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拐个猫奴男朋友 > 第三章

拐个猫奴男朋友 第三章 作者 : 安祖缇

    【第二章】

    公司虽然是九点开始上班,不过要看到程致棋的身影,通常得等到十点过后。

    沈熙凯跟谭安钧也差不多,故每次负责开门的都是江季庭,下午五点准时离开,下班回家,十分规律。

    至于另外三个老大,都是什么时候离开公司的呢?

    江季庭就不晓得了。

    这日,前一晚为了一个细节繁琐的case忙到将近凌晨两点的程致棋,接近中午才来到公司。

    甫推开办公室玻璃大门,就发现前方有一双犀利的金色眼瞳对着他,与他大眼瞪小眼。

    “哪来的猫?”程致棋惊喊,长浏海半遮的眼瞳发出惊喜之光。

    猫咪有着橘色的蓬松毛发,养得有点肥,干干净净的,一看便知不是路边捡来的。

    好想摸一摸……

    刚要蹲下身,就看到咬着棒冰的江季庭跑出来,举着手喊,“啊,我的我的!”

    程致棋黑眸不悦一眯,“你有养猫?”

    竟然是江季庭的?可恶,那就摸不得了。

    谁知道她会不会以摸了她的猫就得娶她来作为代价。

    “对啊,养了两、三个月了。”

    江季庭伸出舌头舔拭棒冰融化流下来的果汁。

    柔软的舌头被草莓汁染得红艳。

    吃个冰干嘛用那么**的动作?

    程致棋不以为然的撇唇。

    “我管你养几个月!”程致棋翻白眼,“你把猫带来公司干嘛?”

    为什么不是沈熙凯或谭安钧养的呢?

    这样他就可以摸个尽兴了!

    “因为房东说,不可以养猫,所以我才把它带来公司。”

    “你要把猫养在公司?”程致棋瞠目。

    这不就表示,他得过着每天都能看到那只猫,却摸不得的痛苦生活?

    “我有跟她说不行了。”戴着口罩,对动物毛过敏的沈熙凯泪眼汪汪走出来。

    难怪办公室这么热。

    程致棋嘴角抽动。

    为了让猫毛飞散出去,窗户都打开了,故中央空调也停了。

    “我下班会马上把它带走。”江季庭一脸烦恼,“房东说我如果不把猫送人,就要我搬走,我也不知道该怎办。”

    “你租的地方不能养猫,你还养干嘛?”程致棋责骂道。

    根本是咎由自取。

    “因为它跟着我回家了啊!”江季庭理直气壮道,“你有看过猫会跟人回家的吗?这是我跟它的缘分,当然要珍惜。”

    竟然有猫愿意跟着她回家!

    程致棋好忌妒!

    他在路上遇到的猫,每一只见到他就像看到坏人一样,跑得飞快,都不晓得他内心良善。

    哼。

    事实证明这只猫空长了一双漂亮的金色眼睛,视力不太好,才会赖上一个跟踪狂!

    “结果现在要把它送走,早知道当初就不要养。”程致棋斥责。

    “我没有要送走,”被冤枉的江季庭噘着不满的唇嚷,“我在找可以养宠物的房子。”

    “我记得致棋住的那社区可以养宠物。”谭安钧转过办公椅道。

    “真的吗?”江季庭双眸湛亮。

    “我住的那里目前没有空房出租。”程致棋一桶冷水泼来。

    让她住在他那边的社区还得了,根本就是引狼入室。

    “不然先把猫放在致棋那里,等季庭找到房子再带走。”沈熙凯建议道。

    他实在无法跟猫关在同一室,拜托快把猫带走呀呀呀。

    他没有办法呼吸,他难受得快死人了。

    沈熙凯这句建议正中程致棋下怀。

    “喔,”程致棋瞟了在江季庭脚边蹭的橘猫一眼,撒娇的模样实在太可爱了。“暂时收容个几天也不是不行。看它可怜。”

    因为实在太过兴奋,竟忘了只要跟江季庭有关的,依他的个性应该会先拒绝,察觉自己答应得太快了,赶忙加上最后一句,表示他是很勉为其难的。

    天知道他爱死猫了,可是因为他工作不定时,有时急件要赶,会在办公室住蚌两三天赶件,偶尔还得因公出差,再加上他记性差又粗枝大叶,真怕哪天回到家,看到一具饿死的尸体,只好忍耐不养。

    要养动物就要给适合的环境,不然就是虐待。

    “真的可以吗?”江季庭开心的脸上光辉藏不住。

    “只能几天喔。”程致棋声明。

    真希望猫咪可以一直住在他家啊……

    “我一定尽快找到可以养猫的房子。”江季庭以真挚的眼神承诺道。

    “它叫什么名字?”

