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旺夫小医娘 > 第二章 公子乐当小厮

旺夫小医娘 第二章 公子乐当小厮 作者 : 田芝蔓

    荣祺看到在柜台前与掌柜说话的舒思翎,立刻想起那天自家主子英雄救美之后所发生的事。

    主子打听到纪文亨虽然好色,却不敢得罪府里的元配夫人,纳其他妾室,所以他的好色只能在青楼里满足。

    纪文亨不招摇,纪少夫人也只能容忍,荣祺那日只听主子说了一句“得打破这个平衡”后,就命他去打听看看纪文亨在青楼里有没有相好。

    这一打听,还真让荣祺查到了一个,于是主子便要他安排一个人扮成纪府的仆人,去把那青楼女子引出来,还骗她纪文亨要买首饰给她,要她尽量挑、往好的挑。

    那青楼女子信以为真,而且还被带到纪少夫人娘家亲戚所开设的首饰铺子去,她大剌剌的抬出纪文亨的名号,毫不客气的挑选首饰。

    很快的这事便被那爱闹事的亲戚给传到了纪少夫人的耳里,她立即到公公跟前哭诉。

    完全不知道这回事的纪文亨一回到纪府就被父亲狠狠责骂了一顿,再加上妻子为此哭死哭活的,为此他又被岳丈给找去数落了一顿。

    纪文亨觉得莫名其妙,找上那名青楼女子问清楚后,他才知道被人阴了,可又找不到陷害他的人是谁,还白白曝光了一名相好,有好一阵子只能安分的待在府里。

    这些事虽然都没外传,但主子身为使计的人,荣祺知道主子肯定想知道后续发展,当然得好好打探一番后向主子领赏喽!

    不过,赏他是领了,但他知道其实主子也是想向舒姑娘讨赏的。

    这几天主子虽然不提舒姑娘的事,但他常常看见主子拿着一条女子的手绢痴憨的笑着,且主子常常低喃着手绢上的槴子花香好闻,这哪里是精明深沉的主子会有的表情啊!最近能让主子留心的人还有谁?当然就只有舒姑娘。

    因此,当他听到药铺掌柜竟然出言调戏舒姑娘,便知道这掌柜的拂了主子的逆鳞,他完蛋了。

    “小泵娘,妳说说妳一个女孩子家,怎么会来买巴戟天呢?”

    “为什么我就不能来买巴戟天?”

    “这巴戟天的功效是补阳的,姑娘可知道?”

    “巴戟天的功效又岂止是补阳而已,算了,你不卖便罢。”

    荣祺本想出声喝斥,但话到了喉头又咽了下去,主子既然对人家姑娘留了心,这个时候就轮不到他出头,更何况以主子的性子,也断然不需要他先开口为主子壮声势。

    果然,荣祺的念头刚转完,就见自家主子往药铺里走去,至于被轻薄羞辱的舒姑娘正羞愤得转身想走,却不偏不倚撞进了主子的怀中。

    舒思翎没想到会撞上一堵人墙,心想她已经够丢脸了,还有人要让她更狼狈,正想要骂个几句,一抬头就看见了宁子泽,她的双颊无预警的染上绯色。

    因为一见到他,就想起他那天救了她之后还求娶她,而她也不知怎么了,竟然回他自己还未及笄。

    事后她每每想起就想咬断自己的舌头,话怎么能这么说?这不是分明在暗示他,等她及笄之后就可以嫁了。若他没听出来便罢,要是他听出来了,她可怎么见人啊?

    这回再见她,宁子泽不知道是真没听出她当时的语病,还是他谦谦君子的风度不容他轻薄她,他没提先前的事,只是沉着一张脸,对着药铺掌柜。

    “有你这样当掌柜的吗?难怪生意总是好不了。”

    掌柜一见是宁子泽,立即战战兢兢的离开柜台后方,唯唯诺诺讨好的道:“二少爷恕罪。这位姑娘,是小的说了浑话,请姑娘恕罪。”

    掌柜的在得知老爷把药铺给了不得宠的二少爷后也是不满的,未届弱冠之龄的二少爷凭什么来当他的主子?更何况这药铺多年来都是他在管理,藏污纳垢的事他做了可不少,根本不想有个顶头上司来管他。

    不过主子就是主子,他难道还能拒绝吗?

