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为何梦见他 > 第十三章

为何梦见他 第十三章 作者 : 糖菓

    【第十章】

    世人总说快乐的时间易逝,痛苦的时间难熬,可其实这些都是人类的心理作用而已。一转眼,上学期已经结束,高三下学期在过完农历年后的那一周,就开始正式上课了。

    才刚开学,马上就是高三的第三次模拟考,寒假才结束,学生的心都还没有完全收回来,模拟考已经无情地展开。放假时有人偷懒,有人孜孜不倦,考试一结束,有努力的人和没努力的人,分数高和不高。

    崔至善的成绩又进步了一些,不过还是远远落在一百名榜外,但是江映如却再次跌出五十名外,考了个第八十五名,差点破了之前的最糟纪录。

    过年的时候,爸爸竟然带着妈妈一起回台湾,他们之间是怎么又凑在一起的,详情江映如并不知晓,不过回来之后的妈妈不再任性吵闹了,爸爸也是镇日话都不说一句,两人待在一起就像是在演默剧片般,很多对话都要江映如来替他们传递,但那并不是赌气式的夫妻吵架。

    他们之间的气氛一片平和,完全没有火药味,跟那种故意讲给对方听之后,再要小孩过去传达的闹剧不同,他们是真的不想和对方直接交谈。

    江映如对这个状况无能为力,只能沦为爸妈之间的传声筒。

    是的,江映如在他们回台之后,马上就带着兔兔搬回自己家里去了,因为江国庆不同意让她认祖归宗。

    这件事情李妈妈无法做主,关键人物是她先生李匀智,他却迟迟不肯回台处理善后,她很想留江映如在自己家好好地照顾,却没办法硬是将人留下。

    某天晚上,江国庆与隔壁女主人辟室密谈了一个晚上,隔天她就订了最近的一班飞机,飞到对岸去了。

    这些事情都是真哥之后才告诉她的。

    江映如其实也比较希望自己能够继续留在江家,拆散这个家、家人四处分散,是她不乐于见到的最糟结果。

    她太过担心爸妈之间的问题,整个寒假都无法专心在功课上,她又是那种容易因为情绪关系而影响表现的类型,所以开学之后的模拟考就考砸了。

    话说她妈妈一直等不到情夫,便为爱闯天涯,直接追到情夫在对岸工作的那个城市去,纠缠了很久,最后还是被狠心抛弃了,就在这个时候,爸爸适时地出现,将失魂落魄的妈妈接了回来。

    两个人一起回来,是和解了吗?

    可是观察他们相处时的态度,又不像是已经和解了的样子,江映如镇日担心这个、操烦那个的,感觉自己都快疯掉了。

    她爸妈连袂回台之后,不多久,李妈妈就离开了,真哥说他爸爸自知理亏,所以暂时不想回来,以免影响两家的气氛,李妈妈和他商量过后,为维护自己的家庭,便千里寻夫去了。

    江映如觉得很对不起李旭真,但是李旭真却反过来安慰她:事情正慢慢往好的方向演变,她不需要太过担心。

    他们两家人是真的没办法回到过去那种和谐共处的状态了,现在这样也不错,她的爸妈已经迷途知返,他的爸妈也相聚在一起了,他们四个人在短期之内最好还是不要聚在一起,关系才不会更加恶化。

    离开熟悉的环境,到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去,李妈妈觉得有点寂寞,后来江映如忍痛把兔兔交给李旭真,让他整理李妈妈的行李时,一并送到机场去接受检疫作业。

    隔了一周之后,李妈妈接到这个惊喜,打电话过来的时候,还高兴得哭出来了。江映如在电话这头也跟着狂哭,兔兔是她最重要的玩伴,可她现在一方面要准备考试,一方面又有了黏答答的恋人,几乎没心思可以照顾兔兔,而李妈妈需要心灵上的支柱,将兔兔交给李妈妈照顾,相信是最正确的选择。

    这天晚上,数学家教时间结束之后,趁着李旭真还没离开的空档,崔至善向他提议,“真哥,你让映如再搬到这里来住,好不好?”

    李旭真正准备起身离开,听到他的话之后又坐了下来。

    “你在说什么啦?”江映如惊讶地望着崔至善,不明白崔至善突然讲这些做什么。

    “映如最近精神很难集中,在家里念书的时候会一直受到打扰,这样下去不太好。”崔至善见她愈来愈没精神,有点担心她的状况。

    “映如,你觉得呢?”李旭真望着她,征询她的意见。

    其实映如原本就在他家住得好好的,若不是江伯伯坚持要她搬回去,不然他也觉得她继续住在他家比较好。

    “不行啦!爸爸他……”江映如摇摇头,没有说下去。

    “我去跟江伯伯商量一下好了。”现在是映如最重要的时期,因为担心爸妈之间的问题而影响到读书的心情,真的很划不来,“如果江伯伯不答应让你搬过来,那改成到这里来读书,把这里当作是你的书房,你觉得怎么样?”

