患,朝廷急于救灾,甚至连嫡出的皇子都派来江南,先皇哪有心思管龙门卫的事?而且皇上跟先皇想法不同,先皇想灭了龙门卫,皇上却不赞成。”太祖皇帝一直在寻找龙门卫的下落,临终之前还再三嘱咐先皇莫忘此事,可是先皇身子不好,无心关注水师的事,皇上既然知道先皇对水师的想法,当然不会主动告知纕州之行的发现。

    “皇上想恢复龙门卫的身分?”

    “我不清楚皇上对龙门卫有何盘算,只是要先找到龙门卫。”萧毓的父亲是皇上的武艺师傅,萧毓可以说跟着皇上一起长大,多少猜得到皇上的用意,可是皇上不说,他也不会宣之于口。

    “我来这儿两年了,连一个海盗也没瞧见。”陆柏峻可是很庆幸,要不,馔仙楼的生意就不会这么好了。

    “这几年倭国没有内乱,海盗消声匿迹实属常理。”

    “这也是皇上认为四年前那批海盗是龙门卫的原因吗?”

    “这是原因之一,不过,虽说倭国没有内乱,但是天灾不少,百姓沦落为海盗也不是不可能。”

    陆柏峻摇了摇头道:“皇上想找到龙门卫不容易。”

    “原本不容易,可是先皇临终之前从齐王世子手上得到一个机关盒,据说里面放着可以调动龙门卫的虎符,还有龙门卫的名册。”

    陆柏峻惊讶的扬起眉,“先皇找到齐王世子?”

    “先皇登基后就找到齐王世子,可是先皇没有心力解决齐王世子的问题,直到病重了,才派锦衣卫暗中将齐王世子一家带回京城,齐王世子用齐王留下来的机关盒换取一家性命。”

    陆柏峻闻言皱眉,“龙门卫不在齐王世子手上?”

    “先皇对此心存怀疑,认为齐王故布疑阵,不过,皇上倒是相信。齐王诈死离开大周,实在养不起一支水师,再说了,齐王既然选择离开朝堂,也没必要带着如此强大武力,这只会教人怀疑他居心叵测,留下隐患,还不如请人造机关盒收藏虎符和名册,在关键时刻换取活命机会。”在萧毓看来,齐王不是绝顶聪明,但生性豪迈,懂得放下。

    陆柏峻想到什么似的举起手,“慢着,不对,若是虎符一直藏在机关盒里面,四年前龙门卫以海盗之姿出现在纕州又是怎么回事?”

    “皇上怀疑若非虎符被盗走了,就是还有另一枚虎符,且是伪造的虎符。可是,若说虎符早就被盗走了,没有打开机关盒的口诀,无法触动机关,根本打开不了机关盒。”

    “齐王不会不知道打开机关盒的口诀。”

    “齐王知道,但他不会告诉齐王世子,这是担心齐王世子生出不该有的心思,毁了他保存一家人性命的用心良苦。”萧毓很敬佩齐王,能够放下权力不是很容易的事,更别说大周的半壁江山是属于他的。

    陆柏峻越听越胡涂了,又忍不住搔了搔头,“齐王世子不知道打开机关盒的口诀,如何用机关盒换取他们一家的性命?”

    “齐王给齐王世子留下线索,齐王将打开机关盒的口诀刻在皇上的龙珏上。”

    怔了半晌,陆柏峻傻不隆咚的眨了眨眼睛,“皇上的龙珏是行冠礼的时候先皇给的,齐王如何将口诀刻在龙珏上?”

    萧毓也觉得不可思议,但他真的相信齐王做了此安排,“皇上的龙珏只怕在先皇手上就遭到掉包,而齐王选择将打开机关盒的口诀藏在皇上的龙珏上,是因为皇上是先皇唯一的嫡子,最有可能继承大统。”

    陆柏峻觉得自个儿的脑子又打结了,“既然口诀刻在皇上的龙珏上,皇上应该已经打开机关盒了,不是吗?”

    萧毓无奈的一笑,“皇上的龙珏有一半在忠义伯府楚四爷身上。”

    陆柏峻一脸的错愕,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四年前的事,我爹随皇上来江南赈灾,没想到竟在纕州遇到海盗,生死存亡之际幸逢楚四爷相救,我爹以我的亲事报答对方的救命之恩,可是当时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可以当信物,皇上便将随身的龙珏一半当作信物给了对方。”

    “……皇上竟然代替侯爷给了订亲信物!”陆柏峻觉得脑子快不够用了。

    “当时皇上还是皇子,将来即使我们武阳侯府不认这门亲事,随便施个恩惠就好了,可是先皇最后还是选了皇上继承大统,这个信物就不一样了。”当时那种情况下,无论皇上还是他爹,他们都不认为那半块龙珏有什么大不了。

    陆柏峻点了点头,“皇帝和皇子的身分确实差远了,皇上可以下道圣旨赐婚,无论双方的身分是否合宜。”

    “楚四爷一直没有带着信物来找我爹,很可能是楚四爷有自知之明,知道高攀不上我们武阳侯府。”

    陆柏峻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有皇上的信物,你认为他会不要这门亲事吗?”

