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夜成债 > 第十八章

一夜成债 第十八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

    “我要睡觉了,你不准再对我干什么。”

    “好。”他暂时餍足,不再贪婪地缠着她,“明天还要上班,快点睡吧。”

    “混蛋!”她又骂了他一声,明知道要上班还缠着她。

    他笑了,笑得如沐春风,得意洋洋,将她抱在怀里,闭上眼睛,与她同床共枕。

    这时候,他依旧有些不敢置信,一切美好的好像在作梦,如果是梦的话,他希望一辈子都不要醒过来。

    苏洵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一阵阵讲话声,他睁开眼,看到姚晨宁拿着电话在说话。

    “爸,我说了,我不会答应你说的商业联姻,你可以让姚琳去,反正你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女儿。”

    “姚琳都跟人订婚了。”

    “哦,所以这样的好事就想到我了?”她嘲讽地说。

    “姚晨宁,你要是不同意,以后不用留在公司里了。”姚父被与得火冒三丈,撂下了狠话。

    姚晨宁忽然想哭了,她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父亲,一道温暖的怀抱将她拥在怀里。

    她抬起头,对上一双温柔的眸子,心里的酸楚减少了,她扬起笑容,朝他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她捏紧了手里的手机,深吸一口气,“爸,如果你真的要赶我出公司,我没有话说,等我手上负责的事情安之后,我就辞职。”

    说完,她就挂了电话,将脸埋在身后的男人怀里,他轻轻地抚着她的发丝,声音温柔地说:“我跟你一起。”

    她去哪里,他就去哪里。

    “我要失业了。”

    “没事,我养你。”

    “你哪里来的钱?”她抬头看他。

    “以前赚的钱,股票、基金……”他淡淡地说。

    “嗯,你养我。”她一点也不觉得被他养有什么不好的,直截了当地享受着他的宠溺。

    “好。”他眼睛一亮,养她,他很愿意,只要她愿意让他养。

    接下来的时间,姚晨宁将她妈妈留给她的房子租出去,也算是有一个固定收入,搬到苏洵的屋子里住。

    在知道她的打算之后,他很勤奋地将屋子里里外外打理的很干净,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

    姚父这一次是动真格的,姚晨宁也不怕,用了一个星期多的时间交代好了自己手上的事情,潇洒地辞职了。

    她辞职之后,苏洵也辞职了,苏洵将夫唱妇随这个词发挥到了极致了,两人甜甜蜜蜜地过了一个月之后,苏洵被姚晨宁一脚踢出去找工作。

    苏洵的经济能力完全能养得起她,但这样的日子过久了,她快受不住了,她认输,将苏洵赶出去工作之后,她也开始在网络上找工作,至于姚父打来的电话,她一律不接听。

    既然她爸对她这么冷酷,她也不想跟他说什么了,顺便去她妈妈那里告了一状,以她妈的性格,估计她爸此刻处于水火不容之中。

    她什么都不管,就这么过她自己的日子,她反而觉得很轻松,苏洵最近在一家企业做金融经理,每日虽然很忙,但会准时下班,陪她一起吃饭。

    她本来想找一份与原来差不多性质的工作,中途她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她一个英国朋友准备回台湾发展,两人聊了半天,最后认定教育的发展前途很好。

    于是,她决定不再找工作,打算拿着自己的积蓄跟朋友一起开一家教育机构,主要是做小孩的思维和记忆培训,她负责对外,朋友负责对内,有关课程之类的都由朋友负责。

    她认识的人多,负责客源,她和朋友都属于直来直往的性子,一旦敲定了所有的事宜,两人便兵分两路去进行。

    苏洵听了她的话,很支持她,他的原话很不要脸,是这样说的,“教育好,你先接触,以后我们有孩子,孩子的教育由你主导,我辅助。”

    他们还没结婚,他已经想到生孩子,她也不排斥跟他结婚生子,反正时间到了,水到渠成。

    不过他的厚脸皮总是超乎她的想法,“我努力工作,以后小孩教育保险也可以买起来了。”

    从此以后,他一天之内总会提到关于他们小孩的几句话,然而到了晚上,他还是得乖乖地戴保险套,被他这样的反差给萌到了,她哭笑不得。

    总之,他很听话,在什么事情都听她的,偶尔她会矫情一下,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他也会听。

