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田出贵妻(上) > 第十九章 巧遇心上人

药田出贵妻(上) 第十九章 巧遇心上人 作者 : 莳萝

    本还想回去抱着温暖棉被睡回笼觉的裴子瑜,被这个莫名其妙平空出现的三皇子搞得乌烟瘴气,瞌睡虫也全飞了。

    既然已经没有睡意,草草用过早膳后,她便领着小红小青还有刀豆跟八角他们四人上街,查探一下这京城除了药材买卖以外,还有什么生意好做的,同时让牙贩子午后领着人到她买的院落去让她挑。

    昨日被她爹一声令下打发到佛堂面壁思过的余氏,肯定恨上她跟二姨娘胡氏了,她不相信一个掌管将军府近二十年的女人没有半点手段,肯定很快的便会反扑,她得未雨绸缪,把自己的大后方赶紧准备好才成。

    她领了他们四人在街上闲晃,发现这京城的药盘商除了城西的灵鹤药铺,跟城东仙草药商两家外,就没有其他大型的药材批发商铺,最多的是医馆。

    向医馆的学徒打探了才知道,原来京城里的药材完全被这两家垄断了,想要进货只能跟这两家药材商进货,而这两家的幕后大老板都是同一人,当今宰相余承嗣。

    因为完全的垄断生意的关系,京城的药材价格十分昂贵,普通人家是生不起病的,这可不是个好现象啊。

    既然这余宰相敢光明正大地垄断生意,她要是想抢这一杯羹,一定得以比这宰相更有权势的靠山才成。

    那要找谁?她爹?

    这个生物学上的亲爹是她目前想得出来官位最高的人,可位阶恐怕还不及宰相啊。

    她如果不找到比之宰相权势更大的人物撑腰,恐怕开幕当天就有人会上门闹事,当天就得关门大吉。

    看着站在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的街角看着前头那间药材铺的主子,实在有些危险,小青喊道:“小姐,你在想什么?站在这里这样很危险的。”

    “我在想,我要开草药馆的事情可能无法很顺利。”找她爹当幕后老板并不是好主意,得再想想办法。

    “小姐,在京城开业得到衙门申请,不是每个想开店的人都可以随便开的,这点很是麻烦。”刀豆提醒她。

    “这有什么麻烦的。”

    “麻烦的是申请许可文书需要很多银子请官老爷喝茶。”

    裴子瑜压根不在意,“这些事你们小姐我会不知道吗?”

    “小姐,小的意思是说,这些茶水费可不便宜,可不像我们在翠缇县那样小小金额便可以的。”他们小姐店面未开张,就得先送出一大笔银两,刀豆一想就肉疼。

    “所以说要先找一棵可靠的大树,或是一座有力的大山,让我们靠着,这样我们会节省很多不必要的花销。”

    这些当官的最可恶,台面上领着他们这些纳了税赋百姓的钱,台面下还要对着他们这些优良商人伸手要茶水费。

    “小姐,其实你端出老爷的名号,相信没有人敢为难你的。”八角说着,他们老爷再关外打了胜仗,回头又帮着三皇子平乱有功,现在可是皇帝面前的大红人,谁还不卖面子给他们小姐,连他这个小厮出门在外都觉得走路有风呢。

    “你傻了啊,我打着大将军旗号出去,是想让裴府里头那一群豺狼虎豹把本小姐这几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积蓄给掠夺了吗?”她可不相信那几个姨娘是吃素的小绵羊。

    而且这京城那两家药商的幕后大老板是余宰相,他可是余氏的爹,这事没处理好,很容易掉坑,让余氏反要她一口的。

    这时,旁边来了四名侍卫,守卫着一辆华丽的马车,缓缓骏过热闹的市集,马车后头还跟了好几辆像是皇宫里出来的马车队。

    这早有消息传出,今日早朝皇帝又赏了好多好东西给未上朝的三皇子,看来就是马车上的那些东西了。

    街上的摊贩七手八脚赶紧将自己摊位往后拉一些,就怕挡到了这马车队伍的前进,届时被掩翻了摊位可是找不到地方赔的,走住路中间闲晃的百姓也赶紧往旁边闪,也怕一不小心冲撞到了车队。

