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十年一夜 > 尾声

十年一夜 尾声 作者 : 倪净

    自从边幽兰谈成了杨家生意后,对杨克哉的态度自然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虽然白眼还是不少,冷脸也常甩过去,但是她不再一副距人于干里之外了。

    偶尔在家里,两人不只谈公事,还会谈一些生活琐碎事,就像一对平常夫妻。

    结婚前,杨克哉可是夜店咖,与几个好友三天两头就在夜店碰头、喝酒。可结婚后,除非必要,他下班后他基本都回家,不是亲自下厨就是陪边幽兰在家看电视。

    心血来潮,两人还会结伴去超市买菜或是去百货公司购物,基本上,买的人都是边幽兰,但付钱的永远是杨克哉。

    杨克哉对女人一向是冷热不逬,但结婚后,他不但成了居家好男人,还是个宠妻老公,这样一位上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更别说床上体力好得不行的男人,边幽兰追了他十多年,被笑花痴笑了十多年,到头来,杨克哉却被她驯服了。

    只是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边幽兰不要他的爱,她也不想给他爱,她说了,她对他的爱,在好多年前就被消耗没了。

    本来,她心里还打着算盘,等他哪天搞婚外情时,她就再坑他一次,然后大方提出离婚。可眼下,杨克哉身边连助理都是男的,任何大小鲍开出席的场合,他身边只会带她,别说多看一眼其他女人,他眼里根本就看不到其他女人。

    主动的女人不少,但也要男人肯配合,杨克哉是根本连机会都没给,他的世界里只有边幽兰一个女人。一直以来,从他年少轻狂开始,到现在成为集团的负责人,他的身边还是只有她。

    边幽兰本以为,这种不温不火的夫妻生活,有机会就过一辈子,没想到,她的如意算盘被杨克哉打坏了。

    因为连着几天吃不下、睡不好,整个人精神不振,连工作都打不起精神,边幽兰只好拉着林代代陪她去医院看病。

    但边幽兰挂的家医科却告诉她,要她转去妇产科。

    “代代,你觉得我是不是生病了?不然医生为什么脸色凝重帮我转诊?”边幽兰身子一向好,只除了三餐不定时,胃有些小毛病,长这么大很少有什么病痛。

    林代代上班上到一半,被边幽兰一通电话找来陪她看医生,她也摸不懂医生的意思。

    “是不是工作压力太大?”

    “怎么可能,你没听说我前不久才拿了一个好合约,都可以躺着吃喝了。”杨克哉的合约到手时,她可是得意地笑了好多天。

    林代代盯着她左瞧右瞧,“我看你好像瘦了。”

    “我也这么觉得,这些日子天天吃不好、睡不馆。”

    两人在妇产科门诊前等着,当拴号的号码显示在诊间旁的萤幕上时,两人走进诊间。

    “边小姐,你上一次的月经是什么时候来的?”

    这个问题马上问倒边幽兰了,她的月经一向准时,可是她月经好像有一阵子没来了。

    医生见她迟疑,转头对护士说:“让她验个尿。”

    边幽兰有些发愣地跟着护士走出诊间,手里拿着纸杯,一头雾水的与林代代对看。

    “代代,我是不是真的生病了?”

    “不怕,先去验尿,如果真的生病,也可以早点治疗。”林代代没看过妇产科,对这方面的检查也不是很清楚。

    当边幽兰验完尿,等着护士喊她时,再一次坐逬诊间,医生脸上的表情依旧凝重。

    “医生,我是不是生病了?”边幽兰见医生不出声,她直接先问了。

    “边小姐,验尿结果出来了,恭禧你怀孕二个月了。”医生一边在电脑上的病历上打字,一边语气平静地跟她说,那语气跟那态度平静的像是在说着今天的天气如何。

    “医生,你说什么?”边幽兰被这消息震得脸色发白,猛地站起身,却一时没站稳,眼前一片黑,就这么昏过去了。

    结婚半年多来,边幽兰的避孕药从没停过,一直都按时服用,因为她不要孩子。她一心一意只想跟杨克哉当个随时可以分手,没有一丝牵挂的夫妻,可是她却被医生告知,她怀孕了。

    当杨克哉接到林代代打来的电话,说边幽兰昏倒的消息,那时的他正在开会,随即脸色发白地冲出会议室,一路飞车赶到医院。

    当他看到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边幽兰时,他心疼地快步走过去,一手抚着她的脸,还不忘问林代代,“她怎么会昏倒?”早上出门时还好端端的,现在却成了病秧子。