    她实在怀疑,是不是她要他穿女装,他也愿意,当然,她没有特殊癖好,不会真的让他这么做。

    主要是他太乖,乖得让她想去欺负他,他和她同岁,身高又高,到了她面前超级的乖,任由她顺毛逆毛,他都没有话说。

    这一刻,她想,也许是因为他先喜欢上她,所以他吃亏,被她死死地压着,直到有一天,她才发现,他这么好,不是因为一夜情,也不是一夜情之后他喜欢上了她。

    而是,在很久很久之前,这个男人就喜欢她了,他的喜欢远比她想象的厚实、强烈。

    那之后姚父打了几次电话给姚晨宁,口气明显软了不少,有想让她重新回公司的暗示,姚晨宁觉得自己创业比当初在公司自在多了,没有回去的打算,直接拒绝了姚父,姚父大概是踢了铁板,至此之后不再提这件事情了,两人也没有吵没有闹。

    她偶尔会带苏洵跟姚父或姚母约在外面吃饭,姚家没再回去,姚母也很支持她的作法,如果继母和姚琳在那个家,她又讨厌她们,不如跟姚父保持一定的距离,尽了做女儿的责任就好了。

    那一天下午,店里的事情全部处理好了,开业的前几天生意也不错,过了前一个月,她的生活就闲下来了,在家里没事就开始整理。

    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贤妻良母的爱好,也许是以前太忙,太想证明自己的优秀,她把时间都花在工作上,反而家里,她都是请人过来打扫。

    跟苏洵住之后,她有空就和苏洵一起在周末的时候打扫,用苏沟的话说,男女搭配,家事不累,而且自己打扫会更仔细,角落里也不会放过。

    她整理了客厅,想到书房很久没打扫了,她就跑到书房里打扫,平时书房都是苏洵打扫的。

    她难得的想贤良一回,于是在他回家之前,她将书房也整理了一遍,整理书架的时候,一张照片从书架里头掉了出来,她吓了一跳。

    “偷偷地藏照片?”姚晨宁想到了男人的劣根性,“该不会是心中的白月光吧!”

    她略微不舒服地捡起照片,翻过来一看,她震惊了,这张照片里的少女很漂亮,阳光下白皙的肌肤晶莹剔透,一双水眸带看冷清,黑色的长发如墨地披肩,呆愣了几秒钟。

    她反反复复地看了照片好几次,最后确定,这张照片里的少女是高中时期的她,穿着校服,稚嫩天真,透着少女独有的青涩和曼妙。

    她拿着照片,眼睛深处有一抹晶莹在闪烁。

    苏洵下班回家,路上经过一家水果店,姚晨宁这段时间喜欢榨果汁喝,他买了好几种她平时吃的水果,开车回家。

    到了家,他打开门,换了鞋子,“宁宁,我回来,买了水果,苹果、奇异果、香蕉。”

    他换好鞋子,“苹果榨汁,奇异果香蕉可以做奶昔。”他说着话,平日马上有反应的人却没有回应。

    难道她出门了?

    他将东西放在厨房里,走到客厅就看到落地窗前站着的人,他走过去,从她的身后抱住她,亲了亲她的脸颊,“怎么不说话?心情不好?”

    她扯开他的手,转过身,脸色严肃,“苏洵。”

    “嗯?”他心里一阵恐慌,一种不安在他的胸口漂浮着,“怎么了?”

    “我问你,你以前是不是喜欢过别的女生?”她脸色不是很好。

    他怔住,随即用力摇头,“没有,我没有喜欢过别人。”

    “你只喜欢我?”

    “嗯,我只喜欢你。”以前的他,谁会喜欢,胖胖的,只有她对他稍微和颜悦色。

    “哦,真的?”她摆明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他用力地点点头,“真的,我没有骗你。”

    “那为什么我找到这张照片?”她摇了摇手上的照片,看着他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没有跟我说?”她冷着脸色,兴师问罪道。

    “我……”他很怕,一直很怕,很怕自己以前的丑样被她知道,甚至连暗恋她已久这件事,他都不敢告诉她。

    “你说啊,为什么你会喜欢少女时的我?”她咄咄逼人,“你一开始就喜欢我,却装作不认识,跟我玩一夜情,苏洵,你太过分了!”

    他神色恐慌地摇头,“不是,我没有玩,我一直很认真。”

    “为什么你暗恋我,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将我骗上钩,然后甩了我?”她大声地质问他。

    他的脑袋一片空白,等他反应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一把将她摁在落地窗上,动作简单粗暴,跟平时的他完全不一样,“我暗恋你,我不敢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打算骗你,也不会跟你分手的,你死心吧!”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不敢!”她快气死了,没见过这么傻的人,喜欢一个人就说啊,搞什么暗恋?暗恋有意思吗?

    不敢,有什么不敢的,喜欢一个人就说出口,不管那个人答应不答应,选择默默的喜欢,他是有多傻。

    笨死了!

    她今天要是没有发现这张照片,她一辈子都不知道,原来在她高中的时候,苏洵就喜欢她了,喜欢她这么久,又用最笨的方式喜欢她。

    光是这么想想,她的心就疼,这个傻男人,到底知不知道她心疼他,她不要他这么辛苦。

    对着她,他可以说,就是她拒绝了,他继续追她,难道就打算-误会,误会他她的情感始于那场荒谬的一夜情?

