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假扮的男友 > 第十三章

假扮的男友 第十三章 作者 : 糖菓

    【第八章】

    由于卢悦如平常工作非常地忙碌,晚上下班的时间也不太一定,再加上姚立仁也有功课、球队练习和打工的事情要忙,所以他们之间剩下来唯一能约会的时间就只有周末了。 姚立仁将自己周六、周日两天的班表全都抽了起来,不再接受网络预约下单,为了不受打扰,甚至连手机都关掉,只为了和女朋友培养感情。

    他们通常从周五晚上就腻在一起,若是碰到蔡淑女上日班或小夜班的话,他们两个就会带着蔡淑女到各个夜市去吃吃喝喝,若是碰到蔡淑女上大夜班的话,就是两人独处的美好时光! 对姚立仁来说。

    ……

    【第九章】

    为了想跟男朋友相好而把好朋友从家里赶走,这种事实在是太没义气了,犹豫了好几天,卢悦如一直没敢开口。 淑女之前在中部是住在医院宿舍里的,但换来台北后没有分配到宿舍,必须自己另外找住的地方,所以暂时借住在她这里。

    哪知两个人住在一起频率挺合的,没有任何不习惯的地方,住在一起又可以互相陪伴、照顾,所以她一直没有催淑女快点去找新的住所。

    相信淑女应该也是这样想的吧!

    所以她现在若向淑女开口的话,一定会被冠上见色忘友的封号。

    卢悦如一直犹豫,偏偏姚立仁又一直催促,两边都不想得罪的卢悦如只好把这个烫手山芋丢到男友手上去。

    是他强烈希望淑女搬离这里的,这种得罪人的活儿当然要让他自己去做啰! 于是,在他们经常聚会的某个周五夜晚,蔡淑女上完小夜班刚回到家的时候,姚立仁硬着头皮开口了。

    “淑女,你什么时候要搬出去啊?”这样子问毕竟是太直接了一些,于是姚立仁努力地拗出了一个借口。

    “有重物要搬需要我帮忙的话,要通知我喔!”

    蔡淑女望了姚立仁一眼,再转头瞪着自己的好友。

    “你们两个现在好上了,开始嫌我碍眼,想赶我走了,是吧?”真是典型的新娘娶进门,媒人扔过墙啊!

    “淑女,不是啦……我们……”卢悦如连忙解释自己的立场。

    “都是他啦!我觉得你继续住在这里也没关系啊,是他觉得你碍眼的。”当然要快点把这件事跟自己完全撇清啊! 不然这种见色忘友的消息传出去的话,她可是会遭到好友群起公干的。

    “我……”姚立仁完全不敢讲话了。

    淑女的确可以算是促成他和悦如在一起的功臣,但若她一直在悦如这里住下去的话,很可能会变成妨碍他们感情快速发展的小小阻力呀!

    “再让我住几个月吧?悦如,我会付你房租的。”蔡淑女从来没有一个人住饼,对于一个人的生活有些恐惧。

    “等小邦退伍之后,我就搬出去,好不好?”

    “好,当然好。”卢悦如点头,虽然有些对不起那个小**男友,但只是几个月的时间,忍一下就过去了。

    为了这几个月的时间,她可不想得罪淑女这个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只能委屈立仁多忍耐了。

    搬家这件事情提过就算,卢悦如并没怎么放在心上,但之后他们之间的相处却开始产生了一种奇妙的不协调感。

    原本周末只要蔡淑女有空,他们会三个人一起出去走走,现在蔡淑女完全不加入他们的活动了。

    不管怎么约她都不去,还总是嘲讽他们干嘛偏偏要带电灯泡一起出门。

    卢悦如知道她不是恶意的,只是爱亏他们一下,但渐渐地连姚立仁也在生闷气了。 可能是觉得当初自己开口要蔡淑女搬走,有点过意不去吧! 一开始发现蔡淑女不肯再跟他们一起出去玩的时候,姚立仁是最常开口邀约她的,但一次、两次她不去,三次、四次她还是不肯答应,渐渐地姚立仁也就不再开口邀约。

