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宝姑娘离宫后 > 第二章 种香

宝姑娘离宫后 第二章 种香 作者 : 千寻

    没有关窗,在宫里的最后一晚,敏敏睡得格外安稳。

    树梢头,黑影窜出,穿过窗子,来到床边。

    由上往下,他看着她沉静温柔的眉眼,她还是一样的乖巧温顺、一样的小心翼翼、一样的饱尝委屈。

    伸出手指,轻轻描绘她的五官,他情不自禁地在她耳畔低语,“想我吗?我想妳了。”

    手落在她发间,慢慢地,冰凉的掌心贴上她额际,修长的指尖微抖,片刻,她的额头、他的指间接合处,发出一圈淡淡的光晕。

    卓蔺风见着,心微喜。

    他早在闻到她的气息时就晓得是她,这个动作不过是再次确认。

    找到她,他有说不出的激动、快乐,在无垠的岁月中,在漫漫人海里,在嚼碎过无数的寂寞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他的小米。

    实在是太久了,久到她身上属于他的气息淡得几乎闻不到,若非如此,他可以更快找到她,她也不至于辛苦这样久。

    他用最轻柔的动作将她抱坐起来,勾起她的下巴,慢慢朝她靠近,衔起她的唇,轻轻啄吻,一下接着一下,他品尝着她的气味,他在她唇间辗转来回,他咬破她的唇,也咬破自己的,血珠子在两人唇间汇集交融。

    突地,空气中传来带着清凉的薄荷香气,将两人环绕起来,这个香,香了她的梦境,让她好梦无数。

    在她身上种香,是他今晚的目的,目的达成,该离开了,但……舍不得呀,看着她的眉眼,看着她的轮廓,看着她恬静的睡相,虚空的胸臆一下子被填满,满足在腹间上扬,控制不住欲望,他知道自己的行为有多冒险,但再危险,他还是想在她身边躺下。

    他躺下了,她像只懒猫,发现热源,便一点一点朝他靠近,蹭了蹭。

    对于她的靠近,他相当欢喜,他把她环在自己身边,而她纤细的手臂,无意识地横过他的腰,小小的头颅贴上他的胸膛,白皙的腿跨过他的腿,直到她霸占住他的身体。

    敏敏满足地轻喟一声,像是终于找到了最温暖、最舒服的窝巢。

    卓蔺风的手臂轻轻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外面的声音又透不进来了,而圈圈里面充斥着温暖、温馨,岁月静好。

    风雪漫天,小人儿蜷缩在破旧的床板上,小小的棉被裹住两人。

    妹妹发烧了,红红的小脸滚烫得厉害,她发抖得厉害,连床板都跟着抖动。

    “哥哥,我冷。”

    他解决不来这件事,只能用瘦瘦的手臂用力圈住她的身体。

    他的心很痛,他想哭,却哭不出泪水,他不停地亲着妹妹的脸,不停地说:“不怕、不怕,哥哥在。”

    她不怕,只是难受,像被封在冰窖中。

    “明天林婶婶说要给我们鸡蛋,有鸡蛋吃,妹妹就不生病了,好不好?”憨傻的他盼着天赶紧亮,太阳赶紧升起来,盼着鸡蛋救妹妹一命。

    迷迷糊糊间,她应了一声,“好,小米不生病。”

    他用力把两管鼻水吸回去,坚定地说:“哥哥会保护小米,小米不会死掉。”不会像爹、像娘那样。

    “哥哥,好渴……”

    屋里没有水,他怕她冷,不敢松手,可是妹妹渴呀。

    他很慌,一双黑灵灵的眼睛四处张望,突然他想到了什么,扬起笑颜,他咬破手指,让血流出来。

    他把手指塞进妹妹的嘴里,看妹妹贪婪地吸吮着,他不由得笑弯了两道眉毛。

    那是第一次,他知道自己的血可以让她不生病。

    这个认知带给他狂喜,从此他的妹妹不会生病,不会像爹娘那样死去,不会离开他,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现在,她又在他怀里了,她不会生病,他不再痴傻,他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不再只是空话,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抱紧她。

    他亲亲她柔软的唇瓣,在她嘴边轻声道:“不怕,以后有我。”

    夜半,虽然姑娘说不必守夜,柔月还是不放心,到姑娘屋里巡视一回。

    她看了眼床上,没看见卓蔺风,只看见熟睡的姑娘,她微微一哂,吹灭蜡烛,离开内室。

    隔天醒来,敏敏发现自己的嘴唇破了个洞,嘴角微见血渍,她直觉伸出舌头轻舔,那血……不腥,反而有股难以形容的……甜味?

