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独宠下堂妻 > 第十八章

独宠下堂妻 第十八章 作者 : 零叶

    【第十章】

    第二日一早,当林娇娇浑身酸软地醒过来的时候,脑子有片刻的空白。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一只手不客气地从她面前横过。

    林娇娇不客气地拍开。

    早已经醒过来的苏岩嘶了一声,“下了床就不认识相公了,娘子好现实。”苏岩埋首在枕头里,说出来的声音也闷闷的,感觉在撒娇。

    林娇娇从昨晚到现在见到了苏岩的太多一面,血脉贲张的苏岩,抛弃他儒雅的一面,变得粗鲁、蛮狠的的苏岩,到最后甚至有些荒诞的苏岩……还有,此刻貌似在撒娇的苏岩。见她下说话,苏岩抬起头来,见她怔怔地看着自己,似乎在想什么。

    “一大早娘子就这般饥渴地看着为夫,让为夫好感动,这就满足你。”苏岩说完,掀开被子整个人钻了进去,开始为所欲为。

    “啊,你……嗯……走开。”林娇娇语不成调地拒绝。可惜哪里有用,又是一阵脸红心跳的响声后,室内再一次安静下来。

    林娇娇捂着脸欲哭无泪。她之前怎么不知道苏岩居然这般的……急色。

    吃饱后神清气爽的苏岩穿戴整齐后,对林娇娇道:“你歇着吧,母亲昨日就说过,不必过去伺候了。”

    林娇娇翻个白眼,就她现在这样,想伺候也伺候不了啊。

    苏岩又道:“母亲还说,让我多努力,她想尽快抱上孙子。”

    林娇娇再次翻个白眼,不理他。

    “还有力气翻白眼,看来我还可以再来一次。”苏岩说着就要解下刚穿上的衣服。

    “苏岩,真的不行了。”林娇娇见状,立刻就怂了。

    “叫我什么?”

    林娇娇忍着想翻白眼的冲动,“相公……”

    苏岩这才满意地点头,给了她一个吻后,转身离去了。

    对着苏岩离去的背影,林娇娇正准备翻白眼,哪知苏岩忽然回头,林娇娇吓得一顿,硬生生地收回。

    “哈哈,娘子这般可爱,我都不想出门了。要不我留下来陪你吧?我们再重温下早上的动作。”苏岩说着,作势要转身。

    “滚!”林娇娇不客气地将枕头丢了过去。

    苏岩一把接住,放在一旁的软塌上,这才大笑着离去。

    三日后,苏岩准备了一马车的东西带着林娇娇回门。林府那边也早就准备好了。两人一到门口,林放带着谢氏就站在门口迎接了,只是林放黑着脸生着气,谢氏则笑咪咪地看着两人。

    “大哥、嫂子。”苏岩率先开口打招呼。

    林放哼了一声:“要不是父亲和母亲让我来这里迎接你们,我才不出来。”说完袖子一甩,手背在身后,转身往内走去。

    谢氏见状,摇头苦笑,“他这是跟我生气呢,姑爷不要介意。”

    苏岩摆摆手,“嫂子言重了。”

    “就是,嫂子,我们都知道大哥那脾气,也就你受得了。”林娇娇说着,亲密地挽着谢氏的胳膊。

    三人一路说笑着,到了正厅。

    苏岩见过岳父、岳母,将特意给他们准备的礼物送上后,两位老人满意地收下了,一人封了一个大红包后,很识趣地让他们退下,年轻人跟年轻人玩吧。这是二老的原话。

    苏岩等人退下后,又将给其他人准备的礼物一一拿出来。给林放的是一幅名家山水画,给谢氏准备的则是上等的珍珠粉,美容养颜的。

    谢氏很高兴,林放对那幅画也是爱不释手,再见苏岩的时候,脸色好了很多。

    午饭是林娇娇亲自下厨做的。苏岩吃了好几碗米饭,直看得林放傻眼,怀疑这位姑爷在他们自己家是不是吃不饱。

    苏岩也不解释,只心里决定,以后一定要让林娇娇多做几次,只能做给他吃。她做的饭菜太好吃了,他之前面对她做的食物居然都没动筷子,现在想想,真是暴殄天物啊。饭后,林娇娇和苏岩两人出来逛街。