    “医生说幽兰营养不良,加上疲劳过度,现在正在帮她打点滴。”

    杨克哉眉头皱得老紧,心里纳闷,边幽兰的三餐从没少过,怎么会营养不良,因为这间医院是好友家开的,他二话不说,打了电话给纪一笙。

    纪一笙不是妇产科医生,但他好歹也是医生,当他赶来时,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边幽兰,他也跟着脸色凝重,让护士去调边幽兰的病历过来。

    林代代本来是打算跟杨克哉说边幽兰怀孕的事,但她刚好有通电话打来,只好先走去外头接听。

    也在这时,边幽兰的病历送来了,纪一笙打开病历喵了一眼,又转头看着病床上的边幽兰,啧啧了几声。

    “怎么了?”

    “我看这病不轻,少说要十来个月才能好。”纪一笙说完,将手上的病历递给好友,让他自己看。

    杨克哉一听要这么久才能治好,急得接过来看,当他看到医生写下的怀孕字眼时,他抹了一把脸,重重的吁了口气,脸上的担优变成笑容,得意的笑了。

    只是之后边幽兰怀孕,她本人不但不开心,还闽得差点离婚。

    因为打了点滴,人也舒服了,边幽兰被杨克哉带回家。当她回家后,女王的脾气马上发作。

    “杨克哉,你这个小人,为什么我会怀孕?”因为医生怕她动了胎气,要她在家里养胎,杨克哉二话不说打电话给边仁,让他代理边幽兰所有工作,并且跟两家父母说了怀孕的喜讯。

    要当小舅子的边仁,自然也知道自家大姐的脾气,为了让她专心养胎,代理总裁的职务他接得十分乐意。

    而唯一不乐意的,就是被关在家里的边幽兰,她以为是胃肠的小毛病跑去看医生,没想到却被查出怀孕了,而这罪魁祸首就是杨克哉。

    边幽兰躺在床上,背后是几个大靠枕,杨克哉将她抱回主卧房,而她那间形同虚设的房间,这半年来,没什么太大用处。

    杨克哉手里拿着佣人煮好的鸡汤,坐在床沿要喂她。

    “我不喝。”边幽兰太生气了,她一点都没想过怀孕,她才不想帮他生孩子。

    凭什么要她生,他又不爱她!边幽兰想到这里,一向强悍的她难得露出脆弱的一面,委屈的红了眼眶。

    杨克哉端着鸡汤,哄她老半天,她却连一口都不肯喝下,他只能将鸡汤放在床头。

    “我想要你帮我生个孩子。”与她对看了老半天,杨克哉才悠悠地开口。

    “外面想帮你生孩子的女人很多。”边幽兰的手抚在自己平坦的肚皮上,她其实是很难想象里头竟然有了一个小生命,明明她那么努力吃药了。

    “我就要你帮我生孩子。”

    “杨克哉!”

    “你的避孕药一直都只是维他命,早在你第一次去医院看诊,我就让人换药了。”

    “你……”边幽兰没想到他会做出这种事来,一向光明磊落的杨克哉,竟然会做出这种小人行为。

    “你是故意的?”边幽兰没想到她得意地以为自己占尽一切便宜时,原来真正吃亏的人是她。

    “我是故意的,而且是从一开始就有预谋了。”

    “杨克哉,你觉得这样欺负我很好玩吗?看我被你要得团团转很好玩吗?”边幽兰双眼无神地看他,双手颤抖地捉住被子,不想让他看出她的脆弱。

    杨克哉伸手想牵她的手,边幽兰不领情甩开,他不放弃又继续缠了过来,最后还是让他十指紧紧地握住她冰凉的手,相互交扣。

    “我已经后悔了。”杨克哉带着苦涩的语气,将她搂进怀里,紧紧地抱住,“我后悔了。”

    “如果我知道有一天,我会爱上一个嚣张又刁蛮的女人,当她在开口说要追我时,我不会拒绝,当她问我要不要交往时,我不会转身走开。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的药,在她不再追我,只是站在原地看着我越走越远时,我心慌了。所以我想尽方法,拿出生意场上谈判的手段追她,一点一点的利诱,把她一点一点地引进陷阱里,最后不择手段把她娶回家。”

    杨克哉将这些年他的手段一五一十的告诉边幽兰。半年前说要娶她,不过是他早已设好局,一切就绪就等她入瓮。

    “你这个小人!”边幽兰气不过,想着她如此聪明,竟然被他绐摆了一道,越想越不甘心,张口朝他胸膛咬了一口,杨克哉疼得哼了一声,却没有制止她的暴行。

    薄薄的白衬衫哪里禁得起她这么一咬,很快地她当到了血腥味,而后她还嗜到了自己泪水的咸味。

    她从来不知道,这个她不想爱的男人,用尽这么多手段,就为了要她,凭什么他说要她就要,凭什么他不要她就不要,那她丢了多年的脸倒追他的日子算什么。

    “幽兰,我们重新来过好吗?”

