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爱在一朝是百年 > 第十八章

爱在一朝是百年 第十八章 作者 : 紫罗兰

    这是一座非常安静清幽的尼姑庵,在心峦叠翠之中,显得非常渺小。寺院里的菩坦树,正浓密茂盛着。

    一个年轻的女尼正在跟着像是寺院住持模样的慈眉善目的老尼姑念着佛经。忽然,一个女尼迅速的跑了过来,匆忙地说:“师太,有人找你。”

    明清师太随着她一起走出了佛堂。

    不久,明清师太叫了她去,“无心,我给你见一个人,”说完,东川英治进来了。

    千代立刻回绝道:“我不见,红尘俗事,师父我一概不理。”

    东川英治来到她的眼前,感叹的:“楚儿,你像我女儿一样,我是你师父,一生为师,终生为父。你不记得以前的事了,我可以帮你啊!”

    蓦然,千代怔了怔,她摇了摇头:“太迟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但在她闪神之间,她的穴道被人封住了。

    “我知道这样你会拒绝恢复记忆,只好出此下策,只有恢复了过去的你,才会有勇气接受实,”东川英治苦口婆心地说。

    东川英治坐在千代对面,用西洋的催眠法开始唤醒她沉睡的记忆。

    一段段的回忆像潮水一般地涌入千代的脑海,泪水骤然顺着脸颊上滑落下来。

    她知道了父母对她的宠爱,忆起了东川英治偷偷教她易容的那段往事,春风楼、思过堂,断情崖等等关于冷寒尘和她相知、相识、相爱的一切。

    “好了,楚儿,你记得一切了吧。”

    楚儿泪眼模糊的说:“这是我前世未还的债,师父,你回去吧!别再来找我,让我好好修行,早成正果。你把明一放到樱子身边,他还是你的外孙呢?”

    “我早知道了,好吧,既然你心意已决,师父只有回去了,你好好保重吧?”

    “待到来生再续缘,”楚儿的话又响在冷寒尘的耳边。

    他的心碎了,他失魂落魄的牵着马,迎着冷风,离开了台州。不知不觉中,他竟然到了杭州,到了卓府前。他想也没想,扣门进去了。

    当他一身疲惫和落寞不堪的身影,出现在大厅的灯光下,大家就匆忙的包围了过来,齐声地问:“怎么了?发生什么事?”

    冷寒尘竟然跌躺在地上,人事不省。

    这把所有人都吓住了。

    经过易凡的诊断,他只是劳累过度,并不严重,但他却一直昏迷不醒。

    每天,冷寒尘嘴里只是不断的念着:“楚儿,你不要走,不要扔下我……”

    卓振霆看见儿子日渐憔悴的脸庞,愈觉得自己对他的愧疚,而一些自责和后悔也脱口而出了。

    “对不起!孩子,如果你能醒来,爹一定把那个秘密说出来,告诉你事实的真像。唉,这是天意啊!”

    “寒尘,这是一件在我心中隐藏了近二十年的秘密,我曾对你娘说过,这辈子我不会说出来,可眼下不说不行了。”

    他用沉重的语气把事情始末娓娓道来,冷寒尘眉头越听越皱。

    原来他娘武原雪竟是武原惠的亲姐姐,而武原惠固执己见,听信谗言,偏说自己的丈夫和姐姐有染,怀疑冷寒尘是东川英治的孩子,一怒之下,东川英治把武原雪带到中原,仍然把她送到因误会而分的恋人卓振霆身边。

    可一切并没结束,十年之中,她派了大量的杀手来杀武原雪母子。为了保住孩子,武原雪自杀了,而卓振霆担心扶桑人不会罢休,也把冷寒尘赶走了。

    冷寒尘终于知道武原惠为什么对他和楚儿实行报复了,原来是因为那樱花手镯,让她误会楚儿是他娘的女儿,这一切都是天意啊!

    三天后,冷寒尘已好了大半,但是中午饭后,他觉得整个人不知怎么变得昏昏沉沉,隐约觉得要有事情发生。整个身子就像软绵绵的一团棉花,根本使不出力量,也无法下床走动。

    他只好闭上眼睛,小睡一会儿。

    “寒哥哥,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楚儿看见冷寒尘真的像羽君形容的一样,她肝肠寸断,抚着他苍白、瘦削的脸庞,痛哭失声。

    丁羽君为了加强效果,依旧神色凝重的对楚儿说:“大哥的病,找不出病因,再加上前些天受的伤,即使公公是医圣民无能为力。”

    这席话,把楚儿的心都震碎了。

    她哀痛的望着沉睡不醒的冷寒尘,泪扑簌扑簌直落而下,眼中尽是茫然、无助和深深的绝望。

    “这怎么办?”她心如针锥的说,“怎么办?”

