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邪传阎罗王 > 尾声

邪传阎罗王 尾声 作者 : 章庭

    这种突发其来的联想让她脸色一白,全身簌簌地发起抖来。

    会是那样吗?佩佩好不容易挣脱阎仕的手掌……也是因为他再次没力了,才会那么顺利。

    “阎仕,你还好吧?”佩佩抱住他像上墙般倒向她的颐长身躯,决定不管她的臆测正不正确,都不想冒险了!“够了,停下来,不必医我的脚了。”她那双腿和他此刻宛如死去的脸色一比较起来,就显得微不足道了!

    “不行,你的脚……”棕眼里透出不寻常的坚持光彩。“只要再几分钟,我有把握……你的脊椎神经应该就可以修复了……再几分钟……”

    “不要了!”佩佩尖声反驳。“不要了!不能走就不能走,你快走开!”他才恢复一点点力气就又故计重施,一手想捂住她的小嘴以防她叫人,一手再度按在她的腿上,但是这一回,佩佩机警地偏头一闪,努力地要扳开他的手。

    “佩佩……乖一点……”阎仕有些生气了,难道她还不明白,他已经没多少体力可以浪费了吗?“你到底……想不想医好你的脚?”

    “不等你医好我的脚,你看起来就像快要累毙了!”佩佩也生气了,她是在关心他,难道他不知道吗?

    阎仕沉默了一下下,佩佩倏然领悟到。“天!阎仕,你没告诉过我,如果要医好我的脚,你的‘力量’……”别告诉她这是真的!

    “……这的确和止血不太一样,要修复神经本来就要多花点‘力量’,不过绝对医得好。”阎仕沉默了一会儿,决定避重就轻的陈述事实,说话的同时,手掌再度按上她的腿。

    “我不是在问这个!”佩佩惊悚地发现他现在灌入自己体内的“力量”断断续续的,她的直觉果然没错!“别再做下去了,再下去你会……”死!她呼吸一窒,不敢说出口。

    阎仕露出淡淡的笑,像是在安抚她,也像是一点都不在意。“那不重要,医好你的脚比较重要。”

    佩佩却一点都没被安抚到,整个人快昏倒了。“这么说是真的……够了,快停下来!爸!谁……快来人呀!”原本注入她体内的“力量”倏然中断,阎仕整个人瘫倒滑下床,“咚”地一声倒在地板上。

    佩佩拚命地喊叫苦,一会儿才发现卧室的门关得密密实实的,声音一点都传不出去。

    必须先打开门再说。她用双臂奋力支撑整副身躯,一点一点挪移到另一边,想尽办法下床好去求救,心慌意乱之余,一点都没察觉到原本该是神经坏死的双腿,肌肉正开始微徽抽搐着。

    “快来人……快来人啊!”

    “我说阎罗,你是想救人还是被人救?”正在为他做最后一项健康检查的白梵天,脸臭得可以。“见鬼了,亏我上回还夸奖你是最会保养身体的一个,结果咧?你是嫌日子过得太无聊,不把自己弄得惨兮兮就不甘心是吧?你这个圈圈叉叉点星星……”咒骂的字眼全数出笼,俊容一扫平时的风趣,严肃到有点狰狞的地步。

    “辛苦了。”阎仕对同伴的指责全盘接收。

    “哦,你也知道辛苦?让我告诉你,我哪里辛苦了……突然接到一通紧急来电,说什么你快挂点了,就要我马上赶过来妙手回春!什么心理准备都没有,就要眼睁睁看你只剩一口气躺在床上喘着,一点一滴丧失生命力!吓都吓死了,还得安抚你那个哭得唏哩哗啦,威胁如果医不好你就要砍了我的佩佩小妹妹!

    “知道你的‘能力’只能医治他人,却完全无法医治自己,决定死马当活马医,把准备拿来研发的‘能力’抗体血清给你注射……最后,这段日子我还拚命向上帝、阿拉外加佛祖祈祷,千万别这样就把你给玩死!”脸不红、气不喘,一气呵成的完成以上的长篇大论,显然白梵天真的是对阎仕不满到极点了。

    “辛苦……”嗯,算了,看看那张俊容暴怒的摸样,阎仕决定还是乖乖闭嘴来得好。

    白梵天说完了,才发现自己干了什么好事,他居然对着素来敬重的阎仕发脾气?

    脸色变了又变。“呃,这个……老大,我不是故意要骂你的,只是你差点就挂了……”情不自禁咩!