    边幽兰松开口,将脸埋在他宽厚胸膛前,不想让他看到哭泣的她,可是她越哭越伤心,抽泣声也一点一点变大,最后真的哭了起来。

    “我不要、我不要,我打死都不要再跟对你好,打死都不要爱你了。”都说怀孕的女人情绪起伏大,边幽兰又哭又打的怎么都不肯。

    “那换我爱你。”

    “你骗我,你一直在骗我,这样戏弄我很好玩吗?”边幽兰不服气的仰头,一双泪眼正好与杨克哉目光对视,在他清澈的眼眸中,她清楚看到他的悔意跟苦视。

    “对,我是骗你,但如果我不骗你,你根本不会理我。”杨克哉出生尊贵,自小养尊处优,天不怕地不怕,却没想到有一天会怕失去这个女人。

    这么多年,看着边幽兰天天跟不同的男人约会,看着她越离越远,他不知度过了多少失眠跟酒醉的夜晚。这些事,人前骄傲的他没跟任何人提起,却也不敢提,所有的苦涩只能往心里吞。

    杨克哉低头吻去她脸上的泪水,“我想跟你生个女儿,一个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儿,我想宠她,把她当公主宠……”

    边幽兰推开杨克哉,本是委昆的表情一变,水汪汪的两眼怒瞪看着杨克哉,犹如他做了多大的错事。

    “那我呢?你只想宠女儿,那我呢?”这男人前一秒还说爱她,下一秒就公然说要宠别人的女人,就算那是她的女儿也不行。

    “你要我宠吗?”杨克哉见她一脸醋意,眼晴瞪得老大,本是藏在眼里的苦涩也慢慢地消去,脸上、眼里全是宠溺的笑。

    “你刚不是才说你爱我?你爱我但你不宠我,你这样对吗?”边幽兰气呼呼地说,全然不知自己又中了杨克哉的小陷阱,“我冒着身材走样的风险帮你生孩子,你不疼我,却要去疼孩子,你这样还算是男人吗?而且谁说我一定生女儿,说不定我怀的是儿子,那你是不是就不要儿子?连同我这个当妈的都不要了?”边幽兰无理取闹起来,黑白都能巅倒。

    “如果生了儿子,下一胎可以再生女儿。”

    “那我呢?你自己说你爱我的?”

    “对,我最爱你,不管你生了儿子还是女儿,不管我多宠女儿,你永远是我最宠的女人。”男人的甜言蜜语说了,女人的心再狠,多少还是会服软,边幽兰听着他的保证,这才稍停,“真的最宠我?”

    杨克哉啄了一下她的唇瓣,“这辈子最宠你。”

    “那还差不多。”边幽兰很是满意杨克哉的答案,心满意足的打算拿过鸡汤喝,因为她肚子饿了。

    “那你呢?”这回换杨克哉不依了,他拿过鸡汤不让她喝。

    “我怎么了?我要好好养胎啊。”

    “那你爱我吗?”

    边幽兰白了他一眼,仰头在他唇上啃了一口,一样得意又贼兮兮地说:“你傻了,不爱我会跟你结婚?我不是早说了,我不嫁我不爱的男人。”

    是啊,嘴上说不爱,但如果真不爱,外头那么多男人,她怎么就吃了回头草。

    【全书完】

    《相关书籍介绍》——

    ◎欲知恶男向震宇如何占了安娣的芳心?请不要错过《夜寝》。

    ◎想看腹黑纪一笹用计拐卓媛?请不要错过《买你一百夜》。

    ◎想看风流的圧皓狼扑绅;清的何于晏?请不要错过《数夜之初夜》。

    ◎想看花心的边仁如何被女江雨梨收服?请不要错过《夜夜不休》。

    ◎看纪一笙如何将丁贝云压在身下疼宠?请别错过《第九十九夜》。

    ◎想知商文森为何要逼苏小眧爱上自己?请别错过《夜遇》。

    ◎看腹黑莫尚云如何让江紫平再也逃不了?请别错过《初初之夜》。

    ◎霸道乔震刚如何强抢林琴琴当他老婆?请别错过《今夜不眠》。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十年一夜最新章节 | 十年一夜全文阅读 | 十年一夜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