    “可是,楚四爷确实至今没有动静。皇上刚刚继位时,先稳住朝堂最为要紧,心想不如等楚四爷自个儿寻上门,可是他一直没有动静,机关盒也不能一直放着不开,便让我爹上门寻人,没想到早在两年前楚四爷就被忠义伯府逐出家门,带着妻子儿女迁来纕州。”

    陆柏峻唇角一抽,“楚四爷被忠义伯府逐出家门?”

    萧毓明白好友的意思,“这事我也想不明白,楚四爷身上有皇上的半块龙珏,忠义伯府如何舍得将他这一房逐出家门?”

    “你找到楚四爷了吗?”

    “不急,我的身分难免引人注意,说好了是来这儿吃吃喝喝,当然是先四处品尝美食。”萧毓是美食爱好者,无论什么事都不及享受美食来得重要。

    “难怪要我写信邀你来纕州,不过,我在纕州两年了,倒不曾听过忠义伯府楚四爷在这儿。”

    “他已经被逐出家门,在外面行走也不好搬出忠义伯府。”

    “这倒也是。”

    “我既然受你邀请来此品尝美食,楚四爷的事过些日子再说。”

    “我可是真心邀请你来这儿品尝美食,不过,我还没说服对方。”

    萧毓不解的挑了挑眉。

    陆柏峻摆了摆手,不愿意多做解释,“总之,你等着,我一定教你尝到京城也吃不到的佳肴。”

    楚家厨房平日是李婶的地盘,楚妘静并不下厨,一来她事情多,二来下厨应该是一种享受,为了填饱肚子从早到晚消磨在油烟当中,再有趣的事也变得索然无味,所以心情一放松下来,她想到第一件事是洗手做羹汤。

    这一年真的很辛苦,虽然还没有能力买间大宅子,或是有间自个儿的铺子,但是手上有点银子了,如同她一年前的目标—— 一年之内存下第一桶金。

    不过,即便陆柏峻愿意多出一倍的银子买她的食谱,她却不急于用这种方式挣银子,以后她不会轻易卖方子,因为这不是长久之计,与其一次获利了结,还不如藉此与人合作谋取长期利益,只是,这样的机会怕是难寻。

    其实,如今她有底气了,这要感谢娘亲和妹妹一流的绣工,还有令人惊叹的拿手绝活—— 双面绣,配上她的设计,从帕子、荷包之类的小东西,再到衣裙、绣屏等高价位绣品,为她打开一条生财之路。后来,她又单卖花样子给绣坊,银子更是加倍的流进钱袋。

    此外,她的果子酒也找到销路了,喝过的人皆是赞誉不绝,这又给她开了一项财源,而庄子种植的蔬果也快要收成了。

    总之,他们再也不愁吃穿,可以供应两个弟弟安心读书考科举,如今挣银子已经是为了买房买田。

    楚妘静很享受下厨的过程,今日她做的是宋嫂鱼羹,又名赛蟹羹—— 用鳜鱼蒸熟后,剔去皮骨,加上火腿丝、香菇、竹笋末、鸡汤等佐料烹制而成。成菜后,色泽金黄,鲜嫩滑润,味似蟹肉。

    赛蟹羹也可以选用鲈鱼,不过春季河水清澈,水温舒适,此时鳜鱼乃一年四季最鲜美的。鳜鱼肉质细嫩,还有点独特的香味,极易消化,对儿童、老人及体弱、脾胃消化功能不佳的人来说,吃鳜鱼既能补虚,又不必担心消化困难。

    一窝赛蟹羹三两下就见底了,人人吃得意犹未尽。

    “大姊姊煮的鱼羹就是特别好吃。”楚严一脸讨好的看着楚妘静。他最不喜欢吃鱼,可大姊姊就是有法子让他讨厌的鱼味不见了,只尝到鱼的鲜嫩。

    “你只要乖乖吃饭,大姊姊允许你五日点餐一次,不过,仅限一道菜。”楚妘静遇到嘴刁的人特别有劲,若能从他口中得一句“好吃”,可是很有成就的事。

    楚严两眼一亮,“我想吃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只要我做得出来。”

