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医条富贵路 > 第三章 谈个交易

医条富贵路 第三章 谈个交易 作者 : 艾佟

    若问林言姝,燕州最令人讨厌的地方是哪儿,她必然回——燕王府。

    虽然燕王深受燕州百姓爱戴,但燕王府却也是燕州最令人畏惧的存在,就是皇上派来的亲信到了燕王面前,也只有低声下气的分。

    难道燕王府不怕人家告御状吗?当然不怕,除非皇上准备出兵踏平燕州,否则皇上对燕王这位同样姓周的长辈就得礼让三分,毕竟人家燕王可是守着大周北方门户,算得上是看门狗,不对人家客气一点,小心被人家反咬一口……这是师父说的,相当刺耳,却很实在。

    总之,燕王府就是财大气粗,也很喜欢仗势欺人,见到美人儿总想弄到自家后院,只是燕王知道轻重,深知民怨是皇上对付燕王府最冠冕堂皇的借口,因此耍权势的技巧很高,不但未曾招来民怨,还让人觉得燕王府很讲道理,因此师父说,燕王算是识时务的俊杰,要不,她也有麻烦了。

    尽避她再怎么不喜欢燕王府,但是师父来燕王府主要是给老夫人请平安脉,为老夫人针灸,充当助手的活儿自是她比师弟更适合,她不想来也不行。

    每次来燕王府,她必定紧跟师父,可是难免有例外,譬如上茅房时就不可能不落单,而落单往往会带来极大的麻烦。

    “今日让我逮到妳了吧!”

    林言姝不自觉抖了一下,真是乌鸦嘴啊!

    暗暗叹了声气,林言姝努力维持面上笑容,有礼的转身面向周子毓,行礼道:“请问四公子有何指教?”

    周子毓是燕王最小的儿子,与远在京城的燕王世子和二公子同为嫡出,因为年纪最小,生得最像美若天仙的燕王妃,因而最受宠爱,自然也成了燕王府里最令人头疼的人物。

    周子毓深深看了她一眼,转头对着身后的小厮小武道:“给。”

    小武连忙上前,恭敬的双手奉上一幅画卷。

    林言姝当然不肯接过来,这可是私相授受。“我并非晋阳学院的先生,无法评论四公子的画。”单看名字就可知道晋阳学院乃燕州最有名学院。

    “我说过了,我若是赢了妳,妳就进王府来伺候我。”

    “我当大夫更能造福燕州百姓,四公子不觉得吗?”林言姝真恨不得踹他一脚,可是她不敢如此放肆。

    说起来实在有够倒霉,因为某日不小心遇到这位四公子,被他当成府里的丫鬟指使,当时他正好在作画,她火大之下就挑衅的说:“待你作画的本事比本姑娘高,再来指使本姑娘。”从此,他就成了她挥之不去的噩梦,他很努力地想将她变成他的丫鬟。

    周子毓骄傲的扬起下巴,“本公子难道不比燕州百姓更重要吗?”

    她不觉得……真憋屈,不能说出口!“我比较喜欢当大夫。”

    周子毓一脸的不屑,“妳不是医术不好吗?”

    真是没礼貌!林言姝面不改色地道:“我年纪还小。”

    “妳是不是怕了?”周子毓看着小厮手上的画卷。

    “四公子每个月都要来一次,不嫌烦吗?”

    其实她很想说:你又不是姑娘,为何每个月都要来一次小日子?以前她不太明白,为何师父坚持要她跟村里的秀才夫子读书识字?遇见周子毓之后,她明白了,若她跟隔壁的陈大妞一样,大字不识几个,她面对周子毓只会像只快病死的猫儿,绝没有如今的气势。

    “本公子就是喜欢妳在一旁伺候笔墨。”

    林言姝唇角一抽,难道她看起来就是那种应该在他身边伺候笔墨的丫鬟吗?

    周子毓命令小厮将画卷打开,满怀期待地看着林言姝,“如何?”

    林言姝看了一眼,“很好,可惜依然不及我,四公子还是别费心了。”

    周子毓很不服气,“妳也画一幅《满园春色》给本公子瞧瞧。”

    “我再不回老夫人那儿,师父会担心。”

    “难道妳还会掉进茅坑不成?”

    为何这个家伙还可以更讨厌呢?林言姝深吸一口气,正想要他别再闹了,忽地见到一群人走了过来。

    “小四,你又在为难小林大夫了吗?”

