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药妻医贵夫(上) > 第十八章 传说中的女神医

药妻医贵夫(上) 第十八章 传说中的女神医 作者 : 莳萝

    “那样子看起来不是天花,我过去看看,你别担心,我不会有事的。”

    不顾玄墨反对挣开他的手,虞婧来到牛车旁,仔细观察着这两个袓孙,一旁避得老远的百姓,惊骇的看着这个不知死活的姑娘。

    虞婧替袓孙俩把脉后,随即白药箱里拿出一瓶药,倒出药丸,直接塞进他们嘴里,又对着百里少渊喊道:“百里少渊快拿金针来,我需要你的帮忙。”

    百里少渊闻声一刻也不敢耽搁冲向药柜,拿了一套金针就过来。

    “百里,我之前告诉你的每个穴位所在位置你都还记得吧。”

    “在脑子,一清二楚。”他每天捣鼓那个木头人,人体的所有穴位早都记得一清二楚。

    “这两袓孙得的是缠腰火龙不是天花,会看起来像天花,是因为毒发的关系,他们中毒已有一段时间,虽然方才已经先喂了他们解毒丸,但再不先封住他们身上的毒,不出半刻必死无疑。”

    她拿起金针,“我需要你同步跟着我的动作在另一边穴位下针,先封老妇人的穴位再封孩子的,记住要同步,只有同步才能封住这毒。”许多穴位都是对称的,这施针法要两人同时进行才成。

    “好,你喊落,我就下。”百里少渊点头。

    这时,送着贵客出来的百里崇被大门外的情况给愣住了,又见到宸王也在,与他一同出来的客人也连忙向前。

    “下官符凌,南昌王陈济璋,草民百里崇见过宸王殿下。”三人向玄墨见礼。

    玄墨只是冷眼看了下他们三人,又将目光落往正在施针救人的虞婧身上。

    “怎么回事?”百里崇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忙着救人的虞婧,她施针的手法熟练,不像是个刚刚入行的大夫,低声问着一旁的张掌柜,“那位姑娘是谁?”

    张掌柜脸色难看,小声的禀告着方才发生的事情,还有那姑娘是同宸王一同来的。

    一说完,百里崇、符凌与陈济璋无声的对视一眼,之后安静的看着虞婧跟百里少渊如何救人。

    符凌看到落针、弹针手法精准飞速的虞婧,心中更是惊讶,这针灸治病在白泽国不是没有,可是不太普遍,因为人体穴位不好掌握,一旦下针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没有绝对把握的大夫是绝对不会随便对病患施针。

    即使身为太医院院使的他,也是钻研苦练了好些年才有办法精准掌握穴位,一向有小神医之称的百里少渊有这手技术也就算了,可怎么连她这么一个姑娘都能如此专精?

    没过一会儿,那老妇人突然痛苦的呻吟了声。

    一听见这呻吟声,虞婧紧张张的神色略微放松下来,喘口气,回头对医馆的人喊了声,“水,快去准备盐水,大量的盐水快拿过来!”

    张掌柜看了一旁的百里崇,见他点头,便连忙吩咐学徒去取盐水来。

    盐水很快的拿过来,虞婧不停的对着老妇人灌盐水,百里少渊也往孩子嘴里猛灌。

    “百里,你把小孩抱起用催吐方式,让他把胃里的东西全吐出来,小心不要碰到穴位上的金针。”

    她自己则扶起老妇人让她侧躺,并起两指往老妇人喉咙深处挖,刺激咽喉,没一下子,老妇人跟小孩胃里的东西跟刚喂下的盐水全部吐了出来。

    这股味道比他们身上的脓包破掉的臭味还要难闻上好几倍,那吐出来的污秽之物恶心又酸又臭,让所有人都捣着鼻子往后退了好几步,没人敢靠近。

    他们两人屏住呼吸,持续的挖着袓孙俩的喉咙,直到他们再也吐不出任何东西,只是不停的喘着大气干呕为止。

    虞婧拍了拍老妇人的背,帮她顺了顺气,松了口气,“好了……他们袓孙俩总算是暂时先保下一条命。”