    “我想吃炮羊肉。”楚严尝过一次炮羊肉,从此念念不忘,可是,娘说羊肉太贵了,不准大姊姊再做这道吃食。

    “好,许久没有吃炮羊肉了,真令人想念。”楚妘静抢在母亲反对之前道。无论哪个时代,羊肉都是很贵的,据说宋代,羊肉是最贵重的食品,无论皇宫还是民间,无不将吃羊肉当成一件美事。

    楚严赶紧伸出手,楚妘静明白过来的跟他拉勾约定。

    此时,李伯急匆匆的走进花厅,喘着气道:“夫人,京城的伯府来人了。”

    连玉珠懵了,早就忘了忠义伯府了,更没想到伯府会派人过来。

    “伯府派了谁过来?”楚妘静微蹙着眉问。

    “胡总管。”

    “李伯将胡总管带到凉亭,我在那儿见他。”他们平日招待客人的地方是在花厅,而此时他们在用膳,当然不适合在此地见他。

    连玉珠终于回过神,起身准备跟着楚妘静去见胡总管,楚妘静原本想伸手拦下来,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妥,爹不在,名义上母亲是一家之主,母亲理当出面,不过,她还是仔细交代母亲,若没必要无须开口,她自会应付。

    “四太太,三姑娘。”胡总管一见到她们母女,连忙上前行礼。

    楚妘静扶着母亲在石椅坐下,自个儿站在她身后,看着胡总管道:“不知胡总管上门有何指教。”

    “老奴代伯爷前来传话,终究是一家人,如何能看着你们在这儿过苦日子?因此,特派老奴过来请四爷一家回伯府。”胡总管态度并不高傲,但也不见恭敬,彷佛他说明来意,他们就会欢喜的接受。

    楚妘静勾唇冷笑,“伯爷说错了,我们早就不是一家人了。”

    胡总管闻言一怔,显然楚妘静的反应不在预料之中。

    “我们一家很喜欢此地的生活,不想回京。”

    “老奴想见四爷。”胡总管刻意左右看了一眼,微皱着眉,如此残破,日子想必过得很不好,如何会喜欢此地的生活?

    楚妘静不难看出胡总管的想法,因为庄子遭过小偷,又想在城里买房,她认为没必要浪费银子布置庄子,所以,她在庄子唯一花的心思只在种植蔬果上头。

    “胡总管来得不巧,我爹这几日不在。”

    “老奴如今住在城里的四海客栈,待四爷回来,老奴再上门。”

    “我劝胡总管别浪费时间等我爹回来,我爹如今最痛恨的就是伯府的人,若是他在,只怕胡总管连大门都进不了。”

    “老奴还是等四爷回来。”胡总管可是奉了忠义伯之命,无论如何要带四爷一家回京,即便四爷是个硬脾气的,他可能会遭到刁难,但他不能退缩。

    “胡总管喜欢等就等,不过,我爹可没说何时回来。”

    迟疑了一下,胡总管拱手道:“老奴三日后再来。”

    楚妘静请李伯送客,凉亭很快就剩下她们母女两人。

    “静儿,伯府为何突然要我们回去?”连玉珠不傻,在忠义伯府住了十几年,她岂会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四爷这个唯一庶出的儿子,可以说是老夫人最想抹去的耻辱,从小就在老夫人和几位兄长打压下战战兢兢过日子,他们在府里的地位一直很卑微,说话分量甚至不及老夫人身边伺候的人。

    “无论目的何在,总之,绝不是好事。”

    “我们不跟胡总管回去,伯府会善罢干休吗?”

    “我一直想搬到城里,方便两位弟弟读书。”开始有了收入,她就将楚曜送进城里的学堂读书,可是楚严太小了还不能进学堂,只能先上私塾,不过这附近没有私塾,想来想去,他们还是搬进城里比较方便。

    “娘舍不得这儿。”

    “娘不必担心,我不会卖了这个庄子,留着庄子,爹回来也不会找不到我们。”虽然两年没有消息,爹肯定凶多吉少,但一家人都不愿意放弃希望。

    “不卖庄子,我们就没有银子在城里买房。”

    “我已经备下买房的银子,不过,还是要辛苦妹妹给我绣一幅画。”楚妘静还是喜欢身上多点存款,绣画是她想到的另外一项收入,双面绣的绣屏价值高于绣画,但是绣画所费功夫较少,找到房子搬进城里之前,正好可以完成一幅绣画。

    略微一顿,连玉珠嗫嚅的道:“妳爹出门之前留了二十张一百两的银票给娘。”

    “……嗄?”楚妘静觉得脑子短路了。

    “妳爹说,万不得已,绝不可动用银子,娘将银票分别缝在几件冬衣里面,就是怕吃了一点点苦头,就熬不住的动用那笔银子。”