    燕王府的二公子周子曜谦冲有礼,看起来就是一个令人赏心悦目的男子,可是周子毓一见到他,立马换了一个人似的,变得端端正正、战战兢兢。

    “我只是请小林大夫赐教,瞧瞧我这幅《满园春色》有何改进之处。”

    林言姝松了一口气,可是却在见到周子曜身后某张熟悉却必须忘记的面孔后,不由得一僵,为何他会出现在燕王府?

    “小林大夫,小四若有失礼之处,我代他向妳致歉。”周子曜恭敬的向林言姝行了个礼。

    林言姝连忙侧过身子,“二公子言重了,我知道四公子没有恶意。”

    “这位是谁?”周子毓不喜欢被人忽略,尤其是被林言姝。

    “我为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永安侯世子。”

    “原来是楚世子。”周子毓恭敬的行礼,“久闻楚世子乃大周第一勇士,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永安侯世子?林言姝内心不由得一震。虽然看得出来他来头不小,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是权贵中的权贵。师父总是说,即使他们远在燕州,也要随时掌握京中情势,毕竟大周的掌权者在京城,因此她知道京中权贵属皇上亲信的有宁国公府和永安侯府,皇上唯一的胞姊还嫁给了宁国公次子,而宁国公府和永安侯府是姻亲。

    楚昭昀彷佛不经意的瞥了林言姝一眼,见她识相,完全装作个陌生人,很满意。

    “不敢当,大周第一勇士不过是人家给的面子。”

    这是实话,论身手,他在卫林之下,更别说是表哥了。表哥看起来是个文弱书生,事实上深不可测,只是他更善于奇袭,长久战是能免就免,毕竟他的身子骨比不上常人。

    “我能否跟楚世子过几招?”周子毓跃跃欲试。

    “小四,别乱来!”周子曜轻斥道。

    “没关系,不过,我此行不宜闹得众所周知,只能私下跟四公子过几招。”

    周子毓欢喜的差点跳起来,拍着胸膛保证道:“放心,只有我们两人,无人知晓。”

    “小四就是爱胡闹,楚世子可别惯着他。”

    “不会,说到作诗作画,我完全不行,但是过几招比划一下,倒非难事。”

    周子曜无奈的看了周子毓一眼,“还不谢谢楚世子。”

    “谢谢楚世子。”周子毓很听话的给楚昭昀行了一个大礼。

    “楚世子前几日来到燕州,今日是特地上门拜见,我正要带楚世子去见祖母,你也一起进来吧。”周子曜可不敢让周子毓留在这儿,免得他将燕王府的脸面丢尽了。

    不过,周子毓也不愿意费心逮着的人如此轻易溜走,因此说道:“林大夫正在给祖母针灸,二哥不如先带楚世子在府里四处瞧瞧,我在这儿候着,待林大夫离开时,再让小武请你们过来。”

    这样确实不宜进去请安,可是……周子曜看着楚昭昀,交由他作主。

    “师父应该好了,我先进去瞧瞧。”林言姝可不想失去脱身的机会,要不,按着老夫人喜欢拉着师父东家长西家短的习惯,只怕要等到午膳时方能离开。

    周子毓张着嘴巴,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言姝溜走。

    “我们在此静候片刻,若老夫人不便见我,过几日再来也无妨。”

    话毕,楚昭昀就见到老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出来相迎,而紧跟在后的是林雨兰师徒。他不由得多看了林雨兰一眼,没想到这位神医竟然如此年轻,约莫三十出头。

    丫鬟来到他们的面前行礼道:“老夫人有请楚世子。”

    林雨兰经过他们前面时不过是点头致意,并无停下寒暄之意,而林言姝更像是见到野猫的小老鼠,恨不得缩得不见人影,可想而知,气得周子毓咬牙切齿,真想一把将这只小老鼠拎过来,不过念头一转,他就见到周子曜警告性的眼神,只好收起不安分的心思。没关系,她终究会落到他手上。

    周子曜显然很习惯林雨兰的作风,无意多作解释,对着楚昭昀道:“楚世子请。”

    楚昭昀点头致意,迈开脚步随着周子曜走向正房,至于周子毓,即使不愿意,也只能乖乖跟上。

    自从在燕王府遇到楚昭昀,林言姝就很不安,总觉得好不容易保住的项上人头又摇摇晃晃了,那个姓楚的到底会不会派人取她的性命?

