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十六章 镇南侯世子失踪

医条富贵路 第十六章 镇南侯世子失踪 作者 : 艾佟

    林言姝觉得老天爷很喜欢跟她开玩笑,师父明明说了,她要遇到楚昭昀不容易,可是她第一次上同仁堂送药丸,就见到了楚昭昀。

    虽然经过师父的调教,林言姝看到楚昭昀的那一刻,第一个念头还是想将自己藏起来,千万别教他发现,若他发现他们没有离开京城,也许不会伤害他们,但定会找他们麻烦,而师父和师弟在京城的名声还没闯出来,她不能给他们添麻烦。她要宣战,也要等容哥哥回来再宣战。

    过了一会儿,林言姝探头往外一看,已经不见楚昭昀的身影,她放心的跨出脚步走出同仁堂。

    “小林大夫,等等……”这时医馆的学徒跑出来,拦住她的去路,“你还没离开,真是太好了!”

    “有事吗?”虽然是第一次来京城的同仁堂,可是同仁堂的东家很看重他们师徒三人,他们在京城落户之后,更是特地交代过同仁堂上上下下每一个人,让每个人都认识他们,因此即便初次相见,医馆的学徒对她也不陌生。

    “有位姑娘说她中毒,可是我师父坚持她没中毒,双方僵持不下,正好听见小林大夫送药丸过来,便赶紧叫我过来请小林大夫进去瞧一瞧,看这位姑娘究竟有没有中毒?”同仁堂上下皆知小林大夫最擅长的便是解毒。

    同仁堂很照顾他们,林言姝当然不好意思拒绝,随着学徒一起去了后面的诊疗间,没想到那位宣称中毒的女子竟然是余芝晴?!

    林言姝恭敬的向同仁堂的何大夫行礼道:“师父曾经提起何大夫,说何大夫乃杏林好手,小女子岂敢在老大夫面前献丑?”她也懂得帮师父建立友好的关系。

    “小林大夫莫要谦让,东家有言,若论解毒之本领,大周只怕无人及得上小林大夫。”

    何大夫随即转向余芝晴,向她介绍,“姑娘,这位就是老夫说的解毒圣手——小林大夫,无论你中了何种毒,很难逃过她的火眼金睛。”

    “姑娘愿意让我诊脉吗?”林言姝摆出初次见面的样子,她相信余芝晴也没心情在此时与她叙旧。

    余芝晴知道林神医的医术了得,这是燕州人人都知道的事,甚至林神医的徒弟苏云牧,也常常听人提起,可是眼前这一位……尽避在福恩寺的时候,林言姝照料过她的伤口,看起来也是有模有样,但她对林言姝实在没多大的信心。不过,同仁堂是最好的医馆,这儿的老大夫都夸她是解毒圣手,她应该是有点这方面的本事吧……转念之间,余芝晴还是伸出手让林言姝诊脉。

    诊脉、问诊,林言妹很确定的道:“姑娘确实如何大夫所言——没有中毒。”

    “不可能!”余芝晴心急了,今日好不容易买通后门的婆子溜出来,就是不想再被体内的毒控制,绝对不可以无功而回,“我真的中毒了,每月固定一日发作,服下解药就好了。”

    “每月固定一日?固定某一日吗?”林言姝若有所思的挑起眉,这可稀奇了,没听过这么厉害的毒,还会选碧定的日子发作。

    余芝晴用力点点头,“每月固定十号,至今不曾有误。”

    “体内的毒一发作,你服下解药就立马好了?”

    “哪有可能一服下解药就立马好了?当然是服了解药之后渐渐缓过来。”

    “姑娘可有将解药带在身上?”

    顿了一下,余芝晴不自在的道:“解药在丫鬟身上。”

    “能否请姑娘仔细想想,每回中毒之前,姑娘可有吃下什么东西?”林言姝几乎可以肯定,给余芝晴下毒、解毒的根本是同一人,这是要余芝晴误以为自个儿中毒了,问目的何在?当然是要余芝晴乖乖听话……

    她一直觉得余芝晴很可怜,余芝晴根本是人家手中的木偶,没想到驱动木偶的不仅仅只是那个冒牌货的把柄,还有让木偶以为自个儿中毒了,这可以说是双重保障。

    余芝晴不明白林言姝为何有此一问,可是在妓馆见多了一些阴私的事,很快就反应过来,“小林大夫认为我是当日被人喂下毒药之后,再喂下解药,是吗?”