    “波波。”

    程致棋脸沉了下来,“没sense!”

    “啊?”没sense?“不然取什么才叫有sense?”

    “当然是……”程致棋顿了下,“我干嘛跟你说?”

    差点被她套出来,好险好险。

    “我看你一定取什么橘子、椪柑之类的名字吧。”

    “……”靠杯,为什么她猜对了?

    跟踪狂果然不能小觑。

    “我猜中了吗?”江季庭张大贼忒忒的眸。

    “当然没有!”程致棋不悦的啧了声,“晚上八点,你把东西准备好拿过来。”

    “是,老大,没有问题。”江季庭开心地做了一个举手礼。

    知道这家伙有养猫,而且不会因为房东反对,就想把猫丢掉或送人,程致棋觉得她看起来顺眼多了。

    果然是女凭猫贵。

    下班之后,江季庭回家准备了猫的饲料、猫砂、便盆跟食物盆,招了出租车前往程致棋的住处。

    她在八点十分时抵达,迎上的是一双不满的眼神。

    “你迟到了十分钟。”

    害他很焦心怕会不会他们路上出什么事情,譬如猫咪被车子辗到之类的。

    但他又不想主动打电话给江季庭,可是他又很担心,陷入五分钟的天人交战后,他决定还是打电话问一下,可打开手机才发现——

    他根本没存她电话。

    混蛋啊!

    他气得捶桌。

    所以他得问沈熙凯或谭安钧吗?

    突然特地打电话过去问江季庭的电话号码,他们一定会询问要电话的原因,少不得得解释一番,说不定还会被以为他们两个有暧昧。

    被误认有暧昧他可受不了。

    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用透过任何人拿到江季庭的电话呢?

    公司计算机不知道有没有?

    还是他现在冲去公司……

    就在他脑中小剧场演到第二段时,门铃总算响了。

    他几乎是以跑百米的速度冲到门口,再假装淡定的打开门。

    “因为波波回家时,吐了。”江季庭吐了一口总算可以轻松一下的大气。

    “吐了?”程致棋担忧的睁大眼,“有去看医生吗?”

    “看了,可能是在办公室乱吃东西,现在没事了。”

    程致棋看起来很担忧的样子,莫非他很喜欢波波?

    或是……喜欢猫?

    江季庭因他不寻常的表现而起了疑心。

    “喔。”看到江季庭那探究的神色,程致棋轻咳了一下,“我怕它到我家又继续吐,我还要请理,太麻烦。”

    程致棋一脸不自在,“如果它又吐了,就算是三更半夜,我也会打电话叫你过来把猫带走。”

    “不会啦,它已经把乱吃的东西都吐光了。”

    “那就好。”程致棋松了口气,真怕小橘……嗤,波波,身体不舒服,他也会跟着难受。“进来吧。”

    程致棋伸手接过她手上的猫笼子以及沉重的袋子。

    江季庭跟在他身后,走进住处。

    进了玄关,是客厅。

    程致棋并不像一般家庭,安置了沙发、茶几、电视等客厅必备品,他只放了一张可容纳六人的木质长桌,长桌上是一台MAC计算机与其周边,跟一个玻璃水瓶及三盆多肉植物。

    与门正对的米白色墙壁上,挂着一辆单车。

    非常简约的设计。

    客厅的后方,是间拉门和室,目前门正敞开,和室的左侧是陈列架,似乎放了不少玩意儿,但因为离得远,又被拉门挡住部分视线,故江季庭看不出是什么。

    客厅左侧有道走廊,她猜是通往卧室跟厕所吧,从玄关这儿是看不到那边景象的。

    程致棋将物品放在玄关斜对面的角落,就在脚踏车的后轮之下。

    “就把它养在这吧。”程致棋道。

    江季庭蹲下身把袋子里头的猫砂等物拿出来。

    “我有训练过波波了,”她边忙活边道,“它会自己在猫砂上厕所,不过我不知道它会不会对新环境有排斥感,所以若是它乱上厕所,请不要骂它,把它带到猫砂旁,告诉它厕所在这里就好。”

    程致棋眯眼盯着江季庭。

    他才舍不得骂它呢。

    江季庭将波波放出来。

    以优雅姿态走出来的波波,轻声喵叫了一声,赖在主人脚踝旁撒娇。

    “波波,这几天你先住在这位叔叔家……”

