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冷情银狼 > 第十二章

冷情银狼 第十二章 作者 : 丘琳

    【第八章】

    谷恋霞一直以为自己不会那么快就见到父亲,但显然地,命运自然有它不同的安排。

    她是答应过银狼要在他住的地方等他,但是,当克里凡上校找到她时,她就决定要来这里做个结束,等到所有的事情结束后,她会回到他的身边等着他。

    克里凡一开始就将找谷恋霞的下落锁定在银狼的身上,除了他之外,根本就没有人能做到让人质平空消失,因为银狼所执行的任务绝不会有任何一丝瑕疵,更何况是一个人质。

    所以他早就把目标锁定在银狼的身上,之后的一切就只能静待良机。

    因为他明白,沾惹到银狼这件事可是一件不得了的大事。

    他不知道银狼要谷恋霞做什么,却明白自己从他的手上带走人是一件多么严重的事。

    但他身为美国政府所委以重任的特殊任务高级军官,有他必须做的事,不能因为贪生怕死而不去做。

    幸运的是,他能顺利带走谷恋霞,而她也愿意和他走,虽然这件事让他的心底浮现一丝的不安,但现在他可管不了那么多了。

    眼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是高层最注重的,当务之急要先把这件事解决才是正途。

    “谷博士,我们把你女儿带来了,你也亲眼见到她安然无恙了,现在你可以好好的把生物武器与生化元素的最后阶段给完成了吧?”克里凡忍不住开口催促着他。

    谷正川却十分高傲的睨了克里凡一眼,随即以命令的语气道:“去!去!我现在想先和我的女儿好好的享受一下天伦之乐,那两样东西我会交出来的,你可以滚出去了!”他不耐的朝他挥了挥手,好像在赶着讨人厌的苍蝇一般。

    克里凡本来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在看到谷恋霞时,闪过一抹迟疑之色,然后闭上嘴巴,静静的走出去,将空间留给他们。

    谷正川看到克里凡出去后,脸上那抹厌恶的表情在看向谷恋霞时,马上转为一抹可疑的亲切微笑。

    “我的乖女儿,你把我要的程序带来了没?”

    谷恋霞用着极其冰冷又疏离的表情看着父亲谷正川,眼神里的鄙夷让他的微笑凝结在脸上。

    她早该知道这个男人的,不论时间与空间的距离,都不能改变这男人骨子里的冰血与冷情。

    她不是早该看透、早该死心的?

    为何她的心竟然还会有刺痛的感觉呢?

    “我只是来看看我的父亲还在不在人世。”她的语气变得更加的冰冷与绝望,“但显然地,他在十年前就已经死了,我不知道我到底来这里做什么?”

    她的话让谷正川的表情变得狰狞,“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我要你把东西给我交出来,你是聋了不成?”

    她的眼神里有着坚决与不屑,“我只是来看看‘我的父亲’到底是不是还活着,既然他都死了,也没什么好说的。”她神情冷淡的说完后,连看都不愿看他一眼,随即转身慢慢的想要走出去。

    突然,她的手臂被一股残暴的力量用力的往后拉扯。当她感到一阵剧痛时,身子已经被人用力的拉倒在地,她心底的惊吓并没有表现在外,只是用着一双冷然的眼光死命的瞪着眼前之人。

    “该死的,我要的东西呢?我命令你最好现在就给我乖乖的交出来。”谷正川边恶狠狠的说着,边将自己那张丑恶的脸贴近女儿的脸庞。

    谷正川那令人厌恶的气息近得吹拂在她的脸颊上,让她嫌恶的偏过脸,眼神却依然倔强的死瞪着他。

    “你那是什么眼神啊?搞清楚,不论是在这里或是台湾,全都是由我来发号施令,你只有乖乖听话的份,否则老子就让你好看!”

    他威胁的话回荡在她的耳边,却反而激起她体内反抗、叛逆的因子,用着那倔强不服胔的目光死瞪着他。

    “让我好看?凭你?啐!”她不屑的在他的脸上啐了一口,然后用着恨恨的语气道:“你早在八百年前就没资格管我了,更何况是现在,要不是为了妈妈,你以为我会愿意来这里见你这个人渣吗?”