    林言姝点头道:“可以说是这么一回事。”

    “可是,丫鬟并不会特地做糕点给我吃。”除了铃花以外,身边的丫鬟婆子都是楚世子从燕州人牙子手上采买的,可是,她们几乎全是燕王安排的人,她信不过,因此凡她们做的糕点,她根本不敢入口,几次之后,她们也不会自找无趣。

    “糕点里面可以下毒,茶水里面也可以下毒,譬如雷公藤的嫩芽极容易混在茶叶中,而且七片就能毒死人。”说白了,对方何时不想让余芝晴活着,狠一点,余芝晴的命就没了。

    余芝晴显然吓坏了,脸色瞬间惨白。

    “你应该明白自个儿的处境了,我就不多说了,好好保重。”林言姝很同情余芝晴,这般每日提心吊胆地过日子,这还让人活吗?可是,她管不了人家的闲事。

    余芝晴突然扑上去拉住林言姝,“你收我为徒好吗?”

    “嗄?”

    “你太厉害了,我想拜你为师。”余芝晴随即跪下来。

    这是笑话吗?林言姝挣扎的想将自个儿的手抽回来,可是余芝晴使劲的拽着,她根本动不了,“你别闹了,我自个儿的医术都半调子,哪有资格收徒弟?”

    “你可以教我如何辨别毒物。”

    “我师父说,这是天分,更是日积月累的功力,你就是跟着我学两、三年,也没有多大用处。”换言之,人家要毒死她还是很容易。林言姝真的是无能为力。

    “可以请林神医收我为徒吗?我愿意好好跟她学习医术,将来也成为一个好大夫。”余芝晴的反应很快,这条路不通,立马想到另外一条路。

    林言姝差一点傻了,当不成她的徒弟,竟然往上跳到师父那儿,这是太天真了,还是穷途末路放手一搏?

    “这可能有点麻烦,我师父早就不收徒弟了。”

    “我跟你回去,我去求林神医。”

    “没有用,当初师弟是经过三个月的严厉考核,才正式成为师父的徒弟,而师弟在师父眼中还是少数拥有学医天分的人才。”

    “不管多苦,我都愿意。”余芝晴突然软趴趴的坐在地上,“我真的不想再过这种日子了。”

    “小林大夫,你要不要先带这位姑娘去花厅喝盏茶,好好聊一聊。”何大夫不能不出声打断她们,外面还有病人候着。

    若是不认识余芝晴,她可以置之不理,可是余芝晴刚刚给她唱了如此一段戏,她还能丢下不管吗?林言姝叹了一口气,接受何大夫的提议,带着余芝晴去后面的花厅。

    喝了一盏茶,余芝晴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真心诚意的道来——

    “不瞒小林大夫,我并非楚家的孩子,实在没脸继续住在永安侯府,而且我也不想拖累永安侯府,若能拜林神医为师,我就能离开永安侯府。”

    虽然永安侯府一直没有挑明,但是从永安侯夫人的态度,她清楚自己冒牌货的身分已经被看穿了,不过,也许是怜悯她的处境,他们还是让她住在侯府里。她不是一点良知都没有,人家如何待她她清楚得很,若她还继续由着燕王府操控,实在是太对不起永安侯府了。

    “我听说永安侯夫人是个善良的好人,若是余姑娘毫无隐瞒的向她陈明难处,请求她帮忙,她应该可以帮余姑娘清理身边的人。”这事说起来也简单,只要身边伺候的人全部换掉,余芝晴就不会再中毒了。

    “可能吗?若我说出自个儿是冒牌货,永安侯府将我赶出来,那可怎么办?”她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出了永安侯府,她根本活不了。

    林言姝不认同的皱了下眉头,“最重要的是你的诚意,而不是先评估结果如何,再来决定要不要说出真相。”

    闻言,余芝晴羞愧的脸红了,“对不起,离开永安侯府,我真的不知道自个儿如何在这儿活下来。”

    林言姝轻声一叹,余芝晴终究是个弱女子,出了永安侯府,最后她很可能走投无路之下去妓馆卖身。“我可以带你回去,你去求我师父,但是师父说过,她再也不收徒弟了,因为她无法忍受太笨的徒弟。”

    “我不笨,以前在翠香楼的时候,嬷嬷夸我很聪明,一点就通,我的琴棋书画在翠香楼可是排在前头的。”

    林言姝实在不知如何回应,余芝晴以翠香楼的经历证明自个儿很聪明,这并没有错,可是,总觉得很怪很别扭。

    余芝晴似乎也意识到自个儿的说词不妥,难为情的一笑,站起身走过去,再次朝她跪了下来,“小林大夫,谢谢你。”

    “你不要谢我,我师父收你为徒的机会微乎其微。”

