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伴夫如伴虎 > 第十七章

伴夫如伴虎 第十七章 作者 : 金晶

    【第十章】

    “你,离我远一点!”

    她愤怒地舞动着四肢,却怎么也无法从他的怀里逃出来,他身子一动,将她摁在了花厅角落的墙上。

    她娇小的身影被他困在他和墙之间,小脸贴在冰冷的墙壁上,拱起的背部被身后的男人给压了下去,男人的手放在她的背后,轻轻地拍着,好似在给她顺毛一样。

    “小醋怡情,我不介意你吃,发脾气也没关系,你生气的模样很可爱,知道吗?”他小口小口地舔着她的耳根。

    她被他不要脸的模样说的浑身发烫,“轩辕易,你!”她气得失去了理智,直接伸手往后挠,甭管她挠到的是什么,反正他让她火得不行。

    能将人撩到这等火气,轩辕易也是厉害了,他笑着将她毫无章法的挠给拦了下来,反手背在她的身后,一脚跨入她的双腿之间,膝盖暖味地轻轻蹭过她双腿之间。

    “嗯!”她发出低低的呻吟,懊恼地咬住唇,“轩辕易,你不要脸!既然你喜欢那安阳县主,那你就去找她,你给我滚!”

    “谁跟你说,我喜欢安阳县主?”他宠潮地凝视她发火的小脸,平凡的小脸因怒火而张扬,一时美得让人看得移不开眼。

    “你不喜欢她?你不喜欢她,你为什么下请帖让她到府里,还跟她下棋喝茶,赏花垂钓!”她一边说一边偾很地伸腿去踹他。

    她倏地一颤,半软了下来,薄唇贴在她的后颈上,温柔怜惜地说:“你真是忘性大,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

    她忿然看向他,正要说话却被他打断,“跟她下棋喝荼、赏花垂钓,便是喜欢她?那我与你在床榻颠鸾倒凤,那该是有多喜欢你?”

    她脸颊绯红一片,“轩辕易,你强词夺理!”

    “安阳县主岂能与你比,她算什么呢。”他轻哼一声,显然没有把安阳县主当一回事。

    一股诡异浸透她的心,她隐约觉得哪里有问题,却断片一般想不起哪里有问题。

    她厌恶极了此刻的自己,两眼通红地说:“你放开我。”分明是讨厌他跟别的女子接触的,可她却没有办法阻止,她不过是一个奴,她没有办法去霸占他,心里却升起一股霸占他的念头。

    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她便如何都压不下去了,她想捆有他,让他完完全全地只属于她一个人。

    然而,这样的念头就跟作梦一样,她知道不可能,所以看着他跟安阳县主相视而笑时,她心里难受却又发作不得。

    “说什么话来哄我!”她含着眼泪,“你就是贪恋我的身体!”想来想去,似乎也这个理由最符合他们之间的关系,在床榻上,他对她身体的爱恋,光是想一想都令她脸红。

    除了她的小日子之外,哪一天他不是上来缠她一回!遍根到底,她让他喜欢的也不过是肉体。

    女子最怕的便是容貌和身材,这两样皆随会着时光而流失,他对她的喜爱又能保持多久呢?

    她这副即将要哭出来的模样惹得男人心生怜惜,低头吻走了她眼角的泪珠,“你以为我谁都会喜欢?便是重欲,也只是喜欢你这副身体,你可知道?”

    “怎么不说话了?”

    “我能说什么!”她狠狠地说。

    “你可以告诉我,我要不要娶安阳县主啊?对了,她方才还问了,要不要我娶她,你说,我要不要娶?”

    她的气息逐渐浑浊,“你要不要娶,关我什么事情!”

    “自然与你有关,”他将脸埋在她的发丝中,闻到一股清新的茉莉香,他闭了闭眼睛,“怎么会与你没有关系,我是你的男人,你不管一管?”

    他是她的男人?他可知道,她的想法很胆大包天,她想独占他,想让他只许疼她宠她,想他永远只有她一个,再无其它女子。

    若是她可以管,她自然想去管一管,可她管不了,她如何去管他,她何德何能?

    他撩开她的发丝,将她衣襟往下一扯,肩膀处露出大片香滑的肌肤,他低头啜了一口,留下一个粉红的痕迹,他满意地亲了亲,极为喜爱她雪肌上残留着他印下的痕迹。

    “当真不管?”他邪肆地一边吻着一边说:“我娶了那安阳县主,你也没有意见?”

    岂能没有意见!对他的占有欲就如发酵的酒,在她的胸口徘徊着,酒气冲天,她几乎微醺地几乎要浸在其中了。

    “如果你当真不在意,那我就娶了她,日后看着我与她卿卿我我,你就是看不顺眼也不能怨我,是你自己不要管我的呀!”

    他的语气无辜又可怜,听得她两眼瞬间发红,她怎么可能不在乎,怎么可能想他娶别的女子!

    “就是日后你夜里空虚寂寞了,我也不能陪着你,你便瞧着我如何疼爱别的女子,与别的女子成亲生子,你可别后悔……”

    “啊!”她头痛欲裂,光是想着那副场景,她便恨不得撕了他,他这个王八蛋!