    “暂时?”百里少渊转头过来疑惑的看着虞婧,随即抓起小孩的手腕按着脉门。“这毒……真的还未解……”

    “这对袓孙中慢性毒物已久,本来应该不会这么快毒发,可能是他们所吃的食物里含着某种会引发毒素的成分,又刚好染上缠腰火龙,才会来得又快又猛,像是得了天花,想要治疗痊愈还得要一番工夫。”

    说着,她开始动手将老妇人身上的金针取下,百里少渊见状也跟着取下小孩身上的金针。

    就在众人看得入神之时,突然有一道鼓掌拍手叫好声音窜入——

    “真不愧是妙手堂,妙手回春,医术真是无人能及啊!”

    “就是、就是,妙手堂能有小神医跟这位女神医坐堂,一定能将他们袓孙两人给救醒的。”

    一群在一旁从头看到尾的百姓鼓掌叫好,百里崇见称赞的人声音愈来愈多、愈来愈大声,他抚着胡须开始考虑是否要延揽这位姑娘,请她到妙手堂来坐堂。

    看起来那位姑娘应该是少渊那孽子的朋友,既然是朋友,要想请她到妙手堂坐堂应该不是难事,只要在妙手堂把这对袓孙人救活了,妙手堂的名声在白泽国就更高了。

    看那对袓孙的脸色逐渐恢复正常,百里崇连忙出声,“你们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将人抬进医馆安置。”

    百里崇这一声令下,几名学徒赶紧抬着担架,要将这袓孙二人移到担架上。

    “这位年轻姑娘不错,年纪轻轻下针手法利落,医术更是高超。”符凌身边站的南昌王陈济璋点着头称赞道。

    符凌侧过头,看着陈济璋望向虞婧的眼神充满赞赏,看来他很欣赏她……

    符凌深沉的目光移向虞婧,她说她以前叫作符蓉,又同样是住在福德村,这个符蓉会是他那个失踪的长女符蓉吗?

    那日出了风味堂,一番思虑后,他决定将符蓉这事给抛到脑后,即使她真是自己失踪的长女符蓉,他也不会去认回她。将她带回符府,只会为自己增添不必要麻烦,就当符蓉那孩子已经死了。

    可后来他讶异的发现,她的医术竟如此高超,那么简单几下便将卡在小皇子喉咙里的葡萄拍出,还有今儿个她那令他惊艳赞叹的医术,他后悔了,如果她真的是符蓉,那能为自己带来多少帮助?

    他看向对虞婧很是欣赏的陈济璋,心里有了一个想法,不如,认回这个女儿,然后跟南昌王府结亲……

    根本不知道旁人正在算计她的虞婧,跟在那对袓孙身边慌忙的交代道:“你们小心点,别弄破他们身上的脓包。”

    百里少渊帮忙将人抬上担架后,抬袖闻了下染上一身臭味的衣裳,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问道:“虞姑娘,接下来该如何做呢?”

    “接下来……接下来你不是该我把我引荐给你爹,让我到你们这里当实习坐堂大夫吗?”

    虞婧发觉他皱眉的模样,也低下头看了眼自己,一身污秽,不禁有些泄气的道:“呃……

    我看今天算了,下一次吧,我这一身臭烘烘的去见你爹,太失礼了……”

    “我爹他已经看到你了模样,没什么失不失礼的。”百里少渊一手指向他爹百里崇。

    “哈哈哈,姑娘,我就是少渊这不孝子的爹,姑娘,你医术如此精湛,还当什么实习坐堂大夫呢,太可惜了。”百里崇向前道,语气很是赞赏和蔼。

    “见过百里老爷,小女子名叫虞婧。”虞婧连忙对百里崇欠身见礼。

    “虞姑娘下针手法可真是让老夫大开眼界。”百里崇抚摸着胡子点着头,万分满意的看着她。

    听到她跟自己那孽子的对话后,对于这孽子气晕了父亲的事情,他也没那么生气了,这混小子能够网罗到这么一位小神医到妙手堂来,算是大功一件。

    “关公面前要大刀,让百里老爷您见笑了。”虞婧谦虚的道。

    “虞姑娘你客气了,客套话我们就别说,这对袓孙就先抬到我妙手堂,接下来你所需的用药等等,老夫会命人全力支持你。”