    “恕罪倒是不必,总之我今天来也没打算让你好过,既然看到你是这么对待上门的客人的,那么我也无须留你了。”

    掌柜的惊讶的张着嘴,好半晌才发出声音,“二、二少爷要辞了小的?”

    荣祺皱起了眉头,是该他出面教训这不长眼的家伙了。“住口!左一句二少爷右一句二少爷,敢情你以为你的主子还是老爷吗?老爷已经把药铺给了二少爷,就你不长眼还不改口,至少得喊声宁老板。”

    掌柜的不把宁子泽主仆俩放眼里,心里认定自己的靠山还是老爷,态度倒是硬了起来。“这么多年来我帮宁老爷管理药铺,虽不到日进斗金,但也维持稳定营运,二少爷怎能说辞就辞了我?”

    舒思翎来买巴戟天是为了调配淬纸的药剂,偏不巧她跑了好几间药铺都买不到,再加上她担心配方流传出去,本就是在多间药铺购买药材,这也是走累了才会初次到昌蔘药铺采买,没想到初次来就遇到这不正经的掌柜。

    不过她也不想害人丢了工作,既然她也累得不想再走,不如还是在这间铺子买吧!

    “宁公子,您饶他一回吧,只要把药材卖给我便是,往后若有需要,我还是会前来采买,不会心存芥蒂。”

    宁子泽望向舒思翎,有礼一揖,勾起俊雅的微笑。“舒姑娘莫要觉得过意不去,在下今日来便是想好好整顿一下这间药铺的。”说完,他用眼神向荣祺示意,荣祺意会,立刻拿了张椅子上前,他才又续道:“舒姑娘先歇一歇吧!待在下处理好这事儿,立刻帮舒姑娘将药材运送回家。”

    “不、不用了。”

    “这是应当的,为了赔罪,未来舒姑娘需要什么药材,都由在下的药铺负责运送。”

    刚刚说来日有需要还是会继续向昌蔘买药材只是客套话,没想到他却这么认真看待,这让舒思翎一时之间找不到话反驳,只得留了下来。

    看见宁子泽望向自己,掌柜的相当不满,那一声“宁老板”就是不肯喊,要藉此提醒宁子泽,他是他父亲雇请的人,他这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根本没资格辞退他。

    “二少爷不懂药理,若辞了小的,药铺的营运会出问题的。”

    宁子泽压根不受他威胁,淡淡的道:“我觉得这间药铺生意惨淡至此,没了你对我来说并不会造成困扰,至多就是……让生意继续惨淡下去便是,但若我的方法对了,或许有转机也不一定。”

    父亲终究不是祖父,能守成已是他最大的本事,根本没有从药铺的账册里看出端倪,但他可不同,他虽然年方十九,却已有三年经营铺子的经验,他十二岁接掌了母亲留下来的私产,用四年的时间学习经营之道,在十六岁那年正式开设第一间铺子,由于一切都是秘密进行,所以三年来他不是没受过挫折,但如今也小有成就,这可不是单有天资或单靠努力就能办到的,他虽天资聪颖,但也下过苦功。

    掌柜的怒瞪着他。“你……”

    就在这时,一名约莫不惑之龄的男子走进药铺,一见宁子泽便向他一揖。“宁老板已经到了?莫不是小的迟了?”

    宁子泽看见黄掌柜,立刻堆起了笑容。“黄掌柜别担心,是我来早了。”可是当他再转向原本的掌柜时,笑容顿失。“我从账册不是看不出来你玩了什么把戏,药铺的营收鲜少来自零售,大多数是同行调货,同行采购的价格确实比较低,但你给出的价格实在不像一个掌理药铺多年的掌柜会开出的价格。

    “药铺是赚钱,但扣除掉必要的开销,就是一个收支接近平衡的状态,你知道我父亲对经营药铺无心,而且只要药铺不赔钱,我父亲也不会结束我祖父开设的铺子,所以你就借着低价销售,从中向其他同行收取回扣,我没说错吧?”

