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嫡女娇宠生活 > 第三章 太过幸福遭人妒

嫡女娇宠生活 第三章 太过幸福遭人妒 作者 : 寄秋

    温千染五岁时,她买下第一座庄子,拿到房契、地契时,她发下宏愿要让三房过得更好,不下其他房头。

    同年,秋稻收成了,收了两千多石,将近三千石,惊动了附近的地主,一亩地能出产四石粮食已是高产了,而她是一亩地五、六石,庄头还自谦的说,主家说地还没养肥,明年还能增产。

    这话一说,连京里的农官都来了,感兴趣的在她的田里走动,但是看不出所以然来,只知用了不少肥料。

    其实温千染是用现代的农耕知识改良土质、追肥、勤除草,拔掉的草不烧,晒成干草再烧成灰,撒在地里。

    她曾经想过要过田园生活,所以有研究一些农业知识,只是没有实践过,没想到现在实行起来还算有用,她是无心插柳柳成荫,也算是运气。

    秋收后是冬麦,她又拨出两百亩土地种油菜花,来年榨油,开了间米油铺子,只专卖她庄子出产磨成细粉的白面、油菜籽油、白米,铺子一年为她赚进数千两。

    第一年的藕和鱼虾蟹她没收,等到来年的秋天她雇了一百名工人挖藕,捕捞鱼虾蟹,藕粗鱼肥,螃蟹肉多,连虾子都起了五六十箩筐,让京里酒楼的掌柜都乐得笑歪嘴。

    因为京城离出产河鲜较多的南方水乡甚远,要吃到新鲜的渔获非常困难,尤其是螃蟹,那真是少之又少,唯有权贵富商才吃得起,毕竟得千里迢迢由南边运来,还用冰冻着以免臭掉。

    然后稻子又收了,再来是冬麦、油菜花,第一年种下的果树长到屋子高了,进行修枝和嫁接。

    第二年冬天,温千染手上已有九千两银子了,她拿了两千两孝敬她娘,原本不收的沈芸娘在女儿的娇嗔下眼眶泛红的收下,她想就当帮女儿存着,哪天要嫁人了就压箱底。

    手中有钱,温千染又动了买山的念头,那年已考上进士、在外走动的温浩培认识不少人,由他牵线买下两座荒山。

    第三年开春,不用她动手,已进入军营锻炼的左晋元带了一群兵来替她开荒,军人的体力好,耐操耐摔不怕吃苦,又有一把力气,不到半个月两座山都开垦完了,整队回营,她向她祖父借了五千两买下两万棵茶树苗,在三月里全部种下。

    同年秋天,果树结果了,因为是头一年,果子不多,甜度不高,因此她把一部分制成果脯,一部分酿酒,留给自家用,可是果酒太好喝了,比现有的水酒滋味更醇厚,一喝就上瘾的温家人忍不住炫耀,当成节礼分送亲朋好友,结果喝过果酒的人就馋上了,纷纷厚着脸皮上门索讨。

    温千染一瞧哭笑不得,她真的不是酿酒来卖的,而是果子品相太差卖不出去,为了避免浪费,她才这么做,只好忍痛暂时把生意往外推,但也想着,到了明年果子又成熟了,她就能再酿一批,葡萄酒、樱桃酒、石榴酒等对女子较好,她打算多酿一些,其余若卖价不错就全卖了。

    只是没想到计划赶不上变化,讨酒的人太多了,连宫里的皇上也派人来取—— 真是直接拿走,没给银子,而嫔妃们也有意无意的暗示要送礼,温府的酒根本不够人拿,她屋里的十坛樱桃酒还是她事先藏下的,要不然恐怕会被搬空。

