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狐惑神偷 > 第二十章

狐惑神偷 第二十章 作者 : 朝岚

    身后的流沙声音越来越来大,出口处透出的光亮也越来越是昏暗,韩飞柳心中清楚地知道,如果自己背着卫鸣空的话,绝对来不及出去。

    但是,她却没有动弹,反而更紧地抱住了他的身体。忽然之间,她的手摸到了他的后腰,又是一种湿湿粘粘的感觉。

    把手放到光线下仔细一看,原来,那是血。

    “鸣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会受伤?”韩飞柳轻轻捧起男子那俊美文雅的脸庞。

    “呵……”他无力地微笑了一下,“可能是报应吧。落地的时候,似乎被陪葬品中的什么锐利的东西,刺了一下呢……看来,上帝应该认为我是个罪人吧。”

    他的脸正对着出口的方向,于是望了一眼,再把目光转回到了她的脸上,虚弱地摇了摇头,“……你……还真是个……笨女人啊……”

    韩飞柳的心中却如一面明镜似的澄净通透,知道他即使受了重伤,也还是隐忍到了现在,就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及时地逃出去。

    然而,若在这时候抛下他逃走的,也就不是她韩飞柳了吧?

    坐在了沙地之上,轻轻把他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腿上,韩飞柳望着他的眼眸之中,满是柔情,微微笑道:“我若笨的话,又怎会令你这只狡猾奸诈的狐狸爱上我,心甘情愿为我而死?”

    卫鸣空亦凝视了她,轻轻笑道:“你又怎知,不是受了狐狸的诱惑……所以才会陪我直到现在?”

    一瞬间,忽然陷入了完全的黑暗。

    两个人一时都没有开口,因为知道逃生的出路已经完全断绝。

    半晌,韩飞柳才长叹了一声:“……早知道会变成这样的话,昨天晚上,果然应该先让你变成我的人才对……”

    这次卫鸣空却不上当,平静地握住了她的手,于黑暗中淡淡一笑,“无论是生是死,你都是我的人了。”声音虽轻,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坚定。

    “就凭你现在这个死样子?”韩飞柳低下头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柔声道。

    卫鸣空却用尽最后的力气,用手捧住了她的面颊,深深地吻上了她的双唇,直到感到自己快要虚脱了,这才松开,于是喘息着道:“你的心,不早已属于我了吗?还敢说,你不是我的人?”

    “死狐狸……”韩飞柳抱紧了他,虽是笑着说的,却有泪水夺眶而出。

    “飞柳……”因为疼痛,卫鸣空的额头上已经全是冷汗,他却还是尽可能平静地开口:“别哭……”

    “我不许你比我早死,听见了没有?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

    “咳咳咳……”回答她的,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但紧接着,两个人的头顶上方,忽然有许多沙石落了下来,几乎把他们埋没在其中。险些被活埋的体验,令得韩飞柳这样的人,也不禁呆若木鸡。

    “飞柳姐!卫叔叔!咳咳……你们没事吧?”

    头上忽然出现的出口处,传来了任惑的叫声,接着,黎扬已经飞身跃下,首先就检视着卫鸣空的伤口。

    韩飞柳傻了眼,半晌才道:“你……你们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就算有卫鸣空的记号,也不可能正好在自己和他的头顶正上方挖开出路的吧?

    “其实……”卫鸣空在疼昏过去之前,勉强再开了一次口,“这次,我把定位器……藏在了你的……内衣夹层里……”

    那……自然就是他们在那别墅里忘形热吻时所发生的事了?

    韩飞柳的脸先是绯红,接着有些发青,跳起身来,向他身上猛踢了一脚,“你……你这只死狐狸!你有本事别再醒过来,否则,我一定叫你来不及后悔!”

    任惑不禁伸了伸舌头,同情地看着已经昏过去的卫鸣空,“卫叔叔,好可怜啊……”

    “小表,你说什么?”某只劣性大发的狐狸立即跳起来,吓得任惑急忙把脑袋缩了回去。

    默默地抱起了卫鸣空,黎扬那冷峻英挺的面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惆怅神色。但他立即恢复了平静,抱着卫鸣空向外走去……

    ……

    “然后,飞柳姐说,就凭你现在这个死样子?接着,就是很长时间的寂静,在这里,大家可以随便发挥想象力,没有关系的……”

    天鹰盟总部,也是盟主欧以卓和夫人韩飞雪过着逍遥生活的庄园,在天鹰盟巨头们最喜爱聚集的小客厅里,此时,欧以卓、韩飞雪、费亚和何迅全都在,正听着如太阳神般俊美可爱的少年——任惑——绘声绘色地讲述着几个月前所发生的事情。

    “哈哈哈……你这个小表还真会说故事,竟然懂得该留几分悬念。”何迅邪邪地笑,“那么我可不可以想象成,在那段时间里,该发生的什么都已经发生了?”

    “那个啊,我不清楚啊。”任惑故作若无其事,“不过,后来好像听见卫叔叔说什么,你的什么什么不早已属于我了吗,还敢说,你不是我的人?”

