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金榜厨娘 > 第四章

金榜厨娘 第四章 作者 : 玛奇朵

    “等等。”阮绵绵突然喊道。

    她语音刚落,趴在地上的采花贼和韩枋宸都同时看向她。

    韩枋宸以为她是看不过去自己把人往死里打,不由得皱着眉,觉得她好心的不是地方,正想着是不是把人拖到别的地方处理时,只看到她动作有些别扭的往床边的一个布袋子里摸了摸,然后拿出一把剁骨头用的砍刀,还有一把细细的长刀来。

    “别把人打死了,脏手!我这儿有刀子,这把可以一次砍断骨头,这个可以削肉,来!不要客气,用哪把都行!这都是我练手的刀子,不怕见血的。”阮绵绵受药性影响,一口气有些提不上来,身子软绵绵的,说话声音软糯中还带着一丝娇气,但说出口的话却相当霸气狠绝。

    采花贼晕眩的想着,自己肯定是哪里搞错了,这根本不是一朵娇花,而是一株会吃人的霸王花。

    韩枋宸也是一愣,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的错愕,“妳……不是要替他求情的?”

    阮绵绵厌恶的看了采花贼一眼,一脸不解地道:“我为什么要为一个打算yin辱我的人求情?要不是你及时出现救了我,我现在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了。”说话的同时,她不动声色地把刚刚差点就要扎进某人脖子里的短刀给藏到被褥下。

    韩枋宸看了那两把刀,又转头看着被他踢断脚骨爬不起来的采花贼,忽然有些头疼。

    他似乎救了一个有点奇怪的小泵娘,不过她这样的反应让他的唇角不由自主地微微扬起。

    “罢了,送官吧,这应该就是遭通缉的采花贼,只怕官府大费周章的要找他,身上应该还有不少案子。”韩枋宸说得清淡,对于这采花贼被打断四肢又即将被关进大牢的下场一点也不关心。

    一听到要送官,那采花贼突然猛烈挣扎,“不行!不能送官!你不如打死我好了!”

    阮绵绵和韩枋宸同时眼一瞇,觉得这采花贼反应这么大好像不大对,尤其是韩枋宸,他知道其中必有问题,可剩下的事情就不需要小泵娘的参与了,他想也不想直接在采花贼的两条腿上又各补上一脚,确定他没有出逃的可能,才走到床边,拿了床上的被褥把阮绵绵给圈了起来。

    “男女授受不亲,等妳药效退了,再自个儿把衣裳给穿好。”他容色自然,彷佛完全没注意到她春光半露的模样。

    阮绵绵心中又是可惜成分居多,她一点都不在意什么男女授受不亲,要是他动手帮她把衣裳给穿好,她肯定高兴极了,但她只能点点头,听话照做。

    见她一脸乖顺,跟刚才一开口就要让采花贼断骨削肉的呛辣模样,彷佛不是同一个人,韩枋宸难得的笑了。

    阮绵绵看得都傻了,连他什么时候拖着那个采花贼走了都不知道,坐在床上痴痴的看着他离去的方向,觉得自己的小心肝怦怦的强力跳动着。

    就像两人第一次见面的那天,他见她只穿着轻薄的衣裳赶路,就毫不犹豫地把自个儿的披风让给她,然后撑着一把伞,踏着雪,不发一语的离开。

    那样的温柔就像一记重捶,凶猛地震撼了她的心。

    自此,即使看过天下不少英才,就只有他的容颜被她放在心上,再也无法割舍。

    等到阮绵绵回过神来,天际已微微露出曙光,就跟她平日起床做包子的时辰差不多,她活动一下手脚,被子顺势落在床上,感觉身子恢复正常了,她再看着自个儿凌乱的衣衫,皱了皱眉,走到铜镜前左右张望着。

    “难道读书人都学了柳下惠那般的做派?”她嘟囔着,转着圈子看着自己的身段。

    不过她很快就觉得自己真是想太多了,韩枋宸不就是这正直的性子,才勾得她念念不忘吗?她怎么会期待他对她有什么不轨的想法呢?