    这一年,是很热闹的一年,温府像被人逼债似的允诺来年一定再酿酒,而且人人有份,这才把堵门的人送走。

    同时,温千染又买了一块地,她种梅,因为她想念前一世的酒梅、脆梅、紫苏梅、甜菊梅,长了三岁,吃货的本性还是不改,身上的肉只多不少,更显圆润。

    第四年,丰收年,地里的作物和荷塘都有惊人的收获,温千染赚来的钱还了向祖父借的五千两还有剩余。

    第五年,也就是今年,温千染十岁了,她的身子像柳条儿抽芽般的往上窜升,婴儿肥还在但明显瘦多了,一节一节的肥藕臂褪去颤抖的肥肉,显得嫩软滑腻,白皙纤细。

    这一年,温浩培已在国子监当正六品的司业,娶妻杨氏,已生一子。

    而温浩斐升官了,由六品寺丞升上从四品的大理寺少卿,当年有孕在身的沈芸娘又生了一个儿子,温千染还是府里唯一的嫡女,没人争宠,不过这两年沈芸娘因为儿女争气、丈夫升官,她在府里的地位不可同日而语,没人再敢说三房穷酸。

    早年种下的茶树也能采收了,温千染将山围起来弄成茶园,又盖了制茶的茶庄,请了两名南方的师傅制茶。

    今日她为了茶叶的杀青、炒制、烘焙而上了茶山。有了第一座庄子的她开始常常出门,起初是三、五个月才出门一趟,后来是两、三个月,最近两年是一个月出去好几回,忙得时候几乎连着数日往外跑,温家人的不放心随着她的外出次数逐渐放松,也不再时时刻刻的盯着,担心这块肥肉被人叼去。

    但在她出门不久,一个会改变她平静生活的人就到来了——

    “常嬷嬷,还没到吗?”苏晚蓁轻柔的嗓音娇娇弱弱的,像那风中的柳絮,彷佛风一吹就会散去。

    “快到了,姑娘,进了城门再走一刻就到了。”常嬷嬷生了张瘦长脸,显得有些刻薄,一双老鼠眼总是东瞄西瞟。

    “常嬷嬷,我很害怕。”苏晚蓁怯生生的说着,她看来十一、二岁的年纪,脸色泛白的依偎在奶大她的奶娘身边,但是她眼角微微往上勾的狐狸眼闪过一丝与她年龄不合的锐利,看似深沉而老练。

    “别怕别怕,老奴护着妳,大小姐是好人,她一定会收留我们。”大户人家都怕丢脸,她无赖一点不就留下了。

    苏晚蓁捂着脸轻泣,“常嬷嬷,我要是没妳该怎么办,我一个人肯定活不下去,呜呜……”

    “胡说什么,我的姑娘,老奴会一直陪着妳,赶都赶不走。”常嬷嬷拍着少女的背,轻声的哄着,却没看见少女暗下的眼神。

    一直陪着她?

    哼!老贼婆倒是想得美,这一次她绝对不会让她再坏她的好事,让老贼婆的女儿和她争宠,害得她备受丈夫冷落,孤独寂寞地在后院中过完一生。

    谁对不起她,她都要一一讨回来!进温府,是她改变命运的第一步,她要好好利用这家人的善良,造就她日后的无上荣光。

    等她在温府站稳脚步后,常嬷嬷便没有存在的必要,她的下场只有—— 死。

    穿着半新不旧衣裙的苏晚蓁背靠马车车壁,把膝盖蜷缩起来,像是一名不安的孩子,需要很多的保护,但事实上她时时警戒,观察四周的动静,她是伺机而动的野兽,等着一跃而起扑杀猎物。

    “可是姨祖母从没见过我,她会不会不肯认我把我赶出去?”她面露惶色,声音生怯。

    常嬷嬷目光一闪,握住她的手。“不会的,姑娘多心了,妳和小姐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大小姐肯定一眼就能认出妳来,姑娘尽可放宽心,不用再愁锁眉头。”