    原本以为他要她闭上嘴巴假装没见过,是因为不想让燕王府知道他在这儿,没想到他却自己出现在燕王府,只是谎报抵达燕州的确实时间,这是何意?他没有避开燕王府之意,不过是有所隐瞒?若是如此,他来燕州的目的绝不单纯。

    想通之后,她似乎感觉到暗中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不放,别以为是她想太多了,她真的闻到了。她最引以自豪的并非机灵的脑袋,而是她的鼻子很敏锐,师父还取笑她属狗的,任何气味都逃不过她的鼻子。

    她不喜欢坐以待毙的感觉,尤其被人家当成什么坏东西盯着,真不舒服,还不如摊开来谈判,看是要杀要剐,或者相信她,与她达成协议,总之,别如此吊着她。

    “姝儿妹妹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怎么今日一直魂不守舍的?”名义上,苏云牧是林言姝的师弟,可是年纪上,他大了她四岁,因此坚持不喊她师姊,对此,林言姝当然有意见,不过师父没意见,她也只能认了。

    “师弟,我们还是别在一处钓鱼,免得鱼儿都被你抢走了。”林言姝摸了摸荷包,想着应该将字条放在哪儿。

    苏云牧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妳若能耐着性子,还怕鱼儿不上钩吗?”

    “我最不喜欢钓鱼了。”这教她如何耐着性子?

    “不喜欢钓鱼,却喜欢吃烤鱼。”

    “这是两回事啊。”一个动手,一个动嘴巴,真的不一样。

    “妳就是懒,只想着吃,不想付出劳力。”

    两眼圆瞪,林言姝没好气的撇嘴,“你很爱计较。”

    “妳别再喊我师弟,以后鱼儿我来钓,妳来吃。”明明是一个教人操心不完的小丫头,却老爱在他面前摆出师姊的姿态,真是教人郁闷。

    “不叫师弟,难道叫弟弟?”虽然一字之差,却差很大,这令她很困扰。

    “叫牧哥哥。”他真不知她的小脑袋如何生的,为何反应总能教人瞠目结舌?

    “牧……我喊不出口。”明明是师弟,却要她喊哥哥,真的很奇怪。

    “为何喊不出口?”

    十岁那年,师父将他从几个乞丐手上救下来,带他回家,当时见到年幼的她,他彷佛见到在家乡被洪水冲走的妹妹,从此他当她是妹妹,可是,她成日“师弟、师弟”的挂在嘴边,深怕被他比下去……她还真被他比下去了,除了搞怪的本领无人能及,也不知道她脑子是如何生的,尽是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你明明就是我师弟啊。”

    “今日若没烤鱼吃,妳可别怪我。”

    “我会自个儿钓鱼。”

    林言姝很有骨气的带上自个儿的鱼篓钓竿,沿着池塘,找到了一处有大树又能避人耳目的地方,然后放下鱼篓鱼竿,像只猴儿似的利落爬到树上,取出荷包里的信件塞进枝干间隙,再左看看、右看看,心想躲在暗处盯着她的人应该会发现吧?

    她已经抛出见面议和的请求,接下来就等着他寻上门,而这会儿当然是专心钓鱼,可是忙了半个时辰,一尾鱼儿也没见到,她只能再背起鱼篓鱼竿回去找苏云牧。

    苏云牧钓了一整篓子的鱼,看得她两眼发直,口水快流出来,可是不唤牧哥哥,一尾鱼儿也分不到。林言姝自认是个有骨气的人,怎能为了几尾鱼儿就降低自个儿的身分呢?没关系,回去之后,这篓鱼儿落到张婶手上,最后还不是成了一家子桌上的佳肴。

    虽然能吃到鱼,却不是烧烤的,林言姝还是免不了小小的失落。不过,她这人有个优点,只要无关生死,向来有转眼即忘的本领。

    接下来,她就专心等那位楚世子行动了。果然,她一走到先前遭到他们掳走的地方,他就出现了。

    “我们两人还真有默契,无须言明时辰地点,就知道此时此刻在这儿碰头。”林言姝绝不承认这是讽刺,真是觉得他们这样的陌生人能有这样的默契不容易啊。

    “妳是如何发现我的人的?”楚昭昀真的想不通,他的人潜入燕王府都不见得会被人察觉,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姑娘,怎么可能发现呢?

    因为燕王府的巧遇,他看她就是个不能不除的隐患,实在留不得,可她偏偏有个了不起的师父,而她师父在燕州深受敬重,就是燕王也对她恭敬有礼,据说老夫人的中风还是她治好的。总之,想要林言姝神不知鬼不觉的消失,这并非易事,再说了,他还期望她师父能解了表哥体内的毒,也因此他更不敢痛下杀手,只能先派人暗中盯着,没想到她反倒先发现他的人,还主动求见。

    “感觉。”无论走到何处皆能闻到某人的气味,这不就表示她被某人盯上了吗?