    “谁是叔叔?”程致棋瞪眼。

    “呃……葛格家。”江季庭从善如流,立马改口,“等妈咪找到房子就会来带你回去喔。”

    “喵。”波波叫了一声,彷佛听懂她的话。

    “东西弄好就赶快回去吧。”程致棋摆手赶人。

    “呜……”想到要跟爱猫分别,江季庭红了眼眶,将波波抱起来在怀里磨蹭。“叔叔……不,葛格虽然讲话很凶,但其实是个好人。你要乖乖的喔,才不会被葛格骂。”

    波波恩头看她,江季庭低下头来,与它脸颊磨蹭。

    喔喔……好羡慕。

    程致棋双眼发光看着他们亲昵互蹭的模样。

    他也好想跟进。

    “对了,”江季庭抬起头,程致棋连忙收起着迷的视线。“因为我都是放养的,没有关笼,你会介意吗?介意的话,我现在去买个笼子回来。”

    “不用。”他才舍不得把波波关笼。

    “谢谢。”

    江季庭开了一个罐头,倒进食盆,搅散之后,放在木质地板上。

    波波开心的喵呜了声,埋首吃罐头肉。

    “波波很喜欢吃罐头,但不要给它吃太多,因为它如果一下子吃太多,也会吐。”

    “喔。”

    “水要喝煮过的开水喔,它肠胃不是很好,不能喝生水……”

    江季庭讲了一堆注意事项,程致棋表面漫不经心,其实都有听进去,暗暗牢记在心中。

    “差不多了。”江季庭站起身来,问,“请问我明天可以过来看它吗?”

    她张着跟猫一样楚楚可怜的哀求眼神。

    不可以!

    他心里虽是如是想,但这样似乎太不近人情,再怎么说,这还是她的猫。

    “你是它妈,我能阻止吗?”他摆出十分勉为其难的模样。

    “谢谢。”江季庭诚挚道谢。

    “没事就快走吧。”

    “好吧。”

    江季庭弯腰摸了摸波波的头,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终于只剩下他跟猫咪了!

    程致棋开心雀跃的蹲在波波旁边,摸着它柔软的橘毛。

    “波波啊,我是葛格,我以后叫你小橘好不好?”

    波波没有理他,继续埋首吃罐罐,但程致棋也不以为意,他正沉溺在家里来了只猫的喜悦中。

    程致棋喜欢猫,是他心中的大秘密,无人知晓,连暗恋他五年半,对他很多喜好跟思考行径了如指掌的江季庭也不晓得。

    如果她知道程致棋这么爱猫,早就把波波带来公司,跟他拉拢距离了。

    程致棋盘腿坐在波波身边,单手托腮,满脸宠溺的看着波波吃饭时的可爱模样。

    波波将整个盆子舔得干干净净,才抬起头来,喵叫了声。

    “天籁啊……”程致棋整个人都快融化了。

    波波瞧了他一眼,转开头去,走往客厅的长桌,轻盈的跃上,好奇的嗅着桌上的多肉植物。

    程致棋立马跟了过去,坐在椅子上,继续观赏。

    波波用毛茸茸的爪子拨了拨多肉植物,一个不小心把小盆栽打翻了,它吓了一跳,程致棋慌忙安抚。

    “没事没事,不要紧的,葛格不会生气的喔。”

    在他整理被打翻的多肉植物时,波波又跳下桌去四处逛。

    除了门关起来的寝室,它都走了一遍,最后跳到和室那边的窗户,对着窗夕卜,喵喵叫了起来。

    “你怎么了,想出去吗?不可以喔,这里是十二楼,很高的,就算你有九条命也不可以跳出去的。”

    波波无视他的存在,持续喵喵叫个不停。

    程致棋哄了它好一会儿,它还是没理他,没辙的他想到江季庭带来的东西里头好像有支逗猫棒,他赶忙去翻找袋子,果然看到一支逗猫棒跟一块猫抓板。

    “一起来玩。”

    程致棋拿着逗猫棒在波波面前挥舞,波波果然被吸引了,追着逗猫棒玩,程致棋开心极了。

    “哈哈哈哈……抓不到、抓不到……”

    玩了好一会儿,它大概觉得无趣了,又跑去窗户边喵喵叫,不管程致棋手上逗猫棒的毛球怎么在它眼前晃,它都不为所动,有次甚至还恼到作势要抓他。

    “好啦,不然你就在这里看风景,葛格先去洗澡喔。”

    可程致棋万万想不到的是,波波一整夜都在喵喵叫,叫到邻居打对讲机到管理室抗议。

    管理室费了好大的劲才找到猫叫声来源,因为这小区若要养宠物是要登记的,程致棋并未在登记之列,警卫只好一户一户找,找了一个小时才找到罪魁祸首。

    “养猫要先登记。”警卫提点道。

    “这是我同事借养在我这的,养几天而已。”程致棋开门解释的时候,屋内仍不断传出猫叫声。

    “住户抗议猫叫声吵到他们睡眠,可以麻烦你请它不要再叫了吗?”

