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社长的专属解药 > 第六章

社长的专属解药 第六章 作者 : 花袭

    在热闹夜市一旁的小路,弯过两个街角,一间小小的咖啡店座落其中。

    玻璃窗门,木头边框,刷着忧郁的普鲁士蓝,门上挂着一个小小的白色招牌。

    玻璃窗前地上摆放几个各种颜色造型的盆栽,种着薄荷、迷迭香、波斯菊、短叶虎尾兰跟不知名的紫色小花,盆栽都被照顾得很好,绿意盎然,活力十足。

    这间咖啡店叫作“偷偷酿”,老板叫作白清风,是个古典美人,蓄着一头美丽的乌黑长发,面容姣好,肌肤白皙,说话时轻声细语。

    当她低头认真冲咖啡时,那浓密的睫毛是多么的迷人,当她听到门上的风铃响起时,她会旋过身,带着甜美的微笑说:“欢迎光临。”

    若是客人没有心理准备,一定会先被她的美貌惊艳,紧接着会被她脖子跟右手臂的狰狞火吻痕迹吓着。

    但阎修穗没有,她跟白清风是在编织课认识的,两人的个性挺像的,继而成为好朋友。

    白清风有个凄惨的童年,父亲酗酒家暴,在她小学六年级那一年,父亲喝到完全失去理智,竟然在家里引火自焚,母亲为了救她跟她哥哥葬身火窟,而她当时也受了重伤,脖子、右胸部跟右手都严重灼伤,在加护病房整整住了一个多月才出院,后来她被社会局安置,一对好心的夫妻收养了她,这才让她有了安稳的成长过程。

    女孩子通常都会很在意自己身上有没有伤痕、有没有疤,但是白清风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缺陷,反倒很乐观的面对,这也是阎修穗很欣赏她的地方。

    “哟哟,难得看妳臭着一张脸,怎么啦,是谁惹妳了?”今天是星期三,不是阎修穗会出现的日子,可是她却一下班就来了,不太对劲喔!

    “今天真是倒霉,遇到莫名其妙的事,还有莫名其妙到了极点的人。”阎修穗往吧台前的位子一坐,在好友面前不用刻意隐藏情绪,一张小脸“奥堵堵”。

    白清风帮阎修穗倒了一杯她最爱的咖啡,递到她面前,还有一块她自己烤的苹果派。“是什么莫名其妙的事跟人?”

    她还算了解阎修穗的个性,在职场上的她习惯武装自己,不太会有情绪起伏,跟任何人都维持表面上的和睦,到底是谁这么有能耐,让她这么恼怒?

    “谢谢。”情绪低落时,甜点真的能抚慰人心,阎修穗吃了几口苹果派,喝了口咖啡后,便将今天的遭遇说了,“……那个全身包得乌漆抹黑的男人也不知道是何方神圣,完全不能靠近,不小心碰到了还立刻被推开,妳都没瞧见那个将我推开的男人,他一脸惊恐,好像我是一沾到就会重病身亡的细菌。”

    白清风听了觉得好笑。“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什么样的人都有。”

    阎修穗好没气的道:“妳还笑,有没有朋友道义啊!”)回办公室后她在扭到的左脚踝贴了贴布,现在才感觉好多了。

    “好,不笑不笑,晚上留下来吃饭,白酒蛤蛎意大利面?”白清风安慰的拍拍她的肩。

    “当然好,我需要美食来安抚我受伤的心灵。”

    白清风朝阎修穗比了个OK的手势,就先转身忙去了,阎修穗继续享用能够令她放松心情的甜点。

    这时,门上挂着的风铃又响了,推门而入的是穿着一身火红,全身披披挂挂一堆银饰的徐冉冉。

    “咦?妳怎么在这里?”

    “妳怎么会来这里?”