    “真的吗?我长得像祖母?”她眼中流露出一丝怀念,在苏家,除了她娘外,唯一关心她、在乎她死活的便是缠绵病榻的祖母,她自个儿的亲哥哥还想把她卖掉。

    “嗯!像极了,连凡事不与人争强的性子也像,所以小姐才特别疼妳。”一提到老夫人,常嬷嬷轻拭眼角。

    苏老夫人是个多病的人,早就被大夫判定拖不过年关,果不其然,在腊月二十七日寅时三刻溘然病逝,卒年四十九岁,三子二女俱在前相送。

    可五个儿女送终不表示孝顺,而是急着争产,苏老夫人生前手边攒了不少私产,有银子,有铺子,有几百亩的土地和三座庄子,以及她年轻时温老夫人送她的首饰,每一件都十分值钱,他们早早就在屋子外头等候,等苏老夫人一断气就赶紧分产,谁都不想落于人后。

    一个年过得糟糕透顶,苏老夫人的身后事办得相当潦草,除了头三天有人守灵外,其他日子灵堂空荡得很,连个烧纸、捧饭的下人都没有,只有苏晚蓁记得点香烛、早晚三炷清香。

    过年期间不出殡,苏老夫人的棺木一直等到二月才下葬,但在这期间,五个儿女为了老母亲身后遗产闹得不可开交,几乎成了地方上的笑话,人人鄙视。

    最后是苏晚蓁的父亲抢得大部分,拿走一半私房,两个兄弟又分走了剩余的三分之二,出嫁女各得一副头面和三百两银子,这场闹剧才终于落幕,渐渐地平息下来。

    可没有人知晓,在这之前苏晚蓁已一点一点的偷走祖母的私房,她早知道祖母过不了四十九岁大劫,因此趁祖母神智不清之际,悄悄开了藏私房的暗柜,蚂蚁搬家般悄然无声的取走大半财物。

    此时那些财产已被她换成大面额银票数张,缝在她腰带的夹层,她蜷着身子除了佯装不安,也是在护着她的银子。

    至于珠钗、发簪之类的首饰她一样不取,因为祖母都戴过了,她爹和其他人也看过,若少了一件必定追究,她不能因小失大,短视的为了小钱而让他们查到她头上,坏了她出走的计划。

    该舍弃的就要舍弃,走得决然,不该留恋难舍,她上一次就是为了这一点点亲情而差点赔上自己,相信亲爹不会害她,以至于那么狼狈地匆忙逃走。

    苏晚蓁微带媚色的狐狸眼闪着深浓的恨意,她是死过一回的人,死时三十有七,她知道接下来的二十五年会发生什么事。谁是位高权重的近臣,谁是未来的明君,她了如指掌。

    老天给她机会,让她重生回到十一岁那年,如今她十二岁了,是可以议亲的年岁,她要凭借重生前的记忆为自己图谋。

    “咦!怎么是太傅府?”应该是这里没错呀!七、八年前她还代老夫人来送过年礼。

    常嬷嬷狐疑地瞧着像是新挂上去的黑檀木匾额,不解温大学士府何时变成太傅府,苏晚蓁却是暗暗心惊,想着,不对,早了两年,上一回,皇上在她十四岁那年立了太子,钦点温大学士为太子太傅,温府顿时成了炙手可热的太子帮……

    难道是她的重生让事情有所变动?

    她的不安只维持不到半盏茶功夫,随即被她眼底的坚定掩没。

    这应该只是巧合,该来的总会来,她上一回是十三岁时来到温府,温府收留了她两年才帮她找了人家嫁出去,而今她提早了一年,有些事也跟着变化了吧!盛宠不衰的温府始终是立场坚定的保皇党,即使太子他……日后还是繁盛一时。

    因为那个人—— 温千染,她嫁了个对她情深意浓,至死不渝的男人。

    苏晚蓁羡慕,她重生前、重生后都羡慕着从小就一帆风顺,没受过挫折的温千染,她就是所有女人都想成为的人,幼时受宠,在众人呵护中平安长大,及长又有门当户对的好婚事等着,她不需汲汲营营,婚后美满,丈夫体贴,育有三子一女,身居一品诰命,丈夫眼中只有她一人,未置妾纳美,恩爱逾恒。

