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品郡主 > 第四章 救命恩人是熟人

医品郡主 第四章 救命恩人是熟人 作者 : 莳萝

    朝霞将天边染成一片瑰丽,大地还笼罩在一片薄雾之中,村子里许多人家的烟囱已经飘着缕缕炊烟,带着湿气的新鲜空气弥漫着一抹燃烧柴火的气味。

    林子里的小鸟在枝头跳上跳下、叽叽喳喳,炊烟的气味顺着早晨的微风,从木头缝隙中吹进屋内。虽然不是食物香气,但柴火燃烧的气味仍让宋婧灵的肚皮饿得直打鼓,加上外头的小鸟又吵,让她想继续睡觉也不太可能。

    她作梦也没有想到会穿越到古代,如今每天醒来,担心的不是今天要穿什么衣服上班,而是今天该到哪里去找食物,感觉好悲摧噢。

    摸了摸干扁的肚皮坐起身,她叹了口气后套上鞋子,打算梳洗完毕,就先到山上绕一圈看看有没有什么新发现,要是能再找到几颗鸭蛋也不错。

    片刻后,她端着洗脸水出去,才刚推开门,便看到阿离已经站在她家篱笆外等她。

    “阿离,你怎么一大早就在这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她放下手中的水盆连忙走向前,拉开篱笆门让他进来。

    阿离摇头,从怀里取出一块用芭蕉叶小心翼翼包好的蔬菜饼,“不是的,灵儿姊姊,我娘烙了蔬菜饼,我趁热拿来给妳吃,这里头加了一颗鸭蛋,吃起来很香,妳赶紧尝尝。”

    她摸着上头还有微温的热气,阿离一定是蔬菜饼一做好就马上拿来给她了,为了给她最新鲜又热腾腾的吃食也不怕自己烫伤,叫宋婧灵心里有些小靶动。

    “阿离谢谢你。”和蔼的摸了摸他的头,她当着阿离的面咬了一口,“好香啊,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饼了。”

    “灵儿姊姊,妳喜欢吃就多吃点。”

    “阿离你吃了吗?”可别跟她说这是他的早膳,那她会很愧疚的。

    “灵儿姊姊,妳放心,我吃过了,娘亲烙了两张蔬菜饼给我,我给妳一张。”

    “阿离谢谢你。”她揉了揉他的头。阿离肯定是为了答谢她,才将自己的口粮分给她,这也是他仅能拿出的东西,让她觉得阿离真的是个很贴心又让人心疼的孩子。

    “宋婧灵,这孩子妳再不出手救他,再半年他就会命丧黄泉了,妳这么喜欢他,难道忍心看着他在妳面前失去生命?”

    就在宋婧灵当着阿离的面眉开眼笑咬着蔬菜饼时,白儒那杀风景的声音又在她耳边响起,让她忍不住眉头紧皱,嫌弃的翻了个白眼。

    她突然的变脸让阿离误以为蔬菜饼不好吃,连忙紧张问道:“灵儿姊姊,饼不好吃吗?”

    糟糕,她的表情太明显让阿离误会了,在心底对着白儒咒骂了句“你这死老鬼,给我滚远点”后,对着阿离勾勾嘴角摇头,“不,很好吃,对了,阿离,你等等有事情吗?如果有空,要不要跟灵儿姊姊一起到水潭边看看有没有鸭蛋?”

    “鸭蛋!”一听到鸭蛋阿离整个眼睛一亮。

    “是啊,昨天灵儿姊姊就是在水潭边捡到鸭蛋的,我们再去看看吧,你认为如何?”

    阿离一个劲的猛点头,“好,我跟妳去,灵儿姊姊,妳先等等我,我回去跟我娘说一下。”

    “好,我等你。”

    阿离一离开,白儒又开始在她耳边滔滔不绝的念着,念得她耳朵发痒,最后不得不摸了下额头上那疤痕。

    怒瞪出现在她眼前的白儒,她磨着牙斥骂,“你烦不烦啊,每天在我耳边叨念,我难道不知道阿离身上的毒得赶紧解开?重点是我根本不知怎么解毒!”

