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蝶恋花 > 第十八章

蝶恋花 第十八章 作者 : 郑淑瑾

    【第十章】

    天已经转冷,今年的冬天似乎来得特别早,早上,天开始飘起大片大片的雪花,是初雪,它是如此的美丽。

    李蒹怔怔然坐在窗边往外看,伸出手接到一片晶莹的雪花,又马上融化.她的爱也会如此吗?

    “小姐,御花园的梅花开了,不如我们去赏梅吧。”

    “我不想去。”

    李蒹兴趣快快,无精打采地回答。

    “就当是散散心吧。”

    “我看,是你想出去看看吧。”

    “小姐,就算是为我,你不是也最喜欢雪的吗?”

    “好吧。”

    秋叶为她穿上白色的貂裘,再戴上纯白的风雪帽,披上金绣披风,才与完儿一起出去,十二名侍女跟着她们。

    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向前行去。在湖边,她们停了下来,对面也有几个人走了过来,越走越近,为首着红色披风的女子,正是丽莎。

    “哟,这不是我们的皇后吗?”

    丽莎掩嘴轻笑,这么一个青涩丫头,一定比不上她对皇上的吸引力大。

    “放肆,见了皇后还不行礼。”

    秋叶出声喝道。

    “丽莎参见皇后。”

    丽莎这才行礼,眼中却是浓浓的看不起。

    “起来吧。”

    蒹儿不想看见她那张得意的脸,便对秋叶说。

    “我们走吧。”

    丽莎不动声色地站到一边,却在两人交错而过时,佯作不小心地把李蒹撞了个踉跄,差点摔了一跤。

    “你太过分了。”

    秋叶向丽莎伸出手,想把她推开,手还没碰到她,丽莎已急急后退,下雪路滑,她一不小心就落进湖中,拼命扑腾着手脚。

    “救命,救命。”

    李蒹也被这突发状况惊住了,才想派人把她救上来,几个人影已出现在她们面前,龙漠把全身湿淋淋的丽莎拉上湖岸,她马上可怜兮兮地倚在龙漠怀里。

    “皇上,她们要杀我,皇上救命。”

    龙漠的脸冷若冰霜,任着丽莎在他怀中哭泣。

    “皇上,皇后要杀我。”

    “蒹儿你……”

    “你以为我派人把她推下去。”

    蒹儿不敢置信地问,脸上的血色尽数褪去,心寒啊。

    “这是我亲眼所见,还会有假吗,来人,把秋叶押下去。”

    “我没有呀。”

    不容秋叶分辨,两名传卫把她拖下去,蒹儿眼冒怒火。

    “不,你不能这么做。”

    看着蒹儿苍白的脸,龙漠不由一阵心疼,但这么多的人看着,他的面子往哪放。

    “你敢不服从我的话。”

    “但你不能不分青红皂白地把秋叶关起来。”

    “你说我做错了。”

    “不错。为了这个女人,你居然这样做,太伤我的心了。”

    “你。”

    “皇上,我——”

    丽莎突然晕倒,龙漠面色一沉:“回房里等我。”

    夫妻间的事还是在房里解决较好,龙漠二话不说他抱着丽莎回去。

    “龙漠,你给我站住。”

    “遗北,送皇后回寝宫。”

    龙漠头也不回地命令。

    安顿好丽莎后,龙漠才查问侍女事情的经过,知道秋叶没错,才下令放了她。只是,这已是第二天的事了。

    “秋叶,对不起。”

    李蒹愧疚地看着躺在床上的秋叶,在阴湿的牢房中冻了一夜,让她发起了高烧。

    “我没事,小姐,你不用担心。”

    “太医,你一定要治好她。”

    “臣遵命。”

    李蒹拉住她的手,强颜欢笑地说:“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很想念你的唠叨呢。”

    秋叶无力地应了一声,又沉沉睡着,李蒹就一直陪着她。

    龙漠一直在等,二更过了,李蒹才回到寝宫,暖炉使房内温暖如春,蒹儿身上却笼罩着一层寒气。

    “你怎么在这儿?”

    龙漠等了半天,原来的愧疚已化为怒气,天性的高傲又占了上风。

    “这是我的寝宫,我为何来不得?”

    “你不是应该在丽莎身边嘘寒问暖的吗,又何必来看我这个心肠歹毒的女人。现在秋叶病了,你该满意了吧。”

    李蒹失控地大叫,泪雾弄湿了她的视线。龙漠走过来欲抱她,她退避三舍。

    “不要用你碰过其他女人的脏手来碰我。”

    龙漠与丽莎亲密的景象在她脑海浮起,让她心痛万分。

    “你在耍什么脾气?”