    “喔!这样很不错。”在江映如回答之前,崔至善先一步高举双手赞成,“要不然去我家念书也可以,我爸爸说欢迎你来。”

    “不行!”李旭真瞪了他一眼。

    “不行啦!”江映如也投了反对一票。

    崔至善家离她家有一段距离,又不是在隔壁,而且去他家念书的话,最后她一定会赖着不想回家。

    被他们兄妹俩同时打枪,崔至善的精神整个萎靡了下来。

    “噢!我的心好痛,你怎么一点面子都不给?”他不敢骂真哥,只好挑恋人来出气。

    “人家不是故意的,至善,你不要生气,好不好?”江映如连忙握住崔至善搁在胸口处的手,低声安慰他。

    “去你家念书是制造问题,不是解决问题。”李旭真有些受不了地瞪着崔至善,虽然明白恋爱中的人难免会想时时刻刻黏在一起,但是他这个提议也太瞎了吧!

    不予采用。

    “真哥,你不是说要跟琦琦姐一起去看午夜场?快点出发吧!别让琦琦姐等太久。”

    李旭真看了看手表,真的不出门不行了。

    “映如,真哥刚刚说的,你考虑一下,要是不敢跟江伯伯提的话,真哥再找时间跟他沟通。”接着他转向崔至善,指着崔至善说道:“你跟我一起出去吧!我送你。”

    家教时间已经结束,他如果先离开的话,这家伙搞不好会赖在这里不走。

    “喔!”崔至善作势起身,但拼命向恋人使眼色。

    “真哥,我们现在已经不会只顾着玩乐了,每天都有依照计划好好用功,你不要这么快就赶他走嘛!”江映如替崔至善求情,“等等我就会送他回去了,让他再待一下下,好不好?”

    “送他回去?”李旭真的声音扬高了起来。

    有没有搞错啊?这家伙竟然要他宝贝的妹妹送他回家?

    “不,不是啦!我讲错了,是叫他回去。”江映如连忙拍了拍自己的嘴。

    她一时口误,差点又害至善被真哥讨厌了。

    看到她打自己嘴巴的可爱模样,李旭真忍不住笑了出来,“好啦!你们自己知道轻重就好。”

    与其严格管教,倒不如放手让他们自律,毕竟是他们自己的人生,除了他们自己之外,没有人能够代替他们负责。

    李旭真离开之后,江映如收起数学参考书,翻着包包想要拿出近代史的参考书复习一下历史,她班上的历史小老师预约了明天的早自习,安排小考。

    “咦?你书包里怎么一直带着高一的国文课本啊?”崔至善长手一伸,将那本封面已经略有陈旧感的课本取了出来。

    “啊!还我啦!”江映如一惊,连忙伸手去抢。

    “借我看一下会怎样?”

    “不行!”江映如扑过去要抢,但这样一来,他更不肯还了。

    崔至善心知有鬼,于是翻看了课本内页,一摊开,就见着自己的素描画像,那一页摆了张书签,一翻开,就自然而然地停在那一页……

    “这是……我?”崔至善看着她面红耳赤的反应,惊讶地望着她。

    江映如羞赧地低下了头。

    “嗯!”一看就知道了吧?还问她做什么?

    “这是……你画的?”

    “不然咧?”一阵害羞过后,江映如没好气地翻着白眼。

    那是她的课本,不是她画的,会是谁画的?

    “原来你从高一的时候,就偷偷喜欢我啦?”仔细一想,他好像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个问题呢!

    “对啦!”既然已经被发现了,她也只好承认,“可是那个时候,你都没有理我。”

    “你又没有跟我讲,我怎么会知道?”

    “我每天都一直看着你,你怎么可以没发现?”

    崔至善反驳道:“喂!我又没有看你,怎么会知道你一直看着我?”

    “呜……”那时他正在迷恋别的女生,才会没发现她控制不住的视线吧?

    “哭什么哭?喂!你不要真的哭出来啊!”崔至善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好像又讲错话了,他学她刚刚那样拍打着自己的嘴巴,不过,是很用力地打,“对不起、对不起,我是个超级迟钝的大笨蛋,我又说错话了。”

    处罚自己其实一点用都没有,重要的是安慰她,崔至善连忙迎上去搂住她的腰,将她拉到自己怀里来。

    他轻轻吻着她的唇,低声哄着,“那个时候我对女生一点兴趣都没有,所以才会没发现你,要是知道你喜欢我的话,我老早就把你给扑倒了。 ”

    说着说着,崔至善搂着她往床上倒了下去,要安慰情绪低落的她,吻住她、拥抱她就是最好的方法,百试无误。

    江映如任他吻着,小手也紧紧搂在他腰间。

    直到热度慢慢上升,她忽然推拒着他的胸膛,阻止着他,“不行、不行,你暂停一下啦!”

    他放开她的唇,眼神已经染上了欲望的色彩,“怎么了?为什么不行?”