    楚妘静实在不知说什么是好,是啊,当时还未走到山穷水尽,是她等不及跳出来扛起养家的重责大任,不能怪娘不知变通,硬是藏着银票不拿出来。这是一件好事,至少证明她爹不是不负责任的男人,出门还知道给妻小留银子。

    “如今我们不缺银子,娘就继续藏着吧。”

    闻言,连玉珠松了一口气,夫君留下的银票于她而言是一种念想,想着他离开时,郑重将银票交给她,还不放心再三叮嘱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们,等他回来,过去她受的委屈,他会补偿她。夜深人静,她总会隔着衣裳摸着藏在其中的银票思念夫君,相信他会遵守承诺归来,若是这些银票被她用掉了,她总觉得夫君真的会从此消失不见。

    萧毓喜欢安静品尝美食,这不是说他无法忍受旁边有其他客人,而是讨厌吃个饭还要应付人。吃喝原本是一件最简单的事,好吃就是好吃,不好吃就是不好吃,一旦多了人心算计,食物的味道就变得不纯粹了。

    如此说来,萧毓反倒不喜欢坐在名气响亮的酒楼用膳,而偏爱不起眼的小店。

    “爷,这家鱼羹的味道很特别,竟然像蟹肉。”高齐献宝似的道。哪儿有令人垂涎三尺的佳肴,主子总是比他们这些近卫早一步发现,这一次终于让他抢先一步发现这家鱼羹店了。

    萧毓四下看了一眼,略微点点头,虽然坐得很拥挤,但是众人的心思都在吃食上面,倒不显得吵杂。

    两碗鱼羹很快就送上来,两人很有默契的不发一语先吃再说。

    “楚姑娘。”沈婆婆的声音不大,但是任人都可以感受到她的愉悦,店里客人的目光很自然的转过去,萧毓也不例外,不过,他却是因为“楚”这个姓氏。

    楚妘静苦恼的快抓狂了,突然听见有人唤她,立即停下脚步循着声音看去,见到对方,很自然的扬起笑容,“沈婆婆。”

    “姑娘应该还没用膳,坐下来吃一碗鱼羹配鲁肉饭吧。”

    楚妘静实在没有胃口,但她不会拒绝沈婆婆,这是沈婆婆报答她的方式,因为沈婆婆的鱼羹就是赛蟹羹,是她手把手传授,还有鲁肉饭也是,让沈婆婆能藉此养活三个孙子。

    “谢谢沈婆婆,给我一碗鱼羹就好了。”楚妘静在沈婆婆的安排下坐下。

    沈婆婆很快就送上一碗鱼羹,关心的问:“姑娘是不是遇到麻烦?”

    “小事一件,称不上麻烦。”楚妘静说的倒也是实话,虽然此刻伤透脑筋了。

    她原本以为买房子就好比上市场买菜,简单至极,关键在口袋够深,接下来不过是挑选喜欢的、满意的、需要的。错了,大错特错,买房根本不是她以为的如此,至少在纕州,买房是需要左邻右舍同意……怎么会有这种事?这不是很可笑吗?难以理解,但事实如此。

    这种时候,她深深体会到权势的重要,有钱有势的人一句话,左邻右舍敢不同意吗?她想,要不要找陆柏峻帮忙?她认识的人唯有他看起来有权有势,再说,他也提过愿意帮忙,表示这对他来说是一件小事,可是请他出面,她就欠他一份恩情。

    “姑娘若用得上老婆子的地方,尽避开口。”

    “好,今日怎么没见到大郎?”虽然沈婆婆最大的孙子不过十岁,可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只要不是瘫在床上,就要承担养家的责任。

    “今日承恩寺山脚下有集市,他带着二郎去那儿摆摊卖鱼羹。”

    楚妘静赞许的竖起大拇指,“他们真是懂事的孩子。”

    “是啊,不过,若非楚姑娘,我们也不会有今日。”

    “我只是给了方子,其他的全是你们自个儿努力得来的。”见到客人上门,楚妘静转而道:“沈婆婆去忙吧,不必招呼我。”

    “老婆子去忙了,姑娘慢慢吃。”沈婆婆转身去招呼其他客人。

    楚妘静看着沈婆婆边招呼客人边收拾汤碗汤匙,还笑得如此真挚热情,觉得这是人间一幅至美的风景,换成她,只能努力不摆臭脸。她一直认为下厨应该是很快乐的事,可是做生意不能选择客人,遇到讨厌的客人,下厨的乐趣还能保持住吗?她做不到,因此格外欣赏沈婆婆这样的人。

    半晌,楚妘静依依不舍的收回目光,就在这时,她感觉到有两道窥探的目光,下意识的转头,她就撞进一对深邃清冷的黑眸中。

    怔了一下,她皱了皱鼻子,然后若无其事的回头,专心享用鱼羹。

    这会儿换萧毓怔住了,没想到她对他视若无睹。

    “爷,有何不对?”高齐察觉到主子不太对劲。

    萧毓摇了摇头,专心用鱼羹。虽然姓楚,但她不见得是楚四爷的女儿,他的未婚妻……他又不承认这门亲事,即便她是楚四爷的女儿,他们也是不相干的两个人。

    “这位姑娘不知是否跟楚四爷有关?”高齐随口嘀咕了一句,因为他也想到了,此人若是楚四爷的女儿,不就是爷的未婚妻吗?