    “你以为我是瞎子,什么也看不见吗?你和丽莎,实在令我太失望了,我永远也不会忘了你说过那么伤人的话。”

    “蒹儿,算我错了,好吗?”

    “什么算你错,明明一切都是你的错。”

    “好,我错。”

    龙摸实在不想让这个话题再继续下去,女人的醋劲真是难缠,她不知道他只爱她一人吗。

    “我不原谅你,决不。你走啊。”

    蒹儿打开门,让冷风直灌进来,她单手指着门外,见龙漠一步也不动,她的脸色亦变得难看。

    “好,你不走,我走。”

    她抬脚就要往外走,龙漠拉住她,外面天寒地冻,怕冷着了她。

    “好,我走。”

    原以为这一次争吵会如前几次的小争执一样,过一两天气消了也就好了,而是一天一天地僵持下去了。

    龙漠在书房中已经睡了好几天了,脾气越来越暴跌,让每一个服侍他的下人都小心翼翼,不敢有失。文武百官战战兢兢、胆战心惊。以前花漠对一些小饼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是加严要求,随时惩戒,并且毫不容清。

    早前上奏者,有些官员素来嗦,大话三千,重点还没讲到。在龙漠愈来愈冷的“眼光”关爱下,不由冷汗潸潸而下。

    不过因为如此,也大大提高了朝廷的办事效率,实为一大幸事。

    也有的官员想通过皇后来劝戒他们年轻喷火的皇上,但后宫有旨,不见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有自求多福了,但愿皇上与皇后早日和好,救他们出苦海。

    丽莎并不放弃勾引皇上,在几次计划失败后,反而被龙漠赐给了一个中年好色的官员,也许他们正相配吧。

    天天睡书房,孤枕难眠,龙漠想着蒹儿的甜蜜,她最怕冷,一向睡觉时紧紧抱着他取暖,那是他心爱的人啊。

    龙漠每天夜间会去看蒹儿,见到她抱着棉被发抖,小手也冰冷冰冷的。但她就是不愿与他同房。这几天来,她又消瘦了不少,龙漠决定召太医来问问她的状况。

    龙漠大步地走进寝宫,屏退所有的宫女,走到蒹儿面前,她正借着灯光看书,甚至看也不看他一眼。

    “蒹儿,你还生气吗?”

    李蒹看着书,不禁皱眉。笨,她现在不是生气,难道会是高兴?

    “蒹儿,看着我。”

    龙漠再也受不了她对自己视而不见了,提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单手托起她的下巴与自己平视。

    蒹儿不悦地别开眼,不敢看他,怕自己会心软。龙漠不满地看着她的逃避行为,奇怪,蒹儿有些地方不一样了。

    “恶……”还没等他想到是什么地方不一样了,蒹儿猛地推开他跑到一边拼命地干呕。

    “怎么了?”

    龙漠小心地拍着她的背,看着她苍白的脸担忧不已。

    “这几天常常觉得恶心,想吐,大概吃坏了肚子。”

    蒹儿不由自主地回答他的话,才记起自己还在与他生气。

    “不用你管。”

    “该死。”

    她就这么讨厌他吗,龙漠一拳砸向梳妆镜,镜面应声而裂,千片万片,发出巨大的响声,龙漠的手也血流如注。

    “漠,你在做什么?”

    蒹儿惊叫起来,拉过他的手,不是说不再为他伤心了吗,但为什么心还会好痛。

    “我去叫太医。”

    龙漠却用未受伤的手拉住她,语气中是浓浓的不在乎。

    “没关系,让血流光好了,反正你也不会在乎。”

    “不,我在乎,我在乎啊。”

    蒹儿拼命地摇着头,晶莹的泪珠从她脸上落到龙漠手上,他的眸光开始有了一线欣喜,却被故意掩盖。

    “这么多天来,你一直不理我,也不和我说话。”

    “哦再也不了,这些天我也一样好想你,好想……让我去找太医好不好……”

    龙漠这才满意地放手,也许有些卑鄙,但能使小娇妻回心,这又算什么呢。

    待叫来大医为龙漠包扎好伤口,蒹儿紧绷着的情绪才松懈下来,站着的身子失去依靠,沉入了重重黑暗中。

    “蒹儿。”

    是谁在如此温柔地呼唤她,蒹儿艰涩地张开眼皮,映入的是龙漠俊美而狂喜的脸,不错,是狂喜。

    “蒹儿,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

    龙漠侧躺在她身边,壮实的臂膀拥住她,形成十分亲密的姿态。

    “什么好消息?”

