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从夫之夜 > 第一章

从夫之夜 第一章 作者 : 阿茶

    【第一章】

    市区临近上班路上有一家咖啡厅,已经开了很多年,生意普通,不过一直都有常客光顾,江林薇就是其中之一。

    除了用餐外,江林薇每次相亲也都会选择这里。

    这一次,依旧不例外。

    站在吧台里冲咖啡的小原时不时地抬头看向她的方向,不一会后,他抬手看了一下手表,然后抿嘴一笑,慢慢数道:“三、二……”

    果然,那个男人在小原说到一时,气冲冲地站了起来,然后转身而去,小原甚至能想象那画面。

    稍早前,江林薇干干地笑了笑,抱歉地对坐在她面前的男人说:“先生,我想我们不太合适。”

    “哪里不合适?”对面的相亲男听到这话,立刻不高兴起来,“我是哪里配不上妳了?妳这个年纪,工作一般般,家里还有个要花大钱的爸爸,我这样的人妳要去哪里找?”

    江林薇始终保持礼貌的微笑,耐心解释道:“你说的对,是我配不上你,来之前介绍人没有跟我说清楚,我不知道你家里这么有钱。”

    “算妳有自知之明。”男人挥挥手,一副很大气的样子。

    江林薇挑了挑眉,不想再多解释什么,她的脸色始终保持着优雅的微笑,嘴上连说着抱歉,然后默默地看着那个男人生气地离开咖啡厅。

    “林薇,妳相亲的男人素质越来越差了,让妳等那么久,还抱怨这埋怨那,把我这家咖啡厅数落得一钱不值!”小原端来一杯卡布奇诺放到江林薇面前,念了起来。

    “最近我很穷,喝不起。”江林薇斜了他一眼说,对小原的毒舌,她早习以为常。

    “妳怎么……算了算了,免费送妳,反正已经煮好了。”小原见江林薇情绪低落,大方地挥挥手,然后回吧台去。

    在那里静默地坐了一会儿后,江林薇起身,转头看向吧台后面一脸明了的小原,撇撇嘴,隔空喊道:“走了。”

    “过来!”小原连忙向她招招手,示意她过去。

    “干嘛?”江林薇恹恹地走过去问道。

    “到底是什么人介绍的,安的是什么心?我告诉妳,妳可别病急乱投医,把自己一辈子赔进去了。”

    “我知道,介绍人也是好心,可能没问清楚。”

    “妳看妳都相了多少回了?要真想相亲成功,我建议妳换一个地方。”

    江林薇半瞇起眼睛凝视着小原道:“你这里摆了什么专门坏人姻缘的风水?”

    小原直翻白眼,“妳认识我十几年了,居然说我是这种人,我还觉得妳是故意在我的店里相亲,想刺激我!”

    “我刺激你干嘛?”

    “谁知道妳对我有什么心思?”小原故意把领口往上拉了拉。

    江林薇转头看看外面,“天还没黑,你就开始作梦啦?”

    小原傲娇地哼了一声。

    “我先走了。”见又有客人上门,她朝小原摆摆手后转身走人。

    走出店里,她不觉想跟人斗嘴,心情多少不闷了,她是想找个经济稍微好一点的男人,可是这不代表只要经济好她都接受,刚服务生只是动作慢一点,就被刚的相亲男念叨一顿,他自己却迟到了半小时,态度还高傲得不行。

    想到这,江林薇忍不住拿手机打给介绍的朋友,说了一下相亲的情况,“我看我还是不要相亲了,不然让我爸知道,他会气死。”

    “林薇,我不知道他是这种人,妳千万不要生气。”电话那边抱歉的说。

    “没关系啦,反正不适合。”

    两人聊了几句,她才挂掉电话,并在市区随便转了转,然后去超市。买了一些日用品,拎着袋子走出超市,反正也不是很远,索性用走的回家。

    走着走着,她发现自己的身后好像跟了人。

    又走了几步,她发现那人真的一直跟着她。

    光天化日之下,到底是谁……江林薇生气地转头一看,视线往下挪,她看到一个大约有四或五岁的小女孩。

    她脸蛋圆圆的,很粉嫩,一双大眼睛乌溜溜的,一直盯着她。

    “妈妈。”冷不防的,她突然冲着江林薇喊道。

    江林薇一愣,左右看了看,没人。小女孩瞪大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终于确定她叫的人是自己。