    “小姐,我们赶紧站过去些,免得被马车扫到,那就倒霉了。”小青拉着她家小姐小声提醒她。

    他们一群人赶紧站到一间店铺下的回廊-跟着一群人站在一起等马车队通过,同时伸长了脖子,看着马车上所载的物品,议论纷纷的。

    这时三皇子的马车缓缓经过裴子瑜面前,骑着马戒备的零一眼尖的远远就瞧见了裴子瑜与四个下人站在回廊下。

    隐约间听到了这马车是三皇子府里的马车,里头坐的也是三皇子。一听到“三皇子”这三个字,裴子瑜的眉头不由得皱起。

    皇甫霁那对纠结的眉头自离开御书房后便未再松开过,一手撑在马车壁上支着额头,烦躁的想着其他法子,力求突破现在这个困境。

    方才在御书房几乎是与父皇有些不欢而散,父皇得知瑜儿是他的救命恩人,并不反对他迎娶,但,不能是正妃,必须是妾,可以赐她一个贵妾封号,享王妃尊荣。

    嗤,妾就是妾,多个贵字并不能改变妾的身分,这也是瑜儿最忌讳在乎的,她不在乎他是否是达官显要,能否带给她尊荣,她不怕吃苦,可以跟着他过着耕田织衣的生活。

    她要求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这也是她唯一需要的承诺,他不能辜负她对他的期望,必须与父皇继续周旋才行。

    就在皇甫霁陷入该如何打破这僵局,让父皇同意他只娶瑜儿一人为妻之时,零一敲了敲马车门,倾身小声的说着,“主子,裴小姐在那里。”

    “瑜儿!”本在闭目养神的皇甫霁眼睛倏地一睁,惊喜的问道:“当真?”

    “是的,八角、刀豆跟小青、小红也在一起,就在那边的回廊下。”

    “零一,让车夫在前头街角停下。”皇甫霁思索后道:“先让人到衣铺子买套衣裳,本宫这一身朝服不方便出现在市集里,你的也一起换了。”

    “属下这就去办。”零一即刻交代手下前去采买两套衣裳。

    这皇帝赏给三皇子的东西真不少,三皇子所搭乘的马车都到了街尾了,后面的马车队还没走到-半呢,整个市集里头一片热络的交头接耳,揣测皇上赏了什么好东西给三皇子。

    跟着一群人挤在回廊下的裴子瑜不时会听到有人说着宫里传出的小道消息,这三皇子是唯一一个没有封号的皇子,这次立了大功,据说皇上有意为他封王,同时要为他选妃。

    众人话题全围绕在三皇子身上,瞧他们好像是自己儿子立了大功要娶媳妇似的,一个比一个还兴奋。

    不同于这些看热闹的百姓的裴子瑜,一提到这三皇子她就没什么好印像,更是毫不客气在心头唾弃他一番。什么东西嘛,非亲非故的送她个他卧房里的东西,这不存心恶心人吗?

    “小姐,看来你是很有希望成为三皇子妃唷。”小青捂着唇笑道。

    裴子瑜岂会不知道小青在提醒她哪一件事情,横了她一记白眼,“胡扯什么,别忘了我可是有未婚夫的人。”

    “小姐,你跟霁三公子也只是口头婚约,要是皇帝下旨怎么办?不过,小姐你真的不认识三皇子吗?”小青拧着秀眉问道。

    “你小姐我到目前为止认识的最高级官员就是我亲爹,再来是翠缇县的县令,你说呢?”

    小红挠挠头,“可是……小姐,既然你不认是三皇子,他为何送你礼物啊?”