    苏岩牵着她的手,将她的小手包裹在手心里,看着周围琳琅满目的商品,只觉得就这么走下去都不会觉得累。

    “欸,快看,前面好多人。”林娇娇指着前面的某一处道。

    “人多,太挤了。”苏岩拒绝,一想到那些人会挤在林娇娇的身边,他就不想过去。好吧,林娇娇没说话。

    过了会,“我想吃那个糖葫芦。”林娇娇又说。

    “太甜了,吃多了对牙齿不好。”苏岩再一次拒绝。

    林娇娇瞪他一眼,这个霸道的男人。

    “欸,你说林家那个二婚的大小姐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居然能让夫家再娶她,办的婚礼比第一次还张扬。”前面几个人一边走一边说着闲话,浑然不知他们嘴里的主角正在他们身后。

    “要是我,肯定不娶,换一个黄花闺女娶进门,那滋味多销魂。”一个满口秽语的男人接话。

    “那林小姐的床上功夫定然厉害,不然苏岩不要黄花大闺女要她?”

    林苏岩听了,一张脸立刻就阴沉下来,说他可以,说娇娇,不行。

    林娇娇见他欲上前,连忙拉住他,“嘴长在别人身上,我们哪管得住,让他们说吧。”

    何况他们也没说错。她脸红地想着。

    苏岩见林娇娇脸上并无怒意,这才哼一声,停下脚步。

    这时,前面那几个人又说:“哼,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而已。”

    林娇娇停了一笑,手肘轻轻撞了下苏岩,“听到没,终于有个识货的了。”林娇娇笑咪咪地看着他。

    苏岩伸手将她揽在怀里,“是,娘子貌美如花。”

    闻言,林娇娇笑得好不得意。

    哪知那人又说:“苏岩那是谁?凉州城第一,林家本就是高攀,这般乘龙快婿配她,啧啧啧,糟蹋了。”

    这次,换来苏岩的闷笑声,

    林娇娇一手肘撞过去,恶狠狠地道:“不许笑,你才是牛粪。”

    “好好好,我是牛粪。”苏岩也不跟她辩,只俯身在她耳边说:“我这个牛粪只让娘子这一朵鲜花插。”苏岩故意咬中最后一个字的读音。

    林娇娇抬眼瞪他,她明明才是被那个的好不好。

    苏岩看懂了她眼里的意思,再一次闷笑,“别急,晚上回去就让娘子来。”

    “你坏,坏死了。”林娇娇不依地捶着他的胸口。这人光天化日之下就想着那事,简直、简直不要脸!

    “好好好,不闹你了。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苏岩说着,拉着林娇娇的手转弯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只走了几步,林娇娇就发觉这条路好熟悉,似乎是去凤启书院的路。

    苏岩就是要带她去凤启书院。

    林娇娇自从十四岁离开凤启书院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她看着被翠竹青松环绕的书院,像是看到五年前那个小小的自己,每日翘首期盼那个小扮哥的到来,可惜她等了又等,等了又等,直到离开,都没等到他。

    见她停住了,苏岩回头,看着她那落寞的表情,上前将人往怀里带,“以后,到哪我都带着你,好不好?”

    林娇娇在他怀里点头。只有经历错过的人,才懂得重逢的珍贵。

    苏岩用他的腰牌顺利地进了书院。他要带林娇娇见一个人,凤启书院的院长,苏凤启。林娇娇一听要来见院长,心里就有点打怵。她还在这里求学的时候,就被这个院长打过好几次的板子。琴棋书画只有前三个勉强过关,院长亲自教导的画,简直不忍直视。

    “岩儿你来了。”苏凤启着一身洗得发白的儒衫,一头黑中带着银丝的头发仅用一条丝带随意地系着。年华似乎对他特别的优待,他现在跟五年前几乎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林娇娇看到他,立刻弯腰行弟子礼,“弟子林娇娇拜见院长。”

    苏凤启那双好看的丹凤眼轻抬,在看到林娇娇的时候似乎愣了下,这不是苏岩的媳妇吗,怎么自称弟子?