    江林薇过去,蹲在小女孩面前,柔声说:“小朋友,妳认错人了,我不是妳妈妈,妳怎么一个人在外面,妳妈妈呢?”说着,她抬头再次左右看了看,路人们都在忙着走自己的路,没人注意到她们。

    小女孩抬起右手,怯怯地指着江林薇。

    江林薇先是一愣,随即失笑,“我真的不是妳妈妈。”

    如果她当年早点结婚,或许孩子也这么大了。所以从年龄上来讲,她们确实像母女,可是,她们不是啊!

    一定是超市人多,她跟她妈妈走散了,江林薇问:“妳告诉我,妳妈妈叫什么名字,阿姨带妳去找妳妈妈好不好?”

    小女孩依旧抬手指着江林薇,声音很小地唤:“妈妈。”

    江林薇皱眉想了想,终于明白了,或许自己跟她妈妈长得很像,才让她误会了,于是,她改问:“妳叫什么名字?”

    “安安。”

    “安安?嗯,好名字。”

    很快的,江林薇带着安安走到超市的服务台,说明情况后,让超市用扩音器帮忙寻找她的妈妈。

    她们俩在服务台等了许久,始终不见有人来。

    “咕咕咕。”

    江林薇低头看了看,安安噘起小嘴,有些害羞地摸了下肚子,江林薇抿嘴一笑,蹲下来问:“安安是不是肚子饿了?”安安轻轻点了一下头,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江林薇温柔地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带着她走出超市,在附近找了一家餐厅。

    天渐渐黑了,始终没有人来认领安安,江林薇只好打电话报警,留下数据后,她先带着安安回家去了。

    “安安好乖。”江林薇点了点安安的小鼻子,说。

    这个孩子实在太安静了,除了对她说过自己的名字外,基本上都不讲话,安安静静的,很惹人怜爱。

    江林薇这些年如果不是因为父亲的病情,经济负担比较重,恐怕也是早早结婚,此时应该也有孩子了。

    所以,她对眼前突然冒出来的安安非常喜爱,她把安安洗得香香的,又给安安做了宵夜,然后将安安抱在怀里,给安安讲床前故事,哄安安睡觉,把安安当亲生女儿一样对待。

    就在她快要睡着时,手机突然响起来。

    江林薇惊醒,看了眼怀里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的安安,放心地将她放开起身接手机。

    手机显示的号码是警察局打来的,应该是孩子的家长找来了。

    江林薇赶快接起,果然,那边的警察说明情况后,换一个自称是安安舅舅的男人接听。

    “妳好,江小姐,我是安安的舅舅梁品延,这么晚打扰妳,实在抱歉,我的外甥女给妳添麻烦了,请问我现在过去接她方便吗?”

    “很方便,不过你来之前可以在警察局留下数据吗?”江林薇带着防备说。

    这样,她就不担心这个男人是什么坏人了。

    “好。”

    挂完电话,梁品延对满脸泪水的保姆说:“我去接安安,妳先搭出租车回去。”

    “梁先生,我……”

    “不用说了,妳应该知道安安对我们家人有多重要。”

    保姆抹了把眼泪,点了点头,后悔已经没有用了,幸好安安没事,不然让她这后半生可怎么安心。

    很快地,梁品延按照地址找到了江林薇的公寓,找到她的门牌号后,按了门铃。

    “请问是哪位?”尽避大概猜到了对方是谁,但防备心重的江林薇还是又问了一句。

    确定是谁后,她才把门打开。

    门前的男人西装革履,身材挺拔,长得也很好看,但可惜眉头微锁,神情严肃,让江林薇没来由的一阵紧张。

    “江林薇小姐?”梁品延挑眉问道。

    江林薇点点头,指着屋里说:“你就是安安的舅舅?她睡在那间卧室,我去把她叫醒。”

    “等一下!”梁品延突然抓住江林薇的手臂,“妳说安安睡着了?”

    江林薇不解地点点头,“这么晚了,安安肯定困了,她平时很晚睡吗?”

    梁品延薄唇紧抿,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解释,“安安很容易半夜惊醒,醒来就哭闹,要很久才肯再睡觉,今晚方不方便再打扰一下,明天一早我再来接她?”

