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鸳鸯谱 > 第二十章

鸳鸯谱 第二十章 作者 : 燕飞

    “老夫人,您不能这样!您不能这样啊……”兰心哀求着,源夫人却只别过头,不发一言。梅香见兰心被严大娘身边的婆子拉出去掌嘴,她额上开始冒出冷汗,但仍强自镇定。

    “方才娘还提到寄悠什么罪状来着?监守自盗、拿钱贴汉子是吗?”

    “是呀、是呀!库房里少了银子这件事总不是假的,若不是拿钱去贴人,哪里用得着那么多银两。”源老夫人虽然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模样,但言语气势上已经不再那么严厉。

    “所以拿钱贴汉子这事,是从梅香这儿传出来的喽?”源苍龙右手抓起画轴,不经意的在手上转玩着。

    “呃……应该不是吧……”源老夫人记不得是哪个婆子多嘴,可她确实记得不是梅香说的。

    “娘,我看您是一时气糊涂了吧。方才您没听见梅香忙着认错,说不该收下画轴,因此这件事情,她应该是第一个知情的,不是吗?”

    “呃……有道理。”是啊,她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源老夫人脸上有些难堪,见到楚寄悠跪在那儿,又开始觉得媳妇似乎有些可怜,好像是被人诬陷了……

    “这……梅香虽然知情,可是……可是却也没胡说啊,少夫人的确是一回府便去了连升客栈,也去库房取了银两给连升客栈里的男人哪!”这不是拿钱贴汉子是什么?

    “所以你承认这件事情是你散布的谣言喽?”

    “梅香没有造谣。”她硬着头皮,死也不肯承认自己有错。

    “梅香,到这个时候了你还要狡辩吗?”竹影见梅香仍执迷不悟,叹口气说:“从一开始到少夫人身边起,你就没安好心眼,不但极力拉拢哲园里头的下人,还常常故意说些刺耳的话给少夫人听,现在竟然还诬赖少夫人,真不知道你是何居心。”

    “竹影,你没事别在这儿穷搅和。我何时拉拢哲园里的人来着?”梅香倔强的抬头瞪着竹影。

    “你那天在下人房里和大家说的那些话,我全都听见了。”竹影一脸冷然。

    “你……”梅香百口莫辩,因为她知道竹影的话在源老夫人心里有一定的份量,但她仍不死心的一口咬定说:“可是我确实没有诬赖少夫人啊,少夫人的确去了连升客栈,还是哑叔赶的车,不信……不信你可以去问哑叔!”

    “好。就依你所愿,传哑叔进来。”源苍龙下令。没多久,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子走了进来,他朝源老夫人和源苍龙拱拱手。

    “哑叔,我现在有话要问你,你要如实回答,知道吗?”源苍龙拉了把椅子让哑叔坐下。哑叔点点头,喉咙里还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哑叔,你曾带少夫人到连升客栈去吗?是的话,就点个头。”

    哑叔有些怜悯的看了看跪在地上的楚寄悠,然后缓缓点了头。

    “那么,是谁吩咐你带少夫人到客栈去的呢?”源苍龙笑问。

    哑叔一听龙少爷这么问,立刻站起身来指着梅香,咿咿呀呀的努力想说些什么,可却完全说不出话来。

    “你的意思是,这个差事,是梅香差遣你去的?”严大娘连忙急问。而哑叔则用力点了好几个头,还心急的拉着梅香,要梅香一起承认,可是梅香却一脸厌恶的甩开哑叔的手。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哑叔,你先下去吧。”源苍龙对哑叔说。

    “梅香啊梅香,你好歹毒,明知这事容易让人产生误解,却偏偏派了这么个好差事给哑叔。”竹影摇头。

    “废话少说!你怎么不问问少夫人到底在客栈里干了什么好事……”

    “你的心是骯脏的,便以为人家同你一样龌龊下流吗?”竹影冷哼一声。

    “娘,竹影说得没错。若硬要说寄悠有错,只错在心思单纯,我想她拿她娘家给她的陪嫁自由运用,应该不是什么杀头的大罪吧?”