    “你只能留下来一下下,刚刚答应过真哥了。”

    “有什么关系?他已经出门了。”

    “不行啦!人家要开始复习历史了。”

    “那就速战速决,做一下下就好?”崔至善不顾她的拒绝,死皮赖脸地缠吻了过去。

    “不行!”江映如推开他,在床上坐起来,“已经答应过真哥了,你要遵守承诺,快点回去啦!”

    崔至善尴尬地半躺在床上,不明白她怎么会突然变脸。

    “你……”她是在生气他以前没注意到她,还是在气什么别的他没有发现的事情? “映如,你到底怎么了?”

    她也觉得自己表现得太过OVER,她垂着头,不知怎地,就是有点沮丧。

    可能是因为这次考试成绩退步的关系,可能是爸妈之间的问题让她非常不安,最近她的情绪一直处在灰暗的低潮。

    崔至善看着她,蓦地心疼了起来,他伸手再次抱住她,就算她开始挣扎,他也没有松手,“我什么也不做,就这样抱着你,一下下就好,嗯?”

    他的力量太大,江映如挣脱不开,只好放弃反抗,让他拥抱着她。

    她心情不太好,其实很想要他一直待在她的身边,刚刚会那样子赶他走,只是不想让他毁掉对真哥的承诺而已。

    她喜欢他,也希望自己身边的亲人都能够喜欢他,这是目前她唯一能为这段恋情努力的部分。

    “是我惹你生气了吗?”隔了一会儿,充分反省饼后的崔至善低声问着。没办法,他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啊!

    可是女孩子的心思总是比较细腻,或许她不喜欢这样一点气氛也没有、速战速决的方式,或许她不喜欢他太过蛮横,总是不顾她的意思就压倒她……总之,他已经在反省了。

    不能做也没关系,只要这样抱着她就好。

    其实他刚刚的本意是想安慰她的。

    江映如在他怀里摇了摇头,“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心情不好。”

    “那你要怎样,心情才会好?”崔至善突然想起一首歌的旋律,一个偶像男歌手低沉的嗓音这样唱着,“你要怎样才会微笑……”

    那语气充满了卑微的哀求,就跟他现在的心情一样。

    “我想要跟你念同一所大学。”

    “呃!这……”崔至善无奈地吻着她的额头,“可不可以讲一件现在就能马上做到的事?”

    离大考还有几个月的时间,要他现在就承诺她这一点,实在太不实际了,不过,他每天都在朝这个方向而努力着。

    “我想要爸爸和妈妈快点和好。”

    “呃!这个也……”崔至善再次无奈地吻着她,这次的吻落在了她的鼻尖,“映如,讲一些我‘现在’就能为你做到的事情,好不好?”

    “我想要……你爱我。”

    崔至善吻住她的唇,缠绵地在她唇间低语,“我一直都很爱你啊!”

    “一直一直一直吗?”江映如泫然欲泣地望着他。

    “嗯!我保证。”他甚至故意多出一句叠字,“一直一直一直一直都会像现在这样爱你。”

    江映如破涕为笑地在他脸颊亲了一下,“就算我们不能考上同一所学校,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爱我吗?”

    “嗯!”

    “就算我爸妈不能和好,也会一直一直一直一直爱我吗?”

    “喂!这两件事根本就搭不上边,好吗?”

    “你快点回答人家嘛!”

    “嗯!”

    崔至善这才发现她根本就是在耍性子。

    “那就好。”江映如原本就是那种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的类型,听到自己想要听的话之后,慢慢就开心了起来。

    其实追根究柢,她是因为听到他说爱她,所以才开心起来的。

    以上那些废话,都是无意义的恋人絮语。

    她在崔至善胸膛间胡乱地钻着,然后低声对他告白,“我爱你……”

    小脸开始涨红,她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崔至善承受着她的土拨鼠式攻击,又好气又好笑地叹道:“现在心情好一点儿了吧?”

    “嗯!”

    “那我可以继续做刚刚的事情吗?”他忍不住又死皮赖脸了起来。

    江映如的脸更加嫣红。

    “可不可以嘛?”

    “不行。”她口是心非地拒绝着。

    “真的不行吗?”他推着一点都不反抗的她,往床上躺了下去。

    “不行啦!”

    他开始对她上下其手,再也不问可不可以这种蠢问题了,如果真的不可以的话,她早就推开他了。

    嘴里喊着不行,身体却柔软地朝他贴过来,这种心口不一的反应,连他这个迟钝的笨蛋都看得出来是什么意思。

    他们的恋情,正积极地越过一道又一道的阻碍,慢慢会愈来愈好的。

    他有信心,最后自己一定会与她手牵着手,往幸福的那个方向走去。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1、爱情你我他之一《怎么又是你》;

    2、爱情你我他之二《幸好不是我》;

    3、爱情你我他之三《为何梦见他》。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为何梦见他最新章节 | 为何梦见他全文阅读 | 为何梦见他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