    唉,心上人这么正直倒也挺苦恼的,她觉得自己的追夫之路,真是阻碍多多又漫长啊!

    她完全没有自觉昨晚韩枋宸出手的时候,她不像平常女子吓得大哭或尖叫也就罢了,甚至还从床头抽出两把刀,要他不必留情,要是一个承受能力不好的男人,早就畏之如虎了,怎么可能还会有什么旖旎之思。

    洗漱一番,换了衣裳,阮绵绵去了厨房,看着之前剩下的柴火,眼里滑过一丝厌恶,有问题的柴火不知道到底还有多少,可要让她再用,那也是不可能的,她便把所有柴火给堆到后面去,想着等等再去买一些回来。

    现在问题是,包子的馅料都是前一天晚上准备好的,如果现下不处理,很容易坏,这样就等于是浪费了,这对一个厨子来说是绝对不能忍受的。

    想了一会儿,她忽然想起昨儿个看见韩枋宸才买了一大捆的柴火,她嘿嘿的笑了笑,灵光一闪一个绝佳的解决办法。

    听到敲门声,韩枋宸想不到有谁会在一大早上门拜访,他皱着眉来到大门前,开了门,就看到隔壁的小泵娘一脸讨好的笑容。

    “怎么了?”他挡在门口,没有招呼她进门的意思。

    阮绵绵也知道这么一大早的来打扰很是失礼,可是不这么早过来,她赶不及蒸好包子去卖,只能厚着脸皮来敲门。

    “昨天那采花贼在柴火上动了手脚,我就想着那柴火肯定不能用了,这会儿我也没能去采买新的柴火,就想着能不能借点柴火还有灶间,让我把今日的包子给做了就行,要不这菜肉都已经准备好了,要是没卖出去,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又怕放坏了也挺浪费的。”

    韩枋宸看她低着头说得有些可怜,丝毫看不出昨晚那股狠劲儿,他眼神里闪着幽光,对她这个让人捉摸不透的小泵娘不是没有疑心。

    这样一个有手艺又长得不错的小泵娘,为什么老是要往他这个看起来穷酸也长得不怎么好看的老光棍身边凑?

    是有所求吗?还是……有其他的目的?

    他昨晚发现她屋子里有动静的时候,心中也有过几分挣扎,在过去与不过去之间纠结。

    王赐儿投了案,他又递了话,南阳城县令自然不可能当作什么都不知道,可直到问到有关她的证词时,王赐儿只一口咬定自己虽然是一时酒迷心窍,但是他可什么都没来得及做,这身上的伤几乎全都是她给打的,还说她拿了刀要砍要杀的,言之凿凿,说得还挺像一回事。

    然而她长得如何大家都知晓,那小办臂小腿的,要把一个大男人给打得求饶已经够离谱了,又怎么可能在屋子里放了刀子随时准备取人性命?这听起来就像是王赐儿为了脱罪而编出来的荒谬证词,公堂上根本无人相信。

    原本他也是不信的,可是经过昨晚的事情,他却不由得不信了。

    昨晚他要拉开那个采花贼时,她举起的手里的那抹光亮没有逃过他的眼睛,虽然后来他把被褥给拉开盖到她身上的时候,并没有看见她藏起的东西,但这只能说她的动作很快,而且那东西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好藏。

    一个看起来只是普通卖包子的小泵娘身上藏了这样的利器,甚至还不只一把,是为了什么缘故?韩枋宸眼神幽深,习惯性的用最大的恶意加以揣测。

    不少人名还有企图已经在他脑子里走了一圈,可是没有掌握到确切的证据之前,他的怀疑不会宣之于口,可对于眼前的她,他已经默默地生起了警惕。

    他没说话,可是明摆着的拒绝让阮绵绵有些尴尬,她怯怯的瞟了他一眼。“怎……怎么了?”