    “是没错。可是你还是得问问她是拿去给谁了呀。”源老夫人说。

    听见源老夫人这么问,源苍龙这才上前扶起楚寄悠,柔声对她说:“寄悠,娘问你话呢,还不快起来回答。”

    “娘……”跪了许久,一起身,她便感到有些昏眩,一个颠踬便往源苍龙怀里倒,源苍龙慌忙扶她坐到椅子上。

    “那些银两你拿到哪儿去了?说啊。”此时源老夫人心里已有七、八成相信楚寄悠是被诬陷的,可她若没亲耳听到银子的下落,心里仍然不踏实。

    “那些银两……寄悠拿给姊姊和姊夫当盘缠了。那幅画是姊姊亲手画的,是她托姊夫拿来向我报个平安……”楚寄悠说着说着,百感交集的呜咽了起来。她不明白为什么明明这么单纯的事,却被人传成那样难听。但她也庆幸源苍龙一直相信她,没听旁人嚼舌根,而是一心护着她。

    “好了,现在真相总算大白了,别再哭了。”源苍龙拍着楚寄悠的背安慰她。

    “是呀,娘不该听信那些谣言,误会了你。”源老夫人吶吶的说。

    “是媳妇不好,做事情欠考虑,才会让娘这么生气。”楚寄悠抽噎着答。

    “好孩子,别这么说,别这么说。”源老夫人有些惭愧的说。

    “奶娘,你看看,这件事情该怎么处置?”源苍龙转身问严大娘。

    “这……”严大娘想了想,清清喉咙说:“依照府里头的规矩,造谣生事的,应该掌嘴五十,撵出源府;可是梅香这丫头不但心思歹毒,还蓄意煽动府里头的人一起造谣,光掌嘴似乎太便宜了些……”

    “那我看就铰了她的舌头,让她无法再出言伤人吧。”源苍龙冷冷的说。

    听到源苍龙的话,梅香脸色大变!她知道自己难逃惩处,于是跪下来抱着楚寄悠的腿哀求道:“主子!主子您大人大量,原谅梅香这一回吧!侮香真的是误解您了!看在梅香服侍过您的份上,替梅香向龙少爷求个情吧!”

    “严大娘,将她拉开。”源苍龙一脸厌恶。

    “主子、主子!您救救梅香吧!主子!”梅香哀嚎着,死命抱着楚寄悠的腿不放,严大娘和一个婆子上来,硬扯开梅香的手,三人拉扯之间,梅香的衣襟里掉出了两封信。严大娘和婆子见信件掉落,一时诧异得住了手,因事出突然,梅香也忘了哭喊求饶。

    楚寄悠瞪大了眼,捡起地上的信,仔细一看,信封上写的赫然是她的名字。她诧异的转头看着源苍龙,而源苍龙脸上的神情更显森冷。他后悔将楚寄悠一人放在源府,也懊恼自己没即时看出楚寄悠身边竟埋了这么个心狠手辣、工于心计的女人。

    “好呀!连龙少爷写给少夫人的信都被你私藏了起来,亏你还有脸向少夫人求情!好个不知羞耻的女人!”严大娘一眼便看出那是源苍龙的笔迹。梅香见事情败露至此,只能低下头,不再言语。

    “这是……你写给我的?”楚寄悠颤抖着将信揽抱在怀里,像捧着珍宝一般。

    源苍龙点点头,心疼的将柔弱的她搂入怀里。他可以想象一连分别数十日,却没能接到他只字片语的她有多么心焦、多么煎熬、多么难受,也因此,他就更加内疚自己没能好好保护她。

    “拉下去!铰了她的舌头。”严大娘吩咐。

    “等等……”楚寄悠开口。

    “寄悠,你不必为她求情,这样的人罪有应得。”源苍龙以身体回护着她,不愿再让她见到梅香。

    “这样的处罚……有些太过残忍了,我看还是放了她吧。”楚寄悠哀求的看着他。

    “主子……梅香谢过主子!”梅香至此才觉得羞愧。

    “这样太便宜她了。严大娘,把她拉出去打四十大棍,撵出府吧。”源苍龙挥挥手,不容楚寄悠再和他讨价还价。

    “谢谢龙少爷!谢谢龙少爷!”梅香跪在地上磕头。只要能不受铰舌之刑,就算身上多挨几棍也没关系。

    “娘,我有两个请求。”见梅香被拖了出去,源苍龙对源老夫人说。

    “什么请求?”源老夫人皱眉。

    “第一,就是让寄悠和我有随时到别庄住的自由。”源苍龙笑笑地说:“我在城外置下的别庄风景优美,又没源府里头这么复杂的人事,对于生养孩子大有帮助,您说对吧?”