    “那虞婧就先代这对袓孙谢过百里老爷,这对袓孙目前不宜过度移动,我正烦恼着不知怎么为这对袓孙排毒医治呢。”

    “排毒!”一听到这两个字,百里少渊眼睛一亮,马上难掩兴奋的问着,“虞姑娘,你接下来要为这对袓孙进行排毒?”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说什么他也不能错过。

    “嗯,接下来要做的是排毒。”用妙手堂学徒端来的一盆温水将手给洗干净,她一面洗手一面道:“排毒前有一些准备的工作要做,现在暂时没你什么事情,你先回去照顾你袓父好了。”

    “你叫我先回去?!”他哀怨的看着虞婧,这种可以偷师的时候居然叫他先回去照看袓父,这实在太过分了。

    看出他一副根本舍不得走的模样,虞婧翻翻白眼,“你放心吧,接下来如何帮这对袓孙排毒、解毒,我会等你过来,那些事前准备工作没这么快弄好。”

    “那好。”听她这么说,百里少渊放心了,“我先回去照看袓父。爹,孩儿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百里崇对于儿子今日的表现也是挺满意的,摆摆手让儿子滚回去照顾被他气晕的父亲。

    “王爷,你先回去吧,我先去看那对袓孙。”在一群外人面前,虞婧直接称呼玄墨名讳,客气的喊了声王爷。

    玄墨点了下头,看样子婧儿当妙手堂的坐堂大夫有望,今天的目的达到,他也可以回禁卫营忙去了。

    才走两步而已,虞婧忽然被符凌给唤住,“虞姑娘,请稍稍留步。”

    她拧着眉头转过身,“有事?”

    “不知你娘是不是叫白芷?”符凌迟疑片刻后才道出心底的疑惑。

    “符大人真是好笑,你我素昧平生,你竟然打探起我娘,不觉得失礼吗?”虞婧心底冷笑,嘲讽的揶揄他一句,之后匆匆进入妙手堂。“抱歉,我要去看病人了。”

    看着虞婧消失的背影,百里崇转而面对玄墨,恭敬的问道:“宸王殿下,这位医术卓着的虞姑娘是您的”

    先前便从儿子口中得知,有位年纪很轻的姑娘医术高妙,救了当时奇毒发作、命悬一线的宸王,这事在他们医界可曾经引发一阵震撼。

    如今再看到这位虞姑娘跟宸王如此熟稔,他不由得怀疑她就是儿子口中的那位女神医。

    玄墨睐了眼急着想知道她与虞婧关系的三人,有种很想公布这医术如此厉害的姑娘是他的未婚妻,只是一想到得暂时对婚约一事保密这事,只能作罢。

    他冷声的回应,“朋友,很重要的朋友。”

    “这位姑娘是否就是救了宸王殿下的那位女神医?”百里崇不在意玄墨冷淡的态度,又涎着笑脸试探。

    如果她真是他那孽子口中佩服至极的女神医,说什么都要抢得先机将她网罗到妙手堂来,免得被符大人介绍到他的大舅子马坤北的同庆堂去。

    玄墨冷睐了周围拉长着耳朵等着他回答的众人,像是一槌定音的朗声说道:“是的,她就是救了本王的女神医!”

    原来,那位姑娘就是传说中的女神医……

    符凌听到玄墨肯定的答案后,心下更是有了番决定,不管这符蓉现在叫的是虞婧还是符蓉,都是他符凌的女儿,她可是救了宸王的女神医,有她这女儿在,他还担心完成不了他多年的心愿吗?