    “……我要找的是楚四爷。”言下之意,有关无关不是重点。

    “若这位姑娘是楚四爷的女儿,跟着她,不就能找到楚四爷了吗?”

    萧毓送上一记冷眼,“我想找个人有必要如此费心吗?”

    “……”跟踪不是最省事的方式吗?高齐很自觉的闭上嘴巴,从小苞在主子身边,主子不必皱眉,他也可以感觉到主子的不悦。

    “楚四爷的事慢慢来。”萧毓并不认为楚四爷会白白交出那半块龙珏,这么贵重的信物岂能不换点好处?而他讨厌受制于人,给点好处拿回半块龙珏,这是应该的,但给什么好处取决于他。因此跟楚四爷交涉之前,他要先掌握楚四爷的情况,好教楚四爷能安分的按着他的意思交出半块龙珏。

    高齐点点头,不敢再多说一句。

    这时萧毓看到楚妘静已经用完鱼羹站起身,但她并未转身离开,而是帮忙收拾碗筷,将桌子清干净,最后还窝在角落舀水清洗碗筷,沈婆婆见了一眼,并未阻止,而是继续忙着招呼上门的客人。

    萧毓为之一怔,目光转为深思,这位姑娘真的很不一样。

    虽然不想求助陆柏峻,但是现实很残酷,牙人好不容易寻到她满意的房子,左邻右舍却看不上他们这种没身分地位的市井小民,如此僵持下去,何时才能买到房子呢?当然,她可以退而求其次,不要在意居住质量,可是他们家如今没有男主人,左邻右舍的水平很重要,再三琢磨之后,楚妘静还是务实的找上陆柏峻。

    “楚姑娘对房子有何要求?”见到楚妘静,陆柏峻可以说是松了一口气,她不是轻易妥协的人,想要她改变心意,除非她有求于他。

    “房子不必大,只是最好能带个大一点的院子,我想种点东西。”纕州最大的好处就是靠海,经常可见国外来的商贾,她从他们手上买到不少香料的种子,有了这些香料,她做料理就更方便了。

    陆柏峻觉得很稀奇,“楚姑娘也会种东西?”

    “这没什么大不了,种点菜可以自用,也可以卖钱,改日我送点庄子种的蔬果给陆公子尝尝。”楚妘静早就想为自家种的蔬果找门路,打探酒楼和蔬果行的卖价都不好,说白了,小老百姓就是让商贾吃得死死的,除非有关系,人家看在你拥有的关系才愿意出更高的价码。而她最不想靠的就是关系,欠人人情很容易屈居下风,可是如今连买房都求上门了,也不差卖蔬果给馔仙楼这份人情。

    陆柏峻是一点就通的人,立即反应道:“馔仙楼每日要用的蔬果数量很大,楚姑娘可以将庄子上的蔬果卖给馔仙楼。”

    “陆公子还是先看过我们庄子上的蔬果。”虽然是一份人情,但做生意还是要讲公道,赚得心安理得,生意才能长长久久。

    “我相信楚姑娘。”

    “我也有失误的时候,陆公子还是眼见为凭,我们才能合作愉快。”

    “馔仙楼能有今日,有楚姑娘的功劳,我一直觉得与楚姑娘合作很愉快。”馔仙楼能够迅速跃居纕州数一数二的酒楼,全是因为每季都有新菜色,而新菜色都可以成为招牌菜。

    馔仙楼的窜起不可能不引来同行注意,其他酒楼当然会透过各种管道打探,想必楚姑娘多少听到风声,可是她并未抓住这一点喊价,还是他先开口,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她不贪心,懂得感恩,毕竟是他给她机会。

    “我也认为与陆公子合作是很愉快的事。”他从来没有企图打探她的底细,甚至连最简单的一件事—— 她姓啥名谁,他都不清楚,不过是听见人家唤她“楚姑娘”,就跟着唤她“楚姑娘”。