    离开皇宫,敏敏像只雀跃的鸟儿,外面的世界好美,外面的天空很蓝,外面的空气……她深吸一口气,真香。

    这是她梦寐以求的事情,但骥哥哥……

    算了,不要多想,从现在到进关府,她还有整整一个月的时间,她可以无拘无束、自在逍遥,未来再没有这样的机会,她必须尽情把握。

    马车行经大街,她打开车帘往外看,行色匆匆的路人、含着笑意的百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目标及方向,生活充实而美满。

    她也想要这样的人生,可以计划些什么,可以朝着目标奋力往前跑。

    而且挣脱了高大厚实的宫墙,生活也变得鲜活明媚,炸糕的甜香、馄饨的鲜香从铺子里飘出来,小贩的叫卖声响亮又有活力……敏敏贪婪地看着眼前的一景一物,恨不得全把它们收进心底。

    突地,哭声传来,她循着声音调整视线,发现一名女子跪在街边卖身葬父。

    她难掩诧异,没想到竟和话本子上描写得一模一样,原来传奇、故事皆取材真实人生,而非全然幻想?

    她突然有股冲动,她不想当个旁观者,想加入这个世界,于是她吩咐道:“停车。”

    柔月迎上前问道:“姑娘想做什么?”

    皇上一声令下,柔月领着十几名宫女随她回将军府伺候,只不过未来她是个小妾,不能带下人进关府,规矩在那儿,便是皇上也不能擅改,因此等她进了关府后院,柔月等人便会回宫覆旨。

    “我下车看看。”

    敏敏不顾礼仪规矩,自顾自跳下马车,反正她身分已定,名声不再重要。

    柔詌uo躲兜乜醋潘羯碓岣傅呐由砬芭苋ィ艘换岫欧从醇膊礁松先ァ

    敏敏蹲下身,轻轻勾起那名女子的脸,着实惊艳。

    这个女子虽然脸上沾着灰,依然漂亮得教人怦然心动,许是担心美貌惹来麻烦,她始终低着头。

    “妳叫什么名字?”敏敏一双好奇的眼睛直盯着对方。

    “小春。”

    “家里没人了吗?”

    小春点点头,回道:“爹过世后,家里就没人了。”

    “妳愿意跟着我吗?”她的身世让敏敏感同身受,不由得心生怜惜。

    小春抬眸,马上回道:“我愿意。”

    “那好,我把妳买下,等妳葬完父亲,就到威远将军府找我,行不?”

    “行。”小春朝她一笑。

    只是浅浅的笑意,就让敏敏感受到明媚春光。

    敏敏伸手往荷包一探,这才想起阮囊羞涩。在宫里,只有旁人巴结她的分,哪有她讨好别人的理儿?她从不打赏别人,身上自然不会带钱。

    她转头对柔月说:“给我银子吧,我想买下她。”

    柔月多看了小春几眼,回道:“姑娘,来路不明的人还是别收在身边得好。”

    又不是荒年,哪就这么刚好遇上,何况还有牙行呢,真要卖身,在那里才能寻到好人家,哪个傻子会在街上抛头露面,尤其是她这副长相,肯定要招祸的。

    她敢这么做,莫非……是有人故意布置的?

    敏敏哪里想得到这么多,视线在柔月身上转过,确定她不会出手相帮之后,垂眸叹气,她不该赌气的。

    她知道爹爹留给自己不少嫁妆,过去姑姑帮忙收着,之后许是交到皇后或某位嫔妃手中。照理说,那些东西该随她出嫁,可是皇上却刻意忽略这件事。

    皇上许是想着,没人没钱、没有身分的小妾,定会举步维艰。他等着她知难而退,等着她后悔。

    为表达自己的决心,她赌气了,连宫里用的锦衣华服、头面珠饰半件都不肯带走,谁知,这会儿才明白,无银无钱行路难。

    敏敏指使不了柔月,只能任性犯倔,与宫女们僵持在街边。

    “姑娘,时辰不早,该回将军府了。”柔月好声好气劝道。

    “妳们先回去。”

    哪能啊,姑娘要是蹭破一块皮,皇上定会要她们吃不完兜着走,她们可是身负任务的,得在出嫁前这个月里,劝说姑娘返宫。

    “姑娘,咱们的马车停在中间,把路给挡住了。”

    “妳们先走。”敏敏又说了一次,口气多了几分不耐。

    柔月无奈,看看其他宫女,正犹豫着是不是该退让两分,让姑娘把人买下时,一只大手横在敏敏眼前,掌心上放着两个五两的银锭子,紧接着温润的嗓音响起——

    “够吗?”

    敏敏的心狠狠一跳,她顺着大手往上看,与卓蔺风对上视线的瞬间,她再也忍不住笑开怀。

    是他,真的是他!只要有他在,再大的难题都能解决。

    她对他有着莫名的信任,看到他会莫名的狂喜,但是眼眶却会酸酸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每次看见他,都有流泪的冲动,就像狗看见肉会流口水,蚂蚁看见糖会冲向前,纯属直觉反应。

    她不理解自己的直觉,却乐意接受这份直觉带来的幸福愉悦。

    “谢谢。”敏敏理直气壮地收下他的银锭子交给小春,问:“够吗?”