    午夜时分,大地一片沉寂,一抹黑色身影出现在寂静的御花园假山之中。

    那黑色身影抱拳单膝跪下,“属下见过龙葬公主。”

    “事情办得如何?”山洞里传出一记清冷嗓音。

    “那老妇跟她孙子被救活了……”

    “救活了……不是保证万无一失吗?”冷咧的嗓音里蕴含着压抑的怒火。

    “本是该万无一失的,按照计划,官府的人会出现,马上将那对袓孙拖到城外烧死,可万没想到会遇到一个女子,将他们给救活了。”

    “女子?”

    “是的,据闻是救了宸王一命的女神医。”

    长长的沉默后,传来的是一阵压抑的怒喝,“该死的,那老太婆怎么就这么长命!

    “马上,趁人不注意之时将那老太婆跟她孙子给灭口了,嫁祸给那个救了她的女人。”女子冷声命令,“绝对不能坏了皇兄的大事。”

    “是,属下遵命。”

    “这次,你要是再出任何差错,就让人提头来见!”

    “公主,请放心,这次属下绝对会不会再出任何差错。”那黑衣人沉声答道。

    “记住你说的话,走吧!”

    “属下告退。”黑衣人语毕,身形一闪,便已经消失无踪,宁静黑夜之中只有强风吹过的呼啸声。

    即使在妙手堂照顾那对袓孙忙了一天,到了晚上,虞婧却丝毫没有睡意,她检查了让人取回来的那些呕吐物,却是怎么也查不出那对袓孙是吃了什么食物或是中了什么毒,才会将这对袓孙体内的慢性毒物给激发出来,产生这种类似败血症的毒性。

    问题究竟在哪里?难道是喝的水?

    “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幽静的屋内突然传来玄墨刻意压低的嗓音。

    “玄墨,你不是在军营吗?”她回头看着已经走到她身旁的玄墨。

    “军营的事情处理告一段落,就先回府里来看看你。”他倾身,一手搭着她的肩,下颚搁在她肩窝上。“你在做什么?”

    “我在研究这个,都看了一晚上,却找不出任何头绪。”

    他的视线落在那团呕吐物上,浓眉微蹙,“这东西你也能瞧上一整晚不睡觉休息?”

    “还不是因为查不出是什么原因造成那对袓孙体内累积的毒素引爆出来。”她有些泄气的说着。“而且那毒我没见过,我翻了医书,”她瞄了眼从王府书房找来的书,不太像是白泽国会常用来害人的毒,明天我再问问百里他那里有没有别的国家的医书。”

    “查不出来就早点休息。”他拿过一旁的锅盖,将那团呕吐物盖上,眼不见为净。“下毒之人迟早露出马脚,只要你将那对袓孙救活了,还怕不知道他们中的是什么毒?”

    “也对,那我就不纠结了。”她转了转眼珠子,转身看着他问道:“只是……玄墨,你说,这一对普通的袓孙,怎么会被人下毒呢?”

    玄墨一把将她抱起,往矮榻走去,“说起那老妇人,我真有些眼熟,只是她脸上长了脓包,我也无法确定。”

    “你认识?能够让你这王爷有印象的老妇人,通常身分也不会太低啊,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不然谁要对一个老妇人跟无辜孩子下手。”她圈着他的颈项说着自己心中的怀疑。

    “我明天试着为他们解毒看看,若是解毒成功,脓包消了,说不定你就能认出他们的身分。”

    玄墨抱着她坐在矮榻上,屈指弹了下她的额头。“先关心你自己的事情,那老妇人的事情不急,下毒之人只要知道老妇人没死,早晚会再害第二次。”

    “我?我有什么事?”

    “今天已经成功引起符凌对你的注意,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玄墨蹙着浓眉,忧心的看着她。“相信不日他便会来与你相认了。”

    “但是我可不想自己的性命时时刻刻受到威胁,只能主动出击。”

    “你不相信本王可以保护你?”

