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甜心早餐常客 > 第八章

甜心早餐常客 第八章 作者 : 吴夏娃

    暑期结束,迎接九月到来的同时,喜鹊之门也即将正式开幕营运。

    走在温泉街道上,远远地就看到那道光——

    圆弧线条像拱桥的大门,红色字体的招牌。

    转角露天咖啡广场延伸到喜鹊溪,提供免费的咖啡和茶饮。

    宽敞明亮的店里,负责外场的店长和受训的店员来回的走动。

    推门走进店里,隔着透明玻璃,看得到开放式烘焙厨房里面包师傅和助手忙碌的帅气身影。

    而其中最闪耀的光芒,闪得欢乐乐必须用手遮眼的那道强烈光芒,那个特高特帅的面包神,一身白帅帅的在他的战场上指挥大军。

    “……村长,擦一下妳的口水,很难看。”一个声音贴着耳朵提醒她。

    欢乐乐赶紧把嘴巴抹一抹,转过头去。

    “陈招男,妳怎么会在这……”话说到一半,焦距落在一条“喜鹊之门”的围裙上,这条围裙别着名牌,名字是“陈颖”,正穿在陈招男身上。

    欢乐乐差点咬到舌头,惊吓指数飙破一百,声音提高八度,“——妳怎么会在这里?”

    前一句:妳怎么会在这里?只是随口一问。

    后一句:妳怎么会在这里?是质问,她怎么会在这里上班!

    “我来应征就上了。”陈颖淡雅的妆容,梳着简单利落的包子头,翘着小指摸了一下耳朵,风情万种。

    虽然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艳阳花的魅力不减当年,那个轻描淡写的口气、那个看似不经意的动作,明摆着告诉欢乐乐——她走进店里就被录用了!

    她走进店里就被录用了!

    她走进店里就被录用了!

    而同样递了履历表、甚至企图走后门混进来打工的快乐村村长——却被打了回票!

    被打了回票!

    被打了回票!

    欢乐乐的脑袋轰隆隆的响了一阵。

    “那家伙所谓『严格的用人标准』原来是看脸皮调整的……”欢乐乐咬牙切齿,瞬间爆气,凶狠的瞪向厨房最醒目的那个男人。

    “村长,店里还没开始营业,妳别随便晃进来,快点出去,不要杵在这里碍手碍脚。”穿着“喜鹊之门”的红色围裙,陈颖下巴昂得高高的,挥着“食指”挥赶她。

    “妳欠揍啊……”欢乐乐瞪着她,瞇瞇眼瞪成了斗鸡眼,把她一看再看,“可是……为什么妳会在这里?”

    为什么她会跑来喜鹊之门应征店员?

    “落魄返乡又没拿到一毛赡养费的离婚妇女难道就不用生活了吗?”陈颖一根手指推开她的额头,“快点滚——喂!”

    “店长,借用你的店员,村长我有事找陈村民恳谈。”欢乐乐把她拉到店门外,“来,笑一个。”

    陈颖那张脸冷得连一个警告的白眼都懒得扔给她,直接就给她一个大脚。

    欢乐乐很伶俐的跳开了。

    “瞧吧!全天底下最懒得笑的人跑来当店员——妳有事啊!”最让欢乐乐气到跳脚的是——

    “那头大笨鹅竟然录用妳不肯用我!”

    “明智之举。”明知快乐村的女村长连灵魂都卖给村民了,时时都有翘班的可能,哪一个正常的老板会录用她。

    “欸,我严重警告妳喔,我跟妳讲过的话妳一个字都不准泄漏出去,连大笨鹅的鹅字都不准说,要是被他知道,我就让妳见不到——啊……痛死了,哪个不要命的敢打村长——喝!”欢乐乐后脑杓被敲了一下,扭过头去又一个惊吓,这一吓吓得不轻……吓得她脸色乍红乍白,立刻逐字逐句检查自己刚才说过的话——好在,没有提到麦元其三个字。

    “妳又跑来做什么?大家都在忙,妳把店员拉出来摸鱼,还敢呛妳是村长……妳干么突然脸红,做亏心事?”麦元其抱着胸膛盯着她的脸瞧。

    “抱歉,我进去做事了。”名牌别着陈颖,脸上挂着“职业笑容”,向老板一鞠躬,优雅地转身回店里工作。

    “喝!”欢乐乐又一个惊吓,十年还真不是匆匆过啊——陈招男都能转性!她默默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喂……是的,我是一通电话服务就到的村长,我马上到——”

    村长一个转身,正要开溜。

    麦元其一个大脚截住她的去路,“妳的手机拿反了。”

