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小主母威武 > 第三十章

小主母威武 第三十章 作者 : 阳光晴子

    翌日,越瓦纳跟秦剑在岳氏母女三人用完早膳后,即带着她们上了马车,表面上是要带她们去看看这座港湾城市,伹实际是为了主子给冯雨璇的另一个大礼。

    当他们带着三人下了马车,走进一间尚未营业的店铺时。

    “主子吩咐,他到异邦咳……去做生意,回来跟大少奶奶相聚可能得一年,怕大少奶奶无聊,所以开这个新店铺,让大少奶奶来经营。”

    “一切都已经万事皆备,只欠大少奶奶,您这个女老板择定开业日期。”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

    岳氏跟冯映璇在看到店内的物品时眼睛都亮了,岳氏还喃声说着,“这女婿真的太宠了、太宠了,自己辛苦做生意,让我女儿这不懂的来当老板,方一赔钱怎么办?”

    冯雨璇很努力、很努力的忍住盈眶的泪水,这店铺的地点就在最热闹的港口旁,四周商店林立,是所谓的闹区,还是熙来攘往的三角窗位置,门庭宽阔、窗明几净,刚刚她一走进店内,热泪立即就涌上眼眶了。

    因为,这根本是她曾经向贺乔殷描述过的梦想由的店铺,一个极具现代感的复合式精品商店,因在港口,可透过运河、船只,由北方运送皇城最高级的各种茗茶、古董瓷器、丝绸服饰、首饰、名酒销售“我跟你说啊,皇城乃一国之都,老k姓们多少有种特定印象,这里多是皇亲国戚,食衣住行上肯定用的也是最好的,要在远远的南方卖个好价钱,肯定不难的,外国的月亮比较圆嘛。”

    脑海中浮现她跟贺乔殷坐在贺府的老松树上,她看着月亮,侃侃畅谈她的梦想,当时,一个又一个的夜晚,她说得详细,因为在前世,她工作的跨国集团做的就是精品买卖,那是她熟悉的领域。

    秦剑察觉到她的情绪波动,示意秋蓉跟春黎先带着岳氏母女四处逛逛,拿了把椅子让冯雨璇坐下后,才向她禀报,“这些货都是大少爷在皇城精心挑选,亲自比货比价,决定最适合的运来的。”

    “这——什么时候?”她忍着激动。

    “从我们被丢回南方,就是大少奶奶跟大少爷成亲后。”越瓦纳说到这点,还是很哀怨,即使两个接班的隐卫在他们的暗中威吓下,有给他们定期送信告知主子的“战况”。

    她哽咽一声,“为什么都没说?”

    “大少爷说,这是你的梦想,他要替你想要的未来铺路。”秦回答。

    她热泪盈眶,已经无法说话了。

    “唉呀,大少奶奶哭了!”越瓦纳一脸担心的突然往四周看了看,像是担心主子还另外安排隐卫来监看他们似的,“大少爷一再交代,要我们不准让大少奶奶哭,还叮咛了,他虽然在异邦做生意,伹会另外安排人在皇城替你处理货源的事,等买卖双方在彼此合作都上轨道后,他就会完全放手让大少奶奶去做,要大少奶奶别认为他插手太多。”

    “哦,还有,主子特别强调,他只帮你找货源,但货能不能卖出去,就要看大少奶奶的能耐了。”

    “所以,这精品行能不能成功,能不能完成大少奶奶养家兴家的宏愿,就得靠大少奶奶孤军奋斗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虽然最后一句话,在主子交代时,两人是有听没有懂,主子的钱那么多,哪就算大少奶奶养家兴家?但主子做事一尚有他的考虑,他们并没有多问。

    他竟然还记得?贺乔殷为她做了那么多,竟然什么也没说,笨蛋,真的是笨死了!他如果说了,她肯定不愿意离开——

    她低下头,晶莹泪水掉落得更凶,她明白了,他肯定也知道,所以才什么都不说,这个男人,从他跟她假成亲后,就开始为她的梦想铺路,她可以想象,在每一个她安睡的夜晚,他牺牲睡眠,挑灯夜战,将她的梦想蓝图一步步化为真实,还有她中毒昏迷的那么多个夜晚……

    可恶!怎么可以这么宠她?这么爱她呢?她真的值得吗?!