    阎修穗跟徐冉冉看着对方,同时疑惑开口。

    “这是我朋友的店。”

    “是清风姊吗?她前阵子透过脸书跟我联系过,要我以后每个礼拜三晚上到她的咖啡店来帮客人算命。”

    白清风从厨房走了出来,看到一身吉普赛打扮的女人,立即就认出她是她新请过来的命理老师徐冉冉,现在看徐冉冉跟阎修穗好像认识,她一问之下才知道徐冉冉跟阎修穗竟然是大学同学,目前是室友关系。

    “实在太巧了。”白清风笑道。

    阎修穗帮忙徐冉冉布置待会儿要用的桌椅,看到她将宝贝晶晶拿出来放到桌上时,讶异的扬起眉。

    “清风姊觉得我用水晶球算命实在太酷了,她要我用晶晶来帮客人算命,还说什么塔罗牌、紫微跟星座太普通了。”

    阎修穗笑看白清风一眼,再看向徐冉冉。“妳们两个就不怕客人在咖啡店里直接翻桌吗?”)毕竟用水晶球算命实在太虚无缥渺了,毫无根据。

    “我店里的熟客倒是挺理智的,况且算命这种事,信者恒信,若不信就别算了。”白清风倒是很有信心。

    徐冉冉摆好晶晶以后说道:“来,修穗,妳坐下。”

    “不了,我……”

    “唉呦,快啦,坐下坐下。”徐冉冉不理会阎修穗的拒绝,拉着她的手覆上水晶球。

    徐冉冉才刚要闭上眼睛感应,却突然打了一个冷颤,她猛地瞪大双眼。“来了来了来了……”

    闻言,白清风难掩好奇,到底是什么来了?

    “修穗,妳最近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吗?”徐冉冉激动的抓住阎修穗的手。

    “没有什么事。”阎修穗早习惯徐冉冉的激动。

    白清风马上帮忙补充,“有,她今天遇到一个疑似有严重洁癖又无法以真面目示人的奇怪黑衣男。”

    “呃……严重洁癖?无法以真面目示人?”徐冉冉的眉头皱得死紧,摇头晃脑地低声道:“不对啊,不应该是如此,这对象……”

    修穗遇到的男人跟她感应到的那个男人不一样吶。

    “本来就不是。”阎修穗庆幸,如果徐冉冉这时候说那个诡异黑衣男就是她的真命天子的话,她肯定会当场封住徐冉冉的嘴。“妳们饶了我吧,我宁愿出家当尼姑,也不愿跟那个男人有半点关系!”

    她觉得自己快要崩溃了,这可怕的一天能不能快点过去啊?

    “发生了什么事?”冈田山抓住流川两兄弟,脸色凝重的问。

    早上跟台湾企业签约一事,还有前往银行拜访都是小事,流川裕之和流川慎之这对双胞胎兄弟能力一流,有他们跟在樱庭朗身旁,本不会有问题。

    谁知意外却在要离开银行时突然发生了,若是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其他人身上,那根本不是什么值得一提的小事,但发生在樱庭朗身上却是大意外。

    流川裕之代替樱庭朗婉拒晚上的宴会邀约,一行人返回苗栗的途中,他跟流川慎之两个人可是战战兢兢,他们好怕少爷下一秒就怎么了,还好一路上都没事。

    进到别墅后,流川裕之壮起胆子问少爷需不需要请医师过来看看,刚好被冈田山听到了,他才急着问,而樱庭朗一头钻进卧房,吩咐没有他的命令,任何人都不许进入,更令冈田山忧心。

    “少爷他……被女人碰到了!”流川慎之硬着头皮说。

    这实在是他们的疏忽,反应不及,没有在第一时间把那个女人给架开。

    “什么?!”冈田山一口气差点喘不上来,要不是流川裕之实时撑住他,他早就因为腿软跌坐在地了。

    少爷不能接近女人这件事,在整个樱庭家族,除了老太爷跟夫人知道以外,就只有他们三个贴身伺候少爷的人晓得。

    他们都是在少爷七岁那年病好了之后被老太爷挑中的人,当时他二十七岁,裕之跟慎之才九岁,他们都被老太爷极为慎重严厉的告诫过,不许让任何女人靠近少爷。

    “你们还愣在这里做什么?还不快点请铃木医师过来!”