    “春花啊,不好意思,我手机拿反了,妳刚刚有听到我的声音吗?”欢乐乐厚着脸皮把手机转方向。

    村长非常忙碌,连讲个电话都很忙,忙到没空跟麦大师聊上一句话,真是失礼了,她左闪、右闪,准备闪人——

    “廖春花在里面受训,我的规矩是上班不准打电话,还有提醒妳,妳的手机现在才是反的。”麦元其本来是要放她过,但是看她躲他躲得这么招摇,他就忍不住把她堵下来了。

    “……春花也应征上了?麦大师,你——可真是给我面子!”快乐村的村民都跑来他店里上班了,快乐村的村长一张履历却递不进去。

    “妳知道就好,看在妳的面子上,我录用不少妳村里的人,不用太感激我。”麦元其勾着嘴角,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勾着手指敲她的额头,“妳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什么意思?”欢乐乐后背贴着玻璃墙,只能抬头面对他。

    “妳刚才警告陈颖那些话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又在打鬼主意了?”

    欢乐乐望着他……原来麦元其是这么看她的,她一有小动作就是在打鬼主意……他该不会以为她是想叫陈颖从他店里A几块面包,还是到厨房去摸几块奶油出来吧?

    “妳叹什么气?”麦元其狐疑地看着她,发觉她不太对劲。

    她有叹气吗?欢乐乐真不知道自己有叹气……但是说真的,此时此刻她的心情非常低落,非常差,差到让她一想到麦元其录用了陈颖,陈颖进了麦元其的店里,一想到这里,情绪瞬间落到谷底。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是在内心深处纠结的那抹烦闷,隐隐的看到小恶魔的尾巴摇摇摆摆在嘲笑她,用长长的尖指甲捅着她的心脏一下又一下数落她……

    欢乐乐,妳老实承认吧,原来一朝被蛇咬的心情,妳也还是有的嘛。

    陈招男现在是单身,待在麦元其的身边,妳开始害怕了吧?

    妳害怕旧事重演,妳害怕麦元其爱上陈招男……不过话说回来,妳是麦元其的什么人?妳什么都不是吧!

    妳这样还敢大言不惭说……妳已经放掉过去,妳仍然是陈招男的朋友?

    哼……

    “乐乐,妳没事吧?中暑了吗?”麦元其看她脸色很差,手掌贴到她额头上。

    温暖的大掌,扫开了心底那一片阴霾,把她跌落谷底的一颗心打捞上来。

    欢乐乐望着他,这个男人像一道烈阳,一只大掌贴上来就拍到小恶魔的尾巴,让小恶魔瞬间蒸发,让她的心重新见到太阳……

    是啊,她就是很不爽,一时间负面情绪像刺猬般冒出浑身刺来,那又怎样?苦学长都说过,能够用理性思考的感情就不叫爱情了,她也不过是中了爱情的毒,一时情绪失控而已。

    重要的是,她相信自己不会被这一时的情绪所控制,她仍然相信未来无限美好。

    只要她给情绪找个出口就没事了……

    “麦元其,我心情非常的差……你给我揍一拳好不好?”

    好不好——欢乐乐是一脚踩在麦元其的脚上才问他。

    哈哈哈,出了一口气,果然爽快多了。

    欢乐乐瞇瞇眼,菱角唇勾起清爽的笑容时——一只手被紧紧扣住!

    欢乐乐这时候发现,麦元其的脸色比她预期的还难看,低下头一看,原来麦元其今天穿的是一双鞋面很软的布鞋……哇啊,一定很痛——惨了!

    “呜……我不是故意的。”欢乐乐扭着手企图脱身。

    “……想开溜?”麦元其嘴里磨牙,痛到骂不出声。

    “抱歉啦……你脚踩在快乐村的土地上,村长我踩踩自己的地盘,不小心踩到你,真是万分抱歉,麦大师——”欢乐乐作势咬他,麦元其就放手了。

    “……妳站住!”

    “哈哈哈——村长我很忙啦,有空再说。”这回电话真的响了,欢乐乐边接电话边跑。

    ……唉,只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了,虽然陈颖已经提醒她,叫她改掉在麦元其面前的恶行恶性,多少能够提升一些好感度,但是欢乐乐实在已经习惯了……一切顺其自然。

    “妳别被我逮到!”