    对有些人来说,不论男女,一夜情是证明个人魅力,或者是一时的晕头转向,充满负面能量的一夜情却是他们的开端。

    说出来,天方夜谭。

    但现在她知道,这个男人不是这样的,也许他一直在等机会,等机会靠近她,然后宠她,让她也喜欢他。

    那如果他们之间没有契机呢,如果没有契机,他们还会相遇,她还会遇到一个他一样对她好的男人吗?不一定!

    他知不知道,他们差一点,差一点就错过了彼此。

    “如果没有那场一夜情,我们也许没有交集,我们可能还是陌生人,你有没有想过我会跟别的男人交往,跟别的男人结婚生小孩?”她暴躁地说,“我们可能都不会遇到对方!”

    眼泪从她的眼眶流了下来,细思极恐,只要想到这个可能,她就好害怕,她捂着脸颊,控制不住自己的失控,“你怎么这么傻!”

    “我怕我说了,我们也不一定会在一起。”他声音干涸似枯井,“我,很不好,我还没有很好,我不敢出现在你面前。”

    “就因为这个?”她眨了眨水润的眼,忍着发烫的眼眶。

    “嗯,我……”面对曾经失败自卑的自己,他比谁都要难过,可是面对看她,多大的坎,他都想走过去,为她成为一名勇士,“我很胖,胖到很丑,丑到没有脸。”

    他脸上出现了悲伤,那悲伤割疼了她的心,她睁大了眼睛,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肥嘟嘟的家伙,那家伙很高大,但与他的高大齐名的是他的胖。

    “苏洵正!”她睁大了眼睛。

    他也睁大了眼睛,为什么她记得他,为什么她记得那么丑的他!

    “你这个王八蛋!”她火大地跳到他身上,抡起拳头就揍他,哪里有肉揍哪里,“我等你的香蕉蛋糕等了一个下午!”

    “你还记得!”他太震惊了,脸被拍出了一个红印也不觉得疼,只觉得一切似在作梦。

    “你不小心踩坏了我的蛋糕,说要赔给我,结果呢!”她生气地继续捶他。

    “我是要赔的,不过我爸妈突然说要移民,叫我不要去学校……”他试着解释。

    “王八蛋!”打着打着,她的手打疼,直接在他的脖颈上狠狠地咬了好几口,一边骂着一边咬。

    晚霞照进客厅里,两人就像分不开缠在一起的麻花,被姚晨宁骂了一顿,又被揍了一顿,两人之后气喘吁吁地躺在沙发上。

    他挨着她,可怜兮兮地说:“我那时很胖。”

    “那又怎么样!”她就说她喜欢吃香蕉蛋糕没什么人知道,原来是他这个坏家伙,“你还改了名字。”

    “嗯,我爷爷说我太正直了,出了社会不好混,人还是八面玲珑的好,让我把正去掉。”他解释道。

    “呵呵,我觉得你爷爷想多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你的傻是天生的。”她冷嘲他。

    “没事,老婆你精明就好。”他讨好地说。

    “滚!”

    这时候哪里滚,必须紧紧抱住她。

    “放开!”

    “不放!”

    于是,最后晚饭成了筲夜,床头吵架床尾和。

    当然,前提是她喜欢他。

    “经理,你脖子上是怎么了?”助理一脸的吃惊。

    “嗯,没事。”

    “咬得很深,要不要去医院看看。”助理最近喜欢看吸血鬼影剧,脑补了很多场景。

    然而助理走错棚了,苏洵演的不是吸血鬼影剧的恐怖路线,他走的是儿童不宜的十八禁路线。

    “没事,你出去吧。”赶走了助理,苏洵捂着伤口笑了。

    其实,她可以再咬得深一点,他并不介意,真的。

    想到她昨天说的话,他的唇不由自主地翘起。

    她说,不管他是苏洵还是苏洵正,他一辈子都不能在她面前当胆小表。

    他以为她会介意当初的他,但她没有。爱一个人,不管他的以前是怎么样,现在是怎么样,因为爱,所以会爱他的全部。

    他那颗不安的心,彻底的安定了,因为她。这场本以为黯淡无光的暗恋,最终被曝光在阳光底下,然而她并没有远离,她依旧是他的女朋友,是他未来的老婆,孩子的妈咪。

    想了想,他在办公桌前坐下,在心里记住,下班的时候去买香蕉蛋糕哄哄她。

    嗯,他的女人要认真地哄,而且要哄一辈子。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夜成债最新章节 | 一夜成债全文阅读 | 一夜成债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