    掌柜的没想到宁子泽真看出他动了手脚,但他身为掌柜多年,做表面功夫挺高明的,他并未露出心虚的神色,而是态度坚定的道:“二少爷没有证据。”

    “你这样的人不配我花费心思搜集证据,不过我也不会落人口实,我会让黄掌柜多算两个月的工钱给你,你拿了工钱就走吧!”

    “这、这不公平,我不能含冤而走,我要见宁老爷,我要为自己抗辩!”掌柜的无法接受的喊道。

    宁子泽瞪了他一眼,散发出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我父亲已经将药铺给了我,我要怎么管理他无权插手,你若认为你受了冤屈,自可告官,我等着你,但我会让黄掌柜好好查查账册,看看之前是不是有什么贪污情事,希望届时你还站得住脚。”

    “我……”

    宁子泽再不理会不甘心的原掌柜,先让铺子里的伙计把舒思翎要的巴戟天给挑好秤好,便把后续的事交由黄掌柜处理,而他接过了舒思翎的药材,要护送她回家。

    荣祺本不识相的要跟上,是收到了宁子泽警告性的一眼,这才顿住了脚步,他想了想,在药铺留了下来,他还是等着看黄掌柜怎么处理原来掌柜的事,再回宁府与主子会合后禀告吧!

    看着宁子泽就这么掌握了全局,还有些怔愣的舒思翎不得不跟在他身后一起离开。

    她自小就从万掌柜那里学到经营相关知识,不难看出宁子泽年纪虽轻,却也与万掌柜同样有本事。

    “宁公子实在不用亲自走这一趟,让药铺的伙计来做便行了。”

    这样他哪里能有与她亲近的机会?

    虽然十二岁那年他是一时太过感动才会问她要不要当他的媳妇,虽然他前几天看到了她的身子表示要负责,可也很清楚她不会真就同意嫁给他,但他不否认自己对她的确留了心,她还未及笄他也不急,他们可以多多相处,慢慢的了解彼此后,或许真有缘分也不一定。

    他比二十有三的大哥好的一点就是父亲从来不关心他,不会在意他的亲事,他可以放心追求自己有兴趣的女子。

    “是我自己想帮妳,舒姑娘不用介意。”

    他对她太过殷勤,聪明如她照理说早就该猜出原因,但是他陪伴在她身边,让她心里头好似有小鹿乱撞,失去了思考能力。

    “宁公子那日救了我,是否没让纪文亨就这么逃了,事后还给了他教训?”

    “舒姑娘怎会如此说?”

    “前几日陈大叔回到大杂院后说了一件趣事,平常总是骑马招摇饼市的纪文亨突然改乘马车,原来是最近他不管走到哪里纪少夫人都要跟着他,好似怕他又拈花惹草,要仔细防范一般,我也因此松了口气,不用再忍受纪文亨的纠缠,又想到了你说该让纪少夫人知道纪文亨的恶行,我便如此猜测。”

    宁子泽没有正面回答,只道:“恶人总该受点报应,但舒姑娘还是得小心,怕是纪文亨没这么快死心。”

    舒思翎轻应一声,听他这么说,想来她的猜想没错,她低眉垂眼,想掩饰有人为她讨公道的开心。

    宁子泽陪着舒思翎来到一处工坊,那是翠娘帮她寻到的地点,她平日就是在这里调制药剂。

    两人才刚到门口,就见一名男子急喘着气从工坊里走出来,舒思翎觉得有异,立刻上前要看看他的状况,就见他抬起手制止。

    “不用过来,我没事,只是不小心闻到了药剂的味道。”

    “卜大哥……”

    “没事的,只是我今天不能帮妳了,我得回大杂院。”

    “你自己可以吗?”

    “没问题的。”

    这个情况让宁子泽摸不着头绪,那名男子红着脸、喘着气又抗拒舒思翎的模样,怎么好似动了欲念,又怕伤害她、想避开她一般?