    不对不对,她得让他做的一切变得值得,然后,她相信,在她梦想成真时,就是他现身的时候。

    一定是的,他不想挡在她梦想的前方,才放手让她来追梦的。

    到时候,再见到他,她一定一定要告诉他,她早在离开皇城之前,就深深的爱上他了。

    她还要告诉他,她要重拟一份终生合约,她要更霸道更无赖,他在叶城那些什么美妾丫鬟,一个也不许留,此生此世,只有她这个老婆。

    她还要告诉他,那封和离书,她一眼也没打开看过,然后,原封不动的送还给他。

    然后,然后,她要他补她一个洞房花烛夜。

    接下来的日子,冯雨璇的生活开始过得平凡又不平凡,简单又不简单,确定的是,皇城的一切都变得好遥远。

    她像个生活在古代的上班族,偶而也得加班,她雇了名管事、两名男两名小泵娘,亲自训练他们的言行,对产品的认知,还穿同色制服、别名牌。

    庆幸旭日皇朝没有那种女子不得抛头露面的礼教束缚,她得以自由出入,甚至还能与官商出入应酬。

    日子一天天的过,精品生意也渐入佳境,除了进货的价格皆优外,她也细细审视商品品质,对来店的客人按需求友善的给予专业建议,甚至还印置商品目录,供人翻阅或预订。

    仁济州这个港湾城市的老百姓皆好奇她的出身,见她年轻貌美,却做少妇打扮挽着发髻,可身边却不见丈夫人影,忍不住必切询问。

    她总是笑容满面,一点也不忌讳外界得知她的身分,对啊,她就是在南方赫赫有名的商业巨擘、人脉深广、心思缜密的贺乔殷的妻子。

    只是,他这一年要到异邦考察生意,书信不便,地点也远,来回需要一年,她才在这里独挑大梁。

    她这一辈子是赖定那个男人了,能成为他的妻子,她很骄傲,也感恩上苍将他带到她的生命里,前后两世,她从未如此的幸福过,身边有母亲、妹妹,远方有个事事为她打理、深爱自己的男人。

    时间流转,冬去春来,精品百货渐渐做出了口碑,客群增多,冯雨璇俨然成了不必靠丈夫就能独当一面的女富商,赚得金银满盆外,还有能力行善,资助一些贫困孩子上学。

    贺乔殷从来没有梢过一字半语,反而在皇城的贺敬哲一、两个月就会有家书过来,告知她家里的情形,像是贺书乔浪迹天涯,在某一异邦落地生根,不会再回来了,像是贺怡秀在狱中自尽……

    人生从来都有选择,冯雨璇在回信报平安之余,总是多有感慨,还有更多的想念。

    贺乔殷现在在哪里?他过得好吗?他会留在皇城还是回到叶城?怎么还不来找她?她几度想向越瓦纳跟秦剑开口询问他的消息,但那时自己还没做出成绩来,于是便强忍着把话咽下了,可如今她已经成功,他怎么还不来找她?

    她真的、真的好想好想他啊。

    三更天了,她抱着枕头,眼皮渐渐沉重,喃喃低语,“不然,也来我梦里嘛——”

    天色亮亮的,冯雨璇脸上痒痒的。

    贺乔殷凝睇着她,以手指轻轻划过他思念多月的美丽脸庞,顺着眉、眼、鼻眷恋地往下巡礼,最后手停在她红嫩的唇瓣上,缓缓的俯身,在上面轻轻的印上一吻冯雨璇拧眉,像是察觉到两道灼热的眸光,感觉到了温热的气息微微喷拂在她脸频上,于是慢慢的睁开眼眸——

    瞬间呆了,她应该没有思念某人到出现幻影的程度吧?可她眼前这人正带着一贯的温柔笑容,双眸含笑的坐在床榻。

    “好久不见。”他沙哑着声音说道。

    她再次眨了眨眼,傻傻的伸出手,抚撑着他主动俯卞靠近的俊颜,有温度。

    他喃喃说着,深深的看着她,“你好美,璇儿,一个女人过得好不好,气色就是答案,你的肌肤莹润如雪,星眸生辉,云鬓丰鬟——”

    “你这是在说我吗?”她还有点不真实感,呆呆的反问。

    他莞尔一笑,“是,你就像一个睡到日上三竿才醒来的美丽仙子。”

    她坐起身来,双手摸着他一如记忆中俊到漂亮的脸孔,“我在作梦,对吧?你在皇城,不然就在叶城,要不就在什么异邦,不会在这里……”

    “噗嗤——大少奶奶,不会是我这老嬷嬷也在你梦里吧?”