    蒹儿有点好奇,龙漠却故意卖关子。

    “你先亲我一下,我才说。”

    “那就不用说了。”

    蒹儿故意装成不感兴趣,龙漠明白她的心思还是顺了她的意,反正要补偿待会儿有的是。

    “我们有孩子了。”

    蒹儿不敢相信地用手抚着自己的小肮,这里有他们的孩子,然后脸色慢慢地变为难看。

    “怎么会这么快?”

    算起来应是他们第一次的时候有的吧,她还真“幸运”。

    “蒹儿,父皇母后一定会很高兴的,我要当爹了,哈哈……

    “你笑什么,人家正欲哭无泪,你倒幸灾乐祸。”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有本事你生呀。”

    “蒹儿——”

    “生孩子会很痛的……”

    他们接下来的话都成了支支吾吾的声音,看来,龙漠打算用身体来好好地劝他的小妻子。

    成功了吗,等着瞧吧!

    一年后

    蒹儿抱着四个月的儿子在逗着,从婴儿粉嫩的脸上可以看出他父皇俊美的影子,将来一定是捕获众少女芳心的美少年。

    父皇和母后已经回宫,对这个小孙子也是疼若至宝,只是龙漠跟这孩子好像犯冲,龙漠一抱琰儿就哇哇大哭。

    正想着,龙漠走了进来,第一个动作就抱住她。换儿好像感觉到他的气息,哇哇大哭起来,蒹儿急忙安抚着他。

    龙漠不满地瞪了儿子一眼,他却咧开嘴笑起来,小脑袋使劲地在蒹儿的胸部拱着。

    “臭小子,敢吃我老婆的豆腐。”

    龙漠火冒三丈,干脆把他抱离蒹儿身边,省得他作出过分的动作。

    “哇,哇。”婴儿的哭声惊天动地,令蒹儿好生不舍。

    “琰儿,娘来抱你。”

    未等蒹儿走过去,龙漠大踏步地走出去,把琰儿交给秋叶,再关紧房门回来。

    “漠。”

    蒹儿不自觉地舔了一下发干的红唇,夫妻一载,她还不明白龙漠的眼光是什么意思吗。

    “我要你。”

    龙漠利落地抱起蒹儿往床上走去,他想她快疯了。

    “可琰儿在哭。”

    蒹儿困难地开口,龙漠一件一件地解她的衣服,露出雪白的肌肤。

    “我叫秋叶抱去给母后。”

    那小表真是讨厌,老是妨碍他与蒹儿亲热的机会,现在还不是被他赶开了,想跟我抢女人,没门,龙漠扬起眉梢,丝毫不顾那是他的儿子。

    “可是……”

    “蒹儿,我们好久不亲热了,那小表连晚上也霸着你。”

    生过孩子使蒹儿的身材略略丰满,尤其是肿胀的ru 房,似乎等待着他的撷取,龙漠迫不及待地拉开她水蓝色的肚兜,俯身吮吸那雪丘上的蓓蕾。

    “琰儿是你儿子,你……不能……漠……叫他小表。”蒹儿困难地说完。

    “我好想你。”

    龙漠封住她的唇,表达自己最真切的想念,好怀念她的甜美。他紧紧抱着蒹儿,似乎要把她揉入体内一般。

    “唔,我……也好想你。”

    当欢愉之后,蒹儿依偎在龙漠怀里,聆听着两人的心跳声。

    “还记得吗,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让我掉入了水里。”

    久远的记忆一一浮现,龙漠爱见地点了点她的小鼻子。

    “因为当时的你看起来好可爱,所以想戏弄你。”

    “漠,你爱我吗?”

    “是的,我爱你。”

    “那我不准你喜欢别的女人,连多看一眼也不行。”

    “我的爱人原来是个大醋坛。”

    “你不接受?”

    “好好,我龙漠今生今世只有一个女人,不管她长得满脸皱纹,还是满面雀斑,我都会爱她一辈子。”

    “好哇,你拐弯骂我……”

    “娘子饶命。”

    接下来的声音又变成含糊不清的“唔唔”声,房内爱潮汹涌,温度节节升高。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蝶恋花最新章节 | 蝶恋花全文阅读 | 蝶恋花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