    当时白儒这只老鬼跟她说阿离脸上的胎记是娘胎带来的胎毒时,她就上了心,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要说她没有银子可以买药材,连怎么解毒她都不知道。

    她学的是西医,虽然中医也有涉猎,可并不精通,更不要说解毒了,要是这里有专门器材可以检验,她还能知道怎么解毒,但靠中医的法子解毒她就完全一窍不通了。

    “我会啊!”

    “你会,那你直接去救阿离啊!”她没好气的说着。

    “我是鬼哪有办法,还是要靠妳才成。”

    “即使如此,我也是心有余力不足,你不知道一文钱逼死英雄好汉吗?我哪有钱买药?”解毒药材肯定贵得吓死人,可能把她卖了都凑不出医药费,虽然她也想救人,但还是得衡量自身的状况才行。

    “妳可以去挖被烧死的师太她藏的银子,那些银子肯定够用!”白儒指着被烧毁的废墟说着。

    “什么,师太她有藏钱,没被烧毁?”她眼睛顿时一亮。

    “要不是那个师太太贪财,她又怎么会被烧得只剩下骨头架子,让来收尸的都要认不出她?”白儒一脸“这是报应”的表情。

    “那些银子在哪里?”她连忙问道,她要赶紧去把银子挖出来,先去买食物好好大吃一顿,总是要先将自己安顿好再谈其他。

    “不告诉妳,妳想知道除非答应我的条件,跟我学医术救人,同时把救人的功德给我!”

    她手一挥瞪他一眼,“切,我难道自己不会去挖吗?那片废墟才多大,只要先从师太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开始挖,说不定就挖到了。”

    据她所知,师太的尸体可不是在她的厢房位置被发现,师太发现失火了,一定是先往她藏钱的地点跑去,要带着银子逃生。

    “喂,妳先别急着拒绝我啊,我这医术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妳学起来了就是你们常说的第二专长,妳就能在这里吃香喝辣,妳一个姑娘家总不能日后就靠当仵作讨生活吧?

    “而且妳来自未来受的是那个时代的教育,妳总不希望像这边的女人一样,嫁人后就关在后院那个四四方方的小天地,只能乖乖听丈夫的,还要跟妯娌勾心斗角吧?”

    宋婧灵怔愣了下,这么说似乎也有理,女人要经济独立才有底气,否则只会被男人认为是附属品瞧不起。不管她以后嫁不嫁人,她总是要吃饭的,要是师太藏的银子不够多,那她可能也无法靠这笔钱展开新生活,更别提还要买药材救阿离了,这可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白儒见她已经将他的话听进耳里,再接再厉的鼓吹,“不管妳是否嫁人,成为大夫后,妳有一技之长,不只能温饱,还可以自由自在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不用受约束……”

    她伸手制止白儒说下去,双臂抱胸,一脸冷漠,“白儒,你不用再浪费口舌引诱我,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工作就是做大夫!”她真的受够那些来闹事的病人跟家属了。

    白儒激动的表情倏地变得沉冷,语气森冷的反问,“就因为如此,所以妳要看着两条命在妳眼前消失?

    “陈氏之所以还活着,是因为阿离在她肚子里时吸收了她身上大部分的毒素,陈氏的身体本来就虚弱,只要阿离一死,大受打击的她也会跟着去了,妳穿越到这世界后,对妳最友善的人就是他们母子,妳能狠心看着他们俩死在妳面前?”白儒犀利的眼神里燃烧着两簇怒火,“妳那个世界是这么教身为大夫的妳见死不救的?”

    宋婧灵瞪着他,不得不说白儒这该死的老鬼抓住了她的软肋。

    是的,她没有办法见死不救,她只是不想这么快就答应白儒,还得吊吊他的胃口才成,免得他认为她这个徒弟来得太简单轻松,更别提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有本事。

    她磨了磨牙,忿忿地提出条件,“想要我跟你学医术,把功德全给你,我答应,不过我有条件。”

    “妳说。”一听她同意将功德给他了,白儒整颗心顿时放下,不要说一个条件,一百个条件他都答应。

    “第一,你必须先让我知道你的实力到哪里,你必须证明你的医术,至少救活两个重症患者,让我知道你确实名符其实。

    “第二,在我还未跟你学习医术之前,你可以不将师太藏钱的地点告诉我,但是必须告诉我这山上有什么有价值的灵药,例如什么五百年还是千年人参,让我去挖了卖钱。”

    “成,没问题,我现在就可以带妳上山挖人参。”

    “等你这两点都做到后,我才会答应跟你立契约,将功德给你,免得我被你坑害。”

    “我是这种鬼?”