    “小叔忘记了?她也曾是你的学生。”

    苏凤启想了半天才恍然大悟,“我想起来了,你就是那个画什么不像什么的那丫头,对吗?”说完,不给面子地哈哈大笑。

    林娇娇微窘,这揭人不揭短的常识,院长不知道吗?林娇娇敢怒不敢言。

    可苏凤启像是说出了兴趣来,拉着苏岩道:“你这个小媳妇不简单啊,审美观点异于常人,尤其是在画画上,明明没有天赋,还愣是毫不自知,每天逮着谁就要给人家画肖像,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毁在她的画下了。”

    “院长。”林娇娇不依地跺脚抗议。哪有这样的嘛。

    “自家人,我这是给岩儿提个醒,免遭毒手,哈哈。”苏凤启看着她,一副“一家人”的表情。

    苏岩则一脸兴趣盎然地听着。

    “对了,我听说你第一幅能入眼的画,也是一幅画像吧。当时大家还在开玩笑,到底是何方人物,居然让你画得像个人,不但如此,还颇有神韵。”

    闻言,苏岩脸色一沉,抬头瞥了她一眼,没说什么。但林娇娇知道,他那一眼的含义是,回去咱们再算账。

    林娇娇不服气,苏凤启既然是苏岩的小叔,那肯定知道苏岩小时候的事情。当下,立刻抛开之前的不愉快,笑得无比地谄媚,又是倒水又是递茶的,缠着苏凤启说一些苏岩的小时候的事情。要出丑那就大家一起啊。

    果然,苏凤启张嘴就来。苏岩小时候爱吃糖,喜欢各种甜食,那时候苏家还只是个普通的商户,苏夫人一边要照顾店铺,一边还要照看苏岩,无奈下就只有将苏岩带在身边。

    结果苏夫人一转身的工夫,苏岩就不见了。这可把苏夫人急坏了,发动周围的商家好

    一顿找,结果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了。原来苏岩被一个做麦芽糖的人哄骗着跟他走了,要是再晚一步,大家就找不到苏岩了。

    闻言,林娇娇转头看苏岩,原来,你是一个爱吃甜食的苏岩啊。

    苏岩的脸微红,窘迫地道:“那时候小,不懂事。”

    林娇娇点头,“相公,晚上回去我给你做糯米藕吃吧。”

    此话惹来苏岩的一个白眼。

    两人陪着苏凤启说了会话,眼见天色不早了。便起身离去。只路上,苏岩只拉着她的手不说话,林娇娇逗了几次,苏岩都不接话,脸上平静得犹如什么事都没发生。林娇娇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回到林家,吃过晚饭后,苏岩决定今晚不回去了。谢氏当然高兴了,连忙安排下去。苏岩却说不用兴师动众,就在林娇娇之前的卧房歇息就行了。谢氏看了林娇娇一眼,见她不反对,点头应允。

    两人冋到房间。等一干人等都退下后,苏岩这才摆开架势,黑着脸,一副兴师问罪的表情看着林娇娇问:“那幅画是怎么回事?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今晚有你受的。”

    林娇娇无语地看着苏岩。那么丑的画,她才不要说出来呢。

    见她不说,苏岩的脸色更差了。到现在她还要对他保密?只要一想到曾经有那么一个人被她记住,甚至还用她那糟糕的画技将那人描绘得颇有神韵,苏岩就忍不住打翻了醋坛子。

    苏岩说出来的话也酸酸的,“娇娇不愿意说,那这人一定是娇娇仰慕很久的,既然如此,为夫也不好再逼问。洗洗睡吧。”说完,径自去后面的浴室梳洗去了,只是那慢吞吞的样子,分明是在等着林娇娇喊他。

    林娇娇也不傻,明明看出苏岩的意思了,就偏不按照他的意思来。反正她那幅画也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怕。

