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他只在床上告白 > 第三章

他只在床上告白 第三章 作者 : 吴夏娃

    【第二章】

    早晨的阳光升起,海面闪闪发亮,迷人的光芒逼得人睁不开眼。

    “……不要,我不需要医生……我静一静就可以……嗯,她没走……我知道了……好。”杜御眯着眼睛望着窗外的光芒,强打起精神,和薛芮芬讲完申话。

    手机里有新讯息,是乐乐……

    杜御低头看着手机,看着看着,眼神又空了。

    这个寒假,欢乐乐跑到深山里去当志工,似乎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很忙碌,很快乐……

    抱歉哦,这里收讯不好,电话常常断,等过年我回去就可以见面了,等我。

    等她过年回来……

    “……该怎么和她说?”心脏已经痛到麻痹,不知道该怎么再痛了。

    陈招男在房里收拾一片狼藉,手指被玻璃碎片划破一道伤口,血珠冒出来,她抽面纸擦掉,瞥他一眼,继续凊理地板。

    杜御还是一样,深刻的五官有如雕像冰冷,没有温度,只要有乐乐的讯息,他就又陷入痛苦的深渊里,整个人涣散失神。

    哐啷……

    听到扫玻璃碎片的声音,杜御才转头,看见她……才想起她。

    “我们……是不是应该谈谈?”

    杜御努力把心神拉回来,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世界,强迫自己看见陈招男,看见他对她做的事,他提醒自己不能对她不闻不问,他得和她谈谈……

    想到这里,杜御心情忽又一沉,嘴角撇起一抹嘲弄。

    很可笑不是?他恨不得抛弃全世界,骨子里却还守着这个世界的规矩,这个可笑可恨的世界,毁得他一点未来都没有,他还在乎什么责任?

    陈招男抬起头时,只见他阴郁着一张愤恨的脸,已经又封闭了自我,把她丢到脑后去了。

    她瞥向他身后那扇窗户,海风呼呼地穿过没有玻璃的窗口,不先处理的话,入夜会冷死。

    陈招男先把地板收拾好,拿着垃圾下楼,在楼下找到纸箱和胶带,回到房间来。人呢?

    看不见杜御的人,她一阵紧张,走出阳台才看到他……

    杜御坐在那儿,望着远处的海,动也不动。

    大概又在想该怎么面对乐乐了吧?

    她也不知道他该怎么面对变成自己妹妺的乐乐……现在对杜御而言,再见乐乐,只剩下苦涩、黑暗和绝望。他们的未来,会变成如何?

    对杜御而言,残酷的现实,把过去几年充实的生活变得悲惨又可笑,恐怕他再也找不到他的未来在哪里了。

    阳光缓缓的移动着,从窗口移出去,又慢慢照进来。

    杜御的头顶上,一会儿云飘过,一会儿一片蔚蓝。

    不知不觉,天空染红,天色逐渐暗下来……

    陈招男看着他,看他在阳台坐了一整天,发着呆,失落得像一缕游魂。

    杜御终于接受自己掉入地狱的事实。

    人生,不会再有低谷了,因为已经到了最底层……杜御不再挣扎,不再发狂,不再摔东西,他已经认清现实。

    现实就是,他能砸掉永夜小屋,毁掉他和乐乐共同诞生的地方,也无法抹去他和乐乐是同母异父的孪生兄妹的残酷真相。

    “吃饭了。”

    陈招男打开房里的灯,走出阳台叫他。

    寒假已经过去一大半,杜御还是一副行尸走肉,每天都坐在阳台发呆。

    “杜御?”

    “……什么事?”