    她鄙夷的睐他一眼,“连人心都隔肚皮啊,更何况你还是一只千年老鬼,肯定诡计多端。”

    哇咧!白儒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但还是只能乖乖答应这些条件。

    “婧灵,妳快看妳脚边那株叶子如羽状分裂的草药,那是青蒿,全株可用,不只能清热解暑,还能治疗疟疾、黄疸、疥疮等等,采回去后阴干或是晒干即可。”

    行经一株毫不起眼的翠绿植物旁,白儒喊住宋婧灵,站在这株青蒿旁边开始为她解说。

    她向前仔细观察了这株草药后,点了点头,“一会儿回来再采,记得提醒我。”她不忘在附近的大树上做了下记号。“不过,白儒,按着你这方式,我看天黑了我们都到不了你说的长着人参的地方,不能我们先一路杀到定点,回来时你再慢慢教我认识这些草药吗?”

    白儒领着她前往深山挖人参,沿途不断跟她介绍一些她不认识的草药及其功效,还有可以吃的野菜,宋婧灵也沿途做记号,打算等等下山时再挖。

    只是这样非常的浪费时间,他们进山已经走了快一个时辰,到现还走不到一半的路程。

    “当然可以,不过太早赶到长人参的地点不好,慢慢来比较安全。”白儒告知她。

    “什么叫做太早赶到不好,难不成人参长在很危险的地方?”她直觉有问题。

    “天机不可泄漏,反正妳记着,妳跟我现在算是同一条船上的,我不会害妳,所以不要急,听我的就是了。妳放心,天黑之前我们一定能下山。”

    “最好如你所说!”她翻了翻白眼咽下心头的疑惑,“你要是敢让我在山上过夜,我们的合作就取消。”这白儒一路上神神秘秘的,话都讲一半,问多了就给她来一句天机不可泄漏。

    白儒眸光落在山上的某一处片刻,“好,现在可以加快脚步了,按着妳的脚程大约半个时辰就到了。”

    白儒继续领着她穿过林子,随着鸟叫声愈来愈少,感觉愈来愈湿冷,他们进到一处阳光几乎透不进来、树木高耸入云的地方。

    白儒这才停下飘荡的身影,指着前方,“到了,妳有没有看到那棵差不多要三个人合抱的大树?”

    “有。”她顺着他手指所指的方向望去,“人参就长在那里?”

    “那棵大树上有株七百年灵芝,不过重点不在那株灵芝,而是在长着灵芝的那棵大树下,看到没有?旁边有一条裂缝,裂缝下头长了不少株人参,少说也有六百年了,还有一株更大的千年人参。”

    “等等,你说这棵大树上有灵芝,你怎么没有跟我说!”

    “妳又没有说妳要灵芝。”他一副理所当然地说着。

    “这需要说吗?这两种都是宝物,既然在同一个地方,我有可能对它视而不见?”

    “我劝妳最好不要打灵芝的主意。”他劝道。

    “为什么?”

    “因为这株灵芝旁边有一条黄花大蟒蛇守着,牠比守护人参的那一窝黑蛇还要危险!”他表情严肃的说着。

    “等等,你说什么?这两样灵药就跟小说上写的、电视上演的那样,都有守护兽守着?”她惊呼出声。

    白儒严肃认真点着头,一点都不像是在跟她开玩笑,“没错。”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跟我说!”她瞇起眸子危险的看着他。“我要是早知道这两样灵药都有守护兽守着,我就不上来了。”

    “不是妳跟我说要五百年以上的人参吗?不然我是不会告诉妳这地方的,何况这些都是将来可能会用到的东西,现在妳决定如何,是回去或是去采人参?”

    她嘴角剧烈的抽了两下,好嘛,都是她的错,她突然好想一掌搧死这个白儒!

    不过回头想了下,要不是她说要五百年以上的人参,白儒也不会冒险带她进到深山里,说起来还真是她的错,只是他说的将来可能会用到是什么意思?

