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味小说网
滋味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睡了上司怎么办? > 第四章

睡了上司怎么办? 第四章 作者 : 夏晴风

    第二天一早,戚夜寒的生理时钟像平时一样准时将他叫醒,天刚蒙蒙亮,但他走出卧室来到客厅的时候,杨瀚已经不在了。

    客厅收拾得很整齐,如果不是茶几上留有字条,完全不像昨天晚上有人借住饼的样子。

    戚夜寒拿起字条,上面只有简单的一句:记得吃饭。

    男人的字很工整漂亮,戚夜寒盯着纸条上的字看了十几秒,然后捏成了一团,轻轻一抬手扔到了垃圾桶里。

    这样,那个男人在这里就没有留下任何痕迹了。

    戚夜寒让陈伯休息了一天之后,隔天早上他在平时和陈伯约定的时间下楼,车已经等在楼下,但是驾驶座上的人却不是陈伯。

    从车上下来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身材修长,相貌称得上英俊,包裹在黑色西装里的身体明显有经过长期锻炼。

    他绕过车头过来给戚夜寒开门,同时朝戚夜寒微微一笑,“戚少。”

    他的笑容感觉很阳光,声音也很有朝气,却让戚夜寒微微皱眉,“你是……”

    “我是来代替陈伯的,他这几天有事,没来得及跟您请假。”男人解释着,“我叫王宣,戚少叫我阿宣就可以了。”

    “陈伯怎么了?”

    王宣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出来,“他住院了……”

    到公司后,戚夜寒第一时间给陈伯打了个电话。

    “为什么不告诉我?”他低声责备着。

    电话那头陈伯笑了笑,感觉得出来他的关心,“不是什么大病,一点老毛病,这几天天气热有点儿不舒服,是我女儿非让我到医院来检查,医生说住两天院观察一下就能回去了。”

    戚夜寒闭上眼靠在椅背上,缓缓叹了口气,“你好好休息,出院之后回家休养,不用急着回来……”

    “您这是要辞退我?”陈伯半开玩笑地问。

    “陈伯,”戚夜寒一开口,语气亲近,沉默几秒后,低声说:“你应该退休了。”

    他知道陈伯年纪大了身体不算太好,也曾想过让他退休,但陈伯一直不愿意,说开车也不费什么力气,他还开得动。

    毕竟陈伯是看着他长大的,他对陈伯也有份感情在,老人家的心意他不好违逆,才没强硬要求,可是现在时间该是到了。

    陈伯叹了口气,“我怕大少爷您没人照顾。”他也知道自己这两年身体情况大不如前,还坚持着当司机不是为钱,是真的不放心大少爷。

    戚夜寒扬起嘴角,“我不是小孩子了,会照顾自己,倒是你现在需要人好好照顾。”

    “放心吧,我没事,休息几天就好了……对了,我都忘了问了,今天是阿宣去接您的吧?怎么样?”

    戚夜寒想了一下,“可以,很安静。”

    “我知道你不喜欢话多的人,阿宣是我女儿介绍的,人很老实,又勤快,身体也好。”陈伯说着忍不住笑了,“我看他那么强壮,除了司机之外还能当大少爷您的保镖,一举两得啊。”

    戚夜寒也笑了,笑过之后低声说了句,“你好好休息。”

    “好,”陈伯在电话那头笑呵呵地说,“您等着我回来。”

    挂了电话,戚夜寒知道陈伯是不会回来了,或者说自己不会再让他回来开车了。

    任何事都会有开始和结束,人的生命也是如此。生离死别是再正常不过的事,陈伯是……他爸爸也是。

    戚夜寒微微转过身,看着窗外,他的办公室在三十楼,落地窗很大很气派,但是望出去只有高楼大厦。

    他突然开始怀念老家二楼那扇窗子,窗外是棵大树,枝繁叶茂,每年春天都会开出不知名的白色花朵,有时风一吹花还会落到桌上,年少的他常常坐在桌前看着那棵树……只是那样无忧无虑的时光不会再回来了。

    下班的时候自然是王宣来接戚夜寒,他的确是个安静的人,即便是第一天上班也没有和戚夜寒攀关系装熟的意图,除了来接戚夜寒的时候叫一声“戚少”,开车之后便不再说话。

    车里异常安静,比陈伯在的时候还安静,戚夜寒坐在后座闭目养神,感觉车停下来时,睁开眼往外看了一眼,是红灯。

    移回视线,他看着驾驶座上仍是陌生的背影,突然问:“你和陈伯认识多久了?”

