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大叔 > 第二章

大叔 第二章 作者 : 安祖缇

    他遇见邵风慈那年,他才二十五岁,刚在公司升上主任。

    一日,他照着姊姊的吩咐,去了一家小巧的精品服饰店,帮她拿预购的衣服,他一踏入店,就对那名风姿绰约、柔情妩媚的店主一见钟情。

    她虽然大了他十二岁,但保养得宜的面孔看起来不过三十出头。

    她的嗓音温柔,笑声如银铃,让人如沐春风,他的一颗心当下立马被拴在她身上,明明离姊姊的生日还有好几个月,还是告知她打算买生日礼物给姊姊,请她帮忙挑选。

    她推荐了几件衣服,但他故意表示不满意,而挑选了完全不是姊姊喜好风格的一件套装,打包好之后回去,翌日,又以姊姊不合意的理由再上门。

    邵风慈是个爽朗的人,十分爱笑,大咧咧的模样与她纤细娇柔的外表截然不同,这让秦靖棠更为欣赏她,不断找借口跟理由过来店内,展开追求。

    邵风慈初时并不接受,一是因为两人年纪差距不小,二是她身边的追求者都是渣男,不是已婚就是目的只在上床,故她对男人有着排拒感。

    但秦靖棠锲而不舍,还拿出身分证证明他没有结婚,甚至连手机的密码都告诉她,告知她可以随时翻看他的手机,证明他也没有另外的女朋友或暧昧的对象。

    他苦苦追求了约莫半年,邵风慈才确认他的真心诚意,愿意与他交往。

    然而,交往半年后的某日,邵风慈因长时间不明腹痛,体重又在短时间内减轻太多的关系,去医院检查,没想到竟已是胰脏腺癌末期,并且已转移到其他器官,就算使用化疗,最多也只剩一年的时间可活了。

    这消息震惊了邵千玮跟秦靖棠,就连天生乐观的邵风慈也受到重击,精神萎靡。

    他与邵千玮轮流照顾病重的邵风慈,约莫是在那个时候,三个人之间建立起一种类似家人的羁绊与感情。

    其实他跟邵风慈交往一事,邵千玮虽未在秦靖棠面前表现出来,但曾经私底下询问邵风慈,这一个年轻的男人追求大十二岁的邵风慈,真的不是因为别的目的?

    譬如金钱什么的。

    年纪轻轻的女孩大概是看多了社会新闻,一直觉得他心怀叵测,对他带有防备之心,初始的态度充满警戒。

    邵风慈是哈哈笑着告诉他这件事的,他不是不了解邵千玮的疑虑,今天如果立场反过来,他八成也会怀着同样的质疑。

    所以他只能尽力表现,让邵千玮知道他不是来骗钱,不是渣男,不是别有目的,而是真心诚意的爱着邵风慈的关系。

    邵千玮是个乖巧懂事的孩子,邵风慈的服饰店虽然已经培养起一群死忠的常客,但是为了赚更多钱,她鲜少休假,每天从上午十点营业到晚上十点,家里的家务事自然是顾不来的,而这方面,不用邵风慈交代,邵千玮全包了。

    且她体恤邵风慈赚钱的辛苦,尽责做好学生的本分,在没有花上一毛钱补习的情况下,考上了第一志愿,这也说明她是个聪明的孩子。

    邵风慈不只一次表明心疼邵千玮。

    这从小失去双亲的孩子,太过早熟懂事,从不曾任性过,当邵风慈知道自身患病时,她第一个担忧的也是邵千玮,除了她年纪尚小,未成年,接二连三失去亲人,她怕她无法承受,故要求秦靖棠在她过世之后一定要照顾她。

    他想,可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毕竟他与邵千玮没有任何血缘或姻亲关系,当邵风慈过世,单身的他无法领养她,且她一个未成年的少女跟他一个二十六岁的男人住在一起,也有法律上的问题,只能让不亲的阿姨抚养,并且狠下心减少联络次数,好让她能专心的去习惯在阿姨家的生活。

    但他出发去上海之前,曾告诉她:“有事情需要帮忙时随时可以联络我,我台湾的手机到那边也会开机的。”

    他虽然如此交代,但台湾的手机不曾因为她而响过,偶尔回台湾时去找她,也不曾碰到面。

    他望着在吧台内煮咖啡的邵千玮,心想,如果Candy真的是她的话,不需要跟他装不认识吧?