    她想成为温千染,夺走温千染的一切,如果不能坐上那个位置,她退而求其次当个国公夫人。

    苏晚蓁没有把心思透露给常嬷嬷,让她上前去敲门,不一会儿,门被打开了一条缝。

    “妳们要找谁?”门房老赵暗暗打量着来人。

    打从老太爷被皇上钦点为太子太傅后,温府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人上门恭贺,人数多到门都来不及关上,一波一波的贺礼堆满前院,让温府的人烦不胜烦,后来老太爷直接关门谢客,温府的爷儿们出入都走离正门甚远的东侧门,女眷则是后门。

    此法一出果然安静多了,门口不再车水马龙,挤满前来拜访的官员,自己也省心了。

    不过没想到今天又有人敲门,敲得还满急的,他才拉开一条门缝瞧瞧门外是谁,不意瞧见一对偎得紧的主仆。

    “我们是濮川来的,我们姑娘是你们表姑娘,我们老夫人和贵府老太君是姊妹。”常嬷嬷收起以往的趾高气扬,稍微和颜悦色。

    上回常嬷嬷来时,苏老夫人还在,温府人不敢对她有所怠慢,和和气气的请她入内,又是上茶、又是安排好伺候的丫头,让她非常体面地当座上宾。毕竟她代表的是苏老夫人的脸面,温府众人多少要给点面子,两位老夫人的感情很好,因此她也备受重视。

    只是今日她们一副仓皇样显然失了光采,像是来投靠的,要是还摆出高高在上的姿态,只会引来不喜,那可就糟了。

    人在人情在,人亡人情亡,谁也不知道温老夫人会不会收留她们,但那总得见到了人再说,可不能被拦在大门外。

    “濮州……濮州?啊!我想起来了,濮州的姨奶奶是吧,这是哪一房的表姑娘?”老赵仔细端详,对常嬷嬷隐约有印象,但他倒没见过苏晚蓁。

    “长房嫡出,家里出了点事想来府上借住一段日子。”她不说求人收留,只说借住,至于要住几年……呃!几天,那就要看温家人的良心了,至少她们不会主动提起要离开。

    “好,二位等一会,我往里头禀告。”老赵把门一关,还上了闩,防人之心不可无,谁晓得来人有无坏心。

    大约过了半炷香时辰,朱红大门再度被拉开,一名装扮大气的老妇一脸笑的前来迎接—— 她是温老夫人身边的郑嬷嬷,跟了温老夫人三十几年了。

    “妳……哎哟!妳不是常妹子吗?怎么来了,这位是表小姐吧!面生得很,快进来,快进来,我们老夫人还念着濮州的妹妹呢。”早年还有所往来,一上了年纪就懒得走动,身子骨也变差,小辈大多不认得了。

    “是郑大姊呀!妳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有精神……”唉!自己的头发却是都白了,腰也弯了。

    “老喽!牙都摇了。”郑嬷嬷摇摇头,陪着常嬷嬷感慨,说着,郑嬷嬷赶紧将苏晚蓁她们迎入府里,带进温老夫人所在的院落。

    不见老态的温老夫人还有一头乌发,就是黑发中掺杂了几根银丝,她一见到苏晚蓁,面容就流露出慈爱和怀念之色,招手让她上前。

    “哎唷,这不是和阿珂长得一样吗?说妳不是那丫头的孙女老婆子都不信。”简直是她妹妹小时候的模样。

    “姨祖母……”苏晚蓁未语泪先流,身形虚弱的一摇晃,双膝落地抱住温老夫人大腿,泪眼婆娑。

    “怎么了,哭得这么伤心?快告诉姨祖母,姨祖母替妳作主。”这娃儿是受了什么委屈,两眼都哭红了。

    “姨祖母,我祖母她……她过世了……”想到祖母的死,苏晚蓁是发自内心的哭出来。

    “什么,阿珂她……她还小我七岁……”她最疼的妹妹……温老夫人眼眶一下子就红了,泪盈满眶。“妳爹他们为什么不来说一声,我妹子死了还想瞒着我不成!”