    等到他们完全不再开口邀约蔡淑女之后,她便愈来愈生气,开始会故意在生活上的某些细节和卢悦如吵嘴。

    情况有种愈演愈烈的感觉,而且还是朝着情谊毁灭的那个方向。

    事情就这么巧,那天,所有的事情全搅在一起,而命运开了他们一个玩笑。

    周六,姚立仁带着卢悦如一起去看电影,在吃晚饭的时候正讨论着接下来要去哪里消磨时间,因为若是早回家的话,面对那个持续低气压的蔡淑女,双边三个人都不是滋味,倒不如干脆玩到深夜再回去,累到直接睡觉,就不会有不愉快的情况发生。

    哪知却在用餐的那个餐厅里见到了不该见的人。

    姚立仁只看过那张照片一次而已,却清楚地记着那个男人的长相。 而卢悦如则是呆住了。 她没料到会看到那个人带着老婆、孩子愉快用餐的画面,心底噗通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沉下去了。 看见她失常的反应,姚立仁的醋意马上狂喷了出来。

    他质问着她是不是对那个人还有感觉? 为什么他们都交往这么久了,看见那个人还会让她露出这么失落的表情?

    卢悦如完全不想跟姚立仁争执这个问题。

    他明知道她曾经很喜欢、很喜欢那个人,就算她现在已经不那么喜欢他了,但亲眼看见他带着老婆、小孩外出用餐的欢乐画面,心底还是会有异样的感觉产生。 她知道他不明白这种感觉,也不期望他明白,不想讨论只是希望事情就这么过去而已,她会慢慢忘记的。

    但姚立仁误会了她的沉默,以为她根本就没有忘掉那个男人,还在心底偷偷喜欢着他。

    那么他这个正牌男友又算什么呢?

    那是他们第一次吵架。

    不,应该说是冷战才对,因为卢悦如根本连话都不肯跟他说。 甚至,因为受不了他的逼问,她饭都还没吃完就从餐厅里逃了出去。 回到家之后,卢悦如接到老总的急CALL,要她陪着出差到美国两个星期,因为是很急的公务,所以卢悦如急忙地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并没有发现自个儿屋内产生了某种不对劲的状况。

    因为蔡淑女不在家,手机又联络不到她,所以卢悦如留下了字条告诉她自己要出差的事。

    偏偏离开家的时候,卢悦如将手机落在桌上忘了带走,就放在她写的那张字条旁边。

    而那张字条,一直没有被该看见的人给看见。

    因为蔡淑女已经在周六上午,卢悦如和姚立仁双双出门约会的时候,负气收拾好所有的行李搬到医院附近的饭店去住了。

    “大妖,你怎么瘦成这样?”

    “没有食欲。”听见学姊的关心,姚立仁淡淡回应着。

    “学姊,这是你这个月的班表,我已经帮你排进去了。”

    “谢谢。”传言渝清学姊前阵子被一个男人包养了,这件事在他们跑腿帮早闹得沸沸扬扬,大家对这件事的看法不一,有的人鄙视、有的人同情,也有的人则是觉得无所谓。

    而他,就是属于第三类的人。

    是错也好,是对也好,他们跑腿帮的广告牌上已经写上了批注,不是吗? 只要我愿意,什么都可以。

    既然渝清学姊愿意,其它的人还背着她说那么多闲话做什么呢?

    是褒是贬是同情或是心疼其实全都无所谓,那是别人的人生路,决定权并不在那些背后批评者的身上。

    只要她本人愿意,没什么是不可以做的。

    “大妖,学姊买了午餐过来,但是现在肚子有点不太舒服所以吃不太下,你替学姊把这个便当吃完好不好?”

    “学姊,谢谢你的关心。”姚立仁还是那副淡淡的表情。

    “我没事的,便当你还是留着自己吃吧!下午如果要接单的话,四处跑很需要体力的。”

    “那你……”

    “我等等下班之后,会去吃饭的。”

    “喔。”柳渝清点了点头,最后不忘又朝他嘱咐道:“大妖,不能骗学姊,你一定要记得去吃饭喔!”

    “好。”姚立仁看了看时间,正好是下午一点整,打完卡之后,姚立仁特意走回到柜台前向柳渝清挥了挥手。

    “学姊。”

    “嗯?”