    “不知道楚姑娘是否还记得我提过的事—— 为我特地从京城请来的贵客准备宴席,不必山珍海味,只要楚姑娘的拿手菜就行了。”陆柏峻拱手恭敬的行礼,“虽然知道此事令楚姑娘为难,但实在关系着我往后要做的大事,还请楚姑娘破例一次为我掌勺。”

    楚妘静很爽快的点头答应了,“好,不过能否等我买好房、安置好家人?”倒不是她斤斤计较,非要人家先办事,而是搬家的事没有落幕之前,她没有心思应付其他的事。

    “这是当然,请楚姑娘放心,房子的事我很快就能安排妥当,楚姑娘回去之后可以收拾箱笼了。”

    楚妘静没有怀疑陆柏峻的本事,再说,他也不能让贵客一直等着,必然会尽最大的努力在最短时间内让她买到房搬好家。

    “好,另外,请陆公子先问过贵客的喜好,饮食是否有禁忌,或者,贵客有没有特别想吃的菜色,以便我拟定菜单。”

    “我知道了,还请楚姑娘三日后来一趟馔仙楼。”

    楚妘静点头应是,再一次道了声谢谢,便告辞离开馔仙楼。

    “这是干啥?”萧毓不解的看着陆柏峻一连串的动作—— 先是铺纸,接着磨墨,最后还殷勤的双手将笔奉上。

    “你终于可以尝到京城也吃不到的佳肴,不过在这之前,我总要先弄清楚你的喜好,你有没有禁忌,还有,你要不要点菜?总之,你是我的贵客,有什么要求尽避提出来,我都会满足你。”陆柏峻一副狗腿的嘴脸。

    萧毓好笑的挑起眉,“你这是唱哪一出戏?”

    “我不是说要说服某人给你煮一桌宴席吗?费了我好大的心力,她终于点头同意了。”陆柏峻在软榻的另一边坐下,同时不忘了指着几案上的书,催促好友赶紧将他的问题交代清楚。

    “馔仙楼的大厨各个都是最顶尖的,你用得着费心另请大厨吗?”这些天吃遍大半个纕州,除了沈婆婆的鱼羹,萧毓还是最满意馔仙楼的吃食。

    陆柏峻摇了摇头,“说来很奇怪,同样的一道菜,出自她的手就是不一样。”

    “如何不一样?”

    “这个……你尝过就知道了,总之,她就是特别。”

    “我又不挑嘴,犯不着请人特地为我掌勺。”

    陆柏峻没好气的送上一记白眼,“你不挑嘴?不满意的,绝不会有第二口,明明连勺子都没拿过,却有最刁钻的舌头。”

    不满意,谁会喜欢为难自个儿吃第二口,这不是常理吗?萧毓当然不会自讨无趣在此纠缠不清,只是避重就轻的道:“至少,我不会单凭一眼,连一口也不吃。”

    陆柏峻又是一记白眼,不过这次是自翻白眼,这不是很平常的事吗?他就是看不满意,也不留下剩菜啊。

    萧毓执笔蘸墨,一会儿就写了满满的一张纸,然后扔下手上的笔。

    陆柏峻拿起纸,看了两眼都凸出来了,从来不知道这小子毛病如此之多,什么猪长得太丑太肥了,不吃猪肉;食物的味道讲究香气四溢,但不能喧宾夺主;他不喜欢甜食,但是甜食会让人心情变好;食物还是清新爽口最好,不过食之无味就不妥了;一道菜色能否吸引人,外观极其重要……不是说,他不会单凭一眼,连一口也不吃吗?

    陆柏峻真想翻白眼,不过他忍下来了,若他直接将这张纸交给楚姑娘,她会不会以为他在找麻烦?

    萧毓显然知道他的想法,可是他一点也不在意,斜睨了一眼道:“说吧,如此费心安排究竟为何?”

    陆柏峻嘿嘿一笑,娓娓道来,“虽然是你提出要求,我才写信请你来纕州,不过,我请你来也是有目的—— 我想跟你合作,在京城开一间酒楼。”

    萧毓微微挑起眉,“怎么突然想在京城开酒楼?”

    “你也看得出来我们宁安侯府有多么窘迫,日子过得紧巴巴的,难怪连个二流的权贵都算不上,我爹娘对做生意一窍不通,只能守着祖先留下来的家产,吃空家底是早晚的事,我总要想法子给侯府生财啊。”

    “我记得你是因为吵着做生意,气坏了侯爷才被赶出来。”萧毓提醒道。

    “我爹不愿意我做生意,是怕我亏空家底,可是,看到我从纕州挣回去的银子,见识到我的经商能力,就不会阻止我做生意了。”陆柏峻早就备好说词了。

    事实上,爹娘确实不赞成他经商,堂堂侯府公子怎能像个商贾一样?可是继承爵位的大哥只懂读书,什么都不会,宁安侯府若还只知守成,很快就只剩下一个空壳子。皇上愿意用他,给了他机会出来闯一闯,而爹娘觉得他真有做生意的本事,自然也不会反对。

    “既然侯爷不再阻止你做生意,何必拖我下水?”