    看她这副模样,韩枋宸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罢了,就别再去想她是真的还是装的,不过是个小泵娘,就算真有什么企图,她连那个采花贼都无法自行对付,即使她打什么歪主意,想来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我昨日已经问过了,那个男人就是遭通缉的采花贼。”

    阮绵绵一想起昨天那个人就忍不住皱眉,但是难得他愿意主动开口跟她说话,就算这个话题再怎么讨厌,她还是顺势问道:“所以呢?今日要送县衙了?那我……”她猜想他突然提起这个话题,会不会是需要她上堂作证之类。

    可是现实往往比想象的给予她更大的打击,就在她还没回过神来时,他接下来的一句话瞬间让她愣怔在原地,久久不知该如何反应。

    “如今人已经抓到了,以后想来不会有其他宵小,妳不必再给我送饭了,毕竟孤男寡女,容易惹人闲话。”

    阮绵绵愣了好久才终于明白他话里的意思,他这是让她不要再缠着他吗?可是为什么?明明两个人相处得好好的,为什么突然就……

    “等等!我不是因为你要帮着我抓人才送饭的,你是真不明白还是假不明白?难道这些日子以来,我的心意……你完全不知道吗?”她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压抑许久的心里话终于控制不住地脱口而出。

    韩枋宸皱眉看着她,有些不解地反问道:“什么心意?”

    阮绵绵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忍着羞涩,大声地道:“我喜欢你!我……”

    可是她的倾诉完全无法打动眼前这个冷硬如石的男人,因为韩枋宸没有错愕也没有欣喜,只是将眉头皱得更紧,让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全都鲠在喉间。

    “今日这话我就当作没听见,姑娘以后还请自重。”说完,他自认为已经做到他能做的,直接关上了门,不打算再理会她。

    阮绵绵瞪着门板许久,没等到他再次开门,她咬咬唇,一步三回头的往回走,可是直到她都走回自家屋子前了,他家的大门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虽然不后悔刚刚的一时冲动,可是就在她以为自己已经有了些许进展的时候,却像是突然被杀了一记回马枪,把之前所有的努力全都打回原形。

    不!说不定还更糟……

    阮绵绵一想到这里就有些丧气,甚至很想扑回床上,暂时不去想这让人伤心的事实,可是她下意识地又走向灶间,看着菜和肉整整齐齐地放在一边,发好的一大块面团放在盆子里,她想也没想从边上抽起一把菜刀,把菜给洗干净后,手轻捏着菜,眼神一瞇,手起刀落,清脆又规律的剁菜声不停地响起。

    先是菜,后是肉块,中间她甚至不需要换刀,依然是手起刀落没有半分的滞碍,接着把料都拌好了,拿出大板子放到灶台上,撒上面粉,把一大团白白胖胖的面团搓成一长条,拿出另外一把菜刀,连思考都不用,直接就分成了三等份,一份又切了十五刀,然后拿起擀面棍,三两下就摊平一张面皮,放上料,手快速的包裹捏出折子,一个白胖的包子就成形了,没多久,一个个包子端坐在蒸笼里,看起来就跟列队的士兵一样,可爱极了。

    做完了三个蒸笼的包子,她似乎还不满足,挖出了厨房里所有的材料,先腌渍了两、三种凉菜,紧接着又做了好几个糖撒子,最后再用糯米粉捏出各式各样的花式糕点,一盘盘的食物虽然都还是半成品,但是那香气已经让人即使还没吃进嘴里,也知道必定是让人赞不绝口的好味道。

    好不容易把厨房给折腾干净,阮绵绵心里头憋着的那一团火也终于消停了下来。

    她看着满桌子的东西,不管是咸的还是甜的,全都是送不出去的半成品,她拿了筷子夹了些凉菜送进口中,还没入味的凉菜什么味道都有,醋的酸味、糖的甜味、辣椒的辣味,一堆味道融在一起,但她似乎只能吃出苦味来。

    一口凉菜她咀嚼了好久,脸颊边有点湿,越尝就越觉得那味道似乎太苦了些。

    可是该怎么办呢?难道苦了就能够重来一次吗?

    如果所有事情都能够重来的话,那她现在是不是就不会这样难过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金榜厨娘最新章节 | 金榜厨娘全文阅读 | 金榜厨娘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