    “欢迎你归队。”

    “谢谢。”

    看见渝清学姊灿烂的笑脸,姚立仁很替她感到高兴。

    一个人的笑脸,是不会骗人的。

    幸福,不幸福,看笑脸就知道了。

    渝清学姊的笑脸,是很幸福的那种,那是装不出来的。

    而现在的他,就算能够笑出来,也是不幸福的那种。 今天是悦如与他冷战的第十五天。 她是真的不要这段感情了吧? 不管他怎么打电话,到她住处去怎么按门铃,都没有任何回应。

    就连淑女也不肯接他的电话、不肯帮他开门了,这应该就是代表悦如真的不要他了吧!

    原来到最后,悦如还是比较喜欢那个男人。

    那个已经结婚了的男人。

    只因为见了他一面,自己和她三、四个月的交往就全付诸流水。

    对悦如来说,他真的什么都算不上吗?

    他们之间分享过的那些亲密,还有快乐,真的比不上见那个男人一面吗?

    他当然知道不是每个恋爱都会有完美的结局,但是悦如切断感情的方式太过决绝了,她甚至连分手两个字都没有跟他说就决定避不见面。

    真的太狠心了。

    他是真的喜欢她啊。

    自从悦如避不见面之后,他就没怎么在吃东西,短短的两个星期之内,他整个人瘦成皮包骨。 也难怪刚刚渝清学姊见到他会这么地吃惊,现在的他,根本连镜子都不敢照。

    生怕在镜子里看见一个被人抛弃的可怜虫。

    那可怜兮兮的样子,会让他忍不住哭出来的。

    短暂的恋情结束之后,回到以往的日常生活,跑腿帮里的工作他渐渐不太接了,因为没有体力,但已经排定的柜台站班他还是会去,因为不想给别人带来麻烦,学校的功课、球队的练习,他渐渐地也有些力不从心了。

    满脑子都在想过去那段快乐的日子。

    还有为什么现在自己会这么悲惨。

    他果然跟悦如一样,是同一种人。

    一段没有结果的爱,竟然耗去了他所有的精神。

    他这时终于明白,为什么悦如会一直只爱着那个人,只为那个人付出。

    因为已经没有剩余的爱可以分给其它的人了。

    既然她避得这么决绝,完全把与他之间的感情都抹杀掉,那么他和她,已经是并行线了。 以后永远不会再见面了吧。 因为答应了渝清学姊,所以姚立仁离开跑腿帮总部之后,沿着大街寻找能让他有食欲的店。

    再不恢复规律进食的话,他搞不好会死的。

    除了她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人关心他,他无法做出那种令大家伤心的事,所以他决定慢慢找回自己的食欲。

    用瘦了将近二分之一来凭吊这段初恋,应该折磨自己折磨得差不多了吧!

    “哥哥……”

    突然,垂着的手被人给握住,姚立仁转头一看,发现是个似曾相识、笑脸甜美的小女孩。

    “嗨。”当看见她吓哭的脸之后,姚立仁终于记起她是谁了。

    “小贝贝,是不是哥哥的样子吓到你了?乖,别哭喔!”

    他蹲下身子,轻轻抱住小女孩,并在她的头顶轻拍地抚慰着。

    他这副样子果然很糟,把人家小可爱给吓哭了呢。

    “天啊,你不是悦如的男朋友吗?怎么会瘦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这个名字了,姚立仁抬起头,发现是追着小女孩狂奔过来的心急母亲,也就是悦如公司里不知道什么组的组长。

    “好久不见了。”姚立仁将女孩抱起,交还到她妈妈手里去。

    “抱歉,我不是故意要把她吓哭的。”

    一见到他的时候,小贝贝就哭了,他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外貌太过吓人而已,非战之罪呀。

    “你是不是生病了?怎么会瘦成这样?”

    “我……”因为是对方也认识的人,所以不知道讲出来适不适合,不过姚立仁还是把他们的事说出来了。

    “失恋了。”

    “钦?你跟悦如分手了喔?”高銮英讶异地尖叫。

    “我怎么没听到消息?”好像有一阵子没见到那个爱画浓妆的小妞了。

    “该不会是因为她出差的关系,所以这个八卦还没被爆出来吧?”