    “我怎么会知道?!”裴子瑜没好气的道:“我猜想,他可能把某家的小姐误认为我,让人送错了。”

    “那就有可能了。”

    小青、小红愣愣点了下头,听小姐这么一说,她们难免有些小小失望,虽然霁三公子人很好,跟小姐也是般配,可毕竟只是个落魄贵公子,怎么也比不上这镶金嵌玉的三皇子。

    “你们不要在我耳边再提那个三皇子,烦死我了。”

    看着皇帝给三皇子的那一车一车的赏赐,便知道这三皇子目前正得宠,让她有些懊悔太早将那颗什么月光珠给退回去,要不她就能借着退还月光珠的机会,跟三皇子搭上线,有了三皇子这个大靠山,她开药材铺的事情一定可以顺利很多,也不用担心余宰相会找她麻烦了。

    现在想想真是后悔,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她得另外找关系才成。

    突然,小红兴奋的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姐,我刚听人家说,前面那一个穿着蓝色衣裳的是什么世子,他旁边是位小王爷,还有那一个穿着黑衣的是个侯爷……”

    “这京城里王公贵族、世家子弟简直比跳蚤还多,随便一条街上一抓就是一大把,跟粽子一样。”她撇撇嘴道。

    “噗,小姐,你怎么把这些大人物比喻成跳蚤、粽子啊,小心被听到,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

    “治我什么罪?我又没有说是哪一位。好了,咱们走吧,不看了。”

    “欸,小姐,不再看热闹了吗?”小红热闹还看不够,真有些舍不得走呢。

    “不看了,有什么好看的,以后多得是机会,先办正事要紧。”裴子瑜指着茶肆旁边那家客栈,率先走了过去。

    “我看时间不早了,我们到那间客栈去用午膳吧,一会儿那牙贩子还要领人到新宅子去让我挑选,没时间在这边蘑菇。”

    “是。”

    主仆几个缓缓穿过拥挤的人群,在踏进客栈之前-在吵闹喧哗的声音中,裴子瑜似乎听到了有人在喊她。

    她拧着眉头停T脚步,左右四下张望,突地,在人群中她好似看到了那张她思念已久的绝世容颜。

    她张大眼,不敢置信的看着那个穿一袭绣着华丽暗纹绛紫色锦袍,穿越人群朝她而来的人,捂着唇惊呼,“霁三?!”

    皇甫霁亦是惊喜万分的看着久违不见的心上人,“瑜儿,你怎么会在这里?在这里与你巧遇,还真让我有些意外。”

    “我那个无良的爹,把我跟我娘接回京城的。”她会错意的回答道,她以为他指的是她怎么会上京这个问题。

    “见过裴姑娘。”零一恭敬的朝她行礼。

    “零一,好久不见,近来好吗?对了,怎么没有看到零二跟零三呢?”真是太久不见,本来放在心里的担忧全一古脑的问了出来。

    “让裴姑娘担心了,零一跟着主子这些日子还成,至于零二跟零三他们有些事情到乡下去了,过些日子才会上京城与主子会合。”

    “你们都平安就好。”

    “见过霁三公子、零一大侠。”站在裴子瑜身后的刀豆四人异口同声的问安。

    一群人许久不见,寒暄一阵后,裴子瑜问道:“霁三,你会一直待在京城吗?还是会回去翠缇县?”

    虽说裴子瑜是威武大将军裴震天的女儿,但她庶出的身分还是让父皇不满意,迟迟不肯答应他娶瑜儿为妃的要求。他们的事还未经父皇同意,他的身分不能这么早就告知她,他含糊道:“不一定,要看事情办得怎么样。”

    “原来是这样。”她心里有好多话想跟他说,每天在心里反复练习着见到他时要对他说什么,可是真见到他,那些每天在心里反复练习的话却一句也说不出来,只能傻笑的看着他。

    皇甫霁微笑的看着脸上尽是压抑的兴奋表情的她,“怎么了?”

    裴子瑜摇头,懊恼地老实说:“我明明有很多话要对你说的,可是怎么一见到你,那些话就全忘光了。”

    “我也有很多话想跟瑜儿你说。”皇甫霁温柔的勾着嘴角笑着道:“对了,你们现在要做什么?”