    舒思翎担忧地看着卜炎走远,幸好这里离大杂院不远,他应该还能忍着回到家,为了再避免有这样的意外发生,或许她该在工坊里另辟一间冲澡间才是。

    淬纸药剂是强力的催情药,才能在淬纸后维持一段时间的药效,而且这药只对男子有效,不慎嗅入则气血躁动,但因为不是害人的药物,轻者浇淋冷水可舒缓,重者若一时之间找不到女子欢好,自渎也能退去药效。

    “舒姑娘,那位小扮是怎么了?”

    舒思翎不想也知不能跟宁子泽说太多,先不说这是翠娘的独门生意,就说这药剂的奇效,要是传了出去,给她带来麻烦事小,让师父的身分曝光了可就是大事了。

    “谢谢宁公子送我回来,接下来的我自己便能成了。”

    她的态度很明显不愿意告诉他,他也不强人所难,免得给她留下不好的印象,他将药材交到她手上后,说道:“那么,在下就先离开了。”

    见他真的一句也不多问,把药材交给自己有礼一揖就告辞,让舒思翎对他的观感又提高了几分,她回了他一个笑容,这才目送他离开。

    只是舒思翎刚一走进工坊,便脚底一滑摔倒在地,遮掩不住的惊叫声传了出去,也传进了没走远的宁子泽耳中。

    他立刻转身回到工坊,一边喊着,“舒姑娘,妳怎么了?”

    舒思翎撑坐起身,担心他闻到药剂的味道,急忙道:“别进来也别管我!”

    “我怎能不管妳?妳跌伤了吗?”

    见他劝不住,舒思翎急忙抓起一个放在一旁的面罩丢给他。“先捂住口鼻。”

    宁子泽一进到工坊就闻到一股异香,再想起刚刚那人离开时的异状,他毫不犹豫的听话把面罩覆上,这才上前扶起了舒思翎。

    这面罩是江老特制的,上头染上了含有药剂的颜料,可以减低嗅入面罩也隔绝不了的味道所引发的药效,但即便戴上面罩,也不能在工坊工作超过两个时辰。

    舒思翎被宁子泽扶起来,看见害她跌倒的一片湿原来是药剂,看来是卜炎不小心翻倒的,方才卜炎肯定是忙着清理,没留意到面罩滑落,这才嗅入了过多的药剂。

    宁子泽好奇的瞥了一眼工坊里一坛坛像酒一般密封起来的坛子,还有大锅里熬煮的不知什么东西,又将视线拉回她身上,见她轻轻揉着腰,他关心的道:“舒姑娘可还好?要不把灶火灭了,今天就别忙了。”虽然她年纪轻,摔一下应不至于有什么大问题,但想必还是摔痛了。

    虽然翠娘的小册子是限量发售藉以抬高售价,但的确也到了该出刊的日子了,再加上卜炎不慎翻倒了其中一坛药剂,还有灶上这锅药因为熬煮太久,看来也废了,她势必得再赶工了。

    “不行,我今天至少得再熬两锅,才能勉强补足还缺四坛的量,不过那药材……”舒思翎看了看刚刚带回来的药材及早已采买回来的各式药材,药材数量还够,就是得再处理过。

    “药材不够吗?那妳跟我说需要些什么,我再回药铺让人准备好送来。”

    她不知道该怎么向他解释,所以没有立刻回答,倒是他看了满工坊堆放的各式药材,都用不同药铺的纸包着,便有了猜想。

    “莫非这药材的配方不能外泄?舒姑娘若是信我,尽避把配方告诉我,我分别向不同的药铺采买便是。”

    闻言,方才还皱着眉的舒思翎忍不住笑了。“宁公子自己就是药铺东家,竟要到其他药铺采买?”

    宁子泽一赧,他献殷勤献得这般明显,谁看不出来?不过她对他露出笑容,想必不觉得反感,也不恼他吧!