    “我爹他……”她欲言又止的垂下头,泪流满面。

    温老夫人面色悲伤的摇手。“不用说了,那几个不孝子的德性我还不清楚吗?肯定忙着争妳祖母留下来那点私房。”

    她那个妹妹唯一的憾事就是这个,孩子没一个有上进心,个个只想偷鸡摸狗,哪里有好处就往哪里去,全然没有风骨。

    “姨祖母……”她哭得泣不成声。

    “子不言父过,姨祖母了解,妳爹靠不住,妳继母又是个眼皮子浅的,只看得到眼前的利益而不顾继女的死活,妳就安心在这里住下来,别管别人说什么,阿珂的孙女我怎么也要照顾。”一想到连妹妹最后一面也见不到,悲从中来的温老夫人频频拭泪。

    “老夫人,节哀顺变,阿珂小姐舍不得妳为她难过。”郑嬷嬷也低头拭去眼角泪滴,语带哽咽。

    阿珂是苏老夫人闺名,从温老夫人还在闺中就开始伺候的郑嬷嬷一直喊当年还是二小姐的苏老夫人为阿珂小姐,温老夫人是大小姐。

    温老夫人叹息着,强行压制住泪意,吩咐道:“她们一路奔波肯定是累了,妳安排她们住芳华院,吃穿用度就跟府里的小姐一样,不许怠慢,我这心里疼着,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

    和府里的小姐一样?府里的小姐们待遇可是有分别……精明的郑嬷嬷思索一番,决定让苏晚蓁的用度和大房的温千意相同,温千意虽是庶女,却也是大家闺秀,配得上出身一般的表小姐了。

    毕竟若要和三房嫡出的温千染同等待遇,只怕温老夫人肯,温老太爷也不肯点头,那是他的宝贝肉疙瘩,谁敢和她平起平坐。

    “染染,染染,你在哪里?”

    苏晚蓁带着下人在温府花园里散步,这时,伴随清朗嗓音,一道挺拔如松的清俊身影由远而近走来,她不由得驻足。

    稚气已褪的左晋元容貌更俊美了,宛如立于月光中的仙人,翩然出尘,然而他一看见眼前陌生的苏晚蓁,脸色立刻冷冽,深邃的眼中带着些许杀气。

    “你要找千染表妹吗?她不在……”即使早知晓他容貌过人,是本朝少见的美男子,苏晚蓁还是为他出色的长相而怦然心动,忍不住想上前和他多说几句话。

    “你是谁?”随着年纪增长,见到的人事物多了,左晋元心思也不若年幼时迟钝,看得出眼前女子的亲近之意,很是不喜。

    这是哪来的魑魅魍魉,等等见到染染要叫她注意点,温府里进了精怪,要小心提防,说不定会吃人。

    “我是千染的表姊,我叫苏……”她一脸羞怯地轻送眼波,粉颊微酡,欲语还休。

    左晋元却冷声打断她的适,“让开,你挡到路了。”要不是她是女的,他早一把将她推开了,狗挡路是听不懂人话,人挡路是不识相。

    苏晚蓁面上一僵,笑得有些尴尬,“是我先来的,你怎能口气凶恶的赶人,况且来者是客……”

    “我管你是哪来的客人,我找的人又不是你,唠唠叨叨一大堆干什么,做客要有做客的样子,你满园子走来走去倒像是做贼。”这几年脾气渐长的左晋元只对一人和颜悦色,对其它人是看不顺眼先揍再说。

    “世子……”

    他不耐烦的身一闪,避开像要倒向他的女子。“我还梨子呢柿子!世子是我大哥,你别搞错人了。”