    玻璃门内一双眼睛瞅着门外看,若有所思地看着阳光下像个大男孩的欢乐乐,和充满男人味的麦元其……

    一抹月光挂在陈家补丁的屋顶上……

    陈颖找到白天的工作,下班回来就画画设计稿、打样做衣服,每天晚上都在儿子睡前和儿子视讯。

    “嗯,妈妈很好,我儿子今天过得好吗……”望着宝贝儿子赤红的眼睛,陈颖声音忍不住也哽咽,她还是强打起精神,做出笑容。

    杜俊英在视讯电话的另一头摇着头,望着妈妈沉默不语。

    “怎么了,有什么事情吗?”

    杜俊英坐在床上,两手拿着手机,视线穿过屏幕上方,眼神畏畏怯怯的……

    “俊英……谁陪着你?”

    “……爸爸。”杜俊英嘟着嘴,咬着唇,表情很别扭。

    陈颖伸手抚摸着屏幕里的儿子,手指轻轻一颤,有些意外杜御会在儿子房里。

    母子两人对着屏幕相顾无言,透过网络链接起来的两个空间同时降到冰点……

    直到杜俊英又拉起视线,焦距慢慢移动到门口,目送父亲的背影直到房门关起,目光移回到屏幕上……

    “嘻,爸爸走了。”儿子望着妈妈俏皮一笑,瞬间就把春天带回来了。“妈,我好想妳。我跟妳说,老师今天出了好多作业,我都写完了,功课也温习好了。还有我们今天比赛……”

    杜御一离开,阳光就出来了,儿子每天晚上都透过电话把一整日发生的事情说给母亲听,睡前的这段时间是母子两人的交流时间。

    这对母子守在屏幕前有说有笑地,随着时间流逝,说完了一整天的琐碎。

    “妈,妳什么时候回来看我?我放假可以去找妳吗?我好想妳——”杜俊英正在撒娇,瞥见房门打开,父亲又走进来,霎时又下起雪来。

    房里,又是一阵静悄悄。

    “该睡了。”

    听到杜御低沉的声音,陈颖轻抚屏幕里的儿子鼓鼓的脸颊。

    “……还有几分钟……”儿子看时间,跟父亲说话的声音又低又轻。

    可能杜御对儿子点头,在一旁等他,儿子的目光回到屏幕望着母亲,“妈……阿祖家的屋顶真的不会垮吧?”

    “嗯,你乐乐阿姨都补好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漏水。”陈颖给儿子看过屋顶上的大洞,向儿子炫耀坐在屋里就可以看到天空上的星星,两母子还看得很开心。

    “万一漏水……怎么办?”儿子总是不时瞟一眼父亲,声音显得很不自在。

    “到时候妈就在屋里撑伞,表演雨中跳舞给你看。”

    “噗……嘻嘻嘻,妳说的哦。”天真的儿子忍不住开始期待屋顶漏水了。

    “嗯……到你睡觉时间了,我们明天再聊。宝贝儿子,晚安。”

    “嗯,晚安,妈妈……妈,等一下,爸爸……找妳……”杜俊英不情不愿的把手机交出去。

    陈颖毫无心理准备,镜头就转了方向,杜御出现了……

    “等一下。”杜御瞥一眼屏幕里的她,先叫儿子躺平睡觉,关掉房里的灯,拿着儿子的手机走回到书房,重新回到镜头前,屏幕已经一片漆黑。

    “……还在吗?”

    “嗯,什么事?”陈颖没有挂断电话,不过把镜头关掉了。

    “……一切好吗?”

    “很好。”

    “屋顶破了也好?”

    “很好。”

    “妳……明天我请秘书过去处理房屋修缮问题,妳看看还有什么需要?”杜御皱起眉头。

    “你知道我需要什么,你能给我的只有一样……除此之外,希望你别做违背协议的事情,无论是杜家的秘书或金钱,我都用不起,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陈颖拒绝他,正要挂断,杜御的声音马上又传来——

    “既然是我叫妳回快乐村,没有提前想到房子需要整修就是我的疏失,所以……”

    “只是倒了一棵树,压破几片屋瓦,已经补好了,而且乐乐也请师傅来看过,房子主体结构没有问题,你不用担心。还有其他事吗?”陈颖不想再和他讨论这个话题。

    对她而言,两人之间除了儿子的事情,再也没有对话的必要……不过对他而言,应该还有一个他在意的人……

    也许,他担心的不是她的屋顶,而是那个修补屋顶的人……所以才一直不肯断线?

    “乐乐……她好吗?”

    陈颖听到杜御温柔的声音,她若有所思的沉默好一会儿……

    “该说好吗?不知道对你算不算是好消息……她有喜欢的人了,看起来是认真的……”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甜心早餐常客最新章节 | 甜心早餐常客全文阅读 | 甜心早餐常客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