    “你愿意帮我引路,这就够了。”余芝晴重重的磕了一个头,表达她的感激之情,“至于永安侯府那里,我会将所知道的事全说出来,无论永安侯府如何处置我,我都接受。”

    林言姝上前将余芝晴扶起来,“这就对了,无论做什么,但求仰不愧天,俯不怍人,这是我师父为人处事的根本准则。师父说,一个人若连最基本的存在价值都守不住,活着,不过是让身边的人痛苦,还不如不要活着。若是真心想说动师父收你为徒,你就不能连这点基本的道理都不懂。”

    虽然林言姝的声音很轻很柔,却字字敲在她的心上,半晌,余芝晴茅塞顿开的道:“我明白了,我会谨记小林大夫所言。”

    “好啦,你跟我回去一趟。”师父肯定会说她多管闲事,不过,师父应该也会同情余芝晴的处境,至于会不会收余芝晴为徒,这事真的很难很难。

    冬去春来,林言姝过了来到京城的第一个元宵。

    每年的元宵,他们一定全家总动员去看灯会,今年也不例外。

    京城的灯会当然比晋阳城的还要盛大热闹,可是她完全感觉不到那股欢乐的气氛,虽然师父带着他们猜灯谜,赢了好多的花灯,足够让他们的宅子处处熠熠生辉,她还是觉得灯会与自个儿无关。没法子,看着寒冷的天气,她就想到远在北境的容哥哥,她给他的解毒丸够吗?

    “丫头,不要成日想着不该想的人,小心晚上作噩梦。”林雨兰实在看不起她这副蔫蔫的、没出息的样子。

    林言姝可怜兮兮的抿着嘴,真过分,她已经很难过了,师父还吓人。

    “若他真的死在北境,那也是他的命。”天天给这丫头打预防针,万一卫容骏真的在北境出事,她不至于承受不住。

    林言姝生气的瞪人,甩头走人,这夜,她就作噩梦了。

    梦里是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她发疯似的、跌跌撞撞地寻找卫容骏的身影,终于,她找到了,可是,他全身僵硬,如同一具冰冷的尸体,转眼之间,从他身下流出刺目的鲜红血液,将雪白的地染成艳红……

    “啊!”林言姝从惊叫声中醒过来。

    “姑娘,怎么了?作噩梦了吗?”迎夏连忙上前将林言姝扶起来坐着,接着取来热毛巾为她擦拭额头上的汗珠。

    四下看了一眼,确定刚刚真的只是一场梦,林言姝虚弱的道:“这都是师父的错,干啥诅咒我晚上作噩梦?”

    “姑娘不要胡思乱想就不会作噩梦了。”

    林言姝没好气的撇嘴,“你以为我喜欢胡思乱想吗?”因为担心,才会忍不住胡思乱想,师父明明知道,还喜欢吓人。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姑娘别想东想西,就不会作噩梦了。”

    “若是我可以跟着师父四处行医,我就没多余的心思想东想西了。”最近师父的名声已经在商贾之间传开来,而且深受夫人们青睐,得以进入内宅给夫人们看病,而师弟看起来就是比她值得信任,师父觉得初期还是带着师弟比较稳当……她真的很不服气,她的医术也没这么糟糕,不过是更擅长解毒而已。

    “姑娘不是说这几日要将枣树旁边的那块地整理出来,准备种月季吗?”

    “昨日下了场雪,今日特别冷,明天好了……”林言姝突然想起一事,“迎夏,最近师父他们没看小报或邸报吗?”

    师父最大的乐趣是看小报,师父说,不出门要知天下事,就不能不看小报,她偶尔也看,觉得很有意思,便看上瘾了;可是师父又说,小报的内容虽比邸报丰富多了,像是哪儿发生水灾这种事,邸报绝对不会出现,免得被拿来大作文章,说是上天对皇帝统治不满,而小报为了增加可读性,往往喜欢将道听涂说的事也写上去,换言之,就是制造假消息,眼睛若是不放亮一点,很容易就被骗了。话虽如此,闲暇之时她还是挺爱看小报的,迎夏见了,也会主动送过来给她。

    “我没看见,应该没有吧。”迎夏不自觉的闪避林言姝的目光。

    林言姝若有所思的挑起眉,“你有事瞒我?”

    “没有啊。”迎夏好想哭哦,姑娘为何突然想到小报?

    若没事瞒她,为何要露出这种天要塌下来的表情?林言姝的口气转为咄咄逼人,“迎夏,你还是从实招来,要不,我待会儿亲自去清云书坊买小报。”

    迎夏很委屈的看着林言姝,“姑娘为何不相信我?”

