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鹿吾妻 > 第三章 靠绣活赚第一桶金

小鹿吾妻 第三章 靠绣活赚第一桶金 作者 : 陈毓华

    这一夜,鹿儿早有心里准备要饿上一晚了。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肚子真饿了,但只要一直催眠自己睡着了就不饿了,何况她要睡之前还喝了半壶的水充饥。

    一开始的数羊还真有效,毕竟做了大半天的针线活,眼睛疲惫得很,可等眼里的酸涩过去,肚子里的饥饿感就像星火燎原一样直烧到喉咙。

    没办法呀,这身子还正在发育生长,就算下午的时候吃了半颗鸡蛋,又能顶什么事。

    她打算起床把水壶里剩下的水喝光,也许能撑到天明再去找吃食。

    摸着黑起床,是了,在这里,油灯也不是可以随便用的,所以天一黑,整个老青家就安静无声了。

    她等眼睛适应了黑暗的光线,趿了鞋子正要倒水,却听到窗棂发出叩叩叩的声响,鹿儿以为自己饿过头产生幻觉,哪里知道那声音持续着,感觉上还有些不耐烦了。

    “鹿儿姊姊,睡死了吗?”

    是虎子的声音,这么晚不睡觉居然跑了出去。

    鹿儿的房间外是一小片的空地,随便撒了点菜苗种子和一小簇的小葱,有时厨房缺点什么的时候,就到这里摘,方便得很。

    鹿儿把纸窗推开了一条缝,月光下虎子脚下垫着一块腌菜石,一看见鹿儿露了脸,一边撇嘴,一边把手伸出来边说道:“娘说这给妳吃,我讨厌妳,可娘还是让我给妳送吃的。”

    虎子的手短,鹿儿伸长手接过来,心里只觉得无比温暖。

    她想起她病得糊里胡涂时那维护的女声,现在又偷偷给她送吃食来,没敢露面,为的是不让奶奶还有别人发现。

    “谢谢你虎子,回去也替我谢谢二婶。”她真心诚意,声音都是感激。

    虎子可没想到能得到鹿儿的谢,姊姊说她变了很多,虽然他也不是很明白到底变了什么,但是感觉上好像不是那么让人讨厌了。

    他低下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根肉桂糖,“喏,这个给妳吧。”

    糖果啊,看起来他放很久了,糖块都有些黏糊了,这应该是他的宝贝不是吗,居然舍得拿出来给她。

    她的泪点有那么低吗?居然因为一根糖想哭了。

    好像看到鹿儿要哭要哭的样子,虎子很快跳下石头,有些别扭的说道:“我这里好吃的东西多得很,只要撒娇,奶奶就会给。”

    鹿儿有些明白虎子胖嘟嘟,圆滚滚的身材是从哪来了。

    虎子走了,鹿儿拉上窗户,慢慢打开纸包,是一块杂面饼子,包着咸菜疙瘩,咬着有些干硬,可她很快乐的把饼子都吃完,又喝了口水漱口,这回,她确信自己可以上床睡上一个安稳的觉了。

    至于虎子给的糖,她妥善包好,放进了柜子里,就当战备存粮,改天真没东西吃的时候,也是个希望。

    她告诉自己生活中鲜花也有荆棘,荆棘不会太久,鲜花也总会出现的。

    第二天。

    孙氏虽然宣布不给三个孙女口粮,要饿上她们几天当作惩戒,但家里的大人几乎都在田里干活,要让两个媳妇轮替做家事,大家的活儿本来就够多了,每天少掉一个人手,不是更吃重?

    尤其现在是春耕时分,每家每户都很不得把一个人掰成两个人来用,她更不可能把两个得用的大人丢在家里做家务。

    她想了一晚,根据她更深刻的考虑,真要把两个能替她赚钱的孙女给饿坏了,耽误了绣活,她还真不划算。

    前车之鉴才不远,瞧瞧鹿儿一倒下去,别说绣活,青明珠受她拖累也几乎停摆,钱大娘几次收不到东西,已经扬言要把绣件给别人做。

    那可不成!

    最重要的是,她已经好久没有这笔额外收入的进帐了!

    所以,她有条件的妥协了。

    一早把三个丫头都叫来,指着她按人口分配好、放在灶台上的面粉米菜。“往后三顿饭的米菜我都会量好放在这里,妳们只要按着我给的烧饭,家里有多少粮食我门儿清,妳们谁都别想给我搞鬼!”

    这是把她们当贼防了,只是孙氏素来的作风就是如此。

    “还有,妳们该干的活一样都不许偷懒,我也不亏待妳们,本来说要饿妳们两天的,也别埋怨我这奶奶对妳们不好,谁叫妳们没一个省心的!”