    “我们正要到客栈去用膳。”她指着旁边的客栈。

    皇甫霁朝零一使了个眼神,零一随即进入客栈张罗。

    “一起吧,我也有许多话想跟瑜儿。”

    店小二领着他们来到一一楼有着内外两间的雅房,零一及小青、小红还有八角跟刀豆五人在外头的雅间,裴子瑜跟皇甫霁在可以欣赏街景的里间。

    待店小二将茶点及暖炉放好退出去之后,皇甫霁不由分说的一把圈抱住她,将她整个人用力的紧搂在自己怀抱之中。

    他将整个脸埋在她的颈窝之间,声音低沉的喃道:“瑜儿,这近半年你过得好不好?本宫想你想得有时甚至会觉得心痛……”

    为了担心风声走漏为她带来不可预知的危险,他一直强忍着提笔写信向她的报平安的冲动,对她的思念早已像是即将溃堤的堤防,又岂是此刻三言两语可以诉尽的,这当下他只想将她紧紧搂在怀中,感受她的真实存在。

    他突如其来的举动将她吓了一大跳,本想赶紧将他推开,却听到了他低诉的思念,整个人跟心都软了,不自觉地伸手圈抱住他的腰身,脸贴在他激动澎湃跳动的胸膛。

    “我也好想你,你为什么都不给我写信?让我想写信给你也不知道要寄往何处……”她有些委屈的控诉道。

    “瑜儿,抱歉,为了你的安全,我不能任性的捎消息给你,当我事情处理得告一段落,让人给你带信过去时,你已经离开翠缇县了。”他吻着她饱满光洁的额,低沉好听的嗓音里充满着无奈与歉意。

    “我正打算这几日要上将军府提亲,没想到今天会先在街上碰见你。”

    “提亲?”她有些诧异的推开他。

    瞧她这惊讶表情,皇甫霁歪着头,“莫非……瑜儿不想嫁我?”

    “当然不是,我想你都想死了,怎么能不嫁你……”生怕他误解她激动的解释,却没意料到自己脱口而的话有多肉麻。

    “既然想死我了,怎么我一提到上将军府提亲你就脸色大变?”听清楚她的话,皇甫霁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调侃了她一番。

    裴子瑜被他这么一取笑,脸蛋瞬间红得跟颗小苹果似的,皇甫霁卷着唇浅笑着,食指勾起她的下颚,灼烫的唇畔覆上她娇嫩鲜艳的红唇,借着细细品尝轻轻卷吮的细吻,宣泄自己这些日子来对她的思念……

    在他还想要更深入的一诉自己的相思之意时,里外间相隔的屏风传来一阵敲响声——

    “主子,店小二来上菜了。”

    不识相的店小二竟然在这时候来破坏他的好事,让皇甫霁好看的剑眉不悦的打了个大结,迫不得已的松开让他忍不住想更加深入品尝的红唇。

    “真是不识相!”他咬咬牙,低斥了声。

    裴子瑜红着脸蛋,抡拳捶了下他胸膛,“好了,快放开我。”

    皇甫霁拇指摩挲着被他吻得微肿的娇唇,任性的说:“不想。”

    “别闹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问你呢,你这样店小二怎么送膳食进来?而且我饿了。”

    “好,既然我们两人都在京城,不急,日后多得是机会可以好好偷香。”

    “你!”又被他这么口头上占便宜,裴子瑜整个脸红得如天边云彩一样,又气又恼又羞的娇嗔着。

    她这娇羞模样很动人,又让皇甫霁顿时心猿意马,又重重啄了她一下红唇后才不甘心的松开她,牵着她的手走到桌边坐下。

    他朝外吩咐,“让他们送进来。”

    没一下子,满满的一桌精致午膳送了进来,让裴子瑜看得瞪大了眼,“我们两人吃得下这么多吗?”

    “这些都是这家客栈招牌菜,你尝尝,吃不完也无所谓。”皇甫霁夹了块水晶肘子到她碗里,“尝尝,这是饕客必点的一道菜。”

    裴子瑜也不跟他客气,很不文雅的两手拿起猪肘子就开始啃,边啃边问道:“霁三,你对这京城里的大人物熟吗?”