    “我看少主会不会碰上煞气了,只要给他办一办喜事,这叫冲喜,把病魔给冲掉的。”身旁的一个老女仆按照羽君吩咐装模作样建议道。

    “怎么冲法?”楚儿立刻急切的问道。

    “就是让一个女人嫁给他,把他的病冲掉,这比药还灵,我一位远房表亲就是这样好的!”

    楚儿不疑有它,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现在我到哪找啊,又有谁家的姑娘愿意啊?”

    “你就可以啊!只要沾沾喜气,说不定真管用!”羽君借机催促。

    “可我已是佛门中人”

    “你可以还俗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楚儿一想,罢了,为了救寒哥哥,即使要她的性命去换,她也肯。于是一咬牙,点了点头,答应了。

    后来她依照羽君的话,脱掉道袍,离开清月庵,回到苏州的家中,一心一意等着嫁过来。

    苏州好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肖家、丁家、花家居然同一天办喜事,而七年前,肖楚儿、丁羽君已嫁过一次了,就连花家的花亭嫣听说也已嫁出去了。可今天三人竟然又要选择同一天出阁,这样的奇闻,使整个苏州城这三家的门口人山人海,挤得滴水不漏。

    所有楚儿认识的人都被请来,可她仍然为冷寒尘担心,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亭嫣一大早就偷溜过来看她,当她看见楚儿愁云密布的脸,心里笑翻了天,真的想看看洞房花烛时,她发现众人摆她一道时,她会是什么模样。

    但她仍是装装样子,安慰了她一下。

    终于,在数十盏喜灯队的带领下,冷寒尘、卓易凡和淳于风三个人各领着一顶红花轿和迎亲队伍的锣鼓队、聘礼队,到了苏州,各自带走了今生的新娘。

    楚儿心事沉重的拜了天地,忙完一连串冗长的仪式,终于送入洞房了。

    “少爷,快掀开新娘的红头盖,夜已深了,也好喝交杯酒,早早入洞房啊!”说话的是卓家的丫环。

    “好的,你先下去吧!”冷寒尘低声吩咐道。

    那个丫环刚下去,他用棒挑开了头盖,冷寒尘见到了朝思暮想的楚儿。

    两个人沉默了好一会儿,楚儿一跃而起,指责道:“你骗我,你根本没病得那么严重!”

    “我没骗你,是她们合谋骗你的!”他申辨道。

    “可是我很担心,你知道吗?”说着,她的眼眶竟涌出了行热泪。

    “楚儿,不要这样!”冷寒尘惊慌失措的把她搂住。

    “你去死吧!”楚儿使劲一推,竟把冷寒尘推倒在地,还双手叉腰,幸灾乐祸地说:“活该!”

    冷寒尘笑了笑,若无其事的站了起来,突然旋身到楚儿的后面,封住了她的穴道。

    “冷寒尘,你这个骗子,快解开我的穴道,”楚儿大叫大嚷。

    蓦然,冷寒尘的脸色极为古怪,他出手极快,打开了房门,竟然倒了一地人。花亭嫣夫妇、丁羽君夫妇,肖无极夫妇,还有明一,小孟真,一大干仆人。

    花亭嫣极其尴尬的站起来扑扑身上的土,厚眷脸皮说:“我很担心,怕你欺负我们楚儿,也怕楚儿欺负你,所以我们就站在门外了。”

    “你们给我记住,再站在门外,后果自负,”楚儿虽穴道被封,但嘴还管用,出言威胁道。众人看到她的怒意,真的吓跑了,而被这一搅和,冷寒尘也乐得轻松,不再要担心娇妻的怨气了。

    “楚儿,我会好好待你一生一世!”他神色庄重的承诺。

    “我相信!不过你要做一生一世的豆沙糕给我吃!”

    不过,最后的一句话给她的丈夫吞到肚子里去了,他温柔的吻住了她的唇……

    窗外,一片月色正投注过来,悄悄的它好像笑了,它在祝福这对历经磨难的夫妻,有情人终成眷属,终于可以永永远远的相守一世……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爱在一朝是百年最新章节 | 爱在一朝是百年全文阅读 | 爱在一朝是百年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