    “这……”江林薇有点为难,心想这也太麻烦了。

    然而,梁品延似乎并没有改变主意的意思,他一直凝视着江林薇,神情严谨得让人有点不敢对他说不。

    “打扰倒不算打扰,只是她为什么会……”江林薇面露疑惑。

    梁品延眼中闪过一丝落寞,两片薄唇微微抿了一下,然后才开口说:“她的妈妈,也就是我姊姊,和安安爸爸两年前在美国旅游时遇到意外身亡,安安虽然幸存,但是从那以后,她就睡不好,很容易惊醒,希望江小姐能谅解。”

    江林薇听完,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心疼,原来安安那么可怜。

    “安安能在陌生人家里睡着,肯定是因为江小姐对安安非常好,非常有耐心,真的很感谢妳。”说完,梁品延从西装口袋拿出名片夹,递了名片过去,道:“她醒了请妳打给我,以后如果有需要帮助的地方,妳也可以打给我。”

    江林薇接过名片,有些感慨道:“或许是因为我跟她妈妈长得很像,所以老天才安排我遇到安安,不过你下次再带她去逛街时,要多留意,千万别再让她走丢了。”

    梁品延一愣,“妳说,妳跟她妈妈长得像?”

    江林薇点了点头,“安安好像跟了我很久,我转头看到她的时候,她就喊我妈妈,难道不是因为我跟她妈妈长得像?”

    梁品延上下打量了她一下,然后拿出手机,翻出姊姊的照片给江林薇看。

    他的姊姊跟他很像,五官都很突出,从照片看真的很漂亮,和她一点都不像,江林薇顿时一阵尴尬。

    梁品延注意到阳台上挂着的衣服,慢慢走过去说:“妳今天就是穿这件衣服出去的是吗?”

    江林薇不解地点了点头。

    过了一会儿,梁品延才说:“这件衬衫很像安安的爸爸送给我姊姊的一件衣服,出事那一天,她也穿这件衣服。”

    江林薇看着阳台上挂的那件黑白格子衬衫,暗暗唏嘘。安安对妈妈的记忆,几乎都在这件衣服里了吧?那一幕,肯定印在安安的脑海里,她对妈妈的长相慢慢淡忘了,却永远记得妈妈穿的衣服,所以,看到她时,才会跟着她走。

    真是可怜的孩子。

    夜渐渐深了,江林薇再次走进卧室,看着熟睡的安安,心里一阵疼。

    安安还这么小,却遭遇那么恐怖的事情,心里肯定留下了很大的阴影,江林薇站在窗边,暗自感慨,世事真的很无常。

    不经意间,她看到下楼的梁品延开车门进去,却一直没有启动汽车。难道是怕声音吵到安安?江林薇立刻伸出手,将窗户轻轻关上。

    车里的梁品延好像注意到了什么,抬头朝这边看了看。

    四目在空气中对视了一下,旋即不约而同地收了回去。

    梁品延的车一直没有发动,江林薇记得他走之前对她说“等安安醒了,打电话给我,我立刻来接她。”

    他是打算一直在楼下守着,等安安醒来后第一时间过来,不想给她添麻烦吗?

    江林薇转头看向安安,不久躺回床上,怀里的安安的睫毛很长,在月光的照映下,就像两把小扇子一样,谁能想到,如此安祥纯净的外表下,竟有一颗支离破碎的心?

    想到她令人同情的遭遇,江林薇的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气愤,她忍不住拿起手机,给梁品延传了简讯,质问,既然这么疼安安,为什么不看好她?万一她走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万一她遇到坏人呢?

    过了许久,梁品延都没有回复,江林薇在等待中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一大早,江林薇感到有一个小小的力道捏起她的脸颊,微微睁开眼睛,看到安安看着自己,小手正放在自己的脸颊。

    江林薇笑了笑,还未完全清醒过来的声音,略微嘶哑地问:“安安起得好早,安安不喜欢睡觉吗?”说着,她把安安揽进怀里说:“我最爱睡懒觉了,安安再陪我多睡一会儿好不好?”