    他们每到一个国家都会在当地找一位可靠的医师,铃木医师是日本人,娶了台湾老婆后便跟着搬到台湾定居,他也是樱庭朗的朋友。

    “可是少爷说……不必。”

    “什么?不必?”冈田山这下子也慌了,他们必须服从少爷的命令,可是少爷发生了意外,他们怎能眼睁睁……

    “冈田,你进来。”樱庭朗的声音突然从卧室传出来。

    “是。”冈田山应了一声,赶紧恭敬的弯身进到房内。

    樱庭朗已经换下外出的订制西装,穿着黑色的V领针织衫跟同色系休闲长裤,长发随意地披在背后,赤脚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头的景致。

    “少爷,请让我马上打电话请铃木医师过来。”冈田山直盯着少爷,就怕他下一秒会发生什么状况。

    “冈田,不用慌,没事。”樱庭朗的声音透着些许的疑惑,他抬高左手,再将袖子缓缓拉高,示意冈田山靠近一点。“你看,没事。”

    冈田山往前挪了几步,这一看,忍不住讶异的挑高眉,他又再往前靠近几步,再看,最后干脆直盯着少爷的手臂不放。

    真的没事!没有红肿,没有斑点,少爷看起来也没有任何不适。

    “怎么可能?”冈田山惊愕极了。“为什么会这样?”

    他跟在少爷身边服侍已经二十三年了,尽避少爷受到严密的保护,但总还是免不了发生“意外”。

    他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次夫人按捺不住想要抱抱少爷,结果少爷全身红肿长斑点,甚至还一度呼吸衰竭。

    至于其他的意外倒没有这么严重,有些女人企图接近少爷,但都在还没来得及碰触到少爷前就被远远隔开,尽避如此,少爷的身体还是会出现一些小状况。

    方才他听慎之说,那个女人是直接扑到少爷身上,双手还紧抓着少爷的手臂,少爷怎么会一点事也没有?

    樱庭朗清亮的黑眸中也写着困惑,他抚着自己的手臂,像在说给自己听似的轻声低喃,“我也不知道……”

    了无的告诫他到现在都还记得很清楚,他七岁时,了无说若想活命就远离女人;他二十岁时,了无说只要找到他该找的那个人,就能摆脱只能活到四十岁的宿命。

    这两者是相关的吗?让他没有任何不适的女人就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吗?他不知道,因为了无从来没有说过。

    冈田山也陷入思索当中。不管那个女人是不是少爷要找的那个人,但至少她让少爷异常的没有出现不良反应,这就是个好消息,想到这里,他双眸发亮,好像看到了康庄大道。

    “无论如何,我们应该先找到那个女人。”冈田山说完,看向少爷,见少爷并没有反对,他立刻又道:“我马上去办。”他鞠躬后快步走出卧房。

    虽然他也不知道找到这个女人之后要怎么办,但是找了十年,他们好不容易意外发现了一丝头绪,就必须好好掌握。

    樱庭朗的视线又回到自己的手臂上。他真的没事,而且完全没有恶心不适的感觉……

    被碰触的当下他感到震怒,紧接着是担忧身体又出状况,上车后流川裕之还一直恳求他立即到医院去,只是到医院有用吗?他的状况不是一般医学可以解决的,他于是说了不必,但心思还是放在自己的身体状况上。

    樱庭朗瞇起眼,这才发现自己对那个女人的长相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是他要找的那个人吗?如果是的话,当下他不是应该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吗?思及此,他自嘲的笑了,曾几何时他也这么信命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社长的专属解药最新章节 | 社长的专属解药全文阅读 | 社长的专属解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