    苏岩就这么黑着脸,郁闷地梳洗完毕,出来的时候碰到林娇娇,也当没看到一般,径直过去了。

    等林娇娇一身清爽地出来后,就看见床上那人已经躺下了,并且还背朝外面。

    “幼稚。”林娇娇小声地嘀咕一句。但是苏岩这副吃醋的样子还是让她很受用的,也不再逗他了,按照她家苏大少爷的脾性,万一过了头,吃亏的还是她。

    于是林娇娇轻手轻脚地开始翻箱倒柜。那幅画自从离开凤启后就被她收起来了,记忆中那个人也被她慢慢淡忘。到后来认出苏岩,才又鲜活了起来,只那副画终究是被尘封在角落里,要不是今天院长提起,她真的要忘记了。

    苏岩闭眼假寐,听到她由远而近的脚步声,他心里想着她要是不给他一个解释,今晚就不理她了。结果,他等了半天,她根本没上床。脚步又远去了,接着就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她在干嘛?

    苏岩很好奇,内心纠结半天还是睁开眼睛了。转过身,就见她着一身薄衫地蹲在那翻箱倒柜,地上摆着好多东西。她还在那埋头苦找,只是那不由自主地撅起的臀在他眼前晃来晃去,惹得他不由得吞了下口水。

    “找到啦。”

    终于,随着林娇娇的I声惊呼,她站起身手上拿着什么东西蓦地就转过身来,苏岩想假装睡下已经来不及,只好微窘地道:“找到了还不赶紧上来,外面那么冷。”屋内虽然有烧炭,但温度还是很低的。

    不说还不觉得,一说,林娇娇果然打了个寒颤,她搓了搓手臂,“马上就来。”说着将手上的东西放在一边,又将地上那些东西一一放回去。

    苏岩见状,直接掀开被子,大步走过去,一个弯腰将她打横抱起,看着她不悦地道:“这些东西明天让她们收拾,冻着了怎么办?”

    林娇娇被抱着,感觉到他身上舒适的体温,禁不住往他怀里靠,“欸,画,我的画。”

    “闭嘴。”苏岩将她放进自己焐热的被窝里,转身又去拿那一幅画。

    “不许看。”见苏岩要打开,林娇娇在床上喊着不许苏岩看。

    苏岩哪听,笃定这幅画就是林娇娇那幅颇具神韵的画,立刻打开了。他倒要看看,是谁能这般占据她的心扉。

    可打开后,苏岩愣住了。

    画里的少年眉清目秀,十五六岁的模样,一袭月白长衫,彷佛若有所思地看着前面,

    眉头初现的盈盈笑意,在落日余晖的润泽下,显得温润如玉、晶莹剔透,微风吹过,他两鬓间自然垂着的细发也忍不住随之飞扬,说是面如傅粉、顾盼神飞都丝毫都不过分。

    “是我……”苏岩拿着画像,惊讶地转头看林娇娇。

    “哼。”林娇娇哼一声,傲娇地不理他。

    苏岩拿着画像走到床边,一边走一边啧啧啧地道:“没想到我在娇娇心中的形象如此……神采飞扬。”苏岩不要脸地自夸。

    原来让她突破画技瓶颈的居然是他的画像。可他不记得他们……一定是那次帮她赢那个铜镜,他那天就是这样穿着的。

    苏岩忍着心中的激动和感动,他将画放下,迫不及待地掀开被子上了床,一把将还在傲娇的人搂住,下巴在她的颈窝处蹭着,语气温柔无比地道:“娇娇,有你真好。”

    “哼,不是让人家交代吗?”林娇娇很受用他这样的宠爱,心里早已经甜蜜得不行,却还嘴硬地道。

    “是是是,我小人之心。娇娇能原谅我吗?”苏岩带着笑意看着她精致的小脸。

    “我考虑考虑。”林娇娇抬眼看他。

    两人对视着,眼神越来越浓,越来越炙热。

    “娘子。”苏岩低哑着喊了声,然后低头,吻上她的朱唇。林娇娇伸手环住他的脖子,主动凑上去,加深这个让人难以自制的热吻。

    ……

    千声呢喃,百声喘吁,数番愉悦。

    【全书完】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独宠下堂妻最新章节 | 独宠下堂妻全文阅读 | 独宠下堂妻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