    是他先来勾搭她的,硬是要将她的生活搅得乱七八糟,是他让她喜欢上了他的,却转头扮起了无辜,好似那个诱惑她的人不是他一样。

    她呜咽地哭了出来,“呜呜……轩辕易,我、我不许!”她摇着头,她不想看他宠着别的女子,不想看他跟别的女子生孩子,不想他以后再也不瞅她一眼,她想他眼里心里只有她一个人!

    “不许什么?”他贴着她的耳朵,湿润地问道。

    “不许你娶安阳县主!”她大喊,“不许你娶她,不,不是,你不能娶任何女子,任何女子都不可以!”若是她注定一生要没名没分地跟着他,他就一辈子都不要娶妻纳妾。

    “轩辕易,你听到了没有,不许,谁都不许娶!”她感觉到抓着自己的手松了松,她立马转过身,反正话都说开了,她也不想藏着掖着了。

    她扯着他的手臂,“谁都不能娶!”

    “那我娶你,好不好?”

    “不许,不……”她戛然而止,含泪的眼静静地看着他,被水浸过的眼格外的亮,更格外的润,她眨了眨眼,一脸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的模样。

    他轻轻地抬手抚摸着她的脸,“我娶你,好不好?”

    她张了张唇,声音好像被吞掉了一样,她简直无法相信她听到了什么,到了嘴边的话却是,“轩辕易,你疯了?”

    如果他没有疯,他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他怎么可能娶她!

    “我娶你,如何是疯了呢?”他笑着看她。

    “你怎么可能娶我?”她拼命地摇头。

    他伸手温柔地点在她的唇上,“你告诉我,你想不想与我成亲,与我白头偕老?”

    泪,从她的眼角滑落,她想啊,她当然想啊,作梦也在想,可是她怎么可能能与他成亲呢!

    前不久,她看到了江夫人,她以为江夫人在她娘家过得很好,却料不到江夫人像个奴婢一样跟在一位夫人身边,那位夫人便是江夫人的嫂嫂。

    再后来,她听说,江大小姐自尽了,因为江夫人娘家的侄子欺辱了江大小姐,心高气傲的江大小姐寻了短见。

    她断断续续地听说了江家人的下场,最后才发现,她的下场竟是最好的。她不能太贪心,可是她的心又控制不住。

    “我,能嫁给你吗?”眼泪如断线的珍珠从她粉嫩的脸颊滑落,她嗓音颤抖地问道。

    轩辕易的笑微僵,今生今世,他最想宠最想疼的女子便是她,当他想娶她的时候,她流露出的不是惊喜,而是患得患失的纠结。

    她在担心他随口说说的吗?他心口纠结成一团,低头吻住她的唇,辗转地含着她的唇好一会儿,他才松开她的小嘴。

    “你若是不想嫁,我也非你不娶。”他说着誓言,眼底尽是认真。

    “轩辕易。”她哭着笑了,“你这样,我会当真的!”

    “本来就是真的。”

    “可你说你要娶安阳县主啊?”她哑哑地开口。

    “傻瓜,是你要我娶,我才会娶,我自己想娶的,只有你一个人。”他温柔地将她拥在怀里。

    她娇弱地颤着羽睫,伸手捧住他的俊脸,送上了自己的吻。就算他是哄她开心的,她也开心了。

    可他跟她不可能的呀!

    她脆弱又充满初性地抱住他,粉嫩的小嘴热情地吻着他的唇,闭着眼睛的她没有看到他眼中满满的深情。

    ……

    花厅的角落里,男女激烈地纠缠着。偶有经过的下人,脚步一顿,立马加快了步伐远去。

    隐约间,彷佛听见女子的声音,“轩辕,我爱你。”

    一阵春风袭来,吹散了男人的嗓音,但仔细听,还能听得清晰,“素心,我亦心悦你很久了……”

    京城里的风言风语又转了一个风向,之前大热的摄政王妃人选安阳县主被太后赐婚了,与宰相之子缔结金玉良缘。

    此消息一出,令不少人大吃一惊,可随后,又是一片附和声,宰相之子学富五车,与安阳县主是才子佳人。

    但没多久,又发生了一件事情,被流放的江郎中之女江素心救了摄政王一命,摄政王知恩图报,以身相许,向皇上求了赐婚的圣旨,迎娶江素心为摄政王妃。

    皇上认为江素心救了国家栋梁摄政王,实在是功不可没,便下旨赦免了江素心官婢之身,并赐婚与摄政王轩辕易与江素心,择日完婚。

    今年的京城,可真是热闹,桃花朵朵开。

    颁旨的公公走了,江素心还未反应过来,轩辕易挥挥手,让下人们退了下去。他走到她身边,轻轻地圈住她的腰身,“在想什么?”

    她眨了眨眼睛,疑惑地看向他,“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救了你。”

    他笑了,“怎么没有呢!”他靠近她,轻声说道:“昨晚还让我小死一回呢。”

    她倏然红了脸,狠狠地瞪他,“你胡说什么!”

    “哈哈哈。”他荤素不忌地调戏她,“说错了?”