    目光一闪的苏晩蓁暗暗埋怨他的不解风情,同时也提醒自己不要掉以轻心,重生一回,太多事跟她的记忆不同了。

    按照记忆,她明年六月才会在老夫人的寿宴遇见左晋元,那时他态度和善,谦恭有礼,对她虽不冷不热但也未恶言相向,而如今他们提早见面了,是好是坏犹然未知……

    无论如何,她很清楚她不愿意再走走过的路,凭什么温千染有人疼宠,有人爱,她却要面对不讲理的婆婆和习蛮的小泵?她也想有个能为她挡住任何流语蜚言的夫婿。

    看着左晋元匆匆离去的背影,苏晩蓁在心里冷笑,总有一天她要所有人跪在她面前,求她给他们一条活路。

    “姑娘,你在看什么?”随侍的丫鬟小杜轻声提,虽然左三少爷越长越俊,她也常看傻眼,可这样毕竟不庄重。

    以温府庶女的规矩,一人有两名一等丫鬟伺候,小桃是温府家排服侍苏晚蓁的一等丫鬟,另一个叫杏子,正站在苏晚蓁的另一侧。

    依本朝惯例,官家的千金才叫小姐,苏晩蓁的父亲是管城门的城管,无品无阶,他的女儿本来只能被喊姑娘,但苏老夫人还在世时,随亡夫的布政司官职受封六品诰命,即使丈夫不在了,她的诰命仍在,其子孙仍能受到庇荫,所以苏晚蓁在身分上还是官家千金。

    只是苏老夫人过世了以后,事情就不同了,以往被喊小姐的苏晩蓁只能改称姑娘,这一点是她最不能忍受的,觉得为什么人死了便什么好处都一笔抹消,她由原本的官家小姐沦落成寻常百姓家的姑娘?

    苏晚蓁不怨父亲无能,不能力争上游,给她一个好出身,反而怪责朝廷不公,未照顾官员遗眷,要不然她也能有个体面的身分,坦然的进出名门世家的各种邀约。

    “没事,只是觉得这位公子太过无礼,我好心告诉他千染表妹不在府里,他不领情就算了还横眉竖目。”她捂着胸口故作捧心状,彷佛受到极大的惊吓,花容失色。

    杏子笑道:“那是千染小姐的未婚夫,从小就在府里走动,我们太傅府就好比他们的定远候府,想来就来,从不送拜帖,老爷、少爷们常被他气得想揍他一顿。”可惜打不过人家。

    定远候府是武将出身,府中大半的下人都会武,三位少爷更是军中猛虎,一人敌数人绰绰有余。

    苏晚蓁假意恍然大悟的喔了一声,“原来是千染表妹的未婚夫,难怪不把人放在眼里,只是姨祖父是清名在外的文官,又是本朝文人之首,怎么挑个不懂礼数的武夫给千染表妹?”

    文官、武将向来文武相忌,鲜少有往来,更遑论结为儿女亲家,那会引起帝王猜忌,导致灭门之祸,可上一回,在她咽气之前,温府还是钟鸣鼎食之家,温赋的门生多不可数,一府有十二人为官,个个官位不低,不仅先帝……呃!皇上恩宠有加,下一个明君上位后仍给予高官厚禄,放任两家走得密切。

    这是她一直不懂的事,只是那时她已嫁人了,跟着丈去外放到信州,对于朝廷的动向一无所知,她只知这几年会发生几件动摇民心的大事,皇上因此怒急攻心病倒,交由太子监国,他安心养病。

    杏子笑吟吟的解释,“左三少在千染小姐面前可不会如此,一物降一物,只要咱们千染小姐美目一睐,左三少爷就安分地像只猫,规矩得让人想笑。”看过猫戏老鼠,还没瞧过老鼠捋虎须,老虎躺着一动也不动。

    小桃也附和着说:“是呀!千染小姐很厉害,连老太爷也拿她没辙,老太爷一动怒,老爷、少爷都躲得远远地不敢靠近,唯有千染小姐是笑着走进书房禁地,再笑着走出来。”

    老太爷一吼,地上动三下,她都要吓死了。

    羽睫轻垂,苏晚蓁面上笑意似有若无。“看来千染表妹年纪虽小却对御夫颇有一套,改日向她学上几招。”

    温千染……呵呵呵,她再有本事,能得知两年后的事吗?自己还是占了上风——她能“未卜先知”!