    “这……好吧。”方才见到楚寄悠的善良,使源老夫人对她另眼看待,加上儿子主动提到生养孩子的事,她也就没理由反对了。

    “第二件事,就是我希望娘答应我,从此不再提纳妾的事。”

    “这怎么行呢!这事关源家的香火啊。”源老夫人急着反对。

    “源家的香火有我和寄悠两人来努力就够了,不管娘找了什么梅兰竹菊,还是春夏秋冬,我统统都不会要的,这辈子我只想要寄悠一个人就够了。”源苍龙态度坚决的说。他觉得之前就是没有好好和娘亲讲清楚,才会平白惹出这些事端。

    “好吧……娘答应你就是。”源老夫人想到梅香和兰心的教训,只好点头。

    “那孩儿在这里就先谢过娘喽!”源苍龙笑嘻嘻的拱手。而听见源苍龙说只要她一个人,楚寄悠感动的望着他,心里仿佛有股暖流流过。

    “原来竹影是洪福带去江南的。”楚寄悠合上源苍龙写给她的信。知道他曾写信给她、向她报告竹影的事,她心里的疑团总算解开。

    “对啊。而且你猜竹影去了趟江南,最开心的人是谁?”源苍龙知道她吃飞醋,蓄意逗着她问。

    “谁?”她浑身一紧。最开心的人该不会……是他吧……

    “瞧你紧张的。”见楚寄悠紧张的神态,他爱怜地拍拍她的头。

    “知道我紧张还逗我。”她噘嘴埋怨。

    “是慕风。”他提供答案。

    “慕风?原来慕风喜欢竹影?”她瞇眼,想起他们成亲那天,曾有过一面之缘的源慕风。

    “嘿嘿,看起来是。不过竹影已经被我带回京城了,相信慕风现在一定恨得牙痒痒的。”源苍龙邪恶一笑。

    “你还在计较那天他迷昏你的事?”

    “没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想到源慕风正在和一堆工作奋战的情形,他就笑得合不拢嘴。

    “你呀,真坏。”她伸出玉指,轻戳他额头。

    “这些日子,委屈你了。”他抓住她的手,将她往怀里一带。而楚寄悠却趁势将脸埋在他怀里,闷不吭声。

    “怎么?生气了?”他扳开她的肩膀,想看她的脸,可楚寄悠却硬是不让他瞧见她的表情,而他又不敢多用蛮力,生怕弄疼了她。

    “别这样,我又不是故意的。”他柔声劝着。

    楚寄悠虽听见他的劝慰,但依然倔强的闷在他怀里,顶多发出几声模糊的咕哝,完全听不清是悲是喜。

    “乖,别哭了,以后不管到哪儿,我都带着你不就成了,别再难过了。”源苍龙向她保证。

    “真的吗?那我们打勾勾!”一听到他这么说,楚寄悠立刻元气十足的由他怀中探头。

    “原来你要我,我还以为你气哭了哩。”他作势要打她**。

    “哈!听到有人保证去哪儿都要带着我,我高兴都来不及了,怎么会哭呢。”楚寄悠作个鬼脸,调皮的跑开。几片火红的枫叶由树上飘落,金黄色的阳光将她暖暖地包围住,他有些目眩地看着她灿烂的笑容。他的山林女神呵!源苍龙在心里深深地叹息。他追上她精灵般轻盈的脚步,将她拥在怀中,一辈子都不再放开。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鸳鸯谱最新章节 | 鸳鸯谱全文阅读 | 鸳鸯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