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衰神钱多多 > 第四章 入山神庙采灵芝

衰神钱多多 第四章 入山神庙采灵芝 作者 : 莳萝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好像趴在什么上面,还很颠簸?

    魂魄从空间出来的梅茹仙一时之间还无法适应环境突如其来的转变,皱着眉头睁开眼看向前方,怎么是妇人的发髻?一旁有元儿的哭声,而且他们在屋外,还是正在行进间,这是怎么回事?

    她忍不住点了点贾迎春的肩膀,有些沙哑地问着,“娘,您背着我要去哪里?”

    耳边听到的声音让贾迎春脚下一顿,她惊骇地瞪大眼,有些不敢相信。

    还不知道方才贾家发生的事,梅茹仙困惑地又问了声,“娘啊,您怎么了?”

    “娘,姊姊没死,又醒了!”一旁的梅清元回头看着她,惊喜地说着。

    贾迎春立即停下脚步,将女儿放到一旁的树下,眼眶含泪,抚摸着她的脸,哽咽道:“茹儿,妳没死,妳没死,太好了!”最后忍不住圈着她的颈子放声大哭。

    “娘,您别哭啊,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妳会背着我来到这边?”

    在木镯空间里,她看了《织法大全》,发现丝绸跟蚕丝被的做法很简单,当即决定开始制作,没料到她才把丝线装到织布机上,那台织布机便开始自己织布,真是太神奇了。

    丝绸很快就织好了,她检查了一下,发觉质量上佳,欣喜不已,转而让机器制作蚕丝被。

    织女姊姊竟然会把这种宝物送给福神,她是爱慕福神,还是有求于福神?不过织女姊姊真是送错人了,这东西在福神手中就是废物,可在她手中可是宝物呢。

    不过她才进入空间没多久,怎么又出事了?

    “姊姊,刚刚妳又死掉的时候,二舅母跟娘打架,想要把妳卖掉……外祖父也要把妳卖给人家冥婚。姊姊,什么是冥婚?”五岁的梅清元还**模话旆ㄐ鹗龅煤芡暾

    梅茹仙眉头蹙起,“娘,方才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您别哭,一件一件慢慢告诉我。”

    “是这样的……”贾迎春用满是补丁的袖子把眼泪擦掉,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地告诉她。

    听完,梅茹仙气得恨不得当下马上冲回贾家,将何氏还有贾二郎大卸八块。这一对夫妻太可恶了,想她好歹是个小仙,竟然被不知所谓的凡人这样欺负,这口气怎么也吞不下去。

    这贾二郎就不要回来,一旦回来,她就会让他知道她这个小衰神不是好惹的!还有何氏,等她安顿好娘亲跟弟弟就去找她算账,至于贾家的其他人,除了大舅一家跟外祖母外,她每一个都不会放过。

    “茹儿啊,都是娘没用,无法照顾好你们姊弟两人……”一想到娘家人的无情,贾迎春一肚子苦,眼泪忍不住又扑簌簌掉下。

    梅茹仙敛下胸口那团怒火,劝着她,“娘,您别担心,未来我会照顾好您跟元儿的,我会让贾家的人后悔,尤其是二舅他们!”

    “只是……茹儿啊,我们现在没有地方可以去……”

    梅茹仙站起身,转头指着山上,“娘,我们先住到山上那座废弃的山神庙吧。”他们现在无家可归,村人也不会收留他们,除了山神庙可以暂居外,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

    “山神庙?茹儿啊,山神庙听说闹鬼……”贾迎春搓搓手臂,语气有些惊恐。

    “娘,我们母子三人穷得连鬼都鄙视,所以现在是鬼怕我们,您别担心。”

    贾迎春犹豫道:“唉,妳说的……也是,山神庙最少还能遮风挡雨,我们不用睡在路边。”

    梅清元点着小脑袋,乖乖地说着,“嗯,姊姊去哪里,我就跟姊姊去哪里。”现在他跟姊姊可比跟娘亲。

    “嗯,我们走吧。”梅茹仙宠溺地摸摸他那头干枯得跟稻草一样的头发,蹲下身子,“元儿,从这到山神庙有一段距离,你的小短腿走不快,起来,姊姊背你,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赶到山神庙,到了那还要整理,时间拖不得。”

    感觉到梅清元的小身子蹭到了她的背上,她伸出胳膊将他的小身子托起,往山神庙走去。

    到了山神庙,没有贾家人将她当成牛一样使唤,她就可以开始发家致富的工作了。她一定要代替梅茹仙好好孝敬贾迎春,照顾好梅清元,让他们过上好日子,还梅茹仙借她躯壳的这份情,同时要让首座上仙大吃一惊,让他瞧一瞧,虽然他下了那样的旨意,她依旧可以活得很精彩!