    陈招男轻晃他,他才有动静。

    “吃饭了。”

    听到吃饭,杜御才站起身,和她下楼。

    “快过年了,你有什么打算?”陈招男帮他添饭,帮他夹菜,满桌子的菜都是薛芮芬带来的。她有很多证照,有美容、美发、服装设计、会计等等,就是没有烘焙相关,她连米都不会煮,只负责弄热。

    杜御不太愿意看见薛芮芬,所以她每次都是来把冰箱塞满,然后坐一会儿,拜托陈招男看着他,才叹着气离开。

    “你不用管我。”毫无温度的声音,千篇一律的答复。

    “我懒得管你,我是要问你,如果你要回家过年,这里可以借我住吗?我外公过世后,父母都再婚,各自有家庭,我不想去打扰。”

    “随便你。”

    “……嗯。”早上他在电话里跟家人说,这个过年已经约好和朋友一起过,陈招男知道他还无法回去面对他母亲,打算整个寒假都待在这里,所以她也找个借口留下来。

    但是,她又能帮他多少?

    顶多是照看他的三餐,偶尔搭几句话和他聊天,平常她就不是会主动开口炒热气氛的人,加上杜御这副游魂状态,永夜小屋从早到晩都冷冰冰……她只希望这个冬天赶快过去。

    陈招男住在他隔壁的客房,洗完澡会过来看他一下。

    不过她敲门,里面通常都是静悄悄没有反应,她打开门——

    深冷寒夜里,杜御开着窗户,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睡衣,坐在窗口发呆。

    一股冷风刺骨,整个房间冷飕飕的,把她刚打开的秘细孔都冻起了鸡皮疙瘩。

    陈招男赶紧把窗户关上,先拿毛毯里住他,看见他……又来了。

    他的情绪还很不稳定,经常弄伤自己,那两只拳头应该是在浴室里捶墙造成,就是不知道他脸上的伤怎么来?

    “……我帮你上药。”

    医药箱里的药都快被他用光了,陈招男扳过他的脸,用棉棒沾食盐水清洗他脸颊的伤口。

    “……招男?”杜御目光落在她脸上,眼底闷着怒和痛楚。

    “嗯。”她望他一眼,垂下眼睑,藏住她对自己的气恼……这个时候,如果是乐乐,一定会不停闹他,逗他开心,安慰他,不会让他一个人这么难过。

    陈招男好气自己的笨拙,她帮不了他的忙,修补不了他的心,也无法阻止他一再伤害自己,只能望着他的伤口哽咽。

    “我想过了……乐乐没有必要承受跟我一样的伤痛……我不想让她知道真相,她继续当欢家的女儿,什么都不知道……会比较幸福吧?”他哑声说道。

    他的声音,只有提到乐乐时才有温度……听他满满的苦涩,她的头更低。

    “……嗯。”眼泪几乎夺眶而出。她心底再怎么酸痛,也没有杜御来得沉重。

    “嗯,这样就好了。”这样就好了,幸好和乐乐分隔两地念书,乐乐抽不出时间见面,他减少联络,慢慢疏远,再提分手,乐乐也可以接受……这样就好了。

    只要他和乐乐永不再见,只要他一个人挺过去了,真相石沉大海,家里就风平浪静,继续和乐的日子。

    杜御双目赤红,紧紧握起拳头,恨不能就此死去——

    “乐乐快回来了,约好过年见面……必须,跟乐乐见面……绝……不能让她发现……”

    陈招男眯眼,一个吃疼,杜御紧抓着她的手腕,差点把她的骨头掐碎了……这股痛,是杜御心底的痛。

    “那有什么好烦恼的,就跟乐乐说你被家人拖出国去玩,反正说什么她都信,我来跟她说。”

    杜御没有说话,抓着她的手缓缓松开……那就是同意了。

    陈招男眼眶灼热,望着手腕上杜御的指痕……虽然留在她的手腕,但是一道道的瘀痕,全是杜御满身累累的伤痕。

    “但是你可以别充当拳王了吗?自以为很能打……浴室墙上的血迹你又不清理,干了很难擦。”老是把拳头打破。

    陈招男喉咙一阵酸,蹲在他跟前拉过他的手上药,才帮他上好药,准备收拾药箱,又瞥见他睡衣上染了血。

    “身上也有伤?”