    “妳要是认为危险,那就不要采了。”

    “切,都上来一趟了,不把灵芝也摘回去,你觉得我回去睡得着觉?万一这灵芝被别人摘走,我岂不是要心痛而死?今天换作是你,你会放弃吗?”她没好气给白儒一记大白眼。

    “是不会。”白儒想了下如实回答。

    “那就不要说风凉话,赶紧先想想办法,一会儿怎么摘到那灵芝。”她抑下胸口不断往上窜的怒火,望了眼树上的灵芝,“既然入宝山又怎么可能空手而回?”

    说完视线落在不远处那一大窝少说二十几条大大小小、吐着蛇信子,蛇皮在阳光下闪着慑人心魂、阴森冷冽的幽光,看起来十分恐怖的黑蛇。

    看起来好吓人啊!她下意识搓了搓禁不住发寒的手臂。

    “妳确定妳要连那灵芝一起摘了?那条黄花大蟒蛇可不好对付。”白儒担忧的看着那尾黄花大蟒蛇。

    “你没听过一句话,富贵险中求。”她压下心头不断窜起的恐惧。

    “我可以告诉妳师太的藏钱地点,妳就不必冒这个险了。”思索片刻,白儒觉得还是提前跟她说藏钱地点好了,免得她的小命交代在这里,他的成仙路就遥遥无期。

    “就像你说的,阿离跟陈婶子两人解毒后,他们的身体需要人参调养,没有百年以上的人参根本没有什么用,我就算拿着师太藏的银子去买人参,你觉得可以买到几根人参须?

    “既然有现成的人参在眼前,我为何不冒次险,要是今天没有将它们采回去,被别的人发现采走,那我岂不是亏死了?”她一脸坚决,誓在必得。

    “说的也有道理,不过真的很危险,妳不再考虑一下?生命是很可贵的。”这丫头心地还是不错的,就是嘴巴坏了点。

    宋婧灵拿出竹篓子里的雄黄,开始沿着人参周围撒着。“反正我要是死了,你也别想成仙,何况这条命本来就是捡来的,这样想想我也不亏。”

    白儒噎了下,摸摸鼻子咕哝着,“妳这话说得真是不负责任。”

    “想升天成仙你最好打起精神,想办法让我安全采到那株灵芝吧。”她像是抓到他软肋,一脸吃定他的表情。

    “行,我知道了。”白儒也有一种误上贼船的感觉,心下忍不住嘀咕,阎王该不会坑他吧?

    他指着那条黄花大蟒蛇跟那一窝黑蛇,“虽然这两样灵药都有守护兽守着,值得庆幸的是,牠们平日是不会互相干涉的,所以即使发现对方那边有状况,也不会替对方出头,因此一对一还是很好对付的。”

    “不互相干涉,那我就放心了。”她看到那一窝的黑蛇因为受不了雄黄的气味,已经开始四散了,心下松了口气。

    “我不是让妳也带上麻沸散?妳在这窝黑蛇附近也撒上,最好连牠们的窝也撒,至于树上的黄花大蟒蛇妳就只能在自己身上挂雄黄,如果妳有把握,也可在那大蟒蛇附近洒一些麻沸散麻痹牠,当然最好的方法是直接将麻沸散丢到牠嘴里。”

    闻言,她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白儒,“你当我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还是轻功了得的大侠,丢进大蟒蛇嘴里后马上就可以施展轻功离开,不用担心成为大蟒蛇的食物?”原来白儒让她事先制作好麻沸散,是要用在这里。

    “我只是提议。”

    “好了,废话少说,既然灵芝在树上,要采它比较麻烦,我先采人参。”她瞄了眼

    “采人参的法子我已经告诉过妳,妳下手可得小心,别伤了其他分散的须根,知道吗?”