    她的声音很轻柔,脸在安安的怀里拱了又拱,逗得安安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

    玩闹了一会儿后,江林薇说:“好了,不闹了,饿不饿?阿姨去做早餐,妳也快起来刷牙洗脸。”

    江林薇帮她梳洗后,又帮她做了一个笑脸的荷包蛋,然后打电话给梁品延,让他上来。

    “你没吃早饭吧?顺便帮你也做了一份。”江林薇将盘子放在安安旁边,示意梁品延坐下。

    江林薇的语气很随意,三个人虽然什么话也没说,气氛却像是一家人那样随意而温馨。

    “安安的小脸,吃得到处都是西红柿酱,跟小花猫一样。”江林薇看着吃得很香的安安,笑了笑,抽了一张纸巾帮她擦脸。

    她的动作很温柔,眼里盛满笑意和爱,安安也很乖巧地任由着她帮自己擦脸。她今天没有穿那件衣服,却也让安安接受了她。安安那么敏感,很难接受别人的靠近,但是,她似乎已经从心底里默认了这个女人真的是她的妈妈。

    梁品延将这一切看在眼里,心里渐渐生出一个想法。

    吃完饭后,梁品延准备带着安安离开,安安却突然紧紧抱住江林薇的腿,不愿意跟梁品延走。

    “安安!”梁品延好声哄了几句没用后,忍不住皱起眉,露出严肃的表情,“舅舅今天还有重要的工作,妳快点跟舅舅回去。”

    安安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喊道:“我不要跟妈妈分开。”

    她的哭声让江林薇的心揪了一下,她连忙蹲下去将安安抱起来哄,“好好好,不分开,安安不走,哪里也不走,就和妈妈在一起。”说着,她对梁品延说:“反正我今天休息,也没什么事,我今天可以带安安,等你忙完了再来,再慢慢哄她。”

    梁品延抬手看了眼手表,迟疑了一下,他拿出一张信用卡递给她,“那今天就麻烦江小姐了,我父母人这几天不在家,安安是保姆带的,她可能年纪大了,有点力不从心,我正打算再找一个新保姆,今天请妳帮忙带一下,我把事情忙完了就过来,安安要什么妳就买给她,刷这张卡就可以。”

    江林薇正要推开,梁品延冷然说:“江小姐,我希望给我外甥女最好的物质生活,所以,不麻烦的话,今天尽量带她出去多接触外面,不管她要什么,给她买最好的。”

    他一直没说过自己很有钱,没有刻意表达过自己优越的生活,但是他得体的衣着和从容的谈吐,无处不彰显着他的优渥,而他要给的人是安安,她有什么资格拒绝?

    江林薇便没有多说什么,收下了那张信用卡。

    半小时后,梁品延回到公司时,秘书杨知夏立刻迎上,将一整天的行程报告一次。

    “梁总,衣服已经送来了,就在你的办公室里。”

    梁品延点点头,“对了,妳把费先生找来公司,我有事找他。”

    “可是梁总,你今天的行程已经排满了,明天……”

    “就今天!约在中午。”梁品延的声音并不会洪亮,但总是能给别人不容拒绝的压迫感。

    杨知夏心头一紧,费先生是一位私家侦探,梁总这么急迫地让他来,肯定是很重要的事。

    进了办公室,梁品延简单洗漱,片刻后,便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会议室。

    他作为上司,精神面貌必须时刻保持最好,可是他的手下却不可能完全做到。再能干的下属也不可能全是人才。

    一眼扫过去,那几个看起来精神不错也难掩倦色,他抬起双手,猛地拍了几下,朗声道:“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很辛苦,现在就差临门一脚了,希望大家打起精神来,这次冲过去,对你们将来的职业生涯都会有很大的帮助,不要在最后关头前功尽弃,明白吗?”

    “明白。”众人振奋起来,强打起十二分精神。

    这场会议是在中午结束,梁品延利用吃饭的时间,见了费先生一面。

    费先生五十多岁上下,因为嘴巴严实,办事效率高,在业界颇有名气,很多豪门企业都爱找他帮忙。

    “你帮我查一个叫江林薇的女人,她在立森小学教书。”梁品延开门见山的说,而后,他将警察局那儿得到关于江林薇的信息再跟费先生说了一遍。

    由此可见,他真的很急。

    “没问题。”费先生二话没说,点了个头,还没坐下就走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从夫之夜最新章节 | 从夫之夜全文阅读 | 从夫之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