    “不好意思,我会赶快处理的。”

    事实上,他一直想办法让波波转移注意力,不要一直望着窗外,像望夫石上的女人叫个不停,但一直徒劳无功……

    望夫石?

    程致棋灵光一闪。

    莫非,是这个原因?

    “麻烦你了。”警卫说完就离开了。

    程致棋关上门,转身看着那始终面对着窗户,叫得口都不会渴的橘猫。

    “你,想你妈了吗?”

    “喵——”

    “欸。”程致棋抓了抓头,有些烦躁。

    他刚好像忘了问江季庭的手机。

    他又不能放着波波在家,跑去公司翻电话。

    所以还是得问另外两个合伙人了吗?

    正在烦恼着打电话问沈熙凯还是谭安钧中,哪个人比较不八卦时,蓦然看到波波颈上有个项圈。

    他迅速跳上和室,将项圈解下来,果然在内侧看到了饲主的通讯数据。

    江季庭躺在床上,梦都还来不及做一个,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

    “谁啊,这么晚打电话!”

    江季庭张着困倦的眸,打开台灯,从床边桌拿来手机,一看到屏幕上头显示的来电者名称,吓得整个人弹坐起来,瞬间清醒。

    进公司之后,她就偷偷把程致棋的手机号码存起来,但不曾打过,没想到他竟然打来了。

    是波波出事了吗?

    要不然他才不可能打电话给她。

    她追得很辛苦,也很清楚,程致棋自始至终都对她没意思,两人目前的关系也仅止于同事,再多没有了。

    她慌忙按下通话键,“波波怎么了?”

    她很清楚的听到电话另一端有猫咪叫声的背景音。

    “它吃完罐头之后一直对着窗外在叫,叫到现在,叫不停。”

    “这个时候,它应该睡了啊。”而且波波也不是爱叫的猫。

    “它完全没有睡觉的迹象。”

    “啊……”她想到了,“因为我们都是一起睡的,还是……你介意跟它一起睡吗?”

    一起睡?

    程致棋双眼迸出爱心。

    “啊?还要一起睡?”他希望他不耐烦的语气不会显得太假。

    “不好意思,它第一天被我捡回来,就习惯睡在我的枕头上,早上也都是它叫我起床的。”

    “被猫咪叫起床,这么幸福?”他也要!

    “你说什么?幸福?”

    程致棋吃了一惊。

    他竟然把心里话说出口了!

    “咳,我是说,我试试看好了,不然它这样一直吵,邻居都在抗议了。”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忘了说。”

    “好了,没你的事了。”他立刻挂了电话,准备抱猫去寝室睡觉了。

    真无情啊……

    江季庭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

    什么时候程致棋才肯给她多一点点机会呢,呜呜呜……

    睡意一下子跑得不见人的江季庭躺在枕头上暗自神伤,过了约莫十分钟,手机又响了。

    “它不肯睡在我的床上,现在还是在当望夫石。”

    他是不觉得波波叫声吵人啦,但是这么晚了,吵得邻居没得好睡,会被骂的。

    “不然我去抱它回来好了。”江季庭做了决定。

    “我看你……”虽然已经挣扎很久了,但他还是很难说出口。

    真要为了波波“引狼入室”吗?

    万一这女人半夜扑上他的床,造成他必须得负责的“事实”怎么办?

    这个决定真的太危险了!

    “嗯?”她怎样?

    “你呀……”他咬紧牙根。

    波波,跟她,他必须选一个。

    仔细思考,她好像也没做过什么强他所难的事情,人格应该是信得过的,他的“贞洁”应该不会受到“凌辱”才是。

    就怕让她住进来后,她会赖着不走……

    可是就他所认识的她,好像可以赌一赌……

    “怎样?”干嘛讲话像便秘?

    “带一套衣服过来,今晚住我家!”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拐个猫奴男朋友最新章节 | 拐个猫奴男朋友全文阅读 | 拐个猫奴男朋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