    “这可真是稀奇。”

    “不稀奇,真是感觉。”她突然觉得自个儿做人真失败,明明说了实话人家却不信。

    她不愿实话实说,他也无意追究到底,便道:“妳见我的理由?”

    “我这个人很爽快,也不跟你拐弯抹角,到底要如何才能让你别再盯着我不放?被人一直盯着,感觉像是衣服沾了恶心的脏东西,想甩掉却又甩不掉,浑身发痒。”

    楚昭昀实在不知应该露出何种表情,不能不说这丫头的性子很令人赞赏,可是,难道用词不能婉转一点吗?“这要看妳有何值得跟我交易的条件?”

    林言姝苦恼的歪着头,想了想道:“你难倒我了,我只是个孤女,又没多大的本事,唯一值得炫耀的就是有个神医师父。”

    很好,这正是他唯一感兴趣的,“妳师父任何病都可以治吗?”

    林言姝赏了他一个白眼,“若是任何病都治得了,这世人岂不都能活到上百岁?”

    “那妳就没有任何值得跟我交易的东西。”

    “若是你啊,健壮如牛,我对你确实没有多大的用处,不过你的心上人……不是,我是说容先生,他体内的毒倒有可能用得上我。”

    楚昭昀脸色一变,“妳知道容先生中毒?”

    林言姝点了点头,“不过,我只能试试,没有把握能够完全解了他体内的毒,除非,你可以明确的告诉我他中了什么毒。”

    “若知道他中了什么毒,早就解了。”

    “所以啊,我只能尽力,不能保证,如何?”

    “妳有多大的把握?”

    “大约一半吧。”

    “多久的时间?”

    “三个月左右……但若他体内的毒实在太稀有太难解了,有可能要一年。”

    “好,我们成交。”

    答应了?林言姝半信半疑,“我为他解毒之后,你会不会又反悔想杀我灭口?”

    楚昭昀忍不住皱眉,这丫头未免太侮辱他了!“若是我动妳一根寒毛,天打雷劈,这总成了吧?”

    “若是三个月后,我没有顺利解了他体内的毒呢?”

    “我仍会信守承诺,不会伤妳一根寒毛。”

    看样子,他真的很在乎容先生,不过容先生配他……真是可惜了!林言姝点头道:“虽然你这个人看起来不值得信任,不过,我相信老天爷是公道的。”

    楚昭昀唇角一抽,“妳这丫头的心眼还真多。”

    “真是不好意思,身分卑微,心眼不能不多一点。”

    楚昭昀失声笑了,“这与身分有关吗?”

    摇摇头,林言姝一副“你真是无知”的道:“我若是爹娘娇养在闺阁的千金,凡事有他们挡在前面,还用得着花心思跟人家周旋吗?”

    略一顿,楚昭昀点头承认,“有道理。”

    “有件事我们还是先说清楚,既然要帮容先生解毒,我师父就必须知道你们的事。”刚好藉此机会让她将早已做过的事正名。

    仔细一想也对,楚昭昀点头同意了,可是不忘交代,“相信妳知道如何解说方为合宜,我可不想多几个不得不除去的麻烦。”

    “若是为了防备燕王府,你尽避放心,我们并非燕王府的鹰犬。”

    楚昭昀怔愣了下,笑道:“丫头,聪明很好,但是要藏得住。”

    “对哦!”林言姝懊恼的敲一下脑袋瓜,“师父又要骂我口无遮拦了。”

    明明心眼儿很多,却很纯真善良,还有一点点莽撞——这丫头很可爱……楚昭昀一怔,竟然觉得这丫头很可爱……好吧,她确实很可爱,只是脑子里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何时来接妳?”

    “我要五日准备。”

    “好,五日后,李遥同这时辰会来这儿接妳。”

    楚昭昀看着躲在暗处的李遥一眼,李遥立即现身向林言姝行礼,随即往后一退,转眼又不见人影。

    林言姝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太厉害了,还没看清楚他从哪儿跳出来又不见了。

    “看清楚了吗?”虽然不必再隐藏行踪,但是特地请大夫给表哥看病,燕王府就会注意到表哥,此事只能暗中进行。

    “看清楚了,不过,若是再来一次也没关系。”

    楚昭昀不想理她了,转身走人。

    林言姝调皮的吐舌头做个鬼脸,转身蹦蹦跳跳的往另外一头离开。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医条富贵路最新章节 | 医条富贵路全文阅读 | 医条富贵路TXT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