    这次,连费亚也忍俊不禁,终于道:“小惑真是有潜力。这样吧,让我介绍你去好莱坞,你绝对会成为童星的。”

    任惑却把嘴一嘟、脸一扬,“我才不要。我已经十四岁了,早就过了当童星的年龄,别再把我当小孩子看。”

    从头到尾,韩飞雪在听的时候,都乐不可支地挂在欧以卓的脖子上,这时候就娇笑起来,“但是,隔着流沙,是不是真能听得这么清楚啊?”

    “飞雪姐,你要相信我嘛,我就算会骗别人,也不可能会骗我又漂亮又聪明又可爱的飞雪姐啊……”

    任惑贴过脸来,在韩飞雪的脸上撒娇似的蹭了几下,旁边的欧以卓立即青了脸,一把把他拎开。

    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以后,任惑就被卫鸣空和韩飞柳带入了天鹰盟。这小表,神经也算是坚韧得可以,很快从丧父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并且,凭借他天生的鬼灵精,立即看清了一个现实。

    那就是,在天鹰盟里,真正的实权派,是女人。

    所以费亚、何迅甚至天鹰盟盟主欧以卓也全不被他放在眼里,每天只是跟前跟后对着韩飞雪甜言蜜语,终于成功取得了盟主夫人的欢心。导致可怜的欧大盟主,有时候竟然要跟这小表头争夺娇妻的注意力。

    韩飞雪的心里,现在是得意痛快至极。终于啊,在自己的设计下,把飞柳那只小狐狸也成功地嫁了出去。而娶了这个天大麻烦的男人,正是当初不怕死地敢设计陷害自己的卫狐狸。

    现在,虽然美其名曰是“蜜月旅行”中,但是,那姓卫的狐狸估计已经处在了水深火热的地狱之中了吧?

    “后来呢?后来呢?”好不容易止住了笑声,何迅立即性急地追问。

    “后来?飞柳姐就说,”任惑形象地学出娇羞无限的嗔态,还翘起一根兰花指,“……死狐狸……”

    他的耳朵忽然被人从后面拎了起来,接着一个熟悉的声音冷冷地响起:“小表,很喜欢扮女人是不是,要不要姐姐再买套公主裙给你啊?”

    接着,另一个清朗平静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嗯,小惑穿女装的时候还是很迷人的,根本就看不出是男生假扮的嘛。”

    任惑的脑袋“嗡”的一声,不敢相信地转过头去,脸上立即堆上笑容,“飞柳姐!卫叔叔!你们回来了啊,好想你们哦!”

    心里却在纳闷,这两个人,不是说还要去冰岛的嘛,为什么突然之间又跑回来了?

    像是看穿了他的心思,飞柳冷笑,“不回来的话,怎么能听到你这么有趣的言论呢?嗯?”

    手上暗暗加重了力道,韩家女狐狸的脸上,却满是娇媚的笑容。任惑在心里暗暗叫苦:韩家的女人,果然是不能得罪的啊!

    结果,是韩飞雪帮他解了围。

    从欧以卓的身上跳了下来,韩飞雪亲热地挽起了老妹的胳膊,“飞柳,来,我们姐妹俩好好聊聊嘛。”

    一边不动声色地挣脱了她的手臂,韩飞柳一边虚伪地笑着,“当然好了啊,毕竟,很久没见了嘛。”

    其实双方的眼神所传递出的讯息却是——

    “死老姐!”

    “贼老妹!”

    身处现场的男人们背脊同时发凉,很少见此阵仗的费亚和何迅,更是不露痕迹地向后缩了缩,早已习惯了韩家女人yin威的两位老公,虽然还貌似平静地呆在原处,脸色却已经微微发白。

    两姐妹就这样,貌似亲热地进了旁边的房间。

    空气这才似乎比较适宜呼吸了,剩下的男人和男孩同时松了一口气,于是欧以卓的目光,落在了卫鸣空的脸上。

    “伤已经痊愈了吧?”

    后者点了点头,环顾一周之后,忽然开口:“……扬他?”

    “还是说他希望能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现在不知道在哪里。”

    卫鸣空的脸色沉重了些,微微低下头去。

    “哎呀,扬不是那么脆弱的男人啦,不就是没有追上一个女人嘛……”看见他们俩的表情,何迅立即无所谓地开口。

    旁边房间立即传来一声冷笑,“刚才,说话的那位,是谁啊?”何迅口中没有被追上的某女人的恐怖声音。

    “……”何迅立即轻手轻脚地,从房间里消失了。(“我还是想活下去的。”某曾经以为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邪男心声。)

    沉寂片刻,欧以卓拍了拍卫鸣空的肩膀,“不用担心,扬他,一定会回来的。”

    希望如此吧,希望这一次,带给他的伤害并没有那么不可弥补。卫鸣空黯然地想着。

    但很快,他的注意力被另一个房间里发出的声音吸引。

    “呦,飞柳啊,你的眼光,其实也不怎么样嘛,竟然会看上那么一个孱弱的家伙。”韩飞雪的声音。

    某狐狸的眉毛微微跳动了一下。孱弱?