    活儿照旧,但烧了饭她们没得吃,只能喝碎糙米熬的薄粥。

    这就是孙氏的宽宏大量。

    鹿儿和青明珠没时间说话,两人分工合作,开腌菜坛子夹腌菜,和粗面粉烙饼子,再炒上两个蔬菜,最后粗瓷碗里打上一个蛋,上蒸笼蒸蛋。

    不用说,这蒸蛋是只有虎子才有的待遇。

    两人忙到告一段落,坐在小凳上喘气。

    “我没机会和二婶说上话,昨晚她让虎子给我送了饼子。”她想跟二婶道谢的。

    青明珠一副我了解的表情。“我昨晚在床上跟翻烙饼似的干翻,也是吃了饼子才睡下的。”

    两人嘻嘻一笑,许多事,尽在不言中。

    钱大娘约莫一个半月会来百花村收一次绣品,可青明珠在家左等右等,从一早盼到过时时间了,就是没等到钱大娘的人。

    眼见太阳都高高挂了,不对啊。

    青明珠心里记挂着,手里还不停的忙着,直到来串门子的姊妹淘小谢来告诉她,刚刚看到钱大娘已经搭着牛车回县城了。

    青明珠懵了。

    怎么就独独漏了她们老青家?她不明白。

    下意识她拔腿就要去追。

    小谢见青明珠一脸的青天霹雳,这才知道钱大娘居然漏了她们的绣品没收,这是什么意思?

    是一时忙忘了,还是有所针对?

    “明珠姊姊,别追了。”鹿儿在房间已经把小谢和青明珠的对话听得很清楚。

    “鹿儿,这可怎么办?”看着积攒了好十几方的帕子、荷包和扇套,都是她和鹿儿一针一线,花上许多精神和心思的成果,钱大娘若是不要,那些布料、丝线的钱该怎么办?

    她已经没心情招呼小谢了,小谢也很知趣的回家去了。

    “县城很远吗?”鹿儿知道钱大娘没收她们的绣件,也没知会一声就回县城去了,脸上没有太多表情,她好像只是哦,我知道了,这样的意思。

    “坐牛车半个时辰能到,用走的时间就要多些。”青明珠答得有些心不在焉,可看鹿儿那并没有多少着急的脸色,心里的慌乱说也奇怪就减少了那么一点。

    鹿儿以为,不管钱大娘是有意要拿捏她们,还是无心之过,又或者有别的原因,看起来绣活这条路得另辟蹊径了。

    老是处在挨打的地位,毕竟不是什么有保障的事。

    孙氏回来吃午饭时也知道了这件事,大发雷霆,不只把两姊妹臭骂了一顿,也把钱大娘骂得体无完肤。

    至于没事人般,从头到尾抖着脚,噙着冷笑的青金珠则是一副等着看好戏的表情。

    看妳们得意的,妳们手巧会做针线活,这下人家不要妳们的绣件了,我看妳们还能得意个屁!

    只是她的嗤笑还残留在唇边,鹿儿已经很肯定的开口,“明天我和明珠姊姊把绣件直接送到巧绣坊去就是了。”

    钱大娘不来收,她们可以自己送去呀。

    鹿儿闷着头刺绣的这些日子也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她知道百花村的人隔个一段时日会去一趟县城添置家中需要的用品,也会将他们的一些东西拿去集市卖。

    仙女县是离百花村最近的一个县城,据说还挺热闹的,到底怎么个热闹法鹿儿还没能有具体的形容词,但是既然热闹,她是不是能认为她可以在县城找到别的路子?

    “奶奶,凭什么她们可以去县城,我也要去!”青金珠压根没想到会这样,她也想去县城,那里有卖珠花、卖好吃的,随便都比百花村好。

    孙氏果断的拒绝,“不行,家里少了两个人,妳得留下来干活!”

    青金珠哪里肯依,可是她在孙氏心目中的分量还没有虎子的一根指头重,只能抽抽噎噎的去找她娘,看看有没有转圜的余地,但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翌日,鹿儿和青明珠带着装满绣品的包袱,吃过李氏下的面条就上路了。

    青明珠熟悉的把鹿儿往广场上那条通往县城的路上带,果然远远就看到牛车上已经坐了不少人。

    “财叔,我和鹿儿要去县城,您方便捎带我姊妹一程吗?”同样是村子的人,青明珠从朴素的荷包掏出四个铜板,鹿儿这才知道搭牛车是得付费的,一人两个铜钱。

    “好咧。”财叔是个爽朗的汉子,转头便叫车坐上的乡亲们让让,挪出位置来给两个小泵娘。

    村民们下意识的让出一些位置,让她们坐得舒服些,鹿儿对每一位村民都以感激的微笑,青明珠也连连道谢。

    青明珠在村民的心目中就是个大方乖巧又听话的小泵娘,只是这鹿儿,听说病饼一场后也不大一样了,是哪里不一样,一下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然而沿路上他们慢慢就知道哪里不一样了,有人问话,鹿儿知道的定会答,没办法解释的,她就会很抱歉的说不知道,看她解释不来,有时青明珠还会跳出来替她说两句。

    村民们都有志一同的以为,任谁在鬼门关前走过一遭,能不明白长进些吗?于是很快自在的东家长西家短的聊天去了。

    但是每个人的眼光交会都有那么点疑问,这小泵娘让她爹带回老青家的时候白白嫩嫩的,怎么现在身上一点肉也不长呢?

