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前妻,再次指教 > 第四章

前妻,再次指教 第四章 作者 : 杜若

    约莫过了半年,沈蔚然和宁夏的婚礼选在一个吉日举行,由于沈、宁两家都有一定的家世背景,对婚礼的操办完全不敢马虎。他们的婚礼规模盛大,几乎是轰动了整个台湾,新闻媒体争相报导这场世纪婚礼。

    在外界看来,两人就像王子与公主,他们的婚姻也有如童话故事一般美好,但宁夏心里很清楚,在风光盛大的表面下,其实是一段没有爱的空洞婚姻。

    从和沈蔚然订婚到结婚的这几个月以来,他们虽然也像一般情侣一样约会过几次,但就只是吃饭或是看场电影,相处时有点生疏,与其说是即将结婚的未婚夫妻,她认为他们更像是朋友,两人之间无形中隔着一段距离。

    所以在结婚之前,她便很清楚两人在结婚之后会是怎么样的情景。

    在忙碌的婚礼结束后,宁夏正式成为沈家人,在新的环境展开新的生活。

    当宁夏回到他们的新房时,沈蔚然并没有和她一起,他被沈岳和他母亲找去谈话,离开前叫她先回房梳洗。

    她感觉得出来,婆婆余凤兰并不喜欢她,几次见面,婆婆对她的态度始终都是冷冷的,有时候眼神还带着轻蔑,可是她并不清楚为什么婆婆不喜欢她。

    左思右想,她认为最有可能的原因是婆婆觉得她配不上优秀的沈蔚然……

    公公对她还好一些,虽然说话时不冷不热,但也只是板着一张脸,还不至于像婆婆露出彷佛会刺穿人似的眼神。

    从古至今都存在着难解的婆媳问题,只要她住在沈家,每天都会和婆婆碰到面,看来要让婆婆认同自己,需要费上一番工夫了。

    宁夏穿着白纱礼服坐在床上,抛开心中烦恼的事,突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偌大的房间令她感到陌生,从今以后,沈家就是她要生活的地方了。

    身上的婚纱也是出自六月雪之手,当沈蔚然带着她去试穿婚纱时,只是很云淡风轻地说了一句“时间不够,六月雪只能设计一件婚纱”。

    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可是对她却造成巨大的冲击,她压根没想过有朝一日能让偶像为自己设计婚纱,此事还让她兴奋到失眠了好几晚。

    六月雪从来不接受别人委托订制专属服饰,只依自己的灵感和心情行事,不过看来六月雪也会卖所属公司继承人几分面子。

    嫁给沈蔚然实在太赚了,穿着这件婚纱就像穿着一件小金库,她根本不敢衡量自己身上礼服的价值。

    她小心翼翼地褪下婚纱,深怕这件婚纱会有一丝一毫的损伤,就算只是弄脏一点,她都会心疼死……

    而后她进浴室洗了个舒服的热水澡,洗去一整天的疲惫,一打开浴室门,就和刚回卧房的沈蔚然对上视线。

    他还穿着新郎西装,他本就英挺帅气,今天更加英气逼人,宁夏望向他樱色的薄唇,忍不住回想起今天在婚礼上两人当众进行的誓约之吻。

    虽然只是轻柔的一吻,却还是让她忍不住心跳加速,在二十多年的人生中,她根本没有和异**往的经验,更遑论像接吻这样亲密的举动。今天是为了配合婚礼的进行他们才会接吻,那么之后呢?

    她下意识感到有些紧张,既然成为了夫妻,接吻或是更亲密的接触都是必然会发生的吧?