    山神庙位在半山腰,距离村子有点远,梅茹仙三人费了约莫半个时辰才走到。

    来到山神庙,一看,只觉得这山神庙还真不是普通的残败,推开摇摇欲坠的大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庙里结满了大大小小的蜘蛛网,屋内到处都是杂草跟腐烂的树叶。

    三尊木头雕刻而成的威严神像,因白蚁蛀蚀还有潮湿发霉的关系,看上去有些恶心与狰狞。东边那片墙完全倒塌,庙里到处都是不知名的昆虫在地上快速移动。

    “姊姊,我们今晚要住在这里?”梅清元一脸惊恐地问着,缩了缩脖子,紧紧靠着梅茹仙。

    她空出一手摸摸他的背脊,安抚到:“元儿,别怕,这里只要整理好,是可以住人的,相信姊,姊很快就能给你跟娘住上大房子。”

    “元儿不怕,只要有娘跟姊姊在就好。”

    梅茹仙放下背上的梅清元,扯了把芒草当做扫帚,将大门边上的蜘蛛网先扫下,“娘,我们先清出一处来做今晚睡觉的地方,我看那石雕的神桌下面就很适合。”

    “嗯,好,我们一起整理出来,元儿也来帮忙。”说做就做,贾迎春撩起衣袖到屋外折了一些树枝回来,开始打扫山神庙。

    “嗯,好,我帮娘跟姊姊。”梅清元跟着母亲去扫地。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母子三人方把屋内的蜘蛛网、尘土还有一堆破烂的垃圾全清出去,大略打扫干净,整个山神庙才看起来勉强可以住人。

    在来的路上,梅茹仙就看到附近有一堆干枯的草,她将这堆枯草搬进山神庙,平铺在石桌下方,算是有张简单的床了,幸好现在是夏天,晚上不盖被子睡觉也没事。

    这一番劳动,让原本就没有吃饱过饭的他们肚子发出剧烈的“咕噜”声,母子三人互看一眼,笑了出来。

    “茹儿,妳跟元儿在这里先躺着休息,娘到山里去找吃的。”

    “不,娘,您方才背着我走了那么大一段路,又要打扫,肯定累了,您跟元儿在这里休息,我去找。”梅茹仙话才说完,就已经走出山神庙。

    她只要避着娘将水果从空间拿出来就可以了,何必这么麻烦地四处找食物?自然是让娘跟弟弟坐着休息。不过只有水果是吃不饱的,还是得要有其他食物才能止住饥饿……

    她眼珠子转了转,决定把老土地公叫出来,“老土地,老土地,你在哪里?快出来。”这老土地公知道她来到他的管辖范围,肯定时时刻刻注意着她,正好把他请出来替她办点事情。

    不一下子,土地公果然出现在她眼前,笑容可掬地问着,“不知道小衰神找我有何事?”

    “老土地,我跟娘、弟弟要暂住在这座山神庙中,你等等发布命令,让那些蛇啊、昆虫、野猪等等有危险的动物不要出现在周围,这点你办得到吧?”

    “小衰神,妳放心,我这点能耐还是有的,不知妳还有其他吩咐吗?”

    “变两只鸡出来吧,要不然今晚要挨饿了。”她也不跟老土地公客气。

    “小衰神,变两只鸡出来对我有点困难,不过我可以指点妳到哪里去就能抓到。”

    “唷,那好,快说。”她的神识往空间一探,转移了两颗果子塞到老土地公手中,“给你吃,可甜了。”

    “感激了,小衰神,我就喜欢这个。”看到手中这两颗果子,土地公眉开眼笑,嘴都合不拢。

    “别客气,这一阵子我跟娘亲和弟弟都会暂住山神庙,你看顾好这个地区,不要让那些会咬人的动物、昆虫进入就好,日后少不了你吃的。”

    “一定,一定。”

    “对了,你说可以抓到野鸡的地方在哪里?”