    王宣很快反应过来,轻笑了一声说:“不算久。应该说我认识陈伯的女儿,跟陈伯并不熟,她知道我最近想换工作,就介绍我来为戚少开车了,其实她是想让她爸爸休息,尽尽孝心。”

    戚夜寒没说什么,轻轻哦了一声。

    王宣从后视镜里看了他一眼,“我来之前陈伯特意嘱咐我,说戚少你是个好雇主,让我好好干,还说了好几遍要注意安全。”说着自己都笑了。

    戚夜寒也微笑了一下,“陈伯是个认真的人,给我们家开了快四十年车,从来没有出过差错。”

    “戚少放心,”王宣回过头,微笑着看着他说:“我也会很小心的。”

    戚夜寒没说话。

    两人对视了几秒,王宣转过头看着前方,这时正好绿灯亮了,他踩下油门,问:“戚少,现在送您回家吗?”

    戚夜寒朝车窗外看了一眼,想了想说:“不,在前面的路口放我下车,你先回去吧。”

    王宣从后视镜里看了戚夜寒一眼,“您有事,需要我……”

    “不用。”戚夜寒打断他,“我只是想自己走一走,没有其他原因,陈伯在的时候我也经常这样。”

    王宣没再说什么,把车缓缓停靠在路边之后,说了句,“那您早点回去休息,明早我来接您。”

    戚夜寒点头,打开车门下了车,左右看了看,朝自己熟悉的方向走了。

    而车一直停在路边,王宣看着戚夜寒的背影渐渐消失在夜色里,打开车窗,从口袋里掏出烟点了一根,像是为了解渴一样一连吸了好几口……

    戚夜寒下车之后,走路去了医院。他原本没有这个意思,但是刚才他突然很想去看看戚天义,好像只有亲眼看到了才放心,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

    最近一段时间雨水较多,走到医院大门口的时候,他身上已经覆了一层薄薄的水珠。

    这个时间医院的急诊大厅里仍然有很多人,戚夜寒半低着头穿过人群时,几个急救人员和护理师推着一张床从他身后疾驰而过,滚轮的声音在稍显喧闹的大厅里仍旧显得刺耳……

    戚夜寒停下来回头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地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相比之下,病房楼层就显得安静许多,尤其是戚天义所在这一层,戚夜寒来到戚天义病房门口的时候,戚天义的主治医生和护理师正好出来,护理师转身轻轻地将门关上。

    “他刚用完药,睡着了,暂时不会醒。”医生低声告诉戚夜寒。

    “我去看看他,一会儿就走。”

    医生点点头,表情有些欲言又止,“戚先生……”

    戚夜寒静静地听着医生的话,眉头皱得越来越深,等医生说完和护理师走了之后,他在门口站了一会儿,才轻轻推开房门。

    房间里很安静,墙上亮着一盏壁灯,显得有些幽暗,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药水味。

    戚夜寒放轻脚步走到床边,他父亲睡得很熟,放在床另一边的仪器仍然在运作着,发出轻微的、有节奏的声响。

    他在床边的椅子上坐下,静静地看着父亲,床头张戚送的茶花还在,但花瓣已经开始泛黄卷曲,他忽地想到了他小时候,父亲拉着他的手从院子里的那棵树下缓缓走过,树上不知名的花会落下来,掉在他头上,父亲会笑着伸手帮他把花拿下来,然后递给他……

    除此之外,记忆中他们父子两个好像再没有这样亲近的时候,当然,也没有像现在这样安静地共处一室的时候。

    房间里太寂静,仪器的声音越发的明显,甚至连呼吸声都很清晰……戚夜寒颤抖了一下,莫名的开始有点害怕这一切。

    他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也不动的戚天义,一瞬间,从未有过的恐惧像潮水一样陡然席卷了他,连他掉进海里可能会没命的时候,他都没有过这种感觉……

    他克制不住地缓缓伸出手,轻轻地搭在戚天义颈部动脉,指尖触到皮肤的一瞬间,被那冰冷的感觉激得生生打了个寒颤。

    直到感觉到脉搏微弱的跳动,他才收回手,彷佛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光一样瘫坐在椅子上……

    半晌之后,他站起来,轻轻替戚天义掖了掖被子,然后悄无声息离开了病房。

    走廊上空无一人,戚夜寒顺着来时的路一步一步走着,但才走没几步好像突然失了方向的停下脚步,他看不清周围,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耳朵里也听不到任何声音……他鼻子一阵酸涩,身体一阵摇晃地伸手扶住了墙壁。

    他知道,他终于将要只剩自己了……

    手机用户请阅读:滋味小说网繁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cht/
                    滋味小说网简体手机版:http://m.zwxiaoshuo.com/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睡了上司怎么办?最新章节 | 睡了上司怎么办?全文阅读 | 睡了上司怎么办?TXT下载