    “吹风机在梳妆台右边柜子的抽屉里,记得把头发吹干,我去洗澡。”沈蔚然说完之后,从衣柜拿出睡衣往浴室走去。

    会提醒她吹干头发,是因为岳母之前交代他不少关于她的事,岳母说她嫌吹头发很麻烦,常常都没有吹干。

    其实沈蔚然的心情原本不是很好,但在见到宁夏刚沐浴完呆愣的表情时,眉头便舒展不少,以后这里就是他们的卧室,想想以后他们会有更多共处时光,他觉得不错。

    回房之前,父母找他说了些话,双亲一得知他要让宁夏进入Azure的设计部门工作后都相当反对,父亲认为沈家的媳妇跑去当助理不太妥当,会让人看笑话,母亲则是觉得一个好的媳妇就该在家相夫教子,不该在外头工作抛头露面而不顾家庭。他不认同双亲的想法,坚持自己原本的决定,让宁夏去做设计师助理。

    自从他表示要和宁夏结婚,父母都反对,母亲的反应甚至比父亲还激烈,宁夏的家世并不差,但在他的父母看来,根本无法和其他大企业的千金相提并论,最后他还是力排众议,和宁夏订下婚约。他不奢望能在有恋爱基础的情况下结婚,但若是连选择对象的权利都没有,那就太可悲了。

    他也像一般的情侣一样,会找宁夏出来约会,从几次的相处过程中,他发觉她是个可爱而且不烦人的对象,对他而言,这样很好。

    为了今天的婚礼,宁夏一大早就被叫醒,一整天下来,就算觉得累也不能睡,顶多只能闭目养神一会儿,所以当她吹干头发后,几乎是一沾枕就睡着了,完全没有因为初到陌生环境而失眠。

    她原本还想着应该要和沈蔚然说声晚安再睡的,但还是敌不过睡意……

    宁夏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后来她是感觉到身旁的床位有细微的动静而被吵醒的,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已经换上睡衣的沈蔚然正坐在床边准备躺下。

    “吵醒妳了?”他的语气带着几分歉意。

    “没关系,口有点渴,正好可以起来喝杯水。”宁夏的意识尚在朦胧间,动作缓慢地掀开被子下床,朝房内的饮水机走去。

    当她掀开棉被时,露出一截白皙的长腿,睡衣的裙襬在刚才睡着时被卷到了大腿上方,她自己浑然未觉,但这一幕却完整映入沈蔚然的眼中。

    曾经有过姿态更加撩人的美女站在面前试图撩拨自己,但他都能够不为所动,现在宁夏无心的举动却勾起他的欲望……

    幸好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对自己的妻子产生欲望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蔚然,晚安。”宁夏喝了几口水,再度回到床上,已经比方才清醒不少,一想到要和他同床共枕,果然还是有些紧张。

    “夏夏。”他的声音略显低沉。

    “嗯?”她现在是跪在床上,还来不及问他要做什么,猝不及防被拉向一个温暖的怀抱中,她抬头茫然地望向他。“怎么了?”

    “今晚可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他低下头,温柔地吻上她柔软的唇瓣。

    原本见她累得睡着了,舍不得吵醒她,所以他不打算在今晚与她有进一步的发展,但是既然她已经醒了,就没了这层顾虑。

    “蔚、蔚然……”当他离开自己的唇时,她终于有机会开口说话,双颊因为方才的亲吻而绯红,还有更多的羞涩。

    她和他虽然已经是夫妻,但两人的关系连熟识都谈不上,更别说是要做出亲密举动。

    然而,望着他好看,此时却被情|欲浸染的眼眸,她感觉自己的心脏急速跳动着。

    “别怕。”沈蔚然的嗓音有些沙哑,发丝凌乱,看着新婚娇妻被自己吻得意乱情迷的模样,让他差点控制不住自己。

    他从来不会特别渴求女人,但是对宁夏却有诡异的执着,初见时为她设计礼服,后来坚持娶她为妻,此时此刻更想直接占有她。

    沈蔚然缓缓解开她的睡衣钮扣,将她身上所有阻碍自己行动的衣物一层一层褪去,细碎的吻落在她的每一寸肌肤上。

    初时,宁夏因为震惊而呆若木鸡,但她也没有反抗,应该说,这样的进展是她早就料想过会发生的。

    接着在他循序渐进的引导之下,她紧绷的身子逐渐放松下来,不时发出羞人的嘤咛声,任由他带领着,享受她不曾体验过的兴奋热情。

    宁夏在结婚后正式进入Azure的服装设计部门。

    总经理夫人到公司上班一事,免不了惊动了所有员工。她和沈蔚然结婚的事,经过媒体记者的大肆报导,几乎无人不知,说不定连路人都对她有印象,更何况是公司里的员工,怎么可能不认得她?

