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妾当家 > 第六章

小妾当家 第六章 作者 : 田芝蔓

    苏语恬打开了锦盒,不是寻常的金银珠宝,反而是一盒……茶叶?

    “这是……”

    花老板热情地介绍道:“这茶名为凝心翠,是进贡给朝廷的名贵茶叶,皇上给了世子一些,他一听说你爱喝茶,全拿来送给你了。”

    苏语恬本身也是爱喝茶的,不管是英国的伯爵红茶、日本的煎茶还是台湾的高山茶,她全都爱,原来原主也是吗?

    苏语恬拿起那盒茶叶,唇角的笑意更明显了,蝶儿的衣饰华丽,若白擎苍真的送她一些什么金钗步摇的,她或许还不喜欢。

    “那请花老板帮我向世子道谢吧。”

    “不用我替你转达,你有机会亲自向他道谢。”

    莫非花老板知道她与白擎苍曾私下见过面?苏语恬没自己招认,反而故作一脸不解地反问:“花老板这是何意?”

    那日楼里一个姑娘陪着白擎苍到后院,他见了苏语恬就遣走了她,她一回主馆就向花老板告知这事了,花老板当然知道他们私下见过了,花老板这才知道为什么白擎苍会突然对蝶儿有了兴趣,足见那日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

    但如今蝶儿既要装傻,她也不明说,她打的主意就是让蝶儿一步步的开始与客人陪酒,为日后做准备。

    “世子送了这个名贵的礼物,你不好一点表示都没有吧,我希望你能设宴款待世子,向他道谢。”

    苏语恬就知道花老板今天来果然不安好心眼,但她也没立刻冷起面孔,她笑意依旧,只是语气坚定,“花老板说过我恢复表演,就不再逼我接客的,不是吗?”

    “当然当然,我这不是逼你接客,只是要你陪世子喝几杯,世子是风流,但不下流,说了只与他共饮他就不会逾矩,他说了,只想与你亲近亲近,他知道你是清倌。”

    “其他客人若知道了,认为我开了先例,以后都希望与我一同饮酒,那我岂不是难以推辞?花老板,我不善饮酒,饮酒更伤嗓子。”

    “这我知道,这次设宴是秘密进行的,世子也承诺不会声张,他可是堂堂世子,得罪不得。”

    苏语恬盯着花老板久久不言语,看得花老板都以为她又要拒绝了,最后,当苏语恬点了点头要花老板安排时,花老板真是大喜过望。

    “你同意了?”

    “是,不过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一定一定!我这就去安排。”花老板忙不迭的站起身。“今天表演你也累了,好好歇歇,与世子安排好时间后我会告诉你。”

    “我明白了。”

    看着花老板开心的离开,苏语恬重重的吁了一口气。

    翠舞听见她答应设宴时其实本是觉得开心的,却不解她为什么看起来不怎么高兴。“翠舞以为蝶姊姊是有些喜欢世子的?”

    谈喜欢未免太早,只是今晚一堂的客人之中,白擎苍不管是相貌、仪态都是最拔尖的,若不是有层“交易关系”在,她倒是很乐意与他先由朋友做起,但就因为他们的身分,她知道所谓的朋友是奢望。

    “我会答应是为了安抚花老板,撕破脸了她若强要逼我接客,我能拒绝吗?”

    “所以蝶姊姊才不说张老爷的事?”

    “因为说了也没用,花老板肯定叫我能避就避,毕竟也不好得罪客人。”

    “蝶姊姊既然说了下不为例,花老板应该暂时不会再烦蝶姊姊了吧?”

    “保得了这个月,保不了下个月,你没听张老爷说他花了多少钱在我身上,像他这样大手笔的客人有多少?”

    翠舞想了想,虽然蝶姊姊个性冷傲,脸上的笑容也常常暖了脸暖不进心里,但不知为什么几个大户老爷就吃这一套,固定捧场撒银子的常客没有十来个也有五、六个,只要一听到风声能让蝶姊奶设宴款待,肯定个个捧着银子上门来要花老板安排时间,但喝了酒,尝了甜头,下回再要求的,可就不只是喝酒而已了。

    “那蝶姊姊打算怎么办?”

    “我之前本想逃出醉梦楼,才刚走到后门,就见两个大汉守在那里,虽说不是针对我一个,但大概之前我坠塔的事让他们有了戒心。”

    说到坠塔,翠舞便想到之前偷听到花老板交代护院看好前后门的事,言谈之中好像说蝶姊姊是轻生的,她不由得问道:“蝶姊姊,你会坠塔真的只是意外吗?”