    “行,我知道。”传说中年分高的人参会逃跑,但系上一条红绳它就跑不了,所以她遵循古法,拿出红绳将人参小心的系上,然后小心翼翼的铲着土,避免将人参须根给挖断。

    她拿着工具挖着这两株人参,中途不忘起身再撒一些雄黄,同时顺手撒一些麻沸散,避免黑蛇去而复返或是醒来。

    时间在无声无息中流逝,约莫过了一个时辰,她才将这两株人参完好无缺的挖出,她赶紧用青苔茅子、树叶和一些原土将人参仔细的包起来,小心的放进竹篓子里。

    当所有工作都做好后,她喘了口大气,靠在一棵大树旁边拿出干粮吃,方才挖人参时没感觉到饿,现在工作完成顿时觉得饥肠辘辘。

    “丫头,别再休息了,赶紧的,趁着现在那条黄花大蟒蛇在睡觉,妳快爬上树将灵芝摘下,速速走人,不然再耽搁就要天黑了。”白儒在她耳边催促她。

    “知道啦,你很啰嗦耶。”她拿过水囊喝了口水。

    “我啰嗦还不是为妳好,不说那条黄花大蟒蛇在睡觉正是下手好时机,这可是深山,天黑得快,妳不赶紧去摘灵芝,下山晚了,到时就得摸黑下山。”

    “好了,我知道了。”

    宋婧灵用手背抹去唇角的水渍,朝黄花大蟒蛇的方向望去,发现黄花大蟒蛇已经睡着了,警觉心似乎没有稍早那么重,可能是沾到了麻沸散,才会放松警戒,这确实是个好时机。

    她又抬头看着长在树上的灵芝,不由得庆幸小时候在乡下住饼一阵子,跟着乡下的孩子们学会了爬树,否则现在叫她怎么上去?

    她活动了下手脚,手脚并用地往上爬,中途不时停下攀爬动作,小心瞄着那条陷入昏睡的黄花大蟒蛇,就怕牠突然醒来朝她攻击。

    不得不佩服这白儒,他给的药方所调配的麻沸散效果的确好,不说那些碰到麻沸散的黑蛇,一两个时辰过去了至今全昏迷不醒,就连这条有一个人身体宽的黄花大蟒蛇也是一动不动。

    难怪白儒当时会自豪的说,他的麻沸散药方是他改良过更为精良的,足够迷昏五头牛不成问题,看来他在医术方面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不过,说到雄黄跟麻沸散她就有气,她身上根本没有银子,白儒这死老鬼竟然要她到烧毁的尼姑庵废墟原本放香油钱的地方去挖银子,幸好她真挖出了几枚碎银跟铜板,这才有办法买药材。

    白儒这只千年老鬼一肚子黑水,想来他在世为人的时候肯定也狡猾诡谲、坏点子一堆。可他虽然奸诈了点,看他改良的药方这么有效,医术应该真的十分精湛,她是该认真考虑提前答应跟他学习医术了。

    宋婧灵一边思索跟白儒学医的问题,一边继续往上爬,因为黄花大蟒蛇就在一旁,她也不敢制造出太大的声响,以免惊扰到牠,万一出师未捷身先死,她就悲剧了。

    她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小心谨慎的爬到距离灵芝只剩下一臂之遥的地方,忽地,耳边又传来白儒的惊呼声——

    “丫头,快跑,黄花大蟒蛇醒来了!”

    她眼角剧烈的抖了两下,切,才刚在心里佩服他而已,现在就出问题。

    “等等,我就要摘到了!”她虽然惊恐得想马上撤退,可灵芝就在眼前,就这样放弃她不甘心,赶紧往上爬了两步,伸出手臂使劲想摘那灵芝。

    白儒不断在她耳边大喊,“别摘了别摘了,大蟒蛇过来了!”

    宋婧灵又吃力的往上爬了一步,就在这时,大蟒蛇已经张大嘴朝她冲来,她一摸到那灵芝,二话不说,使尽全身力气将它拽了下来,直接往下丢进竹篓子里。

    同时间她不要命似的松开攀住树干的双手双脚,直接往下跳,避开了大蟒蛇的攻击,一落地就抄起地上的竹篓子往前冲。

    守护多年的灵芝被盗摘,贼人又没咬到,黄花大蟒蛇的冷眸凶光大盛,愤怒的朝天空中发出一记“嘶”的怒咆,速度飞快的顺着树干往下追着宋婧灵而去。

    大蟒蛇虽然体型十分庞大,但是移动速度也很快,就像越野车一样不受地形限制,不一会儿就要追上宋婧灵。

    “往右往右,快,往左!”白儒化身GPS在她耳边大声喊着最佳逃跑路线,“跳,快跑,牠就在妳后面!”