    办公室的八卦情报网络是非常恐怖的秘密组织,事情不是想藏就藏得住的,像现在她就在无意间听到了一件超级大八卦,明天到公司去之后可有得报啰!

    “她……工作很忙吧?”虽然被她给抛弃了,但能听见她一丁点儿的消息,还是会让姚立仁感到开心。

    “是啊,跟着老总到美国出差,差不多半个月了,应该今天或明天就会回来吧。”

    “半个月?”这个时间有点敏感。

    姚立仁忍不住心酸地想,原来她是以出差的方式来回避他,是不是怕他会对她死缠烂打?

    “哥哥……”在与她母亲的聊天中断了之后,小贝贝再次摇了摇他的手。

    “哥哥,你是不是没有吃饭饭?”

    “嗯?”

    “要吃饭饭才会长肉肉喔!”小贝贝朝他伸出手,捏了捏自己那小小短短的手臂。

    “肉肉,吃饭饭才会长肉肉喔!”

    “好,哥哥马上就去吃饭饭,马上就会长肉肉了。”

    “真的吗?”小贝贝收拾起眼泪,开心地朝他笑着。

    “真的。”

    “哥哥bye bye 。”小贝贝朝他挥了挥手。

    “下次要看到哥哥长肉肉喔!”

    用不怎么幸福的笑脸挥别了这对母女之后,姚立仁走进目光所及的第一间自助餐店。

    飞抵国门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在回程的出租车上,老总累得频频,为了不让他有扭到脖子的风险,卢悦如将老总的头轻轻拉靠到自己肩头上来。

    这次的出差真的好累、好辛苦。 难怪一回到国内,老总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疲惫整个狂涌而上。 因为他们公司的车变速系统发生了传动瑕疵,美国各地陆续发生了多起的事故,所以有一款车型经评估后必须大量招回检修,这就是他们这次紧急出差到美国的原因。 在美国总公司待了两个星期左右,等待各种评估资料和事故的报告调查书经由各大营业所收集完成并传回美国总公司,之后最终的决定是进行全球招回的动作,所以他们回国之后又要开始忙了。

    先送老总回到家,而住处和老总家反方向的卢悦如,回到家时已经是凌晨二点半了。

    她在上机前有拨电话回来,但是淑女没有接听。 因为手机遗落在家里,她手边什么电话都没有,只记得自己屋里的市内电话号码而已。

    这两个星期以来,不管她什么时候打电话回家都没有人接听,直到她推开家门之后,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屋子里没有人,她的手机和她写的那张字条,原原本本地安置在原位,淑女当初带来的行李全都不见了。

    卢悦如连忙把自己的手机拿去充电。

    一开机,就发现有将近一百通未接来电。

    全部都是姚立仁打的。

    “靠!立仁该不会不知道我到美国出差去了吧?”卢悦如心下一惊,顾不得现在是凌晨三点半,按下通话键回拨电话给姚立仁。 但是对方的电话是关机的状态,于是她马上改拨第二个号码。

    “淑女!”

    电话那头是被吵醒的不悦声。

    “干嘛?”听见对方充满怒气的喊着自己的名字,蔡淑女也是气得满是内伤。

    她都已经搬出来半个多月了,这个没良心的家伙竟然现在才打电话来给她,而且还是挑半夜打来的,是存心想要气死她吗?

    “你是不是偷偷搬走了?为什么要这样?”

    “我都搬走大半个月了,你半夜打来发什么神经?”

    “呜……淑女,我不知道你搬家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你是什么时候搬走的?我临时被老总招去出差,我那天留下来的字条你一定也没有看见,对不对?”

    她忽然想起离开的那天,她跟姚立仁吃饭时产生的争执,如果姚立仁不知道她出差的话,会怎么想她失踪的这两个星期? 那将近一百通的未接来电……

    “淑女,完蛋了啦!立仁好像也不知道我出差,我们已经半个月没联络了……”

    “啊?!”蔡淑女终于收起凶狠的语气。

    “到底怎么回事,你在说什么?为什么你和立仁君会半个月没联络?”她还以为自己好心成全他们,他们之间的感情会如胶似漆地令人羡慕得要死呢!