    “因为你看起来就一副不值得相信的样子啊。”林言姝推了她一下,“去,将家里最近的小报拿过来给我,你先去师弟那儿找找,若是没有,再去师父那儿。”

    “我不敢去夫人房间偷东西。”

    林言姝赏她一颗栗爆,“不是偷,是拿。”

    双手抱着额头,迎夏一脸控诉的说:“不说自取谓之偷,这不是姑娘说的吗?”

    “小报和邸报在家里是可以任意自取的,重点要看得懂。”

    咬了咬下唇,迎夏终于说出实话了,“幽州发生雪灾,死了不少人。”

    “什么?”

    “我无意间听到夫人和公子聊起此事,虽然朝廷已经派大臣前去幽州处置此事,可是从京城到幽州北方路途遥远,而且天寒地冻的,路上不好行走,因此皇上让容先生先赶去幽州安置灾民。”虽然知道卫容骏的真实身分,迎夏还是习惯称他容先生。

    林言姝整个人僵住了,因为眼前突然浮现刚刚的梦境——容哥哥躺在一片白茫茫的冰天雪地当中……难道容哥哥此时深陷危险之中?

    见状,迎夏慌张的道:“姑娘,你别担心,容先生不会有事的。”

    “雪灾的情况是不是很严重?”

    “我不是很清楚。夫人说小报上头的灾情是幽州商贾带来的消息,其中难免有夸大的嫌疑,所以夫人索性将小报另外收起来,免得姑娘看了心烦,会胡思乱想。”

    “什么都不知道,更会胡思乱想。”林言姝拉开被子,急忙忙的下床,“我索性直接问师父,究竟有没有北境那边的消息?”

    “夫人一早就带着公子出门了。”

    出门了……林言姝不怀好意一笑,这不是她的好机会吗?“我去师父的小书房等她。”

    换好衣裳,她先冲向净房洗脸刷牙,接着转向林雨兰的小书房。

    迎夏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可是这会儿她也只能匆匆忙忙带上斗篷跟在后头追赶,“姑娘还没用早膳,还是先用早膳吧。”

    “我在师父的小书房用早膳。”

    一个时辰后,林言姝坐在炕上看着搜到的小报,原来小报上的消息不是只有雪灾这样的事,还有镇南侯世子在幽州失踪的消息。

    这正是林雨兰最不想让林言姝看见的事,无论真假,在卫容骏尚未出现在林言姝面前之前,她不只是茶不思饭不想,晚上也没法子好好睡觉,迟早会病倒。

    为了撑住,林言姝全心全意投入制作解毒丸,然后托师父送到庄子给常庄头,请他交给卫容骏……这种行为说起来很蠢,人都失踪了,有再多的解毒丸也没用,可是,这么做却安了她的心,仿佛有了这些解毒丸,他就会好好活着。

    卫容骏确实在幽州失踪,可是,这只是一种假象,事实上他此时藏身在幽州靠近夷族的一个小村落,而不得不选择藏起来是因为他体内寒毒发作,如今的他寸步难行,卫林他们也只能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他,对外放出他失踪的消息。

    虽然他预料到自个儿会遭到燕王暗杀,甚至猜测燕王动手的最佳地点在何处,可是没想到燕王派出的人马如此多,非要置他于死地,还好紧要关头,燕王中了他的暗器,不得不休兵,否则,他真的会死在燕王手上。

    “我们带在路上的药材全丢了,几样特殊药材在这儿买不到,如今只有小大夫给的解毒丸,却也只剩两粒,绝不足以支撑到我们回京,必须有人潜回去取解毒丸。”卫林担忧的看了一眼毫无血色的卫容骏,然后转向卫风,“我看还是你回去一趟,你善于易容,想要从燕州混过去应该不难。”

    “如今天寒地冻,我来回最快也要二十日,爷可以支撑二十日吗?”这种天气没有商船出海,只能走陆路,若遇到好天气,十日之内就可以来回一趟。

    “只要待在这儿,应该可以支撑二十日。”

    “好,我这就回京城。”

    “慢着。”卫容骏伸手抓住守在床边的卫邵。

    卫邵立马扶他坐起来,同时顺手拉过备在一旁的银狐皮氅衣为他披上。

    “爷有何吩咐?”卫风上前在床榻边蹲下。

    “我想写一封信,帮我带给姝妹妹。”

    卫风显然不赞成,看了卫林一眼。

    卫林只好开口道:“卫风只能经由燕州回京,若是不小心丢了信,暴露爷安然无事,我们很难通过燕州回京,只能在这儿等到海运通了,商船开始出海。”如此一来,只怕再有二十粒解毒丸,爷也没法子活下来。

    “三个字就够了。”