    不是说老青家都吃得上三顿饭?

    鹿儿没坐过牛车,坐在车板上从百花村到县城,当她觉得自己的小身板已经麻木到不是自己的的时候,终于,县城到了。

    不是什么太大的县城,城门口就站着两个打瞌睡的卫兵,也不太需要多么仔细的检查,鹿儿随着青明珠从牛车上下来,村民也各自扛着、拎着要卖的东西找地方去了

    “鹿儿,咱们要往哪去?”青明珠背着包袱,看着人来人往,称得上是热闹的街道,很是茫然。

    她虽然年纪比鹿儿大,可只来过县城几次,而且次次都有长辈跟着,去的也就是集市居多,别看县城好像不大,但是没去过的地方一样很陌生。

    她接巧绣坊的绣活这么多年,还真的只靠钱大娘这来来去去的运货取货,就算钱大娘给的钱有些少,但是方便,她只要把绣品绣好交岀去就有钱可以拿,对于钱大娘有时候不合情理的作法和情绪,也就没有太在意。

    这会儿鹿儿说要去巧坊交绣件,由于这些日子听她的话好像习惯了,所以也就跟着点头,没想到奶奶还应了。

    “路长在嘴上,找人问问就知道巧绣坊怎么走了。”鹿儿不担心这个,反而有几分隐隐的把握。

    县城这条街商铺、酒楼、摊子、茶馆之类的都算齐全,路人也热心,她们开口一问,巧绣坊在县城也就仅此一家,别无分号,很快就问到到了地址。

    绣坊就开在街道的黄金地段上,朱漆的匾额就挂在铺子的门楣上。

    绣坊果然是绣坊,各色的布料,柜子里也摆着不少绣帕、香囊和荷包,大件的炕屏、插屏也有几件。

    柜子里头就一个大娘模样的女子正在整理着东西,她身上穿着一件绣工精致的昙花撒花纹月华裙,低垂的鬓发插一支雕如意纹的碧玉簪子。

    鹿儿没在怕,抬脚就进去。

    “两位姑娘,我这里帕子香囊都有,要是送人的扇套或大小屏风应有只有,看中意就告诉我。”看柜的娘子笑容可掬,丝毫没有因为她们年纪小看轻她们。

    “请问您是这铺子的掌柜吗?”鹿儿问得很诚恳,这位娘子有张瘦削的脸,眉毛弯弯,谈不上漂亮,却有股少见的风韵。

    “我姓王,大家都称呼我王娘子。”铺子里正好没有客人,所以王娘子也很有耐性的招待这两个看起来很顺眼的小泵娘,至于她们会不会买东西,从她们的衣着看起来倒是不像。

    “王娘子,不瞒你说,我是来卖帕子的,这是我和姊姊绣的,您觉得如何?!”鹿儿打开包袱展开帕子和荷包,活灵活现的花团锦簇就这样跃进了王娘子的眼中。

    她从漫不经心到惊艳的时间很短暂,她慎重的拭了拭手才碰那些绣品,每一块都看得很仔细,最后挑起了眉。

    “小泵娘,这布料和丝线是我巧绣坊才有的东西,你说要卖东西,这是想把本来就该属于我的东西再卖给我,有道理吗?”王娘子脸上和善的笑容褪得干净,摆岀来的就是在商言商的生意人面孔了。

    巧绣坊是仙女县最大的绣坊,进的料子与丝线与其它的小绣坊不同,她自然是一眼就能认出自己铺子里的东西。

    鹿儿面无惧色,“不瞒王娘子说,这布枓和丝线的确是我们从巧绣坊拿的,我们姊妹就住百花村一向拿绣坊的东西做活计,可这回往常来收成品的钱大娘不知怎么地却没来,我们怕误了交货的时间,这才专程跑了一趟县城。”

    “钱大娘的确是我的人,你们村子有不少绣娘的确是替巧绣坊在做事的,只是没收到你们的货,钱大娘回来也没吱一声,你们等等,我叫她出来问问。”

    王姐子很快喊了声,一个胖墩墩的婆子慢悠悠的从里头出来,只是看见青明珠和鹿儿时,老脸上多了几分不自在。

    她倒是先声夺人,“就是你们两个丫头,耽误我们家娘子多少事,几条帕子拖迟多久了知道吗?你们还有脸上铺子来,早点回去吧,顺便告诉你们,往后巧绣坊的绣活我已经许了别人,没你们的份了!”