    “你说什么”他忍不住红了眼睛、暴怒的嘶吼着。简直不敢相信当年那个畏缩、胆小的女孩会变成今天这个大胆反抗他的女人。

    这简直是严重的威胁到他大男人的尊严,也是他万万不能忍受的,恼羞成怒的他动手用力的掴了她一巴掌,致使她的脸颊偏向另一边,“你这混蛋,把东西给我交出来。”

    谷正川开始动手想要扯谷恋霞身上的衣物,突地,一道银色闪光像雷电般劈至他们之间。

    谷正川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好像触电般的僵立在原处,完全不能动弹,接着身子就被人用力的往后推了一把,同时脸颊上被打了一巴掌,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五指红印。

    这一巴掌他挨得脸颊又红又肿又痛,让他愕然又无法反应的坐在地上,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接着,他圆瞪着双眼,看着一身闪亮银色打扮的奇异男子正呵护怜爱的扶起坐在地上的谷恋霞,那眼神里有着不容他错看的柔情。

    “恋恋,你没事吧?”银狼心疼的抚着她被打得红肿的脸颊。

    在谷正川还来不及适应银狼突然的出现,银狼即转头以着令谷正川胆寒的诡谲银色眸子阴森森的死盯着他看。

    那凌厉的眼神似乎能将他碎尸万段般,那寒意打从心底冷到外头,令谷正川不由自主的牙齿轻颤,并以着从没有过的结巴语气问道:

    “你……你是谁?”

    银狼只是表情冰冷的盯着谷正川看,让他吓出一身冷汗后,才以着极鄙夷的语气冰冷的吐出话,似乎连和他多说话都显得不屑,“你不配知道!而且我警告你,你最好连她的一根寒毛都别给我碰到,要不然,我会让你连想死都求不得!”他阴狠的撂下狠话。

    谷恋霞简直惊愕到了极点,没想到银狼竟然会出现在她的面前。她知道自己没有听他的话,乖乖的待在他家等着他,这令她忐忑不安;但她却更开心他能出现在她的面前,这种想要有人保护、疼宠的强烈感受,是她以前从没有过的经历。

    自从遇上他之后,她突然觉得自己累了,而且也想要拥有这种温暖的疼宠。

    “银狼,你……”

    “这个帐等我们回去以后再算,现在,我们先离开这里。”

    这一次,她并没有反对,因为现在的她身心俱疲,已经没有多余的力量可以去和他争辩些什么。

    虽然她很想告诉他,她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女人,自有其主张和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明显地,以目前的情况来看,她还是先闭上嘴巴吧!

    银狼满意的点点头,看出她眼底的抗拒不满,却识相的不说出口,因为他现在只想要先好好的对付这个挡在他们眼前的可恨男人。

    “让开!”银狼对着谷正川说道。

    谷正川实在也很想移动自己发抖的双腿,但是,他想起这些年来用心计较、精心谋略,才能达到现在这个局面,这一切可不能因为现在的怯懦而让它化为无形。

    “我会走开,不过,这个小贱人最好先把我的东西给交出来!”谷正川依然不知悔改而理直气壮的要求着。

    在谷恋霞欲开口之前,银狼却先她一步问道:“你的东西?”那语气里有着轻蔑,“是吗?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

    银狼的表情与语气令谷正川忍不住倒退一步,依然想要力持镇定,却不十分成功,“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他想要理直气壮又大声的反驳银狼,但在他凌厉的眼神之下却显得有气无力。

    “你心底很清楚我在说什么的,不是吗?”他那双洞悉人心的银眸似乎望进了谷正川那颗丑陋的心灵深处,“想要拥有根本就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你想,你能办到吗?”

    “你……”他脸色骤然大变,然后用着极憎恨的眼光瞪着女儿,“是你,对不对?是你把事情告诉他的,对不对?”

    谷恋霞只是摇摇头,她早该知道的,什么事情都瞒不了银狼。

    “她什么都没告诉我。”银狼对他不屑的撇了撇嘴角,“只是,你自以为聪明,认为自己做的事都不会有人知道,但你不过只是顶着一个虚名度日罢了,实际上的你,根本就什么都不是!”他毫不留情的指出事实。

    “你胡说!”他涨红着脸极力否认,似乎这样就能将银狼的话全都否决掉。

    银狼根本就不在乎他的反应,只是继续以着冷冷的语气道:“这十年来,你所做的每一项研究与成品全都是恋恋所做出来的。”

    银狼刻意拥了谷恋霞一下,不去管谷家父女同时讶然的表情。

    “二十岁时恋恋就已经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奇才,她平日都是看着你放在书房里的书,而且还对这类实验与程序有兴趣,尤其是有关于高等级的生化类别,全都是如此。像现在这个以你为名的最先进生物武器也是恋恋所设计、研发的;像生化元素也是,它是个很重要的程序,尤其是最后一道更是要花费心神与时间,你为了怕寄丢,硬是要恋恋亲自送来给你,这也是她会在这里的原因。”