    爷从来没有如此孩子气……卫林轻叹了声气,搬来小矮几和文房四宝。

    卫容骏有千言万语,可是此时只能化成三个字——我想你。是啊,他真的好想好想她,深怕无法履行承诺重新站在她面前,他是如此努力对抗体内的寒毒,即使很累很累,好多次他都想放弃了,但是一想到她,他就只能坚持下去,就好像她不曾放弃过为他解毒一样。

    将信封好,递给卫风,卫容骏轻握他的肩膀道:“辛苦你了,还有,安全第一,不要逞强。”

    “爷放心,我会在二十日之内赶回来,爷要撑着。”

    卫容骏点了点头,卫风随即叩头告辞离开。

    “卫林,你去一趟北辽。”卫容骏叫卫邵将林言姝给的册子拿出来,交给卫林,接着解释道:“北辽的寒地——也就是二十年前的北国,那儿有一座迷雾山,有一种可以解百毒的融炎果生长在那,可以解了我体内的寒毒。”

    卫林翻开册子快速看了一页,不由得惊讶的道:“没想到竟然有这种东西!”

    “迷雾山极其寒冷,我的身体状况恐怕进不了那种地方,只能让你去一趟,不过,姝妹妹不确定融炎果离开迷雾山会不会腐烂,只能试试看。”卫容骏对融炎果并没有任何期待,可是姝妹妹为此付出了极大的心血,他不愿意没有努力就放弃了。只要她开心,他就是徒劳无功也值得。

    “好,我去一趟。”

    “你请莫哈王子找人带路。虽然我们两国已经议和了,可是三王子不会轻易死心,在双方还未完成裁减军队之前,必然会找机会生事,而你没有卫风跟在身边,不容易变换身分隐藏,还是请莫哈王子帮忙,相信他很熟悉寒地。”从两国盟约开始生效,裁减军队必须在半年之内完成,换言之,这半年之内都还有变化。

    “爷不用担心,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将融炎果带回来。”卫林随即叩首离开。

    卫容骏转头看着窗边,如今窗子当然紧紧关上,看不见外面的景色,更教人渴望能出去走走瞧瞧。

    “爷,躺下来吧。”

    “你去瞧瞧,卫阳回来了吗?”

    卫邵还没转身,就听见守在外面的卫山敲门道:“爷,卫阳回来了。”

    房门迅速打开来又关上,卫阳钻了进来,远远的行了礼,先脱下身上的大氅,再烤一下火,让身子不再散发寒气,方才走到床边,道:“爷,燕王很可能出事了,晋阳城最有名的大夫全部被带到燕王府。”

    卫容骏冷冷一笑,“暗器上面抹了一种很特别的毒,毒素会一点一滴从暗器刺入的地方向外扩散,若是一个月内还找不到解药,就会全身溃烂而死。姝妹妹如今远在京城,燕王要活命的机会微乎其微。”虽然如今他折腾得已经去了半条命了,但是皇上要他来北境处置裁撤军队的目的也算是成了。

    “燕州如今已经进入戒备状态,能进不能出。”

    “燕王中毒性命垂危的事一旦传出去,燕州必乱,周子曜必须赶在燕王世子回燕州之前接收燕王手上的兵,尤其那些私兵,燕王想必也会交给他……卫阳,你寻一下离我们最近的车马行,请他们送消息给我爹,趁着周子曜的心思全部放在私兵上面,让皇上查清楚燕州究竟有何秘密,可以让燕王养那么多私兵,适当时候再将秘密一点一滴传到燕王世子那儿,还有,想法子封锁北方的消息,暂时别教燕王世子知道燕王出事了。”

    “封锁北方消息?”

    “燕王世子没有准备就匆匆回燕州继位,而周子曜已经掌控燕王的私兵,两方实力便差不多一致,就更容易斗得两败倶伤。”

    “可是,燕王世子若拿这个秘密威胁周子曜,逼周子曜听命于他呢?”

    “周子曜若肯乖乖认命,一开始就会直接将私兵交出去,我们也别妄想他们兄弟会窝里斗。”卫容骏信心满满的唇角一翘,“我不是说了,适当时候再一点一滴放消息给燕王世子,两人已经斗成乌鸡眼了,这个秘密只会逼他们彻底分出高下。”

    略一思忖,卫阳明白了,应声退了出去。

    “还好小大夫去了京城,要不,这次爷就白费苦心了。”卫邵真的觉得很不可思议,想当初,他还看不起这位自称蒙古大夫的小泵娘,没想到因为她,爷屡次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如今还有希望解了体内的寒毒。

    卫容骏欢喜的点点头,相信这些功劳足以让皇上点头答应给他们赐婚。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