    “我相信你绝对有能力保护我,可是我不想日后被一个对我毫无贡献,甚至养育之恩都没有的自私男人,打着你的旗号利用。”她双手圈着他的颈子。“不揪出买凶杀我的背后藏镜人,我不甘心。”

    她有现在的幸福,也是因为符蓉的关系,真正的符蓉死得那么冤,她怎么可以让凶手逍遥法外,那太对不起她了。

    他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表情严肃的要她承诺,“婧儿,答应我,一旦查出凶手或是发现自己生命有危险,一定要马上收手,不许犯险。”

    她点头,“好,若是找到证据,我就把证据交给你,让你这个王爷为我伸冤。”

    玄墨额头抵着她的,叹了口气。“你胆子怎么就不能小一点,把一切都交给我帮你处理不是很好?”

    一想到她跟他说过的盘算,接下来便是有可能离开他,住进符府,不能像现在这样随时随地的看到她,他的心情就感到十分阴郁沉闷。

    “你从第一天认识我开始就应该知道,我不是这种人。”她笑拧着他那俊逸的脸庞。

    “符凌的妻子马氏眼里容不得一粒沙,更不是一个可以任由人拿捏的主,符凌如若执意认你这女儿,让你回符家,马氏恐怕不会给你好日子过,马氏对待庶女出名的严苛,光用家规就整得几名庶子庶女差点半残……”

    玄墨将他打探到的一些事告知她,担忧地望着她,希望她可以打消回符府、找出买凶杀她的背后指使者这念头。

    “家规而已,我不要犯错就好,有什么好怕的?”

    “她是当家主母,有权力教导侍妾跟庶子庶女。”

    “我今年过了年都十七岁,可那个符雪跟符宇才十四、五岁,这说明什么?马氏她才是妾,我娘是正室,我才是正牌的嫡女,她一个侍妾敢教训嫡女,看我不抽死她才怪!”

    她说得都不错,但玄墨就是不放心,那紧拧的眉头都可以夹死苍蝇了。

    “玄墨,我知道你担心我,可我有一定需要去完成的事情,你不支持我没有关系,但是别阻止我好吗?”

    看着他神情凝满担忧,她用拇指指腹轻轻推开他纠结的眉头。“我会保护好我自己,不让自己受伤害的,可以吗?”

    玄墨知道自己怎么劝她也是没用,她决定的事情就会一路做到底,嘘口气。“要我点头同意,也不是不成,不过,你得好好巴结我让我满意,否则明日我便进宫让皇上将那道早已经拟好的圣旨颁布下来。”

    “喂!”

    玄墨眉尾微挑,一副“随便你,我不勉强你”的模样。

    “那要怎么巴结?送你我刚做好的大力养身丸?”

    他带着茧的指腹来回细细的摩挲着她红艳水嫩的唇瓣,“婧儿,有比大力养身丸更为有效且更能巴结本王的东西,大力养身丸那种东西,我们成亲后你再送给为夫吧!”

    她杏眼圆瞪,娇嗔的睐了他一眼,见他像狡猾狐狸一样隐隐微勾的上扬嘴角,她挺起身子,捧着他魅惑俊逸的脸庞,漾着迷人甜笑的红唇覆上他灼烫的唇畔,“你说这种巴结方式,你满不满意……”

    他微笑着承接她送上的热情,“还不错,继续……”

    PS:想知道虞婧如何发挥神医本事,救治一个个身患绝症的人;如何步步为营,回到符府中找出想害原主的幕后指使者,为原主母女教训那个渣爹出一口气;更要看看玄墨怎么宠着心爱的小女人,当地身后的靠山,要钱送金山、要人送高手,只是,他们好像还是太大意了,虞婧一不小心着了恶人的道,命在旦夕之际,脑中只想着:呜呜呜,玄墨我还没和你洞房花烛夜,不想死啊……更多精彩剧情请看《药妻医贵夫》下册。

    【上部完,请看下部】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药妻医贵夫(上)最新章节 | 药妻医贵夫(上)全文阅读 | 药妻医贵夫(上)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