    “宁小姐,以后妳就跟着祈设计师一起工作,从旁协助她。”沈蔚然的秘书徐蓁蓁领着宁夏到设计部门,向她介绍其他同事和之后她要跟着的设计师祈芮儿。

    沈蔚然并未亲自带宁夏到设计部门,宁夏深知自己是靠着关系走后门的空降部队,又是总经理的妻子,如果还让他亲自带她到工作的地方,恐怕容易让同事认为她在摆架子,她希望能像一般员工那样,和大家自然相处。

    “妳好,我叫宁夏。”宁夏礼貌地向祈芮儿问好。

    祈芮儿长相成熟,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给人一种爽朗的感觉,当宁夏第一眼见到祈芮儿的时候,立刻明白为何在这么多设计师里,沈蔚然会让她跟着祈芮儿了,对方看起来就是个很好相处的姊姊。

    “不介意我叫妳小夏吧?以后要一起共事,叫妳总经理夫人总感觉怪怪的,妳就叫我芮儿就好。”祈芮儿露出亲切的笑容,朝宁夏伸出手。

    “当然可以。”宁夏伸手回握。

    “宁小姐有问题可以问祈设计师,我还有事情要忙,先离开了。”徐蓁蓁堆起虚假的笑容说道。

    想她堂堂总经理秘书竟然沦为带路的,就算对方是总经理夫人,在公司里还不就只是个小小的设计师助理。

    她打从心里不喜欢宁夏,不仅横空出现抢走她爱慕已久的总经理,还靠关系走后门进入公司,她对宁夏十分不服。

    据她打听到的消息,不只她不喜欢宁夏,就连董事会和总裁夫妇也都不喜欢宁夏,她认为宁夏根本就没资格当总经理夫人,就不晓得总经理是怎么看上宁夏的。

    “谢谢徐秘书。”宁夏赶紧向对方道谢。

    徐蓁蓁瞥了她的颈子一眼,而后用力冷哼一声,气冲冲地离开。

    等徐蓁蓁离开后,祈芮儿担忧地对宁夏说道:“妳以后还是离她远一点比较好。”

    “为什么?”宁夏困惑地眨了眨眼,她不明白祈芮儿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不过徐蓁蓁方才离开的时候看起来火气很大,而且脸色也从难看变成非常难看。

    “徐蓁蓁喜欢沈总经理很久了,妳突然抢走她的心上人,她的个性这么高傲,会服气才怪,妳没听到她一直喊妳宁小姐,不愿意叫妳总经理夫人吗?”祈芮儿平时也不喜欢和徐蓁蓁打交道,徐蓁蓁仗着自己是总经理秘书,老是趾高气扬的,让她看了觉得很不舒服。

    “这样啊……”宁夏在婚前婚后都知道以沈蔚然的条件,肯定有不少爱慕者,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遇见第一朵桃花了。

    沈蔚然目前是已婚的身分,但说不定爱慕他的人不减反增,毕竟结婚前要打败不少竞争对手才能获得他的青睐,结婚后只需要打败她这个沈少奶奶,而且还是个没什么威胁性的少奶奶。

    宁夏突然觉得这个新身分替自己引来不少仇人,还要替沈蔚然挡桃花……

    “不过妳和总经理的感情这么好,她也没有介入的余地。”祈芮儿突然露出暧昧的笑容。

    “怎么看得出来?”祈芮儿应该只有在婚礼上看过她和沈蔚然共同出现,怎么会知道他们的感情好不好呢?就连她自己都不晓得和他的感情算好还是不好了。

    “当然是靠双眼。”祈芮儿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又指了指她白皙的颈子。

    宁夏不明所以地微蹙着眉,自己的脖子上有什么?