    “我手机忘了带出国……我……我只记得自己屋子里的电话……”完蛋了完蛋了,她这次真的完蛋了。

    “那你还不快点打给他,打来我这里做什么?”蔡淑女隔着电话大喊。

    “他……他的电话关机了。”

    一股不祥的预戚传来,卢悦如跌坐在地板上不知所措地发着呆。

    交往了三、四个月,每一次都是姚立仁到她住的地方来找她,除了手机和跑腿帮总部之外,卢悦如根本不知道该上哪儿去找他。

    【第十章】

    只不过隔了半个月的时间,没想到当她再次见到姚立仁的时候,只瞧了他一眼而已,就让她心痛得直掉泪。 特地向公司请了一个早上的假,专程过来跑腿帮总部找他,没想到见到了面之后,竟然会是这么样的心痛。

    “你为什么会……瘦成这样?”

    他原本就是高瘦型的,现在狂瘦了一大圈,看起来像是只包裹上一层皮的骷髅精。

    因为感到太过抱歉,所以卢悦如激动得一直哭一直哭,当着好多人的面在跑腿帮总部紧紧抱着姚立仁,哭得淅沥哗啦的。

    “你……不是不要我了吗?”再次见到她,姚立仁整个人就像是缺水的花儿突然被灌进大量的救命泉水般。

    “没有!我没有……我没有不要你啊!”因为一直没办法停止哭泣,所以解释花了很长一段时间,卢悦如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刚好这么巧,像是有谁在故意阻挠他们般。

    “对不起,对不起……”

    从淑女负气搬离她的住处,到他们俩在那间餐厅见到她曾经喜欢的那个人,最后就是她被老总急CALL的临时出差,还有那支没有带出国的手机,这一切的一切真的都太过巧合了。

    看到他为她的离开而消瘦得不成人形,卢悦如终于感受到姚立仁对她是多么地认真。

    热恋的时候总会觉得甜言蜜语是不要钱的,爱说多少就有多少,可能听到都觉得腻了,还是只能感觉到非常表面、非常肤浅的爱。

    直到看见他竟因为她的离开而日渐消瘦,那种衣带渐宽终不悔的心情,真的跟以前那个傻傻的她一模一样。

    原来立仁也是以那样子的深情在爱着她……

    卢悦如终于不再感到彷徨。 她决定忘了那个人,完完整整地收拾好自己的心,从今以后,她愿意只为了立仁一个人付出。 听完她的解释,姚立仁紧紧握住她的手,男儿泪差点就掉了出来。

    他并不想责怪谁,也许,这是老天爷给他们的考验。

    经过一连串波折与考验的爱情,更显得甜美。

    隔了半个月,以为已经失去的挚爱,此刻就哭哭啼啼地站在他的面前,姚立仁什么也不想了,搂着她低头就是一吻。

    “悦如,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那是久违了的亲吻。

    他曾经以为此生不会再有的美妙感觉。

    但是她回来了,此刻就站在他的面前。

    他的爱,重新回到了他的世界。

    他等不及想要再次感受她的温暖。

    “嗯!”

    ……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蔡淑女在看见姚立仁的惨状之后,二话不说就低下头来道歉。

    都是她的错。

    如果那时她没有负气搬离悦如的住处,立仁君就不会以为自己被悦如给抛弃了。 瞧他现在干巴巴的样子,连她看了都十分心疼了,想必悦如一定比她更加心疼十倍不止。

    “这不是你的错啦!淑女,你别这样,你这样会害我更难堪的。”姚立仁连忙制止她的自责。

    为了一段感情就要死要活的已经很没男子气概了,要是再把这个错误怪在旁人身上的话,岂不丢脸丢到太平洋去了?