    苏语恬幽怨的看了翠舞一眼,并没有明说,只道:“醉梦楼不是我的归宿,我会找机会离开。”

    翠舞也是个聪明的,知道她的话中之意,也认为一直在自己心头的盘算应该是最好的路子,她捧起她的手,恳求道:“虽然翠舞还比蝶姊姊小了两岁,但从小我们就是一起长大的,情同姊妹,你答应我别再想不开了,好吗?”

    原来翠舞与蝶儿的感情这么深吗?可她终究还是要回现代去的,蝶儿既然有九成的可能已经坠崖死了,那么她离开后,翠舞还是没了蝶儿这个姊妹。

    “翠舞……生离死别是我们无法做主的,如果真有那一天,你要看开……”

    “我才不要看开!蝶姊姊答应我别做傻事,蝶姊姊要离开醉梦楼,如今就有一个好机会。”

    “什么机会?”莫非翠舞知道什么密道?

    “让世子为蝶姊姊赎身。”

    赎身?先不说花老板会不会答应,就算答应了,开价肯定很高,况且白擎苍怎可能白白为她赎身,想必她也得付出代价,而那代价是什么,她不难想象。

    “我不同意。”

    “世子答应过翠舞,只要蝶姊姊是清白之身,他就为蝶姊姊赎身。”

    “你……你去找过他了?”

    “是!翠舞绝不能眼睁睁看着蝶姊姊再次轻生,蝶姊姊若要死,那下回带着翠舞好了。”

    难怪白擎苍总是对她不肯死心,原来除了花老板,连翠舞也想着撮合他们,现在白擎苍肯定以为她对他有意,才会明着不说,暗地里让这么多人为她安排。

    她与白擎苍之间并无情爱基础,就光凭他长得俊,她就要把自己的身子给他吗?这她绝对办不到!

    可想到张老爷今天如此骚扰自己,苏语恬又很难不为自己的处境担心,她能拒绝得了多久?她猜不出一个月,花老板就会再安排第二个客人与她共饮了,那么距离她被逼着上客人的床,又能有多久?

    若能在这段时间内找到回到现代的方法倒好,若是不能呢?

    “蝶姊姊,别再考虑了,趁着这回设宴,蝶姊姊就跟世子相好了,让他为蝶姊姊赎身。”

    “我做不到,我不可能去勾引他,再说了我也不会这种魅惑人的手段。”

    “世子对蝶姊姊不是完全没有意思,蝶姊姊不用想太多,酒过三巡自然水到渠成。”

    “翠舞,让世子为我赎身就等于要进世子府成为他的女人,这等终身大事我怎能随便交付予他?”

    “蝶姊姊,世子是你最好的机会了,来日若真被花老板逼着接了客,那最好的选择只剩大户老爷们的续弦或姨娘了,蝶姊姊要的是那种归宿吗?”

    苏语恬知道白擎苍的确是她最好的出路,但她该为了逃离醉梦楼而交出自己的身子吗?她站起身,在房里来回踱步,思绪翻转。

    “蝶姊姊,你就别再考虑了。”翠舞苦口婆心地再劝。

    不!没有情爱的性她绝对做不到,她要怎么做才能全身而退……突地,她灵光一闪,有了点子。

    “翠舞,你能帮我弄到蒙汗药吗?”

    “蝶姊姊要这个做什么?”

    “除了蒙汗药,还要凤仙花汁,我先在酒里下药把世子迷昏了,然后在床褥上倒上少许的凤仙花汁,待他醒来我就说他酒后乱性,好事已成。”

    对世子爷下药,这怎么行?!翠舞惊吓地道:“蝶姊姊,怎么能对世子下药?更何况躲了一回,下回呢?你若是进了世子府,世子更不可能不碰你啊!”

    “我会想办法一进世子府就逃。”

    “逃?”

    “好了,我心意已决,你去为我准备就是,除了酒里的,还要用水化一些备用,万一他没被迷昏就想对我乱来,我就用滴了蒙汗药的巾帕迷昏他。”

    翠舞只担心好好一个机会被苏语恬给弄砸了,可见苏语恬心意已决,她无可改变,只好乖乖应命去准备苏语恬要的东西。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妾当家最新章节 | 小妾当家全文阅读 | 小妾当家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