    看她这个反应,祈芮儿立刻明白她还浑然未觉,便从椅子上的随身包包里拿出一面小化妆镜递给她。

    不照还好,一照镜子,宁夏的脸瞬间涨红,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出门的时候她根本没注意自己的颈子上有吻痕,应该是被长发遮住了,刚才和徐蓁蓁说话时,她下意识理了理自己的头发,没想到就露出来了。

    难怪徐蓁蓁气到都快冒火,肯定觉得她是故意炫耀……

    虽然她也不晓得其他夫妻是不是也这样,但是自从婚后,沈蔚然对于房事可是丝毫不怠惰……

    “好啦!不逗妳了,待会儿想办法遮一下就好。我先说清楚,跟着我工作可是很累的,要有心理准备。”祈芮儿的上一个助理便是因为跟不上她的速度,而且觉得这份工作太累才辞职的。

    “我会努力的。”宁夏仍然红着脸,不过还是认真响应道。

    好不容易能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她当然会全力以赴,而她也早有心理准备这份工作不会太轻松。

    下班后,宁夏坐沈蔚然的车一起回家,因为忙了一整天,她才上车没多久就睡着了。

    “到家了。”沈蔚然停好车后,轻轻将她摇醒。“很累吗?”

    宁夏揉了揉惺忪的双眼,微微一笑道:“嗯,不过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虽然累,但很充实,跟着芮儿能学到很多东西。”

    果真如祈芮儿所言,跟着她工作会很辛苦,祈芮儿完全没有因为她是第一天上班就放水。

    当两人一踏进家门,余凤兰立刻迎了上来,神情略带不悦地说道:“你们怎么那么晚回来?”

    “不是和我平常下班的时间差不多吗?”沈蔚然看了眼手表,现在也才六点多。

    “小夏跟我过来,今天的晚餐由妳来准备。”余凤兰对着宁夏说道。

    “我来做晚饭?”消息来得太突然,宁夏顿时睡意全消。

    “妈,家里有厨师,为何要特意叫她准备晚饭?”沈蔚然无法理解地蹙起眉头。

    “小夏既然嫁进沈家,不能不会半点厨艺,虽然平常有厨师,但偶尔也要自己下厨,我只是要看看小夏的厨艺如何。”余凤兰打定主意要测试宁夏够不够资格成为合格的媳妇和妻子。

    “嫁进沈家跟会不会做菜有什么关系?而且她也很累了,要做菜等改天吧。”沈蔚然认为宁夏会不会做饭都无所谓,而且他们回家的时间也不早了,等宁夏做完晚餐,都不晓得几点了。

    “所以好端端的去做什么助理?如果觉得累就不要去工作,好好待在家。”余凤兰自始至终都反对媳妇出去工作。

    “话不能这么说……”沈蔚然耐着性子说道。

    “没关系。”虽然已经很疲惫,但宁夏不想和婆婆起冲突,如果这是沈家媳妇必须要做的事,她觉得自己应该也要做。

    幸好她不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人,宁家并没有请厨师,以前在家的时候,她常看母亲做菜,偶尔也会帮忙,一些简单的菜肴她还是会的。

    跟着沈母进厨房没多久,宁夏很快就后悔自己方才过于天真的想法。

    清蒸龙虾、蛋酥烩丝瓜、三杯杏鲍菇……光是听婆婆念出这些菜名,她就晕头转向的,她还以为只要炒几道自己会做的菜就好了,没想到还有指定菜色,而且听婆婆的语气,做这几道简单的菜似乎已经对她很仁慈了。

    宁夏根本没做过这几道菜,只好凭着印象中的味道去做,后果就是被在一旁盯着的婆婆念了一顿,眼看时间已经很晚了,她却连一道菜都无法完成,婆婆只好自己完成那三道菜,并且不断叮嘱她做法,另外还请厨师多准备了几样菜。

    有鉴于她的厨艺根本不到家,余凤兰决定以后每天在她下班之后都要从旁指导她做出一道能端上桌的菜。

    时间一天天过去,宁夏逐渐了解,当沈家的媳妇实在不容易,除了厨艺之外,家事也要熟练,即使这些家事平常都有佣人打点,也必须学会独立完成,还要学会正确的泡茶方式,因为公公和沈蔚然都喜欢喝茶,也要略懂插花,因为家中的花瓶每隔几天就要摆上新鲜的花朵……要学会的技能太多了,让宁夏每天就连下班后的时间都忙得不可开交。

    她在心里忍不住怀疑,难道沈家的媳妇都十项全能?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前妻,再次指教最新章节 | 前妻,再次指教全文阅读 | 前妻,再次指教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