    “我爹不会阻止,但面子上还是要顾虑,更别说,你武阳侯世子的名头比我好用,就是皇亲国戚也不敢惹你。”京城的铺子大大小小难以细数,当然不是每家后头都会扯上当官的或是权贵,但是显眼的铺子,尤其酒楼,背后的势力不够强大很容易招来麻烦,而他对自个儿要开的酒楼有信心,很快就会让很多人觉得碍眼。

    “要我当名义上的东家是吗?”

    “若是挂名,给你两成,若是合作,我们可以再讨论。”

    “我会贪你的两成吗?”

    “我不能让你白白帮忙。”

    “我们是好兄弟,没有两成,也会护着你。”

    陆柏峻很乐意给两成,但听到好友如此说还是很感动,“我知道,两成你不会放在眼里,不过,也许吃过宴席之后,你会想跟我合作。”

    “我有点好奇了,此人可真有本事,教你如此看重。”

    “她不只是有本事,而且聪明、有胆识。”陆柏峻道出一年前认识她的经过。

    闻言,萧毓同意的点点头,给了一个评价,“是个不怕死的。”

    陆柏峻摇头辩护,“当时她很缺银子,要不,也不会豁出去杠上馔仙楼。”

    萧毓戏谑的扬起眉,“我很期待见到他,能够得你赞赏又袒护的人不多。”

    “她只怕不愿意见你。”虽说客人满意厨子,请厨子出来见面必有重赏,不过,他相信楚姑娘看不上赏银。

    “他长得奇丑无比,见不得人吗?”萧毓开玩笑的道。

    陆柏峻抚着下巴仔细回想佳人容貌,竟然说不出所以然,因为她的额头被头发盖住了,乍看之下还有点呆,最后只得出这样的结论,“她绝对不丑,可究竟长什么模样,我还真说不上来,倒是气质清冷,教人不敢在她面前放肆。”

    萧毓唇角僵硬的一抽,实在无法想象满身油烟味的厨子清冷的模样。

    陆柏峻摆了摆手,“这个不重要,我看上的是她满脑子的食谱。”

    “我等着,但愿他值得你如此赞赏。”

    “我安排好了,你就可以大饱口福。”

    萧毓笑着点头应了一声“拭目以待”,不过转眼便放下,并未放在心上。

    爹就他一个儿子,还是过了三十五才有,为了避免娘娇宠养坏他,从小就将他扔进侍卫里面打磨操练,可惜他在各方面都有武人性格,唯独吃食就是无法委屈自个儿,逼得自幼跟着他的几个侍卫都懂得下厨,且各个都有几道拿手菜,轮流为他下厨,至少保证他不会饿死。

    武阳侯府的厨子是京城好几家酒楼名厨的师傅,他都还看不上眼,一个不敢见人的厨子,又岂会入得了他的眼?

    虽然对陆柏峻很有信心,但是三日之内就找到房子,只要她见了满意,签了买卖合同,什么也不必做就可以搬家,楚妘静还是受了不小的“惊吓”,嘴巴差一点阖不拢,这会不会太厉害了?这个家伙真的只是一般商人吗?

    不管他什么来历,买房的问题解决了,不过他显然觉得这还不够瞧,搬家这一日甚至派了人手和马车前来帮忙,然后他们就轻轻松松搬好家,并在一日之内收拾妥当了。

    接下来,楚妘静专心准备宴席,按着陆柏峻提供的注意事项拟了一份菜单。

    除了爊鸭,其他几道都不在馔仙楼的菜单上。

    银丝鱼脍:鱼脍就是细切的生鱼片。以活鲤鱼为主料,切成细丝的鱼肉用开水烫过,急速捞起,放入晾凉的开水漂洗干净,沥去水分,再辅以配菜萝卜、生菜、香菜上桌。

    槐叶冷淘:冷淘就是凉面。摘新鲜槐叶榨出汁,和入面粉中揉成团,用刀切成细条,煮熟后放入冰水中浸漂,其色鲜碧,然后捞起以熟油浇拌,放入井中冷藏,食用时再加佐料调味。

    琉璃藕:河藕洗净去皮切成瓦状,油炸冷却后,涂一层稀稀的蜂蜜即可。

    酿笋:这道菜最好用春笋,不过入夏了,当然只能用夏笋。用长短粗细相近的中小竹笋去壳、去根洗净,以羊肉当肉馅,用姜末、葱花、胡椒粉、料酒、盐搅拌均匀,用筷子将竹笋内部的节一一穿透,将肉馅分别塞满笋内,扑上生粉封口。放入蒸笼蒸之,待笋的颜色变老,稍焖后即可出锅上菜。