    青明珠被钱大娘说得没脸,脸色涨红,拳头都握了起来。“我妺妹病了,那时候我就已经和你说过绣品可能要拖迟些,大娘也说绣件不赶的,怎么可以翻脸不认帐?”

    “我就算说过那话又怎样,总之,你们往别去找活过吧,想做绣坊绣活的绣娘一大把,我不稀罕……”

    “够了!”听到这里,王娘子哪里还不明白钱大娘使的是什么妖蛾子,以上说的那些都是借口,钱大娘视钱如命,剥削那些绣娘的事她也时有所闻,但是过往看在她奔波跑来跑去的分上不予计较。

    这回,也不知得了谁的好处,这两个姊妹运气不好,被拿来开刀了。

    “钱大娘,铺子放出去那些绣品以后我让别人去收,你年纪也大了,还是回去含饴弄孙吧,这个月的工钱,我一会儿结给你。”她的个性不拖拉,做事快刀斩乱麻,她的铺子是她半生的心血,同情钱大娘孤老是回事,不能让她糟践自己的心血尤其重要。

    “不可以啊,王娘子,我只是……我只是……我不是故意的,你就原谅我老婆子这一回……”

    钱大娘还想嚎叫,王娘子却喊了声来人,从里头窜出来一个小二打扮的小扮很快把钱大娘拖走了。

    “这下,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了。”王娘子拍拍手,好像拍掉什么无谓的灰尘,领先在一方小桌落坐。

    青明珠犹豫了下,鹿儿却是很利落的跟着坐下,王娘子见状暗自点了点头。

    这小泵娘,从处置钱大娘到让她落坐,宠辱不惊呀。

    那小二也不必王娘子吩咐,主动的上了茶。

    鹿儿捧起茶碗,细细的闻了闻,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对于许久不知茶味的鹿儿而言,茶香淡淡,不是什么特等的好茶,可是用来教待她们两小泵娘已经绰绰有余。

    毕竟对于连只有茶叶梗的粗茶都没有的老青家来说,能看得见茶叶舒展的茶都叫好茶。

    看见一个小泵娘那么慎重其事的喝她让人泡来的茶,王娘子眼里的深意又多了一重。王娘子一直等到鹿儿放下茶才开口,“我方才看了你们上缴的绣品,我很喜欢,你们可想尝试绣绣大件的绣品?”

    青明珠还在品味茶的滋味,这乍然一听,茶呛进了气管,她又不敢当看王娘子的面咳出来,这不涨红了脸,跑到去咳了个惊天动地。

    “娘子说的大型绣件是指哪些?”人家都开门见山了,鹿儿也不扭捏。

    王娘子起身从柜台的后面拿出一个匣子还有半疋的杭州白丝绸。

    匣子里放的是一件素织的紫色缂丝褙子,“这半疋的白丝绸就不用我说了,褙子是牧大人的母亲郭老夫人六十整寿要穿的衣裳,你们敢不敢接?”

    “这半疋白绸是要做屏风还是炕屏吗?”

    “小泵娘一点就通。”

    “王娘子叫我鹿儿吧。”

    王娘子颔首,“我先说了,价钱可以谈,但是作品要在水准之上,而且,万万不能错,出错的话,以你们的身家再翻百倍都赔不起,再来,这两件绣件三个月后一定更交,迟一天都不行,如何?”

    鹿儿用指腹摩挲了那件昂贵的褙子,笑得甜美可人,“这两样绣件不知值多少银子?”王娘子看见她眼里毫不隐藏的兴奋,好像,提到银子,这小泵娘的眼睛就显得特别明亮璀璨灿,那种“我爱钱,很爱钱”,又不会让人觉得她市侩的态度,还真让人讨厌不起来。

    “这两件绣品要是能让雇主满意,五百两纹银跑不掉,还有,绣品所需要的丝线都由巧绣坊供给,为了让你们可以安心的把绣件完成,我可以先付一百两订金。”王娘子大方的承诺,没错,她把这么重要的绣品交给两个小泵娘,是冒险了,但是,那些帕子和荷 包激起她天性中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冒险精神。

    她要是没有这种无畏的精神,又怎么可能把巧绣坊做到县城第一大绣坊呢?

    她亲手把布料和褙子打包好,一同放进精致的铺上绒布的匣子里,并且送上了订金,一个小小扁长的盒子。

    青明珠将盒子接过来,那沉甸甸的重量让她眼睛瞪得老大,她有些忐忑的看了鹿儿一眼。

    鹿儿接受到她的眼神,回以一笑。

    王娘子要是觉得她们的手艺值这么多银子,那就值!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鹿吾妻最新章节 | 小鹿吾妻全文阅读 | 小鹿吾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