    “怎么,有什么问题吗?”这小妮子不会才到京城两天就惹上什么是非吧?

    他舀了碗在小火炉上冒着滚滚白烟的砂锅鱼头汤,放到她面前。“小心烫,一会儿慢点喝。”

    “我想在京城里开间药材铺,不过我打探过了,京城那两间药材铺垄断所有医馆的生意,幕后大老板是当朝宰相,我担心要是万一这药材铺开了,会与他们有所冲突……”她拿过热汤,一口一口喝着,同时将自己的烦忧告诉他。

    “原来是这事-你想找个有力的大靠山是吧?”这傻丫头,难道他这个靠山还不够大吗?

    “是啊,越大越好,最好能压过宰相。”她点了点头。“这京城好像满大街都是皇亲国戚,所以我才想问问看你认不认识什么王爷之类的。”

    满大街的皇亲国戚这话一出,皇甫霁当场笑了出来,“你当这些皇亲国戚跟街上的乞丐一样多吗?”

    “不是吗?刚才随随便便街上到处都是什么王的什么世子的。”她指着外头的市集。

    “那是刚好是下朝的时间,并不是满大街都是皇亲国戚。”他好笑地解释道。“瑜儿,你的事情交给我吧,我会帮你处理好的。还有下回,别挑这时间出来逛街,稍微避开这时段,这里不比翠缇县,有时无意间惹到了权贵不自知,怎么被人架了拐子都不知道……”

    皇甫霁正要多跟她讲解京城里的禁忌注意事项之时,他锐利的眸光瞬间被她雪白皓腕上那只色彩艳丽的镯子吸引住了。

    他拉过她的手腕问道:“瑜儿,你手腕上这只镯子十分特别,哪里来的?我离去之前从未见你戴过。”

    “这是一位老夫人送我的,至于那位老夫人是谁,我也不清楚……”裴子瑜稍微将当时的经过向他说了。

    只见兴奋惊喜的眸光不时自皇甫霁眼底流泄而出,看来,他与瑜儿的婚事有解套的办法了……

    裴子瑜挑完牙贩子带来的人,又交代完该做的事情,由八角以及从翠缇县带来的一位嬷嬷负责教导新来的下人后,她便领着小青跟小红和刀豆先回将军府。

    她这才一回到将军府,刚踏入大门而已,便被许管事给喊了过去,让她赶紧到老爷的院子。

    想想她这个爹处理起事情来也真是雷厉风行,不只将余氏罚到佛堂闭门思过,她身边那几个助纣为虐的嬷嬷,还有丫鬟等心腹也一并处理了,一人五十大板后让牙贩子来领了去,一个都不留。

    尤其欺负她娘亲跟她最惨的王、陈两位嬷嬷及那个车夫,家法处治后送到官府,请官老爷定罪。

    她爹也将府里几个管事的人全都给换了,原本余氏的心腹余大管家,也被她爹以年纪大了该回乡好好含饴弄孙为由,把他给辞退,让他连夜滚出将军府。

    做事这么有魄力的爹,今天也真有些反常,一般大官或是武将一下朝不是应该到书房或是练武房去修身养性、强身健体练武功吗?怎么反而是在屋里等她回来。

    她刚跨过门坎,便见到她娘亲已经午睡醒来,陪着她爹坐在花厅里,她忍不住皱眉问道:“娘,这花厅里也些冷,你坐在这里小心冻着了。”