    “哦呵呵呵呵……我家鸣空,可是有剑桥大学三个博士学位的天才哦,像某位白痴级的人物,怎么可能知道他的好处呢?”

    欧大盟主的眉毛也跳动了一下。白痴?说他家的飞雪?

    里面果然也怒了,“你说谁是白痴?”

    “你说谁孱弱?”

    费亚和任惑感觉自己额头上的冷汗已经滴下来了。天啊,幸好这两个并不是自己家的女人。想着,不由同情地看看呆若木鸡的那两个不幸的男人。

    对视一眼,欧以卓和卫鸣空同时冲进了旁边的房间,及时阻止了两姐妹的大打出手,并分别把自己的娇妻拖到了自己的身边。

    “哼!”韩飞雪瞪了韩飞柳一眼,一转头,摸了摸自家老公宽厚的胸膛,道:“我家以卓,可是有着最完美的身材哦,像你身边的那棵豆芽菜,根本就没法比嘛。”

    虽然很对不起鸣空,但是被他的飞雪这么赞美,欧以卓还是忍不住现出了笑意。

    韩飞柳则不甘示弱地揪着卫鸣空的领带,把他向身边拖了拖,骄傲地开口:“别看我家鸣空这个样子,在床上可是不会输给任何人的哦。不相信的话,你大可以试试。”

    “飞、飞柳!”卫鸣空一声惨叫,同时看到老大的脸色瞬间铁青,阴冷的目光直向自己飘了过来。

    火上浇油的是韩飞雪,竟然真的哼了一声,推开欧以卓就要走过来,同时斜睨着卫鸣空,“我才不相信他会有那么好……”

    身后一双有力的手臂猛地抱住她,并且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欧以卓怒视了卫鸣空一眼,这才对自家老婆开口:“不许试。”

    “哦呵呵呵呵……”韩飞柳大笑起来,“老姐,还是干脆认输好了……”

    再说下去,自己就死定了!

    卫鸣空连忙吻住了她的唇,成功地令这古灵精怪的小女子,逐渐忘记了自己正在争论的话题,而是投入到热吻当中。

    好半晌……

    “哎呀呀,看起来,两个人还蛮幸福的嘛。鸣空,这次总该感谢我了吧?亏我把这个任务交给你的时候,你还一脸不情愿的样子。”韩飞雪一扬头,终于道。

    卫鸣空干咳了一声,向欧以卓望了一眼,只见后者脸上,也是同自己一样的尴尬神色。娶到韩家女人的男人,恐怕都会有同样的想法吧?虽然幸福,但是,要时刻做好会心脏病突发而暴毙当场的准备,就像前一刻那样。

    但是在她们的面前,实话是绝对不可以说出口的,某狐狸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是呀,多谢大嫂,我现在……”偷瞥了韩飞柳一眼,咬咬牙,“很幸福……”

    另一间房间里忽然传来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人在闷声发笑并勉强捂住。欧以卓和卫鸣空同时意识到,刚才的闺房私事,完全被外面的家伙听见了。

    外面的家伙大概也猜到了他们现在脸上是何表情,所以立即就听见连滚带爬逃出房间的声音,甚至还踢倒了什么东西。

    无声地与欧以卓对视了一眼,脸上同时现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卫鸣空忽然恭恭敬敬地转向了韩飞雪,“这个……大嫂,可不可以问一下,你和飞柳,还有其他的姐妹吗?”

    “咦?为什么要问这种奇怪的问题?”

    “呵呵,没什么,只是想到我们还有好几位兄弟,总不能让他们继续逍遥下去。”

    卫鸣空话还没说完,耳朵已经被韩飞柳扭了一下,“你这是什么意思?”

    “啊……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总要让另外几个家伙,也尝尝幸福的滋味嘛。毕竟,他们可是我们最好的兄弟呀。是吧,以卓?”

    欧以卓难得地连连点头,同时在飞雪脸上轻啄了一口,“是呀,你就好好想想嘛。”

    “嗯……我好像只有飞柳一个亲妹妹耶……”

    两个男人脸上,立即现出很明显的失望表情。但是,紧接着韩飞柳的话,又让他们点燃了希望。

    “老姐,这么说的话,我们好像还有几个表姐妹,是在国外的吧?”

    “有是有,不过记得个性好像很奇怪啊……”

    呵呵呵,欧以卓和卫鸣空的脸上,同时现出奸笑。没关系,个性越奇怪越好。既然他们俩已经落入了爱情和婚姻的魔掌,最低限度,也要把另外那几个家伙也拖进来。

    好兄弟嘛!

    “飞雪,快说来听听……”

    “大嫂,下次再有复仇计划的话,记得千万要算我一个。”

    “放心吧,有的是机会……”

    四个脑袋凑到了一起,开始嘀嘀咕咕起来。

    而天鹰盟可怜的另外几位巨头,则完全不清楚等待着自己的悲惨命运。

    他们,被最好的朋友兼兄弟,卖了。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狐惑神偷最新章节 | 狐惑神偷全文阅读 | 狐惑神偷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