    谷正川的脸忍不住抽搐,“你……你到底还知道些什么?”这个神秘男子太可怕了,只是这样和他共处一室,他就能深刻的感受到他身上所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与浑然天成的威严风范,好像和他在一起,自己就是必须矮他一截似的。

    银狼那双银色的眸子不客气的凌迟着他,“生化元素是一种可以致命的毒药,也可以是一种救人性命的解药,端看使用者怎么去使用,恋恋原先的用意只是为了要救那些被生化所毒害的人们,给予他们生机,并不是要用它去害人,但是你想这么做,对不对?”

    他突然迫近他,连他是如何移动的,谷正川看都没看到,而且自己的眼睛连眨都没有眨,他竟然就这样迫近了他,简直令人骇然。“你……”

    “我还可以告诉你,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要利用这个机会好好的大捞一笔,把这个生化元素交给美国政府,却不告诉他们,将程序给倒写过来,便是它的解药,这就是你的目的吧?”

    “你……”

    谷正川才一开口,手随即握住藏在衣服内袋里的手枪,但在他的手还未伸出时,却被银狼的手给制住,手枪放在他的衣服内根本就拔不出来,而且银狼的动作也让他冒出冷汗与出现惊慌的神色。

    因为枪管正抵着谷正川的心脏部位,只要轻轻的一按,他就得和世界说再见。

    “如何?想要尝尝这死亡的滋味吗?”银狼邪佞的说。

    “女……女儿啊,难道你真的要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死在这个男人的手里吗?”他求救的目光看向谷恋霞。

    谷恋霞的反应却是出乎人意料之外,“没错!我很期待这一天呢!”

    “你……”

    他才说出第一个字,就被银狠给厌恶的推开。银狼拉着谷恋霞离开,来到门口时,他对着外面说道:“克里凡上校,这样的证据足够让你们捉人了吗?”

    克里凡马上冷着一张脸对着他后面的士兵命令:“把谷正川捉起来!”

    其实他们早就怀疑谷正川的身份、资历和本领了,要不是这一次银狼的刻意配合,他们也不可能把这件事查得水落石出。

    突地,谷正川大喊一声:“我要让你们统统死!”他掏出手枪,用力的扣着扳机,却发现没有射出任何一颗子弹。

    银狼以着极其诡异的冷笑瞅着他看,伸出手掌,慢慢的张开,让子弹一颗颗的掉落在地上。

    接着,谷正川随即被扣押了起来。

    克里凡遗憾的看着眼前这位神秘又颇具王者风范的男子,没错!他私心里一直很敬佩这种充满力量的男人,但实际上,他却必须服从上级的命令。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银狼冷冷的看着将他和谷恋霞围在圈圈里的一群突击部队。

    他看得出来,这些全都是训练有素的精良部队,每个成员都是最优秀的,也是用来对付最难对付层级的恐怖份子,没想到,今天却是来对付他。

    克里凡力持镇定,“银狼,其实我们也不想这么做,但是,我们希望你能把谷小姐留下来,她对我们而言很重要。”

    “是吗?”银狼以着怀疑、危险的目光盯着他看,“若真是如此,你们摆这个阵仗是用来对付我的吗?”

    “不,当然不是,这只是以防万一,我们为的是要保护两位的安全。”

    “太天真!”银狼的话才一落下,他的身形宛如闪电般的疾行,将谷恋霞留在圈内的时间不过短短数秒,他的攻击已将所有围绕着他们的成员全都撂倒。

    当克里凡回过神来时,银狼早已带着谷恋霞来到研究室的大门口。

    而银狼所警告的话语则在他的耳边回响--

    “等着收我将回报给你们对我今天的‘招待’!”

    这话冷飕飕的刮过他的耳边,窜入他的耳里,令他忍不住颤然的发着抖,看到他刚才那极其诡异的身手,他突然后悔自己刚才愚蠢的想要对抗他的行径,那无疑是自找死路。

    看来,他应该申请提早退休了。

    谷恋霞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她小心翼翼的紧盯着银狼脸上的每个细微表情,似乎想要揣测他现在心里的想法与接下来的举动。

    银狼只是高傲的睨了一眼她忐忑不安的脸庞,在心里满意的想着,至少她挺有自知之明的,知道现在的他心情不是很好。

    站在郊外荒凉的路旁,他向四周迅速的扫视一遍后,慢慢的蹲下身子,依然带着一副冷酷的表情,并以着冰冷的声音道:“上来!”