    “为了不泄露了舒姑娘的配方,在下自会做到。”

    不在同一处采买药材对舒思翎来说的确吃力,若能找到信任的药铺,或许让同一家药铺送来能更省事,只是她对宁子泽虽然印象不差,但也不至于一下子便信了他,她想,或许可以多采买一些无关的药材混淆,这样即便昌蔘药铺真有问题,也不至于泄露了配方。

    “以后我要什么药材你都会帮我送?”

    “那是当然。”

    “你对每个客人都这般优待吗?”

    “自然是只有舒姑娘特别。”

    闻言,舒思翎面露娇羞,假装忙着什么转过身去。

    宁子泽看在眼里也不点破,微微一笑问道:“舒姑娘可还缺药材?”

    “药材现下是不缺了,以后我会开方子请你们送药材来。”

    “那么舒姑娘方才说要再熬两锅药,可有什么其他问题?”

    “这巴戟天得去心后加盐炮制,我一个人做不来。”

    这莫非是天意给他机会?宁子泽立即挽起袖子,大有要留下来任她差遣的意思。

    堂堂一个药铺东家,又是城东宁府的二公子,居然想在她的工坊当杂工?他这模样看得舒思翎又是一笑。

    “舒姑娘笑起来真好看。”

    她倏地恼红了脸,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献殷勤献得这么明显,而她居然一声斥责都没有,这不是默许他吗?

    当舒思翎正打算说他几句时,他已弯腰抱起巴戟天,开心得只差没露齿而笑。“在下不懂得如何调制药剂,不过去心应该还能做到,这就交给我吧!”

    不!要不是面罩挡住了,他或许真是露出牙齿笑开怀的,光是看他那双飞扬的眉毛,也能知晓他十分开心。

    舒思翎看着他俊俏的眉眼,确定自己是真的不恼他,她微侧过身子遮掩自己姑娘家的心思,但其实她的心,早因为他的注视而怦怦狂跳着。

    “那就有劳宁公子了,不过在工坊里做事怕宁公子受到药性影响,还是请宁公子到外头做吧!那里有张矮凳子,在那里就无须戴着面罩了。”舒思翎给他指了工坊外的一处。

    平日卜炎也是在那里工作的,她与卜炎常隔着工坊的墙,边工作边聊天。

    宁子泽依言走出工坊外,经过舒思翎的示范后,很快便学会怎么将药材去心,然后认真的做起事来。

    舒思翎看他不像初学者,而且一做就上手,放心的转身回到工坊里,把煮废了的药剂给倒了,又放入新的药材开始调制。

    宁子泽认真做事,却也没放过跟舒思翎多聊聊的机会,他看着她来到院子挑拣放在中庭晒干的药材,突然发现她一直都没有戴上面罩,不解的问道:“舒姑娘不用戴面罩吗?”

    “这药性只会影响男子,女子无须戴面罩。”

    “既然对男子有损,为何不找一名女子来当杂役,却找一名男子?”其实宁子泽并非真想问这个问题,而是方才看她与那名男子不像主雇关系,再加上她对配方神秘兮兮的,却能信任那名男子,让他不免好奇对方的身分。

    “卜大哥不是杂役,他平日在客栈当跑堂,翠姊只信任他,再加上平常我们也挺有话聊的,所以便雇请他在休沐日来帮我的忙。”

    原来如此……他先松了一口气,但随即又有了新的担心,她感觉与那个男子也挺相熟的,会不会……

    “舒姑娘口中的翠姊和方才那位小扮,应该都是妳的邻居吧?”

    “是的,他们也住在大杂院里,这药剂就是翠姊托我调制的,所以工坊及雇工都是翠姊帮我找的。”舒思翎一边忙着手上的事,一边回道,语气没有半点迟疑。

    宁子泽一听,总算放下心来,看来这个卜大哥真的只是邻居而已。

    两人一边一工作一边天南地北的聊着,宁子泽知道舒思翎对他并不是完全敞开了心房,所以问话也会拿捏好分寸,免得让她又起了戒心,他相信总有一天他能让她完全信任自己,他不急。