    清汤白菜:用老母鸡和精瘦肉,放入葱、姜、料酒熬出清澈如水的高汤,再挑几颗鲜嫩的大白菜,将外面叶子全剥去,只留拳头大小的最鲜嫩菜心。洗干净后,轻轻一层一层剥开,然后用雕花刀细细划上几刀,不完全划开,只剩一点点相连,乍看依旧是完整的菜叶。用勺子舀起清汤缓慢均匀地浇在白菜上,待所有的白菜心被清汤浇上两、三遍后,再一一夹起摆盘。

    鹿尾珍珠羹:羊颈肉、鸡腿、干菜切成莲子样,加上葛仙米、莲子,再用牙色汤勾流水芡,洒香菜末。

    最后一道甜点,艾窝窝:用炒熟的核仁、瓜仁、芝麻仁和白糖为内馅,再用蒸熟的糯米为外皮,将内馅包进外皮里,搓成小球状后即可食用。白色如雪,质地软黏,口味香甜。

    这一桌,除了分派出去的清洗、备料之类的杂事,楚妘静可以说是独立完成。一来,陆柏峻要求她掌勺,二来,她并未将爊鸭之外的方子卖给馔仙楼,当然不便其他厨师借机在旁边观摩学习。

    总结来说,为了这桌宴席,她事前的准备工作就花了整整三日,因此挣上几百两也不觉得理亏。

    萧毓对这一餐只是抱着尝尝看的心情,就是难以下咽,他也不能不管好友,宁安侯府的未来的确令人担忧。可是真的没想到……这一餐他不但吃得津津有味,甚至连个残渣都没剩,旁人还以为他这是饿了几日吧。

    见状,陆柏峻笑得嘴巴都咧开来,真是可惜了,早知道应该躲在一旁偷看,有过这么一次“失算”,以后这个小子会特别留意,想再见此奇观,难啊!

    “……今日中午没用膳,因此多吃了一点。”萧毓最讨厌做的就是辩解,可是面对好友诡异的笑容,总觉得应该给点解释。

    陆柏峻贼兮兮的一笑,他不知道越描越黑吗?“我明白,我好不容易请来的大厨,你当然要空着肚子等候品尝。”

    萧毓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好吧,我同意你的想法,若是京城的酒楼交由此人掌勺,你的酒楼必然火红。”

    “她不掌勺,只是负责指点酒楼的厨子。”

    萧毓怔愣了下,“这是为何?”

    “她不喜欢为不相干的人下厨。”顿了一下,陆柏峻邀功似的接着道:“今日她愿意为你下厨,是因为我帮了她一个大忙,为了答谢,破例一次。”

    “明明是厨子,却不喜欢为不相干的人下厨,这是什么道理?”萧毓差一点舌头打结了,虽然世上的事无奇不有,但这样的事未免太荒谬了。

    陆柏峻双手一摊,“我也不明白。”

    萧毓看了一眼桌上的空盘子,挑衅的扬起眉,“这一桌真的是他做出来的吗?”

    陆柏峻忍不住翻白眼,“不是她做出来的,难道是变出来的吗?”

    “你在京城开的酒楼算我一份。”如此一来,他应该可以见到这位厨子吧。

    “真的吗?”陆柏峻两眼闪闪发亮,若有好友的财力相助,酒楼的地点和大小就不会受到限制。

    萧毓点点头,“何时安排我们见面?”

    陆柏峻顿时一僵,想到一件事,“我还未征询她,不知她是否愿意合作。”

    “他只要出方子就可以坐收一成,他岂会拒绝合作?”

    陆柏峻不以为然的摇摇头,“彼此利益结合,合作方能长长久久,对她对我都是最好的选择,不过,就怕她不愿意进京。”

    “比起纕州,京城更有『钱途』,只要他不傻,就应该分得清楚如何选择对未来更好,万不可能放过这样的好机会。”

    是啊,若有更好的前程,没有人舍得将机会往外推,可人家偏偏是个姑娘,不可能说走就走,除非举家迁至京城,要不,只能教酒楼的厨子来此跟她学习一段时日,不过,前者可能性不大,后者又非长久之计。

    陆柏峻苦恼的搔了搔头,摆手道:“这事我再想想。”

    萧毓好笑的摇头,不过是个厨子,只要舍得花银子,还怕找不到更好的吗?不过话说回来,他还是第一次吃得如此心满意足,不能不说,此人确实有真本事。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回到古代当吃货最新章节 | 回到古代当吃货全文阅读 | 回到古代当吃货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