    苏晚蓁心中一开始对温千染的羡慕,逐渐被名为嫉妒的魔物吞噬。

    她来了温府三日尚未见到传闻中的千染小姐,却听见一句又一句崇拜的赞美,莫名的,她心中生出一股恨意。

    她恨着一个丛来不曾伤害过她的人,那个人一无所知,此时还在开怀大笑,和她祖父抢肉吃……

    “不行,那是我的,我喜欢吃脆脆的皮,你要让我,我还小,不多吃一点长不高。”

    “你这丫头懂不懂孝道,敬老尊贤,和老人家抢食,你不怕下雨天雷声阵阵吗?”不孝,太不孝。

    “我又不做丧尽天良的缺德事,天打雷劈与我何关,祖父你才要小心点,天气阴就别出门,在家念念佛经才是。”温千染雪嫩藕臂一伸,抢到一支鸭翅,贝齿连忙一扯烤脆的皮。

    “你是指祖父缺徳?”不顾美髯染上油花的温赋扯下鸭脖子、鸭头,老人家的牙还很好,爱嚼骨头。

    “忠孝仁爱,礼义廉耻,没有德呀!”说着,滑溜的小身影一闪,捧起装着烤鸭的盘子绕着案桌跑。

    温赋追了几步,放弃了,“你这丫头是想气死夫子呀,书都白念了,八德是这么拼凑的吗?”好在他还有一只鸭腿,肉嫩汁多,满口肉香。

    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她晓得呀,可是也缺德。

    “夫子老是摇头晃脑地满口之乎者也,要不就是讲些风花雪月的诗词歌赋,没说半点有意义的事儿,我哪有兴致听。”

    “又在胡扯瞎说什么,没有诗词歌赋哪显得出文人的才学风流,杂书看多了不懂事,明天起跟祖父学练字静心,对了,鸭**你不吃,给我。”真是不懂吃,这地方肥而不腻,香气十足,一咬下去肉汁满溢呀!那才是人间美味。

    “祖父,你确定是风流不是下流?”秦楼楚馆,花街柳巷,拥妓狎玩,饮酒作乐,不谈诗文,只曰女儿香,有几个文人是真正端正己身,而非凭藉虚名四处拈花惹草?

    温赋作势要拍桌,认为她话语粗鄙,但高高起的手始终没落下,“还好我是你祖父,要不然这话一传出去,你会被天下士子的唾沫淹没。”

    知错不改的温干染笑眼弯弯。“所以我弄出新菜色就赶紧来孝敬祖父你,祖父心头有没有发暖呀!我比你儿子们还孝顺你,什么好东西都不忘记给祖父一份。”

    “哼!你也就这点可取,养了四个露没白费,总算给你挣点颜面。”唉!就是少了点,吃不过瘾。

    一只八斤重的肥鸭祖孙俩抢着吃,肉多肥美汁开胃,他一个人就吃了大半只,而他还是用过膳的,吃到都撑了还意犹未尽,想再多吃几口。

    “别唉了,祖父你也不瞧瞧自己多大岁数了,我哪敢让你多吃积食,尝尝味道就好,日后再有美味佳肴,孙女做你的马前卒,试菜。”她身边的四个露当然不错,她可是从二十多小丫头中把她们挑出来的。

    说到四个露——春露、夏露、秋露、冬露,温千染面上不无得意,她们是她六岁搬出爹娘院落的厢房,有了自己的院子“暮色居”后,从家生子挑两个,人牙子那里买两个,挑选出来的。

