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一起穿上蓝白拖 > 第六章

一起穿上蓝白拖 第六章 作者 : 午茶

    “我没有在说服你,我只是在带着你一起走。”她撇撇嘴。“我也刚和季洋结下了一个心结呢,现在我正在努力解开这个结,但是觉得有些费力,想要找个伴一起试试看能不能成功,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一束阳光洒落在她朝他伸来的掌心上,蓝海仔细盯着那细致柔嫩的掌心上交错纵横的掌纹,陷入沉思。

    “你的心结,与我无关。”

    她偏头,手持续抬在半空中,不愿缩回。

    “等你了解了我与季洋的过去,再自己决定要不要以更好的方式来说服我。”蓝海由西装内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上她掌心。“希望你了解过后,来找我的目的能够改变。”

    “改变?”她蹙眉。

    “嗯,我等你来和我一起说季洋的坏话。”蓝海正经八百地拢络她,直到白雪没好气地掷来一记白眼,他才放肆又开怀地发噱,潇洒转身离去。

    身后的女孩并没有再开口挽留他,而他情不自禁再度回眸凝视之际,那一身窈窕雪白正伫立在灿烂耀眼的黄金阿勃勒下。

    她在他面前,用力的哭、用力的笑,尽情挥洒属于生命的热力,毫不浪费吝啬。

    即使少了当年初见时的纯真无邪,却是天真烂漫得……

    令他,印象深刻。

    迈步离开时,他不忘掌心朝上承接细细雨丝,用心感受一下她口中所谓的,生命美好。

    白雪想起初识季洋的那时,也正好是阿勃勒盛开之际。

    当时的他伫立在遍染澄黄的阿勃勒树下,一张斯文好看的脸庞正漾着淡淡伤感,因为那模样与朝气蓬勃的景象产生了强烈的对比,令她不由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韩霜,那谁啊?怎么站在我们社办门口?”白雪一双凤眸写满了好奇。

    呵欠连连的韩霜一副娇气慵懒样,她趴在桌上往白雪指去的方向一睐。

    “喔,季学长啊……听社长说他是毕业好几届的前社长,手艺很了得,甚至还拜师在花艺大师颜柳默的名下,在花艺业界名声响当当呢,好像是社长托他来社里传授手艺,还有分享个人的花艺生涯,等一下我们就能看看这位传说中的大学长到底是有多——?厉害了。”

    白雪听着韩霜相当不以为然的语气,只是笑了笑,眼神却紧紧盯着季洋那张忧郁又温柔的脸庞。

    接下来季洋的整场花艺讲授,白雪无比认真投入,甚至对于季洋仔细处理花材的手法以及对待花草的态度,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及崇拜。

    等到她回神时,她已走到季洋面前主动找他攀谈了起来。

    刚开始季洋只当她这个小学妹挺有趣,对于她任何关于花艺上的疑难杂症都尽其所能地解惑授业,甚至在白雪表达出自己对花艺工作有强烈兴趣时,还将她引荐到颜柳默的门下,从最基层的花店打杂开始学习起。

    白雪犹记得大学毕业后刚到颜老师花店里工作,头一回被颜老师指派去送花时的错愕,这才发现自己以为会非常充实又充满斗志的花店工作,竟是如此奔波劳碌。

    当时每日骑着摩拖车在车阵里穿梭,有一天傍晚,她灰头土脸的将车停妥,正觉腰酸背疼,伸直双臂舒展筋骨时,季洋正巧从花店门口走出。

    她与他对上的那一眼,从此,被韩霜取笑为死心眼。

    白雪一直明白季洋想要脱离颜老师羽翼的梦想,只是他苦无机会、没有资源,于是在那一眼对上后,她冲动提议,“季洋,我一直有个梦想,等待成熟之后,想要开一家花店,你要不要来当我的合伙人?我出资当营运总监,你出力当艺术总监,你觉得成吗?”

    季讶满眼讶异,沉默地瞪着她,而她看得出来他的心动。

    “没关系,我现在还只是个送花小妹嘛,功也还没练成,等我成熟大概也需要个两三年来着,到时候我资本筹够了,你再回答我吧。”白雪拍拍**,潇洒地独留季洋一人沉思。

    那年,她才二十三岁。

    她欣赏季洋的才华,喜欢季洋莳花弄草时的温柔似水,更喜欢季洋对于花艺的执着与热诚,因此……明知道季洋身边已有了一个颜水茉,她依旧是一头栽入情网里,执迷不悔。

    白雪深知季洋始终想要做出一番成绩,证明自己不需要颜柳默的名号也能闯荡出一片天,她更了解颜水茉和季洋两人的爱情一直以来并不被颜柳默认可。

    于是,她一直安静地守护着季洋。

    期许他能壮大、更期待他能够展翅高飞。

    后来,雪季花艺在开店第一季成功引起各方关注与讨论,甚至因为季洋个人的花艺美学,在业界掀起一阵哗然与探讨,而短短一年内,雪季花艺从门可罗雀,到无论淡旺季都订单接到手软的状况,甚至还能与王者香及颜柳默的“花颜”两大花艺界龙头并驾齐驱。

    虽然打从草创初期开始,白雪总不吝给予季洋无限的赞叹与肯定,但这般令人惊艳的成绩,却是白雪未曾预料过的。

    而这段期间,她也未曾隐瞒过自己对季洋的倾心及仰慕,她更大方地在季洋面前祝福过他与颜水茉能终成眷属,只是……

    季洋还是因为这一层心理因素,将她拒于门外,就连向颜水茉求婚这件事,也是联合众人隐瞒着她进行。

    她可以理解季洋也许是体贴她心里会难受,而选择避开了她,但季洋实在是太不了解她了……

    有时候真诚坦率地告知,反而能减少更多的伤害,而她也能更直接面对事实而衷心献上祝福。

    他多余又多虑的温柔,间接地造成了她的困扰与难过,反而令她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拿什么表情去祝福他与颜水茉,也更明白原来自己坦荡荡的爱慕竟将他逼到如此困窘的境地。