    “瑜儿,你别担心娘,娘随身带着暖炉呢,且屋里有暖炉,不冷的。你爹找你,快别顾着娘。”黄氏将随身的暖手炉拿出来让女儿瞧了,免得她误会她爹虐待她。

    “爹,您找我有什么事情?”裴子瑜走到裴震天身旁的椅子上坐下,也不觉得这样坐着跟父亲说话有什么不妥。

    裴震天挑了挑一边的浓眉,他这么大一尊神摆在大厅里,这丫头一进门眼里就只有她娘亲,真叫他不是滋味。

    可这醋也无法吃起,谁让他女儿自小苞她娘亲两人相依为命,自然眼里只有她娘亲。他咽下胸口那抹涩然,抿了口茶后问道:“瑜儿,爹问你一事,你认识三皇子吗?”裴子瑜觉得她爹问得好笑,“爹,您别逗了好吗?我这一辈子认识最大的官是两天前认识的,就是你这位裴大将军,再来就是翠缇县令,怎么可能去认识什么三皇子?”

    怎么又是这个三皇子啊,她今天是跟这三皇子犯冲吗?走到哪里都听到他的大名,连她爹都要来问他们两人是否相识。

    “你不认识他?”裴震天一脸不相信的模样。

    “当然不认识啊。爹,你是不是要问那颗叫什么月光珠的?我想他应该是送锴人了,我让他的小厮把东西收回去了。”

    “瑜儿,你先看看旁边那些东西。”裴震天指着面前桌上摆放的几个礼盒。

    “这是什么?”她伸手打开其中一个最大的木匣子。

    不开还好,这一打开,瞬间像是朝阳自那山坳处升起,光芒万丈,耀眼得让她几乎张不开眼。

    她火速盖上盒子,怒火冲上胸口,大声质问,“为什么这东西又送到这里来?”又是月光珠!简直就跟它那个主子一样阴魂不散啊!

    “这也是为父想问你的。”裴震天眉头深锁的顺着胡须。

    其实,他会知道茉儿母女当年在府里遭受到余氏及她心腹的虐待,在瑜儿病重之时将母女俩赶出府,瑜儿跟她娘亲差点病死异乡,甚至是余氏自认为天衣无缝,逼着茉儿喝下打胎药的事情,全是三皇子修书告知他,同时附上证词及证人画押。

    因为他的粗心与盲目的信任才害得她们母女两人吃这么多的苦,他对她们母女实在是愧疚不已。

    话说回来,三皇子能去调查出这么多私密不为人知的事情,定是有些瓜葛才会如此大费周章,原以为瑜儿跟三皇子有私交,又听说了今日三皇子派人登门送礼之事,想来该是三皇子有心了,可方才问了下茉儿,茉儿却说她们根本不认识三皇子,本来他还以为是瑜儿在外私下结识的,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么一回事。

    既然三皇子与茉儿母女并无私交,为何三皇子要做这些事呢?这可真是让他百思不得解。

    “问我?我怎么会知道,我根本不知道这位三皇子是哪位何方神圣,连见都没见过。”裴子瑜不满道:“我还想问,是不是爹你跟三皇子一同讨伐端王,私下跟他做了什么交易,把我卖给他,否则你把我跟娘丢下那么多年不闻不问的,突然派你的心腹来接我跟娘回将来用意是什么?”

    “瑜儿,为父是那种卖女求荣的人吗?”裴震天有些生气地怒瞪她,他承认自己的确是疏忽了她们母女,但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来。

    “那么我跟三皇子非亲非故的,为什么他要送我这些东西,爹,你也给我一个解释。”先别说她爹会不会卖女求荣这事,就算要卖,她爹这么多女儿,对象是三皇子,轮也轮不到她吧。

    “在军中三皇子是刚正不阿、公私分明的人,除了公事外从不跟爹多谈私事,你要爹怎么给你解释他为何会突然送这些礼物给你,爹到现在也还丈二金刚摸不着头绪。”裴震威气呼呼的说着。

    “反正我不管,爹,你把这些东西退回去吧,我不收。”

    “你退回过一次,已经是给三皇子打脸了,要是再退回,这……恐怕不妥吧。”

    这女儿不了解官场生态,可不代表他这爹不了解,再度退回礼物不仅女儿会遭人诟病,那些对他有成见、一无是处的文官也会逮住这机会参他一本,说将军府藐视皇恩,不将皇室放在眼里。

    “怎么不妥了,我不收礼还不成啊!”