    “往那里过去就会看到,那边有个陷阱,是一个猎人挖的,那猎人前两天被野猪撞死了,所以猎物没人收,妳拿走不会有人来找妳理论。”土地公赶紧将地方给指出来。

    “好,那我走了。”

    梅茹仙顺着土地公指的地方前去,果然一下子就发现两只掉在陷阱里的野鸡,里头还有一只灰色的小兔子。

    她将野鸡抓起来,用草绳捆绑好,小灰兔则放到空间里带回去给梅清元玩,之后将陷阱重新掩盖好,才提着猎物往山神庙走回去。

    回程路上,她看到腐烂的树干上长了一些野蘑菇,也顺手全摘了,快到时又从木镯空间里拿出几颗果子,并用竹筒装了两管空间泉水。

    “娘,元儿,我回来了。”

    母子俩躺在草堆上稍微瞇了下,她这么一喊,即刻就醒过来,眼睛一睁开就看到眼前的野鸡跟果子,惊讶得几乎说不出话。

    “茹儿……怎么会有野鸡?”贾迎春忍不住用力吞了吞口水。

    “我刚出去找食物,在一个陷阱里头发现的。”梅茹仙将野鸡交给母亲。

    “陷阱?茹儿,这陷阱都是有人布下的,妳怎么可以随便拿。”

    “娘,您放心吧,我看过了,那陷阱里头有不少死掉的动物,都没人来取,想来那人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已经不需要这个陷阱了。”

    “如果是这样就好。”贾迎春松了口气,她可不希望因为两只野鸡又惹出什么事情。

    “元儿,来,你看姊给你带回来什么?”她自衣襟里取出方才那只小兔子。

    梅清元惊喜地睁大眼睛,看着被她捧在手中的灰色小兔子,“是要给我的吗?姊姊,我们不要吃小兔子好吗?”

    “嗯,不吃,给元儿当好朋友。”

    贾迎春看着手上这两只野鸡犯愁,“茹儿啊,有野鸡可以吃是很好,可是我们没有杀鸡的工具,这里也没锅子可以煮……”

    “娘,您别担心,我来处理,您去和点泥浆过来,然后起个篝火,我们弄叫花鸡,不用锅子也不用拔毛。”梅茹仙找了块扁平又有些锋利的石头,直接将野鸡放血处理了。

    “叫花鸡?”

    “是的,据说这叫花鸡很好吃,是一个乞丐发明的,我有一次去拔猪草无意间听到人家说起那做法,今天我们就试试。”她大约跟母亲讲了讲作法。

    才一会儿时间,贾迎春已经将篝火升起,泥水也和好了。她笑道:“裹上泥浆就可以完成,那也太方便了。”

    现在他们手上没有烹煮工具,连个锅子也没有,只能像女儿说的那样处理,不管好不好吃,只要将鸡肉煮熟就行,现在他们这种处境能吃饱便不错了。

    “娘,我在林子里摘了几种果子回来,您跟元儿先去吃,这鸡我来处理。”梅茹仙开始把整只野鸡裹上泥浆,放到篝火里闷烤。

    她顺便将采回来已经洗干净的蘑菇放到装着空间泉水的竹筒里,搭在篝火上煮汤。

    果子好吃到贾迎春差点连舌头都吞下去,她拿着吃剩的果核来问:“茹儿,妳这果子是在哪里摘的?好甜好好吃,娘这辈子从未吃过这么好吃的果子。”

    “哪里摘的……我也没什么印象,就边走边摘,娘喜欢吃,下一次我再特别注意一下。”梅茹仙想了个说法随便带过,担心贾迎春问太多,便佯装自己累了,往山神庙走进去,“娘,我有点累,想先躺下来休息一下,那叫花鸡您别管它,要闷烤上好一段时间,您跟元儿饿了就先吃果子止饥。”

    她整个人往干草堆扑上去,重重喘了口气,呼,躺下来的感觉真好,不过这干草堆刺刺的,感觉不太舒服,要是能在上头铺一张床单就好多了。她忽然生出了个想法,如果铺一件蚕丝被……大概会被雷劈吧,太奢侈浪费了。

    也不知道她的蚕丝被做得如何了?与传统做法,将蚕茧放到热水里煮后,拉成一张又一张的蚕丝网,再层层迭迭制成一张蚕丝被不同,她从《织法大全》里得知只要在平框架放上仙蚕,利用牠们吐丝的特性就可以织成一整张蚕丝网,织好再放到热水里煮,晒干后放在板子上直接向四边拉开,就是一床蚕丝被了。