    宋婧灵边跑边将剩余的雄黄粉还有麻沸散撒到地上,试图拖慢黄花大蟒蛇的速度,然而也许因为大蟒蛇速度太快的关系,或是药效发挥的时间不够,撒落的雄黄跟麻沸散一点效用也没有,黄花大蟒蛇还是速度分毫不减的追着她。

    宋婧灵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心脏都快从喉咙跳出来,可这条大蟒蛇还是没有放过她的迹象,她的耳边不断传来“簌簌”声,大蟒蛇一路狂追,而且速度愈来愈快。

    “啊!”就在她跑到觉得自己快要往生的时候,脚下被树根绊倒,整个人往前摔去。

    她还没爬起身,吐着红色信子的黄花大蟒蛇已经朝她急速冲来,她扭过头,屏住呼吸瞪大眼,颤抖又惊骇地看着距离她约有一个手臂,不时自口中发出嘶嘶声,巨大蛇头高扬死盯着她、停下动作的黄花大蟒蛇。

    老天爷,她的小命该不会就要终结在这条大蟒蛇口中吧!

    宋婧灵动作缓慢的朝后退,试图不让大蟒蛇发现她的企图,忽地,高腾的大蟒蛇张开腥红大口,朝她扑击而来。

    “啊!”她半放弃的闭上眼睛,准备承受大蟒蛇的攻击。

    就在大蟒蛇锐利的毒牙要咬上宋婧灵那千钧一发的瞬间,一记“嗖”像是羽箭破空而出的声音传来,紧接着就听见凄厉的嘶嘶声与剧烈的撞击声。

    宋婧灵睁开眼睛,就看见那条黄花大蟒蛇巨大的身躯不停的在地上疯狂翻腾,她的视线缓缓移动,就看见又有两支羽箭紧跟着前一支,插在大蟒蛇七寸的位置。

    前一秒她才差点成为这条大蟒蛇的猎物,怎么下一秒这条恐怖巨大的黄花大蟒蛇就成了别人的猎物?

    她呆愣地瞪大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宝蓝色短打的男子从一边的树上跳下,关心的喊道:“姑娘,妳没事吧?”

    被眼前的一切吓傻的宋婧灵,根本没有听到那人的问话,只是瞪大眼睛久久无法回神。

    陆宁宇睐了眼已经奄奄一息、不会造成危险的黄花大巨蟒,来到宋婧灵面前,稍微摇了她一下,再次关心问道:“姑娘,妳没事吧?”

    宋婧灵猛地回过神,用力拍着依旧失速狂跳的胸口,困难又用力的咽下口水,心有余悸的说:“没、没事……”

    “是妳!”陆宁宇看清楚她的长相后低呼。

    她回过神,涣散的眼神逐渐聚焦落在他的脸庞上,与他精明的眼眸对视,也跟着惊呼,“大爷,怎么会是你?”

    “对,是我,妳没事吧?”陆宁宇关心的看着脸色惨白的她。

    她马上跪坐好,双手合十的朝他行礼,“大爷,要不是你,我就成为那条大蟒蛇的晚餐了,谢谢你救了我一命。”

    “没什么,举手之劳,我正巧经过,妳不用放在心上。”他侧过身体不让她向他行礼。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她抚着依旧激烈跳动的胸口,视线落在那条已经差不多死绝的黄花大蟒蛇上,看着牠身上的三支羽箭。

    “大爷,你这箭术真是厉害,每一支羽箭都不偏不倚的射中那条大蟒的七寸,让人钦佩!”她敬佩的低呼。

    “想要上山打猎没有一手保命的功夫,反而会成为猎物的猎物。”他稀松平常的说着,让人一点也感觉不到对自己箭术的自豪骄傲。

    “说的也是。”

    “对了,妳一个姑娘家怎么跑到这深山来,还被那条大蟒蛇追?”他冷寒眸光扫过那条大蟒蛇,要不是他听到山里发出不寻常的声音前来查看,这个会做好吃奇怪料理的姑娘就成了大蟒蛇的晚餐。