    她抬头看他毫无反应,又走神了……她也不想再说了,打开他睡衣上的扣子,果然胸口也划破一道伤。

    陈招男沉重的叹气,继续上药。

    杜御察觉她的动作,目光看向她……她是谁?

    ……对了,她是陈招男。

    这个女孩,是陈招男,眼睫毛卷长浓密,深邃双眼皮,黑白分明的瞳孔炯亮有神,一双眼睛半眯着都比乐乐还要大,精致的鼻梁也比乐乐挺直,轮廊比乐乐圆润了些,唇角抿着一抹犀利,不像乐乐随时随地都弯着笑容……

    乐乐……

    不行,他不可以再想起乐乐——

    他,究竟要如何做,才能够把乐乐从整个心时挖空?

    要怎么做,才能不再想起乐乐?

    杜御把陈招男垂落的发丝拨回耳后,拉起她的手……她柔顺的长发微微凉,身上没有乐乐充满阳光的味道……但是他不可以再想乐乐,不可以!

    陈招男看着拉起她的那只手,心底又一个咚的声音……但是,还能怎么办?

    杜御摸着她闭起的眼睛……双手捧起她的脸,低头覆上她的嘴唇,从浅浅的吻,慢慢转为深入……他必须忘掉乐乐,彻底把乐乐从脑袋里面挖空才行。

    陈招男听见海浪的声音,但是她知道打开眼睛也看不见窗外的海,因为在他身后的外头是一片黑暗——

    黑夜又来到。

    杜御的黑夜,暗得不见底。

    陈招男闭着眼睛,感觉杜御好像认为只要把她吞噬就能遗忘一切,不停吸吮她的唇,吻得她无法呼吸,他像是要抓着她一起沉沦,紧紧抓着她的手臂,扣住她……

    “招男……可以吗?”

    陈招男的嘴唇已经被他吻肿了,张开眼接触到一双空洞的眼神,空得看不见灵魂。

    曾经的杜御,她想找回来。

    “……嗯。”她应了一声,冰凉的脖子传来他温热的指温,他的手穿过她的发丝,扣住她的后颈。

    起码,杜御已经叫得出她的名字,知道他抱的人是谁,她对他还是有些帮助的……

    是吧?

    杜御看着她——

    这么多年来,你眼里只有一个人,只有乐乐……你会这么痛,痛到撕心裂肺,那是当然……

    你想哭就哭,想喊就喊,想毁掉全世界都好,我陪你……

    我也不知道我这样做到底对不对……希望你心里有好过点……

    我告诉你一个秘密,这么多年来,我一直喜欢你……那年在杏山别野第一次见到你,就被你吸引,从此再也移不开眼……国中、高中,甚至到大学,唯一让我心动的人只有你……不过,乐乐更重要,所以……反正,你要相信自己,我陈招男爱上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倒下去……会过去的,会的。

    他好气,气她的坚强,气自己的懦弱!

    他没有她的坚强,他无法活得好好的,他过不去……她根本什么也不懂!

    她爱他?即使他卑鄙又恶劣?

    杜御褪下她的衣服,她白晳纤细充满少女韵味的身子在冷空气中瑟缩,细柔的肌肤是冰凉的,她的脸颊却异常的发烫……

    即使他利用她的感情欺负她、伤害她,她仍然会爱他?

    他冰冷的心,只有风雪,没有暖阳。

    只要不是乐乐,谁都可以伤害……即使是陈招男。

    只要不在黑夜里再看见乐乐,他抱谁都可以……即使是陈招男。

    只要有片刻的解脱,让他脱离梦魇,他已经顾不得会伤害到她……陈招男。

    “……真的可以?”

    “……嗯。”

    杜御抱起她,把她抱到床上。

    你想哭就哭,想喊就喊,想毁掉全世界都好,我陪你……

    你要相信自己,我陈招男爱上的人,绝对不会轻易倒下去,会过去的,会的。

    不,过不去,他根本过不去——不要说得这么轻松!

    他抚摸着她冰凉的身子,柔软的触感……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他只在床上告白最新章节 | 他只在床上告白全文阅读 | 他只在床上告白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