    毕竟他虽然减少了关心的次数,但其他实质上的帮忙,他可从没轻忽过。

    他越看越觉得Candy长得像邵千玮,但毕竟已经多年不见,邵千玮脸上又没有什么痣啊、胎记什么的较为明显的特征,他无法依此果断来认人。

    “你没有问她吗?”

    “我问了,”秦靖棠苦笑,“她当机立断叫他们店长来为我点餐。”

    “大概以为你是哪来的想搭讪的怪叔叔。”周秉君语气带着调侃。

    “也许吧。”

    “要不,就是真的忘了你是谁了。”

    秦靖棠自诩自己并没有太大的变化,尤其两人还是相互扶持过的关系,真能不过五年时间就忘得一乾二净吗?

    周秉君看他仍是纠结,忍不住道,“就算认了又怎样?人家不是有自己的生活吗?就我所知,Candy在这里做满久了,是正职人员,不是打工的,也就是说她已经是可以自己独立生活的社会人士,不用再依靠任何人了。”

    周秉君说这话原本是想宽解秦靖棠,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生活,他实在不用那么纠结,却没想到秦靖棠因此脸色微变。

    “她是正职人员?”正职人员的工作时间至少要八小时以上吧?

    “对啊。”

    “以她的年纪来说,目前应该还在读大学才对吧?”打工他还信,正职怎可能!

    “我猜Candy应该没读大学吧。”

    “不可能……”秦靖棠摇头,“如果你家女儿成绩好到高中可以上第一志愿,你有可能不让她读大学吗?”

    “那我就算借钱也要让她读的。”

    “而且千玮都是靠自己读书的,从没补习过。”

    “那很聪明啊,”周秉君一拍掌,“由此可知,Candy不是你认识的那个女生,你就不用想太多了。”

    “的确……千玮不可能不上大学,而且她阿姨有跟我说过她考上理想学校了。”所以真是他弄错了?

    “太好了,本案就此了结。”周秉君嘻嘻一笑,“本官判定,Candy与那个千玮并无任何关系。”

    “也是。”秦靖棠点头,“她们不会是同一个人。”

    可为何心中还是有种挥之不去的不确定感呢?

    服务生将咖啡送上来,周秉君啜了两口后,看了看手表,“好了,我们赶快谈公事吧,我晚上要跟我女朋友去看电影。”迟到会被宰的。

    “要看哪部?”秦靖棠从背包中拿出笔电,打开电源。

    “复仇者联盟。”

    “我已经看完了。”

    “你不会又自己一个人去看吧?”

    “你们都有女朋友了,我哪好意思叫你们陪我去。”

    “我看你也赶快去交一个女朋友陪你看电影吧。”

    “再说吧。”秦靖棠一脸意兴阑珊,“公司才开业两年不到,我还没有余裕去想感情方面的事。”

    “实在是太浪费了。”周秉君夸张道,“这么帅,又高,还是个老板的好男人,竟然没有女朋友!”

    “你少在那边演舞台剧。”秦靖棠横了他一眼。

    “我介绍一个漂亮女生给你认识好不?她是你喜欢的那种成熟型的女性,身材高身兆,长得又美,跟你很配喔。”

    “不是说晚上要去看电影,怕来不及?你还有空当红娘喔?”秦靖棠斜眼睨他。

    “说一下不用花太多时间啊。”也不是他想当媒人,而是受人之托咩,已经被催好几次了,他今天总算记起来了。

    “你身边安着这么好条件的女生,不怕你女朋友会吃醋?”