    “我上山来采草药,可能去打扰到那位蛇娘子的修行了,所以……”她很无奈的耸了耸肩,指着黄花大蟒蛇说道。她瞒着自己找死,非要采到人参跟灵芝而触怒黄花大蟒蛇的事,只稍微解释了下自己为何会被大蟒蛇给追着跑。

    “还能打趣,看来妳没事了。”采药人常常会进入深山采药,她的竹篓子里确实有不少草药,看来她说的应该是真的,他也就没怀疑她进山的目的。只是他至今仍然未找到假币的铸造地点,只要进入深山的人都有嫌疑,他还是必须多加警戒。

    “我没事,就是差点被这条大蟒蛇吓破胆,现在有些脚软而已,其他没有什么问题。”

    “妳是大夫?”他突然莫名的问上这么一句。

    “算是吧,怎么,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想来是因为她上山采草药,才这么问她。

    “那天我看到妳为山下那对母子洗刷冤屈,妳指出死者身上那些他人不容易察觉的细节,如若不是大夫,一般只学过皮毛或是没有仔细钻研的仵作,很少会注意那些。”

    “说到那仵作我就一肚子火,也不知道平常怎么混吃等死的,否则怎么会这般草菅人命?要不是我不想惹事,我就去衙门告他冤枉好人!”她气愤的说着。

    “那仵作已经付出代价了,第二天就被县太爷给辞退了。”

    “什么,真的吗?”

    他点头,“是的,翌日我到青堰城,刚好看到仵作提着包袱离开,问了下才知道被县太爷给辞退了。”

    “真是大快人心啊,像他那种人真是污辱了法医这职业!”

    “法医?”

    “噢,仵作啦。”她赶紧改口。

    “时间不早了,山上天黑得快,再过一个时辰可能就暗下来了,妳还是先下山吧。”陆宁宇将话题拉回。

    “对了,大爷,那条大蟒蛇呢?”她指着大蟒蛇的尸体。

    耳边又传来白儒的声音,“蛇胆、蛇胆,身体不要,这蛇胆一定要拿,这可是好东西。”

    “妳想要?”

    “我想要蛇胆。”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着。

    他起身走到大蟒蛇旁边,拿出随身的匕首找准了位置,二话不说便朝黄花大蟒蛇身体刺下,不一会儿珍贵的蛇胆就出现在她面前。

    “收好。”他随手摘了片大叶子将蛇胆包起来递给她。

    “谢谢。”

    “我也要下山了,正好跟妳一起走,妳一个姑娘家摸黑在山上走很危险。”他走过去,直接将那条大蟒蛇粗壮的身躯扛在肩膀上带走。

    宋婧灵惊骇的瞪大眼,妈啊,这条巨蟒少说也有两三百斤吧,他竟然直接扛着就走,真是天生神力啊!

    瞧她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他只好解释一下。“我这趟上山没有发现什么猎物,这条蟒蛇丢着也可惜,可以卖不少银子。”

    他现在的掩护身分是猎户,上山不少日子,要是不带点猎物下山,恐怕会引起怀疑,这才决定将这条蟒蛇给带下山。

    “大爷,你好厉害,这么壮的一条蟒蛇竟然扛得动。”她佩服的称赞。

    “这不算什么,更重的东西我都扛过。”他嘴角微勾稍微解释,“还有不要再称我为大爷,我姓陆,叫陆宁宇。”

    “陆大哥,你好厉害啊!”她朝他比赞,自来熟的喊他陆大哥,这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没跟他说自己的名字,“我姓金,叫灵儿,你直接喊我灵儿就好。”

    这时白儒又飘到她身边,在她耳边提醒她,“丫头,这男人很危险,妳不要跟他太常接触,否则……”

    “否则什么?”她在心里问着白儒。

    “否则一不小心就没有再次重生的机会……”

    “切,难不成陆大哥会害我,还是要我的命?可别忘了他刚救了我一命!”她才不相信。

    “不相信就算了,到时别怪我没有提醒妳!”白儒没好气地在她耳边吼了声后便飘走了。

    哇咧,这老鬼还跟她使起性子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品郡主最新章节 | 医品郡主全文阅读 | 医品郡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