    “对啦,淑女,这并不是谁的错,不能怪任何人的,我觉得是老天爷在跟我们开玩笑。”

    是在考验她和立仁之间的爱情。

    当然,还有她和淑女之间的友情。

    在她的坚持下,淑女搬回她这里住了,她答应让淑女住到小邦退伍回来为止,就一定会让她住到那个时候。

    但同时她也让姚立仁搬进她的住处,他们两个人在淑女的祝福下,正式地展开同居的生活。 最近卢悦如很少加班。 老总同情她的遭遇,特别恩准她不用跟着去晚上的应酬。 所以每天准时下班的她离开公司之后就直接往黄昏市场里钻。

    为了心爱的人洗手做羹汤、开始学习做菜的她,准备把为爱而消瘦的男友喂胖,养回到当初的那个大小。

    淑女经常取笑她,说等她把立仁养回到原来的那个size 之后,她们几个就可以准备结婚了。

    并且,淑女似乎还偷偷地将这个消息放了出去,于是三天两头,她的住处门铃频繁地响起,常有某某同学或是班长轮流前来查探,每一次都很仔细地记录着她的小男友的体重的变化。

    “悦如,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会那么怕那个班长了。”

    这天,班长来查访了。

    当班长巡视一番最后神情满意地离开之后,姚立名那绷得很紧的脸皮终于舒缓开来。

    那个班长的视线根本就像冰刀一样嘛! 被刮到好像会痛耶! 他刚刚被叫去量体重的时候只不过稍微晚了几分钟- 因为他跑去放尿,所以耽搁了一点点时间- 哪知一走到那个班长面前去,就被冷冷地瞪着。

    她不说话,他也不敢吭声,就那样被瞪了好几分钟。

    最后他终于受不了她那冰冷的视线,主动向班长求饶道歉,说他下次再也不敢迟到了。

    道完歉之后,才免去了继续被冷冷瞪住的一场酷刑。

    “是吼。我从小学的时候就一直觉得班长很恐怖钦。”

    卢悦如一向就是那种恶人没胆型的逊咖。 平常她是很恰北北没错,但只要一遇到班长,或是公司里那位大妈组长,她就会变成胆小的老鼠! 她真的很怕那种既有权威、又眼神很凌厉的人。

    既崇拜又畏惧。

    和这样子的人变成朋友、同事,她真的是一路小心翼翼走过来的啊!

    不管是体力还是心情,都很辛苦的。

    “好恐怖、好恐怖,结婚的时候真的要跟那种冰刀女站在同一个结婚礼堂上啊?”万一他们又不小心迟到的话,搞不好身上又会多出几道刮痕呢!

    “你最好快点胖回来。”

    “啊?”怎么突然扯到这里? 姚立仁挺满意现在的自己,已经胖回来一点了,比之前稍微瘦一些,但这应该算是他这种身高最标准的体重。

    “你再不快点变回原来的样子,急着结婚的那些人会天天跑到我们家来的,搞不好到时候班长也会来得更频繁。”

    “喂,我一直很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

    “我有说要跟你结婚吗?”姚立仁皮皮地问。

    “好像没有。”

    “那为什么大家都觉得我们要结婚了啊?”

    他今年还在读大三耶! 学业未成,况且他还有兵役的问题,为什么大家都一副认为他们会马上结婚的笃定样?

    “你想知道伪什么吗?”

    “嗯。”姚立仁点头。 真的超想知道的。

    “因为班长说她二十五岁就要结婚了。”

    “原来是这样啊。”姚立仁点了点头。

    这样子一讲他就了解了。

    他还偷偷掐指算了一下。

    距离他结束单身的日子,只剩下一年不到了。

    因为班长的话,就跟圣旨一样啊!

    他是不会想去反抗她的。 一想到她那双冰刀般的眼眸,他宁愿早点结婚,也不想身上又被那道冰冷的视线多划出几道刮痕……

    【全书完】

    注:相关书籍推荐:

    01、跑腿帮风云录之一《做你的猫咪》;

    02、跑腿帮风云录之二《假扮的男友》;

    03、跑腿帮风云录之三《最强的家教》;

    04、跑腿帮风云录之四《万能的男佣》;

    05、跑腿帮风云录之五《派遣的花花》;

    06、跑腿帮风云录之六《美女的保镖》;

    07、跑腿帮风云录之七《时尚的顾问》;

    08、跑腿帮风云录之八《修缮的达人》;

    09、跑腿帮风云录之九《锁匠的正义》;

    10、跑腿帮风云录之十《快递的使命》;

    11、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一《复仇的极致》;

    12、跑腿帮风云录之十二《骑士的公主》。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假扮的男友最新章节 | 假扮的男友全文阅读 | 假扮的男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