    “够,谢谢姑娘、谢谢公子。”

    小春用力磕头,敏敏忍不住皱眉,急急扳住她的肩膀,不许她再磕头。

    “行了行了,我同妳说,这是蜀王,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人,以后妳跟着他,一定可以过上安稳日子。”

    很好很好的人?她怎么会知道?但不管她怎么知道的,他都欣然接受这个评语。

    “丫头是妳买的,为什么要跟着我?”卓蔺风好笑地问。

    “钱是你的。”

    “我不缺丫头,但……”他看一眼她身后使唤不动的宫女,笑道:“妳缺。”

    她失笑,对啊,她很缺,可是……她皱眉头。

    “怎么,有问题?”

    “听说当小妾是不可以带丫头进府的。”

    她毫不遮掩,因为在后宫之中什么都有可能缺,就是不缺背后话,他肯定知道自己是谁,知道自己“精彩绝伦”的故事。

    卓蔺风同意。“确实,要不让她先跟着妳,等不能跟的时候,我再帮妳收留?”

    她说得大方、他回得自然,好像堂堂大将军之女沦为小妾很正常,没什么不可以。

    他坦然的笑容里找不到鄙夷轻蔑,于是她也跟着笑了,因为他是第一个不批判她自甘下贱的人。

    敏敏还没想到要怎么回他的话,就听见卓蔺风问小春——

    “穿着一身素服进将军府不妥当,妳有其他衣裳吗?”

    四目相对间,小春低下头,道:“回大爷,小春没有。”

    得到满意的答案,他对敏敏说:“想必将军府不会有小丫头的衣服,要不要一起去逛逛,帮她置办些衣饰?”

    逛逛?天,她有多久没逛大街了?心蠢蠢欲动,可她下意识地看一眼宫女们,面有难色。

    她知道她们的工作不仅仅是服侍,也有监视,也有劝退,她们的月银并不好赚,她从没想过为难她们,但是她真的很想逛逛。

    “妳才是主子,她们不是。”卓蔺风替她的为难找到台阶下。

    对啊,她才是主子,又不是在后宫里,现在她最大,她想往东便往东、想往西便往西,身为奴婢,她们还能不遵命?就算皇上要责怪,也只能怪在她头上。

    想通了之后,敏敏微微一笑道:“妳们先回将军府,我晚些便回去。”

    柔月有满肚子的反对,可是当她看到王爷似笑非笑的表情时,时空好似瞬间凝住了。

    没有听见任何人说任何话,但她莫名其妙被说服了,莫名其妙地相信,姑娘跟王爷去走走逛逛是再正确不过的事。

    她躬身为礼,道:“奴婢先回将军府。”

    敏敏有些惊讶,柔月这会儿怎么会这么好说话?她再看向卓蔺风,是因为他在,柔月敬畏他吗?

    他没解释,笑看着宫女们上车,笑看着车马远离,才问了一次,“逛逛?”

    “我没银子。”敏敏鼓起腮帮子,憋住气,强忍害羞,谁想得到堂堂将军千金,竟会穷到这等田地?

    从小到大衣食不缺,从没弄懂银子为啥可爱,才穷过这么一回,她便清楚了解没有钱寸步难行的道理。

    他想也不想,从腰间解下荷包丢给她,她吓一跳,直觉接住。

    他看着她笑道:“现在,妳有钱了。”

    严格来说,这是他们第二次见面,他对她而言,仍属陌生,且正常女人都晓得陌生男子的银子不能花用,可是面对他,她从来没有正常过,所以她竟觉得他的荷包收得,他的钱花得,她不肯取用才是伤感情、杀风景的事儿。

    她自信自得地晃了晃荷包,笑得极为开心。“有钱了,还等什么!”

    这是敏敏第一次挑布料。

    过去宫里最好的布料,都会直接往留云宫送,连挑都不必挑,吩咐裁了做新衣便是,所以看见这么多不同布料,她好犹豫。

    一下子觉得青色好,一下子觉得橘黄也不错,孝期中穿红色是过分了些,但粉色映肉,小春穿起来肯定很漂亮。

    她拿起一匹又一匹的布,往小春身上比划。

    这是个无聊而枯燥的过程,若是几个女人吱吱喳喳讨论,或许还有几分乐趣,可小春很明显对这个活动感到无奈,而身为大男人的卓蔺风肯定更……

    哦、不对哦,他虽然没有咧嘴大笑,但眉尾略略往下滑,嘴角微微往上勾,面容再柔和不过,这可是真真切切感到兴味的表情。

    他的眼光始终落在敏敏身上,她拿起这块布、放下那块布,在简单的选择中,过瘾而开心。

    而她的开心造就他的惬意,她的快乐勾起他的笑意,她再微小的动作,都可以牵动他的情绪。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宝姑娘离宫后最新章节 | 宝姑娘离宫后全文阅读 | 宝姑娘离宫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