    “瑜儿,你刚回京城,很多事情不了解,今早三皇子让人送来的礼物被你退回,外边恐怕已经有不少闲言碎语传出,要是再退一回,不只咱们将军府会被参一本说是藐视皇廷,严重的话,你的闺誉也会大受影响,连你的其他姊姊们也会因此受到牵连。”裴震天担忧的。

    许管事提醒他,才半天时间,外边已有不少闲言传开了,如今大女儿的婚事因她娘亲的事情受阻-忠义侯府正重新考虑是否与将军府结为亲家,这让他不得不提醒这个小女儿,在京城事事得小心。

    “所以要是万一我上头那些姊姊嫁不出去,就是我害的?”裴子瑜嘴角扯了扯,这是什么道理,她们嫁不出去却把责任往她身上推,她不过退了个不认识的人送的礼而已。

    “瑜儿,你大姊最近正在与宰相夫人娘家大嫂侄子,算起来也是你大姊的表哥,两家正在谈论亲事,这件亲事本是万无一失的,但现在出了点问题……”裴震天向她解释。

    “所以这节骨眼上,我不能出任何一点差错,免得成了人家退亲的理由是吧?”

    要是她,这种亲她才不结呢,因为一点小瑕疵就否定一个人。

    裴震天很为难的点了点头,“对方是忠义侯的长孙卢绍谦,忠义侯十分看重,婚配对象家中或是人品有一点瑕疵都无法允许的。”

    “这桩婚事原本已是板上钉钉,却因为如今夫人在佛堂闭门思过的事情受到牵连是吧?”裴子瑜马上联想到这一层。

    裴震天不语,只是点着头。

    “行了,那我收下来就是,我可不想背这罪名。”虽然她还是觉得她收不收礼跟她大姊的婚事是两码事。

    “瑜儿,爹就知道你是好孩子,你能替你几个姊姊着想真是太好了。”

    裴震天非常满意慈爱的看着她,他就说他这女儿聪慧,马上就能把事情想明白,不愧是他最得意的女儿,聪明更识大体。

    不像其他女儿,一听到茹儿的婚事受阻碍,一个个在背后幸灾乐祸,恨不得这婚事不成,完全没有想到一旦长姊婚事受阻,她们这几个做妹妹的也别想顺利出嫁。

    “瑜儿,那娘让人把这东西搬到你住的百草院去。”见女儿妥协了,黄氏赶紧道,就怕女儿一转头又反悔了。

    “搬到我院子做什么,搬到仓库去放着就好。”裴子瑜不满的看着娘亲,“娘,你可别忘了我是有婚约的人,放别的男人送的东西到我屋里,这传出去我也别想做人了。”

    “婚约”雨个字像手榴弹一样,一扔瞬间引爆,裴震天被这消息炸得有些头晕眼花。

    “婚约?什么婚约?这是怎么回事,瑜儿为什么没经过我这父亲的同意就跟人订亲?”他怒声质问。

    “娘,这事您跟爹说吧,我在外面跑了一天累死了,我先回我院子去了。”裴子瑜压根不甩她爹那快要杀人的表情,挥挥手,领着自己丫鬟径自回去了。

    “瑜儿,瑜儿!”黄氏看着把麻烦丢给她跑掉,怎么也叫不回的女儿,转头惶恐不安的看着丈夫,“老爷……”

    “茉儿,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快说。”

    黄氏连忙简略将为什么会有这桩婚事的过程说了。

    一听完心上人的解释,裴震天对她们母女除了愧疚外还有就是烦恼,今日下朝时,皇上将他叫到了御书房,问清了女儿们的婚配,似乎有意要为女儿们赐婚。

    尤其是问到瑜儿,皇上可是特别多问了几句,要是这瑜儿已经与人订亲的事情被晓得,皇上要是怪罪下来,那怎么得了……

    【上部完,请看下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田出贵妻(上)最新章节 | 药田出贵妻(上)全文阅读 | 药田出贵妻(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