    真是不要脸啊!江素心别过了脸,见她隐隐有发怒的迹象,伸手抱住她,转而严肃认真地说:“皇上长大了,心思重了,可我的势力又哪是能一举拔掉的。”

    “怎么回事?”听他牵扯到朝中之事,她的神色微微凝重。

    “无碍,不过是毛还没长齐,便急着要夺我的权势。”他语气不在意地说:“可惜,比起我来,让他最无法容忍的是后宫插手朝政。”

    “后宫?谁有这个胆子?”她吃惊。

    “太后。”

    她蹙眉地不说话,“太后之前还想着要杀你……”

    “太后想让促成我与安阳县主的好事,后来改变了主意,赐婚与他人。”他轻抚着她的小脸,“安阳县主身后可不简单,交织着几股世家的力量,若是我娶了她,这不就让我得意了嘛。”

    “所以才有了我们的婚事?”她呼吸极轻地问。

    “没错,皇上是绝对不愿看我势力涨大,也是给太后一个教训,不要插手朝政之事。”

    “原来如此。”江素心如释重负,她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原来她不需要痴心妄想,她是可以嫁给他的。

    她不由地将手里的圣旨用力地捏着,“救命之恩也是胡诌的?皇上明知道也会答应,对不对?”

    “聪明如你。”他夸奖地亲了亲她的额头,看着她粉嫩的小脸,眼里的笑意更浓。

    “不对!”江素心眉头一皱,神色凶狠地看向他,“你之前说会娶我,那时还没有圣旨,但你信誓旦旦。”

    他神色微微不自在,她抓着他的手,恶狠狠地说:“你一开始就盘算好了一切,是不是?”

    他无奈地说:“素心真是聪明。”

    “什么我聪明!”她气恼地将圣旨扔到他身上,“你故意……”

    “是,我就是故意的,我就是喜爱你吃醋,酸得不行的样子。”他大大方方地承认。

    她一时无语,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无论做什么,我最后要做的便是让你待在我身边一辈子。”

    她惊讶地瞅着他,“你……”

    “便是骂我小人,我也不悔。”他坦然地笑着。

    她突然骂不出口,将脑袋往他的怀里一窝,娇嗔一声,“过分。”

    他笑了,“无妨无妨,以后王妃可对我过分些,特别是榻上……”

    她懒得理他,侧着头,将脸埋在他的怀里,闷闷地说:“你要记住你说的话……”

    “是,为夫会一辈子待王妃好的。”他朝她一笑,高洁如水中月的俊俏模样,看得女子心花怒放。

    “哼!”暂且绕过他,谁让他长得好看,说的好听。

    下一次再骗她,她定然要他好看!

    江素心自从与轩辕易大婚之后,她常常夫唱妇随,轩辕易若是进宫,她也会陪在其左右。

    今天皇上急急地召了轩辕易进宫,江素心也跟着进宫,似乎是为了苏州那儿洪水决堤之事,江素心没有进御书房,宫女请她在偏殿里休息。

    喝了茶水,她想去如厕,便由着宫女领着去了净房,等回来的路上,见御花园风景好,她决定驻足一会儿,宫女怕她闷,下去准备茶点。

    她在御花园里走着走着,不知道走到了哪里,她试着原路返回,却不小心迷路了,她轻轻叹了一口气,正不知道怎么办的时候,突然听到可疑的声音。

    她走过去,看到了一对男女紧紧相拥,女子绝美的容颜令她侧目不已,而男子……她眼睛睁大,吃惊不已。

    那人的眼,是凤眼,与某人很像。可惜再像,也不是同一个人。她收回了目光,打算安静地走人,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不一会儿,她听到女子娇吟的声音。

    她的脸一红,加快地脚步,突然撞到了一堵肉墙,抬头一看,她松了一口气,“轩辕。”

    “走这么急做什么?有什么猛兽追着吗?”他懒懒地开口。

    她重重摇头,“没有,只是……”

    “只是什么?”他的目光越过她,从疏松的树影里看到了一对男女,他眯起了眼睛,“是他们啊。”

    “你知道?”

    “太后与她的男宠。”他不在意地说,伸手拥住她往外走。

    她微微吃惊,可想到太后孤家寡人这么多年,有个男宠也不算什么,突然,她的脚步一顿,她侧过头,看着那双摄人心魂的凤眼,“你……”

    “嗯?”

    “太后当初为何要杀你?”

    “哦,大概是因爱生恨吧。”他事不关己地说。

    她瞬间变脸,“不是怕你功高震主?”

    “这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她抿着唇,神色严肃地看他,“以后,你不准一个人进宫。”太后都想抢她的男人,她能不防着吗?

    他笑了,望着她,“你可是我的王妃,自然是我去哪儿你去哪儿了。”

    她露出一抹甜甜的笑,任凭别人如何想,他却是真心待她好,待她一辈子的好。

    “走吧,回家。”他牵着她的手,一步一步地往宫外走去。

    回家,一个只属于他们两人的家。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伴夫如伴虎最新章节 | 伴夫如伴虎全文阅读 | 伴夫如伴虎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