    这让白雪觉得无地自容。

    于是白雪自行放假了三天,躲了季洋三天,直到严薇与白苹两人再也受不了见她成天在家无所事事、无病呻吟,亲自将她架到了雪季花艺的店门口,再一脚将她给踹下车。

    “有事快解决,整天在那里唉声叹气,一点都不像白雪。”白苹撂下话后便开车离去,独留垂头丧气的白雪伫立在店门口。

    活到了二十八岁,白雪第一次觉得自己孬种。

    叮铃。

    店门口的风铃轻响,白雪抬头,对上了季洋那惊讶的一眼。

    “呃……”她抬手,“早啊,季洋。”

    “早……白雪……”季洋垂下眼睫,神情拘束。“我听小金说你身体不舒服才请假了三天,现在……好些了吗?”

    “好……”她咳了一声,不想让季洋心里因为她而有了疙瘩,于是灿烂笑开,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轻快又自然的回道:“当然是好多了!不然我现在怎么会在这里呢!”

    她接过季洋手中的浇花花洒,转身往花店两旁的盆栽走去。“待在家里好几天了,再不出来透透气,我的骨头都快生锈……咦?那是什么?”她目光穿过透明玻璃窗,看见一只精致可爱的泰迪熊正四平八稳地坐落在窗台上。

    季洋跟着看了过去,眼神柔和。“那是蓝妈妈和蓝晶晶送来给你的。”

    “她、她、她们怎么会知道……”白雪直直望着那只泰迪熊,惊喜得不能再惊喜。

    季洋被她小狈眼神般的光芒逗笑,提醒说:“那只泰迪熊旁边有一张卡片,你可以看一下。”

    白雪走进店内,将卡片取下时不忘将那只心心念念的泰迪熊也搂入怀里,她揭开卡片,仔细阅读上头的字。

    白雪:

    这是一只德国金耳扣白雪公主限量版泰迪熊,一见她便想到你。

    晶晶正巧有一只。她这几日准备行李要飞往美国去,行李超重晶晶带不过去,便决定将泰迪熊转赠给你,我们知道你会非常爱惜她的。

    对于婚礼,我们很感谢也非常满意。

    那束百合花的心意,蓝妈妈至今仍觉心头温暖。

    这份温暖正如你给予我的感觉,如冬日暖阳一般,将人心熨贴得舒适温馨。

    将白雪公主赠予真正的白雪。

    秦正兰&蓝晶晶

    白雪搂着怀中的泰迪熊,连日来笼罩阴霾的心情一扫而空,她的嘴角咧得不能再咧,心满意足又欣喜若狂至极。“这怎么好意思呢蓝妈妈……”

    小金却煞风景似地走了过来。“白姊,你来上班了啊!季哥的婚事有没有下落啊?你说服人家了没?”

    白雪一听,像是被人兜头浇了一桶冷水,身心灵彻底打了个激灵。

    季洋见状不由得心里一叹,“小金,刚才交代你的事做完没?”他挥挥手示意小金赶紧走人。

    见小金识趣地闪进了店内办公室,白雪无奈垮肩,紧搂着怀中的泰迪熊不知该从何开口。

    “白雪,那天的事你别放在心上,这其实是我个人的事,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为免这小女孩又把事情揽到自个儿身上,季洋急忙出口柔劝,避免三天前的事情再度重演。

    当时他早该阻止白雪蹚入这场浑水里。

    “季洋……”白雪想起蓝海看着季洋的眼神,再想起蓝海那日将名片递到她掌心时的那句话。“你和蓝二哥,到底……是怎么认识的?”

    季洋陷入短暂的沉默,历经几番挣扎才启口,“白雪,这件事你根本不需要费心费力,把你牵扯进来让我非常过意不去——?”

    白雪静静凝视着季洋有苦难言的模样。“你知道我一直很想了解王者香不是吗?当初我是如何赞美以及崇拜那个人,你不是都知道吗?”

    季洋怔忡。

    “现在我有这样一个机会,你还要阻止我吗?”她轻声问。

    他盯着白雪执着的眼神,一口气堵在胸臆间不上不下,闷得他脸色沉重。认识白雪这几年,他明白一旦她决定要去做的事情,尽避旁人再如何费尽唇舌,还是难以令她打消念头。

    譬如雪季花艺的诞生、更譬如,她对他的心思。

    “你想认识蓝海?”他问。

    “嗯,知道了他是谁后更想认识了。”白雪郑重点头。“而且,也许我可以在这其中,帮忙你促成姻缘,这不是挺好的?”

    “如果认识蓝海之后……你变得不想帮我了呢?”季洋苦笑。

    季洋的话让白雪想起蓝海最后和她笑说的那句……她蹙眉,问:“你们之间有过什么纠葛牵扯,至少你得先让我清楚明白的知道,我才可以自己决定该怎么做吧,你不要自己又将事情先下了定论,有时候太为别人着想,其实反而是一种残酷的表现,也许别人最不需要的就是你的体贴呢。”

    她直接又明白的论述揪出季洋心底最沉痛的往事,令他冷不防扼住了呼吸,好半晌回不了话。

    那人……也曾经这么对他说过。

    “白雪,你知道吗……有时候,你和蓝海,真的挺相似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一起穿上蓝白拖最新章节 | 一起穿上蓝白拖全文阅读 | 一起穿上蓝白拖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