    一个熟悉的笑声突然响起。

    冯雨璇再眨眨眼,这才注意到贺乔殷的后方,还站着秦嬷嬷呢,所以她想也没想的就掐了自己的脸颊一下,“啊,好痛。 ”

    贺乔殷马上替她揉了揉,不舍的斥责,“怎么这么傻?要揑也捏我才对,你疼了吧?脸都红了——”

    他突然住口,因为她突然眼眶红红的瞪着他,还越瞪越凶,像冒火了!

    “真的!你是真的!你这个坏蛋!大坏蛋,没给我半点消息,什么朋友,什么夫君,什么可恶的大坏人,我讨厌死你了,我讨厌你!呜呜……”她气呼呼的大骂一串后,突然扑进他怀里号啕大哭了。

    “看吧,大少爷,你真的就是不听老人言,我出去了,你好好安抚大少奶奶吧,我去跟岳夫人和二小姐聊聊去,她们刚刚见到你也开心极了,但你一路直往这里秦嬷嬷边碎念边走了出去。

    贺乔殷紧紧的抱着痛哭出声的妻子,是啊,她一直就是他的妻子,她的事情他都知晓,他不梢给她任何信息,是怕他的感情太重太浓,怕她会放下她的梦想,直奔他而去。

    他旁她,深深的爱着这个总爱窝在枝干茂盛大树上,品尝寂寞却又自得其乐的可爱小女人。

    她痛哭一场后,才从他怀里探出头来他以一贯的温柔轻轻拭去她的泪痕。

    但她还是很不甘愿的瞪着他。

    他忍不住笑了,“你真的很气我?”

    她用力点点头,“气死了,恨死了。”

    “可我想死你了。”他低头,想做一件她熟睡时就想做的事狠狠的吻她。但他才靠近她的唇瓣,她便双手遮住唇,“你可别忘了,你给我一封和离书,咱们现在的关系可不是假夫假妻,虽然这里没人质疑我们的夫妻身分,大家都一直以为我们还是夫妻,我也是打着你老婆的名号在这里闯天下的,可是——你笑什么啊?”她没好气的又瞪着他。

    他笑,“和离书?那是什么东西?”

    她杏眼圆睁,“你给我的啊,就我在贺府的最后一晚。”

    “是吗?你拿出来看看。”

    他脸上的笑容让她的手痒痒的——谁教他一副欠打的样子。但她还是很快的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那封她从未拆开的信,再斜眼看着竟然很主动的脱下鞋子,也躺了上来的男人。

    呃,反正床很大啦,她其实也不太介意。

    她拆开信封,展信一看——眼眶顿时红了,什么嘛,里面根本没有什么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的和离字句,反而是两人签定的合作契约终生有效,贺乔殷此生仅有冯雨璇一妻,相知相惜,至死不渝。

    她咬着唇,泪眼模糊的看着将她再次拥入怀里的男人,“怎么什么都不说啊你?这个没说,这个家,还有那个店……为什么?”

    “你有你的抱负、有你想做的事,我不想你此生遗憾,再说了,我怎么知道你连看也没看这封信?”他无限轻柔的为她拭去脸频的泪水,撒谎的能力也高到船过水无痕的最离境界。

    他的确算准了她不会拆开信封,他是最好的商人,安排她的一切,这些都是步步为营,仔细计划的,但他也赔很大,他最珍贵的一颗心被她拿走了,因此断然没有让她置身事外的理由。

    对他的说法,她是存疑的,这个才气非凡的男人运筹帷幄,什么都算尽了,肯定连她的心也算进去了,毕竟,他是那么的了解她。

    一个女人,有深爱自己的男人惦记着自己的梦想,愿意缓下脚步,放手让她飞,让她去圆梦,让她心想事成后,才再一次的来到她身边,陪她共度一生一世。

    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她的思念早已泛滥成灾,何必再浪费时间?

    像是心有灵犀,他一手扣住她的后脑杓,温柔的吻上她的唇,探舌而入,细细品尝她的樱桃小口,情|欲浮动,她低吟出声。

    贺乔殷黑眸氤氲出欲望,以低沉沙哑的嗓音说:“欠我的洞房花烛夜,现在偿还可好?”

    “谁欠你?是你该补我——唔——”

    他狂野的再度吻上她的唇,给了她一个绵密深长的吮吻,让她的呼吸再次急促她衣衫渐褪,露出丰腴诱人的春光,他的唇贴了上来,引起她一阵阵不由自主的颤栗——

    窗外,阳光暖暖,室内,春意正浓。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小主母威武最新章节 | 小主母威武全文阅读 | 小主母威武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