    “什么?”她一时怔愣住,看着他背转过去蹲下身子,那头银色的长发还随风轻轻的飘扬着,令她忍不住伸出手去拂它。

    “我背你。”

    “你……你要背我?”他忍不住瞪大惊讶的双眼,愣愣的重复他的话。

    银狼的眼神闪过一抹笑意,脸上的表情依然淡漠,语气却佯装不耐,“啰唆!到底要不要上来?”

    谷恋霞突然领悟,她的脸上漾开幸福的笑容,一个倾身向前,她用力的跳上他的背,将双手紧紧的缠绕在他的脖子上,“当然要!”

    当她伏在他的背上时,银狼马上优雅流畅地起身,慢慢的向前走。

    她从没想到他会对自己主动的做出这种事,令她的心里感到暖烘烘的,嘴角忍不住扬起幸福的笑意,将脸颊轻搁在他的肩膀上,闭上眼睛享受着从心底漾开的满意与幸福。

    瞬间,她感到秀发在凉风之中轻扬,脸颊也感受到微风的吹拂,风声在她的耳边呼啸而过,自己磨蹭着的厚实肩膀变成了柔软的毛发。

    下意识地,她猝然睁开眼睛,发现四周的景物以极快的速度在向后飞逝,她抬起头来,发现自己竟然骑在他的身上……

    他极优雅又敏捷的奔跑着,犹如一道银色的闪电,迅速的掠过。

    双手紧抓住他,她忍不住将身子轻伏在他的身上,“你要带我去哪里?”

    回家!

    “回家?”她从没想过这个答案,她一直以为,他应该还有血海深仇未报,一直在等待机会要亲自手刃仇人呢!

    是的,回家。我在外飘泊、流浪多年,在我找到你之后,我决定要回家了。

    你……你愿意陪我一起回去吗?

    “但……你的仇不报了吗?”

    我的仇也算报了,那个魔鬼被我逼到走投无路又接近疯癫的边缘,不必有我,他自会受到应有的报应。

    感到她身子的颤动,他紧接着说明。

    当我感应到你所处的环境时,在当时,我有两个选择,一是结束那个我布局多年、也要手刃的魔鬼,另一个就是赶去找你。原本我的心里充满了嗜血的仇恨、脑海里只想着我那些被他血洗而亡的家族亲人,眼里只有满满要解决他性命的冲动,就在那时候,我的脑海与心里竟然窜出你被你父亲打了一巴掌的画面……

    接着,我的身子本能的就做出了反应,随即转换空间,出现在你的面前护卫着你,这已经变成了一种自然反应,你在我心底的份量已经超出这世上所有的一切,就连我计划了多年的血海深仇都比不上你。

    我一开始原本想要在解决他之后,用我自身的力量和命运对抗,为的就是要解除我们彼此相属的事实。但是,发生了这件事后,我才深刻的领悟到,就算要我死,我都不愿意这么做。今天若是命运不让我们相属,但我们如此的相爱,我反而要用我自身的所有力量和命运对抗,也要拥有你、得到你。

    因为只有你的爱,才是我心所属的地方。

    “银狼……”她简直感动得说不出话来,她从没想到,他竟然会对她说出如此美丽动人的言词,她心底的爱意热血沸腾,反而无法如他这样将所有的心意全都说出。

    她只是一直重复又激动的道:“我爱你……我爱你……此生不悔……”

    那你愿意陪我回去吗?

    “嗯。”她用力的点点头。

    银狼终于露出生平第一个幸福开心的笑容,并且带着谷恋霞回到他多年未曾回去的埃斯米色岛。

    他要让她知道他们狼群是多么优秀又高贵的族群,也要让她明白,他们是多么忠实的深爱着自己的终生伴侣。

    到最后,他会陪着她在人类的世界里生活下去,与她相爱相守一辈子,并与她共同延续他们狼族的血脉,永远的生存下去。

    这全都是因为在他们之间流动的是爱、是两人之间的真爱。

    只见一匹高贵、美丽的银色大狼载着他心爱的伴侣,往前奔驰到遥远的天际,去追求属于他们的未来。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冷情银狼最新章节 | 冷情银狼全文阅读 | 冷情银狼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