    “当然不怕啊!”周秉君嘻嘻一笑,“那人是我妹啦。”

    “你妹?”秦靖棠瞠目。

    “上次公司聚餐,她看到照片,说想认识你。”

    “这……”跟员工的妹妹谈恋爱,他觉得不太妥当。

    “好啦,你找个空,我安排你们约会一下,我妹还不错的。”只是有点“卢小小”,一天到晚催促他介绍她跟秦靖棠认识,烦都烦死了。

    若她真有心,不会故意带个便当什么的来公司给他,制造认识的机会,她又说什么这样太刻意,不是她的style。

    都是她的毛!

    “我们先讲工作吧,等这阵子忙完再说。”他迅速打开档案,转移话题,不让周秉君有开口牵红线的机会,“我已经实际去勘查过了,也拍了照片回来……”

    “Candy,”同事小蓝拉拉正在擦桌子的Candy衣袖,“妳看那个帅大叔又来了。”

    小蓝今年才十八,对她来说,三十一岁的秦靖棠的年纪的确是属于大叔那个层级。

    Candy连瞟都懒得往门口瞟,继续擦她的桌子。

    秦靖棠进入咖啡馆后,搜寻了一下,直接走向Candy旁边的座位。

    “Candy。”他直接唤他。

    “人家『又』叫妳了。”小蓝表情有些贼。

    因为秦靖棠每次来,都会叫Candy帮他服务,或是问事情,所以大家都推测秦靖棠想要追她。

    只不过两人年纪差距有点大,推测应该差八岁以上,故也都暗笑秦靖棠想老牛吃嫩草。

    秦靖棠对Candy无法不在意,他想要把心中的疑惑清理干净。

    他无法不把Candy跟邵千玮联想在一起。

    若Candy真是邵千玮,那绝对有必要弄明白,为何朱柔翠说过她有上大学,现在却在工作的原因,要不然他会觉得对不起邵风慈。

    她把宝贝的侄女慎而重之的托付到他手中,他无法领养照顾她也就罢了,若她真有什么原因无法上学,那么他一定要插手处理的。

    前两天,他有上了叶家一趟,不过当时没人在家,他打算再找个周末或平常日晚上过去看看。

    没弄个清楚明白,他无法安心。

    再者,若这女孩不是邵千玮更好,毕竟他第一眼就被她所吸引,的确是有那么一点想深入认识她的意图。

    Candy放下手中的抹布跟消毒液,走来秦靖棠桌前。

    “请问有什么需要我为您服务。”

    她嗓音一贯清冷,平而低,听久了,与秦靖棠印象中那开朗愉悦的邵千玮嗓音好像又不太相似了。

    他与邵千玮分开时间实在太久,他无法判定。

    “今日有什么推荐特餐吗?”秦靖棠问。

    这家咖啡馆中午除了固定的套餐以外,还会有主厨今日推荐特餐,几乎每天都不一样。

    “外头小黑板有写。”Candy的语气可说是不甚友善了。

    秦靖棠感受到了敌意。

    好吧,人家年轻女孩子,对他这种已经三十以上的男人,可能是当作叔叔看待吧,故对他存有戒备之心。

    不过,秦靖棠也不是那种被洗几次脸就会退缩的男人。

    “抱歉,我刚没看到,可以麻烦妳跟我说吗?”

    相对于她的冷淡不耐,秦靖棠的声调仍旧不改愉悦,成了一种天差地别的对比。

    “蒜泥白肉特餐。”

    秦靖棠闻言眉心微微一蹙,“我下午还要去客户那开会,不太适合吃蒜泥。”

    Candy嘴唇微微动了动,那不耐烦的表情像是写着“关我什么事”,更直接转身继续擦她的桌子。

    “Candy。”他又叫她。

    她转回身来,面无表情看着他。

    “妳有上大学吗?”

    他瞧见那总是如一滩死水的眸,窜出了一团愤怒的花火。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大叔最新章节 | 大叔全文阅读 | 大叔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