    四个八岁大的女孩起初当她院子里的三等丫头,经过培育后,当二等丫头,日后接双喜、双福的位置,等她嫁到定远侯府便有四名各具专才的一等丫头。

    春露善厨,煮了一手好菜,在主子的调教下,厨艺日渐精进,煮一桌宴客大菜不成问题;夏露精医,她原本就是宫中太医的独生女,她父亲因得罪宫中嫔妃而下狱,她受株连成为官奴,温千染买下她,顺带捞出正在蹲大牢的太医,父女俩都在温府,一个成为府中大夫,一个便是小姐的丫头,有温家人罩着,再得宠的嫔妃也不敢招惹。

    秋露的女红出神入化,绣出来的花草鸟兽栩栩如生,唯独人物绣有待加强,有形无神,少了灵气,不够生动;冬露是武师之女,她父亲走镖时被人杀害,她自卖己身凑银子找出凶手,击鼓鸣冤为报父仇。

    如今四个人都十二岁了,只大主子两岁,厨娘、医娘、绣娘、保镳都有了,温千染是到哪都能横着走,一出门带上四人,她什么也不缺了,有人服侍得妥当当,衣食无虞。

    今日的脆皮烤鸭便是温千染一时兴起让春露弄的,她只说了个简单的做法,忙了一上午的春露便做出八成像的脆皮烤鸭,连吃货温千染都大为惊讶,有些后悔没弄饼皮和酱汁,以及包着吃的葱段,她没想到春露的做菜天赋这么高,真是捡到宝。

    “年纪大又怎样,也不看祖父今年高寿多少了,还能吃你几只鸭,让让你祖父能少你几两肉。”怎么就只剩下鸭骨头,这丫头都瘦了还吃那么多,她也不怕吃垮夫家。

    说到夫家,温赋的脸色一沉,他看定远侯府那小子越看越不顺眼,整日往温府跑像话吗?回头他得说说左老头,把孙儿管紧一点,丢进军营就别放出来,年轻人就要吃点苦,多些磨练,日后才会成材。

    哼!竟敢跟他抢孙女,毛没长齐的皇小子。

    人是不能叨念的,一叨念便会出现,人未至,声先到,臭小子左晋元中气十足,嗓门一开回音四绕——

    “染染,你在不在温爷爷这儿,染染,染染……啊!染染!”果然没有找错地方。

    “喳喳呼呼吵什么吵,男女七岁不同席,闺阁小姐的闺名岂能常挂嘴边,你想坏了我家闺女的名声吗?”温赋气呼呼的瞪人,瞪大的双眼像是牛目,煞是骇人。

    “是,温爷爷教训的是,晚辈下次会谨慎。”他先是乖乖听训,转头又明知故犯。

    “染染,你下回上茶山喊我一声,不要再一个人上山,太危险了,路上宵小多,你是女孩家,难免遇到不长眼的,我拳头硬,专打眼睛长歪的。”

    温千染接过秋露递来的绣帕拭嘴。“我不是一个人,有春霞她们四个,茶园里都是自己人,不会出事。”

    茶山初次采茶,采的是春茶,她得盯着看才不会炒坏了,让茶香味淡了,这是茶山第一次出茶,量少是预料中的事,等明后年再采就不是这个数了,若无天灾人祸,春夏秋三季都可采收,只是炒出来的茶口感稍有差异。

    温千染原本就没指望第一年就能卖茶,只是先让自家人试尝,若能博得嘴刁的温家人一致赞扬,这茶便成功了。

    而且温府可是文人竞相模仿的典范,他们说好的东西有谁敢站出来说不好,所以家人说好的茶,她再拿去卖,肯定能赚得荷包满满。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凡事没有绝对,多我一个更安心!”染染一瘦下来更好看了,他不放心。

    “你平时不用回营操练?”她一针见血,他总不可能时时刻刻在她身边。

    左晋元一啧,深潭般的幽瞳暗沉沉。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嫡女娇宠生活最新章节 | 嫡女娇宠生活全文阅读 | 嫡女娇宠生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