    “我知道。”阎仕温和的笑笑,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所以说你辛苦了。”

    “算了。”白梵天骂得也没力了,只因为他明白,按照阎仕对佩佩的爱,几乎耗尽一身的“力量”又算得了什么?只是……“你以后要有心理准备,你的‘力量’虽然还没用完,副作用还没产生,还不至于‘发病’,可是再有下一回,就是真的等着买棺材收尸哦!”

    “你不会有机会替他收尸的。”门口传来声音,拄着拐杖,佩佩慢慢踱了进来。“因为我会牢牢看好他,强迫他跟我好好过日子、生小孩,活到一百岁!”

    阎仕还有丝憔悴的脸庞微征含笑,看着佩佩那双再度扬起的?发亮的、骄傲的黑眼睛……啊!她那被找回来的生命力!就算要他再死一回来换取她一双行动自如的腿,他也愿意。

    “说到就要做到喔!”白梵天对佩佩说:“以后我还是会为阎仕做健康检查的,如果被我发现他哪里又不对劲了,我就唯你是问。”别忘了,我先前可是很慎重的把阎仕“交”给了你哦!碧眼闪动着。

    我知道!佩佩回以承诺的眼神,坚定的。我会做到我的诺言!

    “好了,我肚子饿了,厨房那里有没有什么可吃的?”白梵天相信了她的承诺,伸个懒腰就要走出房间。

    “吉丝婶婶烤了墨西哥派。”佩佩笑道。

    “太棒了!”

    白梵天离开了,房间里只剩他们两人。

    阎仕看着佩佩不太熟练的拄着拐杖一步一步走了过来,那模样勾出他心中一阵疼,不假思索把被子一掀,就要下床去扶她,但是佩佩已经早一步来到床边,一屁|股坐了下来。

    “你(你)小心点!”

    两人异口同声,一怔,嘴角各自挂上有趣的弧度,又说:“别再受伤了,不然我(我)会心疼的!”

    再来……“我(我)会注意的!”果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

    “佩佩……”阎仕对她张开双臂,将她挪过来的娇躯一揽,让她爱娇的在他胸口磨蹭起来。

    “阎仕……”佩佩嗅着他干净好闻的男性麝香,是有生命力的……她忍不住换个姿势,好用双臂勾住他的腰际。

    这种失而复得的感受,不是当事人是不会懂得的!两人心中都有这种领悟,也因为如此,他们更加珍惜彼此,即使只是紧密的抱在─起,便已觉得足够。

    套一句话来说:此刻无声胜有声!

    噢,不对,她还有话要说。“阎仕,你当时为何不肯住手呢?你难道没想过如果你‘能力’耗尽而死去,我的双腿即使复元又有什么意义?”

    “佩佩,那你先前为什么又三番两次要搞自杀呢?难道你没想过我和义父会有多伤心?”阎仕不疾不徐反诘。

    啊啦啦……这问话让她蓦然发现,到头来祸源居然还是自己,她好像没什么资格骂人。小嘴乖乖地闭上,骄傲的黑眼睛亮起无辜的星星光芒。

    这孩子……阎仕感慨的摇头,不是早就知道他和义父联手把她给宠坏了吗?

    现在她耍赖皮又能怪谁呢?还不就是自己!

    “佩佩……”算了,来日方长,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答应我,以后绝对不可以再有什么蠢念头,就算有,也一定要让我知道,好吗?”

    阎仕将她的小手包在自己的掌心中,亲吻着她那一点点露出的指尖,口气有点无奈,却也让她轻轻地哽咽、心悸。

    “至少,也要让我有搭救你的准备……”

    “开什么玩笑,我才不会答应你这种事!”佩佩打断他的“威胁”,心慌慌的保证道:“我是说……我绝不会再有什么蠢念头了啦!好啦,就这样说定,我会乖乖地陪在你身旁,你也不可以再动用你的‘力量’,让我们一起幸福美满的过日子!”

    她露出从小到大被宠惯了的娇气,还带点孩子气,伸出手指头。

    “来,打勾勾,我来管你好好活到一百二十岁,你来管我和你一起幸福美满的过日子!”

    “好……”

    两人笑着打勾勾。

    站在门外从门缝里偷看的亚歌加,打消了叫小俩口吃点心的念头,放轻了脚步,迳自悄悄走开。

    拾阶走下楼来到客厅,亚歌加看向壁炉上方的油画,在老泪纵横的视线里,彷佛看见那画布上的少妇,脸孔上的笑容加深了,一双黑色的柔美眼睛里,和他一样泛出泪光……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邪传阎罗王最新章节 | 邪传阎罗王全文阅读 | 邪传阎罗王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