    两人相处融洽,不觉时间飞逝,当舒思翎调配好两锅药剂,并在宁子泽的帮忙下把药剂封入酒坛里时,已是日落西山。

    舒思翎一方面感谢宁子泽的帮忙,另一方面也因为自己竟能如此轻松的与他相处一整个下午而感到意外。

    “我说思翎啊!妳这傻丫头不会自己忙到日头下山吧?”翠娘耐不住性子,人都还没走进工坊就扯开喉咙喊着,可是当她一踏进去,看见舒思翎与一个陌生男子站在一起,她瞬间呆愣住。

    她刚才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这工坊里的事可是秘密。

    “翠姊,这位是宁公子,也是昌蔘药铺的东家。”

    既然如此,工坊里调药的事就不是秘密,只是翠娘也知道舒思翎不会那么轻易信任一个人,毕竟江老才是真正需要保密的人,她不会害了自己的师父。

    “堂堂药铺东家,总不会是帮忙送药材来的吧?”翠娘故意问道。

    “见过翠姊。”宁子泽先是有礼一揖,这才回道:“今日是在下的药铺掌柜得罪了舒姑娘,这才由在下亲自帮忙舒姑娘送回药材,但承蒙舒姑娘信任,以后愿意全数向在下的药铺采买,在下会亲自负责为舒姑娘送来药材,不假手他人。”

    说得好听,怕是看上了她家这生得貌美可人的闺女了吧!翠娘在风尘打滚多年,怎看不出男人心思?不过这个不像道貌岸然之人,可以再观察观察。

    “这工坊可不是只有思翎一个姑娘家工作,你别以为可以趁机做些什么事。”

    “翠姊!”翠娘讲得这么直接,舒思翎害羞极了,但看到他对翠娘如此谦逊有礼,还被这般数落,她觉得对他有些过意不去,下意识帮他说话,“宁公子是个君子,翠姊误会他了。”

    翠娘挑眉看着脸红到耳根子的舒思翎,心里有了底了。“我说错了吗?平日工坊有开工都是卜炎帮妳的不是吗?说到卜炎,我今日回大杂院看见卜炎在家,这一问才知道他闻到了药香不得不离开工坊,我说妳也不会来找我帮忙,自己一个人忙到现在吗?迟了就迟了,药别调了,先回去休息吧!”

    “翠姊放心,药已经调好了,宁公子帮了很大的忙,一整个下午都在帮我把巴戟天去心。”

    原来他已经在这里待了一整个下午了啊!翠娘看了看天色,都已经是晚膳时分了,但她可没打算一下子就把宁子泽邀回大杂院吃饭。“居然让宁公子帮到这个时辰,若宁公子不嫌弃,让翠娘做东请宁公子一宴吧!”

    宁子泽年纪尚轻,一听到能一起吃晚膳,期待的目光就飘向了舒思翎。

    翠娘见状,忍不住在心里偷笑,但表面上仍装着认真的道:“不过得让宁公子再等我一会儿,我得先送思翎回大杂院,她娘等她等急了。”

    原来舒姑娘不一道儿去啊?宁子泽的失望神情十分明显,随即有礼的婉拒了,“舒姑娘是药铺的客户,在下帮个忙也是应该的,不敢要求回报。”

    敢情是嫌弃她了?翠娘了然的看着宁子泽,年轻人终究是年轻人,藏不住心思。“所以,任何一个药铺的客户都能让你这么殷勤?”

    翠娘越说越过,舒思翎见宁子泽表情为难,莫名替他感到不舍,忍不住出口道:“翠姊,别说了,人家宁公子是真的好心。”

    “是是是,连妳都被收买了,我不说了,可以了吧?”

    见舒思翎为自己解围,宁子泽感到开心,也见翠娘收起了攻势,便顺势找机会离开。“那么在下就先告辞了,改日再有需要的药材,舒姑娘前一日到药铺交代便是,在下会帮舒姑娘送来。”

    “有劳宁公子了。”

    “舒姑娘莫客气,在下先离开了。”

    送走了宁子泽,舒思翎的笑容还收拾不起来,翠娘看着也跟着开心,这小丫头长大了,看来舒夫人要开始担心她家闺女的亲事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旺夫小医娘最新章节 | 旺夫小医娘全文阅读 | 旺夫小医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