    这一种做法简单又快速,直接做成一大张蚕丝被,且比另外一种蚕丝被更为轻巧保暖,洁白又没有蚕蛹的味道。

    她闭起眼睛利用神识进入空间看了下,发现蚕丝被已经做好大半,速度真快,真不愧是织女姊姊所养的仙蚕,按这种速度,明天应该就能够做出两张。蚕丝被做好后,必须马上拿到镇上卖掉,换些银两回来才成。

    只是她空手到镇上去,突然带回一堆物品,不把娘亲吓坏才奇怪,得想个说法……

    她嘴角咬了根干草,看着上方,忽然想起一事,之前老土地公跟她说过这山神庙神像后方有一株百年灵芝,都没人发现。

    她将口中的干草一吐,马上从石桌下出来,爬上放着神像的神龛。

    “姊姊,妳在做什么,怎么爬到神龛上去?”在一旁逗着小灰兔玩的梅清元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困惑地看着伸长颈子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的梅茹仙。

    “姊找个东——”这话还没说完,她就看到中间那尊神像后脑杓的地方长了一株大灵芝,看那形状大小,真的是如老土地公说的有百年之久,旁边好像还有几株较小的灵芝。

    从屋外进来的贾迎春被她这不敬的行为吓了一大跳,虽然山神庙已经废弃许久,可神像还在啊,女儿怎么可以爬到那上头去。她赶紧出声喝止,“茹儿,妳赶紧下来,这样太不尊重神明了。”

    “娘,我看到灵芝了,您等等,我把灵芝摘下。”梅茹仙侧着被挤歪的脸含糊地说着。

    “什么,灵芝?!”

    “是啊,娘,等我把灵芝摘下,拿到镇上卖,我们就有银子了。”

    这神像与后面的墙壁十分贴近,一般人根本没法子塞进去,还好梅茹仙长期吃不饱,身子过于纤瘦,才能勉强将自己塞进神像与墙壁间的缝隙。

    “那……妳小心点。”跟神像相比,银子重要多了,这下贾迎春不再说梅茹仙大不敬。

    梅茹仙好不容易挤到中间那尊神明的位置,看准了下手位置伸长手臂,一把便将那株百年大灵芝摘下,以最快的速度将大灵芝送进木镯空间。

    旁边还有几株比较小的灵芝,一株大约十多年,一株大约五十年,她也一并拔了。

    “娘,我拔到了,您跟元儿走开,我要跳下去了。”她浑身脏兮兮地从神像后方挤出来,将灵芝交给贾迎春,喘口大气后跳下神龛。

    贾迎春惊喜地看着这两朵灵芝,不敢相信他们能有这种好运气。

    梅茹仙拧了条湿帕子将脸上的灰尘擦干净,“娘,我跟您商量下,明日一早我拿这朵小灵芝到镇上卖,身上有银子,我就搭牛车到县城,把大的灵芝卖掉,您看如何?”

    “不能一次卖给镇上的药房吗?为何还要跑到县城?妳一个姑娘家,娘不放心妳到县城去。”贾迎春皱眉看着她。

    “娘,镇上的价钱低啊,也许这一株灵芝在镇上只能卖到三十两,可是到县城说不定能卖到五十两或是上百两,跑远点虽耗费时间,但可以卖出更好的价钱啊。”

    “可是……”

    “娘,您难道不想赶紧赚钱买地盖房子,或者说您只想带着我跟弟弟住在山神庙里?”

    “买地盖房子自然是想的……”听她这么劝诱,贾迎春有些心动了,“只是……这两朵灵芝卖得了这么多银子吗?”

    “卖不了这么多,也可以让我们先租个屋子住下。娘,县城的价钱一定比镇上的价钱好,您就让我去看看吧,您放心,灵芝一卖掉我就回来。”

    说什么她明天都要去趟县城,丝绸只要拿到布店就能卖掉,最主要的是她要去探探蚕丝被的买卖状况,要是可行,她打算日后靠卖蚕丝被发家。

    贾迎春沉思片刻,很想拒绝,可是迫在眉睫的生计之事让她不得不低头,“不过妳要答应娘,灵芝卖掉后一定要马上回来,不可以随便跟陌生人讲话或者理会搭讪的人。”

    梅茹仙很自信地拍着胸脯,“娘,您放心吧,等我明天回来,我们就准备买地盖房子!”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衰神钱多多最新章节 | 衰神钱多多全文阅读 | 衰神钱多多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